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镇六国太平

第二十六章 镇六国太平

    裴旻不想在玉真观久待,今日之事,他已经做到力所能及之内了。

    在勉强掺和,肯定出事。

    裴旻身怀两世记忆,深知手中有多大力量,干多大事。他日若大权在握,自不会放过惠范这种胡作非为的蛀虫。现在的他能干的仅是这么多,也以足够,问心无愧。

    他走的极快,却听身后有人叫住了他,回过身子却见孙溥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双手撑着大腿,大口的喘着粗气。

    裴旻皱了皱眉,这孙溥的身体也太差了点:才多少路,累成这样。

    孙溥深深的吸了口气道:“恩公今日救我于危难,又冒险救我刘伯,大恩大德,铭记在心。恩公不透姓名,孙溥不敢奢求。只是今日一别,未必再有机会相见。此恩此情,或许今生今世也无以为报。我这里有本爷爷流传下来的养生法,倒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如若不弃,还请收下。”他双手递过一张古朴的羊皮卷,羊皮卷上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各种小人,在捣鼓着各种姿势,有点点像后世的健身操,但动作比健身操要复杂的多。其中有一个动作是狗熊一样的蹲着的……

    裴旻登时想起了家中的母亲,裴母身体目前还算健朗。但作为一个后世人,深知养生的重要。养生不分年岁,越早越好。若自己的母亲跟如刘神威一般,将近九十高龄,依旧健步如飞,体力胜过壮年,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带着几分好奇几分激动的伸手接过,随意看了看,羊皮卷里的小人形态万千,个别动作好似在模仿动物的形态,脑中不由想起历史上华佗的五禽戏来,问道:“这难道是五禽戏?”

    孙溥颔首道:“也差不多,是我爷爷根据庄子的熊经鸟申华佗的五禽戏还有陶弘景的导引养生图几种先人流传下来的健体养生法,依照自己多年行医理念综合起来的一套吐纳养生法。也不怕恩公笑话,我是遗腹子。母亲怀我的时候,父亲意外病故,娘受到莫大刺激,导致我七月不到一点就出生了。”

    裴旻心底一惊,十月怀胎是生长万物定律,早产晚产都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古代,医疗技术不发达,更是如此。甚至衍生早产死胎,晚产丧母,这么一句传言。

    七月不到就出生的胎儿,即便在后世也不太容易存活。孙溥作为早产儿在古代能活到现在,真是一个奇迹。

    “小时候的我走路走觉得吃力,刘伯给我诊脉,说我最多活不过十岁。”孙溥笑道:“可我自小练爷爷留下的这养生法,现在依旧活的好好的。能跑能跳,力气也不小,只是体力欠缺,连刘伯也认为是奇迹……恩公武艺超群,想来也不太需求这个。但若你家中有上了年纪的老者,于他们练习,若坚持不懈,可养颜益寿。”

    裴旻慎重作揖拜道:“多谢了!我家中尚有一母,此物对我太重要了。”

    拜别孙溥,裴旻绕了一条远路,返回了贺府:这惹了事,短时间是不打算出门了,正好春闱科举即将到来:他正好备战科考。此次科考,若不出意外,将会首次实行糊名制度。

    想要完全杜绝考试舞弊,历朝历代都做不到这点。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指的就是这点。但凡制度,都有漏洞可循。糊名制度也是一样,但毫无疑问这第一次衍生的产物,因为出现的突然世人了解的不够彻底,反而无懈可击。也可以说这一次科考是科举制度举办至今最公正的一次。

    公正意味着要考实力,裴旻现有贺知章、张旭这两位亦师亦友的“酒友”,不考个好成绩,真对不住他们。

    太平公主的全名是镇国太平长公主,古往今来将公主做到如她这般的,绝无一人。

    唐朝七个宰相,五个出至她的门下,为她号令是从,左右羽林军大将军都是她的心腹,南衙禁军北衙禁军都有她的人,只要她愿意,能够在短时间内控制大部分皇宫,满朝文武明投暗效不知凡几……

    李隆基畏惧太平公主如虎,并非是李隆基这个皇帝无能,实在是太平公主太过强盛。

    太平公主府落座于紧邻着皇宫朱雀门的的兴道坊里,是一座堪和王宫媲美的巨宅,它的规模和等级都是参照皇宫的标准建造,占地足有一百五十亩,高檐大梁,气势恢宏。

    太平公主对着铜镜亲抚着眼角的皱纹,叹道:“终究是老了,这岁月的痕迹,终是消磨不去。”

    女人最大的烦恼是岁月流逝,青春不再,即便强势如太平公主者,亦不能免俗。太平公主对于自己的容貌极为爱护,早年的蒋博正是因为送了她一点驻容养颜的长白山雪蛤,讨得了她欢心,从此青云直上,从一街巷里讨生活的商人,一跃成了幽州首富。

    但无论她怎么保养,也阻止不了时间的流逝,细算下来,已四十有八,即将年过半百了。

    “长公主殿下,崔相、萧相求见……”

    太平公主随口应道:“让他们在大殿等候!”她并没有急着去见两人,而是耐心的画着妆,用高超的技巧掩去了眼角的点点皱纹,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在诸多秀丽的侍女拥簇下走进了大殿。

    给称为崔相、萧相的正是当今朝堂赤手可热的的两大宰相崔湜、萧至忠。

    然而他们两个在朝堂上呼风唤雨的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辅宰,自太平公主徐徐步入大殿的那一刻,几乎不受控制的低头空首恭迎,直至太平公主在殿上坐下,说了一声“免礼”,他们方才敢他起头来。

    “今天朝堂有何事?”太平公主轻描淡写的看着殿下两人,说着大逆不道的话。

    依照唐朝三省六部制的规定,朝臣上书,先传达尚书省,由尚书省先阅,在呈于皇帝面前,皇帝批阅后,交由中书省处理。

    而太平公主直接截胡了李隆基的权力,朝臣上书一但传达尚书省,由尚书省宰相先阅在给太平公主批阅,太平公主了解一切后,最后才传至李隆基的面前……<!--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