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盛唐剑圣 > 章节目录 第二第十七章 艳若罂粟

第二第十七章 艳若罂粟

    面对太平公主的询问,最先回话的是崔湜。

    崔湜出身于博陵崔氏,所谓“崔、卢、李、郑、王”五姓世家,崔列第一,崔湜便是出身于这天下第一豪门的天之骄子。他自身是位少有的美男子,而且才华横溢,为世人称道。不过同样出名的还是他的政治节操,他的政治节操在世人眼中尚不如一个青楼女子:崔湜最初官居考功员外郎,当时武则天被逼逊位,还政李唐,身为大功臣之一的桓彦范权倾朝野,崔湜便拜入桓彦范门下。桓彦范不放心武三思派崔湜去武三思麾下当卧底,让他暗中探听消息。崔湜见武三思日渐受宠,便出卖桓彦范,依附武三思。后来昭容上官婉儿专秉内政,崔湜又投向了上官婉儿。他与上官婉儿与安乐公主关系密切,在李隆基发动政变时又倒向李旦,如今又成为了太平公主的心腹崔湜短短十数年的政治生涯中变节反叛,反复无常,政治节操为人不齿,但他眼光毒辣,每一次投诚,都能为自己谋取了最大的利益,从而进入宰辅大臣行列。

    “现今天下太平,大多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不值一哂。唯有一事,值得说道。幽州大都督薛讷上疏意图出兵夺回辽西辽东,希望得到准许。不知殿下有何看法?”

    太平公主目光落在萧至忠身上。

    萧至忠也是名门出身,属于兰陵萧氏,同样才华横溢。他就是一个矛盾体,时而刚直不阿,不畏强权,弹劾宰相苏味道赃贪,时而又行小人之事,依附梁王武三思。时而坚守本职,受到时人的尊重,时而又脑子犯浑依附于韦氏,将女儿嫁给韦皇后的表弟,甚至为死去的女儿与韦后的弟弟结冥婚。但他的才华才情毋庸置疑,即便是唐朝四大贤相之一的宋璟也感慨萧至忠憾投他人。哪怕后来萧至忠被诛,李隆基也怀念萧至忠的干略,任命源乾曜为宰相时,特地对高力士道:“知道朕为何提拔源乾曜?因为觉得他像萧至忠。”

    萧至忠当下算得上的太平公主手下的第一谋臣。

    萧至忠道:“陛下是打算借助外战之力,以涨自己声威。此事我所料不差,陛下早与大都督暗中有过往来,否则大都督不会在当前这个时候提出兵建议。”他一眼便看穿了李隆基的用意。

    崔湜恭敬的将薛讷的上疏双手呈交给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毫无顾忌的打开奏章细瞧,颔首道:“大都督说的在理,辽东辽西一日不夺回,安东都护府那边一日不得安定,还有新罗亦在虎视眈眈,不得不防。”李五义是以奚族、契丹内奸的名义处死的,但这一切都是新罗的阴谋,太平公主早已从薛讷上疏的奏章中知道了。

    崔湜带着几分不敢置信的语气道:“殿下的意思是同意?”

    太平公主反问道:“为什么不呢?现今我大唐能拿得出手的名将不多,夺回辽东辽西,若薛讷都做不到,目前没人做得到。这对我大唐百利而无一害之事,为何拒绝?”

    崔湜皱眉道:“万一薛讷取胜,岂不助长陛下声威?”

    “助长又如何?”太平公主再次反问,她起身走到大殿门口,顿住脚步淡淡的道:“皇兄已经决定废新帝另立太子,就让本宫那侄儿最后做些对我大唐有利的事情吧。”说完她翩然离去。留下一脸震惊的萧至忠、崔湜。

    两个惊才绝艳的人物,此时此刻眼中有的只是无尽震撼:太上皇要废新帝,另立太子

    太平公主是怎么做到的?

    看着那已经消失的背影,萧至忠、崔湜眼中除了佩服,还有一丝丝的惊惧:厉害的让人可怕。

    太平公主、李隆基姑侄斗法,太平公主一直力压李隆基,但有一次太平公主遇到了最大的危机。延和元年,她意图废太子李隆基另立,致使他人散布谣言说李隆基有谋反之念,李旦听到此事非但没有因李隆基威胁到自己而废李隆基,反是顺势退位,将皇位传给李隆基。

    李隆基一下子身份由太子变成了皇帝,就在众人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谁也想不到太平公主一人竟然力挽狂澜,直接说动太上皇李旦架空李隆基,险中求胜

    如今她竟然说动李旦废李隆基这实在!

    萧至忠、崔湜作为太平公主最信任的谋臣,人中龙凤此时此刻却有种自己可有可无的感觉

    太平公主根本用不着他们,自己就做到了他们费尽心思都做不到的事情。

    胜利的笑容浮现在太平公主的脸上,美的就如罂粟一样娇艳。

    “殿下,玉真公主来了!”

    太平公主脑中浮现一张可爱的面庞,笑道:“快,将她请进来!等等,我亲自去接!”

    李家直系血脉让她母亲武则天杀的差不多了,只余少有的几根独苗。对于自己所剩不多的亲人,只要不挡在她权势的道路上的,太平公主都是由衷的关爱。

    “姑姑!”李持盈也喜欢对自己极好的太平姑姑,快跑着一头扎进了她的怀里。

    太平公主一眼瞧见了李持盈额头上的伤痕,心疼道:“这是怎么了?”目光落在随着李持盈来的侍婢上,寒声道:“你们是怎么照顾公主的?”

    四名侍婢吓得直接跪伏于地。

    李持盈忙道:“姑姑别怪罪他们,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跟她们没关系。”

    “怎么这么不小心?”太平公主心疼的吹了吹,让人去拿上好的药水。

    李持盈忿忿不平的道:“不管这些,太平姑姑,我是来告状的。那个惠范太可恨了,简直胡作非为,可恶至极。在光天化日之下缉拿无辜人不说,还想害对我有恩的刘神医,你说可不可恨。”

    太平公主笑道:“可恨,你说,想要怎么处置他?”

    李持盈想了想道:“打他板子,撤他官,罚他俸禄,将他丢到这水池里去。”她小手一指,正是前院的一个大池塘。

    太平公主勾了勾李持盈的鼻子道:“听你的!”她挥了挥手道:“将惠范叫来,先打五十杖,丢到湖里,一个辰时才许他上来。”

    李持盈眼睛突然抱了抱胳膊道:“冬天了会不会冻死他啊!”

    “不会,没那么容易死!”太平公主抱着李持盈道:“你想干的事情,姑姑帮你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姑姑,是谁,让你找姑姑的?”她说这话的时候,笑颜如花。

    李持盈呆了呆道:“唉!我忘记问他叫什么了,就知道他长得高高的,还很好看!”<!--over--></div>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