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皇商猎妻阿潼 > 章节目录 第 2 部 分

第 2 部 分

    微张的小嘴正好给了皇甫执义机会;他低头吻向连玉良;灵舌不客气地伸入翻搅;品尝着她的甜美。

    “你的味道真好、真甜……”有力的舌寻找到香软小舌;不停地纠缠吸吮。

    “唔……”连玉良被吻得晕头转向;从口鼻处不断涌进皇甫执义的气味。

    从未被人如此亲密地接触;连玉良甚至忘了如何呼吸;被吻到喘不过气;不住地用小手推着皇甫执义紧抵着她的胸膛;身子蠕动着;迫切地需要呼吸新鲜的空气。

    但是因为从头到脚都被皇甫执义紧贴着;所以连玉良的躯体等于是在他的身上磨蹭。

    “嗯……天啊!”他被她无心的动作挑起了更炽烈的欲念。

    看着被他亲吻过后红艳湿润的娇唇;他难耐地又俯下头;这次的目标是她白皙而泛着莹光的颈项。

    在她颈上留下湿润的红印;大手由腰间向上摸;直到找到一方软棉柔嫩的隆起;一把握住后;开始用力地揉捏。

    整个人被压在柱子上;难以脱身的连玉良被皇甫执义的气息密密围住;随着呼吸窜入的尽是他成熟的男人气息;让她沉迷在其中;原本推拒的小手忍不住紧抓他强健的手臂。

    养在深闺中的连玉良;哪经得住男人如此的逗弄?虽然被羞耻的反应弄得羞怯不已;但却完全无法抵抗他过分的行为。

    她紧闭双眼喘着气;突然觉得胸口传来一阵温暖的湿意;诧异地往胸口一看;“啊!你……”

    原来皇甫执义已经将她胸前的单衣扯开;用温热的唇包裹住胸前的玉脂;然后托起从衣襟中露出的一抹嫣红;将它送入口中。

    香软温热的软r抵在舌上;皇甫执义用力吸吮;间或用牙齿轻拉渐渐发硬的r尖。

    全身虚软无力的连玉良也分不清是疼还是痒;只能被迫地感受从胸r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

    她想阻止皇甫执义;但张开的口中传出的却是娇软的呻吟。“嗯……不要……”

    皇甫执义十分享受地将两团软r舔吮得红肿不堪;布满津y的茹头在月光的照s下显得y秽而诱人。

    抬起头;他重新吻住连玉良的唇;用强壮的脚将她并拢的腿撑开;隔着单薄的布料;将自己火烫肿大的男性抵向她温热的腿窝。

    他不停地深吻着她;左手将她的右脚轻提向自己脚侧;让她的下t因为他的动作而向前展开;紧贴着他的男性。

    接着;他按捺不住地前后移动结实的臀部;不停轻撞她下身的凹陷处。

    “嗯……啊……”两人的唇间不断传出娇柔的轻吟和低沉的闷哼。

    连玉良下t处单薄的衣料被体内沁出的爱y浸湿;略显透明地黏贴在花瓣上;就连皇甫执义身前的布料也因不断顶弄着她而沾染上湿意。

    他很快便察觉到那股湿意;“小玉儿;你真热情;我真想就在这要了你!”她真敏感;才磨蹭几下;就流出如此香甜的汁y。

    “不行!”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的那里不断流出水来?可是那种耻辱的感觉却让她的身子感受到从未体验过的舒服……

    虽然皇甫执义迫切地想把自己埋进连玉良湿热的体内;可又不忍心让她的初次如此草率地在这种地方解决;偏偏r体的需要又强烈得不得不宣泄。

    他的欲火烧得又狂又烈;“该死!”低咒了声;他略嫌粗暴地伸手扯开连玉良下身的单衣及亵裤;把自己仍覆盖着衣物的男性更猛力地抵向她已然赤l的下t。

    “啊!痛……”不适的疼痛感觉让连玉良哀叫出声。

    她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虽然皇甫执义并没有进入她体内;但坚挺的男性却因使力而顶开她湿淋淋的花瓣;微微陷进x口里了。

    “不要!我不要……”连玉良惊慌地扭动身子;想避开让她不舒服的硬物。

    “小玉儿;你忍一下;我不会伤害你的。”已停不下来的皇甫执义紧抱住想逃开的娇躯;将脸贴在她脸旁;安抚地哄着她。

    “呜……”其实除了不适外;连玉良也感到一股陌生的快意从皇甫执义顶撞她的部位传出;她很害怕;自己的身体出现的反应让她无法理解。

    “乖……”因为连玉良不再挣扎;让皇甫执义更能专心地动作;一遍又一遍摆动着结实的臀部;两人的体温不断上升;他的额角不断滑落汗水;随着激情的动作;挥洒到连玉良l裎的胸口上。

    她体内不断溢出甜腻的汁y;将两人的腿间弄成一片沼泽。

    终于;皇甫执义体内不断累积堆叠的情欲即将崩溃;从他腰间窜上的酥麻;促使他的臀部更加用力;动作加大。

    “啊……”随着一声低吼;皇甫执义将男g紧抵着连玉良的腿窝;一阵抖动过后;白浊的黏y喷s出来……

    他粗喘着气;低头看着湿黏的裤子;真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像个毛头小子般无法控制自己对她的欲望;在没进入她的情形下;藉由下t互相摩擦的动作;也能让他发泄出来。

    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连玉良对他的影响力!

    看着怀中衣衫不整、浑身泛红、眼神迷茫的俏人儿;皇甫执义爱怜地轻抚她的脸。看她的摸样;应该也有得到些许的欢快。

    突然间;皇甫执义抱着连玉良;将她放在他坐下的腿上。

    因为皇甫执义的举动而回过神的连玉良;难堪地看着被他摆放成面对他、双腿张开跨坐在他身上的姿势。

    难为情的她;虽然不是很了解方才发生的事;但也明白那是不对的;那不是未婚男女能做的事。

    但她身上还残留着方才激清中;皇甫执义带给她的难以言喻的滋味……

    伸手将她想挣扎离开的身子揽回;皇甫执义将她的手拉起放在自己颈后;重新抚上她的丰r;“玉儿;你还没享受完呢!我可舍不得亏待你……”

    皇甫执义说话的同时;一面抓握着、间或用两指扭转她的r首;“你看;你的身体多喜欢呀!瞧瞧它变得多硬、多红……”

    “啊……不!我没有……我没有……”连玉良面红耳赤地摇头否认。

    “乖;你好湿……”皇甫执义将手伸到连玉良腿间;手指穿过带着蜜汁的细细绒毛;抚上方才被他顶弄的红肿花芯;轻轻在缝隙间滑动了几下;手指就沾满了滑稠。

    他将沾满爱y的手指拿给她看;“瞧!你有多喜欢我的抚摸……”不待她反应;随即粗鲁地将它伸进她的口中。

    “唔……”被皇甫执义硬是用两指c入;顿时口中充满了自己动情的气味。真是太丢人了!

    皇甫执义的手指在连玉良口中抽送起来;每一下都顶弄着她的舌头;另一只大手则由她的臀后伸入;配合着放在她口中的动作;将长指顺着蜜y伸进她紧窄的甬道。

    “啊……嗯啊……”y秽的气味与动作让连玉良体内不由自主地挤压着c入的手指;更清楚地感受到被物体c入的快感;不由得主动拱起身子;抵着他的手指蠕动起来。

    满意地看着在自己身上享受的连玉良;皇甫执义加快手指的抽动;拇指向前寻找到突起的珍珠;用手一阵按压。

    “哦;天啊!不……”剧烈的快感袭向连玉良;俏臀随着皇甫执义的动作上下左右移动。

    “不……不要了……啊……”连玉良紧抱住皇甫执义的肩;发出尖细的叫声;一股带着香甜气味的y体突然自她体内洒出;让皇甫执义的手被完全浸湿。

    达到高c的连玉良;因为第一次承受这种强烈的快感而昏厌过去;皇甫执义立刻妥贴地将她抱在怀中。

    抽出沾满爱y的手凑到鼻端;嗅闻着她的气味;皇甫执义伸出舌舔了舔;看着她泛红的脸;轻声低喃:“真甜……”

    *****

    第二天一早;连玉良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

    回想起昨夜的事;懊恼的她后悔得好想立刻死去。

    自己竟然会无耻地任男人上下其手;而且还从其中得到欢快;最不可原谅的是;带给她欢快的男人;将是她的姊夫。

    伤心的连玉良;从镜中看到由锁骨到胸r上遍布的红痕;不禁趴在梳妆台上痛哭出声。

    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已经超出她所能承受的范围。

    自顾着伤心哭泣的连玉良;连外屋的敲门声都没听见。

    “小姐、小姐;夫人找您哪!”常喜叫了几声;依然不见里头回应;心想小姐可能还在睡;于是迳自推开门向内屋走去。

    没想到;一走进房里;常喜就瞧见连玉良趴在梳妆台上大哭。

    从没见过一向坚强的连玉良哭过;这会儿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能让小姐哭成这样?

    常喜走上前;“小姐你怎……”

    常喜一出声;连玉良立刻惊坐起身;慌张地将单衣拢上;一手紧抓着领口;一手忙将脸上的泪胡乱抹去。

    “谁……谁准你进来了?出去!”连玉良沙哑地低吼;不敢回头。

    “小姐;你……”连玉良遮掩的动作虽快;眼尖的常喜还是看到她身上下该有的红印。

    “我说叫你出去;你没听到吗?”连玉良慌乱地加重语气。

    “这……是!小姐;奴婢在外边儿候着;您……有事就唤我一声。”常喜体贴地不再多问。

    “嗯。”连玉良还是没敢回头。

    直到听到常喜的脚步声走到房外;她才将手松开;两手抓着额头;“天啊!这可怎么办?”不知道常喜看到了多少?

    连玉良心里慌成一团;却不得不打起精神将仪容整理好;自己换上衣服;庆幸还好现在是秋凉时节;衣服的领口较高;恰好能遮住脖子上的吻痕。

    整理好情绪;走出房间;连玉良一转过屏风;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常喜。她经过常喜身边;走到前厅坐下。

    常喜静静地站在连玉良面前;等着连玉良先开口说话。

    连玉良抬眼看着常喜;声音微颤地唤着;“常喜。”

    “是;小姐。”

    常喜在年前跟府里的副总管成了亲;已为人妇的她;很清楚刚刚在小姐身上看到的那些红印;是男女问亲密过后的痕迹。

    只是;小姐自小养在闺房里;怎么会……

    “你刚刚什么都没看到。”连玉良一字一字缓缓说出口。

    “可是;小姐;你要是让人……”常喜说不下去了;小姐要真是让人……

    “我没事;忘了刚刚看到的任何事;除非……你想我活不下去。”连玉良淡淡说道。她知道常喜是为她担心。

    沉默了好一会儿;仔细想了想;常喜才回道:“是;小姐;奴婢现在才刚进门;要请您上夫人那儿。”

    接着再看了看小姐哭红的眼儿;“小姐;您昨夜没睡好;眼儿有点红;奴婢先去取点菊花水;让你擦擦可好?”

    不论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千万不能让人知道;要不然小姐……

    看着常喜的反应;连玉良稍稍安下心来;“去吧!”

    *****

    常喜出了连玉良的房;就赶忙到厨房去;却遇到连玉良房里伺候的丫头红红;她正帮着厨房大娘洗菜切菜呢!

    “红红;你过来!”常喜将红红叫到厨房外。

    红红见到是常喜唤她;连手里的菜都没放下;就往门外跑;“常喜姊;有什么事吗?”

    “红红;你为什么不在房里伺候小姐;反而跑到厨房来呢?”常喜觉得红红没把自身的工作做好。

    “昨儿个晚上小姐好晚才睡下;我想今早让小姐多睡会儿;所以就先来厨房帮忙;待会儿再顺便将早膳端回房去。”红红摇着手中的青菜;乖巧地向常喜解释。

    “是吗?小姐昨儿个为什么很晚才睡?”常喜顺着红红的话问道;想知道那个男人到底是谁。

    “也没为什么;最近小姐总爱百万\小!说看到好晚;每次都是我催着她;她才歇下呢!”红红可爱地歪着小脑袋;也不觉得常喜问得奇怪。

    “那么……小姐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常喜让自己的口气别太急切。“还有;最近这些天你有没有陪小姐出府去?”

    难道是从外边招惹来的祸害?

    “没有呀!没有不对劲儿;最近我们也都没出府去。”红红年纪还小;个性又单纯;也不觉得常喜问她这些有什么不对;老实地回话。

    “这样呀……”听红红这么说;常喜就知道这个傻丫头什么都不知道。

    “嗯……真要说有什么不对劲的话……”红红微皱眉头想了想;“小姐近来常发呆;也常叹气;而且百万\小!说的时候;光是一页就看好久哦!”

    “真的吗?你有没有问问她有什么心事?”常喜急着问。

    “问啦!可小姐说没事儿。”红红还真是个傻丫头;人家说什么她信什么;真是没长心眼。

    看样子从红红这儿是问不出什么了。

    “小姐昨儿个太晚睡;今早一定精神不好;等会儿你泡些菊花水拿回房去;给小姐擦擦脸儿。”常喜交代红红;“还有;小姐精神不好情绪就会跟着不好;你别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看着脸色做事;知道吗?”

    “红红知道了。”将常喜交代的话记下;红红乖巧地点头。

    “回房后跟小姐说;我回夫人那儿了;我会跟夫人说小姐昨晚没睡好;今天起晚了;会迟些跟夫人请安;请她放心;慢慢来就好;记住了吗?”常喜仔细交代。

    “记住了!”

    *****

    皇甫执义躺在床上回味昨夜偷来的放荡;跟许多女人在一起过的他;从来没被任何一个女人影响过。

    在性a中;一向都由他主控一切;不曾有过像昨天夜里那般失控过。没想到在接触了连玉良后;欲望来得太快;竟让他迷失了自己。

    更离谱的是;他根本还没真正得到她;而他竟然舍不得草率地让她在凉亭中委身于他。

    也不是没遇到过比她更美丽、更多情、更娇艳的女子;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思索良久后;他下了个结论;他不得不承认他栽在连玉良手中了。

    皇甫执义下了决心;他不但要连玉良的人;更要让她死心塌地地跟着自己。

    就在皇甫执义迳自思考未来将要如何行动时;阿烈进房来了。

    捧着水盆进来的阿烈以为主子还没睡醒;于是轻手轻脚地想将水盆放在床头的架上;没想到经过床边时;竟看到皇甫执义眼睛瞪着老大;直盯着床顶。

    “主子;您醒啦?在想什么?”一大早能有什么事让他这么认真地思考?

    皇甫执义见阿烈进来了;于是起身坐在床沿;伸手接过阿烈递来让他漱口的茶水;将茶水吐出后;再接过浸过水的毛巾擦脸;“没想什么!”

    他站起身子;让阿烈伺候他穿衣;接着说出口的话;让阿烈顿时变成僵硬的化石。

    “我确定了;我要娶的人是连玉良。”

    “主子;您……”阿烈无法置信地看着任性的皇甫执义;没想到主子真的打算这么做;想来这连玉良真的让主子为她着迷了。

    可是;老爷及夫人可不是那么好商量的呀!

    第四章

    苍白着一张俏脸;连玉良低着头默默地吃着稀饭;充耳不闻其他人在旁说话的内容;当然也就没有看到皇甫执义放在她身上的爱怜目光。

    “玉儿、玉儿。”连胜连唤了几声;也不见妹妹抬头;于是纳闷地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连如意。

    连如意看到兄长疑问的目光;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连玉良怎么了;然后才伸手碰了碰连玉良;“玉儿;大哥在叫你呢!”

    回过神的连玉良一抬头;就看到大家都停了说话;全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被看得心慌的她赶忙问连胜:“大哥;你叫我有什么事吗?”

    “你是怎么搞的?精神不好;脸色又苍白……”连胜看着妹妹关心地问。

    “没、没什么。”脑中一片空白;连玉良完全无法想出一个理由来回答哥哥的问话。

    “玉丫头是昨晚没睡好;所以精神不好;待会儿再回房歇会儿就好了。”何丽华开口替连玉良解危。

    其实;常喜一回房就跟她说了连玉良的事;她仔细地想过;府里防护可说是滴水不漏;不可能有人潜入;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府里的人了;而府里唯一可能的人……

    刚刚她观察了一下;发现皇甫执义的注意力始终放在连玉良身上;何丽华心里就大概有数了。

    她心里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皇甫执义如果真的喜欢玉儿;那玉儿也就能有一个好归宿;她并不认为他一定要娶自己亲生的女儿如意;在她来说;玉良就跟她亲生的一样。

    可是她又不得不担心;万一皇甫执义只是一时贪图玉儿的美貌……

    听了娘说的话;连胜放下心来。“是这样呀!玉儿;哥哥明天要出发到京城去办事;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我给你带回来。”

    “你要上京?”连玉良讶异地睁大眼。

    “要去干什么?上个月不是才去过吗?”奇怪了;虽然京城有多家商行;但平时都是由管事回丽水来报告;大哥每一季才到各城巡视一次;为什么才短短一个月左右就又要上京呢?

    “因为绣坊的管事出了意外;现在躺在床上休养;通知我要调个临时管事去绣坊;要不他担心年底的货会赶不出来;所以我要去看看情况。”连胜有耐心地再说一次让连玉良知道;虽然他刚刚已经说过了。

    连玉良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大哥;我跟你一起去。”

    “跟我一起去?”连胜没想到妹妹会这样要求。

    “是呀!我……我好久没出门了;有你带着我;爹会准的。”说到这儿;连玉良看向连城;“爹……”

    “这……”连城想了想;“可是这趟你大哥是去办事的;可没空带你到处玩。”跟去了;不也是无趣吗?

    这时候何丽华开口了;“老爷;就让玉儿跟胜儿一块去吧!就算不能到处玩;出去走走也好。”

    她存心要让连玉良暂时避开皇甫执义;想藉此让他做出决定。

    “好吧!既然你娘这么说了;胜儿;你就带玉儿一块上京。”既然何丽华都说话了;连城也就不再反对。

    连胜还来不及回话;孙绣娘可急了。“老爷;家里还有客人在呢!大少爷是有正事要办;没法儿;非得出门;可玉良怎么可以……”她还巴望着能让皇甫公子介绍一门好亲事呢!

    忽然;孙绣娘看到何丽华扫过来的眼神;她的话立刻消失在嘴里;可又不甘心地看着连城;“老爷……”

    连城不想反对何丽华的话;因为他知道何丽华做事很有分寸;做的决定

    情人的故事无弹窗

    这么多年来从没出过错。“好了;你别罗唆。”他要孙绣娘别管这事儿。

    “执义贤侄;你不会介意吧?玉丫头还小;正贪玩;让她跟着胜儿我们也比较放心。”连城向皇甫执义解释。

    “伯父您别客气;晚辈不会介意;玉良小姐开心就好。”皇甫执义有礼地说道。

    他心里明白;连玉良是想藉此逃开他;不过;既然是他想得到的人;就没有理由让她从他手中溜走。

    “既然贤侄都这么说了;那么胜儿……”连城开心地唤着儿子。

    “是。”

    “你要好好照顾妹妹。”连城交代;“玉儿你也一样;千万要听胜儿的话;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知道吗?”

    “知道了!”两兄妹同声应允。

    连玉良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总算能避开让她心烦意乱又心动不已的皇甫执义了。

    但是她放心得太早;也低估了自己的魅力;更加小看了皇甫执义要得到她的决心。

    *****

    京城 连家绣坊

    到京城已经四天了;连胜一天到晚早出晚归;忙着商行及绣坊的事。

    而连玉良就待在绣坊里;除了正在养病的吴管事的孙女儿偶尔带她出去买点小东西、到市集逛逛之外;她就在房间或花园里发呆闲逛来打发时间。

    虽然没有见到皇甫执义;但他的身影却不时闯进她脑海里;夜里也常梦到那晚发生的事;每每让她在梦中浑身发烫;发出一身热汗。

    “连二小姐;皇商处派人来请小姐到皇商府作客。”绣坊的丫头跟连玉良报告。

    “什么?皇商府?”她诧异不已;不明白为什么皇甫家会派人来请她。

    唯一的可能就是皇甫执义回京城来了;可是……没听大哥说呀!

    “能不能不去?”连玉良明知答案;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地问。

    “不行啊!小姐;对方可是皇商府;不能得罪的;而且少爷已经同意了。”

    “大哥同意了?”听到连胜也知道;让她有点吃惊。

    “是;来的人先去古玩坊请示过少爷了;少爷还差了一名小厮回来说准你出门。”丫头乖巧地回话。

    “知道了;请他们等我一下。”十分无奈地;她知道自己势必得去一趟了。

    没想到;进了皇商府的连玉良;却莫名其妙地被留住了下来。

    接待她的陈总管告诉说;皇甫老爷及夫人进宫陪太后去了;这一去少不了要十天半个月。

    皇甫夫人与当今太后可亲了;得喊她一声姨妈呢!所以常被召进宫去陪太后;这回;连皇甫老爷也一同进宫去了。

    那么;是谁将她请进皇商府的呢?

    答案很清楚;就是已经回京的皇甫执义。

    原来在连玉良与连胜出门的当天下午;皇甫执义就带阿烈跟着回京了;依他们的脚程;搞不好还比他们兄妹俩早到呢!

    陈总管在连玉良进府后;便将跟她来的绣坊丫头遣回;把连玉良带进一个高雅优美的院落。

    一路从连家绣坊进到皇商府;连玉良心里忐忑不安、紧张不已;也无心留意皇商府的优美景致和富丽堂皇。

    “连小姐;主子说;您就住在清风阁;要有什么事;请您差人跟小的交代。”陈总管领连玉良进了大厅;恭谨地向她报告。

    “慢着;我不是来一趟就好?皇甫公子把我请进府来;怎不马上见我?”连玉良无法理解地问。大哥只准她到皇甫家作客;并没有说要住在这啊?

    “连小姐;主子得到您兄长的同意;说是让您住在府中。主子本来是在等您到来;但是从南都来的商团临时将主子请了过去;说是有要事商议;所以主子交代;请小姐放宽心;如果今儿个主子赶不回来;明儿一早也一定会回府。”陈总管将连玉良的疑问及皇甫执义的行踪全部交代清楚。

    “可是……”连玉良还是很不安;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连小姐;这丫头叫作锦儿;就留在房里伺候您;小的先下去了。”陈总管行了礼就退下了。

    看着陈总管离去的身影;连玉良只好安下心来;一切等明天见到皇甫执义再说了。

    四处走动;到处看了看;连玉良发现清风阁的摆设不同一般待客用的楼阁。希望不会跟她心想的一样;她唤来总管留下的丫头锦儿。

    “锦儿;清风阁是王府待客用的吗?”

    “回小姐话;清风阁不是待客用的;是大公子平日住的院落。”锦儿恭谨地回答。她知道眼前这位美丽的小姐一定对大公子很重要;否则怎么会将她安排住在清风阁里?

    “什么?这可不行;快去请总管帮我另外安排住所。”果真如她所猜想;皇甫执义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真当她是任人玩弄的下贱女子吗?

    “小姐;这是大公子交代的;您别生气;总管也不能另外替你安排;否则要是大公子怪罪下来……”他们也是听主子交代办事;可不敢自作主张。

    锦儿这么一说;教连玉良如何能再开口要求?难不成真要依主子交代办事的下人们挨罚吗?于是只得按捺下来;一切等皇甫执义回来再说吧!

    *****

    夜里;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悄悄溜进连玉良睡的寝房。

    来人就着屋外透进房里的月光;站在床边看了她良久;然后;竟大胆地将衣服及鞋子脱去;跨上了床。

    他侧躺在连玉良身边;伸手摸了摸她光洁的额头、粉嫩的脸颊;最后移到玫瑰色的红唇上;用拇指轻轻摩挲着;让它颜色更加鲜艳。

    接着俯下头;用唇舌取代手的位置;让鲜艳的红唇覆上一层水光。

    他将舌试探地往她口里伸;撬开她的牙关;进入湿热的口腔里灵活地游走;放肆地品尝她的甜美。

    忽轻忽重的吻将连玉良从睡梦中扰醒;她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竟然被皇甫执义密密按压着;隔着身上单薄的布料;她清楚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热度。

    她难堪地伸出手想将皇甫执义推开;没想到;她触手所及的竟是他结实强壮的赤l胸膛。

    “你……放开我!”因激吻而微微发抖的手抵在皇甫执义结实的胸口;不但没推开他;反而让她清楚感受到他身体的火热。

    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大胆;在半夜l身上了她的床!

    “我不会放开你的。”皇甫执义无视连玉良的抵抗;在她耳边轻诉;看着因他呼出的热气而渐渐转红的耳朵;“我要你成为我的人。”

    “你无耻!你再不放开;我就要大叫了。”连玉良努力推拒皇甫执义火热的身子;出口威胁。

    “你叫呀!最好叫大声点儿;我喜欢听你的声音。”皇甫执义邪肆地在连玉良耳边吹气。

    “你……啊……”敏感的连玉良因为皇甫执义在耳边吹气而瑟缩着身子。她无意识地呻吟出声;想躲开皇甫执义的逗弄;却反而更往他怀里靠近。

    他着迷地看着身下柔若无骨的俏人儿。“你好美……”

    大手揉捏她的浑圆软r;然后俯下身轻舔着她的嘴角;舌尖慢慢滑下;在她细致的颈上留下湿润的津y。

    “不……啊……”用手抓住皇甫执义在身上肆虐作乱的手臂;连玉良原意是想阻止;但她微弱的力量却无法移动他丝毫。

    不一会儿;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的衣物一一脱下;让她雪白诱人的躯体完全呈现在他眼前;“你真甜……”

    他将她的浑圆揉得发涨;贪婪地吸吮她的r尖;另一只手往她腿间摸索;细腻的肌肤让皇甫执义控制不住力道;而用力抓疼了她。

    “痛啊!你轻点……”连玉良想将腿合上;却被皇甫执义挤进的身体阻止。

    皇甫执义的欲火愈烧愈旺;嘴巴从吸吮转为啃咬;手指也不断采入她的花x中;他将身子往下移;双手把她滑嫩的大腿向两旁分开。

    鲜红多汁的花朵;水淋淋地在他眼前妖艳绽放;皇甫执义将头俯下;把脸埋入腿间。

    “啊……不要……”她不敢相信皇甫执义竟在舔她那里……

    伸手按住连玉良的小腹;阻止她不断扭动的娇躯;以两指将她的花唇分开;把舌头伸进x口舔吃溢出的蜜汁;“真甜、真好吃……”

    快意不断侵犯着连玉良;让她意乱情迷;自己将双腿张开。

    耳边传来皇甫执义y邪的低语和啜饮爱y的声音;让她彻底臣服在他手中。

    皇甫执义无法再忽视下身火热的疼痛;抬起身;跪坐在连玉良腿间;将粗大的男性抵在她柔软的x口。

    身下的空虚让她期待着;“你……帮我……”她也说不出她要什么;只是强烈觉得需要什么东西来抚慰腿间的空虚;于是向他救助。

    “来了;玉人儿;我就来了……”皇甫执义流着汗;将坚硬抹上她的滑腻;缓慢戳进她火热的甬道。

    火烫的粗壮努力c入;硕大的前端将湿淋淋的花瓣向两旁顶开;皇甫执义缩臀下压;终于让它滑入x口。

    “嗯……”才进入一小部分;他就感受到强烈的快感;不由得低哼出声。

    但是才进入一小部分的男性;却被连玉良未经人事的紧窄推挤出来。

    “玉儿;放轻松;你别动……啊!”他想要安抚下t被硬物侵入而自然收缩的她;可她却无法听话地照做;还是不断缩放、推挤着他的男性。

    重复了几次;皇甫执义无法再忍受;不顾连玉良的生嫩;一个强力的戳刺将分身挤进她体内;让他的粗长深深埋进她的紧窄中。

    “好疼啊……”连玉良被用力撑开;下t感受到撕裂的痛苦;不禁哀叫出声;用手肘撑起身子;抬手推着皇甫执义的下腹;想要把他推出她体内。“你把它拿出来;啊……不……不要动……”

    皇甫执义不顾连玉良的反抗;强硬地将她的大腿拉得更开;坚挺的火热不停c进湿滑的甬道;将混合着处子落红的爱y大量带出她体内。

    连玉良无助地抓住身下的被褥;被架开大腿;承受着皇甫执义有力的撞击;她的软r不断随着力道前后晃动;白嫩的r波很是诱人。

    “玉儿;你乖乖的……再一下、再一下就好。”皇甫执义顾不得连玉良的不适;迳自在她身上动作。被快感掌握的他;听不到她可怜的求饶声。

    “啊……”突然;除了被强硬撑开的刺痛感觉之外;还有一种麻麻的快意逐渐取代疼痛;让连玉良克制不住地吟叫出来。

    听到自己发出那种娇媚甜腻的声音;她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如此放浪、无耻。

    快感随着皇甫执义的动作不断累积;从她的下腹逐渐蔓延到全身;那股酸麻的快感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天啊.....”忽然;连玉良眼一片火红;突涌而上的高c让她全身微微抽搐。

    皇甫执义看着全身因高c而泛红的连玉良;听着由她口中发出的y声浪吟;兴奋地将更形涨大的男性努力塞进不断收缩的甬道。

    突然间;他感到一股热y从她体内淋到他即将崩溃的男性上;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服快感。“嗯.....天啊!”

    皇甫执义发狠似地狂力抽出又奋力顶进;一来一往间;从两人交h处不断溢出大量透明的y体;滴洒在床褥上。

    终于;皇甫执义大吼出声;奋力一击;在连玉良体内喷洒出白浊的爱y.....

    趴伏在连玉良身上一会儿后;皇甫执义将发泄后略为消退的男性轻轻抽离;在连玉良身边躺下;大手顺势将她揽在胸口。

    连玉良的神智还停留在高c的余韵中;微喘着气任由皇甫执义摆弄。

    他轻抚着她汗湿的后背;另一手将她凌乱的头发拨到耳后;爱恋地吻了吻她的额角。他从来没在其他女人身上得到过刚刚那般极端的快意。

    过了一会儿;连玉良气息平复了;神智也清明起来。她猛地翻身坐起;也不在乎自身的l裎;目光凶狠地怒视随她半坐起身的皇甫执义。

    无视连玉良愤怒的神情;皇甫执义伸出手想将她抱回怀里;他不喜欢她离开怀中的感觉。“玉儿;我……”

    连玉良拍开皇甫执义的手。“你……你怎么可以……”

    她气不过地握紧小手扑向前;用力猛击皇甫执义;嘴里不停咒骂:“你该死!你该死……”

    皇甫执义并没有阻止连玉良;让她发泄着心中的怒火;直到她力气用尽;哭出来为止。

    看着伤心哭泣的连玉良;皇甫执义心痛地将她搂进怀里;温柔地哄着她。

    “好了;不哭了。你放心;我已经跟你爹娘讲过了;我要娶的是你;所以……”

    皇甫执义话还没说完;连玉良猛地抬起头打断他的话。“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娶你呀!”皇甫执义纳闷地看着连玉良的反应;她不是应该要高兴的吗?怎么看起来还是在生气呢?

    “不是;不是这个;我是问;你跟谁讲了?”连玉良激动地抓住皇甫执义的手臂。

    “你爹娘呀!否则你以为你大哥怎么会同意让你到皇商府里住?”当然是已经取得她家人的认同了啊!

    “他们同意了?”天呀!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形?

    皇甫执义肯定地点点头。

    “那我姊姊怎么办?你要娶的应该是如意姊;不是我!”

    不行的;姊姊喜欢他呀!她竟然抢了姊姊的丈夫……

    连玉良失神地喃喃自语;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皇甫执义终于察觉连玉良的神色不对;连忙抬起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轻唤着她;“玉儿。”

    连玉良虽然抬起头面对着皇甫执义;但是她的视线却直接穿过他;落在远方某一点。

    皇甫执义心惊地看着连玉良失焦的眼神;着急地轻拍她的脸;“玉儿;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呀!”

    连玉良不想面对这些;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愿面对自己夺走姊姊喜爱的人的事实。

    她心里不断反覆;嘴里不停低喃--她竟然跟她娘一样;是个抢人丈夫的下贱女子……

    眼见连玉良失神的样子;皇甫执义心急如焚;“来人呀!阿烈、阿烈!”他用被单包起连玉良赤l的身子;在深夜里大声唤人。

    阿烈听到主子的大吼;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外。“主子;怎么了?”虽然着急;但阿烈不敢冒然闯入;他知道主子现在跟连玉良在一起。

    “叫大夫来;快叫大夫来;你听到没?”门里传来皇甫执义惊慌失措的吼叫。

    “是!马上来!”察觉事态紧急;阿烈转身朝外跑;一面跑一面大声回话。

    床上;皇甫执义紧紧把连玉良抱在怀中;摇晃着她的身子;颤抖地声声轻唤:“玉儿;你别这样!玉儿……”

    第五章

    “发生了什么事?玉儿现在怎么样了?”一大清早;连胜便被紧急召来。

    “刚喝下安神的汤药;现在睡下了。”疲惫的皇甫执义用手揉按着太阳x;将现在的情形告诉连胜。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可以看看她吗?”连胜担心地问。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进了他家一个晚上就出事了?

    “昨天夜里我告诉玉良我要娶她;没想到她的反应……”皇甫执义还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什么反应?执义兄您可快说呀!”真是急死人了!

    “她听我说要娶她;不仅不开心;反而慌乱得直掉泪。”回想起连玉良的模样;皇甫执义不觉将手紧握成拳;“然后不断地自言自语;说是……”

    “说什么?”

    看了看连胜;皇甫执义有些迟疑;“她不断说我不该娶她;该娶的应该是如意小姐;而且反覆地说她像她娘一样;是个抢人丈夫的……”皇甫执义不愿说出那难听的字眼;他不许任何人侮辱她;就算是自己也一样。

    “什么?!”连胜没想到妹妹会这样想。

    “我真搞不懂她这是哪来的想法。”皇甫执义头痛地说。

    “大夫有没有说该怎么办?”还是先解决目前的问题;其他的等连玉良恢复后再来解决;连胜决定先不去想别的。

    “大夫说;玉儿的精神状态本来就不好;是长期积郁所累下来的;刚好碰上这事;所以才爆发开来。”

    “好好的一个女娃娃;能有什么事;让她经年累月地钻牛角尖?”连胜无法相信;一向活泼可爱的连玉良心里竟然藏着心事。

    “我想;问题应该是出在她亲娘和如意身上。大夫说了;心病还需心药医;现在只能熬煮安神的汤药让她稳定下来。”皇甫执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无计可施之下;皇甫执义及连胜商议过后;决定将何丽华及连如意接来京城;希望她们能解开连玉良的心结。

    为什么不是将孙绣娘接来?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让连玉良见到孙绣娘;可能会让情况更糟;毕竟;就算连玉良人好好的时候;看到孙绣娘心情都会不好;现在就更不用提了。

    *****

    连胜在皇甫府外焦急地等待从丽水城来的家人;终于;他看到连家的马车从远处渐渐接近。

    马车刚停住;车门就迫不及待地向外打开了。

    连胜赶忙上前;将连城及何丽华扶下马车;再转身扶连如意。

    “玉儿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来通知的人说得不清不楚的。”何丽华还没站稳就忙问。

    “现在清况好多了;只是不开口说话;也不搭理人;别说是执义兄;就连我;她都不理。”连胜摇着头;一边示意在身后指使小厮将行李拿进去的陈总管先进去回报;一面回答娘亲的问话;“也不吃东西;总要哄着、劝着;她才肯稍微吃一点。”

    “那她的身子怎么受得了?”连如意担心地问。

    “所以很让人c心呀!”连胜示意大家跟着他进去。

    “胜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清清楚楚地说出来。”连城要儿子将实际情况说明白。

    在进到大厅的路上;连胜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大致说了一下。

    进了大厅后;众人看到坐在椅上的皇甫执义都很惊讶;因为他不像在丽水城作客时那般潇洒沉稳;而显得疲惫憔悴;可见他有多c心连玉良。

    皇甫执义一看到连家众人进门;连忙向前问好。

    客气地讲了两句话;皇甫执义就将话题带向连玉良。“大家都请坐下吧!”

    众人依言落坐;在一旁伺候的丫头们忙将茶点布上。

    “省下那些个客套话;相信连兄已经把事情经过告诉你们了。”皇甫执义说道:“现在就麻烦如意小姐进去看看玉儿吧!”

    皇甫执义希望先由连如意去开导妹妹;因为连玉良一直认为?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