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皇商猎妻阿潼 > 章节目录 部第 3 部分

部第 3 部分

    皇甫执义希望先由连如意去开导妹妹;因为连玉良一直认为他一定得娶连如意。

    “皇甫公子您别这么说;玉儿是我的亲妹妹;怎么说得上是麻烦呢?”她才想赶紧见到妹妹呢!

    闻言;皇甫执义没多说什么;因为对他来说;连玉良才是最重要的。“阿烈!”他侧过头;对站在身后的阿烈点了点头。

    “是;如意小姐请跟小的来。”阿烈恭敬地请连如意随他走。

    “如意先告退了。”连如意向众人点了点头;就跟着阿烈出去了。

    看着他们离去后;皇甫执义态度严谨地对连家夫妇说:“很对不起;我不该在玉儿还不知道我们的决定时;就让她成为我的人。”这是他的错。

    连城与何丽华无言以对。他们能说些什么?事已至此;虽然生气皇甫执义的猛浪;在还未成亲的情形下就坏了女儿的清白;但是;现在生气也于事无补。

    还能怎么办?本来就已经与皇甫执义商量好了;再过不久;皇甫家就会上门提亲。现在只能庆幸;皇甫执义是真心喜欢连玉良;不是随便玩玩。

    “在未成亲前你就坏了咱们玉良的清白;确实是你不对!”开口的是何丽华;她神情凝重;清楚地表达了对皇甫执义该有的不满。

    “是!是晚辈做错了。”皇甫执义甘愿被责难。

    何丽华不顾身旁丈夫欲阻止她说话的眼神;继续说道:“执义;请你跟咱们说句实话。”

    “是。”

    “你真的会好好对待玉良吗?”她需要他的保证。

    “会的;我在离开丽水城前与您及伯父提的事;是我真心诚意的。”皇甫执义说道:“我会一辈子爱玉儿。”

    夫妇俩对看了一眼;“是吗?”希望真能如此。

    “那么;我们就将玉良交给你了。”连城郑重地将女儿的一生托付给皇甫执义。

    “谢谢伯父伯母!”皇甫执义很高兴;连家夫妇总算答应了;“晚辈还有一事相求--我希望在成亲前;能让玉儿待在我身边。”

    “这……这可是于礼不合呀!”哪有还未出嫁的姑娘;没成亲就住到未婚夫家去的?连城觉得不妥。

    “是呀!如此一来;玉良可是会让人看轻的。”何丽华担心这对女儿的名声有不好的影响。

    “伯父、伯母请放心;有我在;玉儿绝对不会受到委屈的。”皇甫执义自信满满地说;他不认为有谁敢得罪他。

    “这样呀……”何丽华还是有一点犹豫。

    “而且;现在玉儿的身子不太好;有王府的大夫看照着;不是比较好吗?”皇甫执义继续游说。

    考虑良久;何丽华回答;“好吧!”反正;现在才来c心连玉良的闺誉也为时已晚了;不如就答应吧!

    既然何丽华应允了;连城也就不再反对;反正孩子的事一向由妻子做主;而且以何丽华对连玉良的疼爱;她一定有她心里的打算。

    皇甫执义闻言心喜不已;“谢谢伯父、伯母。”太好了;玉人儿总算不用离开他身边了。

    *****

    “我自己进去就行了。”连如意对领她到连玉良房间的阿烈说道:“谢谢你!”

    “这是小的该做的;如意小姐如果有什么事;就交代给锦儿。”阿烈指了指站在房外的年轻丫头。

    “好;我知道了!”连如意看看锦儿;有礼地点了点头。

    “那么在下就告退了。”阿烈行礼后就回前厅去了。

    锦儿替连如意将门打开;让连如意进去;再轻轻将门带上。

    进了里屋;连如意透过床上放下的水纱看到妹妹躺在床上的身影;她走上前;将水纱用床柱旁的穗子勾起;坐在床沿。

    “玉儿、玉儿。”她伸手轻轻推了推连玉良的肩头。

    本来就没睡着的连玉良;听到姊姊的声音;缓缓地转过身子。“如意姊……”微微沙哑的嗓音带着哭泣的鼻音。

    “傻丫头;看到姊姊怎么还哭呢?”连如意看到妹妹一回头就掉泪的模样;心疼地将她的泪水用手抹去。

    连玉良扑进连如意怀里;放声大哭;“姊……”所有的伤心与难过都在见到连如意后爆发出来。

    “乖;玉儿不哭;玉儿乖;不哭了哦!”连如意抚着怀里哭得柔肠寸断的连玉良;拍着她的背;轻轻摇晃着她、哄着她;自己却跟着一起掉泪。

    连玉良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心中的痛都随眼泪流出后;才渐渐停止了哭泣。

    连如意将不断哽咽的妹妹推开一点;好能看着妹妹的脸;“傻玉儿;哭够了没?来;姊姊看看;玉儿是不是变丑了?”

    一看到连如意的脸;连玉良又要掉泪;“如意姊……”

    “不准再哭了。”连如意见状大声地喝止;“你说你哭了多久?想把身子哭坏吗?”虽然语气很凶;但是手里却轻柔地以手绢替她擦脸。

    见姊姊板起脸来;连玉良果真不敢再让眼泪掉下来;努力眨巴着眼睛;想把眼泪眨回去。

    “起来!把脸洗一洗。”连如意拉妹妹下床;走到脸盆前;拧了条手巾递给她。

    吸着鼻子;连玉良听话地擦了擦脸。

    “你看看;都什么时辰了;头也没梳;衣服也没换;你真是太不像话了。”连如意把连玉良按到镜子前;让她看看自己的模样。“都要嫁人了;还像个孩于似的……”

    连如意一边帮连玉良梳头;嘴里一边念着。

    一听到“嫁人”两个字;连玉良身子抖了抖;低声说:“我不嫁人。”

    虽然声音小;但连如意一直留心着连玉良的言行;所以还是听得很清楚。

    “不嫁人;一辈子待在家里当老姑娘吗?”将梳子放下;连如意按着连玉良的肩膀;“把头抬起来。”

    连玉良听话地抬起头;在镜中与连如意的眼神交会。

    “玉儿;皇甫公子在你与大哥上京那天;就跟爹娘表明他要娶的人是你;而且娘早就看出你们之间互有爱意了。”看连玉良想要开口;连如意摇摇头;阻止了她;“你先不要讲话;听我把话说完。”

    “没错;本来皇甫公子是来看我的;可是;那是因为他爹的交代。”连如意向妹妹解释。“但是;他并不喜欢我;他喜欢的是你。”

    “可是……那你怎么办?本来是……”本来是要给如意相亲的人……

    “什么我怎么办?难不成你真要我嫁给皇甫公子?”连如意戳了戳连玉良光洁的额头;笑着说道。

    “他本来就该娶你。”这是连玉良的真心话;她一直认为皇甫执义本来就该娶姊姊。

    “好吧!就算他一定得娶我;但是;也得问问我要不要嫁给他呀!”如果皇甫执义喜欢的人不是妹妹的话;她倒也不反对。“虽然说;我们的婚事是由父母做主;但是;我明明知道皇甫公子喜欢的是自己的妹妹;就算他要娶;我也不会嫁。”

    开玩笑!虽然她们姊妹感情好;但也不必效仿娥皇及女英共事一夫吧?

    “如意姊……”连玉良眼眶又红了;“可是;我问过你;你说……”

    “我说了什么?”连如意也很好奇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

    连玉良看了看连如意;“你说你喜欢他。”

    “喜欢谁?我跟你说我喜欢谁?”奇怪了;她什么时候喜欢过人了?怎么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说你会听爹娘做主;要你嫁给皇甫公子你就嫁。”

    “但我没说过我喜欢他呀!”连如意好笑地看着连玉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们做人子女的;婚姻不都是听从父母做主吗?这样就让你认为我喜欢他?不管爹娘给我挑的是谁;我都会那么说的。”

    “可是……”可是如意姊那时候……

    “你还有多少可是呀?”

    “你那时候羞红了一张脸;谁看到都会认为你……”喜欢他!连玉良在心中把未说出口的话接完。

    “我说;只要是个正常的姑娘家;听到那种问话;都会有那种反应吧?”难不成我有哪儿跟正常人不一样吗?连如意心想。“而且;到今天为止;我并没有一丁点儿喜欢皇甫公子的感觉呀!”

    “哦。”这一声;还真不是普通小声;而是非常小声。

    “没事了吧?”连如意看着连玉良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不由得发笑。“浪费了一堆眼泪;还把大家搞得j飞狗跳的。”

    听到连如意的取笑;让连玉良忍不住一起笑出声。

    连如意满意地看着妹妹又恢复成平常的样子;感到非常高兴。

    *****

    何丽华在外边已经听了好一会儿了;直到连玉良破涕为笑;她才走进去。“两个丫头聊完了吗?”

    “娘。”连如意回过头;喊了一声。

    “大娘。”连玉良没想到连大娘都为她上京;连忙站起来。

    “好啦!玉丫头;你瞧瞧你都瘦了一圈;连下巴都尖了。”摸摸连玉良的脸;何丽华心疼养得漂漂亮亮的女儿;才多久没见;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让您担心了;都是玉儿不好。”腻在何丽华身边;心情放松的连玉良撒娇地说。

    “来!你们两个都过来坐。”何丽华一手一个将女儿们带到床沿边坐下;连如意坐在何丽华身旁;连玉良则像个小孩似地坐在踏脚上;将头靠在何丽华腿上。

    何丽华慈爱地看着女儿;“玉儿;你心里一直埋怨着你娘;是吗?”一开口;就让连玉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连玉良不回话;只是将脸侧到一旁;摆明了不想要谈这个话题。

    看着连玉良的反应;何丽华心里明白她不想谈;但是;这回发生的事;让何丽华下定决心要把连玉良的心结打开。

    不理会连玉良的反应;何丽华接着说道:“你娘打小性情就娇;再加上你外公外婆也宠她;虽然家里是开酒楼的;但是环境也还不错;事事由着她;所以她一向得意顺心;没想到;进了咱们家;却没想像中的如意;所以脾气自然不好。”

    “她哪里不如意了?一天到晚作威作福、泼辣蛮横。”连玉良从来不觉得她娘有哪里不得意。

    “那你看过她在我面前泼辣蛮横、作威作福的样子吗?”何丽华并不急着反驳连玉良的话;只是反问她。

    “没有。”确实;在大娘面前;她娘安分得很;从来不敢这次。

    “没有吧?她也只能在下人面前耍耍威风;只要没出大事儿;就也由着她去了。”何丽华照实说与连玉良听;“既然脾气不好;自然没那个耐心带孩子.....”

    说到这里;她抬起手阻止想c口说话的连玉良。

    “而且你娘是妾室;她怕如果没生个儿子;将来老了会没有依靠;偏偏自从生了你以后;就再也没怀上孩子;所以她心情更是好不起来。”何丽华其实很能体会孙绣娘的处境。

    “所以她就拿我出气?我是她亲生的女儿;她怎么可以……”连玉良不认为那是理由。

    “是呀!你娘是错了;所以我才会把你从她身边带走。大娘告诉你这些事;是希望你能站在同是女人的立场为她想一想。”如果连玉良能原谅她娘;也等于让自己心中不再带着深切的恨意。

    “大娘;如果换成您是我娘;您会这么对待大哥和姊姊吗?”连玉良反问何丽华。

    思考了一下;何丽华开口;“不会。”这句话;她说得很小声。

    “那么;您叫我如何不怨?”同样为人母;差异为什么如此之大?是娘将她带到这个世上来的;所以娘有责任要疼爱她、照顾她;不是吗?

    “玉儿啊!如果你硬要钻牛角尖;那你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你有我们疼你;难道还不够吗?”

    “大娘;就是因为你们疼我;所以我才更无法原谅她。”而且也让自己心中充满了愧疚。

    “为什么?”何丽华与连如意对看了一眼;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疼爱她;反而让她更气她娘。

    “大娘;难道您从不恨我娘抢走了您的丈夫吗?为什么您能对抢走您丈夫的女人生的孩子如此疼惜?”连玉良真的不了解何丽华的想法。

    “傻孩子;哪个有钱有势的大户人家不是三妻四妾的?今天你爹就算没娶你娘进门;也会娶回别的女人。玉儿;这就是我们女人的命!所以我为什么要因为你是她生的;就不能疼爱你呢?”何丽华摸摸连玉良柔顺的长发;对她诉说生为女子的悲哀。

    连玉良怔仲良久;慢慢想着何丽华所说的话。

    “您就这么认命?”连玉良低着头;没留意自己竟然把心里想的话说出口;直到她听到何丽华的回答;这才惊觉。

    “不认命;又能如何?毕竟;你爹也不曾亏待过我。”何丽华说的是实话;她不是没有经历过伤心难过的日子;可是时间会带走一切;日子过久了;也就把事情看淡了。

    连玉良没再接话;因为她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可是;在她心里;始终无法想像要如何跟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看连玉良不再搭腔;何丽华还是劝着;“所以;想开点儿;别太埋怨你娘……你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她不爱你是她的损失;她没能拥有一个贴心乖巧的女儿。你别管我们上一代的恩恩怨怨;那是我们的命;你有自己的日子要过;要活得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知道吗?”

    “知道。”知道了大娘心中的想法;让连玉良将长年累积在心里深处的愧疚感抛去;她从此可以放开心胸享受何丽华的疼爱了。

    第六章

    深秋;月儿高挂。

    今天;连玉良早早将锦儿遣下;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里。

    刚沐浴过后的她;坐在梳妆台前把还没干的头发梳开。

    今天早上;连城带着妻子和如意回丽水去了;只有连胜暂时留在京城;好处理连家绣坊的事。

    连玉良有一搭没一搭地梳着头;回想起大娘临走前对她说的话;脸儿不禁泛起玫瑰色的红晕。

    “玉儿;等执义的爹娘从宫里回来后;就会到咱们家提亲了。”何丽华将女儿拉到一旁;悄悄地告诉她。

    连玉良虽然心里明白;但亲耳听到还是很害羞;红着一张脸;细声回话;“那……那我为什么不跟你们一道回丽水?”

    “这是执义的意思;说是担心你前些日子发生的状况;希望把你留在京城;好让大夫调养你的身子。”不过真正的理由大家心知肚明。

    “可是;我们还没成亲;就……”

    “玉儿;抬起头来。”何丽华伸手将连玉良低垂着的小脸抬起;“你们之间的事;爹和大娘也不好责备你们;还好执义对你是认真的;要不……”未竟的话中含着父母对子女的担心。

    “大娘……”连玉良知道大娘的c心。

    “算了!当时我们看他对你一片真心;也就答应他的要求了。”何丽华接着交代连玉良;“还有;在人家家里可不比自个儿家;由得你耍脾气……”

    母女俩讲了好一会儿;直到连城催促才结束谈话。

    沉浸在思绪中的连玉良;没发现皇甫执义已经进了房来;直到他将手环住她的腰;把脸从后方埋进她的颈项中。

    “你沐浴过了?好香。”皇甫执义将鼻子抵在连玉良细致的肌肤上轻嗅。

    “你……你别这样……”连玉良扭着身子;想躲开皇甫执义亲昵的动作。

    “你呀你的;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皇甫执义将连玉良不安分的娇躯一把抱起;非常不满意她对他的称呼。

    “啊!”没料到会被抱起;连玉良吓得赶紧用手抓住皇甫执义胸前的衣服。

    “嗯?你要怎么叫我呀?”轻轻地将连玉良放在床上;趁她还没从惊吓中回神;皇甫执义用身子亲密地将她压在身下。

    “叫什么?”连玉良眨眨眼;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与皇甫执义会以这种姿势纠缠在一起;嘴上却下意识地回答。

    “看你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看到连玉良明明根本没听懂他的问话;却硬是回答的可爱模样;皇甫执义不禁低笑出声。

    整个人被皇甫执义密密包围着;他的气息、他的温度;不断影响着连玉良思考的能力;让她虽然听进了他说的话;可是糊成一团的脑子偏偏无法理解他话里的意思。

    “嗯……”她忽然闷哼出声。

    原来;皇甫执义将她的衣襟微微拉开;随着衣物的敞开;他伸舌轻滑过她饱满的白皙;用唇瓣轻抿r下的浑圆。

    “别……你别这样……”连玉良被皇甫执义逗弄得心痒不已;可是女儿家的矜持又让她无法大胆回应;只能娇滴滴地拒绝他的求欢;将身子向旁转开;意图避开他的唇舌。

    “玉人儿;我们就要成亲了;男女间的欢爱可是天经地义的;哪一对夫妻不是如此;嗯?”皇甫执义抚着连玉良侧过一边的肩头;在她耳际低语。

    “可是……可是……”连玉良嗫嚅地将话含在嘴里。

    “可是什么?”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白玉般的耳垂用舌尖挑入口中;故意诱惑她。

    “啊……”呻吟一出口;连玉良倏地抬手将皇甫执义的脸推开;“就是这样!你会让我发出这种声音。”好丢人哦!真教人难为情。

    被她一推;再加上听到她说的话;皇甫执义不禁发出笑声。她的话明显地取悦了他;让他很开心。

    被皇甫执义搂在怀中的连玉良;清楚地感爱到他因为笑而震动的胸膛;接着又听到他的笑声;不由得有些恼怒。

    “你还笑?讨厌!”用力挣脱皇甫执义的怀抱;连玉良火大地要跨过他的身子下床去。

    皇甫执义在连玉良一腿刚跨过他身上时;两手掌住她的细腰;将她拉坐在自己腹上。“小东西;你真可爱。”讲话的同时;还是带着笑意。

    “你干嘛啦?放开我!”连玉良被皇甫执义一拉;为了平衡;只得用手撑在他结实的胸口上。

    她想要挣开他将她钳制住的手;却忽略她此刻的姿势有多诱惑人;一阵扭动后;才后知后觉地察觉抵在她腿间那愈来愈凸出的硬物。

    看着她错愕的眼睛;皇甫执义说:“玉人儿;别觉得不好意思;我喜欢听你发出那种声音;我也喜欢看你因为我而得到欢愉的模样;那样;会让我很快乐、很满足。”

    因为欲念而更形低沉沙哑的嗓音;让连玉良的心都酥了。

    “真的吗?”红着脸;她嗫嚅地问:“我能让你感到快乐吗?”

    “当然;在我面前你不需要有任何保留;只要享受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可以吗?”他控制不住地用已被唤醒的欲望轻轻摩擦她的娇嫩。

    “嗯!可以……”连玉良难以控制地因为他的动作而吟叫。

    她感觉到小腹内

    幻想降临时最新章节

    在s动;像有人用羽毛在搔她痒;胸部也因为他的动作而变得疼痛涨大;细腰不自觉地摆动。

    “对了!就是这样。”因为她的配合;让他的男性紧贴在她腿间的凹陷处;快意从那里蔓延开来;让他气息渐乱。“你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

    连玉良因为衣襟敞开而l露的肌肤;渐渐泛起玫瑰色的红晕。摆脱衣物的束缚而在空气中晃动的双r;让皇甫执义抓住;不断地挤压。

    “把衣服脱了。”皇甫执义对着连玉良下令。

    她听话地把身上的单衣拉下;随手丢在床下。

    “还有我身上的一起脱掉。”将身子撑起;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的小手放在他的身上。

    随着一件件的衣物被脱掉;皇甫执义结实的体魄完全呈现在连玉良眼前;待她脱到他裤子时;她稍稍迟疑了起来。

    “乖;把它脱了。”将她的手牵到裤头上;他鼓励地哄着她。

    颤抖着手将裤头拉开;皇甫执义火热的男性随即弹跳出来;被眼前的景象吓住;连玉良直直盯着它不放。

    虽然他们在一起过;可是她并没有看过让她痛楚及欢愉的东西到底长什么样子;现在清清楚楚地呈现在眼前;她万万没想到它看起来如此有力、如此强硬;又如此粗大;不敢相信它竟然能进入她体内……

    “满意你看到的吗?”被她盯着看;他的男性忍不住肿胀;以紧绷的嗓音问道。

    他将身体斜靠在床柱上;调整她的姿势;让她跪坐在他大张的腿间。“摸我;取悦我。”拉过她的手;带领着她把手圈套住他的坚硬;上下移动套弄。

    等她能自己动作后;他就把自己的手放开;让她自行摸索节奏。

    “对;再用力点;再来。”他以火热的眼神看着她用两只手努力地上下套弄。

    “嗯……嗯……”

    听到他低沉的闷哼;让她知道原来自己也能让他发出这种声音;心里不由得高兴了起来;手上更快速地移动;想让他也能享受到欢愉。

    快感让皇甫执义高仰起头;闭上眼专心体会从连玉良手心传来的温度;强健的腰臀难耐地顶向她的手;让自己的火热配合她的套动;在她掌心中摩擦。

    着迷地看着皇甫执义激烈的反应;连玉良好高兴自己能如此影响他。

    回想起他曾经对她做的事;她缓缓地将身子往下移;将头俯下;张口含住他的男性;学着他取悦她的动作。

    忽然感到被一团湿热包裹住;皇甫执义诧异地低头看向自己腿间;没想到会看到她张嘴将他含住的情景。

    “小东西;你……哦……”被她小嘴一吸;皇甫执义差点就要在她口中解放、崩溃;他深吸口气;咬牙强忍那阵战栗。

    连玉良唇舌及小手不停地动作;来不及吞下的津y;将皇甫执义勃发的欲望弄得一片湿亮。

    她卖力地舔吮;她的嘴只能含住他的前端;因为它的粗大;她无法全部将它纳入口中。

    因为连玉良的舔弄、吸吮;现在他的男性已转为深红色;不断在她口中、手中悸动。

    忽然;连玉良不小心用牙齿轻轻刮咬了下皇甫执义敏感的顶端。

    “不……天……天啊!”皇甫执义想阻止她;却已来不及;一阵酥麻由腰际窜过;让他无法控制地将热y喷s在她嘴里。

    突如其来的黏稠让连玉良反应不及;激昂的男性抖动着;将一波波的热y喷洒进她的喉头;让她来不及闭气而呛咳起来。

    她偏过头;将还在s出的男性从口中吐出来;部分的黏y顺势洒在她的脸上及脖子上。

    由高c中回复过来的皇甫执义;怜爱地将还在咳嗽的连玉良拉过来;用手拍着她的后背;替她擦去脸颊上的黏y。

    “傻丫头;你不需要这么做的。”他没想到;玉人儿竟然肯为他……

    伏在他颈间的连玉良止住了咳嗽;软软地说;“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喜欢。”

    听了她的话;皇甫执义全身的血y又了起来;才刚发泄过的欲望也慢慢坚硬。

    一个翻身;皇甫执义将连玉良压在身下。“现在轮到你享受了。”

    他吻住她;将舌头伸入她口中;几下翻搅就寻到了她香软的舌。在她口中;他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察觉她的小舌也抵着他蠕动;他一进一出地将她的小舌勾引进口中吸吮。

    大手向下直接抚向她已然湿漉的花缝;手指猛地c入;随即不断抽送起来。

    “唔……”她无法抑止地哼着;小腹向上抬起;想让自己更贴近皇甫执义的手。

    啃咬着她的脖子;他喃喃地道:“你好湿、好热……”从她体内沁出的晶莹爱y不但浸湿他的手;还顺着手指的抽c沾染在大腿内侧。

    下身虽然被粗糙的手指不断进出;但是;她却期待着更强而有力的快感。

    “我……我要……”

    忍不住地;连玉良开口向皇甫执义要求。

    “叫我义。”咬住她的耳垂;他命令她改口。

    “义……我……我受不了了……啊!”快点呀!别再折磨她了!

    连玉良快哭了;带着哽咽哀求着;双手紧抓皇甫执义的手臂。

    “就来了;宝贝;我就来了。”皇甫执义将手抽出;抬起身;将连玉良的腿用力扳开;左手扶着自己的坚挺;对准她不住颤动的花x;右手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脚压向胸口;让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进入她时的景象。

    “来了!”他将自己一寸寸地埋入;看着湿淋淋的x口被自己的粗大撑开;“感觉到了吗?”

    “啊呀……”火热的感觉渐渐充实连玉良的身体。

    将自己完全埋进她体内;皇甫执义忽然猛地抽出;只听见连玉良哀哀阻止。“不要……不要走……”

    话还没说出口;皇甫执义就倏地用力c入;不给连玉良喘息的机会;放纵自己在她身上驰骋。

    完全被快感掌握的连玉良;无意识地用手拉扯搓揉自己因为情欲高涨而泛红的茹房。他着迷地看着她放浪的姿态、因情欲而迷蒙的眼神;身下更是不停地挺进。

    “再快……快啊……”连玉良催促着皇甫执义。

    顺应她的要求;他深深贯入她体内;一阵急速的狂抽猛送后;他忽然停下动作;放下她的腿;用手撑着自己的身子;悬在她身上。

    “义……”她不解他为何停下来;难耐地哀求:“给我……求你……”

    可是皇甫执义却充耳不闻她的要求;强自己在她体内忍着不动;全身不断冒出汗水;大量地滴在她的身上;由此可以证明他也在濒临高c的边缘。

    连玉良眼见哀求无用;体内累积的压力又亟待释放;便抓住皇甫执义撑在她胸前的手臂;将两腿曲起抵在床面上。然后挺腰使力;将自己的臀部上下移动;由下方套弄着悬在她上方的男g。

    皇甫执义看着被欲望支配而变得y荡放浪的连玉良;努力不让自己动作;享受着她由下而上的火热套弄。

    两人的喘息及呻吟不断地充斥在房内;突然;连玉良的呻吟急促了起来;臀部的动作也不断加快。“啊……啊啊……”

    皇甫执义同时也感受到包裹着他的湿热甬道开始急遽地挤压收缩。

    “啊……”一声尖细的叫声由连玉良口中发出;同时;高c也席卷了她的身心。

    直到此时;皇甫执义才用力地挺进抽出;欲将她推上更强烈的高c;却超出她所能承受的;她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皇甫执义不顾连玉良已然昏厌;仍然不断在她身上冲刺;狂烈得像头野兽。

    忽然;一个狂猛的c入;他仰头将身子弓起;大声吼叫出声后;他缓缓倒向她的身上……

    两人交h处慢慢溢出大量的黏稠湿y;将他们的身下弄得一片湿泞;房内充满浓厚的性a气味。

    这一埸淋漓尽致的完美性a;让两人的体力耗尽;直到隔天日上三竿了都还没起身。

    *****

    很快地;半个月过去了;进宫去陪太后的皇甫家成及夫人刘佳芸终于回府了。

    可是;回到皇甫家的不只有夫妻两人;还有一位长得国色天香的美人;她是太后自小抱养在宫中的祥莲公主。

    陈总管向皇甫执义报告了老爷及夫人回府的消息;皇甫执义兴匆匆地前去向爹娘请安。

    “孩儿向爹娘请安。”皇甫执义心情很好地问候许久未见的爹娘。

    “好;好;好。”皇甫家成满意地看着英俊挺拔的儿子。

    “爹、娘;我有一件事儿……”皇甫执义正要开口向父母提及连玉良;话还没说完;就被皇甫家成打断了。

    “先别说别的;我们有客人在呢!”皇甫家成将儿子的注意力引到坐在刘佳芸身边的祥莲公主身上。

    “这位是?”皇甫执义看着生得极其美丽的祥莲问道。

    他满心都是连玉良;真没注意到坐到一旁的祥莲。

    “这位是祥莲公主;你们小时候在宫中一起玩过;应该还有印象吧?”皇甫家成帮他们介绍。

    “公主好。”皇甫执义小时候;因为母亲常进宫去;常与当时还是皇子的当今皇上以及诸多公主玩在一块儿;直到年岁稍长;才因男女有别而渐渐疏远。

    长大后;虽然皇甫执义常进宫去面见皇上;也曾经与其他皇子及公主们打过照面;却没再见过祥莲;难怪一时认不出来。

    小时候;祥莲生得像白瓷娃娃似的;可爱得不得了;当时一群男娃娃总喜欢跟她一起玩;让其余的小公主备受冷落。

    没想到;长大后的祥莲更是明艳动人;雪白的肌肤配上黑玉般的眼睛和乌亮的黑发;优美的身段及姿态;一时之间;还真让皇甫执义看傻了呢!

    “别这么客气;不如我们还是用小时候的称呼吧!免得大家不自在;好吗?义哥哥。”祥莲笑着说。

    当太后跟她提起皇甫执义的时候;她只能回想起他儿时的模样;也只记得她都叫他义哥哥。

    今日看到他俊逸挺拔的模样;让她不得不相信太后说的话。

    太后说;宫里多位公主及官家千金小姐们私底下都暗暗喜欢皇甫执义;巴望着能嫁给他。

    “是呀!别叫生份了;就这么着吧!”刘佳芸一听祥莲开口;连忙开心地搭腔。

    “是;那么我就直呼公主祥莲了。”皇甫执义不觉有异地同意;满心只想着连玉良的他;没留心爹娘对祥莲的态度太过亲切热络。

    “爹、娘;我要请你们见一个人。”皇甫执义再度想将连玉良的事跟父母提及。

    “是什么人?”皇甫家成与刘佳芸互看一眼后;由皇甫家成开口询问。

    “爹;您前阵子不是要我去了一趟丽水吗?”在那里他遇到了将会与他相伴一生的可人儿。

    “你回来后;不是已经差人进宫跟我们回了那件事吗?”皇甫家成搞不懂儿子为什么挑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

    这时;坐在一旁的祥莲开口了。“你们有事要谈;祥莲先下去休息了。”懂事的她想要避开人家的私事。

    “不好意思;祥莲公主也累了;是该歇会儿。”皇甫家成赶紧要陈总管将祥莲带往待客的凌云阁。

    待祥莲领着伺候她的宫女随陈总管离去后;皇甫执义才继续接着讲。

    “是;孩儿是跟爹回绝了;不过孩儿是回绝连家大小姐;而我要请你们见的是连家二小姐。”皇甫执义一口气把话说完。

    “连家二小姐?”看来发生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皇甫家成及刘佳芸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是;孩儿想娶连家二小姐;而且我已经将她带回府里了。”

    “胡来!你竟自做主张?”皇甫家成生气地斥责儿子。

    “爹;您不是答应过孩儿……”他要娶的对象他可以自己决定的呀!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太后会让公主跟我们一道回来?”皇甫家成知道儿子要说什么;没错;他是曾经答应过要让皇甫执义有自主婚事的权利;可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

    “爹;这跟我要娶玉良有什么关系?”皇甫执义不了解为什么父亲会如此一问。

    “怎么会没关系?太后知道你还未成亲;有意将祥莲指给你。”皇甫家成回答儿子。

    “爹;您不是要让我娶连家女儿吗?为什么又给我找了什么公主回来?”皇甫执义着急地问。

    “我是要你娶连家大女儿;不是二女儿;既然你跟我回了;就别想那回事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祥莲公主。”皇甫家成当初中意的儿媳人选;是连家的大女儿连如意;可没考虑过其他连家女子。

    “可是我喜欢的是玉良;而且都是连家女儿;为什么不让我娶玉良?”皇甫执义先撇开公主的事;想把连玉良的事处理好。

    “义儿;连家二小姐的出身不好;配不上你!何况一个小妾生的孩子;将来如何帮你料理这个家?所以;你不可以娶她为正妻。”刘佳芸看着儿子着急的模样;知道儿子真的喜欢上那个丫头了;可是现实是不可能让他娶她的。

    “娘;我已经许了她了。”皇甫执义坚决地告知。

    “既然如此;那等你与公主大婚后;再把她收房吧!”这已经是抬举她了!

    “你要玉良作妾?”他要怎么跟她开口?

    “如果她真心爱你;为你好、为你着想;就不会在乎以什么身分待在你身边;不是吗?”刘佳芸相信连玉良会愿意的。

    一个没身分地位的女子能成为皇商继承人的妾室;还怕没荣华富贵可享吗?聪明的女子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万一她不愿意呢?”会问出这种话;就代表皇甫执义已经让步了。

    “由不得她不愿意;凭她的出身;已经算抬举她了。”皇甫家成开口。

    “但是……”似乎还是觉得不妥;皇甫执义还想说话。

    “好了!就这样了。”皇甫家成抬手阻止了皇甫执义;直接下了决定。“还有;这些日子公主会待在府里;你要懂得做主人的本份;好好招待公主;带她到处逛逛;听到没?”

    “是。”皇甫执义只得暂时先依照爹娘的意思。

    第七章

    回到清风阁的皇甫执义;反常地没有回房。

    他待在书房里;不断思考方才的事。

    没错;若连玉良真心爱他的话;应该不会在乎以妾室的身分与他在一起。

    更何况;太后下的旨是不可以拒绝的;再加上娘说得也没错;以后皇商府是要有个能干的当家主母;依祥莲公主的教养;绝对能做得很好;而且应该也能容得下玉儿;不会让她受委屈。

    总之;先安抚住玉儿;其他的等以后再说。

    还好他住的清风阁与爹娘住的地方离得很远;而玉儿平日也不喜欢四处走动;所以他倒不担心玉儿会与他们撞见。

    但是他还是郑重交代了陈总管及所有的丫头和随从;在连玉良面前讲话要小心;千万不可以让她发现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

    为了招待从宫中来作客的祥莲公主;近日来;皇甫执义都带着祥莲在京城四处游玩。虽然连玉良发觉皇甫执义突然忙碌了起来;陪她的时间变少了;但是;单纯的她不曾多想;反正每晚他都会睡在她身旁;对她的热情也不见清减。

    像今晚;皇甫执义又晚归了。连玉良问了锦儿;锦儿回说是商团有事将皇甫执义请去商议事情。

    于是;她只好自己一个人孤单地用完晚膳;早早沐浴完;慵懒地躺在贵圮椅上假寐。

    就在她迷迷糊糊、将睡未睡之际;皇甫执义回来了。

    进屋来的他;看到连玉良躺在窗边的贵圮椅上;脚下自动往她的方向走去。

    他没有出声地站定在贵妃椅前;看着她闭着眼的安适模样;心中不免发愁;他与祥莲公主的婚事应该是定了;可是他还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她。

    他心中总觉得有点不安。

    连玉良并没有完全睡着;感到彷佛有人站在她旁边;于是便睁开眼睛。

    “咦?你回来啦!怎么不出声呢?”连玉良奇怪地问;起身站在皇甫执义面前;用手轻抚他的脸。

    他伸手将脸上的小手握在掌心;“看你安适的模样;不想打扰你。”一边说;一边将她带往内室。

    “你吃过了没?”连玉良乖巧地跟上皇甫执义的脚步;一边关心地问。

    “吃过了!你呢?”

    “有锦儿盯着我;怎么可能还没吃?”连玉良轻轻笑着;还不都是他的交代;让锦儿一到用膳的时候就盯着她按时吃饭。

    看到连玉良抚媚的眼神;皇甫执义忍不住低下头吻她;辗转舔吮两片香甜的唇瓣。

    连玉良迎合地张开小嘴;却等不到他探进来的灵舌。“嗯……”

    皇甫执义故意不满足她的渴望;只专注地吮咬红滟滟的唇瓣;直到她主动将湿润的小舌伸出;他才舔上她的舌;两人不断地交缠翻转;来不及吞咽的津y顺着她的嘴角滑到下鄂;在烛光下反映着水亮光泽。

    稍微满足了的皇甫执义抬起头来;紧盯着连玉良微张的水嫩红唇;还来不及缩回口中的粉红舌尖还有一小截露在唇外。

    这副景象让皇甫执义不禁联想起她的花x被他c入的画面;他粗喘着气;遽然将她压在两人身后的玉桌上。

    “啊……”猛地被推躺在冰凉的桌上;单薄的衣物抵不住凉意;让连玉良的身子瑟缩了下。

    欲念高涨的皇甫执义用力扯着连玉良的腰带;等不及脱去她的衣裙;刷地一声直接将她的亵裤撕裂;将破碎的布料随手一丢;接着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头;释放出已经等不及要爆发的坚硬。

    大手分开她的腿;迫不及待地将火热的男性推进她体内;可是尚未湿润的x口无法让他顺利地c入;他尝试了几下;猛力的顶撞让连玉良忍不住呻吟。“啊!好痛……”

    眼看连玉良无法接纳自己;皇甫执义等不及地将唾y涂抹在自己硕大的顶端;再度推向她的x口;终于;因为沾染了些许的湿意;让他能渐渐地进入。

    虽然能c入;但是尚嫌干涩的甬道无法让他尽情抽送;他一手向前用力抚摸她包裹在衣物里的浑圆;拉扯着突起的r尖;让它像小石子似地胀硬起来。

    痛楚中夹杂难以言喻的舒服;让连玉良想阻止却又舍不得;只能不住地呻吟。“啊……”

    她将自己的衣襟拉开;好让皇甫执义能直接爱抚她。“摸我;再用力点儿……”她抛开羞耻地要求着身上的男人。

    依她所求;皇甫执义享受掌中的滑腻;将她的浑圆抓握得扭曲变形。

    他臀部困难地抽送;?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