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皇商猎妻阿潼 > 章节目录 部第 4 部分

部第 4 部分

    依她所求;皇甫执义享受掌中的滑腻;将她的浑圆抓握得扭曲变形。

    他臀部困难地抽送;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到交h的地方;用四指抚着她绽开的花瓣;大拇指则向上寻觅到她娇嫩的小核;用力地按压;想让她快点燃起欲念。

    “唔……啊……”不一会儿工夫;连玉良体内便沁出香滑的黏y;让皇甫执义得以尽情推送。

    从痛楚地忍受皇甫执义的求欢;到逐渐感受到酸软的快意;连玉良将匀称的腿抬起;小腿勾住他不住挺动的健腰;让他的每一下都进到最深处。

    “嗯……啊……好舒服……”她弓起身子;他每一下抽送都让她好舒服。

    皇甫执义将动作放慢;缓缓地将粗长的男性从花甬深处抽出;然后用硕大的前端磨蹭连玉良滴流着蜜汁的花唇及x口;微微探入又抽出;让接触的部位发出y秽的水声。

    因为他的挑弄而不断紧缩的花甬;大量的汁y顺着她大张的股间不断流到下方的桌上;甚至从桌沿滴落到地上。

    “啊……不要玩弄我……快……”连玉良摆动着细腰催促皇甫执义。

    天啊!欲望让她彻底变成一个无耻的荡妇了!

    “快什么?告诉我呀!”皇甫执义要连玉良清楚地说出来。

    充满水雾的眼哀求地看着他;“进来……进来我里面……”别这样对她……

    她的花x在他稍微探入时;不断地用力收缩想将它留在体内。

    但是;皇甫执义却残忍地将它抽出;“玉人儿;说清楚;你要什么进到你里面?”他强迫自己克制住想在她的温暖湿润中尽情狂飙的冲动;非要地说出y秽的话语。

    “那里……你……”连玉良喘着气;无法将话说出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急得她将上半身从桌上微微抬起。

    “嗯!”皇甫执义忽地闷哼一声;没想到连玉良竟然伸出小手握住他勃发的根部;想将它送入她体内。

    强烈的快感猛烈地从她握住他的部位蔓延开来;像电流一样;窜入他的四肢与每个细胞。

    “没耐性的小东西!”皇甫执义咬着牙说;忍住差点爆炸的冲动;推开连玉良作怪的小手;如她所愿地c进她期待的温热。

    “啊……嗯……”没错!就是这样;这种感觉真是太棒了!她配合着他上下移动俏臀。

    两人像野兽般交叠在一起律动;不知过了多久;连玉良发出一声尖喊;“啊……来了……”到达高c的她;双腿大张;无力地垂放下来;随着他持续的动作而在空中摇晃。

    “我也……嗯啊……”皇甫执义随即也到达高c;紧闭着眼;头向后仰;将下身用力c进她不断抽搐的紧窄中;火烫的体y尽数s进她的体内深处……

    *****

    激情过后;皇甫执义将虚软无力的连玉良放置在床上;大略将两人打理了一下;将身上满布激情水渍的衣物除下。

    上了床;皇甫执义将连玉良搂在胸前;享受着肌肤相贴的温存。

    连玉良的手放在皇甫执义光滑结实的胸膛上;顺着他的肌理;有一下没一下地轻划着。

    “义……”脸贴着他微微汗湿的肩窝;她呼出的热息;吹抚在他的胸前;让他的茹头倏地抖动了一下。

    “怎么了?”皇甫执义柔声回应连玉良的叫唤。

    “嗯……也没什么。”小手已经离开他的胸口;滑向他的腰际。

    “小东西;如果不想马上再来一次……”伸手捉住她不安分的小手;将它拉回腰部以上;“你的手最好不要乱动。”

    “再来一次?”连玉良吓了一跳;不会吧?

    觉得她话中有着不敢置信的疑问;皇甫执义坏心地拉住她的手往下;让她触摸自己虽然发泄过但还呈现半硬状态的男性。“你怀疑吗?”

    要不是体谅她身子没他强壮;他哪会一次就算了?

    “讨厌!”摸到他依然粗大的男性;被它散发的热度吓到;她连忙挣脱他的钳制;娇嗔地啐了句。

    “要吗?”他逗弄着俏人儿。

    “让人家休息一下……”谁像他呀!身强体壮的;每次累得半死的都是她;他却没一会儿工夫就回复了。

    “那你的言下之意是等会儿再来了?”听出她话里没有拒绝的意思;皇甫执义还故意说出来;“我的玉人儿胃口被养大了。”

    “人家不理你了!”被他这么一臊;连玉良脸皮薄;羞恼地将身子转开;背对着他。

    皇甫执义低笑着;随着她侧过身;从后头环住她的腰;将下巴放在她头顶上。“没关系;你不理我;我理你就好了。”

    连玉良手肘向后顶了顶;作势要将他推开。

    “好了;乖乖的;别乱动。”皇甫执义制止连玉良的扭动;心满意足地搂抱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皇甫执义以为连玉良睡着了时;忽然听见她问:“你最近到底在忙什么?”

    他每天都好晚才回来;但毕竟王府不是自己的家;她就算无聊也不好到处乱逛……他到底在做什么呀?

    听到连玉良的问话;皇甫执义身子紧绷了起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把他与公主的事说出来……

    说起祥莲;不但人长得美;连个性都好得没话说;知书达理、端庄大方;从小生养在宫中却没有养出刁钻的目中无人个性;莫怪他爹娘会如此中意她当媳妇儿。

    连玉良等了等;不见皇甫执义回话;难道他睡着了吗?不会吧!刚刚她明明感觉身后的他紧绷起身子;就连环住她腰的手也动了一下呀!

    她纳闷地转过头;看着怔忡不语的皇甫执义。“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回过神的皇甫执义亲了亲连玉良的额角。“最近有些外国的商团到了京城;大家都想了解一下状况;所以我得带领咱们的人去跟他们接洽;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

    他虽没有对不起她;不过他还是说不出口;只好随便找了个理由。

    虽然确实有外国商团到京城;不过带来的东西不适合国内所需;所以也就没再去跟他们接洽了。

    皇甫执义将连玉良鬓边的发丝撩到耳后;“为什么这么问?”难不成她听到了什么风声?

    “没有;只是最近闲得发慌;既然你在忙;就别理会这些小事;生意上的事比较重要。”连玉良觉得自己很不懂事;皇甫执义为了生意忙碌;而她却拿女人家的小事烦他。

    听到连玉良识大体的话;皇甫执义不禁心虚不已。

    “我看;我还是回丽水城好了。”连玉良觉得自己已经待了好些日子;也该回家了。

    一听到连玉良这么说;皇甫执义心慌不已;控制不住地大声说:“不!我不准你回去。”并且用力将她的身子转过来。

    “执义;你吓着我了。别这样;我回家等你来提亲;不好吗?”看到皇甫执义激烈的反应;连玉良不解地拾手摸摸他皱起的眉头。

    “玉儿;你别回丽水;你爹娘已经答应你留在京城了;不是吗?”知道自己太过激动;皇甫执义将情绪控制好后;哄着连玉良。

    “瞧你紧张的;我又不会消失不见;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分开几天有什么关系?”连玉良不解地说。

    “玉儿;我一天都不准你离开我身边;答应我;你不会离开。”皇甫执义不住地亲吻连玉良的额角;索求她的保证。其实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可能是因为没将实情告诉她而有些不安吧!

    “好;我不离开你。”连玉良心里甜甜的;没想到皇甫执义如此在乎她。

    其实说真的;她也不愿意与他分开;她好爱好爱他;爱上他以后;她才知道;爱一个人竟然也会觉得心痛。

    皇甫执义将环住她腰的手向上滑动;用拇指来回抚摸她茹房下缘;此刻;他需要强烈的激情来安抚不安的心。

    微抬起身;他把侧躺的连玉良一腿向前弯起;跨坐在她另一只腿上;没有任何前戏就将勃起的男性送进她依然湿漉的花甬中。

    连玉良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又被带入让人失去理性的欢爱中……

    *****

    微风轻送的午后;连玉良在床上翻来覆去;原本想小憩片刻;没想到就是无法入睡;索性起身出去走走。

    心想难得身边没有锦儿跟着;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于是;连玉良穿上外衣;打理了一下仪容;就离开清风阁到后花园去了。

    在假山后找到一张石椅;她坐在上头;观看着眼前满树的红叶。

    午后的太阳暖暖的;晒得人好舒服;她将眼睛闭上;听着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她很享受这段时光。

    忽然;从假山的另一边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间歇伴随着细微的说话声。

    “哎呀!你小心点;别把东西摔了;这可是夫人要送给祥莲公主的。”一个在刘佳芸房里伺候的丫头对同伴说道。

    “我知道;会留心的!”另一个声音较幼小的丫头万般羡慕地说:“翠姊姊;夫人对公主好好哦!你看;这么漂亮的耳坠子都舍得送给她。”

    “那当然;公主可是老爷、夫人中意的未来儿媳妇哪!”小翠一天到晚跟在主子们身边伺候;当然知道他们的心思罗!

    “哎!翠姊姊;你说;等过些日子大公子娶了祥莲公主以后;会不会住到皇上御赐的驸马府去呀?”

    “你胡涂啦?咱们大公子将来要承袭皇商的封号;虽然是驸马爷;但是当然不可能住到驸马府去。”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连这都不懂。

    “对哦!应该是公主住到咱们府里……”随着脚步走远;她们的声音也愈来愈小。

    这段对话彷佛青天霹雳;将连玉良的心击成碎片。

    她不敢置信地用手捂住嘴;心跳得像是要爆开似的;全身冒出冶汗;无法控制地不停发抖;心疼地想要大叫;却困难得连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

    无法移动自己的身子;她心中不断重复着丫头们的对话;直到夜幕低垂、寒意四起;她的身子都没移动过一下。

    直到月上枝头;夜色如墨;她的手指才僵硬地动了动;好半晌;她艰难地挪动麻木的身子;困难地站起来;踩着虚浮的步伐往清风阁的方向走去……

    *****

    此刻;清风阁正像一锅的水;为了连玉良正闹得不可开交。

    因为锦儿在午后发现她不在房里后;四处寻找也不见她的踪影;着急地连忙去找陈总管;要他拨几个人帮忙。

    正乱成一团的时候;皇甫执义提早回来了;想说难得能早点回来陪陪连玉良;没想到回到清风阁;只见众人焦急得四处乱窜的样子。

    还不及责备;就看到哭得一场胡涂的锦儿朝他急奔而来。

    听见连玉良好好的一个人竟就这么不见了;皇甫执义大发雷霆;也不怕惊扰了皇甫家成及刘佳芸;更不顾祥莲会如何;执意让所有仆役都出动寻找;生伯连玉良出了任何意外。

    正当皇甫执义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阿烈跑过来喊着:“主子、主子;玉良小姐回来了!”

    闻言;皇甫执义回身就要朝外跑;一转身;就看到让他c心了一晚的连玉良微低着头;摇摇晃晃地走向他。

    他连忙迎向前;马上察觉她的样子不对劲。

    一旁的阿烈拉住正要上前的锦儿;挥挥手;要所有的人退下;然后机警地避在一旁候着。

    “玉儿……”皇甫执义轻抚连玉良的肩头;唤着她的名字。

    只见连玉良缩了一下肩;躲开他放在她肩头的大掌;听若未闻地从他身边走过;连头都没抬起来看他。

    错愕地看着连玉良消失在门后;皇甫执义赶紧跟在她身后进房去。

    “玉儿;你怎么了?你到哪去了?”皇甫执义原本正待发作的满腔怒火;在看到连玉良的模样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能担心地轻问。

    正待将她搂向怀中;却触及她冰冷的身躯;他一把将她拉向自己。“你说话呀!你看看你浑身冰冷;连衣服都被雾气弄湿了。”

    他将她微潮的长发拢向肩后;随即将带着湿气的衣服一件件脱掉;然后将赤ll的她抱在怀中;快步走进内房;取了干净的单衣将她包裹起来;让她坐在他腿上。

    支起她的下颚;吻了吻她冰凉的嘴角。“小东西;别不说话;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舍不得责备她;只能耐着性子哄她开口。

    皇甫执义观察着连玉良的反应;发现她虽然被他强迫将头抬起;可是她的眼睛却不肯看着他;长长的睫毛遮住那双漂亮的眼睛。

    “不想说?”亲了亲她的眼;皇甫执义轻柔地低问;原本安分地搂着她的大手;随着他的问话穿过披在身上的单衣;滑过她的细腰;托起她胸前的浑圆。

    没关系;只要她完完整整、平平安安地在他面前;如果她现在不想说;那就等她想告诉他的时候再说吧!

    第八章

    厚实的大手无法将软r整个握住;皇甫执义俯下头张口含住连玉良挺立的粉红色茹头;舌尖轻划过茹晕上的细小颗粒。“你的身子好冰。”

    “嗯……”连玉良没有反抗;合上眼;任他大口吞吮她的胸r;轻颤着身子感受那股快意。

    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的身子抬起;让她面对着他跨坐在他腰间;大手从腿侧向上抚向挺翘的臀部;揉搓了几下;手指由后方伸入股间。

    “不……不要……”连玉良将臀部向前移;想躲开皇甫执义的手指。

    “唔……”仍然大口吸吮着她的双r;皇甫执义顶在她小腹上的粗长被她一挤;亢奋得下住悸动。

    他挪出一手将裤头解开;先释放出怒号的男性;再将自己上身的衣物胡乱剥开。

    他抚摸着她股间的手指稍稍往前一触;满意地摸到一片湿热。

    “骑上来!”他两手握住她的腰;让她抬起身子;将湿漉漉的花x对准他不断悸动的顶端。“对;再来……”

    皇甫执义将连玉良轻轻按压下来;引导她将他吞进去。

    这种姿势让连玉良的花x更为紧窄;她缓缓地蠕动臀部;努力将他包围。“啊……”r壁的摩擦带着一丝痛意;可她还是往下坐;想将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男性纳入体内。

    “嗯……”这种被紧紧包覆的滋味真是太美妙了;皇甫执义低吟着;忽然两手用力将连玉良向下按。

    “啊……”连玉良扶着皇甫执义的肩头;身子弓起;觉得他的粗大彷佛要贯穿她的身体似的;让她分不清这种被塞满的感觉到底是痛楚还是快意。

    皇甫执义引导她上下移动;几次过后;她的甬道适应了他的粗大;不断分泌汁y;也让他们的动作更加顺畅。

    然后;他将手放开;让她采取主动。

    他往后靠在椅背上;专注地看着两人交h的地方。“再来!用力……用力骑我……对!”催促着她的套弄;他的硕长一次又一次消失在她的柔嫩中。

    跪在皇甫执义腰侧的连玉良凭着本能找寻让自己舒服的角度与速度;从未体验过的快感c控着她。

    “好棒……啊……”每一次的套弄都让他完完全全进到她的最深处。

    两手分别抓起在眼前上下晃动的浑圆茹房;他变化着抚弄的方式;间或拉扯她的茹头。

    忽然;他感受到她套弄着他的花甬中传来急切的收缩;他知道她即将达到高c;于是配合她的动作;猛力向上挺举。

    “啊……”连玉良用力掐住皇甫执义的肩头;眼前一片红光闪烁;她的高c来了。

    皇甫执义的健腰依然不断向上顶;让她的高c不断累积。她体内涌出大量的透明热y;被不断抽送的男性带出;将两人的腿间弄得湿漉不已。

    忽然;皇甫执义将连玉良举起;随着男性的抽出;他的灼热从她体内大量流出。

    皇甫执义站起身;将沉沦在高c快感中的连玉良放在椅上;将她两脚架在扶手上。

    他跪在她腿间;俯下头啜饮不断涌出的爱y。“好甜……玉人儿;你真好吃!”

    享受过她的香甜;皇甫执义将头抬起;通红的灼热重新c进y水泛滥的花甬中;发狂似地狂抽猛送。

    只见她浑身发红;被无数次的高c弄得死去活来;连呻吟哀叫的力气都没有;无助地任他蹂躏……

    *****

    接下来的日子;皇甫执义丢下祥莲公主不管;成天陪在连玉良身边。

    最让他心烦的是;他明知道连玉良心里一定有事;可是不管他怎么问;固执的她就是不肯松口。虽然从那天过后;她看起来一切正常;温柔依旧、热情依旧;但他就是觉得不放心。

    无可奈何的皇甫执义只好紧跟着连玉良;就怕再发生那天的事。

    这天一早;连玉良领着锦儿在清风阁内的院子里剪花。院里盛开的状元菊个个有碗口那么大;她每剪一支;就交给跟在身后的锦儿;由锦儿将菊花小心地放在篮子里。

    原本皇甫执义要把锦儿遗回;将她降为下层丫头;因为她没伺候好连玉良;竟然让她消失在他眼前;可是连玉良却替锦儿求情;央求皇甫执义把锦儿调回清风阁。

    皇甫执义为了让连玉良开心;事事都顺着她;只得将锦儿调回连玉良身边。

    所以;现在除了皇甫执义紧迫盯人之外;锦儿更像块牛皮糖甩都甩不开。

    “卡嚓”一声;连玉良手中又多了支半开的花朵;她叹口气;无奈地看向几步远外、让人伺候着的皇甫执义。

    只见他坐在一张莫名华丽的椅子上;旁边的小几上放了几盘精致的小点;他喝着婢女端上的贡茶;一副悠游自在的模样。

    连玉良将手上的花递给锦儿;心里想着心事。

    她知道皇甫执义很喜爱她;所以才会这么紧张她;但是他却存心瞒着她;筹备着与另一个女人的婚事。

    她想不通;既然紧张她;为什么有了她还要娶别人?所以现下他在她面前展现的专情模样;只让她更生气。

    没想到;她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竟然跟其他人一样;无法对一个女人专心一意!她不想走上她娘的路;所以她心中已有打算。

    正在连玉良愈想愈生气的时候;阿烈从外面走进来。

    “主子;老爷又差人来请您过去。”阿烈心里哀号着;他不想再去面对老爷那张恐怖的脸了;每替主子回一次;老爷的脸色一次比一次可怕;谁能救救他呀?

    “哦!回了;就说我身子不舒坦。”无视阿烈痛苦的脸色。

    “主平;这理由上一回用过了。”别再整他了!

    “那……就说我有朋友来拜访;我得招待贵客。”弹弹衣袖上不存在的灰

    女尊尘沙下的传奇吧

    尘;皇甫执义无所谓地胡诌。

    “贵客?”有谁贵得过公主啊?连理由都不肯好好想;摆明了是在敷衍人嘛!

    看着主仆俩一搭一唱的;连玉良走上前去;在皇甫执义身前站定。

    “你给我去见你爹去。”她火大地将手上的花丢在他身上。

    “玉儿……”皇甫执义想拉她的手。

    “别一天到晚跟在我后面打转;你不烦;我烦!”连玉良拍开他的手。

    皇甫执义硬把连玉良拉坐在他腿上;“乖;别乱动;让我抱着。”他端起茶;凑到她嘴前。

    反正也有点口渴;连玉良张口喝了几口;觉得喝够了;她轻轻别过头;表示不喝了。

    等皇甫执义将杯子放下;连玉良再度开口;“伯父找你;一定有要紧的事;别仗着他们疼你;就没了分寸。”

    “可是……”万一他回来;她又不见了呢?

    不管阿烈和锦儿还在一旁;连玉良轻轻吻了吻皇甫执义的嘴角;阻止他继续说话。

    “放心吧!我不会不见的;除非你做出什么让我生气或无法原谅的事;我才会从你眼前消失。”是的;她不会离开他;除非他真的娶了别人。

    “无论在任何状况下吗?万一我不是故意的呢?”他觉得她似乎话中有话;他需要她的保证。

    “无论在任何状况下。除非;你不要我。”连玉良顺应皇甫执义的要求再一次保证;但却在心里加了但书。如果他娶别人;不就代表他不要她了吗?所以;连玉良认为她并没有说谎。

    “我不会不要你;永远不会。”完全不知道连玉良心中的想法;皇甫执义爱恋地抚着她的脸颊;深情地看着她。

    *****

    皇甫执义听话地去见皇甫家成;连玉良才将花整理好;正要将它们c入花瓶里时;陈总管来了。

    “玉良小姐;老爷及夫人请您过去。”陈总管有礼地说。

    “好;您等我一下;我进去打理打理。”总算来了!连玉良早有心理准备;看来皇甫家成和刘佳芸是故意支开皇甫执义的。

    “玉良小姐;您别客气;小的在外边等;您慢慢来。”陈总管私心里挺欣赏连玉良的;因为她待人总是客客气气的;一点也不骄气。

    “我一会儿就好。”连玉良转过身;“锦儿;跟我进来。”

    没一会工夫;连玉良便领着锦儿走出来了。“陈总管;劳烦您带路。”一点都看不出有任何紧张的样子。

    “是;请跟我来。”福了福身子;陈总管带领着连玉良主仆往前走。

    随着陈总管走了好一会儿;经过许多华丽高雅的亭台楼阁;总算到了皇甫老爷及夫人住的正阁前。

    陈总管上前对站在门外、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的清秀丫头轻轻讲了句话;就将连玉良交由她领进去;而与锦儿站在门外等待。

    “老爷、夫人;连小姐来了。”

    看着走进来的连玉良;皇甫家成挥了挥手;对丫头说道:“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弯着腰;丫头退了出去;将门轻轻关上。

    走到他们跟前;连玉良有礼地福身行礼;“玉良给伯父、伯母请安。”

    “起来吧!”皇甫家成说;夫妻俩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连玉良。

    “是长得挺标致的;难怪咱们执义对你如此着迷。”刘佳芸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确实生得好;难怪儿子的心会放在她身上。

    “谢谢伯母夸奖!”与冷静的外表不同;连玉良其实紧张得不得了;她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一定要拿出最好的一面;千万不能让皇甫执义的爹娘讨厌她。

    皇甫家成抚着胡子;心里频频点头。自己的儿子的确有眼光;虽然祥莲公主比眼前的连玉良要美上三分;但若要论妩媚动人;眼前的连玉良至少胜出五分。

    不过;就是出身可惜了;听下人回报;连玉良的娘不过是个酒楼出身的低下女子;光这一点……唉!

    “你叫作玉良是吧?”皇甫家成开口询问;父质长辈的口吻虽然严肃但却透着慈爱。既然儿子喜欢;也不好太过为难人家;何况皇甫家与连家的交情一向不错;倒也不能坏了感情。

    “是。”连玉良乖巧地点头;颇意外皇甫家成话中的亲切。

    “罢了!”与妻子对看了一眼;皇甫家成对连玉良说:“咱们也不瞒你;太后不久后将给执义指婚;对象是祥莲公主。”

    “玉良知道。”没有一丝惊讶与诧异;连玉良平静地回话。

    这个样子;反而让皇甫家成与刘佳芸反应不过来。

    “是执义告诉你的?”只有这个可能了;否则她怎会如此平静?

    “他还没开口;是我听到下人们谈话知道的。”连玉良老实回答。

    “那么……你放心;我们不会亏待你的;等执义和公主大婚后;我们会做主将你给执义收房。”讲这话的是一直没开口的刘佳芸;她没想到连玉良如此好说话;乖乖巧巧地就接受了。

    “谢谢伯父伯母;玉良不能接受。”

    “什么?”皇甫家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我们肯接受你;对你的出身来说已经是破例了;你别奢想我们会让执义娶你为正室!你自己说;你的身分有哪一点比得过公主?”

    刘佳芸原本还以为连玉良识大体;没想到她竟然一开口就拒绝;真是不识好歹!

    “玉良有自知之明;论出身;怎么能与公王相比呢?不过;我相信我绝对比公主更在乎、更爱执义。”没错;她没忘了自己是谁;可是她坚信她的爱绝对不会输给公主。

    “不是爱不爱、喜不喜欢的问题;而是你没有办法对执义有任何帮助;娶了公主;执义将来的地位将更加稳固;也可以得到宫中更多的支援;为了他好;你应该让步才对。”刘佳芸将她认为的事实说出来。

    “我知道伯母说得对;我无法反驳。”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愿意听从我们的安排?相信你家里也不会不同意啊!”连玉良的回答让刘佳芸万般不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是玉良自己的问题;我不会为难伯父伯母;等执义确定要娶公主后;我就会回丽水去;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这话不无赌气的成分在;但她心里的想法;怕是无人能懂;于是也不向皇甫夫妻说明;直接将原本的打算说出来。

    “我相信你不会用以退为进这种伎俩;可是别说执义不会放了你;光说你已经跟了执义;你要如何另寻婚配?”刘佳芸没想到连玉良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总会有人不介意的。”连玉良苦笑着回答。当然有;但却是给人做填房或续弦。

    “丫头;难不成你情愿给人续弦或是填房;也不愿意嫁给你喜欢的男人做妾室?我真的不懂你的心思;再说;将来要是做人填房;不也是妾吗?”刘佳芸无法理解连玉良的想法。

    “没有感情;我反而不会在意、不会难过;只要本本分分地过日子就好了。”因为不爱对方;才能不在乎他娶不娶别人。

    “就算你心里有此打算;但是执义不会放了你的。”皇甫家成肯定地说;他了解自己的儿子绝不可能放任自己心爱的女子嫁给别人。

    连玉良也知道皇甫执义不会轻易放过她;可是这就是她非得离开他的原因;没道理他可以三妻四妾;却不许她另嫁;她不认为她该像大娘一样认命。

    因为连玉良不再开口;皇甫家成与刘佳芸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他们的世界中;哪一个女人不是死心场地跟着一个男人?有地位的男人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就连皇甫家成在别院也有几个侍寝小妾呢!

    “那么……”皇甫家成再度开口;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思索了一会儿才说:“你得面对现实;无论如何;执义一定要娶祥莲公主;如果他不愿意放开你;那么你与执义势必有一个人要让步。”

    “玉良;你们私下的事;我们做长辈的不会过问;可是你要有分寸;否则对你家里也不好交代。”刘佳芸软硬兼施;同时也用连玉良家里来威胁她。

    “听懂了吗?”皇甫家成同意妻子的话。

    “玉良听懂了;伯父伯母;那我先退下了。”

    他们虽然把决定权交给了她;可是却只给了她一个选择;不是吗?

    *****

    被支开的皇甫执义;马上就得知连玉良被爹娘唤去见过面了;他心里很着急;不知道爹娘跟她说了些什么?

    急急忙忙赶回清风阁;皇甫执义进了门;却看到连玉良一如往常地倚在贵妃椅上百万\小!说。

    “玉儿。”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劲;反而让皇甫执义觉得诡异。

    “你回来了;事情都解决了?”连玉良起身迎向皇甫执义。

    “本来就没什么事。玉儿;听陈总管说;你见过爹娘了?”皇甫执义握住连玉良的肩膀。

    “嗯;见过了。”连玉良转过身;脱离皇甫执义的掌握;走到桌前倒了一杯茶。“哦!对了;恭喜你;不久后就要大婚了。”

    她云淡风轻地说;手却因为生气而微微发抖。

    “玉儿……”连玉良的反应完全出乎皇甫执义的意料;没有伤心的泪水;也没有无法接受的吵闹。为什么她一点难过的表情也没有?难不成她一点也不在乎他就要娶别的女人了吗?

    皇甫执义非常矛盾;既希望连玉良能接受事实;可是看到她平静无波的模样;却又对她不在乎的反应感到不满。

    “你吃过了吗?我还没吃呢!我叫锦儿去准备点吃的;好不好?”连玉良根本吃不下;却故意询问皇甫执义。

    “玉儿;你别这样……”这样让他捉摸不定;让他完全无法解读她的心思。

    “怎样?”这样也不行?难不成真要她抱头痛哭吗?如果大哭能让他不用跟别的女人成亲;那么;要她哭三天三夜都没问题。

    “你在生气吗?”她的样子;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

    “没有。”她拒绝承认她确实是在生气。

    “可是你的样子……”

    “我的样子怎么了?”无预警地;连玉良爆发了。“要不要娶妻是你决定的;难不成会因为我大哭大闹;你就不娶公主了吗?既然你非要谈;那我告诉你;娶我或娶公主你只能选一个;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

    连玉良的怒火完全爆发出来;她从来没有在皇甫执义面前如此大声说话。

    “这是太后的指婚;我不接受也不……”皇甫执义从没看过连玉良发脾气;开口试图向她解释。

    “对;你不接受不行;那关我什么事?我可以不接受吧?”连玉良将面对孙绣娘时的冷淡脸色端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能接受?如果你爱我;你就不会在乎是以什么身分待在我身边;不是吗?”无法忍受连玉良冷漠挑衅的口气及态度;皇甫执义以略带责难的口气质问她。

    “是呀!我是爱你;那你是如何对我的?拿娶别人来回报我?”连玉良不甘心地回问。

    “你听我解释;那是不得已的;我不可以拒绝太后的指婚;我跟你保证我只爱你一个人;就算我娶公主;也不会影响你在我心里的地位……”皇甫执义想让连玉良了解;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连玉良打断。

    “不能拒绝?懿旨还没下;凭你们家与太后的关系;如果你不愿意;太后定不会为难你!你怎么不说是你看上公主了?”全部都是推托之词!事在人为;她就不信与公主的亲事会回不掉。

    不让皇甫执义开口;连玉良又说:“说白了;你根本就是想要享齐人之福;想必公主一定长得很美了?”她怒极反笑;可是那抹笑却带着讥讽。

    “玉儿;你别无理取闹;你愈说愈离谱了;我什么时候看上公主了?你别乱说!”皇甫执义也大声起来;他不敢相信;连玉良对他一点也不信任;竟然会以为他是贪图公主的美色……

    “我无理取闹?我不做妾就是我无理取闹?”连玉良被皇甫执义气得快要发疯;她高声质问他:“就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要无条件地接受你娶别的女人?那我可不可以不要爱你了?”

    讲到最后;连玉良是用吼的;她没想到皇甫执义竟然不觉得自己有错;吃定了她爱他;所以理直气壮地认为她应该心甘情愿做他的妾室。

    皇甫执义被连玉良咄咄人的态度气疯了;“哪一个有地位、有本事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就连你爹都娶了你娘……”

    皇甫执义倏地停口;话到嘴边才惊觉自己讲错话了。

    连玉良胸口不断起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她觉得自己快要无法呼吸;痛苦地抓着衣襟;死盯着皇甫执义。

    “原来……在你心里……”因为来不及将空气吸进肺里;连玉良无法顺利说话;身子虚弱地跪坐到地上。

    “玉儿;你别说话;先别说话。”皇甫执义心痛地上前将连玉良抱在怀里;抚着她的背;想让她将气顺过来。

    “在……你心里……”因为她是妾室生的;所以她也只能做妾吗?这是他的想法吗?连玉良感觉眼前渐渐模糊;胸口的疼痛却渐渐消退;终于;她眼一闭;昏了过去。

    “玉儿……”摇晃着怀中失去意识的虚软身躯;皇甫执义试图将连玉良唤醒。

    清风阁再度陷入一片慌乱……

    第九章

    连胜闻讯而来;不知道妹妹又出了什么事。他进了内房;看到斜倚在床上的连玉良。“玉儿。”

    “哥……”连玉良软软地唤了声。

    “这回又是怎么了?”连胜摸摸妹妹略微苍白的脸颊。

    “哥;我想回家。”连玉良没有血色的嘴唇蠕动着;委屈地带着哭音跟连胜要求。

    “跟大哥讲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能让她委屈得想哭?

    “他要娶别人;他要娶别人了!”眼泪一串串掉落;一下子就流得满脸都是。

    “别哭;先别哭;他要娶谁?”连胜忙帮妹妹拭泪;一边问清楚。皇甫执义不娶她要娶谁?难道他只是玩弄她吗?

    “太后要替他指婚;要他娶祥莲公主.....”连玉良哭得好伤心。

    连胜闻言;久久不能言语;心里明白;人家也不能抗旨啊!

    了一会儿;妹妹不断哭泣;连胜问了最现实的问题:“皇甫家有没有说你怎么办?”

    “等他们大婚后;再把我收房。”连玉良告诉大哥皇甫执义的打算。

    连胜无奈地看着哭得伤心欲绝的连玉良;不知道该怎么劝她。

    既然是太后指婚;皇甫家也无法拒绝;还好人家还愿意负责;就算是做妾;也算是有个交代了。

    看样子;连玉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连胜叹了口气;“唉!玉儿;听大哥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现在你也只能认了。”

    连玉良圆睁着眼看着连胜;“你也要我认了?为什么我要认了?我不做妾;我绝对不做妾!我不准他娶别的女人!”

    “玉儿;你别任性了;就算是娘;她也会这样说的;依执义兄疼你的程度;就算是做妾室;也不会受委屈的;放心吧!”以为妹妹是担心将来的正室会容不下她;连胜劝着她。

    “哥;我不在乎那些;我只在乎;我不要与人分享我的丈夫;就算他再疼我都一样;不是完完整整的;我就什么都不要。”连玉良将眼泪胡乱用手擦去;坚定地说。

    “那你现在要怎么办?”

    “离开他;我会伤心难过;可是不离开他;我会死在这里;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哥;带我离开;好不好?”连玉良哀求。

    “他不会放开你的;玉儿。”这是实话;同样身为男人;连胜能了解皇甫执义对妹妹的占有。

    “不放也得放;除非他只娶我一个。”连玉良将话说绝了;她绝不与人共夫。

    “玉儿……”连胜还想劝妹妹。

    “哥;年大哥最近怎么样?”莫名其妙的;连玉良天外飞来一句。

    “年仲铭?很好啊!他能怎么样;还不就是老样子。”连胜不明白为什么话题会忽然跳到年仲铭这个老朋友身上。

    年仲铭是连家的邻居;从小玩在一起;算是青梅竹马;因为没有妹妹;所以把连家两姊妹当自己的妹妹疼。

    年家是开米行的;年仲铭五年前成亲生了个女娃娃;但是三年前妻子突然因病去世;虽然家里人想帮他续弦;可是他都拒绝了;现在就由他一肩负起女儿的教养。

    “好久没见着年大哥了;晓晓应该长大了不少吧?”

    “是长大不少;前些日子我还见过她……等等;玉儿;你话题也扯太远了吧?”被妹妹牵着走的连胜终于回过神来。

    “我决定了;大哥;带我回家;我要嫁给年大哥做续弦。”连玉良推开吓傻的连胜;下床准备收拾东西。

    在连胜还无法反应过来时;“砰!”地一声;内房的屏风被人硬生生踹倒了。

    被巨响吓到的兄妹俩一回过头;就看到像要吃人的皇甫执义向连玉良走来。

    眼看情况不对;连胜赶忙拦在妹妹面前。“执义兄;有什么话好好说……”他心想;方才的话;皇甫执义一定都听到了。

    果不其然;皇甫执义像挥蚊子似地将连胜推开;把被他的凶狠吓到的连玉良抓到身前;近她的脸;炽热的气息不断吹到她脸上。

    “你敢嫁给别人?你竟然……”怒气难消的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甩到床上;“你别想!这辈子都别想!”

    说完;皇甫执义转过头对连胜说:“连兄;玉良已经是我的人了;这算是家务事;娘家哥哥也不好过问吧?稍后我再与你详谈;现在先请你到正厅等我一下。”

    然后;便朝房外大喊:“阿烈;带舅老爷出去!”他说得很明白;不论如何;连玉良都是皇甫家的人了。

    既然连玉良已经跟皇甫执义在一起了;连胜觉得还是得靠他们自己解决;于是只叮咛皇甫执义一句;“执义兄;玉儿是个娇弱的女子;你……”

    看到皇甫执义点点头;连胜不再说什么;随着阿烈出去了。

    暴怒中的皇甫执义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怒火;“跟了我还不够;还想再嫁给别人?哼!我警告你;如果你再试图离开我;我就让连家无法生存下去;相信我;我绝对做得到。”

    怕自己在盛怒之下会伤了连玉良;皇甫执义撂完话;转身就走。

    *****

    从那日后;皇甫执义不曾再进过清风阁;也不再试图对连玉良解释;因为她想另嫁的念头;让皇甫执义藉由娶公主来伤害她。

    连玉良就如同被软禁般被限制了行动;很快地;太后下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