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皇商猎妻阿潼 > 章节目录 部第 5 部分

部第 5 部分

    *****

    从那日后;皇甫执义不曾再进过清风阁;也不再试图对连玉良解释;因为她想另嫁的念头;让皇甫执义藉由娶公主来伤害她。

    连玉良就如同被软禁般被限制了行动;很快地;太后下了懿旨;在初九举行大婚。

    连玉良尽量不去想皇甫执义大婚的事;试图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她现在只打算过一天算一天了;等到她真的无法忍受的那一天到了再说吧!

    在府里一片锣鼓喧天的热烈气氛下;皇甫执义完成了终身大事。

    听着外面热闹的喧哗声;连玉良坐在床上;不住地掉泪。

    入夜后;宾客逐渐散去;不过这却让连玉良更加难受。她将自己缩成一团;把脸埋在曲起的膝上;紧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现在正在d房的皇甫执义与公主。

    虽然紧闭着眼;但是她的脑海里却不断闪过一幕幕皇甫执义温柔脱去新娘衣服;与她激情拥吻甚至缠绵的画面……

    她撑过了最难过的一天;那天晚上她整整哭了一夜;锦儿生怕她想不开;不敢离开半步;彻夜看守着她;心酸地陪着掉泪。

    大婚后又过了三天;皇甫执义依然没有出现;可以想见;新婚夫妻过得有多甜蜜。连玉良强迫自己不去想;只专心一意过自己的生活。

    跟平常一样的午后;连玉良躺在贵妃椅上望着窗外发呆。忽然;她听到开门声;抬起头来;诧异地看到皇甫执义走了进来。

    皇甫执义冷眼看了看连玉良;在主位坐下;“过来;连规矩都下懂吗?”

    闻言;连玉良走上前福了福;“给爷儿请安。”

    不可否认;看到他;她心中悸动不已;小手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她多不争气呀!还说什么要离开他;现在就连看到他都会感到心喜。

    看着听话的连玉良;皇甫执义不但没有得意的感觉;反而更加生气;本想故意不与她见面;也不跟她解释;想让她难过;没想到;多日未见;她虽然瘦了点儿;但却还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让他看了很是不满。原来;只有他一个人在为他们的事烦恼。

    皇甫执义豁然起身;朝内屋走去;“还不跟进来伺候?”

    他坐在床沿;看着连玉良慢慢走近的窈窕身影。光只是看着她;就让他全身发热;想要她的欲望挡都挡不住。

    他只好将懊恼藉由暴躁的口气发泄出来;“愣在那干嘛?还不过来!”

    被他恶劣的语气吓了一跳;她赶忙走到他跟前。

    “怎么?忘了怎么伺候男人?”邪肆的眼光打量她的身子;“把你的衣服脱光!”

    颤抖着手;她听话地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下;很快的;她脚下满是脱下的外挂及里衣;最后;落在衣堆上的是一件粉色抹胸。

    皇甫执义贪婪地用眼光侵略连玉良洁白细致的娇躯;那种眼神让她不安地想用手遮掩自己l露的身子。

    “把手放下;你身上有什么地方是我没看过的?上来。”皇甫执义阻止连玉良的动作;稍微移开健壮的躯体;让她爬上床。

    连玉良听话地上床;跪坐在里侧。

    她爬上床的候;微张的腿间若隐若现的花x;让皇甫执义看得心痒难耐。

    “面对这边;把头发放下。”皇甫执义站起身;一边命令连玉良;一边将自己身上的衣物除下。

    连玉良听话地将身子转向皇甫执义;抬起手;将固定住头发的簪子取下;一头光滑发亮的乌丝瞬间披散在她雪白的肩头及胸前;将她的浑圆衬得更显莹白。

    “腿张开!”她真是美丽!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要她摆出那么难堪的姿势;连玉良抬起头想拒绝;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竟是他高昂粗壮、正在悸动的男性。

    她连忙将头转开;再也不敢抬头;脸上泛起红晕。

    “又不是没为我张开过腿;现在还装什么清纯?把腿张开!”皇甫执义嘲讽地说:“快点!”

    连玉良难堪地用手支撑着身子;让自己最私密的部位缓缓展现在皇甫执义眼前。

    “y荡的小东西;你已经湿了!”

    皇甫执义看着绽放的花x;那儿已经微微闪着湿亮的水光;看来她已经为他动情了。

    连玉良无法反驳;因为她自己也感到腿间渐渐沁出湿热的汁y;胸前的两团软r也不断发胀、疼痛。

    “你摸摸看。”皇甫执义放轻声调;着迷地盯着微微颤抖的红润花心。

    连玉良依言将手伸进腿间;冰凉的手指随即抚到一片湿漉漉的滑稠。

    看着连玉良听话地用手指爱抚着自己;皇甫执义站在床前;喘着气;将自己的手抚向勃发的男性。

    “舒服吗?用手指c进去;动动看。”一边指挥着她;他的大手也不停上下套弄着自己。

    她将一根手指c进自己紧窄的嫩r中。“啊……嗯……”

    没想到自己的里面竟是如此湿热滑腻;更没料到自己的手也能让他感到酥麻的快感。

    忘情地不断抽送手指;她体内的汁y顺着股沟流下;畅快的感觉让她忘了羞耻;沉沦在z慰的快感中。

    皇甫执义看到眼前的景象;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伸手将连玉良拉过来。

    “过来;跪在床沿;把嘴张开。”他支起她的下颚;用拇指顶开她的小嘴。

    “不……唔……”想转头躲开顶在唇上的火热;心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曾经用摸着她的手摸过别的女人;曾经在别的女人身上尽情地狂野;享受他们之间享受过的一切。

    被皇甫执义弄得意乱神迷的连玉良忽然神智清明了起来;一股厌恶感突然涌上;她开始挣扎。“我不要!你放开我!”

    “你干什么?”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拒绝自己;皇甫执义因为欲望无法纾解而微怒。

    “你去找公主!我不要你……”抱过别人再来抱我……

    连玉良的话无法说完;因为皇甫执义趁她张口说话的时候;将涨大的男性粗暴地c入她口中。

    “不要我?你敢不要我;难不成你还想着别的男人?”不顾她的感受;他听到她要将他推给公主;气得硬是强迫她接受他。

    “唔……”被他的粗硬强行c入;她痛苦地被迫张口;将他的火烫纳入口中;承受他猛兽般的攻击。

    没想到在他粗暴的行为下;她的身子有了反应;下t不断流出透明的汁y;大量地顺着她的大腿内侧滑下。

    连玉良无助地哭了起来;她好恨自己无耻下贱的反应;但她的两腿之间的的确确期待被他的男性充满;花甬不停蠕动收缩……

    皇甫执义伸手将连玉良的后脑掌住;强迫地将她的头抓向自己腿间;让她不得不努力张开嘴;好吞入他粗长的男性。

    皇甫执义不断前后移动臀部;叫自己忽略连玉良哭泣的样子;将自己探入她的小嘴中;每一下都顶到她喉咙底;欲呕的感觉让她难过地伸手抵在他结实紧绷的小腹上。

    “唔……唔……”连玉良只能努力把嘴张大;无法吞咽的唾y顺着抽送的男性溢出;沿着她小巧的下巴流下。

    将不断悸动的粗长由她口中抽出;他把她向后推躺;拉起她两条大腿;猛力掰开;让她的臀部腾空;随即长驱直人;一时间r体相互撞击的声音充斥在房内。

    “啊.....啊……不要……”连玉良喊着不要;可是寻求欢愉的身子却不断呐喊着需要更多。

    “不要?你嘴上说不要;看看你自己;你把我吸得多紧……”皇甫执义讽刺着连玉良身体的反应。

    皇甫执义一脚跨上床;一脚站在床下;使力向前抽送;大手从她的膝关节处将她往上撑起;让她的臀部高高抬起;被挤出的香滑爱y就从x口满溢而出流向她的小腹。

    “你看你多y荡?流了这么多……”皇甫执义喘着气动作着;嘴里却不饶过她;让她知道她无法抗拒对他的反应。

    他将她弄得欲仙欲死;像只发春小猫似地呜呜哀叫。

    “啊……要来了……快……”连玉良无意识地呓语;花唇像着火似地发烫;鲜红得像要滴出血来。

    看到这番景象;加上不断收缩的内壁;让皇甫执义知道她即将享受到高c;但他却将满布滑y的男性抽出。

    “不……义……”下t突如其来的空虚让连玉良不住哀号。

    皇甫执义躺下来;直挺挺的粗大耸立着;连玉良见状;主动跨骑在他身上;伸手将他扶正;移动自己的臀往下压坐。

    “骑我!玉人儿;用力地骑……”皇甫执义指示着连玉良。

    只见她不停地上下骑坐;让两人的快感不断向上攀升……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

    皇甫执义对连玉良想要离开他另嫁的想法还生着气;所以他存心不告诉她一些事实;要藉此折磨连玉良;直到他气消了为止。

    大婚后一个多月;飞凤阁传出了喜讯;公主有了身孕。

    听到消息的连玉良;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她的男人早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了;而且;他还让别人怀孕了。

    在房里呆坐了一个下午;连玉良做了决定;差了锦儿出府去;将连胜请来。

    一见面;连玉良直接向哥哥要求;“大哥;帮我。”

    “什么事?你说。”只要是妹妹的要求;再困难也要做到。

    “年大哥……”连玉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怎么又提到年仲铭那家伙?”上次发生的事;让皇甫执义打翻了醋坛子;没想到妹妹还没学乖;又提起了。

    “大哥;我希望你去跟年大哥说;要他帮帮我。我想做年大哥的续弦。”她真的无法再过这种日子了。

    “你在说笑吗?”他问的是个蠢问题;但是当他看到妹妹摇头的时候;他才知道她是真的打算这么做。

    “年大哥会帮我的;小时候他很疼我;我会好好照顾晓晓的。”反正年仲铭忘不了死去的妻子;而她也无法再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们可以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执义差人到家里;说三个月后要正式娶你过门;你现在又是怎么了?日子不是过得好好的;你非得闹出些事来吗?”

    连胜真的无法了解妹妹在想些什么;他真怀念以前可爱的连玉良。

    “我不要!我要离开他!”她再不离开;她会死的。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不是说过你不能没有他吗?”难道现在就可以了吗?

    闭了闭眼;连玉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大哥;你到底帮不帮我?”她心里所想的;是他们无法理解的。

    “帮!我怎么敢不帮?可现下得要你的男人肯放你走呀!”被妹妹闹得没办法;最后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反正他不以为他们走得成。

    “锦儿;大公子在哪里?”连玉良将锦儿唤进来。

    “在……”在祥莲公主房里。可是锦儿不敢说。

    “在公主那?”应该是吧?现在怀了孩子;他不知有多高兴呢!

    “是。”锦儿回道。

    连玉良回头看着连胜;“大哥;我们现在就先回绣坊吧!”

    “唉!我们走吧!”连胜无奈地只得顺着连玉良的意思;看起来她是打算不告而别了。  但两兄妹果如连胜预料的;没能出得了清风阁;他们被清风阁外的守卫拦了下来。  “你们这是做什么?干嘛拦着我们?”连玉良没想到清风阁外竟然会有人守卫

    “大公公子交代;准您的家人进来探视您;但是您不能离开清风阁。”守卫有礼但坚决地说。

    “让开!”连玉良生气地想要推开守卫。

    “小姐;您别这样;要是伤到了可怎么办?”锦儿在一旁将连玉良拉着;怕她伤着自己。

    “玉儿;听话;先别激动。”连胜也怕妹妹受伤。

    这里正在你拉我扯的;那儿忽然一大群人从外面进来;走在前头的正是皇甫执义;跟在后面的还有皇甫家成夫妇;就连祥莲公主都来了;除了主子们;身后还跟了一堆婢女、侍从;浩浩荡荡地往这边而来。

    原来守卫看情形不对;连忙叫人去请皇甫执义过来;听到消息的皇甫执义;顾不得祥莲公主;当着爹娘的面转身就往外跑。

    看着皇甫执义异常焦急、脸色铁青的模样;祥莲公主及皇甫夫妇也顾不得别的;跟在皇甫执义身后而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皇甫执义看着不顾自身安危跟守卫拉拉扯扯的连玉良;不禁大声责问。

    看着怒气冲天的皇

    欲望电梯吧

    甫执义及他身后虽然没见过、却可以从服饰来辨认的祥莲公主;连玉良心中一痛;顾不得丢不丢脸地怒声质问:“你凭什么不让我离开?”

    “就凭我是你的男人。”听到连玉良一开口又是要离开他;皇甫执义气得快要失去理智;她为什么永远学不乖?。

    “你!”握紧拳头;连玉良强迫自己不要吼叫;她真的已经厌倦了重复伤心。“就快不是了!我要嫁给年大哥。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吧!”

    她竟然为了要嫁给别人开口求他?闻言;皇甫执义气红了眼;跨步向前;粗暴地将连玉良抓住;不断摇晃她的身子。“你敢?我说过了;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我。”

    看到皇甫执义疯狂的举动;连胜抢上前要将连玉良拉离皇甫执义的掌握。

    离连玉良最近的锦儿;也被皇甫执义吓得一边哭一边求他别这么对待连玉良。

    “快!快点将大公子拉开!”眼见情况不对的皇甫家成;赶紧要一旁的守卫上前将皇甫执义架开。

    “别伤了玉丫头啊!”刘佳芸担心连玉良的安危。

    一时间;只见众人忙成一团;好不容易;终于从皇甫执义手中将连玉良拉开。

    连玉良虚弱地靠在气喘吁吁的连胜身上;痛苦地看着皇甫执义疯狂的模样。

    被阿烈及两个身强体壮的侍卫架住;皇甫执义喘着气;直直看入连玉良眼底。“放开!我叫你们放开!”

    阿烈看皇甫执义已经能控制住自己了;就将手松开;同时也示意另两人照做。他稍稍后退;但全身还是处在机动状态;预备要是有个不对就马上制止皇甫执义。

    皇甫执义看着连玉良;一字一句地说:“你要嫁人;尽管去嫁;但我会让你马上成为寡妇;你嫁几个;我就杀几个!”

    说完;皇甫执义与连玉良四目相对;谁也不再出声。

    站在一旁的皇甫家成将一旁的闲杂人等统统支开。“好了;都下去吧!祥莲;你的身子现在不比平常;小心别累到了;春杏;快扶公主回房。”

    祥莲公主临走前;回头看了看皇甫执义及连玉良;她的眼神带着无奈的歉疚;只见她小声地说了句话;只有跟在她身边的宫女春杏听到了。

    春杏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朝皇甫执义走去;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句话。

    第十章

    在春杏跟着公主的脚步离去后;皇甫执义深吸了口气;走向连玉良。

    “娘、连兄;你们放心吧!玉儿交给我;这一回我一定能解决玉儿的心结。”皇甫执义下定决心要把一切都告诉连玉良;不再跟她呕气。

    说完;他就将连玉良抱起;转身走出清风阁。

    “你要做什么?要带我去哪?”腾空而起的连玉良吓了一跳;两手环住皇甫执义的颈子。

    “带你去找一个不会再离开我的理由。”皇甫执义也不看怀中的连玉良;迳自走出清风阁。

    “不会离开你的理由?”除非他只有她一个女人;否则她随时都会想离开他!连玉良不相信皇甫执义找到什么好理由。

    “跟我去了就知道。”皇甫执义也不多做解释。

    就这样;抱着连玉良;皇甫执义走到当作新房的飞凤阁。无视于站在门外的婢女;他直接抱着连玉良走进去。

    一进门;连玉良就看到坐在房中的祥莲公主;这才知道原来皇甫执义将她带到他的新房来了。

    “你……”连玉良正想发作;却被皇甫执义阻止。

    “乖乖的;听我们把话说完;到时候看你是想发脾气还是想揍我都没问题。”皇甫执义把连玉良紧抱住;在椅上坐下;将她放在他的腿上。

    连玉良听了;忌讳祥莲公主也在场;所以不再挣动;可是却赌气地不看任何人。

    “春杏;你到外边守着;别让任何人靠近。”

    听到祥莲公主银铃似的清脆嗓音;连玉良身子一缩;下意识地看向祥莲公主。

    眉眼如画;长发乌黑亮丽;气质高贵大方;没想到祥莲公主长得如此美丽;连她都不禁看傻了;直到眼光看到她还平坦的小腹;才回过神来;委屈地想将脸埋进皇甫执义的怀里;好遮住即将掉下的泪水。

    “连姑娘;你先别急着伤心;我跟皇甫公子并没有夫妻之实。”完全将连玉良的反应看在眼里;祥莲公主赶忙在她要哭出来之前;把最重要的话讲出来。

    闻言;连玉良猛抬起头;“没有夫妻之实?”她有没有听错?公主说的话她怎么听不懂?

    “没错!我们并没有在一起过。”祥莲公主非常乐意再次澄清。

    呆愣了半晌;连玉良回过头责问皇甫执义;“你们串通好来哄我;对不对?当我是傻子吗?没有夫妻之实;那肚里的孩子是哪来的?”

    “孩子不是我的。”皇甫执义亲了亲怀中的连玉良;告诉她这个天大的秘密。

    “你……你们到底在搞什么?给我把话说清楚!”

    “我来说吧!其实我有意中人;他是宫中的禁卫统令;太后娘娘不可能让我们在一起的;所以;我们的事没有人知道。”祥莲仔细将事情说明给连玉良听。

    “正当我们无奈痛若的时候;娘娘要我跟着伯父伯母回来作客;而且有意为我和皇甫公子指婚;但我一到这里;就知道皇甫公子心有所属;他心中只有你一个人。”祥莲温柔地笑看连玉良。

    “是吗?”连玉良回头望着身后的皇甫执义;看到他点头后;才又转头看着祥莲公主。

    看到连玉良的注意力又回到自己身上;祥莲公主继续说:“趁着皇甫公子带着我四处游玩的时候;我将一切都告诉了他;向他寻求帮助;他为了你;答应了我。”看到连玉良似乎想开口说话;于是祥莲先停了下来。

    “为什么是为了我?”连玉良不解地问;这到底关她什么事?

    “这个就由皇甫公子来回答你吧!”祥莲公主将问题丢给皇甫执义。

    皇甫执义将连玉良的头转向自己;用手指轻刮她细嫩的下颚;“因为就算我不娶公主;我爹娘势必会要我娶另一个女人;那我不如答应公主帮她的忙;也好保护你。”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我讲清楚?”都是他不老实说清楚;才会让她伤心难过!连玉良瞪了皇甫执义一眼。

    “一开始是公主的要求;怕让人知道了会危害到还在宫中的爱人;后来是因为你惹我生气;所以我才故意不告诉你。”拉了拉连玉良的头发;皇甫执义其实还有点在意。

    “我哪有惹你生气?”她才没有呢!不要将过错都推给她哦!

    “没有吗?说要离开我的人是谁?说要嫁给别人的人是谁?”皇甫执义不说还不生气;一说火气就往上冒;“你为什么能如此无情;一点都不留恋?”

    “你要我说几遍?我是不愿意跟别人分享你!”连玉良也冒火了。

    “不愿意跟别人分享我;就可以离开我去嫁别人?”皇甫执义的火气也不比她小。

    “你的想法太自私了;你可以娶别人;我为什么不可以嫁别人?你……”

    “咳咳咳……你们怎么吵起来了?”祥莲公主无奈地看着眼前的一对冤家;忍不住出声阻止。

    被祥莲公主一打岔;吵得不可开交的皇甫执义及连玉良不好意思地一起住口;看向祥莲公主。

    “不好意思;离了正题了。”皇甫执义的手敲了敲连玉良的头。

    “那公主你……”连玉良有点犹豫该怎么问;“你跟他怎么办?”

    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她忍不住就c心起祥莲公主。

    祥莲公主笑了笑;“我等他!等他能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跟他一起离开;找一个安静美丽的地方定居;跟孩子一起幸福地过日子。”

    看着祥莲公主泛着慈爱及幸福的温柔表情;连玉良紧握着皇甫执义的手。

    “公主;我以后叫你莲姊姊好不好?我陪你一起等;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我们一起等他来找你。”

    连玉良眼眶泛泪;她觉得祥莲公主好坚强、好勇敢。

    “谢谢你!那从今天起;我就多了一个可爱的妹妹了。”祥莲公主笑得好甜、好开心。

    *****

    夜里;误会尽释的皇甫执义和连玉良甜甜蜜密地相拥;互相依偎在床上。

    “你为什为口口声声说要嫁给那个家伙;难道你心里本来就有他?”这就是皇甫执义真正在意而对连玉良不谅解的地方。

    将脸靠向皇甫执义的胸口;连玉良听着他的心跳声;轻轻地说:“我心里的人一直都是你;年大哥是打小就认识的邻家大哥哥;很疼我跟如意姊;我那时候只想躲开你跟公主;所以……”

    连玉良娇软的声调让皇甫执义心头搔痒不已;大手顺从心中的渴望;轻轻抚上贴在他身上的浑圆。“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会被另一个男人……像这样……还有这样?”

    皇甫执义一边讲一边示范;他捧起她的软r不停揉捏;间或以两指拧转像小石子般突起的茹头;另一只大手则向下将她的裙子掀开;隔着单薄的亵裤轻压柔软的凹陷。

    “啊……嗯……”连玉良的脸抵在皇甫执义起伏不已的胸膛上;因为他的爱抚而娇吟不断;小手紧抓着他胸口的衣服;还不忘要向皇甫执义解释。“不!我不会……啊……我……我不会一让别的男人碰我……”

    “那你要让谁碰你?嗯?”皇甫执义低下头啃咬连玉良光滑细腻的颈项;手上的动作却未见稍停。

    “讨厌啦!你明知故问。”连玉良娇嗔着;小手主动抚向发烫勃发的男性。

    “那你现在情愿做妾了?”他将她微湿的亵裤撩开;以手指轻触着滑嫩的花办。

    “对;只要你……完完全全……属于我;我不在乎……名分……”一句话说得凌乱不堪。

    “小妖精;嗯……再用力点……”她的上下套弄让他好舒服;忍不住要求她;手上也更激烈地在她身上动作。

    连玉良直起身子;跪在皇甫执义身前。“你不要动;我来!”

    纤纤小手将自己身上的衣物在他的注视下缓缓剥除;间或伸手爱抚着自己浑圆的软r;湿润红艳的小嘴不断发出腻人的呻吟。

    热情的娇躯在他眼前渐渐l裎;她将跪着的腿张开;手指滑过细腰、光滑的小腹;然后消失在腿间……

    皇甫执义吞着口水;额上的汗水不住滴落。

    “啊……唔……啊……”连玉良一手拉扯着自己的r首;一手不停在花x中抽送;滑腻的汁y流出;顺着她的大腿内侧缓缓滑下。

    在他面前爱抚玩弄着自己;让连玉良即将达到高c。“义……快……啊……”

    连玉良的娇吟及逐渐泛起红晕的身躯;让皇甫执义知道她会在他面前得到最后的欢愉;他快速将身上剩余的衣物脱下;一手将她拉躺在他身下。

    伸手拨开她身下被爱y浸湿的小手;用自己不断悸动的男性取代。“等我!玉人儿……”

    他猛力一击;不断地在她体内挺进;一场无止尽的男女纠缠、爱欲情潮;让夜色蒙上一曾暧昧的迷蒙……

    *****

    让众人不解的是;接下来连玉良没再使过性子;顺从地在三个月后正式嫁入皇甫家。而皇甫执义的妻妾感情好得像真的姊妹一样;有时候连皇甫执义都会嫉妒。

    幸福平静的日子过了几个月;没想到祥莲公主在生产时不幸难产;母子均亡;让期待孙子诞生的皇甫家成夫妻伤心不已;也让众人不胜唏嘘。

    与祥莲公主感情最好的连玉良关在房里好些日子;直到她传出有孕的消息;皇甫家才又恢复生气;大家重新提起精神来迎接另一个新生命的到来。

    在连玉良平安地生下一个儿子后;某一天;她接到一封不知从何处寄来的书信;让她又哭又笑地抱着皇甫执义开心不已;但却没有人知道信上写了什么?

    *****

    玉儿妹妹:

    得知你平安地生了一个男娃娃;我们很替你及皇甫公予高兴;随信送上一个长命锁片;那与我们的小莹是一t对的;给孩子做见面礼;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

    我、行云及小莹真的找到一个很美、很宁静的小村庄;我们决定在这里定居;将来;等孩子们再大一点儿;我们找个时间见见面吧!

    谢谢你;也谢谢皇甫公子;让我们一家人能很幸福的在一起。

    保重

    莲姊姊

    全书完

    手机打包电子书

    http://。。整理制作,并提供下载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