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客栈

第六章 客栈

    寒战运起十层的功力,轻松的跃过城墙,飞掠到城西,找了家干净的客栈要了间上房,就抱著寒雪进了房,轻轻的将怀中人儿放在床榻上,盖上锦被。才来到窗前,打开窗,甩手往空中扔了个信号弹,才轻轻将窗合上。

    约一刻锺後,房门传来轻轻的敲击声。寒战打开门,来人正是落後他们一天的十二卫之一,侍卫长王正义。寒雪出门时,除他与寒雪同行外,另有十二卫落後他们一天跟随,这是寒雪一贯的规定,为的就是防止意外发生时被人一窝端。

    “寒大人”王正义冲寒战抱拳行礼,轻声问“属下在城中守了一天了,没见离城暗号不敢稍离,小姐可安好?”

    “安好。”寒战走出房间,转身轻轻带上房门,两人就站在房门外轻轻的交谈起来“前日城中有人对小姐下药,我带她出城避了一日,现下睡著了。”

    王正义吃了一惊:“小姐可有怎麽样?”要是这小祖宗出了什麽事儿,他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的。

    “药已解,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取些药。”寒战瞄了一眼房间。“其他人呢?”

    “在楼下。”

    “大厅守两个,楼梯口守两个,房门前与窗台下各守两个,余下的人,去打探一下,前日晚是何人带人闯的福贵客栈後院的包间,查一查那人的底。”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看王正义下了楼,寒战才转身回房,同样轻轻的关上房门,不让一丝异响惊扰到安睡的可人儿。

    来到床前,看到床上人儿正睁著大眼滴溜溜转著,宠溺的一笑,“怎麽醒了?”

    “饿醒的。”侧身看他,笑著冲他招招手。

    “已吩咐小二备热水和吃食了。”握上她的小手举到嘴边轻吻一下,“我一会儿要出去一会儿,正义在外边守著。”

    “他们到了?”

    “早到了,在城中侯我们一天了。”一支大掌抚上有点憔悴的小脸,满眼的心疼。

    舒服的蹭蹭他的大掌,“让他们抓到对我下药的人,扔到含春楼去让豔娘整治去。”

    “好!”

    “不准去拿乱七八糟的药。”两人如影随行十余年,相知甚深,她名下有全国最大的妓院,而院中有寒棋制的最好的治私处的药。现在她不舒服,他还要离开,定是要去取药的,只是若她去取药,定会让豔娘知晓,想到豔娘的明难缠,她就头疼。寒雪睁著大眼死盯著寒战,若他敢摇头,定要他好看。

    寒战冷酷的嘴角扯起一个弧度,照亮了整张脸“好!”

    “豔娘若问起怎麽办?”知他定还是会去取药的,寒雪烦忧的皱起了眉。

    “她不敢。”伸手抚开那高耸的眉头,在她额上轻轻落下一吻。

    “可她定会跟著来烦我。”气恼的拿起相握的大掌磨牙。

    “她有事要烦,”拍拍她啃的起劲的小脑袋,“安心些,我不会让她烦你的。”

    “你有办法?”她瞄眼看他。

    “前晚,下药之人。”她是关心则乱了,不然不会想不到,还有个最好的玩具可供豔娘玩上几天。

    “对哦。”寒雪笑开了脸,揽过寒战的脖颈在他唇上印下奖励的一吻,寒战却不打算这麽轻松让她过关,大手按上她的後颈,压向自己,密密实实的舌伸入她口中,滑动著,追逐著与他推拒的小舌,两人你来我往的躲闪追逐,过多的透明晶从两人的嘴角滑落,延著下巴滑落衣襟。推拒的动作加上寒雪侧躺的关系,衣袍滑开,露出洁白滑嫩的香肩,形状完美的锁骨。

    湿热的吻跟著晶的痕迹游走,啃舔上完美的锁骨,一手探进衣襟抚上一方柔软,带点力度的揉弄起来。两人的气息慢慢加重,相握的手被寒战压在寒雪的头顶,他一把扯开已凌乱的衣襟,吻上一边受冷落的玉,轻啃著软,来到顶峰,舌一卷,将羞答答的小果吸入口中用力吸吮。

    “呀……恩……”寒雪情不自禁的仰头挺,将玉更多的送进寒战口中,可过重的吸力让她的头微微的刺痛著,让她娇吟著求饶,“战……恩呀……别……”

    吐出被受怜过的小果,红豔的果子闪著妖豔的色彩,让他的跨下雄起,“哦……”寒战挫败的呻吟,他对她真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头无力的埋入塞雪柔嫩的肩颈,对著那小巧的耳垂喷气,寒战带著点咬牙切齿的闷吼道“你这小妖,在小没好前不准再引诱我。”

    热烫的铁紧顶著她的大腿“会很难受吗?”

    “再这样,我早晚会死在你手里。”使了点力,啃著细嫩的肩出气。

    “啊……”寒雪惊喊了声,肩头的点麻麻的疼,“你是小狗,咬人家!

    “你再这麽喊,我怕是不只咬你了。”寒战无奈的摇头,这大小姐,名下开著碧落最大的妓寨,可本身却纯的可以。她不知道女人的叫床声对男人的刺激有多大,特别是在男人已经化为狼的时候。

    “真的很难受呀?”双手捧起埋在

    三国之异世锋芒无弹窗

    她肩上的大脑袋,入眼的是男人通红的眼。“你眼睛都红了?”

    “我下面那更红,”寒战没好气的说,再这样下去,他定会因欲求不满而死。“你做什麽?”

    感觉腰间有支小手在解他裤带,寒战吃惊的瞪她一眼。

    “帮你解决呀!”寒雪被瞪的有点委曲。

    “不怕手酸了?”不知道先前谁为了这事拿他衣服出气的。

    “怕,不用手行不行。?”寒雪跟他打商量。

    “行,用嘴!”寒战动作利落的解开裤带,拉下裤子,爆胀的男弹跳出来,紫红的男好像比之前看到的还要一点,青筋鼓起盘节在上面,看上去狰狞恐怖。

    “好大!”寒雪有点为难的看著那大的,有点伤脑筋,不知道用嘴怎麽帮他解决。

    寒战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麽,不禁好气又好笑,亲亲她的小嘴,没好气的道:“放心吧,你肯,我还舍不得呢。”

    大手并拢她嫩白的双腿,点上腰间的道,“你干嘛呀?”老是点她,坏男人。

    “你不是要帮我解决?”寒战将长的男慢慢沈入并拢的腿处,感觉那细腻的包裹,还有小上两片嫩的撩拨,感觉真爽。

    “嗯” 寒雪跟著呻吟了声,看著她轻拢的眉头,脸上一片红豔。

    “怎麽了?”亲亲她的小嘴,腰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慢慢抬起又沈下,享受那甜蜜的折磨。

    “有点痒,”铁的磨蹭拉动了唇也磨擦到了蒂,让她不禁为之颤抖。

    寒战黑瞳一沈,将铁更往上蹭动,快速上下抽。“这样呢?”

    “呀……别……嗯……啊呀……哈……”看寒雪被刺激的只喘气,寒战更猛的抽起来,虽不能进入小,但在腿与股沟的包裹下,却也能给他带来销魂的快感,特别是在看到身下人儿也有感觉时,他更是欲火焚身,解开寒雪的道,将人半扛起来,两支大手压著两条晶莹的玉腿并的更拢,压向自已猛烈抽动起来,还不怀好意的提醒寒雪“侍卫已到门外,窗台下也有,记得别出声,不然会被听到。”

    寒雪强忍著到口的呻吟,唇及蒂被不断磨擦带来的酸麻快感,让她内强烈的收缩起来到,爱潸潸流出,当极致的快感来临时,她只能咬住男人的肩背,阻止到口的呻吟,直到第三次猛的咬住男人的肩背後,寒战才闷哼一声,猛压著嫩臀抵向自己,长的男穿过股沟,白色的浓激在床帐及枕头上。

    “我要死了。”寒雪悲悲切切的咛喃著,惹来男人的轻笑。

    “我快累死,饿死了。” 抬起软绵无力的手,打他一下“我要洗澡,我要吃饭。”可是眼皮却不听话的合起来,连抗议声都是含在嘴里的,也幸好寒战功力高,才能听清她有哝喃什麽。

    单手抽掉弄脏的枕头,顺带用它拭净床帐上的白後,将其扔到床底毁尸灭迹。拉过锦被包好累坏的小人儿,轻放在床上,亲了亲还红通通的小脸。他迅速的下床整理好衣物,并拉下床帐,遮住沈睡的爱人。轻轻开门出去,对门外的侍卫细心叮嘱几句,快速的转身离去。几个纵跃跳进含春楼的後院,熟门熟路的拐进一间闺房,打开衣柜门先取出一块锦布摆在屋中圆桌上,再依次取出几身女衣物,连女的肚兜,褥裤也不放过。转进里间寻找鞋袜,出来时,圆桌边多了名豔丽的红衣女子,只见那女子摇子团扇,要笑迷迷的瞄著他,“我还当我这含春楼糟贼了呢,想不到是故人到访。”看著寒战快速的翻箱倒柜,搜刮女子物品,直到寒战从柜中翻出向个药瓶时,女子的笑容僵了僵,反而笑的更甜了,“怎麽?终於想通了,要对她下手了?”

    寒战终於施舍的瞄了她一眼,“前夜,福贵客栈,有人向她下药。”

    女子惊的跳了起来“被得手了?”

    “她安好。”动作快速的打包衣物及药品,提起东西转向隔壁房间。

    “呼吓死我了。”女子拍拍口跟在他身後转进隔壁间。

    看寒战打开药柜拿出了所有的药品,女子脸色沈了沈,“她伤著了?”

    “皮,”确实是皮,只是位置有点隐密。

    “那你倒腾这麽多药做什麽?”吓她好玩吗?

    “有备无患。”

    “那倒也是。”以寒战对寒雪的紧张,伤到皮没把药铺带上,是还算正常。

    “正义查到人,会带人过来,到时你招呼就好。”快速将自己的衣物及一应药品打包,提著两个包袱准备走人。

    “不用留情?”还不知道是什麽人呢?

    “不用,生不如死就好”吓,好狠。

    拦住他的去路,“最後一个问题,你们要往哪儿去?”这男人腹黑的很,除了小雪儿能降住他,对其他人都是一副要死不活支样子,偏她没胆惹他,听说这男人的功夫已经天下无人能敌了,挥挥手就能伤人於无形。

    “京城,那人唤她有事。”绕过她,拐出房间,几个起纵已回到客栈门口。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