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情定

第二十五章 情定

    急速又沈重的撞击,让快感来的又急又快,寒雪抱紧寒战的肩膀稳往自己被撞的不断往上跳的身体,小难耐的夹紧,像是要拒绝他的进入,又像是要将他留在她的体内,不让他抽离。“嗯呀……我……我要不行了……”强烈的快感让她脑中一片空白,所有的心思都在两人交合的地方。

    紧窒的通道紧紧的挤压著,快速的进出带来致命的快感,让寒战不能自持,食髓知味的越抽越快,几欲疯狂。

    “啊……”一阵绵密的紧缩,到顶的快感让寒雪尖叫出声。

    “哦!雪儿……雪儿……”紧缩的通道竟然将他的男紧紧栓住,让他进退艰难,强烈的快感让他冲上顶峰,寒战狠命的猛抽了几下,每每冲到深处都有要喷发的欲望,最後狠狠的一撞,寒战用力将寒雪的玉臀压在自己身上,钻入子深入,一阵畅快的抖颤,将所有的种子激而出。

    激情过後,寒战满身大汗的退了两步,坐倒在床上直喘气,寒雪随著寒战的动作跪趴在了他身上,两人的下体还紧紧的相连在一起。

    在气息略微平顺後,寒雪抖著两腿跪起,寒战已皮软的男随著她的动作自寒雪的小中滑出,随之流出的还有两人混合在一起的,粘粘的顺著她的大腿往下滑,有部分甚至直接滴在了寒战的和大腿上。

    “人家要洗澡。”寒雪难受的推推仰躺著的寒战,身上汗湿粘腻的感觉实在不太妙,她手软脚软在他身边躺下,“可我没力气了,你抱我去洗啦。”

    寒战满足的抚著寒雪汗湿的长发,扯开嘴角邪笑:“看著你身上沾上我的味道,让人有想再狠狠要你的冲动。”

    寒雪斜了他一眼,嘟著嘴道:“人家明早还要朝见皇帝哥哥呢,你想折腾的人家起不来麽。”

    “起不来才好,真想一辈子与你连在一起不分开。”说著将大腿横跨在寒雪身上,顺带将大腿上刚刚沾到的体都粘到了寒雪身上。

    寒雪哭笑不得的看著寒战孩子气的行为,伸出一只纤细玉指,点著他的额头笑斥:“你几岁了,还玩这种游戏?”

    寒战笑而不语,握住她的纤腰一把举起,惹得寒雪惊叫後,便大笑著抱起寒雪往相连的浴室跑,边跑还边笑嚷著:“侍候公主殿下洗澡罗──”

    寒雪羞怒的轻锤了他一下,“你轻点儿声,想让别人都知道咱们在做什麽好事吗?”

    寒战大笑著亲了亲寒雪嘟起的小嘴,叹道:“你道别人不知道咱们关著房门,在做什麽好事麽?”就算之前不知,他们在马车上可把这事做全了,近身侍候的还有谁会不知道吗?

    任寒战抱著她步入浴池,寒雪推了推紧箍著她腰的大手,“松松呀,不然人家要怎麽洗澡?”

    寒战邪笑著俯在她耳边吹了口气,“你确定你还有力气站麽?”说著出手如电的在她的尾上一点,寒雪惊叫一声,只觉小一热,腿心又流下一些透明中带著点点白色的体。

    寒雪不解的看著混入水中的体,抬头满脸疑问的看寒战:“怎麽会这样?”先前不是已经流出很多来了吗,怎麽现下他点自己尾还会有这麽多体流出来?

    “这是我们的孩子,若是不这样,明天这里就会有我们的孩子孕育了。”寒战将手贴在寒雪的小腹上轻揉了揉,手指向下探入寒雪的两腿间,认真的清洗她的小。现在的时局还不稳定,现在孕育新生命,只会为寒雪带来不可预计的危险。这是他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重生风流小说5200

    。

    “寒战!?”寒雪满带歉意的伸手抱住他的脖颈,若不是她的身份特殊,他也不用亲手扼杀两人的孩子在她肚子里孕育的机会。

    寒战了然的笑笑,将额头抵上寒雪的,柔声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是,你还太小,二是,现在的时局也不适合你怀孕,三是,咱们的孩子总要在爹娘成亲後孕育才像样啊,不然对你名誉有损。”毕竟要对天下人要有个交待,总不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护国公主未婚先孕吧。

    寒雪感动的将脸贴著他的蹭了蹭,“我明日就禀告皇帝哥哥咱俩的事,先订下婚期,你看可好。”

    “好。”寒战紧紧的抱著寒雪,心中柔情四溢。只要能永远这般拥她在怀,只要她平安无事,这点小小的代价又算得了什麽呢。

    事实证明,就算寒战不再折腾她,寒雪也赶不上朝见皇甫昊天的时间。当这位年轻的皇帝在久候了半个时辰之後,才见到两人的影子时,不禁玩味的挑了挑眉。

    “终於得手了?”皇甫昊天笑睨了眼还在寒战怀里睡的不醒人事的寒雪,冲板著一张棺材脸的寒战问。这男人太黑了,除了对著寒雪,平日里对谁不是一身杀气?也就小雪儿会被他骗。

    “新近的美人不错,最近过的可舒爽?”寒战扯了扯嘴角,不客气的回敬。

    “见过了?”皇甫昊天挑了挑了眉头,“挺不错,你要不要也试试?”

    “跟母狗似的女人,也就配你了,我有雪儿就好。”寒战恶毒的将话扔回皇甫昊天脸上,悠然的抱著寒雪在龙椅旁的软榻上坐下,丝毫不理会黑了半张脸的皇帝。

    “你骂联是狗?”皇甫昊天狠狠的瞪著甚是悠闲的寒战。

    “我是说你的女人太骚,不适合我,你要自己认,我也没办法。”寒战不在乎的笑笑,一点也不怕惹怒皇帝会有什麽後果。先不要说他与寒雪现在的关系,皇甫昊天不会动自己,单说两人十多年的交情,他也不会动自己。

    “哼!也就雪儿会被你骗。”这男人冷酷的面具下,就是一只撤头撤尾的老狐狸,功力已高到,旁人被他了还得对著他顶礼膜拜的程度了。

    “我只用骗得她就足已。”寒战温柔的抚抚寒雪熟睡的脸,抬头看向皇甫昊天时,已是满脸的冰霜,“她路上被人埋伏,差点遭人暗算。”

    皇甫昊天剑眉一皱,“何人所为?”

    “金沙贤王二世子?”

    皇甫昊天急问:“人呢?”该不会被寒战宰了吧?想对寒雪下手,还不得被寒战碎尸万段啊?

    “桔香镇,人已废。”那样的征罚还算便宜他了。

    “你肯放过他?”皇甫昊天惊奇的问,一点也不担心异国皇族在本国出事,会惹出多大的风波。

    “那时没空想。”当时正美人在怀,逍遥开怀,哪里有时间去管这些无关紧要的人。

    “哦!──”皇甫昊天暧昧的笑笑,心领神会寒战所言的没空,所指为何。“可要指婚?”

    “定个日子吧。”寒雪的身份毕竟是皇帝的义妹,婚事只能由皇家办。寒战轻拍了拍寒雪的脸,轻唤著:“雪儿,该醒了,你朝见的时间晚了。”虽然不忍打扰她的好眠,可心知若是误了她与皇帝商议事情,回头她该会恼了的。

    晚?说的真含蓄,何只是晚,本就已经迟了大半个时辰了?皇甫昊天对著两人翻了个白眼,继续提笔写两人指婚的圣旨。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