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美人计之危机

第二十七章 美人计之危机

    皇甫昊天闻言楞了楞,随即无语的拍了拍额头,“矜持!雪儿……”对上寒战冷冷瞄他的眼神後,皇甫昊天自动吞下让寒雪矜持的话。无力的叹口气,算了,人家夫婿都不介意小娇妻满口的骚,浪,荡了,他这个哥哥也不方便指正太多。“几位美人的──,”看著寒雪一本正经的脸,不像是跟他开玩笑,皇甫昊天也就毫不避讳的道:“几位美人的技术确实都不错。”

    寒雪脸色沈了沈,再问:“都是处子?”

    “都是。”皇甫昊天见寒雪脸色不对,也敛了玩笑的心情,正色道:“初夜落红是我亲见,且,咳──”虽然不大好开口,不过他明白寒雪不会无故在这事上纠缠,定是有问题才会问他这种隐私的事,所以也不敢隐瞒,“男人能感觉的到,那个……咳──”

    “行了行了,知道了。”寒雪红著脸冲皇甫昊天挥了挥手,这种事说的太明白,她也不太好意思。“我原本以为那样的女子必是经过人事的,若是那样,而入时内务府没有验出来,就说明中有了人接应,可现下看来,至少这点可以推翻了。”

    “那样骚浪的女子必是经过细心调教的,却还能身为处子身,可见幕後之人的心思并不简单。”寒战沈声的道。

    “你认识她们?”怎麽说的好像亲眼见过一般,难道寒战认识?

    寒战眯著眼扯了扯嘴角,“昨晚,你的寝。”

    寒雪很有先见之明的捂住耳朵,但还是能听到皇甫昊天雷鸣般的吼声:“皇甫寒雪,你敢偷看?”

    不敢放下捂耳的手,寒雪往寒战怀里缩了缩,弱弱的道:“我没有偷看,我们是正大光明的蹲在你的屋顶上看的。”

    皇甫昊天不敢置信的瞪著寒战,“你竟然陪著她疯?”寒雪所说的‘我们’中的另一个,除了寒战不用做他人想。

    “交换条件太过诱人,看上一看也无防。”寒战微笑了笑,想起回後迤俪的恩爱场景,情不自禁的亲了亲寒雪的脸,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救了!你们两个没救了。”皇甫昊天实在无法从被人偷窥的羞愤感中解脱出来,却又有气无处发,只因偷窥的两个当事人,一个是他不敢对之发火,一个是对著她有气也发不起来,只能用暴走来发泄心中的郁闷。

    “皇帝哥哥,你别生气了,”见皇甫昊天气闷,寒雪忙出声安慰道:“我不是真那麽无聊想看你们行房啦。”虽然看了之後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不过这话可不能说,不然皇帝哥哥一定会发飙。“我听小凌子说进贡的女子都很媚,皇帝哥哥最近都夜夜春宵,所以才想见上一见啊。”

    “有什麽区别吗?”偷看还跟他说理由,天哪!他要疯了!

    “当然啊,若只是普通的女子,断不会在床事上像久经沙场的老将,皇帝哥哥不这麽认为吗?”

    “这种事可以调教的,咱们内务府就有专职调教新进秀女的嬷嬷。”皇甫昊天气的脸色通红,声音也不禁高了两度。

    “那皇帝哥哥可曾在各位嫔妃中发现有这样骚浪的女子过?”寒雪瞪著还没明白

    斗战风暴吧

    过来的皇甫昊天,气嘟了嘴,男人是不是都这麽笨啊,怎麽这麽明显的事都不明白。她不禁斜了眼寒战,两人心意相通,寒战努了努嘴,斜了皇甫昊天一眼,意思是:我又不是他,休要将我与之相提并论。

    皇甫昊天一屁股坐到龙椅上,端起桌案上的茶“咕噜咕噜”喝了个光才道:“异国进献美人,其目的不过为三:一是迷惑君主,二是打探消息,三是真心联姻。” 他早就知道那几个女子有问题了,斜眼狠瞪了寒雪一眼才道:“你真当我三岁孩童不成?”

    “原来你知道啊!”寒雪惊喜道。

    “废话!”某人正在纠结中,让他纠结的不是身体被看光,而是他纯洁可爱的妹子竟会夥同未来夫婿,一起爬他的屋顶掀他的瓦,偷看他与嫔妃办事,而他的暗卫还没有一人报告过他,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看来三国都对咱们家的‘宅子’有意思呢,皇帝哥哥可有主意了?”寒雪敛了笑正色道。

    皇甫昊天眼中寒光闪动,冷冷的沈声道:“这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从桌案旁的青瓷缸中抽出一卷画轴,他将之摊了开来,招手让两人过来。

    寒雪跳下寒战的腿,拉著他的大手一起走到桌边,只见皇甫昊天摊开的是一卷地图──整个大陆的地图。大陆五分,地图按五国的特色,分为五种不同的颜色描绘,在寒雪看来,这地图是极其简单与简陋的,群山以三个半三角表示,贯穿碧落南北的卧龙河竟也只有三条半长不短的线表示。

    皇甫昊天指著与碧落接壤的四国道:“以雪儿之见,哪一国会先按耐不住?”

    “不知道!”寒雪毫不心虚的大声回道,她又不是能掐会算,怎麽知道哪一国会先对碧落出手。她指著淡蓝色的冰晶领土道:“冰晶一年只有四个月能与外界通商,即使要开战,也只有这四个月,本不用太担心。”

    皇甫昊天默默的点了点头,看著寒雪的手指移到龙跃的位置点了点。

    “我国与龙跃隔了条卧龙河,我们的新战船是要优与龙跃,可你看这长长的卧龙河,若是开战,本就防无可防,若真要打,还不如咱们先动手,那样胜券会更大些。

    确实如寒雪所说,卧龙河从北到南贯穿碧落,南方这一大半河段正好是两国的分界线。若真要开战,这麽长的河道,本无法布防。

    寒雪的手指向土黄色的金沙,“金沙是最不可能与我们开战的国家,他们现在国内纷争不断,内乱频频,几个亲王争王位争的不亦乐呼,哪里有时间管他国的闲事。”手指移向紫色的庆国,“庆多年来一直国泰民安,社会稳定,国库充盈,若当真开战,庆国将会是我们最大的对手。”

    皇甫昊天沈默了,他登基不过短短四年,麻烦事儿却是一件接著一件。

    寒战沈声补充道:“碧落与庆接壤之处是草原,一马平川,比之龙跃更无遮挡,若是开战,一个弄不好就会被敌人长驱直入了。”现在碧落大半的兵马都驻在金沙,庆国,与龙跃边境,可即使所有的兵马都布下了,这三处却有两处是防无可防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