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吃醋

第三十一章 吃醋

    而另一头,寒战抱著寒雪一路飞驰,在经过御花园时,一个闪身躲进了假山群之中。

    寒雪奇怪的抬头看寒战:“怎麽不回……呃”。话没说完,便被寒战以唇封缄,他长的舌带著凌厉的气势猛然冲进檀口,激烈的四下扫荡,所到之处都让寒雪感微麻疼。

    寒战满脑子都是寒雪一脸崇拜的望著皇甫昊天的情景,中醋意汹涌,将寒雪紧紧按贴在自己身上,满含怒气的吻如狂风暴雨般将寒雪吞没。

    “嗯……”寒雪轻哼一声,微皱著眉默默的承受寒战激烈的索求,任他的舌在她口中横冲直撞,两只小手抚他的背,温柔的来回轻抚。

    感受到寒雪温柔的抚慰,寒战才冷静下来,激狂的吻化为似水的温柔,密密的卷著她的香舌细细缠绵。纠缠良久,寒战才松开寒雪已被蹂躏到红肿充血的小嘴,看到自己在爱人唇上留下的杰作,他不禁满眼的愧疚,怜惜的伸舌轻舔著红肿的蜜唇,满是心疼的问:“怎麽不推开我?”

    寒雪温柔的一笑,两手圈上寒战的脖颈,将他的头拉下来,“我喜欢你吻我。”说著在他嘴角轻轻印下一吻,而後认真的盯著寒战的眼问:“为什麽生气?”

    寒战眼中闪过一丝狼狈,僵著脸转向一边,脸上隐隐有抹可疑的红晕。

    见到寒战别扭的动作,寒雪在心中回忆了一下今天所发生的事,越想越迷糊,忽然脑中灵光一现,她水瞳猛然睁大,双手捧住寒战的脸将之转过来面对自己。寒战脸上的红晕与眼中的狼狈无所遁形的印入她眼底,寒雪有些啼笑皆非的看著眼前这个满脸别扭的男人,“战,你在吃醋吗?”

    寒战闻言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大手贴上她的後脑用力一按,将她按进怀里,口中恶狠狠的宣布。“你是我的!”

    寒战这句话无异是承认了自己的行为,寒雪嘴角含著甜蜜的笑,小鸟依人的将脸贴靠在寒战的膛上,两手圈抱在他壮的腰身上。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甜蜜温馨的气氛自两人身上散发开来,寒战的心情瞬间由狂风暴雨转为春光明媚,他深情的将寒雪拥紧,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著她纤美的背。

    只是美好的时刻总会有些不识相的人来大刹风景,只见寒战的耳朵突然动了动,身体一僵,非常懊恼的低咒了声。

    那含在口里的咕哝声,让寒雪好奇的抬起头,只见寒战眉尖高耸,嘴角正不高兴的抿成直线,活像个被抢了糖果正生闷气的孩子,她忍不住轻笑了出来,边抬手轻柔的抚平寒雪皱成一团的眉峰,边笑问:“怎麽了嘛,眉头皱的跟小老头似的。”

    “南面跑来一群鸭子。”寒战懊恼的要死,早知道就该直接带寒雪回飞凤阁了,此时如此甜密的氛围,竟然被人打扰,他恨不得要将来人碎尸万段。

    “鸭子?”寒雪惊奇的瞪著大眼眨了眨,脑里闪出一大串问号。御花园哪里来的鸭子呀?又不是在御膳房,何况南面应该是

    创魂无弹窗

    後方向,说“”倒多得是,“鸭子”嘛,应该是不可能有的。随即想起,她以前常与手下众人说,碎嘴的女子就好比几百只鸭子般呱噪。想到这里,她心领神会的轻笑:“大概是皇帝哥哥的妻妾们吧。”寒战武功高强,耳力惊人,现下虽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可她对寒战的话仍是深信不疑。

    寒战著脸,不高兴的撇撇嘴,满是不甘的瞪著寒雪笑的过分开心的小脸。两人正在浓情蜜意你侬我侬之即,竟蹦出这麽一群呱噪的女人破坏气氛,亏这丫头还能笑的这麽开心。寒战浓眉倒竖,一脸不爽的俯首在寒雪的颈上一阵猛啃。

    “哎……别,疼──”寒雪缩著脖子直躲,可哪里能躲得过寒战的袭击,只能缩著脖了眯著眼任寒战啃咬,口中不甘的细声抗议:“她们又不是我招来的,你咬我做什麽嘛,再说,若不是你停在这儿,我们早回飞凤阁了,在自己的地方想什麽不行啊。”

    寒战的动作顿了顿,一双鹰目危险的眯起,“做什麽都可以?”脑中显现出寒雪在他身下婉转承欢,娇媚噬骨的诱惑模样,全身血不禁都沸腾了起来,急速冲向一点。

    小腹被顶上一棍,而且这棍子还有越来越硬的趋势,寒雪呼吸一哽,只觉热气从头一路冲到脚,连双耳朵都热烫的利害。已经人事的她不用看也知道,顶在她小腹上的是什麽东西了。她不禁举手锤了寒战一记,羞恼道:“大白天的,你在乱想些什麽东西啊?”

    寒战挑眉邪笑,贴在她红通通的耳边沈声道:“想你在我身下舒服时的样子。”低沈的男声满含情欲的诱惑,大手更是不老实的顺著寒雪的背,滑到她挺翘的臀上,不客气的大力搓揉起来。

    此时远处传来若有似无的女子笑声,前有“恶棍”後有“狼爪”的寒雪,抬头恶狠狠的瞪著正眯著眼一脸享受模样的寒战,两手克制不住的爬上他的脖子,交握著慢慢的收紧。“收回你的爪子,收起你的棍子,这里是御花园,不是你家卧室。”

    看著寒雪恶狠狠的样子,寒战楞了楞,半响才闷笑出来,低头舔了舔寒雪因生气而嘟起的红唇,笑道:“气势不错,手劲也不错,只是下回生气时,可别再嘟嘴了,你这样让我更想压倒你。”

    “再这般不正经,我可真要生气了。”寒雪跺脚喝斥了一声,掐在寒战脖子的双手改为环在他颈後,柔若无骨的娇躯再次贴回寒战身上。苦恼的低叹一声,她轻声喃喃道:“皇帝哥哥的妻妾都好虚伪,呱噪不说还喜欢玩杀人不见血的游戏,偏我又动不得她们,人家不要跟她们碰上啦。”

    身为皇帝面前最得宠的公主,虽为异姓,却是比之有血缘的皇家公主更得皇帝宠爱。後一直是朝中势力争夺战的第一战场,後女子一个个的都以拉扰她到自家阵营为已任,多如繁星的聚会名目每每都让寒雪烦不胜烦。每次回她对这些宴请的拜帖都视如蛇蝎,或是称病,或是直接躲到御书房避难,总之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惹不起,她还躲不起麽。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