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后之争

第三十五章 后之争

    柔弱的小白兔又怎麽斗的过强壮的雄狮呢?寒雪那微弱的手劲让寒战直接将之无视。

    刚经过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欢爱,寒雪只觉得四肢发软,全身更是不自禁的轻轻颤抖。微闭上眼,小手搭上前玩的不亦乐乎的狼爪子,象征的推了推,寒雪郁闷又不平的抱怨道:“为什麽明明用力的是你,累的半死的人却是我?”

    寒战一手揽在寒雪的腰间,一手不断的对著两只白嫩的玉兔推压挤捏,看著莹白的在自己手里不断变换成各种形状,寒战只觉身下刚刚休战的子隐隐又有些发热发硬了。安慰的亲亲寒雪的鬓角,“女子的体力原就弱於男子,你养在深闺,又怎麽能与我相比。”

    瞄了一眼仍在拼命调整呼吸的玉人儿,微闭的眼及那还在轻颤的玉体,都在显示她仍在脱力状态,寒战苦笑了下,暗自将欲望压下,又怎麽能与相比。”

    瞄了一眼仍在拼命调整呼吸玉人儿面上带著微笑!男人有预谋预告了结局,拿过一旁的衣物,细细为寒雪穿戴。

    “穿衣服就穿衣服,你哪里啊?”寒雪没好气的一拳锤向身前的男人,这男人没得救了,为她穿襦裤,大手却进她腿深处,真当她死了感觉不到不成。

    深知寒雪的脾气,明白她还在对自己索要无度闹别扭,寒战好脾气的在那嘟起的小嘴上亲了一口,一边应承著,“好,穿衣服,穿衣服。”

    穿戴好的寒雪斜靠著冰冷的假山壁,耳边听著寒战“唏唏唆唆“的穿衣声,脑中想起的却是两人欢爱时,听到的那个信息。

    “战,你说皇後给龙美人送补品,是皇後的意思,还是皇帝哥哥的意思?”

    闻声,寒战手中停了停,瞄了闭眼假寐的寒雪一眼,便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後的女人我不熟,那是皇甫昊天的事。”

    “少来,你虽平时里不说话,可心里比谁都明白。”寒雪不客气的啐了他一口,手下一撑便想站起衣来,谁想脚下一软,便身体不稳定的向前倒去。

    寒战眼明手快接住差点跌倒的寒雪,心惊跳的将她搂进怀里,“你就不能安份的坐著?”寒雪看不到,自是不知道危险,可以他的夜视能力却是看的一清二楚,这地上到处是凸起的尖石,若是方才寒雪真的跌倒了,那一张玉白的小脸非要血模糊不可。

    “你还敢凶我?人家没力气不知道是谁害的!”寒雪没好气的拿脚轻踢他,一双玉臂却是乖乖的环在寒战颈上。

    对寒雪知之甚深的寒战无奈的轻拍她的背,安抚她受惊的小心脏,边没好气的道:“你也知道怕?若不是我接的及时,你这张脸这会儿可就伤的不轻了。”

    “好啦好啦,不说这个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说皇後给龙美人送补品,是皇後自个的意思,还是皇帝哥哥授的意?”

    看著怀中耍赖的娇人儿,寒战无奈轻叹口气,“後就那一个男人,那些妃嫔怎麽可能不盯著,皇甫昊天独宠龙美人,皇後此时作态,应该也有拉拢的意思,毕竟她做的那些事儿,皇甫昊天面上不说,心里早恨不得将之错骨扬灰了,

    青囊尸衣sodu

    哪有可能再进她的门,为保地位,即使她再不愿,拉扰正受宠的妃嫔对她总是有益的。”

    “皇後人美是美,却是个千年大醋桶,你说她这次若给龙美人送去的是绝孕药,皇帝哥哥会不会借机废了她?”寒雪安心的依在寒战怀中,想著那个人美心恶,她却要称之为嫂子的女人。当今皇後皇甫尉氏──婉儿为三朝元老,前左相尉生之女,与可怜的皇甫昊天可说是指腹为婚,长大後听说极是贤良淑德,皇甫昊天才娶进门的,可谁想进门多年一直无所出,连带的之後进门的妻妾也都音讯全无。皇甫家的男人何其明,皇甫皓宇与皇甫昊天不动声色,却在深搞起了金屋藏娇,明面上,皇甫昊天年过三十,膝下至今无子,可暗地里却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皇家的权势之争何等黑暗,在此可见一般。

    “老承相身为三朝元老,门生遍布朝野,除非有真凭实据,否则皇甫昊天不敢动手的。”这寒战慢条斯理的为寒雪整理有些凌乱的长发,权势之争从来都不是他所关心的,若是不是因为寒雪身在这漩涡中心,他本不会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谋害皇嗣可视为谋反,诛连九族的事儿,尉婉儿这一做就是这麽多年,也不怕东窗事发,真是强人一个。”真不知道该说她勇敢还是说她蠢,同样的手段用了那麽多次,怎麽可能不被人查觉,还自以为聪明的一做再做,当真是找死。

    “正像你说的,尉婉儿也该聪明一回了,这次她是一定不会送绝孕药的。”寒战眼中光一闪而过,意有所指的道。

    “你是不是有什麽事没告诉我?”怎麽听著有重大谋的样子?

    “最新消息,寒棋在皇甫昊天的茶里发现了绝子草的成份。”寒战嘴角玩味的勾起一丝弧度,想起皇甫昊天得知时的表情,眼中笑意满满。

    “绝子草?不会就是那个……那个……?”寒雪有些困难的咽了口口水。

    “就是你想的那样。”寒战轻笑出声,愉悦的将寒雪搂紧,能看到皇甫昊天吃憋,还能有比这更让人开心的事吗?。

    “天啊,皇帝哥哥好不幸哦!”寒雪心下惊叹尉婉儿的胆大妄为,耳边听著寒战愉悦的笑声,没好气的拍了他一记,“你别这麽幸灾乐祸的好不好!皇甫哥哥这麽可怜了,你还笑他?”这两人也没见有什麽深仇大恨啊,怎麽老是谁也不肯见谁好呢?

    “为什麽不笑,娶个恶毒女人的是他又不是我,”寒战弯腰轻轻将寒雪抱起,步履轻快的向假山另一头的出口走去,边走边道:“看他还敢不敢取笑我只守著一棵小花,放弃整座花园,女人多有什麽用,一堆烂草叶,怎可与我可爱的小花比美。”说著还深情的在寒雪的脸上亲了一口。

    “皇帝哥哥真这麽说?”寒雪顿时柳眉倒竖,双手握拳狠狠的在空中挥了挥,“可恶,活该他娶个恶毒女人当妻子。” 哼,尽敢耸涌寒战红杏出墙,看她怎麽整他。

    黑暗的假山群中,寒雪看不到寒战脸上计谋得逞的狡猾笑意。而远在御书房中勤劳国事的皇甫昊天却突然打了个大喷嚏,莫名的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