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皇帝驾到

第三十九章 皇帝驾到

    飞凤阁雅致的客厅里,皇甫昊天极有耐心的闲坐著,嘴角甚至带著点微微的弧度,只是那在桌面上不停轻敲的动作及不时抬头看看日头时略皱起的眉头泻了他心底的不耐。

    厅内一众仆从有序而安静的杵著,左侧以十二卫为首,之下是飞凤阁侍侯的一众大丫头,右侧则都是皇甫昊天的一众侍。

    此时众人皆是眼观鼻,鼻观心,大气也不敢出大了,就怕触到首坐上某人的霉头,那就只能是一个死字才能解决的了。

    吴得祥抬头看了看天,靠到皇甫昊天身边弯身低声道:“皇上,快近午了,你看是要在这儿用午膳呢?还是……”

    接到皇甫昊天冰冷的一瞥,吴得祥未说完的话就自动消音了。

    皇甫昊天眉峰隆起,淡淡的看向一众腰杆挺的比僵尸还直的十二卫,“你们主子都是这般晚起的?”

    “唰喳”一声,十二个人齐齐掀袍单膝跪下,身为队长的王正义低头回话道:“回皇上的话,公主之前一般是过辰时才起,至於最近起身的时辰,那得看战大人的兴致了,属下等不敢意测。”王正义一边小心回话,一边忍不住腹啡,你说皇上吃饱了撑的跑来飞凤阁等什麽门啊,又不让他们通报,就坐著干等。这一男一女关房里,兴致来时就多呆会儿,没那兴致也可以抱在一起睡大觉啊,就战大人那力体魄,要真兴致来了你三天三夜也等不到他们出房门啊。这都快午时了,皇上老大气饱了不吃饭,可他们还饿著哪,你说他一大早的跑来,他们早饭才吞了两口粥就跑出来杵他跟前了,他们做人下属的容易嘛他们?

    皇甫昊天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你说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我跟女人上床时你们跑来搞乱叫刺客,你们两个关房里做那事儿,我还得在门外干坐著等啊?哪有这麽便宜的事儿。”

    “你,去叫他们起。”皇甫昊天挥手一指,王正义的脸顿时就蔫了。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他?下令的是皇帝,不去就是抗命,说轻了砍头,说重了那就得诛九族,可万一公主跟战大人正在那个啥,他去了还不被战大人一掌拍飞啊?去是死,抗命死的更快,难道今天就是他王正义的死期?王正义心里不觉有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悲怆,有气无力的回了声:“是!”再迎著众人同情的目光,他拖著沈重的脚步往後面阁楼而去。

    看著王正义那蔫黄瓜似的样儿,皇甫昊天才觉得满肚子的气顺了一些,整人果然能让人快乐,也怪不得寒雪那丫头总喜欢没事穷折腾。气顺了心情也好了些,皇甫昊天这才感到腹中饥饿,想想自己自起床就没沾过米粒,都是给那两个捣蛋鬼给气的。忙吩咐了传膳,这也让吴得祥大大松了口气,匆忙去张罗吃食了。

    再说王正义一边往寒雪的闺房楼阁去,一边心里七下八下的,你说出主意整皇上的又不是他,那可都是公主一人坚定的意志导致的结果,他

    女公务员的沉沦笔趣阁

    不过就一帮凶,你说公主还没受罚呢,怎麽就这麽把他连坐了呢。他一个做人手下的容易嘛,不就是当了个小队长吗?不就是带头在皇上房外偷听兼出声搞乱嘛?怎麽就会这麽倒霉了?

    战大人的功夫那可是不是开玩笑的,你说要是敲门时正赶上两人抱在一起睡大觉那还好说,若是正巧赶上两人正忙活著那事儿,他人在公主手下做事,那战大人“近水楼台”还不得把他往死里整啊?

    正想著,人已经到了寒雪的阁楼下,王正义前进的脚步不自觉的往後退了两步:不行,还是安全第一,从了皇上的令那也得保住自己的命才行。竖起耳朵细听动静,听不清?运起所有功力於耳,再听……

    昏暗床帐内,(能不昏暗吗?外面罩著十二层厚度不同的帘纱呢。)寒雪昏昏沈沈的感觉口有双大手在揉捏,眼皮沈重的略抬了抬,感觉一片迷蒙中,寒战又在她前吸吮,心底无奈的叹口气,这厮咋就不知道累呢?昨夜七次还是八次啊?那力度与时间长久度还真不是普通的强,做到後来她都是在高潮中昏过去,再被他撞醒的。现在她全身连手指都抬不起来了,随他折腾吧。想著眼皮便又合回去,不管不顾的沉回梦中。

    寒战心情愉悦的抚捏著寒雪的一双玉,时不时的吸上几口,玩的不亦乐乎。一夜酣畅淋漓的交合,让他的心情好的不得了,寒雪累的摊成一滩春泥般柔软无力,却是满足了他的身与心,他的身体能带给爱侣致命的欢愉,而他也享受著这种征服爱人身体的欢愉与虚荣。

    寒雪的尖有著淡淡的香与甘甜,让人上瘾。口中卷著寒雪尖的珠粒,寒战突然动作一顿,慢慢的松口坐起身,为寒雪捻好被角,便下衣披上内衣。

    实在听不到什麽声响,王正义四处看了看,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子,挥手扔向楼上的窗框,只听轻微的一声“啪”响,王正义就仰著头站著等,以寒战的武功,一这声轻响足以让他知晓,果不其然,不过几次眨眼的功夫,紫木的窗棱从里面被推开,正是身著白色内衣的寒战。

    眼见寒战冰冷的脸,虽看著与平时也没什麽不同,不过王正义也没胆多费话,直接道明来意:“战大人,皇上来了,等了有一早上了。”

    寒战的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对王正义一个昂首,“知道了。”说完关窗。

    看著那关上的窗户,王正义大大松了口气,抬头正想抹去那莫须有的冷汗时,关上的窗户复又被推开,王正义抬起的手也就僵在了半空,嘴巴更是可笑的微撅在那儿僵著。

    寒战的冷瞳中闪过笑意,嘴角可疑的微微扬起,“告诉皇帝,不用等我们吃饭了。”说完消失在关上的窗户後。

    王正义嘴角僵僵的抽了抽,半天才回过味来,战大人的意思该不会是让皇上继续等吧?果然够胆,不愧是战大人啊,可是为什麽要让他来传这话啊,这不是存心找抽嘛?王正义欲哭无泪……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