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房中舌战

第四十五章 房中舌战

    只见寒战单手自食盒里拿出一盘盘色、香、味俱全的美食,全都是小碟,品种虽多,量却不多。将几乎全祼的人儿抱到自己腿上坐下,举筷夹起开味的菜品喂到寒雪嘴边,好笑的看著她傻愣愣的张嘴吃下才轻笑道:“就算我再‘饿’,也不能把你饿坏了吧,现在可是午时已过了。”

    被说中心事的寒雪面上一红,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咳,”寒战身体一僵,忙搂紧怀中不安份的娇躯,“别动。”

    见寒雪不解的看著他,寒战邪魅的一笑,抱著寒雪的身子靠近自己的腿处,他的小兄弟正冒著热气对她翘首以盼。

    “呀,大色狼!”寒雪羞的满脸通红,举手就往寒战身上招呼。

    寒战对身上的花拳视而不见,搂过让他心痒痒的娇颜,狠狠的亲上好几口才沈声低笑:“天地良心,我可是只对你一人色。”

    寒雪心中甜蜜,却只装板著脸,扭头不理他,但那眼中的笑意却怎麽都掩不住。

    寒战温柔一笑,一手搂著紧寒雪,大掌贴著她的小腹将真气化成丝,细细的踱进她体内,以防她著凉。为了自己的眼福著想,他是宁愿牺牲点内力也不想给寒雪穿衣。举筷继续给寒雪喂食,边道:“皇甫昊天来了,凤天也在,我回来时,他们还在花厅。”

    “有说什麽事吗?”

    “来兴事问罪的,不过有消息说庆国近期粮价有波动,兵马频频调动,可能有大动作。”

    寒雪眉头轻蹙:“有台上面的说法吗?”

    “庆王五十寿旦,集兵演练,定於三月後。”寒战边说著,手边的喂食的动作却不停,再喂了寒雪一口,才继续道:“北冰倒是没动静,金沙内政乱成一团,几位王爷斗的不亦乐呼,倒是龙跃有相同的动作,只是没搬上台面,朝中的老臣反对的多,龙跃王不敢大动。”

    “皇帝哥哥该是为这事来的,兴事问罪倒是其次。现在看来,北冰帝对凝香公主倒是真有情,若不是三国同时送了美人过来,他应该也舍不得将心爱的妹妹送到这儿来,倒是便宜了皇帝哥哥了。”对於皇帝哥哥的花心,寒雪有些不赞同的撇撇嘴,却也莫可耐何,谁让他是皇帝呢,当皇帝的没有真心倒是好了,若是有真心,却不能独守一人,反倒痛苦。

    “倒也不尽然,凝香公主自胎里带了寒症出来,北冰并不适合她生活,反倒是碧落的气候有益她静养。”

    寒雪侧头想了想,“若想攻占碧落,除非四国共同出兵,但现在看来金纱自保尚且不及,北冰应该可以成为我方的友帮,那就只余庆国与龙跃了。”

    “让皇甫昊天将凝香公主的品级从美人提到贵妃,再派皇甫境天跑一趟北冰,这北冰国应该就不用担心了。”恩威并施,自古就是最好使的帝王权术。只不过後争斗就如不见血色的修罗场,就不知道这病美人能不能坐得稳这高位了。

    寒雪似有所感的横了寒战一眼,“突获殊荣,非福而是祸。”

    寒战无所谓的耸耸肩,“即入了这是非地,便要有这本事,否则亦只是羊入虎口而已。”他人死活与他何干?

    “即然要联谊,我们也不能失了诚意,回头你调一百暗卫去守著那个病西施吧,人手方面,医,食,护,皆不可少,回头我修书一封,让境天哥哥一同带去,若北冰帝当真疼这妹妹,便会记著我这份情,今後,我碧落背靠北冰也好另谋他计。”这麽多好手派出去虽然有点痛,不过比起得到的利益却是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斗无非就是明杀、暗杀两种,若要在後护一个人,除了背靠大树好乘凉外,好的人才也是必不可少的。医术高明的医者,防毒防病,武功高强的护卫,防刺客小人,危险时刻还能保著自己逃命,厨艺高手,能将你养的白白胖胖,细心机灵的侍者,可保你在後之中面面俱到。这样的配备就是一国帝王也不一定能有,配给远来的小病美人,那还不得让北冰帝感动的痛哭流涕啊。

    “庆国的国力不容小视,你打算怎麽做?”将寒雪最喜欢的花糕端到她面前,果见她两眼一亮,探手取食。

    “比起庆国,我比较讨厌龙跃的那个嚣张老头。”一想到幼儿时见到的那个眼睛长在头顶上的龙跃国使臣,寒雪就气不打一处来。“或许与庆帝商量商量,两家分了龙跃会是个不错的主意。”寒雪认真的考虑这个提议的可行。

    寒战闻言挑了挑眉,好笑的刮刮她的脸:“还说人家龙跃使臣嚣张,比嚣张谁能比

    美女犬系列全文阅读

    得过你护国公主?张口就是刮分人家的国土,若是让龙跃帝知道了,只怕要吐血身亡了。”

    寒雪的回答是冲寒战皱了皱鼻子,扮了个鬼脸,继续享用香甜的花甜点。咽下口中的糕点,寒雪推开面前的盘子,转身搂住寒战的脖子。“庆王寿旦,各国都得派人到贺,要不──,这回咱们俩去?”

    寒战有点头疼的按按额角,“皇甫家有四个儿子,你只是义女。”言下之意是:你一个公主有清福不享,尽给自己找麻烦干嘛?

    “别这样嘛,几位哥哥都忙於国事,就剩我整天跟你私混了,这回咱们多少出点力嘛。”寒雪依入寒战怀中,扭著身撒娇。

    娇嫩洁白的大腿蹭碰著僵立已久的,阵阵酥麻让寒战低吟一声,有力的臂膀一紧,撑在寒雪小腹间的大掌向下探进黑草遮掩的幽谷,另一只大掌罩上一只娇,头一低便隔著薄纱将一边尖含入口中。

    薄纱在湿热舌头推动下,摩擦著尖,酸麻的触感让寒雪猛的倒抽了口气,强自咽下到口的呻吟,她没忘两人的谈话还没谈出结果呢。“寒战……”出口的声音媚的让寒雪直想抽自己一巴掌,这不是火上浇热油嘛,忙手脚并用,努力推开前紧贴著不放的脑袋。

    “哥哥们去难免会让龙跃心声警惕,不若我去的好,好不好嘛?”

    寒战无奈的舔著嘴角抬起头来,闭眼深吸了几口气,才免强压下爆发的欲火,瞪著寒雪没好气的道:“若真分了龙跃,碧落与庆便成两虎独大,碧落北靠北冰,庆必会诱使金沙与之结盟,自此以後你便更会大事小事不断。”

    看著寒战清冷的眼中,火光闪动,寒雪小心翼翼的讨好道:“你别老是往坏处想嘛,我国与庆接壤之地自老祖宗那代就没筑好边防,现在是没好时机去动。若真动了手,我们便有了时间去修补,到那时,两国战起,庆也不好管咱们筑城的事。至於金沙,八月金沙的女神祭是个不错的名目,可让凤天哥哥先行去与几位有握有最大兵力的王爷结盟,我们三管其下,分了龙跃之後,等庆王查觉之时,已经木已成舟,两相牵制,我碧落自可保百年之安。”

    “你倒是早打了好算盘?”寒战不由的一阵气闷,想不通怎麽就会有这麽爱没事找事忙的丫头。“此事一了解,到时你是不是又得为百年之後的事瞎忙活?”

    “过了百年那就是儿孙的事了,百年之後你我坟头的草可能也有我人高了,安与不安自不是归心。”寒雪忙摇手解释道。

    寒战抚额轻叹,自知自己说不过寒雪,寒战转头不语,抬手自食盒底部取出一盗盅,掀了盖子端到寒雪面前。“喝了它,便都依你。”

    “什麽东西?”寒雪警惕的瞪著盅里成黑褐色的体。

    “补身的。”见寒雪不信的瞪他,寒战轻扯嘴角,哄道:“乖,不苦的。”

    “骗鬼鬼都不信!都黑成那样了,还不苦?一闻就知道肯定很难喝。我身子壮的很,不用补。”寒雪一脸坚决加厌恶的推开。

    “雪儿……”寒战软言轻哄,他力旺盛,在房事上难免有时不能节制,寒雪自小娇贵,他深怕她会受不住,才费心求了这麽个方子,可不能让她使小子。

    冒著白烟的药蛊慢慢的没了热气,寒战温柔的脸也越来越黑,寒雪倔起来软硬皆不吃,哄到最後已耐心尽失,最後他将瓷蛊往桌上一搁,“你喝是不喝?”

    喝?莫名其妙的逼她喝药不算,竟然还敢凶她,“不喝,不喝,就不喝!”寒雪气恼的直瞪他,比眼睛大啊?她会输他吗?

    寒战冷下了脸,双手环瞪著倔强的寒雪,黑瞳黑沈黑沈的,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

    “当真不喝?”

    “不喝!”

    “也罢,”一听寒战松了口,寒雪还没来得及得意,便听他似自言自语道:“医书上说男子的源其实也是很补的东西,看来为了你的身子著想,咱们还需多做上几次才行。”说著便去掀寒雪身上的薄纱。

    寒雪听得脑袋当场被雷的焦黑焦黑的,直到薄纱离她而去,一颗大脑袋又贴了上来,她才反应过来,急急推开寒战嘟嘴要亲她的脸,好好的一张俊脸,在她手下变了型,若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她怕是会喷笑出来,不过现在实在是没时间。

    “你打哪儿看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小子怎麽尽看这些东西?上次是房事断孕的手法,现在是采阳补吗?平时看著正儿八经,怎麽平时尽看这种书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超级闷骚男?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