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 H

第四十六章 H

    见寒雪推的那麽起劲,寒战索将她的身子一扳,让她双腿叉开背对著自己而坐,双手上下分工,将她紧紧揽靠在自己怀里的同时,也让她没办法挣扎。罩在她前的手与越过黑草进幽谷的大掌同时而动,口中不忘回答她的话:“打你书阁里看到的啊。”

    “不要──嗯……”轻咬舌红唇,寒雪咽下差点脱口而出的轻吟,急急压住在身体里做怪的手指,脸上已是热辣一片,两人紧贴著身体让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臀後紧顶著的热铁,那东西似正在一跳一跳的动著,而她本就湿润了的腿间,现在更是泛滥成灾了。

    被翻红浪最让人欢愉,可若是碰到不知“满足”两字为何物的男人时,也著时让人吃不消。寒雪蒙上欲色的瞳子灵光一闪,急急摇头叫道:“我喝,我喝还不行吗?”大女子能屈能伸,留得清山在,不怕没柴烧。臭男人!你给我等著。

    寒战的唇角高高的挑起,贴著寒雪的後颈声音低哑的诱哄:“不喝也没事,其实喝我的也一样。”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寒雪狠狠的斜了他一眼,边用力拔出在身体里的手指:“松手啦,人家要喝药。”

    “唉……”看著手指上还带著寒雪体温的湿,寒战满含婉惜的叹口气,罩在寒雪前的大手一翻,桌上的瓷盅便凌空飞到了他手里,送到寒雪面前。

    拼命深呼吸准备吞药汤的寒雪没有发现,在她看不到的背後,寒战自她腿间回收的手,正在悄无声息的解著自己的腰带及裤带。

    猛吞一口药汤的寒雪舔了舔唇角,“耶?”下一刻便眉开眼笑了,“真的不苦耶。”她最怕吃苦了。

    “知道你怕苦,我特意让寒棋制了这不苦的汤药,就你这丫头不识好人心。”说著便在她颈间啃了几口。心中却急得直冒汗,这丫头怎麽还不快喝啊,好想马上进她温暖的身体里啊,他的小兄弟涨的快爆了。

    “好嘛,好嘛,是我错怪你了,乖啊!”寒雪头也不回的反手拍拍贴在颈後的头顶,算是安抚他。说完便就著寒战的手,捧著瓷盅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完全没发现背後的人抑制住了自己的呼吸,而他身上的衣服也已解的差不多了。

    “呼──,喝完了,好饱哦。”寒雪推开寒战的手,长呼出一口气,拍拍自己有点凸起的小肚子,却完全没意识到,此时的自已几乎是全的裸,更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带给身後人的是怎样视觉与感观的冲击。

    “吃饱了就起来动一动,有助消化。”大灰狼张开了大口,等著小羊自己听话的送上来当美食。

    寒雪点点头,刚想从寒战的腿上下来,却不想被寒战单手提了起来,低著头的她正好看到背後人站起後滑落的裤子。

    “寒、战!”河东狮吼结束一声惊叫里。“呀──”

    “呼──,憋死我了。”寒战舒服的将头埋进寒雪的颈窝里长呼出口气,双手有力的将寒雪凌空固定在自己身上,自寒雪身後入,好像小夹的更紧呢,他的小兄弟此时正欢快的在雪儿的体内跳动著,舒服的他都不想动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寒雪紧紧的握起了拳头,尽力压抑想掐死背後男人的冲动,咬牙切齿一字一字轻道:“寒、战、你、死、定、了。”

    “生气了?”寒战贴著寒雪的耳低问,眼角瞄到寒雪拽的紧紧的手背,心下惊的慢跳了一拍。看来是气的不轻,小手上青筋都浮起来了。

    “没,”寒雪轻轻的冷笑,仍是低低轻道:“只是想掐死你而已。”

    喝──,都想掐死他了,这还没生气?

    “谁叫你这麽诱人,偏还不穿衣在我眼前晃,就算我忍得住,我兄弟也忍不住啊。”是人都知道,男人是感观动物,可经不起引诱,特别是这诱惑还是来自自己心爱的女人的。

    寒雪顿觉燎原大火冲天而起,用力的挣动身体,想将体内那块可恶的挤出来,“你还有理了?”

    “啊──,天哪──,哦──,别动──,!──,轻点──,哦──”寒战被寒雪夹挤的两腿都软了,抱著寒雪一起跌坐在身後的椅子里。

    “啊……”寒雪没想到自己的挣扎会让自己饱偿苦果,没将紧在身体里的大挤出多少,反而被寒战坐下时的力道给反的更深,撑的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而晕过去,低头便见小腹上一道明显的的凸起,用手上去,能明显的感觉到其坚硬如铁,很难想像自己小小的道竟能挤进这麽个大东西。

    见寒战没再有动作,寒雪背靠到他的膛一边喘气,一边轻轻的抚著小腹上的痕。

    “会疼吗?”看著寒雪平坦小腹上明显的痕,寒战心里骄傲的同时,也不禁担心,大掌覆上寒雪正在轻抚小腹的手。他没忘自己的尺寸有多惊人,也没忘之前凡是坐著的体位,一直让她觉得撑涨不适。

    见寒雪轻轻的摇头,他才轻吐出一口气,低头在她头顶亲吻了下,“下次可别这麽动了,我这兄弟若是被你夹断,以後可就享受不到我的疼爱了。”

    寒雪朝天翻个白眼,“你别告诉我,你不享受?不觉得舒服?”明明享受个半死,还来寒惨她。寒雪撇了撇嘴,仍专注的轻轻抚著小腹,感觉体内一下下的脉动,既然寒战没想更进一步的样子,她的火气也下去了,只是这笔帐,她是记下了。

    “舒服,享受的不得了,可是你现在刚吃饱,不宜剧烈运动。”对她,他不想有一点点伤害,即便自己忍得全身都痛了,也不想因为他一逞兽欲而让她事後身体不适。

    “知道不宜,还这样?”寒雪伸出一指,按住小腹上的凸痕。

    “!──”这丫头明显在报复。“你该知道,我对你的身体没有抵抗力

    娶我妈妈吧txt下载

    ,若不是忍得快爆了,也不会这麽急切的对你。”其实他最想的是马上用力的占有她,只不过现在实在不是时候,只能先含在嘴里,等时间到了再慢慢啃吃入腹了。

    寒雪清丽的眼中光闪烁,嘴角慢慢的翘起。真是山水轮流转,女子报仇时时不晚。眨眼之间,一向清澈秀丽的眉眼染上了媚色,清秀佳人转眼成了绝世妖姬。

    寒雪趁寒战不备,推开他的手便站了起来,壮的自小滑出,拉出一条透明的丝。

    “雪儿……”在寒战反应过来时,寒雪已转过了身。

    紧盯著寒战的眼,寒雪魅惑的一笑,像个高傲的女王般,双手将抚过自己的身体,一手托著一边房,一手慢慢的从雪峰中间穿过,向下滑去。寒战刻制不住自己的眼,紧随著那支无骨般的凝脂小手,滑过她光洁的小腹,慢慢的靠近那片黑草地。看著她膝盖一曲,半跪在自己两腿间,寒战一时只觉得喉间干渴的利害,急急吞了几口口水。

    “怎麽了?你好像很紧张?”贴著寒战的耳朵轻吐话语,听著他的呼吸猛然变得不稳了起来,见寒战紧张的不敢抬头看她,双手将椅子的握手抓得死紧,寒雪得意的邪邪一笑。柔若无骨的小手搭上紧绷的像钢铁般的手臂,寒雪刻意在寒战的注视下,缓慢的抬腿,跨过寒战的大腿,向一边滑去,再借以支撑著抬起另一条,向另一边滑去。身体慢慢的下坐,几乎要碰上那沾满她体的湿漉漉的大。

    “雪儿──,你在玩火。”寒战拼命压抑自己想将身前人压倒的冲动,拼命告诉自己,再等等──雪儿需要点时间消食。膛剧烈起伏,寒战重的喘息著,眼睛却无法自在眼前晃动的椒上移开。

    故意直起身体,将一边房送到寒战嘴边,似有意或无意的蹭过他的唇,却在他张嘴或伸舌欲舔时移开。“喜欢我的吗?”

    寒战的回答是困难的咽了口口水,舌舔著唇,眼似要溅出火星来。

    寒雪双手抚著寒战坚硬的膛,似在自言自语般道:“我也喜欢呢,你不知道,每次你用力吸时,都像要将我的灵魂吸出来似的。”低伏身体,故意舔舔他的耳垂,“每次被你一吸,我的心都酥了呢。”小手拉过寒战的一只大手,将之移到自己的房上,娇媚的嘟嘴道:“不信,你。”

    这丫头本就是故意的!寒战紧咬著牙,却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天知道,这种甜蜜的折磨,他有多求之不得。他一直坚信先苦才有甜,现在身体的疼痛,只是为一会儿品偿美味而该付的一点点小代价而已。

    正为整到寒战而得意不已的寒雪,见到他那双似要滴出血来的双瞳时,吓了一大跳,心下不免多了分心虚,好像玩的太过火了呢,他担心自己的身体,自已还这样玩他,似乎是有点过份了呢。此时的寒雪,已完全忘了刚才被寒战偷袭时的愤怒了。

    “战……”轻吟一声,寒雪挺身将房送到寒战唇边,心下心疼他的坚忍,已完全忘记了昨夜被寒战抽的天晕地暗时的窘迫了。

    寒战闭上眼,掩住眼中抑制不住的笑意,挑高的嘴角大张,含下香甜的,一个用力的卷吸,便让身前人软了身子。见此寒战眼中笑意更盛,原来她这般敏感,而且,她说喜欢呢,呵呵。

    “嗯……呀……”寒雪穿在寒战发间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呼吸都带上了颤抖,“别这样吸,嗯呀……”

    寒战微侧了侧头,换将另一边的房含入口中,边口齿不清的引诱,“坐……让我嗯……进去……”按著寒雪的背,再技巧的用力一吸。

    “呀……”寒雪腿软的一坐,正好压在热烫的大上。的紧贴著户,烫得寒雪心中一荡。略提起身子,蹭到顶部,紧贴著寒战的腿,让那翘首以待的大家夥延著口慢慢挤进自己体内。

    寒战强自压抑著不动,一切让寒雪主导,只是紧压在寒雪背上的大手 ,及另一只拼命挤揉房的大掌和正在用力吸吮的口舌泄漏了他此时的情绪有多麽激动。

    房上传来的酥麻让寒雪更觉得下腹空虚,俏臀前移,任烫的填满自己,直到感到撑涨,才觉得自己的生命仿佛也圆满了。

    为配合寒战的吸吮,寒雪只能慢慢的移动俏臀,让小吞吐,当唇贴著磨过时,那种感觉真妙不可言。一下,又一下,这般慢吞吞的速度已不能让寒雪满足了,她直起腰,前後移动的速度慢慢快了起来,快感急剧涌来,臀部的肌都不自禁的绷紧。

    要高潮了吗?这次怎麽这麽快?道夹紧的力度,让寒战有点吃惊,难道是因为……?想著便松开了紧紧卷含著的头,以手代替继续爱抚著它们,寒战自己则背靠向椅背,抬头仔细看著寒雪的表情变化。

    寒雪双手自寒战的头上滑下,撑在他膛上,很快她便发现这样的姿式更有利於臀部的快速移动,随著快感的积聚,寒雪慢慢的仰起了头,只用力移动臀部,让自己得到更多快感。

    为了让寒雪的小吞吐的更方便,寒战大大的叉开双腿,以便胯间高高立起。盯著自己的子被寒雪的身体一次次吞没又滑出,寒战眯起了双眼,瞳中颜色黑沈的有如墨汁般。

    的挤压越来越紧,就在寒雪即将登顶时,寒战双手撑著她腰间一提,将从她湿润的道里滑了出来。

    “啊──,”寒雪失望的低呼一声,不满的瞪著寒战不依扭身,“给我!”

    “好!这就来。”寒战将寒雪的双腿环在腰间,移了一下体位,便将欲顶在了口上,一个用力便整挤了进去,脚下一移,反身倒在窗边的贵妃榻上,仍让寒雪骑在身上,双腿一撑,便提臀往上顶了起来,将寒雪顶的高高耸起,落下时又重重的坐回他腹间,如利剑般入寒雪的身体深处,她前玉兔也随之蹦跳不已。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