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 逼供H

第四十七章 逼供H

    这样的顶撞,磨擦与力度自不能与寒雪慢慢的移动力量相比,寒战双手揪住跳脱的嫩挤揉不停,腰间的动作没有加快,却是加强了力度,更加用力的往上顶耸,只几次的顶撞,便让寒雪吟叫著软了身子,趴在寒战口直喘气。

    越来越紧的挤压让寒战好笑的挑眉,“怎麽才几下就受不住了?喜欢这样的体位?”

    “好舒服──”房被寒战蹂躏著,带著一丝痛感,但更多的却是酥麻的快感,部热烫热烫的,腹下珠随著寒战的顶耸磨过的,被又深又重的入时虽也带著点点疼痛,但紧随而来是却是让人为之疯狂的欢愉,直让她舒服的脑袋一片空白,只余那慢慢积聚似会冲破身体的欢愉。

    听闻寒雪的话,让寒战脑中灵光一闪,心中欢喜非常,莫非……?

    一直以来,他都担心寒雪娇弱的身子承受不住他肆意的索求,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配合著她,虽常常都未尽兴便因寒雪承受不住就草草结束,却已是让寒雪叫苦连连了。没想到,他真的没有想到,他的雪儿竟会喜欢被他这般略带鲁的爱著,这是不是说,将来有一天,在她完全适应自己的索求之後,他可以放心的放开手脚,用力的狠狠的要她?

    “啊──”寒雪尖叫一声,引回了寒战飞远的思绪,见她身子颤动,小紧紧的夹挤著,寒战速战速决,放开寒雪的一双椒改撑在她腰间,抵着她用力快速顶送几下,在寒雪连连的尖叫声中,一个用力深深进去,深顶著寒雪体内的那张小口喷出自己的华。

    寒雪後仰的身子抽挫了几下,便软倒在寒战身上,心跳和呼吸有如跑了几里路似的。

    寒战还未尽兴,所以虽有喷出,却仍坚硬如铁。他打算要探探寒雪的底,为了自己今後的福生活著想,有必要清楚认识这丫头的接受能力到底如何。大手捧起寒雪的臀,就著两人相连之处慢慢碾磨起来。

    冷不防寒战会来这一手,户被他隔著毛蹭著,小中的大更是被抽出了一点,压逼著唇及小珍珠蹭著,阵阵的酥麻如电击般冲上大脑,寒雪忍不住缩起身子轻声啼吟,这般磨人的滋味让她连脚趾都缩了起来。

    寒战见她这般,磨蹭的更加起劲了,刺激的快感阵阵袭来,让他刚平复了点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不要了,嗯啊……,别这样呀……”寒雪受不住的求饶,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不带这麽折磨人的。两人相贴的地方传来痒,麻,涨,酥,众多感觉刺激的她脑袋一片空白,小中阵阵抽搐收缩,偏还撑著热铁时不时的在她体内作怪,让她全身摊软,化为一滩春泥无力的倒在寒战身上,只余下轻颤喘气的力气了。

    两人相贴之处早已泛滥成灾,夹杂著点点白浊的湿在寒战轻移慢蹭时自寒雪的口潸潸流出,沾湿了寒战的臀部,也打湿了两人身下的贵妃榻。

    “喜欢吗?”寒战喘著气停下了动作,他要忍不住了,这麽蹭著太磨人了,想狠狠在她身体里奔驰的欲望是那麽强烈,他怕再玩下去,被欲火烧死的会是他自己。抚著寒雪汗湿的背,寒战抱著她软绵绵的身子坐起身,深怕怀中小人儿出了汗会著凉,便起身抱著人往卧室後的浴室而去。舍不得离开她的小,便也就这麽著,他一手托著寒雪细白的臀,紧压在自己身上,以防自己的因走路时的挪移,从她体内滑出来,一手按著她的背,让她紧贴著自

    第一风流无弹窗

    己。

    这浴室的水是引自皇十里外的一处地热喷泉水,因是活水,多少带了些硫磺味,因此女们每日早晚都会在池中扔下大量的药材香料,也因此,这池水常年恒温且带著药香。

    寒战顺著浴池的阶梯步入池中,直到池水漫过腰部才坐了下来,坐下後的池水正好漫过寒雪的肩部。

    “寒战!”寒雪窝在寒战颈窝里,懒懒的唤著。

    “嗯?”寒战细细清洗著寒雪的身体,对她虑软的身子得意的挑起嘴角,他的女人在他的疼爱下摊成了一滩春水,这还不值得他得意吗?

    “我们去庆吧,我不想跟你分开。”

    寒战好笑的轻拍寒雪的臀部,“我好像是你的侍卫不是吗?侍卫不跟著主人,还能去哪儿?”

    “少来,别以为我什麽都不知道。”寒雪冷哼著斜睨了他一眼,若不是现在没力气,一定狠狠修理他。

    寒战心里一惊,冷硬的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麽?”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抬手轻拍著寒战有点面部失调的脸,寒雪忍下满肚子的笑意,故意扳著脸道:“知道昔日尉迟大将军的独子,在我身边当了十年的侍卫,还是知道某人屈身做侍卫是居心不良?”

    见寒雪冷著脸说著毫无起伏的话,寒战一下子急了,恐惧像洪水般从心里涌出来。“没,雪儿,你听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的,没有任何不良的居心,真的,你信我。”

    被寒战紧抱在怀里,听著耳边他急切的话语,寒雪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就不信整不到你,坏蛋!

    “雪儿,雪儿,你说句话啊!”沈默的雪儿让他更心慌,深知道寒雪最恨人骗她,怕她会不原谅他当初的欺瞒,寒战一时急的满头大汗。

    “唉─你别乱动行不行?”真要命,忘了他还在自己身体里了,他这一急的乱动,那坏也跟著乱动,这哪里还是整人啊,本就是整自己嘛。

    “雪儿?”寒战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素来冷厉的瞳子闪过一道芒,挺起健腰往前一顶,口中轻哄:“雪儿,说你不生气。”

    哪有人是这般逼原谅的,“不要,嗯──”

    “原谅我!”腰间不忘还顶上一顶。

    “唉──,”寒雪狠狠的瞪他一眼,“哪儿有你这般求人原谅的?”

    “雪儿──”

    “唉,你别再动了,再动我真要生气了。”真是的,还真是越动越来劲了。

    “那你答应不生我气,乖乖听我解释。”寒战小心翼翼的看著寒雪的脸色道。

    呀,还真是给点颜色就开起染房来了,“谁敢生你尉迟侯爷的气啊,你把你那东西给我拿出来啦。”

    看著寒雪红著脸嗔怒的媚态,寒战这才将一颗心放进肚里,温柔的盯著寒雪的眼道:“我不是什麽尉迟侯爷,我只是你的贴身侍卫。”

    “有你这样的贴身侍卫麽?”垂眼看著两人相连在一起的下体,寒雪哭笑不得,还贴身侍卫呢,都连在一起了,能不贴身麽?

    “我这般还不够贴身麽?”寒战收紧又臂,与寒雪贴著,肚贴著肚,证明自己真的与她很贴身。“那这样呢?”健腰往前一挺。

    “嗯……”这男人是属狼的吗?

    “这样呢──”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