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商议出使

第四十八章 商议出使

    什麽事能让一个皇帝和两个王爷听到目瞪口呆?答应是:听到寒雪大谈要与庆合作,将龙跃一国一半给分了的时候。

    皇甫昊天有点头晕的盯著寒战道:“这主意不会是你出的吧?”

    “皇帝哥哥,你什麽意思啊,我就不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了?”寒雪不爽的叉腰瞪他。

    “呃,”皇甫昊天瞄了寒雪身後的寒战一眼,心说,我哪儿知道啊,谁叫你身後那男人心计这麽深,偏藏的最深的也是他,人家这不是条件反嘛。嘴里却是口心非的说:“怎麽会,我家雪儿最聪慧,当然想得到这样的好主意。”这後面该怎麽接啊,真是……,忙向两个弟弟使眼色。这年头,当个皇帝多不容易啊,连个实话都不能乱说,偏还得哄著这个,不能得罪那个,他这皇帝当的多委曲啊他。

    “皇帝哥哥少贫嘴了,几位哥哥先听我说啦。”再蘑菇下去,”天都黑了。为了不让皇帝哥哥再耽误时间,寒雪长话短说,把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一一说给皇甫昊天,皇甫境天及皇甫凤天听,直听得皇甫昊天两眼星光灿烂,皇甫凤天下巴都差点掉下来,最沈得住气的算是皇甫境天了,只见他若无其事的喝著茶,嘴上一直抿著一丝笑。

    他们是想过以当下各国的形式,四国合攻碧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只是没想到寒雪竟会想到借庆与龙跃的不轨之心,趁机想与庆合作将龙跃给分了。若此事成功,天下大势必将有另一番新景象,五国并存之势改成四国,若是不巧,最後可能会出现碧落独大的情况。此计,真是让三人不得不惊叹,却也心惊。

    “此计无可挑剔,可雪儿又是否想过,若庆王不答应合作,反将此事公告其它三国,这又当如何?”皇甫境天放在茶杯,打开玉扇轻轻的扇著,半眯著的眼不看寒雪,却是看著寒雪身後的寒战。以寒雪在民间的势力布局,想出如些妙计,并不奇怪,只是这个男人又在这件事中占著什麽样的位置呢。此等国家大事,寒雪能提出这样的计策,必是有一半以上的把握,他对此并不担心,他担心的是这个男人。

    “他会答应的。”寒战在寒雪回话前出声道,冷冷看了皇甫境天,他嘴角挑起一抹讥讽的笑,皇甫家欠了他多少人命债,大家心知道肚明,若他要复仇,这里谁也逃不了,本没必要耍心计,要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心计都是白搭。他们信不信他都无所谓,只要他的雪儿信他就够了。

    “哦?”皇甫昊天对寒战的冷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向寒雪笑道:“雪儿可否为皇兄解惑?”

    将几个男人间的暗朝凶涌看在眼里,寒雪抿唇一笑道:“雪儿不才,手下有些人在各国都混的不错,若是庆王不答应,那庆国就会有一场不小的麻烦,到时我们转头跟龙跃合作也一样。”

    “若是龙跃也不合作呢?又或者龙跃与庆国联合进攻我碧落,那又该怎麽办?”皇甫凤天沉声问道,以寒雪的聪慧,必是已想到了各种可能,也必是有牵制其它国家的方法,他虽知道寒雪在民间的势力颇大,却未曾想到已到了可影响他国国本的地步。身为皇族後嗣,他们从小就受著帝王式的教育,深知道一个道理,”剑有双刃,不伤人便会伤已。”雪儿的势力已到了他们不能掌控的地步,若是有一天,她生了异心,那麽……想到此,皇甫凤天不著痕迹的睇了皇甫昊天一眼。

    “呵呵,好,雪儿这此计甚好,哈哈哈──”皇甫昊天倒是听的龙心大悦。这招太狠了,虽不知寒雪在庆国埋了什麽样的势力,但是此招一出就逼得庆王不得不合作,否则等著他的就只能是国破家亡的命运。怕是两国都会有不小的麻烦。到时便是联合金沙,北冰两国也能趁火打劫,夺下他们的半壁江山。

    想通这一切之後,皇甫昊天不得不对寒雪竖了竖大母指。“这事就依雪儿之计行事,境天,凤天,你们也准备准备。”给了不停给他使眼色的两兄弟一个稍安勿燥的眼神後,才向寒雪问道:“你们打算何时动身前往庆国?”

    “就这两天吧,路途遥远,路上我还得布置一下。国书与随行人员还有劳皇帝哥哥尽快办好。”见事已谈好,寒雪跳下椅子,冲皇甫昊天行了个礼,便打算走人了。她怕再不走,寒战要翻脸了,皇甫境天与皇甫凤天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只要皇甫昊天信她一天,她便会尽心为他,为这天下,尽自己一翻心力。

    “也好,”皇甫昊天点了点头,回身自身後的墙上按了几下,便自墙角跳出一个暗格,皇甫昊天拿了暗格里的锦盒递给寒雪,“这绵盒里的是庆与龙跃的暗桩名册及令牌,你此行可随意调用。”

    军装下的绕指柔sodu

    “皇上!”皇甫凤天闻言惊的跳了起来,见众人落在他身上的视线,惊觉自己的失态,忙掩饰的沉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皇上是否再与各大臣议议?”

    “哼哼,”寒战冷冷的哼笑两声,冲寒雪道:“本就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偏是不听,现在看明白了吗,不如与我离了这里,天南地北任我你遨游。”

    “寒战!”寒雪责怪的看了寒战一眼,无奈的看著他带著怒气的眼,伸手握住他紧握著的拳头,给予无声的安慰。

    “无需再议,此事就这麽定了,朕相信雪儿与寒战的能力,定能办好此事。”皇甫昊天以不容异议的语气说道,霸气的看了皇甫境天一眼,再盯著皇甫凤天,浑身发出无声的威势,逼得皇甫凤天不敢与之对视,拱手退到一旁。

    皇甫境天略一沉默後洒然一笑,冲著寒雪道:“雪儿,即要出使庆国,这一路路途遥远,你还是先去准备行装吧,你的富贵楼,怕是也要安排一下才行吧。”

    “境天哥哥!”寒雪感动的轻唤起一声。

    “去吧。”皇甫境天柔声说著,边不著痕迹的撇了寒战一眼,他从来就不担心寒雪有异心,寒雪的心思简单明了,一看就明白。他看不透的是这位昔日的尉迟大将军独子,现在的尉迟侯爷,尉迟一家因父皇的私心只剩了他一人,他的心中是否真的就不怨,不恨?是否像他表面表现的不恋权位只恋寒雪?他看不透,真的看不透。可既然皇上相信他,那他也无话可说。

    寒雪感激的对他甜甜一笑,抱著皇甫昊天给她的锦盒,冲著三人轻盈一福:“雪儿先行告退了,也预祝两位哥哥北冰与金沙之行能一帆风顺,雪儿稍後修书一封,境天哥哥让雪儿带给北冰王吧,想来应是能助境天哥哥一臂之力的。”

    “好。”皇甫境天温文淡笑著昂首。

    皇甫昊天亦点点送二人离去,皇甫境天对寒战转身就走的无礼行为都没有说话,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一待二人离去,皇甫凤天便再耐不住,对著皇甫昊天急道:“皇上,你怎麽能就将暗桩都交给寒雪呢,这要是万一……”

    “凤天!”皇甫境天不急不慢的唤了声,阻止他再说下去,将手中的玉扇一合,放在一边的桌几上,皇甫境天严肃的道:“将人交给雪儿,我倒不担心,我不放心的是寒战,皇上真的这般肯定寒战无害吗?”

    皇甫昊天肯定的对皇甫境天点点头道:“肯定,二弟可知寒战的武功已练到何种程度?”

    看著皇甫境天沈思的脸及皇甫凤天疑问的眼,皇甫昊天沈声宣布答案:“若是他现在想血洗碧落皇,这中所有的侍卫、暗卫再加上三万御林军,也阻止不了他。”

    皇甫凤天吓的坐倒在椅上,惊疑不已的看著皇甫昊天,一时六神无主的喃喃道:“若是寒战已有这般高深难测的武功,再加上寒雪手中的势力,启不是如虎添翼?”

    “三弟还没有听明白皇上的意思麽?”皇甫境天眼中有一抹想通後的轻松与释然。“三弟可曾想过,既然寒战已有这般出神入化的神功在身,他要杀你我兄弟已是易如翻掌,为什麽至今没有动手?”

    “二哥是说?

    “他是真的放下了。”皇甫昊天轻叹一声,背手看著两个弟弟道:“或许他当初接近寒雪确实是存心想复仇的,可时至今日,他是真的放下了。”

    看著两个沈默了的弟弟,皇甫昊天满是无奈的道:“是朕与父皇都愧对尉迟家,所以朕想为他正名,将寒雪赐婚予他,此次就让寒战以尉迟侯之名,与寒雪一起出使庆国,为庆王祝寿。”

    “皇上明,雪儿虽为公主,却毕竟是异姓,并非出自皇家,有了这尉迟侯做陪衫,即不会让庆王觉得失了身份,又不会引人注目让人觉得唐突,此法甚好。”皇甫境天就事论事道。

    “皇上,二哥,你们都不觉得寒雪的势力太大了吗?”皇甫凤天有些著急的道,怎麽他们就没注意到这事有多严重呢?真是急死人了。

    “三弟勿急,此事皇上该是早就明了了,且雪儿的子,你也该是明白的,无需担心。”皇甫境天微笑道安慰皇甫凤天道。

    看著皇甫昊天与皇甫境天都一副有成竹的样子,不是喝茶就是扇扇子,皇甫凤天急得直挠头,”正所谓人心隔肚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有一天……”

    皇甫昊天笑著摇头道:“三弟,不会有那一天的。”

    皇甫境天亦冲著皇甫凤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皇甫凤天见此,泄了一肚子气,真的是他多心了吗?……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