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出使庆国之1

第五十八章 出使庆国之1

    庆乱,败坏伦常,父子妻女同室而居,庆皇室之女早夭者众,疑为庆君所弑。

    寒雪眉头紧皱的看著手中探子送回的秘报,庆王华乾军今年56岁,膝下五子具已成年,中唯有三名待嫁的公主,最小的一位还未成年。皇之中,皇子,皇女早死并不是什麽新鲜事,後争宠哪个女人不是蛇蝎心肠,你死我亡?但结合败坏伦常,父子妻女同室而居这几个字,就不得不让人想到另一个层面,难道这庆王幼女而至其死?

    寒雪心中一惊,忙将纸条塞入熏香炉,任火光窜起将纸条化为灰烬。

    自与寒战马背上狂野野合之後,她堵气的不与寒战说话,进入边城後,汇合了大队人马便朝著庆国继续进发。这几日两人见面,她亦当未见,队伍中近几日的气压越见低迷她也全当不知。此时气过了,看到那张密报,她竟产生苛待寒战的错觉,不由为之失笑。

    掀起窗帘远望,可见远处稀稀落落的几个毛毡帐篷。庆国是一个牧耕相结合的国家,与碧落接壤的边境地带是一望无际的草原,深入内陆後便是连绵千里的田野。渐入内陆,草原上的毛毡帐篷便密集了起来,随处可见成群的牛,羊,俊马,庆国民生昌盛由此可见。

    眼角瞄到那高大挺拔的身影,心跳不由一急,手一抖,帘子自手中滑落,遮住那人痴痴望来的视线。

    对寒战的讨饶求好,她不是不见,心中虽已不再怨怪他了,可一见到寒战便会让她想起那一夜交欢时的惊心动魄,她还是会觉得心惊跳,羞於面对他。

    那一夜,仿佛连月亮都染上了暧昧的红,在满地靡的与交合著的狼群包围中,寒战抱著她策马狂奔,两人的下体紧紧的贴合著。寒战壮的不知疲惫的一次次攻占她的嫩,在马儿飞速的奔跑中,又重又深的高速抽著她的。

    那一夜她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好几次高潮中都失禁了,甚至在登上极致时失了知觉,可每次都会被寒战有力的抽而弄醒,继续让人欲死欲仙的捣,任她怎样的哭喊、求饶他都不理。那一夜的寒战魔魅而狂野,让她感到陌生和害怕,那不是她所熟悉的爱人,而是沈浸在欲中的魔君。

    次日清醒时,寒战正在往她的小中上药,被寒战在马背上抽了数个时辰,她的下体酸痛异常,整个阜都红肿充血了,嫩嫩的小被大的大开,还细细的往外溢著血丝,她连襦裤都不得穿,只能光著下体躺著不得动弹。

    寒战满脸心疼与内疚的抱著她,那时,她只觉心头烈火熊熊,却一点都不想跟他说话,所以自那夜之後,细数下来,他们已有近十日不曾说话了。

    由远而近的马蹄声将寒雪自回忆中惊醒,马蹄声混乱,显然来者人数不少。马车边上马蹄急响,便听张少良冲著来人喊话道:“来者何人?”

    “庆国礼部侍郎何白屿,奉我王之命,前来迎接护国公主与驸马大驾。”何白屿高抬著头,一脸傲慢的回道。

    张少良眼中寒光一闪,也不说话,而是脸色诡异的向後看了看自家的众位兄弟,然後非常默契的齐齐打马向两边散开。找倒霉的人来了!这几日里公主与战大人闹脾气,他们被战大人的冷气冻的差点变冰棍儿,现在有人送上门来,他们乐得闪边上看戏兼纳凉。

    寒战见状冷冷瞥了那十二人一眼,这才沈

    怪厨最新章节

    著脸策马上前。见这何白屿年约三十有余,面容清俊,体格魁梧,这个年纪能做到礼部侍郎,也算出色,确实有自傲的条件。只不过这男子高抬著头,只看天不看地,而他讨厌看人鼻孔说话,所以……

    “何大人辛苦了,请!”寒战马鞭慢幽幽的朝前一指,

    “啊……”一只断头的飞鹰喷著血迎头向何白屿砸来,让他惊吓的放声尖叫,马而受惊高嘶一声将他华丽丽的扔下马背。

    寒战故作惊讶的转头朝十二卫喝道:“哪里来的死鹰,你们还不快去将何大人扶起来。”自己身体却是未动一分,连身下黑驹也是纹死未动。

    高啊,战大人真是腹黑中之高手高手高高手啊,演起戏来一点也不含糊,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啊。

    何白屿顶著一头的鹰血、草屑从地上蹦了起来,脸红脖子的指著寒战吼道:“你,是你落的飞鹰,你欺人太甚!”

    “何大人何出此言?”寒战连眼也懒得抬,低著头慢慢的折拢马鞭,吐出的话却是冷意十足。

    “你故意击落飞鹰羞辱於我,你碧落国欺人太甚!”何白屿面目狰狞的指著寒战大吼,满是鲜血的脸看起来异常可怕。

    “何大人这话是抬举寒某,还是意欲寒掺寒某?飞鹰!翔於九天之上,要杀也要有弓箭,寒某两手只有一支马鞭在手,何大人不会以为一支马鞭能下高空之上的飞鹰吧?”寒战满脸无辜的摊了摊手。

    边上的十二卫听的齐齐点头,能啊!怎麽不能?!战大人武功早已出神入化,用马鞭甩出的剑气杀飞鹰,那还不就跟玩儿似的。

    只是庆国人皆把他们的动作认为是赞同寒战的说词,一时间,连何白屿也被噎得无话可说了,寒战出手太快,别说他一个不会武功的书生查觉不到了,就是他周围的侍卫们也没有一人发觉。

    见何白屿还是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样子,寒战冷下脸道:“还是何大人故意借题发挥,想引起两国战乱呢?”

    寒雪在马车中掩嘴闷笑,这男人,自己心中不郁,却拿这小侍郎玩儿,好在他身手好没人发现 ,若是被抓个正著,那该如何是好?

    寒雪掀帘而出,站在马车上慢幽幽的说道:“驸马不得无礼,本以为想是哪里的猎户在远处杀飞鹰,累得何大人也受惊了,这只是场误会,何大人以为然否?”

    何白屿正愁没台阶下,此时寒雪一开腔,他乐得顺著杆子往下爬,连声应著:“公主所言及是,所言及是,此时天色已不早了,前方二十里便是我庆国的皇城,请公主随臣入城吧。”据他所知,眼前这两人是及得碧落皇上宠幸的公主与驸马,他何白屿有幸得到大公主与二公主的宠幸才有了今日的成就,若贸然为庆国惹来战事,将是何等的大罪?想到此处他那腰就弯的更低了。

    几十天的跋涉总算是到地方了,寒雪欣喜的一笑,“有劳何大人前方引路了。”说完便回身进了马车。

    寒战幽幽的收回期盼的目光,转眼瞪向何白屿时已是满含杀气,小雪儿不肯原谅他,他没话说,可他的雪儿竟然对这个小白脸儿笑,这小白脸真真是可恨之及。

    何白屿只觉背上一凉,举目四望却没发现有何不妥,一时著脑袋觉得莫名其妙,却不知自己已被一个吃醋的男人盯上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