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出使庆国之2

第五十九章 出使庆国之2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城,寒雪暗地里给了王正义指示,让城中的探子夜里来见後,便若无其事的被何白屿引进驿馆梳洗,稍事休息之後便携同寒战带著十二卫与一众官员进面圣。

    庆国的皇相较於碧落的,显得更加高大犷,不同於建在平原上的碧落皇,庆的皇是依著山体建的,各座殿错落在群山之中,远远望去让人心生敬畏。

    庆王要在朝议殿会见她,而这朝议殿正是庆王用来早朝议政的殿,却也是全庆国皇中海拔早高的殿。寒雪站在山脚手搭凉蓬,那一阶阶的白玉石台阶看的她头晕目眩,心里只暗咒庆王不得好死,还没见面就想给她来个下马威。这种场合又不能让寒战抱他上去,只能认命的一步一个脚印的慢慢爬。

    只不过,自出生起她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庆王想给他下马威,那也得看她乐不乐意!

    轻移莲步,寒雪慢幽幽的一级一级登高,因著寒雪的身份,前头引路的礼也不敢催促,只能认命的跟著她慢慢走。

    “侍仪大人,贵国的皇真是状观,这般大手笔,怕是建时花了不少银子吧。”寒雪闲停信步边走边与引路的礼官搭话,身後一步,一身紫色官服的寒战沈默的亦步亦趋,金线暗绣的四爪金龙,威武的腾飞在衣摆之上,衬的他更加的气器宇轩昂,贵气逼人。

    身後两侧,寒雪的十二卫皆一身银亮的盔甲,紧紧跟随在两人之後那轻松的样子,跟身後一群边往上爬,边擦汗猛喘气的一众碧落官员形成鲜明的对比。

    “那可不,我国各座主要殿都建在高山之上,单这白玉石阶,便造价不菲,每年各单就修缮的银子,那就是流水一样的花出去呢。”老太监话中不无炫耀之意,却因语气平缓让人几难查觉。

    “侍仪大人在中当差的时日不短了吧?”寒雪笑咪咪的问道,能练就这般高深的说话功夫,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下官打小进的,到如今也有五十一个年头了。”老太监低眉敛目的回著话,心中虽是急切,脸上却不表分毫,暗道这碧落的公主也不是个善茬,几位小主儿打著给这位下马威的主意,这会子,怕是整到自己了,看这位走走停停的自在劲头,几位主子怕是要枯等上个把时辰了。

    “也是中老人了呢,算算时间,侍仪大人可算是两朝元老了。”寒雪微笑著停步歇脚,让身後走得喘了的几个老大人歇口气儿。他们也不容易,平日里在朝中养尊处优的,最多也就动动嘴皮子,斗斗心眼儿,现在皇帝哥哥一句话,他们便得随著她千里跋涉来到庆国。七老八十了还得随著她东奔西跑不说,偏遇上庆国什麽没有,就是台阶多,这麽老的人了,还得糟这种罪,真是罪过。

    为了不让他们太过狼狈,她只能时不时的停下来看看风景,让他们得以喘息休息,这般慢慢走才不至於让他们到山顶时累得过於狼狈,失了碧落的礼

    娶我妈妈吧吧

    数与脸面。

    寒雪完全无视身边脸色越来越铁青的侍者们,就这麽著走走停停,磨磨蹭蹭,待到得山顶,已是两个时辰之後了。

    门口的传令官与几位侍从一见到寒雪等人的身影,马上像狗见了骨头似的冲了上来,“公主殿下,您可到了,陛下与众位皇子等您有一会儿子了。”

    寒雪抬头瞄了眼冲到跟前的众人一眼,然後淡淡的笑道:“几位有话慢慢说吧,先擦擦汗。”心中不由冷笑,看这些侍从一脸火烧屁股的样儿,想必庆王是等急了?!。活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想给她来下马威,她也不是泥塑的。

    “公主与众位大人先随下官来吧,陛下已等候多时了。”传令官边擦著满头的汗,边小心的陪笑哈腰道。

    寒雪淡笑不语,回身看著身後陆续登顶的大臣们,柔声道:“众位大人先整理一下仪容,稍事休息一下吧,匆忙而来,可别失了咱们碧落的礼数。”

    庆国的侍仪及一众侍从一听,脸都绿了,他们的陛下已经在殿上枯坐了近两个时辰了,这位主儿还想磨蹭到什麽时候?

    寒雪无视门传令官与侍仪之间的眉来眼去,欲言又止,莲步轻移到寒战面前,装模做样的理著寒战的衣襟,拉平他无一丝折皱的衣袖,“一会儿就要面见庆国陛下了,这衣服可不能乱。”一众碧落官员一听,亦觉非常有理,纷纷整理起衣帽仪容来。

    寒战看著寒雪抚在他衣襟上的小手,眼中柔情似能滴出水来,自草原上疯狂索要她之後,雪儿已有半月对他不理不睬了,害他相思成狂,夜不能寐。雪儿现在这般接近,是否表示她已经原谅他了,是否表示他再不用深夜守在她屋外,想著她的柔美暗自抚慰自己?

    随著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传令官的脸色由青变紫,由紫变绿,额上的冷汗如雨般滑落,几个胆小点儿的侍从腿抖的差点儿要跪下去。正所谓伴君如伴虎,平日里连主子们一个心情不爽利都能让他们掉脑袋,更不能说让陛下及一众皇子、公主枯等了近俩时辰,他们将是什麽下场。

    磨蹭了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寒雪才收回忙碌的小手,微笑著有礼的向传令官点头道:“有劳大人为本官通报吧。”

    终於等到寒雪的话,传令官心一松,脚下一软,差点儿跪下去,边上的侍从忙一左一右将他托了起来。

    “下,下官,马上去,去通报。”传令官抖著声,被两个侍从搀扶著往门里去了。

    寒雪的眼不动声色的在门前的一众庆国侍身上溜了一圈,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庆内防守严密,侍选拔森严,她的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几个混入其中,除了今天的密报为内传来的外,之前的调查都外的探子传回的,却从未说庆王是个残暴的人,为何这些侍会如此的害怕?

    她手下的人不会传回虚假消息,这里面到底有何不寻常?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