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出使庆国之5

第六十二章 出使庆国之5

    包清一回驿馆便见驿馆门口立著两高大身影,远远的向他这边看,“老大(王正义),少良,你们怎麽站在门口啊?”

    王正义与张少良见包清安然回归,皆喜形於色,“这不是不放心,在等你麽,快进去吧。”张少良拍拍包清的肩,推搡著他进了驿馆大门。

    一行人进了驿馆内苑,便见十二卫中的其他成员两个蹲在屋檐上,其余的都守在正屋前。

    “回来了啊!”众人都纷纷与包清打招呼。

    “小姐可在正屋内?”包清回头问身边的王正义。

    “在,几处点的管事都在里面跟小姐商量事儿呢,你等会儿吧。”见周围都是自己人,王正义才小声的靠近包清问道:“可有探到些什麽?”

    包清前後张望了下,脸上顿时笑的异常猥琐:“探到些有意思的,你们可知那庆王的那东西有多大麽?”包清指了指自己胯下,抬眼瞄了瞄众人。

    龙阳之物一向是男人八封榜上第一主题,当下除了屋顶上那两个只能竖起耳朵,其他众人都一脸暧昧的凑过来,“有多大?”

    “你小子就别钓人胃口了,快说吧!”王正义当下就给包清後脑勺来了一下,催促道。

    包清揉了揉後脑勺嘿嘿直笑,两手合拢比了个圆,““兄弟我今儿可是看清楚了,足有这麽大。”再两手一拉,比了个长度,“足有这麽长!”

    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不感置信的瞪大了眼。“真的假的?”

    “比珍珠还真!”包清一脸猥琐的笑著继续道,“这不不算啥,记得今早的那张密报吧,那消息可是真的。”

    “不会正好给你小子碰上了?”张少良看包清笑的那猥琐样儿,笑著锤了他一拳。

    “那可不,正好赶上重头戏,”包清一个旋身,飞身上了旁边的假山上,翘著二郎腿坐了下来。“华乾军那小女儿今儿你们都见了吧,就在朝议殿後的暖房里,两人就搞上了。”

    “他那小女儿,今年方才九岁吧,身子都还没长开呢,那庆王能下得去手?”

    “尽吃,就是这麽大东西,就那小女孩的身子,能吃的下去麽?”

    “就是,吹的吧?”众人纷纷笑驳著,皆不信包清所说的话。

    “唉,你们还别不信,”包清急的站了起来,挥著手压低声音喝道:“我今儿可是看清楚了,这姓华的一家子,那是男女娼,那小丫头人虽小,可浪著呢,庆王那东西就那麽“吱滑”一下就整都进去了。”

    众人看包清说的满脸认真,想像著那情景,心下不由皆是一惊,直叹这年头,什麽怪事儿都有。

    见众兄弟信了自己的话,包清越发的得意起来,将下午所见倒豆子似的说了出来,“你们知道华乾军扒他女儿裤子时,那浪丫头洞里藏著啥?”他环视一圈,才连笔带画口沫横飞的说道:“这麽长,这大一玉制的玩意儿,不但这前庭有,这面的洞也有。”

    “你小子,让你探个消息,你就尽去偷看这些东西了?”蔡九拾起瓦片上一颗小碎瓦,不客气的冲包清砸过去。

    包清一侧头,轻巧的避了过去。

    底下正听出味来的众人,不禁纷纷喝止两人的打闹:

    朝夕承欢txt下载

    “别闹,别闹,正说有趣呢。”

    “就是,接著说。”

    “快说,快说。”

    包清冲蔡九得意的扬扬头,冲著众人眉飞色舞的道:“那华仙瑶毛都没长出来呢,被华乾军的那浪样儿呀,啧啧,这两人干的那个熟门熟路的,指不定这华仙瑶天天被他老子著玩呢,而且我还偷听到那华仙瑶说,光今儿早上,她就被华世岚,华世统两兄弟了五次之多。”

    才九岁的幼女,光一早上就被兄弟干了五次,这都可跟窑子里的窑姐儿可有得一拼了。

    正在众人听的惊叹连连之时,正屋的大门打开了,一行八个披著黑斗蓬,连头盖脸掩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从正屋里鱼贯走了出来。

    寒雪尾随在众人之後,见到包清已回来,对著他微微一笑,转头看著王正义道:“王大哥,你按排一下送各位管事回去,切记务必甩掉盯梢,保各位管事的平安回去。”

    八个黑衣人听闻寒雪所说,皆无声却恭敬的朝寒雪弯腰一礼。

    王正义对著寒雪抱拳一礼,“属下省的。”回头便立即调遣十二卫的其他成员,一人负责一位,将这八人分八个方向送出驿馆。

    寒雪满意的点了点头,向包清使了个眼色,便回了正屋,坐在正堂首座上。刚与寒家庄布在庆都的各处暗桩主管会了面,嘱咐各处搜集情报的同时,她也要各处暗中集合人手,方便她在庆国的行动。只希望包清今日能探到点什麽,好让她决定下一步怎麽走。

    包清跟著进来,将大门合上後才走到寒雪身前,恭敬的抱拳行礼。

    “不必多礼了,可有探到什麽消息?”寒雪正色的看著包清。

    “属下跟进朝议殿後的暖房,原布在四周的暗卫皆不见了踪影,属下在房梁上看到华乾军与那华仙瑶父女正在做那苟且之事,听两人说话的意思,正如今晨密报所言,庆後父女相奸,兄妹乱伦之事是确有其事,今晚他们似乎还有一个家族夜宴,似乎也是干那乱事儿的。”

    寒雪听後静默不语,包清只觉身上阵阵冷气袭来,偷偷抬头便见寒战坐在寒雪右手边冷冷的瞪著他,顿时头皮一阵发麻,心下惊惧,不知自己何时得罪了战大人。

    寒战侧侧的瞪著包清,心中咬牙切齿:这该死的东西,占了他跟雪儿私处的时间不说,出门打探还尽探些狗屁倒灶的破事儿,竟然还向雪儿汇报这狗盗的事儿,若是小雪儿一时好奇让他带她去偷看,那他要怎麽办?若让雪儿看到别的男人的身体,他还不得气死过去,这人真是三天没打就上房揭瓦,就是太久欠练了才一点都不知道变通两字怎麽写。

    对於两个男人的眼神交战,寒雪丝毫未觉,所以也没看到当她挥手让包清退下时,包清那快喜极而泣的脸,退出去的速度那叫一个快,活像背後有恶鬼在追他似的。

    包清一出正屋大堂的门便立即回身将门关上,做完这事儿,顿时连自己手脚该往哪儿摆都不晓得了,抚著蹦跳的利害的口直拍,心中直吼著:我的妈呀!战大人冷眼瞪他那样儿,可不就似那恶鬼食人的模样麽,吓死他了,吓死他了。

    可怜他到此时还是不明白自己何处得罪了寒战,得到寒战如此的“倦顾”。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