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出使庆国之7

第六十四章 出使庆国之7

    寒雪紧咬著下唇,急促而细软的呻吟声随著身体的快感自唇间鼻翼溢出,她此时双颊飞红,前玉兔随著寒战的抽而大幅度的蹦跳著,眸光似春水激荡出磷磷碎光,一时媚色无边。秋眸带媚绵绵的纠缠著寒战满含著怒气与情欲的冷眸,看著他眼中的怒意在自己展现的媚色中散去,只剩下越来越亮的赤红情欲,寒雪得意的翘起了嘴角,伸出玉臂勾住他的脖子,便也扭著俏臀迎上那满是胀的狰狞的热铁。

    “嗯啊……哼嗯……啊……”小被壮的热铁直的麻麻酸痒,两个鸭蛋大的卵袋子随著身体的摆动重重的击打著她的腿心臀,那些黑的毛发亦随著寒战凶猛的攻击而次次磨擦著口,快感阵阵冲击著大脑,让寒雪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媚色勾人。

    寒战急喘的看著寒雪脸上舒服的媚态,看著那对越显饱满的雪白,因他猛力的顶撞,而在他眼前不停的上下跳动著,晃荡出让他更欲疯狂的波浪。感觉到寒雪紧紧煨烫包裹著他的小正在慢慢的缩紧,寒战差点被那层层的媚绞的喷出来。

    “要到了麽?”寒战靠著她的耳边低哑的问著,响的喘息阵阵喷在寒雪耳後,让她敏感的缩了缩脖子。

    “嗯哼……”寒雪被舒服极了,直摇著头已无力回答寒战的话,只将因快感而颤抖的身体贴入他怀中,无声的要求更多的给予。

    “我……也要来了,等我……”急喘著说完,便是一连串急促的体拍打声,合著女子婉转的呻吟与男子的一声低吼,寒战一个猛力的刺入,按著那已被他揉出红印的美臀重重的压在自己的上,身子猛烈的颤了颤,柱跳动著将内里积聚已久的白狂入花蕊深处。

    寒雪伏在寒战怀里调整著急促的呼吸,一边享受著快感的余韵。心里不自主的回味著这次疯狂的欢爱,意外的意识到这一次竟是特别的舒服快乐,而且在与寒战欢爱後不但未觉得疲累,还能这般神,也让她大感意外,大眼一转便想了到了关键所在,“你们可是瞒了我,一直喂著我药?”细细的语音仍带著初逢雨露後的低哑与轻颤。

    “嗯,我问寒棋拿的药,可是神些了?”寒战毫不作隐瞒的答道,此事本也没打算瞒她。因为两人的体力关系,之前便有欢爱,她承得了一次两次,便需要大半时间昏睡调养,这皆源於她体质过於娇弱。如今这药用了也有大半年,看著他刚才那般狂猛的索要,此寒雪仍能有神与他闲扯,便知那药是起了效了。“方才可舒服?寒棋说这药用久了,你不只身子好了,身子也会敏感些。”

    寒雪嗔怪的哼了一声,张嘴一口咬在寒战肩上,“原来你早就对我不怀好意了?就想将我养成不如足的欲女麽?”

    寒战听了咧嘴邪邪一笑:“若真成了,那倒好了,我恨不得能时时刻刻与你这般连著呢!”见寒雪拿眼瞪他,才轻笑著正经回道:“那本是调养你身子的药,你身子弱,光是初夜你

    情敌变老公无弹窗

    便睡了一天一夜,我这不是怕你抵不住麽?”对於寒雪在他肩上又啃又咬的动作,寒战眉也没动一下,只将寒雪放回八仙桌上。侧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才不无遗憾的道:“若不是知你今晚定是要走一趟庆的,否则定要将你抓回房去做上个七八回。”

    寒雪这被他说的脸上一红,拿你去推他,“一天到晚便只知做那事儿,也不怕尽人亡。”

    寒战顺著寒雪推他的力道退了两步,只听“啵”的一声,在寒雪小里已软了几分的铁也被他带了出来。疲软了几分的上满是湿淋淋的水汁与点点白,而寒雪的口也因少了的堵塞,水汁伴了白自道里涌淌出来。

    寒战眼盯著那慢慢淌出白的小洞,一只心中竟又翻腾起来,嘴上却道:“以往怕你身子受不住,我可都忍著呢,除了那日在马上……”回想起那日在马背上狠狠的著雪儿的小洞,那种销魂噬骨的美妙滋味,让寒战眼中欲火又赤了起来,半软的柱竟慢慢的又硬挺起来。

    寒雪被寒战盯的心神一荡,见著那大的东西又挺了起来,忙将双腿一夹,娇声骂道:“还不快收拾干净?净乱说乱想些什麽啊,仔细一会儿又忍不住。”

    “已经有些忍不住了。”见寒雪那姿态,知道这一时半会儿若想再来一次,这妮子定是不肯的,寒战苦笑著摇摇头,拿了帕子草草将自己的小兄弟擦拭干净,便提裤穿好。转而分了寒雪的腿,便为她擦拭起来。

    寒雪怕寒战看著一会儿又情动起来,在阻止不急的情况下,便急急拿手遮了他的眼,“我自己来就好,万一你又……”

    不待她话说完,寒战轻笑道:“你不知人遮了眼後,感觉会更敏锐麽,仔细我今晚让你晕死在床上。”

    这个威胁极严重,吓的寒雪忙将手藏在了背後,就怕寒战下一刻就化身成狼。

    点将寒雪体内的种子逼出,听著寒雪娇媚的轻呻,寒战只似笑非笑的瞄了她一眼,便让寒雪忙捂了自己的小嘴,就怕会发出一丝丝声音便让寒战来了冲动。

    仔细将寒雪亦收拾干净,寒战将那条沾满两人体的帕子握在手心,眨眼间便见轻烟冒出,不一会儿,待寒战松手时,手心便只余点点黑色的烟灰飘落。

    寒雪看著寒战的动作不由的瞪大了眼,这厮功夫好也不是这麽用的吧,难怪每次两人那个完後,事後她都找不见“罪证”,一直担心著会不会没处理好让人撞见,想著这家夥不会每次都是用的这法子将两人欢爱的证物“毁尸灭迹“的吧?

    处理完污物,寒战一抬头便见寒雪直勾勾的瞪著他看,不禁好笑的点点她的俏鼻,“这般瞪著我看做什麽,不怕我直接将你抱回房去?”

    “哼,就知道拿这事儿来威胁我,”寒雪小手左右夹攻扭住他腰间软,“快快告诉我,这庆国倒底是怎麽回事儿?你定是一早就看出来了的,快说,快说。”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