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七十章 出使庆国之13

第七十章 出使庆国之13

    寒雪走到洞口往下看,只见原还算透的池子里满是点点的白,池边地上更是到处污秽,池边地上的几个女子更是如破布娃娃般,许是被干的时间过长,以至於双腿都合不上,大大的叉开著躺在那里,可即使如此,也仍似个夹心饼似的,各自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猛力的抽著,那满头满身的,似刚自池里捞上来似的,仰躺的几个,可见前红痕满布,粒肿大,显然是被玩弄的狠了。看著她们被身前身後的男人戳刺的虚软无力的样子,似乎随时会断气似的,不由让寒雪揪起了心。

    那些发泄够了的男人们都靠坐到池中去养神了,可寒雪看著那姿态不像在休息,反而更像寒战平时练功的样子。

    “难怪庆的女子如此稀少,他们那是在采补阳。”寒战跟在寒雪身後,眼光在底下池里转了一圈恍然道。

    寒雪听了不解,转过身来低声问道:“什麽是采补阳,怎麽补?做这种事当进补?”

    寒战看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池子里闭目运气的男人身上,但仍是压低声音解释道:“这是一种邪术,相传凡练习这各功法的男子,不但可以身强体健,青春永驻,还可让龙阳不泻,是以,虽被武林中人例为邪术,却仍有人习练此术。只不过,被拿来练术的女子会因为体内气被吸干而很快死去。”

    “好可怕!”寒雪有想不忍的看向池边那些被玩弄的似快要断气的女子。

    “练采补阳之术时,男子以欲经探入女子户,致女子高潮时,女子体内会有流出,男子通过自身柱上的孔以内力将吸入,以达到滋养身体的效果。”

    寒雪闻言,眼神闪烁,嘴张了张,却不知该怎麽开口,看得寒战好气又好笑的揉乱她一头秀发,将她搂入怀中轻斥道:“想什麽呢!这吸入体内,有功力的运气在体内循环一周再回到欲经内,那便也就是废物了,不出去,难道还带回家去不成?”

    寒雪拿看怪物似的眼神看他,他怎麽知道自己在奇怪那满地的,是不是会将那什麽给浪费?不由结结巴巴的喃喃,“你……你怎麽知我在想什麽?”

    寒战好笑的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拿自己的脸蹭著她的笑道:“你想什麽都挂在这张脸上了,我看不出来那才怪了。”

    “哦!”寒雪轻应一声,想想了觉得自己太过大惊小怪,不由轻笑了下,转头看底下池边那几个女子,一时又凝了眼,“这些女子若是体弱的,这麽一圈下来,不死也废了吧。”,此时底下声音慢慢的轻了,两人交谈时都不由的压低了声音。

    寒战拍拍寒雪的手按慰道:“这你倒不用太担心,看那池水,那水想必也是有讲究的,这些男人玩够了都会进池子里休养练功,你将池岸上的几个女的与池子里的那几个比比看,同样是被一群男子玩弄,池里的几个仍是神彩翼翼,还有余力的样子,池边的那几个却已是入气多出气少了。”

    寒雪仔细一看,确如寒战所说那样,心下不由也暗暗称奇。不一会儿後,岸上的几个男人也都鸣金收兵,纷纷带著被自己玩弄的只剩一口气的女伴一起步进到池中泡著。约就一刻锺的功夫,神奇的事发生了,那些原本被玩弄的像破布娃娃似的女人们都慢慢的缓过劲来,有些甚至就著池水清洗起自己的身体来。

    “这池子好神奇,那几个女的方才明明一副快活不成的模样了,这会儿却像个没事人一样,难不成那池子才是庆王得以控制这些人的秘密所在,能起死回生?”寒雪吃惊的低声嚷道。

    寒战却是看著那池水沈默不语,直到寒雪急的扯他衣袖,他才皱著眉答非所问道:“可记得之前你身子弱,我向寒棋要了药来调养你的身子麽?”

    寒雪正急著池子的事,见他答非所问,不由拿眼嗔他:“我在说正经事呢,你怎麽转到这上头来了。”

    寒战眼神幽沈的看著那池水,继续低声说道:“寒棋说你身子虚,得慢慢养著,所以药的份量下的极轻,只是那色,我记得是淡绿的。”

    寒雪闻言倒抽了口气,指著寒战不可置信的喃喃:“你是说……”。

    “这事要查证也容易,若真是自寒棋手里来的,那咱们的计划实行起来实易了,也不怕庆王不合作。”寒战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以欲控制一众儿女,父女兄弟相奸,这庆王也真敢做。

    此时洞窟中已然静了下来,却突闻一声急过一声的吟哦声,众人不禁皆抬头望去,不由都愣了愣。

    只见那边高台上,华乾军一脚半跪在龙榻上,将华仙瑶半侧著身子一条腿竖在前,腹下的刃正凶猛的戳刺著华仙瑶的阜。

    华仙瑶被自己父亲抽的不知已高潮了多少知,她只知道父王的让她好快乐,好舒服。要是永远这麽被用力的著该有多好。她

    地铁的新爱最新章节

    两眼又忍不住往池边与池中的那些被男人们夹在中间的女人身上飘,脑中想著若是自己被父王与那些皇兄们一起干……光是想著,便觉得全身都痒了起来,不由急急的叫起来,“我……用力……父王……死吧……爆我吧……”

    “你这娃,荡妇,老子干了你这麽久还没满足麽,老子死你……”说著便狠命的快速干起来,那力道撞的华仙瑶就似海中遇上了暴风雨的小船似的,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再被拉回来。原本已有些安静下来的洞窟内,只闻华仙瑶的声声尖叫。引得两个池中的男女老少都凝了眼,原本都已息了火的男人们一看这情景,那发泄过数次的竟都又高高翘了起来。

    华乾军的眼神何等的利,光看华仙瑶不住的拿眼睃那边的池子,心下就明白了几分。即使是在这种享受欲的时候,他的心中也满是算计,这丫头本就是他欲拿来撑控儿子的工具,他每日花大价钱给她泡著秘药,养著这让男人消魂的宝洞,不就是要将她养成没男人不能活的玩具麽,她这样的表现可是正中他的下怀呢。这丫头原就只养在他里仅供他一人把玩的小东西,若不是他有意,世统,世岚那俩小子又怎麽可能偿到她的味道?

    这丫头是自己用秘法调教出来的,只要小心点玩,便是将她扔在男人堆里干上几天几夜也无防,即便是只剩一口气了,凭他手上的秘药,便不怕她有命之忧。

    现下正是大庆国创造不朽功业的关建时候,他年纪越发的大了,而眼光这群儿子们却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只要能将这群小子们牢牢的握在手里,将自己养的小玩具送於他们又算得了什麽?

    “你这娃儿,夹得这般紧,可是舍不得老子的子?啊?”华乾军得意的哈哈大笑,身下的动作却是不停反快,洞中众人都静静看著他们。

    “啊……啊……要喷……喷了……要……啊……”华仙瑶只觉得阜似快要被父亲撕裂了般,随著每一声身体相撞声,阜就被撞的深疼,可那刺入时又带来又比的舒适快感,这般的痛并快乐著,快感越来越多,她的小洞不停的在高潮中收缩著,尿意突然是越来越重,在父亲不停的大力顶撞下,她只能尖叫一声,一道清喷涌而出,了华乾军一身,也让一池子的男人看的红了眼。

    寒雪惊恐的捂住了小嘴,她一度以为,在那样的力道下,华仙瑶那样幼嫩的身体会被华乾军壮的像山似的身体给撞飞,而当那清喷出时,她也以为是鲜血,定眼一看才发现是没有颜色的。

    愣愣的被寒战箍在腰间的手给勒的回过神来,却敏感的发现臀上顶著个灼烫的硬物。寒雪脸上一红,羞的不敢看他。

    寒战冷冷的看著华乾军将那异常大的自华仙瑶的体内抽出,任华仙瑶大开的双腿朝著池子仰躺在那龙榻上,口唇贴靠在寒雪耳边轻声道:“看台上,华乾军是想用这个女儿控制那些男人。”

    寒战热热的气息都喷在她敏感的耳括上,让寒雪的脸红的更深了一层,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底下台上发生了什麽。

    寒战迷眼看著龙榻上那个稚嫩的身体,纤细嫩白的长腿无力的摊挂在龙榻上,大开的双腿可清楚看到腿间一片狼藉的阜,被蹂躏成鲜红色的阜沾著点点白色的泡沫,却连一细毛也没有,衬的腿心那个被的还未合起的洞异常的醒目,幽深的洞此时正缓慢的流出白白的。

    这般靡的景像,连他看了都起了反应,不猜出那此池子里本就没有轮理道德观念的男人们会是什麽想法。寒战运起功力压下体内的躁动,小心的抱起寒雪往另一处洞口移去。

    “不再等等麽?”寒雪看著那慢慢消失的洞口有些不确定的问。

    “我们进来已有数个时辰了,看那些人都玩够了,不用多久大概就会出来了,我们在外边等他们。”寒战见寒雪脸含春色,娇羞难怯的动人模样,不由会心一笑,在寒雪颈上印下怜爱的吻。

    两人等了足有半个时辰,方见到那些人出来,一样是远远坠在後头,待的门快要关上时,寒战才抱著寒雪闪出来。此时正是破晓的一刻,天也是最黑的时候,因此回程非常顺利,寒战几乎不用躲藏,直接运起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驿站。

    两人一回到驿站便直奔书房,寒雪匆匆写了数封密信,让寒战拿出去发了,又叫来十二卫一番吩咐後,这才轻轻舒了口气。

    “都办妥了麽?”寒战一进书房便见寒雪站在窗前发呆。

    寒雪回过神来,侧身看著寒战微微一笑,“恩,现下我们只用等回信就好。”

    “回房吧,一夜未睡你也累了。”寒战满脸心疼的向她伸出手来。

    寒雪见了,心里一暖,脸上不由也甜甜笑开了,轻快的应了声“好。”,便快走两步将手搭在寒战手上,任他牵著自己回房。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