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出使庆国之14

第七十一章 出使庆国之14

    自夜探皇回来後,寒雪在除了将重要的消息发回碧落外,立即让手底下的人马停了贿赂或收买庆国官员的行动,除了收集情报外,其它一切行动皆暂停下来。难得寒战这两日夜里没太折腾她,在驿站里美美的休息了一天,寒雪一大早便兴致高昂的揪著寒战上了街。

    庆国的风情民俗都与碧落大有不同,连建筑都是高大又犷的,看得寒雪两眼直放光,兴奋的东张西望,街道两旁的各色小店,街边的特色小吃,连摆在地上的糙小饰品,她都要瞧上一瞧,看上一看。

    难得看她这般开心,寒战也就随她去了,任她拖著他往前走,只一手紧紧牵著她,怕她过於兴奋会被人流挤散。两人身後的十二卫也是闲步当车的跟在後头,颇有兴致的看著两边的街景,反正有战大人在,他们也不用担心小姐会有什麽危险,今天他们的任务最多就是提个东西,自是一派轻松。

    只是最初的新鲜感过後,寒雪看著看著,脸色就慢慢沈了下来。庆国的民风彪悍善武,百姓都比较直帅豪爽,沿路所见,无论男女腰间皆带著刀剑,连路边玩耍孩童都是人手一把小木剑。有这般善武之风,也不怕民族不强,想到碧落现在捧文弃武的风气,那满大街的之乎则也,寒雪这心底就瓦凉瓦凉的,顿时也没了逛街的兴致。

    感觉到寒雪的异常,寒战一拉她手,将她扯近自己,“怎麽了?累了麽?”

    寒雪有些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没兴致逛了,要不咱们回吧。”

    “刚刚还好好的,怎麽这一会儿就没兴致了?”寒战不放心的去她的额,却被寒雪摇头避开。

    “我真没不舒服,只是看著这……有些堵心。”寒雪怕他还要缠问,撇嘴说道。

    虽听她说的不清不楚,寒战也不再逼问了,只招呼了身後的十二卫,便牵著寒雪往不远的一家酒楼走去,“你逛了一早上也该累了,咱们先歇个脚,顺便用过午饭再回也不迟,说不得回头你兴致一起,又想再逛了。”

    寒雪本想抗议,可逛了一早上,先前有那股子兴奋劲在,还不觉得,这会儿没兴致了方觉这腿脚确实是有些酸了,也就任由寒战扶著她往那酒楼走去。

    走近了看,这酒楼门面还算挺光鲜的,只见门上匾额描金的三个大字“聚贤楼”,那店内的小二远远的看到一行人来,便热情的迎了过来。他在这酒楼里呆的年头也不少了,见的达官贵人多了也就养了一双看人的利眼。这一行人穿著虽朴素,那料子可都是上好的丝绸缎子,再加上这一行人的气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人的,让他脚下不禁就快了起来,脸上也拉开了谄媚的笑容。“唉,几位客官快里边请!”

    王正义快一步上来扔给小二一块碎银子,沈声道:“有大的包间没有?”

    小二眉开眼笑的接了那银子,眼在各人身上绕了一围,点头哈腰的回道:“咱们二楼的坐儿是包间带大堂的,包间外边就有桌椅,您看行麽?”

    王正义点了点头,“行,前头带路吧。”挥手让小儿带路後,他就先一步跟著上了楼梯,见小二开了一间临街的包间,那里头的窗户正好可见外头的街景。王正义仔细的打量了一圈,看过没什麽异常之後,便看著小二道:“上几个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吧,要清淡一些的,再来两个甜点,外边的几桌就上些你们这儿拿手的荤菜。”

    寒战扶著寒雪跟小儿进了一间,门外十二卫并未跟进来,而是在包间外占了三桌子坐了。小儿一看这架势,便知眼前这两人也是有些身份的贵人,不由的就更殷勤了。“我们楼里有上好的美酒,你看……”

    “我们不用酒,来壶好茶吧,外边的几桌也不用酒,就这样吧。”王正义皱了皱眉,挥手让小二退了出去。出门在外,除非是在自家的产业里,否则一行人是从不用酒的,这是他们一向的习惯。

    看寒雪脸色似有不郁,王正义向寒战一拱手便退了出去,顺便将门也带上了。

    一进包间,寒雪便松了寒战的手,走到窗边往下看著街景。

    寒战走到寒雪身後,自後将她抱入怀中,轻柔的问道:“怎麽一下就不开心了?”

    寒雪看著街上的行人,轻叹了口气,语气幽幽的道:“看著这些人,心里就堵的难受,庆国民风如此彪悍,也难怪兵强马壮了,再看看碧落,满大街的柔弱书生,不但没人觉得不对劲,反而还沾沾自喜,此消彼长,用不了多少年,两国国力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寒战闻言剑眉一皱,将怀中人反转过来,严肃的道:“雪儿,你可记得答应过我什麽?”

    见寒雪低头不语,寒战又道:“世事纷扰,本就是合合分分,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也不是你能管得了的。听我一句,待此地事了,咱们就归隐,好麽?”

    寒雪口唇张了张,半响才幽幽道:“我不是要管这些事,我只是看著心里难受,”寒雪指著街上的行人道:“看著他们,我突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努力有何意义?咱们千方百计的谋画,护了他们一时的安居乐业,可到头来,他们仍在不思进取的做著自取灭亡的事,我……”

    寒战心疼的她的头,安慰道:“ “百姓风气如何,要看撑权者如何去控制了,碧落如今的崇文之风,与皇甫家的三兄弟也不无关系。”转而又冷道,“就算你耗费心机,也只能保得那些人一时的平安,若按咱们的计划,两国并立之时,若碧落还不重整民风,只怕撑不了百年便会被慢慢蚕蚀。”

    寒雪听了情绪更是低落了几分,看的寒战心疼不已,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摇著:“碧落今後的命运如何,还是要看皇甫昊天如何去撑控了,这些与咱们都无关,待此地事了,咱们就回庄子吧,我想要孩子了,一个像你一样可爱的女儿。”

    寒雪一听,心中不由酸疼起来,两人同床共枕以来,寒战为了她,一直都不曾让种子在她体内停留,就是怕她受孕後会有凶险,也只有回到庄子里,他才能真正安心吧。“等大势一定,咱们就向皇帝哥哥请辞吧,以後我便不管这些事儿了。”

    “此话当真?”寒战惊喜的捧起寒雪的脸,想想又敛了笑,皱眉道:“当真不管了麽,可不许他们一来寻,你又变挂了。”

    寒雪好笑的看著他孩子气的行动,抬手拍拍他的脸道:“人家什麽时候说话不算数过了?”

    寒战这才笑了,欢喜的搂了寒雪便要亲,哪知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寒雪忙笑著脱身出来,扬声道:“进来。”

    开门进来的正义老兄再一次倒霉的承受寒战的杀气加眼刀数发,看的寒雪捂嘴直笑。

    “小……姐,菜……菜来了。”王正义被寒战的眼刀吓出一身冷汗又满头的雾水,不知自己犯了什麽错,让战大人如些瞪他。

    “摆上吧,我正饿了呢,”寒雪笑的眯了眼,帮寒战摆了碗筷,也不管菜还没上好。便自顾自的吃起来。

    看到两人的脸色,王正义後知後觉的有点明白自己又撞上什麽事儿了,在心中暗叹一声‘倒霉’,待小二将菜上齐,便自行关好门退了出去。

    门方一关,寒战便拦腰将寒雪抱入自己怀中,也不说话,便去啃她脖子,痒的她差点被口中的菜给呛到,忙捂了嘴求饶:“别……吃饭了,好饿呢。”

    寒战此时心中欢喜,哪里会放过她,将她脸转过来,便去含她的唇,舌探入其中便卷了寒雪嚼到一半的菜到自己嘴里,“恩,味道不错。”说著,还伸舌去舔寒雪的唇角。

    寒雪被闹的面红耳赤,抬手便去锤他,口中却是轻声的嗔道:“这还是在外头呢,做死了这般猛浪。”

    寒战也不说话,只是看著她笑,害寒雪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但也感染了寒战的喜悦,举了筷去夹了菜喂他,哪知寒战含了菜却又来吻她,又将嘴里的菜哺给她,两人就这般你一口,我一口的互喂著饭菜,待吃的差不多了,寒战又拿茶水来喂她,这次茶水吞下了肚,寒战的舌却仍舔著她的舌磨蹭著,不舍离去。一支大手也自她的襟口探了进去,握住一方软丘轻轻挤捏。

    臀部顶著的热烫物什,无声的向她散发著邀请,让寒雪的身子轻颤起来。裙摆下探入的大手,准确的隔著襦裤贴上花谷碾磨。

    “嗯……”今日的寒战好似特别的温柔,让寒雪也似化成了水般,浑身柔软无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满足的收回唇口,寒战舔著带出的沾滞银丝,吻上寒雪的脖颈,边低喘著道:“我实是想的利害,先给了我,可好?”

    寒雪羞红著脸,围视著周围,见那窗都还开著呢,不由喃喃道:“这里……不行……”

    寒战意会的一挥手,那窗便无风自动的合了起来,“我只轻

    穿越时空的妖精少女吧

    轻的,不会弄出动静的。”说著便掀起寒雪的裙子,襦裤也只半卸,便将自己挺的坚硬的巨物轻轻的塞进了寒雪的花谷。

    “嗯……”这般坐著自背後进去,让寒雪更觉得那的利害,整个阜都热烫了起来。

    寒战也被那紧窒的湿暖熨烫舒爽不已,靠著寒雪的肩轻呼口气,舌便舔上那光洁的耳垂,“真舒服,真想今後一直这般与你连在一起。”

    寒雪被说的脸上一红,口中却了急急的催道:“你……要,便快些吧,这里……还是外头呢,若是,若是有人进来,那可如何是好?”

    寒战只温柔的看著她笑,连胯下的动作都是异常的温柔,只是那大出大进的抽,让寒雪没几下便身子强烈颤抖起来,感受到寒雪中的收缩,寒战笑意更深了,这般抽送了近百下,只听的寒雪因忍著声而气喘如牛,寒战才一个猛力的入後释放了自己,

    “哼嗯……”寒雪轻哼一声,只觉得腹中一热,接著只觉尾上一疼,小更是不受控制的收缩起。

    “哦嗯……好舒服……嗯……”寒战紧搂著寒雪的身子贴著在她脸轻哼著,只觉得寒雪的小一阵阵的夹著,似要挤干其中汁似的,只让他目眩神迷。

    正在两人沈浸在快感的余波中之间,包间外头突然传来喧闹声,让寒战瞬间冷了脸,自怀中抽出巾帕快速的将两人的下体擦拭干净,手一扬,那包了两人体的帕子便化成了粉灰。看寒雪脸含春色双目迷蒙似仍在回味他给她快感,又不由柔了表情,亲了亲她迷蒙的大眼,寒战边整理两人的衣裳,边轻道:“若真这般舒服,回去咱们再来几次,现在要先醒醒,外头好像有人来砸场子了。”

    虽相信有十二卫在,没人能进得来,不过寒雪此时这般眼含春色的美景,他可不想让别的男人看了去。整理好了两人的衣裳,寒雪也回过了神来,有些不解的看向寒战:“外头发生什麽事了麽?”说著便站了起来,却腿软的差点儿摔倒,还好寒战眼明手快,将她拦腰搂抱起来。

    “该是有些权势的,似乎跟十二卫发生了一点冲突,正要喊打喊杀呢。”寒战轻声的解释著,挥手将那扇临街的窗打开,房间里有还两人欢爱的气味,要毁尸灭迹,可不能忘了开窗通风。

    寒雪竖起耳朵也听不到外头发生了什麽事,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这包间虽不大,这隔音倒是好得很,不由嘟了嘟嘴道:“我一点也听不到。”

    寒战看的心痒,再偷了口香,才笑道:“这简单,门开了,自然就听到了。”说著,抬手一挥,那门便无风自开了,外头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只听一男子在吼著:“能被我们主子看上,可是你们八辈子修来的福份,别给你脸不要脸,小心惹恼了我家主子,让你们这些外乡人吃不了兜著走。”

    耶?看上?寒雪一听便笑了,“不知这位公子的主子看上了我家哪位兄弟?”她也不看那男子,只在十二卫脸上打转,只看的除了除了范云龙外的其他人都笑了出来。

    寒战见状挑了挑眉,嘴角也是诡异的挑起。

    “咳,大人,小姐。”十二卫见两人出来,忙笑著弯身行礼。

    “怎麽回事?”寒雪好玩的看著范云龙气的通红的脸,那张偏柔的俊脸,此时看来更是风华绝代,让人移不开眼。

    十二卫见状都在哧哧的笑,包清两步窜到两人身边笑著将经过讲了一遍。原来方才在他们之後又来了一群人,那一群人一行数十人,进了包间的有六人,有两人便是女子,那两名女子在进包间前看到了十二卫他们,而其中长像最俊的范云龙就被人家给看上了,说是让进包间一起喝一杯,原十二卫也不当回事,只礼貌的回绝,那知人家就是硬上了,不去还就要唤人动手了。

    寒雪抬了眼去看那男子,一见也是个眉清目秀的,二十出头的样子,只是那嚣张的气势,鼻吼朝天的架势,破坏了那一身的儒雅气,活脱脱成了个仗势欺人的。只是那一身衣著却不是平常富贵人家能穿的,这便让寒雪凝了眼,心中有了几分明了。

    “不知公子的主子是有意与我家兄弟论亲,还是如何?不如请了你家主子出来见上一见,若是我家兄弟也有那意思,也好成就一番姻缘,你说是不?”

    “论亲,哼,他也配?我家主子高贵著呢,能是这种凡夫俗子沾染的麽?”那男子冷哼了声,还待再说上两句,却被寒雪堵了口。

    “原来是我们误会了,我就是说嘛,人家主子也是名门闺秀,怎麽可能半路来抢男人,那可是有损名闺誉的。”说著便笑著跟那男子点了点头,便抬步往楼梯口走去,十二卫自然也跟著抬脚就走。

    那男子一看便急了,忙指著范云龙喝道:“站住,你们走可以,他必须留下。”他声一落,众人便被人围在了中间。

    被人当众羞辱,范云龙早就气怒不已,刚才是因为寒雪出来,才忍了气,这会儿见这人还来不依不饶的纠缠,不由更加火冒三丈,抬脚勾了一张凳子便往那男子踢去,只听“哄”的一声,那男子连惨叫都不急发出便被拍扁摔在墙角。

    那小二与掌柜在楼梯处探头探脑的看著楼上情景,却不敢吱声。范云克是才那一脚也震住了众人,让围著寒雪等人的一众侍卫不敢轻举妄动。寒雪见了便对那倒在地上,显然还未晕的男子笑道:“你若是不服气,便到城南官驿找我们,本官乃碧落护国公主是也。”话虽是对著那男子说的,她的眼却是看著相邻的那间半合著的包间门。

    果然,话声刚落,便响起一声娇腻的女声:“原来是护国公主,我们姐妹倒是失礼了呢。”声落,包间里便走出一豔丽女子,这不正是华仙飞麽?那包间里的另一女子十有八九便会是华仙羽了。

    寒雪故作惊讶的走了回来,“原来是仙飞公主在此,”说著便去看了那倒在地上的男子一眼,“不知此人可是公主亲随?是才听他说,他主子看上了我的侍卫,不会是两位公主……”

    “公主这话可不许乱说,没得坏了我姐妹的名声。”华仙飞脸色一白,急急打断寒雪的话头,“手下人不会说话,这才引来误会了。”忙急急走了过来道:“是同来的几位大人打赌说您那侍卫长像似女子,要看看是不是女子扮的,这才有了是才的误会,若是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见谅。”

    “公主这般可是折煞本了,本的侍卫也有不对的地方,毕竟年轻,血气方刚的受不得气,误伤了你的侍卫,实在是过意不去。”寒雪面上端著温和的笑,心中却不禁冷哼,名声,你还有名声可言麽?这庆皇朝中,指不定有多少人是你们的入幕之宾呢。

    “即是误会,公主也无需与我客套了,此事就此了了,不用再提,您看如何?”此时包间里的五人也都走了出来,还别说,这五人都见过,还真都是这两女的入幕之宾。

    华仙飞忙向寒雪介绍道:“这位是我朝的兵部尚书──孙玉芳大人,刑部侍郎──刘书恒大人,震边将军──华锐,骠骑将军──吴浩。”

    寒雪的品位比这些人都高,所以对於这此人的行礼也只是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目光转向那叫华锐的将军,装做在意的笑道:“将军姓华,可也是皇亲?”

    只见那华税嘴角噘笑,直直的看著寒雪道:“下官虽华,却只是孤儿,能承国姓,乃我王皇恩浩荡,恩赐所致。”

    华税的目光似在扒寒雪衣服似的,顿时让寒战冷了脸,脚步一移便挡在了寒雪身前。寒雪一时也冷著脸,皱著眉头抿唇不语。

    华仙羽暗中撞了华税一下,走上前来笑道:“没想到能在街上与公主附马巧遇,可真是有缘,不如一起喝一杯水酒如何?”

    寒战满身的生人勿近的冷然之气,收回瞪华税的目光转向华仙羽淡淡道:“公主今日逛了一早上,已非常疲累了,就不做陪了,明日国宴再与众位续谈吧,告辞。”说完,也不待华仙飞与华仙羽反应,便搂了寒雪快步下了楼扬长而去。

    “好有味道的男人!”华仙飞眯著眼看著寒战远去的背影,不自禁的舔了舔嘴角。

    华税等人一见不由轻笑起来,皆回身往包间走去,华仙羽与华仙飞也忙跟了进去,两人一进包间,身後的门便被紧紧的合了起来。华税不客气的自华仙飞背後将她抱住,两手紧紧的握捏起她前的两团柔软,“你这小娃,我们哥儿几个还没满足你麽,看到男人就想被了?”

    “嗯啊……你不也一样麽,看那护国公主的眼神,只差没将人家给扒光了?啊……”前那不留情的捏握让华仙飞痛的叫出声来,部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的眼眶不由的红了,眼中水雾蒙蒙,那可怜兮兮的柔弱样,让人更有想要狠狠催残的冲动,看的原本坐在桌边的几个男人都站了起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