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四章 出使庆国之17

第七十四章 出使庆国之17

    屋顶离去的黑影没有引起屋内人的注意,他们此时只光顾著享受欲了。

    揪著华仙飞的头发,将她的头按在自已胯下的孙玉芳看著华锐享受的表情笑道:“硬了就过来,不是说要一起弄这丫头麽?”

    正对著孙玉芳的做口交的华仙飞闻言,双眼雾蒙蒙的求饶道:“两位好哥哥放过我吧,飞儿的洞儿小,可受不住双位哥哥这般玩法。”

    双颊含春,双眼含雾,楚楚动人的让人心生“怜惜”,更想要将她狠狠玩弄的欲望是那般的强烈,一想到这张动人的小脸将在他的身下扭曲变形,孙玉芳就一阵阵的兴奋,不由催促华锐道:“你玩不玩?不玩我自己玩儿了。”

    “看你急的,就这麽会儿也等不得了麽?”华锐轻笑一声,推开华仙羽站起来,走到华仙飞的身後,伸手在她阜上了一把,看著手指上粘腻的体微挑了挑眉,“看这湿的,等不及想让哥儿几个一起你了吧?嗯?”边说著五指成爪抓了华仙飞的一条手臂,就往後就人整个的拉了起来,推著她往前几步。

    华仙飞看著这架势便慌了起来,扭著头惊著声的叫著:“姐姐,姐姐。”

    “嗨,叫什麽叫?没见你姐姐正爽著呢,一会儿我哥儿俩也会让你爽翻天的,嘿嘿嘿。”孙玉芳边说,边握住华仙飞的两边脚裸便往後拉,华仙飞的上身被华锐提在手里,孙玉芳这般一拉,华仙飞的身子便如被两人抬起了一般,两腿隔著孙玉芳的身体,那春水淋漓的阜便被送到了孙玉芳的腿上。

    “我先进去,你再进来。”孙玉芳招呼一声,顺著姿势便将大的进华仙飞的花蕊里,然後揽了华仙飞的身子贴著自己向後仰躺在地上。两人平时也没少玩这种所戏,这事做起来驾轻就熟,华锐按著华仙飞的玉背,一手端著自已硬挺的大,顺著孙玉芳与华仙飞结合的缝隙便往里边挤。

    “啊啊啊──好痛,好痛,不要,会撕裂的,不要啊──”华仙飞痛的连连惨叫,身体却两个男人压制的动弹不得。

    “哧,你又不是第一天被男人玩,装什麽清纯,”华锐眼中厉芒一闪,抬手朝著华仙飞的臀部便是重重的一拍,鲜红的五指印便浮现在结白的臀上。

    华仙飞身体颤了下,便又哀哀的叫了起来,身下撕裂般的疼痛著,花道被撑到极限,她只觉得自己随时会被撕裂成两半。

    那边华仙羽被吴浩与刘书恒夹汉堡似的夹在中间抽的正舒服,神思都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只知道哼哼著呻吟,耳边传来妹妹的痛呼声才回了神,她睁著迷蒙的眼看向这边时,不由被挤在一起的三人惊的瞪大了眼,抖著声音惊叫道:“不可以这样,不要这样啊。”

    “嗯,夹的舒服,再夹,再夹。”刘书恒闭著眼哼著,因著华仙羽激动的绷紧了身体,阜与菊花一起紧绷了

    被窝里的流氓小说5200

    起来,在里面的两条被夹的舒服的直抖,她身後的吴浩更是被激的握著她的腰疯狂抽起来。

    那边华锐挺著往华仙飞的花道里挤进了半,眼色一沈便猛力往里一顶。

    “啊──”华仙飞惨叫一声,直接晕了进去。

    “,你不会轻点吗?”孙玉芳也是身体一僵,赤红著眼瞪著华锐大吼一声。华仙飞的洞本就保养的比较好,平时自己一人进去都觉著紧,刚才华锐慢慢挤进来时,他老二几乎紧的有点儿疼了,但还是挺舒服的,可现在被华锐这麽猛力一,他老二火烧火燎的疼,让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华锐挑起一边嘴角,满不在乎的道:“不猛点儿怎麽裂这丫头,老头子送的玩具,不玩出点颜色,怎麽会有味道?”

    “疯子!”孙玉芳愤愤的低咒一声,抬起华仙飞的双腿开的更开,一边将抽出些,慢慢的抽起来。

    那边华仙羽被两个男人的无力再说话,只能眼看著妹妹被华锐弄的晕了过去。她心中忍不住一阵阵的酸楚,眼角一滴清泪滑落,面上却摆出一脸的陶醉销魂。任自己的父兄弟玩弄,这就是身为华家女儿的命运,一生只能被男人玩弄的命运,……

    回到驿馆的寒战进门便一掌将正厅内的红木八仙桌给拍成了碎木屑,一身的冷烈杀气让身後的十二卫拖著寒雪远远的闪了开去。

    寒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任谁被人用眼睛意只怕都不会有好脸色,看了眼正在发飙的寒战,寒雪回首对同样一脸铁青的范云龙道:“云龙哥哥也压压气吧,咱们初到庆国,此事只能压下去了。”

    范云龙见寒雪如此说,深吐了口气才道:“小姐放心,云龙省的轻重。”活这麽大,第一次被女人这般侮辱,实在让人冒火。

    寒雪见他脸色仍是不好,也不好意思再说什麽,便点了点头,边挥手让众人退下边道:“等包清回来,让他马上来见我。”

    “是。”十一人恭敬的行礼後便散了开去,只是不一会儿便传来范云龙的怒吼声及众人的打闹声,想来是范云龙不甘心刚才被众人取笑,正在报仇呢。

    寒雪在厅处站了一会儿,才抬脚走近寒战,自背後轻轻的抱著他,感觉到他绷的僵直的身体,她无声的叹了口气,“对不起。”若她不揽这事儿,他们今天也不会遇上这事儿,若不是为了她之後的行动方便,方才在酒楼里时,那个用眼神意她的华锐只怕早被寒战给挫骨扬灰了,又怎麽会让他自个儿一人在这儿生闷气呢?

    “你没错。”寒战冷哼一声,脸色臭臭的返身将寒雪抱进怀里。

    寒雪嘴张了张,却不知要怎麽安慰他,此次庆国之行本就是她自请而来,寒战本就反对她参与这些事情,此次碰上这种事,偏还不能让他动手教训那个男人,也确实是难为了他了。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