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五章 出使庆国之18

第七十五章 出使庆国之18

    两人相拥而立,寒战一肚子的郁气自将寒雪拥进怀里时便自动消散了去,此时暖玉温香抱满怀,无声胜有声,只是片刻过後,寒战微不见的皱了皱眉,双眼不满的瞪向门口。

    双手捧著拿著刚收到的飞鹰传信急急闯进来的王正义,再次倒霉的撞到了枪口上。在寒战的眼刀之下,王正义头也不敢头,一边检讨自己何时可有得罪战大人?一边忙低头敛目道:“小姐,大人,皇上的来信。”

    “皇帝哥哥的信到了?没弄错麽?昨天才发的信,怎麽可能今天就有回信?”寒雪闻言忙推开寒战,快步往王正义走去。

    寒战看著空了的怀抱,怨念很深的再次狠瞪了王正义一眼,而王正义也终於後知後觉的恍然自己做了什麽好事,老惹来寒战的眼刀追杀了,不禁歉意的头,嘿嘿傻笑两声便溜之大吉,出门还顺手将大厅的门也给带上了。

    快速的浏览了眼纸条的内容,寒雪开心的冲寒战扬扬手中的纸条:“皇帝哥哥真是未卜先知,这信是三天前发出来的,竟是准我便宜行事的口信,这可真是给我开了方便之门了叫,做起事来不用碍手碍脚了。”

    “本就是对他百利而无一害的事,这口信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寒战冷冷的哼了一声,有人免费给打白工,给点好处也是理所当然的,再说寒雪所有的计划都对碧落国有百利而无一害,只要皇甫昊天脑子没抽筋,就会知道给寒雪便利就是给碧落谋福利。只是皇家无情,不知道寒雪这般为他们,是不是值的。

    看著寒战仍是臭臭的脸,寒雪讨好的依近他,“别生气了,皇帝哥哥的口信上说,待咱们回国,便为咱们举行大婚呢。”见寒战的脸色极是不郁,寒雪大眼一转,嘻笑道将手中的字条递到他面前,一边斜睨他,一边道:“看这上边的意思,大婚之後便要放我远归呢,就不知道是不是谁跟皇帝哥哥说了什麽……”

    寒战瞄了眼递到眼前的字条,看著那细小的文字,耳边听著寒雪阳怪气的语调,不由好气又好笑的拿手指点她的额头:“皇甫家欠我的债可多了,总不能欠债不还,还得让我娘子给他们做奴婢吧。”

    寒雪见寒战面了终於了去了那层郁之色,心里也高兴了起来,脸不上由淡然泛开灿烂笑,边眼带狡洁嗔道:“你可见过我这般娇贵又撑著大权的奴婢麽?”一时心里又好奇他用了什麽办法,能让皇帝哥哥这般干脆的放人,“你是怎麽跟皇帝哥哥说的?该不会拿了剑逼著他点头吧?”

    寒战被说的面上有些不自然,眼神飘向别处喃喃道,“拿剑逼他又有何不可,横竖他是欠了我的。”心里暗自腹诽道:要是早知道这招有用,他早就一天三顿的拿了剑对著皇甫昊天的喉咙比划,不过,这一句他可不敢在寒雪面前说来,怕一说这丫头就要抓狂了,毕竟世上没几个人敢拿剑对著皇帝的喉咙比划而不死的,虽然他是唯一一个到现在还能活蹦乱跳的,不过还是不吓她的好,谁叫他叫丫头胆

    我的女友是丧尸无弹窗

    子小呢。

    寒雪听得下巴当场掉地上了,大眼瞪的滚圆,指著寒战的食指都控制不住的抖啊抖:“你……你真的拿剑逼他点头啊?”大哥,你这未免也太牛叉了点吧?人家好歹也是个皇帝啊,你就不怕他大吼一声,冲进来千儿八百的御林军把你给砍成十七八段?

    寒战被寒雪看的脸上红晕渐深,说话的声儿都高了两度:“咳,算他识趣,自已给你解了担子,不然,我,我还真不放过他。”

    一个素来冷酷如冰的男子,竟会有这般似孩童做错事的表情?!寒雪嘴角抽了抽,那弧线慢慢便向两边弯翘了起来。

    “你这没良心的丫头,我那样也不知是为得谁,竟就只想著取笑我。”看著寒雪只低头笑著见眉不见眼,寒战只能哀叹自己苦命,那看著寒雪的眼中却是盛著满满的柔情,哪里有半点的不满在。

    “嘻嘻……”被寒战一语道破,寒雪也不忍了,索放了声的大笑起来。

    寒战只无奈的摇头,一脸宠溺的看著她道:“别只顾著笑话我了,即是拿到了皇甫昊天的口御,便早日将事情了了,不然到时若又生了枝节出来,看你找谁哭去。”

    过了好一会儿,寒雪才止了笑,边擦著笑出来的泪花边道:“明日便是庆王宴请各国来使的日子呢,不若咱们今夜再跑一趟?庆王与各国怕是早有了协定,此事宜早不宜迟,迟恐生变。”

    寒战低头思附了下道:“给寒棋的信怕是要三四日才能收到回信,若今晚去,没有制肘的东西,只怕庆王不肯轻易妥协。”

    寒雪抿唇一笑,拿手刮著寒战的脸笑道:“这有何怕的,若他敢不应,你便拿了剑出来,横竖已经比划过一回了,一回生二回熟,指不定一样能收到奇效呢。”

    “你这丫头,这里谈著正事呢,你又来取笑我。”寒战苦笑不得。

    “好嘛,好嘛。”寒雪笑嘻嘻的收敛了些才道:“寒棋给的药,你还有剩麽?”

    “多了,那小子就怕你离家会有哪儿不适,林林总总的给了一大箱子,”想起寒棋当时抬著大箱子来送行时的光景,寒战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搂了寒雪在怀里,一只狼爪探向她腿间隔著衣裙磨蹭花谷,边靠在她耳边低哑的喃道:“光养你这儿的药便给了十多瓶呢。”

    寒雪脸上飞红,一时便软了半边身子,她急急按住寒战做怪的大手嗔道:“色鬼,才说正事儿呢,怎……怎又这般猛浪。”

    “我这不是怕你不明白我说的是何药物麽?”寒战诬赖的道,故事靠著寒雪的耳边呼著热气。引的寒雪呼吸都有此不稳了,才轻笑著将手收回来,乖乖的搂在寒雪的腰间正色道:“道出洞窟之事,以那药相胁只能算是下下策,若要让庆王改变初衷,还要从利字入手。”

    “不错,他们联盟攻打碧落,无非也就出於一个利字,三国分一国,与两国分二国,我相信华乾军会选择对他最有利的一条路的。”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