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出使庆国之20

第七十七章 出使庆国之20

    寒雪见华乾军思忖不语,也不著急,脸上再次泛出一抹淡然的笑,道,“此事,陛下尽可慢慢思量,过些时日再给本回复即可,今日天色也不早了,本夫妇俩就先行告辞了。”

    华乾军面无表情的抬起头看了眼两人,虚伪的笑应道:“那联就不留两位了,两位还请自便。”

    一直在寒雪身边做陪衬的寒战此时突然上前一步,手中拿著一支小小的白玉瓶子,向华乾军挥了挥道:“此次前来未备厚礼,此药为公主府上一家臣所制,对养身健体有奇效,还请陛下笑纳。”说著手一挥,那小小玉瓶便稳稳的落在庆王面前的玉石桌案上。

    寒战这一手功夫让华乾军看的眼瞳一缩,心中大吃一惊: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尉迟家的遗子竟有如此神功,确实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也亏得他们今天对他并无杀意,否则,这样一个人,他大庆国的中,谁人能挡?寒战露这一手功夫,只不过是在明著告诉他,他们要杀他易如翻掌,这是在威慑於他──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华乾军的脸上有不甘,惊惧,恐慌,疑惑,但一系列的情绪也只不过在他脸上一闪而逝,下一刻便被他敛了个干净。再抬头时,他又是那位泰山崩出於而面色不改的君王,“驸马客气了,如此本王便却之不恭了,请──”

    虽然这般急於送客,已显狼狈,在这两国的谈判中已落了下呈,但此时他心中已乱,对碧落一直以来的情报和实力的评断,在今晚这短短的谈话中被全部推翻,今後的棋要如何走,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但唯有一点是明确的,三国联盟已不攻自破,不论出卖消息的是哪一国,此计即已被碧落知晓,便已成废棋,再无需提。而碧落所提之计谋虽暗藏险招,却也确实是条好计,若真能成事,不论有何种风险,对他大庆都是利大於弊的。

    想到这里,华乾军不禁又补了一句:“护国公主与驸马远道而来为本王祝寿,盛意呈诚,本王心中感喟,明日晚宴,请两位务必出席。”

    听著华乾军特意加重了语气的‘盛意呈诚’和‘感喟’这几个字,寒雪与寒战对视一笑,知道华乾军这算是已经答应下两国结盟之事,至於结盟的具体事宜,也就不急於这一时半刻了。两人起身行礼,又是一翻场面话後,寒雪才告辞道:“陛下盛情,我夫妻二人明日必到,如此便先行告退了。”

    寒战上前将寒雪抱入怀中,向华乾军点了点头,便脚下轻点,运起出神入化的轻功,似一阵轻烟般自进来时的天窗翻了出去。

    看著那轻微晃动的天窗,华乾军有些脱力的摊在了九龙座上,若不是他亲眼所见,哪里肯信这天下还有功夫如此出神入化之人,若不是桌上还放著那白玉瓶,若不是那天窗的窗扇还在晃动,他只怕会觉得自己做了一场荒诞不羁的梦。

    抬手拿起桌上的玉瓶,随手取下瓶塞,那瞬间飘散在空气中的熟悉香味让华乾军再次惊出一身的冷汗,这是……这是……

    心不受控制的急速跳动著,颤动的手一抖,那小小的玉瓶险些拿不住。惊骇已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感受,‘不可能……他们不可能知道那件事……不可能……’华乾军心中狂喊著,却只是僵硬的坐在九龙椅上,脸上突青突紫变幻不定,在满殿的烛光下映照下,已有些扭曲变形,也不知过了多久,後殿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他才自僵硬的呆坐中勉强的回过神来。

    扭头看向那被一只耦臂掀起的布帘,绣著龙凤戏珠的锦帘下是未著片屡的幼女,洁白稚嫩的身子上,青红的指印与吻痕交错,未发育的膛上两点圆鼓鼓挺立著的红豆颇显诡异,却更添了分魅色。纤细的腰间布满青紫的指印,那小小的腰胯间紧勒著一条细细的红绳,印在洁白的肤色上更显醒目,小小的肚脐下似怀了孕的女子般微微的鼓起,顺著她微向两边分敞著的走路姿式,大腿内侧自腿心流下的丝丝水痕,让华乾军的欲火如爆发的火山般喷涌而出,他深深的明了那小小的,荡的身体里藏著什麽样物什。

    前一刻满心的惊疑,恐慌,与对未来大事不能掌控等负面情绪,在看到这具赤裸的幼嫩身体时,全部化为了惊天的欲火,身下的欲龙瞬间抬头,将刚穿上不久的绸裤高高顶起,那顶端的一点湿意慢慢的加深了颜色,并向周边扩散开来。

    华仙瑶迷糊的擦著睡意迷朦的眼,脚步蹒跚的向华乾军走去,边走边嘟囔著:“父皇,夜深了怎麽还不睡?”

    华乾军眯眼盯著那慢慢走近小人儿,视线粘在那两条摆动的细腿上移不开了。在烛光的映照下,两条大腿的内侧在走动间反前细细的水光,更添靡与诱惑。

    压抑住的呼吸变的轻浅而急促,口中如刚吃了酸梅般,自动分泌出唾来,“过来!”华乾军低哑的命令道。

    “父皇!”华仙瑶还未完全清醒,只习惯的唤了一声,脚步不停的向华乾军靠近。

    走的近了,那白嫩细腿内侧的水痕便一目了然,参杂著白浊的水粘稠的顺著细腿往下慢慢滑落,看得华乾军心里如猫挠似的痒痒。待得华仙瑶靠近,华乾军出手如电的扯住她的手臂便往自己怀中猛的一拉,一手穿过她细嫩的腿间,直按向那中间的一点。

    “啊……”被拉著往前扑的华仙瑶猛的整个人往後抑去,在小中的玉制阳具被华乾军狠狠的往里按压住,那硬的东西本就顶著她细窄的口,被瞬间贯穿,熟悉的麻痒让她的意识猛然惊睡,清澈的大眼中立刻布上了一层的水雾。多年的习惯让她马上摆出了最诱惑的姿态,大眼半眯,小小的舌头自红唇里探出,慢慢的在微笑著的

    神雕游侠1吧

    唇线上划过,腰胯前挺,将自己送到华乾军面前,让他能更方便的玩弄自己,细白的耦臂扶在华乾军宽阔的肩上,抬起一条大腿架在龙椅的扶手上,将自己无毛的阜完全的呈现在华乾军面前。“父皇……”

    华乾军黑沈的眼中亮起两点火光,一手拉住勒在华仙瑶胯上的红绳,往下猛力一扯,华仙瑶痛叫一声,细细的红绳划过,那白嫩的肌肤上立即浮现一条红紫的血痕,深埋在小小洞中的玉势随著那力道被猛的拔了出来,一条白浊粘腻的水紧随著喷涌而出,那是今夜早些时候他在里面的种子,原被玉势堵在里面,此时一抽便再无阻挡了,一团一团的住下掉。

    原就心浮气燥的华乾军见此哪里还忍得住,绸裤只卸到大腿上都来不及脱下,一手拎小似的将华仙瑶抓了过来,将她臀部抵在玉石桌案上便将自己大的柱子整个给捅了进去。

    “啊……啊……父……皇……啊……太……啊……太猛……啊……”狂猛的撞击力道让华仙瑶只能大声的尖叫,小小中还未全部流出的又被华乾军壮的柱给猛的挤进细窄的道里。

    “小娃,我的小瑶儿,被为父的舒服麽,爽不爽,啊?”华乾军似疯了般的拼命耸动著,一边高吼著语,他胯下大的将那小小的洞撑到极致,抽间又快速,那小里的水及被搅拌的更加粘稠,随著他抽的动作一点点的汇聚,再顺著两颗硕大的卵蛋一点点的粘连著住地上滴去。

    华乾军没有意识,没有保留的力道让华仙瑶感到即爽也痛,她的身子本就小,以华乾军的尺寸,每次若整入的话,都是直接到她的子里头去的,以往被华乾军干,还会有些前戏,那细窄的道也是被慢慢的扩开的,哪里像这次这般凶猛的次次直到底?道里头热辣辣的疼著,阜及道里外却是舒爽无比,被自小调教的欲女体制,让她迅速被欲望撑控,只能张嘴大声的叫床,细小的臀部还一耸一耸的配合著华乾军让他撞的更猛,更深。

    “啊……要……要……死了……裂了……啊……好……好……爽……啊……啊……”

    随著身体本能的舒缓,耳边听著华仙瑶浪的叫床声,华乾军混乱的心绪慢慢的平静下来,身体仍在随著本能耸动著,大的阳筋仍在有力的捅著那小小的洞。脑子里却是慢慢的有条理起来,被欲望支配的眼神也越来越清明起来。

    那叫寒战的小子不愧是尉迟的儿子,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不说那一身的气度,单是那一身的功夫就不容人小觑。还有那个叫寒雪的小丫头片子,能让皇甫皓羽宠爱这麽多年,还撑了碧落半壁经济命脉,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之前因为这丫头只是个异姓公主,又是个女子,便先入为主的没让人深入去查,现在看来真真是大错特错了,得让探子立即重新探查明白。

    这次三国联盟本是秘中之密,哪里知道竟早被碧落知晓,虽不知道是哪一国漏的秘,秘密漏露了是真,到此也已无力回天,此事已再不可为。再者,三国之中不知哪一家出的错,在没有弄清楚之前,亦不能再与之深交,以免给庆国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再者,碧落提出的这条计策好虽好,明面上好处都被他庆国占了,碧落虽也有甜头,但总没有他庆国的多,这般看来,他总觉得不妥,却看不出不妥在何处,不由的让他伤透脑筋。

    心乱烦燥之间,华乾军不由的更不节制自己的力道,双手紧紧的箍著华仙瑶的两条细腿,那冲撞的力道几乎要将她撞碎。

    “啊……痛啊……啊……裂了……不要……啊……好深……啊呀……要……要……烂了啊……”华仙瑶脸上似痛似喜,小小的阜早已被刚强的力道撞击的一片通红,圈在华乾军腰背後的脚指都因中猛烈的快感而蜷缩在了一起,被撑到极致的小因高潮来临而快速的收缩著,深处喷涌出的水却被那大的死死的堵在了道里头,除了零星一点被带出身外外,大部分都被推挤进了她小小的子里,小腹随著华乾军凶猛不知节制的干,慢慢的圆滚鼓起,她一边糊乱的尖叫著,一边紧紧的夹著华乾军的腰身,摇摆著屁股,手还忙碌的扯开华乾军的衣襟,在他壮硕的膛上捻玩著那两颗樱果。

    长的深入子重重的撞击著,被窄小的道及道一起挤压的的消魂快感让华乾军的思绪略微的回神,看著在他身下荡扭动的小人儿,华乾军邪的露齿一笑,专心摆臀抽起来,看著华仙瑶似疯似颠的尖叫著,却仍不停的扭著屁股引合他的入,华乾军便冲撞的更加卖力。疯狂的又猛浪捅了近千下,他一个重重的顶入,关一松,壮的圆端上,细孔中的如水箭般激而出,迅速的充满那小小的子,看著那平坦的小腹上鼓起的形状更加明显,华乾军满足而骄傲的笑得更加欢畅了,也唯在有这种时候,他才会将满脑子的国事扔在脑後,享受这片刻的满足。

    虽明知以华仙瑶的年纪是绝不会怀孕的,他偏就喜欢将每次发泄过後的储存在她的体内,心底暗暗有著一丝不让有的期待,期待那些种子能在那小小的地方生发牙,每次疯狂後,他都会将自己的种子一滴不剩的在她体内,一次,二次,三次,……看著那片平坦光洁的小腹慢慢拢起,他便会有种变态的兴奋与快感,好似这样就能证明自己是与众不同,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收敛了一下心神,看著整个摊在玉石桌案上,仍在微微抽搐的华仙瑶,华乾军邪笑著将她抱起,转身往後殿的浴池走去,到了地方,把华仙瑶放在池子一角,自已也草草的清洗了一下後,便出了池子穿戴起来。那边华仙瑶仍依靠著池壁回味著刚才欢爱的美妙滋味,连华乾军何时离去了都不知晓。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