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完结篇 风起云涌之五国混战

完结篇 风起云涌之五国混战

    庆王大寿将近,都城内到处张灯结彩,显得异常热闹。数十年的休养生息使之庆的百姓安居乐业,国泰民安,因此庆王深得人心。百姓们早早的就开始自觉的挂上红灯笼,在自家门前结上红彩绳,为庆王贺寿乞福。

    碧落的官驿内,寒雪自锦盒中取出印有碧落国君印玺的国书,递给华世岚,见他仍苦著张脸,她不由好气又好笑,“二皇子何需如些愁眉苦脸,若让人瞧见了,还以为是本欺负了你呢!也不想想这两国结盟,得大头的还是你庆国呢。”

    华世岚心说,‘要真有国书上写的这麽实在就好了,不然还真是难说。’这世上没有人会把好处往外推的,他们就在等著看碧落出招。再一想到刚与寒雪达成的那一项交易,他的脸都快要苦出汁来了,不知道一会儿把这消息报给父皇後,他会不会还有没有命在。

    华世岚怎麽想不是寒雪能管的住的,只是华世岚那张衰脸,倒真取悦了她,让她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

    华氏一族之所以女子早夭,本就是源於华氏一族男子那不便与人启齿的变态欲,好不容易这到了华乾军这一代,这世上出了寒棋这个变态,制出的药剂倒真为华乾军解决了大问题。既然知道了华氏一族的秘密,若不善加利用,她就不是寒雪了。现如今两国有盟约在,也不能以药为胁,但在药价上做点手脚,让自己赚个钵满盆满总还是可以的。所以,她就意思意思的把那药价翻了三翻,顺带送了一点点咋值钱的生肌去疤的药膏,全当友情赞助。

    不管他华世岚如何的不甘愿,药在对方手里,他们便已受了挟制,就如木已成舟,无计可施。所幸现在也只是提了价,而不是断货,否则,後果真不敢设想。这十多年来,族中男子早已习惯了每七天一次的疯狂泄欲,若突然断去,只怕会比断水断食更让人难以忍受。更何况,眼看著一批童子,童女即将成熟,却不能享用,只怕族中也会有人生出异心来。这样想著,华世岚终於心宽了些,抬手向寒雪一礼道:“即然如些,便依两国约定之期,我军借借道之便直取龙跃,也请贵国做好准备。”

    寒雪也客气的回了个礼道:“放心,我国的军士早已开拔前往卧龙河了,也请贵国早做准备吧,毕竟,咱们这後面还留著个金沙呢。”这话是明著告诉华世岚,若是庆国军队不尽快打下龙跃,一旦碧落解决了龙跃的主力军便会直扑金沙,到时若金沙全被他们攻下了,也只能怨他庆国手脚太慢了。

    “公主放心,我庆国大军早已於月前便已开始分批前往龙跃,大战一旦打响,我军必会用最短的时间占领龙跃。”华世岚说完这一句话後,便起身告辞了。

    见人走远,寒战走到寒雪身後,将人拥进怀里。“龙跃的使臣今天起程回龙跃了,华乾军派了使节带著国书同行,国书内容不详,不知道会不会有什麽猫腻。”

    寒雪自然的靠入寒战的怀抱,语意懒散的道:“现在的情况已经摆明了,华乾军如果到现在还不清楚怎麽做对他庆国最有利,也就妄为一国之君这麽多年了。”

    窗外,一阵风吹过满园的枫树,火红的枫叶在天地间翻飞,似生了翅膀的灵,染红了窗内相依偎著的两人的眼。

    “起风了呢……”

    秋风起,峰火连天。

    卧龙河边战鼓轰鸣,碧落七十万大军神不知鬼不觉的横越汹涌的卧龙河,奇袭龙跃国临河而造的四坐城池。消息传入各国朝庭时,已是三天後了。

    碧落皇

    看著手里的捷报,皇甫昊天激动的直拍桌子,“好,好啊,连下四城,一兵未损,做的好啊。”

    皇甫皓宇伸手接过那张捷报,只见上面写著:“护国公主下属探子於饮水中下了迷药,我军奇袭未遇抵抗,连下四城,我军未损一兵一将伏获敌军二十三万。”

    “这次能这麽顺利,雪儿当立头功啊。”皇甫昊天激动的脸泛红光,未损一兵一将连下敌国四城,这在任何一国的清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

    皇甫皓宇眼中异光一闪,“能想到在饮水中下药,连迷四城,雪儿确有奇谋,只是皇儿认为这真是好事?”

    皇甫昊天听了微愣了愣,随即颇有深意的一笑,“这点父皇不用担心,孩儿早有打算,只要雪儿不生异心,她便是功臣。”

    这下轮到皇甫皓宇惊讶了,“皇儿已做了安排?”

    皇甫昊天得意而深沈的笑了笑,“父皇,不是您告诉孩儿的麽,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孩儿予雪儿富贵与权势,她才是碧落的护国公主,孩儿若说她不是,那她便什麽都不是。”

    皇甫境天吃惊的呆了下,随即恍然一笑道:“是为父多虑了,昊儿你做的很好,身为帝王当如是。”

    ……

    龙跃皇

    龙跃王正在金殿接待庆国来使,在看过庆王的国书之後,龙跃王龙颜大怒,命殿外武侍将韩高远及其子押入天牢,韩高远之女韩贵妃打入冷,并命刑部彻查韩高远通敌叛国一事。

    这边事情还未来得及处理完,门那边突然传来警锺三响,吓的一殿文武大臣差点儿飞狗跳。殿外连滚带爬的冲进一灰头土脸的传讯兵,往地上一趴便急急嘶声道:“陛下,碧落大军奇袭我卧龙河边城,城中无人应战,也未见狼烟升起,属下在城外见碧落大军整队入城未见抵抗,请陛下速速派兵支援。”

    龙跃王惊的差点自龙椅上跌下来,心里又惊又怒:卧龙河边的四座边城皆有重兵把守,怎麽会无人抵抗,难道有内神通了外鬼?再则碧落怎麽会突然派兵攻打龙跃,三国联盟围攻碧落之事还未到时间发动,现在倒被碧落倒打一耙,卧龙河边四城首望相助,要攻只能连攻四城,现在一城已失,那另三城便也会是同样的情况。这倒底是怎麽回事?碧落知道了三国联盟之事,特地先下手为强?

    龙跃王惊魂不定的向全殿文武急急道:“众爱卿可有退敌良策?”

    文武百官纷纷献策,“陛下,为臣以为……”

    庆国皇

    庆王大寿,举国欢庆,百官齐例,四国朝贺。

    华世招拿到急报时,一看之下脸色就变了,转头便直奔御花园。御花园里,百官正在饮宴,华世招匆匆向华乾军行了个礼後,便急急将手中急报呈了上去。

    华乾军笑容可掬的脸在看到急报的内容时,完全僵硬了,瞪大的眼,满是惊愕的抬头看向下首轻松自在的那对夫妻。不过一瞬,他便收起了满脸的惊色,只招手让华世招附耳过来吩咐了几句,便仍脸色自若的继续饮酒。

    寒战冷冽的眼角只瞄到华世招一脸肃穆的匆匆离去。

    金沙皇

    一脸蜡黄的皇长子正伏在一具曼妙的胴体上激烈的起伏著,娇媚的叫床声响彻整个寝。“啊……好……啊呀……嗯……再深些……啊哦……舒服……好哥哥……啊……再快些……”

    “你这骚蹄子……被……本皇子的爽吧?舒不舒服?啊?……啊?……看你夹的这麽紧,爽吧?啊……”皇长子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吼著词浪语,边端著自己的老二努力往身下女子的小洞里戳。

    身下女子娇媚的凤眼中一抹寒

    同学的可爱女友sodu

    光极快的闪过,嘴角扯著勾魂摄魄的笑,白耦似的双臂妖娆的环上皇长子的脖子,鲜红的小舌便自豔红的唇口中探出,舔上男子特有的喉结,口中还不忘发出嗯嗯啊啊的娇媚呻吟声。

    “嗯哼……真骚……这麽浪…………死你……死你……爽不爽啊……再叫大声点……叫……”

    後深处

    “啊……王爷……啊嗯……不要……”一名风情万种的成熟妇人被三个男子围在中间,一手套弄著一个中年男子巨大阳物的同时,前後庭还同时被两个男子猛烈的抽著。

    “老二,老三,你们两个慢点儿,没见豔儿都没办法好好舔我老二了麽?”站在妇人头边的中年男子皱著眉头不爽道,边将妇人的头压向自已的巨龙,掐著她的下额便将巨大的努力塞了进去。

    “呜嗯……嗯哼……呜嗯……呜嗯……”被唤作豔儿的妇人因身下两同时被激烈的攻击著,口中又塞入这麽大的一,不但让她呼吸不顺,已经顶入喉咙里的也让她不适直欲呕吐,不禁挣扎著舌头连动,乞望将顶出口腔。

    “嗯……哦……好爽……啊哦……啊……真会舔……”中年男子舒服的连连呻吟,著豔儿的头便在她口中抽起来。

    “大哥,豔儿的小嘴真这麽消魂麽?”被称为老二的男子一边像打桩似的狠命撞击著豔娘的小,一边笑著问道。

    “爽,这娘们真会舔,这小嘴又小,顶在她喉咙里,一夹一夹的,差点儿老子就忍不住喷了。”被称为大哥的中年男子丝毫不管手下的女子已经直翻白眼了,大的在她口腔里抽的更为激烈狂放。

    “这女人上起来真爽,难怪当初老头子只独宠她一个了,这屁眼紧的像要把我的大家夥整个挤进她身体里去似的,妈的,老子今天一定要个过瘾。”躺在女子身下被称为老三的男子拼命的往上挺著腰,大的巨龙快速的在豔娘被撑到极致的菊花里进出著,每每抽出都会带出一丝鲜红,和著自女子阜里被出的水,一起晕湿四人身下的大片被褥。

    “忍了这麽多年,终於还是被我们等到了,咱们这几天可要好好的享用她,过几天出了征,可就没这豔福可享了。”直的豔娘花“噗啾,噗啾”声响成一片的老二感叹一声便更加卖力的抽动起来。

    三个金沙最有权势的男人,为享用到自己夕日豔丽的母妃而沈浸在欲中无法自拔。殊不知就在数门之隔的寝殿之外,一名黑衣男子正焦急的在原地打转,时不时的抬头望望紧闭的殿门,无法可想的击掌长叹。

    冰晶皇

    白雪纷飞的闱里,清冷的长廊上,一身龙袍的冷冽男子,望著高高的墙,神情悠远。

    长廊的另一头,白色苍苍的老太监健步如飞的往这头奔来,也不见他怎麽抬步,竟就几个眨眼间便到了男子身後。

    “皇上,碧落七十万大军於三日前跃过了卧龙河,连下四城,未损一兵一将。”

    “开始了吗?”冷冽的冰晶之主抬头望著满天的白雪,悠悠的问著身後的太监道:“来福,你说,凝儿在碧落过的好麽?身子该是会舒爽些了吧?那里四季如春,对她的气喘该会好些才是。”

    老太监闻言低下头,柔了声道:“那护国公主的手信皇上不是看了麽,有她护著公主,应是无事的,她手下有一神医,只要那神医出手,定能保得公主长命百岁的。”

    “一个女子,又无皇家血脉,空得一身富贵权势,不长久的。”冰晶王悠悠的轻叹中带了丝惋惜与无奈,轻柔的语声随著满天的风雪消散於天地间……

    史上最著名的卧龙河大战彻底打响,碧落七十万大军如一把大刀自龙跃国土中部横劈向都城方向,所过之处如狼入羊群,尸骨遍野,血流成河。

    庆国与金沙合军增援,两国大军兵分两路,庆国大军直奔龙跃都城,一路过处皆会留兵助守城池。金沙大军则突袭与冰晶,碧落三国接壤之地的龙首城,只待龙首城一破,便可直取碧落都城。

    哪知碧落大军获知庆国增援大军已到,迅速退兵回守卧龙河畔。而另一处,金沙大军抵达龙首城方知城中驻著两支大军,那是冰晶国与碧落国的联盟军。

    不过一月,五国局势再起变化。增援龙跃的庆国大军在进驻龙跃都城之际,竟突然倒戈相向,只两日便顺利打下龙跃都城,将龙跃皇室一干成员尽皆囚禁於内之中,而龙跃境内大半城池皆在同一天为庆国士兵所占。

    同一天,碧落大军再次越过卧龙河,攻占卧龙河附近的城池一十四座。只两天,龙跃便已名存实亡,龙跃国土皆为碧落与庆国彻底刮分。

    亦是同一日,金沙东南边境告急,碧落三十万大军奇袭而至,不过两天,便连下两城。

    还是同一日,金沙大军於龙首城外与冰晶、碧落联军交战。两方大军甫一相交,冰晶大军便急急退向一侧,唯碧落大军奋勇前冲与敌相斗,金沙大军中坐阵的三位王爷深怕有诈,亦将大军一分为二,两相牵制两国大军。

    只是待他们分兵阵式完成之时,自左右两翼突然各冲出一支大军,正好与冰晶、金沙的大军形成了合围,将龙跃的主力大军一分为二死死的围困住。合围之势一成,碧落与冰晶外围的士兵们便在内围士兵们的掩住下,开始如搅机一般,收割著金沙兵将们的生命。一时间,龙首城外惨加连天,血染黄沙,连绵数十里。

    两日之後,金沙五十万大军覆没於龙首城外五十里地之处。接连两天的突围,追剿,再突围,再追剿,在没有食物又疲於奋战的情况下,他们能活下来本就是奇迹。但也只限於两天,金沙的士兵们早已经将所有力气拼尽,死亡已临近……

    无力的举起满是缺口的刚刀,还未来得及砍中敌人便已被敌军拦腰截断,身体摔飞出去时候,眼睁睁的看著自己腰部以下的双肢,在数米外的地方摔落,被马蹄踩踏成泥,最终也只能带著满心的不甘与不得全尸的怨恨,奔赴地府。

    三日後,无边的恐慌直袭金沙所有军民,金沙掌权的三王被碧落、冰晶两国联军击杀於龙首城外,金沙国内一时无人坐阵。皇长子整日沈浸於乐不问世事,百官惊慌失措之际,奔进後求见皇後,这才发现,皇後中太监女早已逃的一个不剩,豔丽的皇後在寝内的凤床上被发现,只是夕日风光无限的皇後,此时却全身赤裸,浑身布满青紫的掐痕与白浊的,身下阜与身後菊花皆有暗红的血迹,人──已死去多时。

    而就在此消息传的沸沸扬扬之际,庆国倾八十万兵力,兵分四路,直袭金沙南方边境。

    金沙百官哗然,群龙无守。不过五日,金沙都城中略有私产者皆奔逃而去,繁华一时的金沙都城几乎成了座空城。

    大战启始方过两月,四国局势一变再变。碧落与冰晶联军先灭金沙五十万大军,後自金沙国土东北角切入,直奔金沙王城。而碧落另一路三十万大军,自金沙东南角切入,已连下金沙七城。两路大军首尾相应,以急行军的速度直直的吞下金沙一座座城池。

    而庆国四路大军亦是不遑多让,因金沙群龙无守,已成一盘散沙。四路大军所过之处几乎未遇抵抗,八十万大军只一月便已攻下金沙三之分一的土地。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