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战恋雪 > 章节目录 完结篇 风起云涌之功成身退

完结篇 风起云涌之功成身退

    铁牛背山,庆国军营

    副帅帐中,十来个赤条条的将领,眼泛红光的看著被他们围在中间,同样赤裸的两女四男。此两女分别是庆国尊贵的金枝玉叶,华仙飞与华仙羽公主,而将两人夹在中间的正是在龙跃与金沙大战中立了头功的四名大将,孙玉芳,刘书恒,华锐,和吴浩。两位公主显然是被人喂了药,此时正是两眼迷离,全身泛红,被两个男人同时夹击之时,还不断的用力挤揉自己丰满的子,直掐的原本一双白面馒头似的子,印上青青红红的指印。

    刘书恒边用力的挺腰前戳,边看著周围的大将道:“各位将军不必客气,两位公主原就是陛下赐於我与华锐兄的女人,此时又被我们下了极烈的药,不会醒转的,各位可尽情的享受。”

    身边的这些将领早被这香豔的活春给激起了反应,那老二早已翘的老高,涨的青紫。其中一壮的将领哑著声道:“刘大人,这不太好吧,必竟是公主,要真被我们玩了,陛下若是怪罪下来……”

    “别怕!别怕!”华锐边喘息著拼命冲刺,边笑道:“你们没看我们就是这麽玩的麽,即是赐於我的女人,那就是我的人,我要她怎麽样,都该是我说了算,我说准你们玩儿,你们就只管尽情的玩儿,大家一场兄弟,这次若不是大家肯拼命,我们也得不到这麽大的功劳,一起用个女人算什麽,啊嗯……”说著身子一僵一阵激烈的颤抖,将满满的白全进那湿润的玉壶里。

    华锐拔出半软掉的阳物,揉了揉道:“这两娘们上著确实爽,各位将军不必客气,大家都是兄弟,正所谓兄弟为手足,女人如衣服,就算是贵为公主,那还不就是个女人吗,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玩儿的,来,来,这小可是紧实的很,夹的舒服极了。”边说著,边顺手拉过身边的副将,直接将他一推,端著他的老二,就让他整挤进了洞里。

    “啊……好爽……”那副将原就忍的快爆炸了,此时龙阳一入洞,便再也忍不住抽动起来,抬眼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对丰,两手颤抖著便了上去,抬头看著那张平时高高在上的脸,心中那种无以名状的激动猛然的爆发出来,“我在公主,我在公主,妈的,了公主了,,……”副将原只喃喃的话语越说声音越响,到後来,便忍不住的大吼起来,身下不太壮的老二此时好似都大了一号。只见他似见著战场上的敌军似的,双眼赤红,双手狠命的抓著那双嫩软的子,腰下利剑狠命的戳刺,似是要将身下女子戳穿了似的。

    有了一人带头,那边上围观的众位将领便也没了顾及,纷纷伸手,伸脸上来,或或舔或亲,全都似失了理智的野兽,疯狂的蹂躏起这两个昔日在他们眼中高高再上的金枝玉叶来,连原本在两女身上泄欲的四名大将何时退出了营帐也不晓得。

    “老祖宗确实睿智,这样一来,还有谁会对咱们有异心?”刘书恒感叹的道,在那些将领的眼中心里,只当他们肯将自己贵为一国公主的娇妻都送於他们共用了,那就是最最推心置腹的了,哪里还会不会忠心献上。

    四人转身去了主帐,华乾军正自主帐的内室里出来,浑身上下也只穿了一件单裤。他只瞄了四人一眼,“有功的将领都按置好了?”

    “是。”四人齐声答了,便在华乾军的显意下坐到两

    穿越异界之欲望女神帖吧

    边的红木椅上。

    华乾军在首坐上坐下,抚著手下桌上的大陆地图,眉头深皱,“对於碧落弃金沙的铁矿不要,反而换得土地并不肥沃的龙跃领土,你们怎麽看?”

    “儿臣猜测,会不会那边的地底下也有铁矿,并且可能还不少於金沙?”吴浩道。

    “儿臣倒觉得碧落这麽做可能只是出於方便管理的考量。”华锐道。

    “会不会是有龙跃有什麽咱们不知道的东西,偏碧落知晓,所以才弃金沙而就龙跃。”孙玉芳猜测道。

    华乾军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派密探潜入龙跃,暗中查访此事。”他可不想再被碧落摆一道,这次若不是他见机快,这金沙只怕就没他的份了。

    碧落军营,主帅帐内

    皇甫昊天满面红光的招呼著冰晶国王北冰岩及摄政王北冰麒,“冰晶陛下请,摄政王请。”说著便先干了杯酒。

    北冰岩及北冰麒见状忙端起杯,饮进杯中酒。只是北冰麒显得有些魂不守舍,频频望著营帐门口,不知在看些什麽?

    “摄政王可是有何急事待办?”皇甫境天摇著玉扇笑眯眯的问道。

    “不,没什麽。”他只是在等那个聪慧的似灵般的女孩。“对了,怎麽不见护国公主?听说护国公主府上有一神医,我那妹妹自胎里带了喘病出来,我们可没少为她费心思,现在知道护国公主府上有能人,我可一定要向她借人一用的。”

    “摄政王客气了,凝儿也是朕的妃子,雪儿自是不会吝啬一个大夫的。”皇甫昊天微微一笑,转头向身後的小太监吩咐道:“去,看看公主怎麽还没来。”

    那小太监才刚出了帐门,便又折了回来,只见手中还多了一个锦盒。“禀皇上,这是公主帐前的小兵送来的,说是公主让送给您的。”

    皇甫昊天与皇甫境天不解的对视一眼,“呈上来吧。”

    锦盒打开,最上面是一封写著‘皇帝哥哥亲启’的信,皇甫昊天拿起信,只见锦盒里还静静的依次躺著八支令牌。

    皇甫昊天心一惊,急急拆开手中的信,一见之下,心中既羞且愧,脸上不由的热辣辣的烧烫起来。

    皇甫境天见此,颇为不解的走了上来,“皇上,何事?”

    皇甫昊天闭了闭眼,将手中的信递了过去。

    皇甫境天摊子开信纸,只见上面写著:

    “皇帝哥哥,三国大势抵定,雪儿与寒战就先功成身退了。

    盒中八支令牌为雪儿数年所建之基业,凭这八支令牌便可号令三国内所有旗的人员及钱财调度,另外清州城内的寒家庄里,那後山是空的,里面是寒家庄的所有人费时十来年的所得,若有一日国库吃紧,你便取出来用吧。

    雪儿的父母还在四处云游,若有一日他们回转,就有劳皇帝哥哥代为多多照顾他们吧。

    必竟雪儿这次是要出海,海上情况莫测,万一碰上风暴,也是有可能回不来的。

    雪儿从未出过海,好不容易寒战答应要带我出海呢,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或许有一天,我们还会回来,也或许我们永远也回不来了,所以後会无期了,皇帝哥哥!

    寒雪,寒战留字。

    “雪儿……”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