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4

    . .

    《追逐篇》08(乔顿与罗伊)

    08

    “什麽时候出发?”

    “明天。”

    “……”亚历山大拿著烟的手微微一抖,心里不禁想,如果自己不问这个问题,这家夥明天会不会直接消失连招呼都不打。

    谈话一度中止,亚历山大在床上默默地抽烟,狄耶罗则整理著自己的东西,罗伊站在房间里,怎麽都觉得自己唐突,虽然想说点什麽有的没的,但从进这间房到现在,这个房间的气场就很奇怪,或者说,他不上嘴。

    将烟头掐灭,亚历山大下床,整了下褶皱的衣服,右手还有些颤抖,“罗伊,你想知道杀死乔顿的人是谁的话……”

    罗伊没想到会突然叫到自己,而且还是这样的事情!马上激动地盯著亚历山大,BOSS今天是失恋受打击了,所以良心发现,准备把这个事情告诉自己了吗?

    同时有反应的,还有刚坐下准备打字的狄耶罗,他的手停顿在键盘上,没回头,但注意力都在亚历山大身上。

    “就算我现在告诉你名字,你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

    “没关系!只要让我知道是谁!”罗伊很少不说脏话,一旦他不说脏话,就是他认真的时候,不,应该说,他在提到乔顿的时候,十句话有九句话不是脏的。

    “知道了之後呢,你想干嘛?”亚历山大调侃地问著。

    “杀了他。”

    亚历山大和狄耶罗都很想捂脸,这三个字罗伊说得非常坚定,但在他们听来,那是最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不是杀了幂恪不可能,而是罗伊杀了幂恪不可能。

    “既然这样,正好,”亚历山大走到他的面前,左手打了他的肩膀一下,“有本事就跟著狄吧,他正要去找那个凶手,这可比淡淡知道那个已经不存在的名字要有用多了。”

    罗伊的眼睛瞪大,狄耶罗皱起眉头。

    “什麽?”罗伊不敢相信地问出口。

    “他呢,就是你平时最看不惯的那群狗娘养的警察,而他因为私人原因,现在和你目的一样,在找一个人,能不能让他带上你,就是你的事情了,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这麽多。”亚历山大给了个鼓励的笑容,没看狄耶罗,走出了房间,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著解决,ANNA应该已经到了吧。

    房门被开启,又被关上,罗伊没有动,狄耶罗停顿了一秒後,手指继续敲打键盘。他以为亚历山大不会告诉罗伊幂恪的事情,因为那对罗伊而言是危险,但他没想到,他居然能这麽做。

    “狄……”罗伊的喉咙有些干涸,声音干干的,刚出口就被狄耶罗快速地打断了。

    “想也不用想。”

    有没有搞错?带上他!?他又不是在郊游度假,找个旅伴什麽的,亚历山大到底是什麽意思,还是纯粹觉得这样比较好玩?这次米兰之行真是太失败了,本来还以为以亚历山大的人脉,也许会有些幂恪的消息……

    “为什麽!?”罗伊似乎终於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语气和语调都恢复了,甚至比平时更激动,“为什麽不行?既然你也要杀了他,带上我不是更好吗?我保证绝对不会拖你的後腿!”

    既然你也要杀了他……

    狄耶罗不是不知道怎麽回答,而是不觉得有回答的必要,解释都是多余的,有结论就可以了,他不会带上他,这就是结论。

    “我不会放弃的,带上我,或者告诉我杀害乔顿的人是谁,否则我死也会缠著你。”

    “不可能。”狄耶罗头痛,刚才和亚历山大莫名其妙打上一架已经很超出他的理智了,现在再来一个小孩子对他叫嚣,他觉得这一切太不像狄耶罗式的生活了,他一向是和麻烦绝缘的。

    不再理睬罗伊,狄耶罗继续做著自己的事情,整理完资料,定完机票,关了电脑。回头,罗伊正打电话定明天和自己同一班去伦敦的飞机;狄耶罗去洗澡,出来时,罗伊还在他床边站著,盯著他;他上床,罗伊保持著同一个站姿,一动不动。

    本来警觉就高,身边站了这样一个活人,狄耶罗哪里还睡得著。

    “滚出去。”狄耶罗翻身坐起来,看著紧盯著自己的罗伊,语气里全是警告。

    “不,我一走,你马上会不见的。”罗伊盯著狄耶罗,再看了看他的床,“我能坐下麽?站一晚明天会跟不上你的速度的。”

    狄耶罗又有想一枪毙了他的冲动了。

    见狄耶罗没说不行,罗伊坐在了床上,依旧看著狄耶罗。

    “放弃吧,就算你找到了他,也只是送死。”狄耶罗知道今天自己失常了,这样的人,直接打晕离开就可以了,他本不怕谁缠,因为谁都缠不上他,否则还怎麽算特工。

    “那就送死好了。”罗伊放松下来,靠在床头,和狄耶罗靠得并不近,床很大。

    “没必要,你又不是乔顿的什麽人。”是的,如果是什麽人的话,早就一起死了,所以狄耶罗和亚历山大都知道,罗伊不过是一个对乔顿而言,不值一提的人物罢了。

    笑了一下,这是很少会在罗伊脸上出现的,符合他年龄和他长相的笑容,“嗯,不是他的什麽人,甚至连上床也不过是金钱交易。”

    这是狄耶罗没有想到的,本来以为,罗伊也许只是乔顿的一个过去式,他们交往过,却被乔顿甩了,原来,连这种关系都不是。

    “那个时候,我需要钱,而唯一的资本,就是这张脸,所以去当MB本不算什麽意外,这是唯一能在短时间内凑集到很多钱的办法。一个没有背景的新人,老板也好,其他MB也好,当然是有什麽难对付的客人都丢给你,因为你为了钱不敢反抗。”罗伊双腿也缩到了床上,把自己缩成了一团,“当时有一个财大气的商人,仗著自己有钱又有点小权,没有人敢得罪他,但,也没有人愿意接待他,於是就把第一次出来接客的我推了给他,那简直是噩梦,我都咬舌了,可惜没死成,他不准我死,说对奸尸没兴趣。

    是的,就在最危急的时候,乔顿出现了,他救了我,理由很简单,他说喜欢我的脸。所以我的第一次是给乔顿的,之後他把我包下了,偶尔来轻松的话,就会找我过去。我不了解他,有的也只不过是十几次的身体接触,後来他消失了,说是去了其他的城市,我也没再干下去,拿到了乔顿那几个月的包养费,我急需的资金也缓过来了。

    我一直在等,等他再出现,然後像以前一样拥抱我,虽然那不是爱,但起码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对他是有用的。当然我也想过,只要等我有本事了,我会去找他,我不知道他是谁,但知道他的工作很危险,我想成长成一个对他有更多帮助的人。

    抱著这样的心情,我每天生活在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最底层,但我并不觉得难受,心里始终抱有希望,直到突然知道他的死讯。

    你能想象麽?你在等的,你准备去找的,最後等你找到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时,我的心情麽?”

    追啊追,最终追到的,竟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狄耶罗的脑中出现了认尸间,拉开尸袋後,幂恪的脸出现的画面。他不是消失了,只是死了,所以你找不到他……

    从未有过的恐惧一下子散布全身,那一阵麻痹的感觉,让狄耶罗觉得很冷。

    那天单方面的对话不知道什麽时候结束的,当狄耶罗意识到罗伊很久没说话时,他已经缩在枕头上睡著了,眼角的泪痕,仿佛怎麽都不会干,干了又会有新的流过。

    狄耶罗替他脱了外套,盖好被子。穿上自己的外套,拿起简单的行李,走出了房间。

    TBC…

    大家表急,幂BOSS总会显身的……

    《追逐篇》09(PLAYBOY)

    09

    狄耶罗连夜赶到机场,把第二天下午的机票临时改成了凌晨的那班,坐上飞机後,看著渐渐变小的米兰机场,微微皱起了眉头。

    确实,在最後那段时间,他对幂恪下了毒,而现在已经过了那麽久,一直都探寻不到他的下落,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可能。他找了地方躲起来,然後毒发身亡。

    摇了摇头,接过空姐的苏打水,狄耶罗想起幂恪的脸,否认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的,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轻易死去,只是一点毒药罢了,他一定会想办法弄到解药。

    原本出宾馆时很强烈的想要去调查这段时间无名男尸的计划被否决,在一片漆黑的天空下,慢慢闭起了眼睛,休息一下,就是下一个战场,雷恩的敏锐不是那麽好对付的,他必须全力以赴,这是他最接近幂恪的一条线索,绝对不会放过。

    而且……假期也快要休完了。

    狄耶罗在伦敦第一电台附近租了房子,交了三个月的租金,但他知道,自己最多只能呆上一个月。雷恩和其他以前跟踪过的人不同,那些人或多或少会有一些自己的暗面,很好下手,但雷恩正如亚历山大所言,是一个没有污点的普通名人。

    也许与众不同的地方,仅限於名人这点。除了这个,他再正常不过了,除了赶一个又一个通告外,常去的地方就是健身房和酒吧,偶尔也会和女人约会,倒是无固定女友,是娱乐圈出名的钻石王老五,可惜,那脸一看就不安全,没有黄花大闺女会想要和他交往。

    再其次,他是在英国主持界混了很久的人,有了自己的声望,虽然不至於一句话就把某个小明星枪毙,起码在某电台一两年内永远不让他曝光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对他阿谀奉承的人不少,过的竟也是少爷般的生活,没啥闹心的事情,家里养了两条金毛,典型的有钱人家。

    这些资料并不难拿到手,狄耶罗能够查到的个人资料已经是最全面的了,要接近他,最好的办法就是工作上,但这样一来,狄耶罗势必要用到自己敏感的身份去办事,休假期间,他并不想要假公济私,特别是他的这些举动还会留下记录。

    找幂恪,是纯个人的行为,并不是完成某个任务。

    既然无法从工作下手,能埋伏的地方,就只有他常去的酒吧,一家很多明星光顾的,需要关系才能进入的闹吧,在城市中心。

    “Down”就是狄耶罗要蹲点的酒吧,按照记录显示,雷恩每周总会出现在这里几天,和大夥儿聊聊天,放松放松,这家酒吧不纯,但不是提供色情服务的,而是在底下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赌场,让明星们能够喝著香酒,拥著美人,放松一把。

    不是会员制的酒吧,但门口的警卫却眼睛很毒,不能够进场的普通人,无论怎麽混,都会被他们火眼金睛抓住。

    在酒吧门口待了两天,狄耶罗在第三天的白天,走进了一家美发院,总监设计师揉著狄耶罗的头发,从镜子中笑著问,想要做什麽样的发型,狄耶罗冷冷地回视过去,启唇,yboy。

    对方一怔,点了点头,拿起喷雾,打湿狄耶罗的前发,拿出剪刀就开始修剪。虽然对要求有点古怪,但对方毕竟是专业级别的,狄耶罗也放心地闭起眼睛养神,脑中想著晚上要实行的计划。前两天,他都没有看到雷恩来酒吧,今天也许会出现。

    一个小时後,狄耶罗睁开眼,看著镜子中完全陌生的自己。栗色的头发带有些自然的微卷,裸露出的耳垂上,是那颗鲜红的价值不菲的宝石,乔顿就是因为这颗耳钉而死的,幂恪给狄耶罗戴上後,就再也没有脱下过,狄耶罗只是把它从右边改成了左边。

    眼睛很亮,但是黑色显然不适合,衣服也不适合,表情……更不适合。

    戴上了墨绿色的隐形眼镜,换了条设计夸张的牛仔裤,以及一件很潮的t恤衫,狄耶罗看著镜子中的自己,抓了下刚塑造好的造型,弯了下唇角,镜中的男人,竟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是的,狄耶罗善於伪装自己,米罗是他伪装得最彻底的一次,每次执行任务,都会据对方的软肋塑造自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自己副业去当演员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时间接近黄昏,天色逐渐变暗,城市在快速地切换模式,一顿晚餐後,就彻底变成了一个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成人世界。

    狄耶罗是没有资格进入DOWN的,但出入酒吧的很多女明星都是很有博爱神的,谁都愿意带上他进入酒吧,谁说只有男人喜欢抱著美女的?女人也同样需要虚荣。

    所以狄耶罗是受欢迎的,等晚上雷恩来到DOWN时,狄耶罗的周围已经围了一群女明星,她们被他幽默的谈吐方式,渊博的知识吸引了,当然最吸引她们的,还是那张俊俏的脸蛋和很好的身材。

    只一眼,雷恩就发现了狄耶罗,看著他在胭脂堆里笑著,特别扎眼。人的可塑是很强的,雷恩当然知道,当能够一下子转变那麽多,就连那些实力派演员也未必能做到吧,这家夥还真是……如他预料的,纠缠不清了。

    “他是谁?”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酒,雷恩随意地看了狄耶罗一眼。

    “MAY带进来的,都在猜测是不是某个公司的新人,准备来这里赚点人气。”酒保客气地说,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新人如果能傍上个一线大姐大,那之後的演艺之路,会有很多捷径。

    弯了下唇角,雷恩觉得狄同学这……完全就是一种挑衅。

    TBC…

    表急,故事叙述的几章,总是比较痛苦的囧

    幂BOSS,你啥时候出现啊……

    《追逐篇》10(切磋)

    10

    雷恩是主动走向那一桌的。

    有没有搞错,把他的警告当成耳旁风,在他的地盘如此撒野,这个狄耶罗以为自己是谁,他可不是幂恪,对於挑衅永远是淡然地当自己是神,不加理会,他雷恩则完全相反,挑衅好啊,我会让你再也挑不起来。

    “MAY,你带来的人?”靠在长脚凳上,雷恩修长的双腿很醒目,手上拿著杯葡萄酒,眼光瞄著狄耶罗。

    原本欢快的氛围僵了一下,大家看到雷恩,竟不约而同有一丝畏惧,但随即就自然放开了,不愧是以演技过活的。再者,雷恩除了真被惹怒了雪藏了几个明星之外,人还是很好相处的,又长得帅,人又自来熟,想要和他攀上关系的人,从来没缺过。

    “是啊,我想让他上我的时尚煮男,相信那场的收视率会很高。”MAY和雷恩几乎算是同行,MAY主混综艺节目,雷恩则更多面手一些。

    雷恩打量著狄耶罗,後者也不畏惧地对他展开笑颜,只是简单地改变了头发和穿著,这人竟能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第一次见他,他被幂恪允许带枪放在身边,当时的他,是被催眠後塑造的人格,米罗。第一眼看到自己,就被吓到了。但雷恩也知道这不是他的本来格。

    第二次,就是前几天,在米兰。那个才是真正的狄耶罗吧,能让幂恪这样的人承认自己输了,多少有点本事,哪怕只是欺骗的本事,也是本事。

    第三次,就是现在。雷恩没准备和他周旋,赶不走,就灭,反正招呼已经打过了。

    “我不喜欢他的脸。”雷恩看过的美人太多了,人也是走在时尚最前端的,多半他给一个人打分过低,那人绝对红不起来。

    大家好奇地看著雷恩,再看看狄耶罗,不该啊,这长相怎麽都该招女人喜欢吧,特别是那些有钱的大小姐或者少妇。

    “确实不喜欢。”雷恩貌似很认真地打量著,“五官平平,三观不正。”

    身边的某个女明星,一口酒直接喷了出来,在你面前,你说他五官平平也就算了,这三观不正你也能看得出来啊!?

    “雷恩真喜欢开玩笑。”气氛再次热络起来,都以为雷恩只是玩笑话,没往心里去,还有人安慰狄耶罗,能让公认的最帅男人打量那麽久,可见你的长相已经对他造成威胁之类云云。狄耶罗只是一笑带过,重点还是放在MAY的身上,讨好女孩子,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

    “不,我还真的不喜欢长成他这样的,看著就别扭,全身上下看起来都像假的。”雷恩这话已经说得很重了,而MAY也开始冒汗,雷恩如果再认真下去,时尚煮男的节目,狄耶罗就没可能上了。

    “咦,小狄,你整过容?”

    “没有,我连双眼皮也没有割过。”狄耶罗笑著回答。

    “所以我才说……”雷恩抬脚,走到狄耶罗的面前,“你三观不正。”

    是的,明知道他不是这样类型的人,却假扮成这个样子,不管是什麽原因,都不是光明正大的,狄耶罗看著雷恩正面挑衅的脸,苦笑了一下,“看来我还真不受男人欢迎。”

    桌上的其他女人一阵哄笑,小狄真会开玩笑,怎麽那麽可爱之类的,雷恩也笑了,真笑了,这话说给幂恪听,不知道会不会让他的冰山脸有一丝裂痕?

    “既然如此,你还想在娱乐圈混的话,得试图让我对你改观。”

    “比如?”

    “下去比一局?”

    挑了下眉,狄耶罗没有马上答应,下面是赌场他知道,但他并不知道雷恩的目的,他应该知道自己是故意来接近他的,那他应该是想要让自己彻底远离他。

    “你赢的话,MAY的节目随你上,你输的话,今晚就离开这里,以後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外人听起来,这是机遇和封杀的赌注,而狄耶罗知道,这是为了让自己输,看来他对自己的赌技非常自信。

    没道理不接受的挑战。以狄耶罗特训过好几年的技术来说。

    曾经为了能够破坏一个公海的豪华赌局,狄耶罗可是快把自己的指纹都磨掉了。

    两人,连同周围的女人们,一起来到了下一层,在一张有两个空位的桌上入座,这桌上还有其他人,并不是只有两个人的独斗,接著雷恩让服务生拿给了狄耶罗一些筹码,这筹码是和他数量一样的。

    “规则很简单,谁先把筹码输光,谁就输。”雷恩示意了一下筹码。

    狄耶罗看了眼桌上正在整理牌的庄家,德州是他的强项,而且又不是几局定胜负,输赢是以筹码用完来鉴定,非常合理。

    “没问题。”狄耶罗依旧回了个阳光灿烂的笑容,让雷恩很有冲动拿出手机拍下来,发给幂恪,让你没事整天说我骚包,现在让你看看,谁才是真的骚包。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很少说话,桌上的其他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终於,没有人再敢坐在他们同一桌上,两人的筹码也终於不再加多,开始真刀真枪来了。

    两人运气都不错,但任何赌博,比到最後,都不是靠运气或者吓唬对方的伎俩,而是比谁的老千技术更高。

    就和击一样,狄耶罗学习作弊,是为了完成任务,但这不影响他的技术。雷恩最後也一定会换牌,如果真的想要彻底赢狄耶罗的话。

    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雷恩的话也越来越多,这是狄耶罗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围观的人变多了,各种大牌都出现了,雷恩竟一边和他赌著,一边和他们闲聊。

    当狄耶罗把筹码全部推出去的时候,雷恩才终於把注意力放回到他的身上,这副牌说实话,狄耶罗牌面很糟,现在这气势,怎麽看怎麽像要吓唬对方。

    雷恩看了眼桌上的牌,也把所有的筹码推了出去,玩了那麽久,差不多是可以有个了断了。

    接著,继续发牌,狄耶罗也常人看不到的速度快速调整著自己的牌,就在搞定的瞬间,手腕猛地被人抓起,已经藏入衣袖的牌没有掉出来,但狄耶罗还是“吓”了一跳,看著突然做出这个举动的雷恩。

    “涛哥,又一个在你场上动手脚的,怎麽样?这次是剁哪两个手指?”雷恩的嘴角带著笑,话不是对狄耶罗说的,视线却是看著他的。

    这不算当场抓住,起码还没有证据,被换的牌没有掉出来,还在衣袖中,只要不掉出来,雷恩就是诬陷。

    其实雷恩也是意外了一下的,他确实看到了狄耶罗的动作,以为自己的速度绝对是正好抓个现行,没想到竟慢了零点几秒。但话还是说出口了,手上拽著狄耶罗手腕的力气也很重,两人的视线胶著在了一起。

    TBC…

    《追逐篇》11(奥斯卡影帝)

    11

    “雷帅……怎麽?”狄耶罗战战兢兢地开口,全然是对雷恩这一系列举动的装傻。现在就作弊来说,人赃俱获并不适用,起码,那张被替换的牌还没从袖子里掉出来,要麽你雷恩现在发狠劲把自己的手臂狂甩,把那张牌甩出来,要麽,你就要非法搜身,作为合法居民,你没有对我搜身的权利。

    雷恩看著狄耶罗那张无辜的表情,气不打不出来,确实,一般情况下,以他出手的速度,既然眼睛看见了,就绝对会抓到,谁知道他的速度还是稍快了一秒,牌竟然已经塞进去了。

    虽然雷恩很帅地叫了涛哥,但涛哥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动,只是愣愣地看著他们,然後表情越来越呆滞,最後眼珠都要掉下来了。

    因为在狄耶罗的那句怎麽之後,两人开始了奇怪的运动,幅度不大,但特扭捏,身体的接触面积越来越大。

    雷恩死活不放开狄耶罗的右手,因为牌在他右手的袖管里,现在他只想让牌掉出来,而狄耶罗显然不想让他得逞,於是两只手都上了,连带身体的重量,脚也在暗地里提来踢去,就在狄耶罗失去抵抗,雷恩觉得自己胜利了,脑中甚至浮现出他被切掉手指的画面时,狄耶罗突然一扭脖子,露出大半个线条极佳的颈部,脸色通红,连墨绿色的眼眸都泛上了一层水雾。

    脑中警铃大响,雷恩略微拉开一点两人的距离,才发现,在刚才的拉扯中,狄耶罗的衣服已经散乱,领口大开,而自己则全身死死压著他,手还紧扣著他的手,再加上他刻意做出的扭头动作,红通通的脸,这哪里是抓老千,简直是──

    倒吸一口气,雷恩抬头环视四周,果然每个人的表情都相当彩。

    半晌的停顿後,才有人开始动作。

    “真不知道,原来雷恩也好这口啊。”

    “这下鲜嫩多汁的小男明星们又有一个爬床对象

    漂亮妈妈张琳的故事笔趣阁

    了。”

    “哎呀呀,唯一一个娱乐圈单恋教主级人物也变双了,这个世界果然没救了。”

    “小狄,记得打电话给我哦,我决定不让你上时尚煮男,而让你上《夜,迷了谁的眼》,半夜节目。”最後是MAY对狄耶罗眨眼的动作,然後,人群散开,各自入座,继续娱乐活动,雷恩压著狄耶罗的那张桌子,立即变得无人打扰。

    “小雷,楼上有套房,要帮你开一间麽?如果你特别喜欢刀片之类的道具的话,也会帮你准备,不过别真切断下来哦!”涛哥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拍了下雷恩的肩膀,也飘飘然地离开。

    雷恩呆若木,再看向罪魁祸首,狄耶罗用那清澈的眼神望过来,眼中直白地表露著我胜利了的讯息。

    “Damn it!”雷恩放开狄耶罗,猛地往回走,来到上层的酒吧,让酒保拿出自己的那瓶伏特加,开始牛饮。

    他不是幂恪,同时要兼顾黑白两道,耍耍流氓,杀几个人不算什麽。他只和溟羽思柯一样,一个普通的人而已,只是身份特别了点,明星,但这不表示他随便把人当众掐死,周围人不会被吓死,又不是拍电视剧!

    进洗手间的时候,他的酒劲已经冲上了脑子,额头上的青筋一跳再跳,终於忍无可忍一把拽过狄耶罗的领子就压在瓷砖上,这小子出来後视线就始终黏在自己身上,这哪里是跟踪啊!?

    “听著,你再纠缠我,小心我──”词穷,不怪雷恩,毕竟他只是一个娱乐圈主持界一哥,封杀几个明星没问题,但对特警级人物威胁他生命,又不是黑社会老大,“小心我强奸了你!”

    恶狠狠地说出唯一可以凑效的威胁话语,说完,两人都是一惊。

    “我靠,我干嘛要强奸你啊!”雷恩挫败地抓头发,转身到洗头台上冲了把脸,连狄耶罗都不禁有些同情他。

    终於摆脱瘟神,雷恩回答家里,就迫不及待掏出手机。

    “你妈的,被一奥斯卡影帝缠上了吧!?”雷恩确实火冒三丈,一贯的气质完全消失。

    电话里面久久没有回音,雷恩心里冷哼,哼,又要说那几个字了吧,和我没关系,和你毛个没关系,就你丫毛惹来的事。

    “呃……雷哥?这事你怎麽知道的?”对方刚睡醒的样子,但语气里不乏紧张。

    雷恩一怔,拿开手机,发现通话中的人名是公司让他正捧的三栖巨星。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给我低调小心点!”大哥风范说完,雷恩愤愤然挂断电话,差点没被自己今天撞大运的霉气给烧死。

    拿出另一只手机,雷恩继续播,电话接起,这次,雷恩没急著说话,直到幂恪低沈的声音,淡淡地“喂”了一声,他才继续爆发。

    “你妈的,被一奥斯卡影帝缠上了吧!?”

    “……”

    TBC…

    很短小的一章,大家乐乐,增加一下对雷大帅哥的认识囧

    他是比亚历山大更重戏份的……配角= =|||

    於是说,幂BOSS,20章内,肯定出场XDDD

    《追逐篇》12(BOSS登场前夕)

    12

    就在雷恩运了口气说了一大通今天狄耶罗的变态举动时,幂恪在他第二次说话的第一时间就掐断了电话,等雷恩一股脑儿吼完,听到的只有对方挂机的嘟嘟声。

    雷恩差点砸了手机,但对方却马上又打了回来。看著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雷恩在心里默念,如果他说刚才不小心断线了,他很有冲动立即飞到尼泊尔,和他切磋一下拳脚功夫,然後说自己太想念他那张欠揍的脸。

    好在,幂恪不会那麽无聊,即便是真断线了也没有打过来解释一声的好心。

    “我三天後应该会去一次你那边,我要见七姑,帮我弄一张邀请函。”

    “恪,你非得这个时候来麽?”雷恩现在可一点都不想念他的脸,特别是自己还被那个奥斯卡影帝纠缠的时候,以他的专业度,如果幂恪真的出现,他不发现的概率比较低。

    “我做什麽事情,需要得到谁时间上的允许吗?”幂恪的声音没有半点波动,平淡地说出这句话,威慑力同样很大。

    “随便你。”雷恩刚说完,对方又挂了电话。

    这会雷恩真砸了电话,还愤愤地加了一句,皇帝不急急死太监,自己没事做管你的破事,爱怎麽样怎麽样,和老子没关系,真惹到了,再来个诛杀九族,也没什麽了不起。

    当然,很多事情,不是你不想惹,事情就不会来惹你的,特别是碰上执著的人。

    狄耶罗并没有参加MAY的任何一个节目,他这天,穿著正式,在MAY的办公室里,洽谈了很久,MAY终於放过他,说,既然是你的决定,那就没办法了,真是为摄像机可惜,那麽上镜的男人。

    上镜不上镜狄耶罗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让摄像机这麽照一下,以後他被狙击枪瞄准的时间会多出更多。

    笑著打完招呼,狄耶罗关上MAY办公室的门,今天特意登门回绝的目的也达到了,正大光明地走在这幢电视大厦里,感受著四面八方的打量,自己这样的造型确实有一点点……招摇。不过为了符合PLAYBOY的人设,这也是没办法的。

    雷恩的办公室,在南面的最里面,从办公室的位子也能知道,他在这一行业的地位,狄耶罗走进去的时候,没敲门,因为秘书刚离开,然後他就听到雷恩锁门的声音。但这本难不倒狄耶罗,轻轻一哢嚓就把锁撬了,推门进入。

    越是隐秘的时候,狄耶罗越是不能错过。

    门内,雷恩正在和一个身材火爆的女明星调情,衣冠不整,女明星还坐在他的身上,丰满的部贴在他的膛。在门外有声音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但还真没想到有人竟直接闯了进来。

    於是,抬起脸,对上狄耶罗时,他的脸色接近大便色。你丫还有完没完了!?

    怀里的明星一惊,本来爬床潜规则这种事情就是半公开的,到不至於会觉得丢脸,但吓了一跳是肯定的,更何况自己的襟打开,呼之欲出呢。

    狄耶罗在很认真的考虑,是不是要说一句,抱歉,你们继续,我打扰了。然後退出门外,等他们做完再进去找他。然而,容不得他有所动作,身後又一个熟悉的,刚才才打过招呼的声音响起。

    “雷帅,借我几个人……”MAY告别了狄耶罗之後,也是直冲雷恩办公室,见门虚掩著,就扯著嗓子全当敲门了,把门推开,看到杵在门口的狄耶罗一愣,然後再往办公室望去,惊骇了,这不是捉奸在桌麽!?

    “啊──”女明星终於惊吓出声,赶紧拉好衣服,站起来。不是她怕MAY,纯粹是她毕竟不是AV女优,不习惯在一个又一个观众面前还上演限制级定格。

    MAY看雷恩的脸色不佳,狄耶罗也站著没动,赶紧招招手,让美女演员过来,拽起就往外走。“雷帅,先不打扰你们了,我晚些再找你”

    雷恩回神过来时,门即将被甩上,“靠,MAY,你拉错人了吧!!!”

    门无情地关上,留下雷恩和狄耶罗大眼瞪小眼。

    这两天为了弄倒七姑的邀请函,雷恩通了不少关系,这七姑是娱乐圈元老级人物,就算是他的脸,也不够大到能让七姑给他一张邀请函,正心力憔悴时,有人找你放松,你解开扣子准备放松一把,这煞星就杀到了。

    “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你到底想要怎麽样?狄警官,我可是合法公民啊,你这麽监视著我,不对吧?”拿出一支烟点上,雷恩的动作很漂亮,衬衫敞开著,结实有料的膛也不掩饰,任人打量。

    狄耶罗笑了一下,雷恩眼皮跳了一下,狄耶罗走近一点,雷恩拿著烟的手抖了一下。

    那一刻,雷恩脑中冒出的竟是,这小子不会真是个GAY,其实和幂恪没毛关系,他只是想要劫自己的色?!

    好吧,诡异的想法刚成型,就被雷恩爆了,脑抽了的才想到这个。

    狄耶罗在雷恩面前站定,栗色的头发蓬松带有些微卷,墨绿色的眼眸,致小巧的脸,今天穿了一件粉色衬衫,十足一花花美男。

    “你怎麽知道我是警察?”狄耶罗脸在笑,眼底更是笑意,雷恩毛骨悚然,在资料里,这家夥明明是个和幂恪不相上下的冰块,怎麽到了自己面前,有种冰块也会开花的感觉。

    惊悚。

    是的,这个问题同样惊悚,狄耶罗的警察身份,一般人是绝对查不到的,他没有自报家门,但自己却口误说出了他是警察,能说明什麽?!

    雷恩被语言激到,反而冷静下来,没有暴跳起来滔滔不绝,而是对上那双似乎在等待著自己跳入陷阱的眼眸。

    “我只是猜的,怎麽?那麽巧,这也猜对了?最近还真是说什麽中什麽,明天我就考虑去买彩票。”忽悠不该是雷恩的弱项,但这怎麽听都像是强词夺理。

    狄耶罗没再说什麽,退开一点距离,雷恩也不理他,开始整顿自己的穿著。

    “我知道你认识他,我只想见他一面,或者告诉我他在哪里,我保证再也不缠著你。”

    “NO WAY.”头也不抬,雷恩直接丢了句没门。

    这句话在晚上,再次成为屁话。

    TBC…

    过渡过渡……下章BOSS登场……

    不过别太期待=__=

    《追逐篇》13(激烈的重逢)

    13

    狄耶罗有点急,原本还有大半个月的假期,昨天突然接到直线上司的密令,让他三天後回到本国,有S级任务等著他。所以,算上飞机时间和略微调整时差的睡眠,狄耶罗最晚明天上午就必须从伦敦出发回国。

    所以,他必须尝试逼迫雷恩,而不是本来以为的笃定地跟踪。万幸的是,他确确实实认识幂恪,而且关系不菲,否则怎麽可能会知道自己警察的身份。

    如果今天还没有收获的话……

    脑中想起亚历山大的话,虽然是在那种情况下说的,但狄耶罗也确实一字不差地听了进去。是的,如果今天还没有他的消息的话,自己必须回去接受任务,然後呢?自己接受的任务,一般都是一两年时间的,自己能够一如既往地专心於工作吗?再或者,如果任务途中,有了幂恪的消息,自己又会怎麽办?

    有些迷茫地抓了下头发,轻抿了一口烈酒,最後的最後,狄耶罗同样也回答不出亚历山大最锲而不舍的一个问题,如果找到了他,你到底要干嘛。

    狄耶罗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干嘛,总觉得,他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於公於私,自己都应该找到他。

    无视被美女抬起下巴做出亲昵的贴面动作,狄耶罗表面维持著笑容,眼神则飘著门口,今天应该是雷恩出现在DOWN的日子,怎麽还没来?

    雷恩今天也很忙,BOSS一句要七姑的邀请函,能直接把他折腾死。特别是自己忙了一轮又一轮,间歇喘气时,拿出手机,竟收到这样的短信。

    【雷弟,你不行啊,小帅哥怎麽当众给你戴那麽大顶绿帽子啊!】──FROM 涛哥

    雷恩想砸手机。

    等折腾完了这几个大腕,他是一点点去酒吧的力气都没有了,整晚不停地短信,也提醒了他那个警察小子在那边等他,他可不想一去就被别人当成戏来看。

    拖著沈重的步子回到住处,一开门就感觉到了某人的存在,雷恩握著钥匙的手一抖,考虑著现在的体力,把这小子揍到断腿还不难吧。

    看来以後不能养金毛,得养两条藏獒,看他还能不能那麽轻易闯门。

    “告诉我幂恪的联系方法。”

    “你到底有完没完啊,再跟著我,我起诉你!”雷恩不顾他,自己往家里走,这套别墅并不大,装修很温馨,一个人住不会觉得太大。“别以为你警察局认识人就了不起,老子一合法公民,你这麽缠著我,别人当我通缉犯啊!”

    狄耶罗一直跟著他走进门,明天的机票已经订好,他没有时间再绕圈子。

    “那你拨电话,我只要和他说句话。”

    雷恩感觉自己的神经被崩断,转身冷冷地看著浑身都是香水味的花样男子,这本就一疯子吧,老子不演了,杀人灭口总行吧,把丢金毛面前,就说误闯私宅被狗咬死的,靠。

    狄耶罗直直地看著他愤怒的眼神,没有退却。

    就在两人要动手的时候,突然雷恩卧室的门开了。

    “雷,七姑的……”对方似乎没想到外面除了雷恩还有别人,愣了一下,“你有朋友,先忙。”

    说完,关门又退了回去。

    这期间,狄耶罗和雷恩的眼睛都瞪得很大,在意识回到体内的瞬间,狄耶罗直接推开了那扇门,而雷恩脑中闪过的是,这是自己家吧,怎麽谁都可以随便闯进来!?不行,金毛必须得换藏獒!这个诡异的想法导致他出手的动作慢了一步,只捞到了他的衣角,看著人闪进了门里。

    “!”低骂一声,雷恩也冲进了房间,他自己的卧室。房间里狄耶罗瞪著幂恪,而幂恪莫名看著他,最後视线转向自己。

    “雷,你朋友怎麽了?”平淡的语调,低沈的声音,狄耶罗觉得自己身体震了一下,找了好几个月,跑了好几个国家,然後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撞见,冷静如他,也无法再做到冷静。

    “幂-恪-”狄耶罗的视线没有从幂恪的身上移开过,确实是这个人,身体没变,相貌没变,声音没变。

    果然,幂恪的视线从雷恩的身上移到了狄耶罗的身上,视线再次对撞到了一起,那双黑眸看了过来,狄耶罗觉得直接进了他的心脏,是的,那种冰冷到被枪指著的感觉。

    “你,”眼里已经不止是冰冷,还有著强烈的杀气,那是狄耶罗从来没有见过的幂恪,如此外露的霸气,“认识我?”

    心脏剧烈跳动著,什麽都没做,狄耶罗却觉得自己的双腿快要站不稳,这句话比直接拿把刀刺入他的身体更让他无法接受。

    幂恪,你玩什麽,你想怎麽样?

    “好了,你别骚扰我朋友,臭小子。”雷恩突然出手想要拽狄耶罗,不管幂恪想玩什麽,这里好歹还是他家,死个人真的很麻烦。

    然而,谁都没想到,雷恩的手还没碰到狄耶罗,狄耶罗猛地转身,在身体对抗前的极端时间内,雷恩也已经全力以赴地自保,但还是被直接踢中,倒退了一大步。

    那瞬间反应能力,真真切切,别说雷恩惊讶,连幂恪都略微吃了一惊,狄耶罗的身体数据,果然,那些资料上记载的也不全面吧。

    “雷,你太没用了。”

    是的,不论狄耶罗有多厉害,他也不该被踢到,雷恩眯著眼睛看著暴怒中狄耶罗的背影,了下被踢中的部位,自己确实不擅长格斗,但这家夥的动作是怎麽回事?

    被拽住衣领的时候,幂恪只是冷冷地看著他的手。要扭断它,轻而易举。

    “幂恪,我只说一句话,你违约了!”愤怒的声音在最後一个音节出口後,身体被猛地掀翻,直接压在了桌上,那只胆敢碰触到幂恪身体的手,正呈奇怪的角度弯曲著。

    汗水因为剧痛而流下,狄耶罗死命咬著下唇,才阻止了本能要溢出口的痛吟,鲜血顺著嘴角流到了桌上。

    “别碰我,下次扭断的就是你的脖子。”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贴著狄耶罗的耳朵传了过来。明明靠得那麽近,但狄耶罗听起来,就好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那麽空洞,那麽不真实……

    TBC…

    於是说,好激烈的重逢……

    《追逐篇》14(欢快的金毛)

    14

    也许狄耶罗应该庆幸,幂恪良心发现,没有拗断他的骨头,而只是让他关节错位了而已,否则,大骨断裂,那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恢复的。

    从不同方向扭曲的手臂在幂恪放开他之後,就扭了回去,但却一点点力气都没有,和断了没有区别。

    “我不打扰你们了,”幂恪冷冷地看著始终看著自己的狄耶罗,然後转身看向一旁傻眼的雷恩,“抱歉,伤了你朋友,我在隔壁书房等你。”

    转身离开的时候,狄耶罗再次站了起来想要接近他,幂恪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转身,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而雷恩则一步跨前,在狄耶罗做出更自残的动作前,阻止了他。一手握著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掐在他受伤的部位。

    “好啦,兄弟!”雷恩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不知道你找他有什麽事情,但事实是,你再继续纠缠下去,会变成一具尸体,在我这个普通的民宅!”

    话语说到後面,威胁的意思也很明显。

    “当然,作为我的朋友,我很抱歉他伤了你,但你也看到啦,是你没事要去碰他,那人碰不得的,所以你也是罪有应得,赶紧回去看医生吧,你这手得拍个片子,看看现在位子对不对,如果位子不对,以後你就完了纠正不过来了。身上有钱吧,还好我这地方不是很郊区,打车不困难。哎……算了,我给你点医药费好了。”雷恩说著掏出钱包,拿出里面所有的现金塞在狄耶罗的衣兜里。

    狄耶罗默默地看著他,眼神就和看到残酷对待自己的幂恪一样,同样够震撼。

    老兄,你怎麽变得废话那麽多了?难不成是看到好友太激动了?无比黑线地看著雷恩继续滔滔不绝,最後把自己送出了家门,两条金毛热情地围绕在自己的脚边。

    “好了,我们就当没碰到过你,再见,狄警官!”

    狄耶罗的手没断的话,很想抽他一巴掌,你脑子坏了吧,碰没碰到是既成事实,你当小孩子啊,当成没碰到过你。

    没回答,狄耶罗始终无表情地看著他,然後转身离开。

    “喂,”雷恩的语调终於正常点了,不是那种带著明显幸灾乐祸的高兴语气,“别蹲点,别再去惹他,真的会死的。”

    “嗯。”在被幂恪弄断手之後,这是狄耶罗说出的第一个字。雷恩皱了下眉头,他亦然,接著没有人再废话,在金毛的高兴的叫声中分别。

    别再去惹他?狄耶罗心里不禁有些好笑,那自己这般绕著地球跑是干什麽?是的,虽然手被弄断了,但不得不承认,今天绝对是有收获的一天,自己终於见到他了。

    他会这麽做,多少也不是没有想过。曾经他说过,用自己的命来赌,结果他输了,那现在在自己面前的,就不再是当初那个他,那个会对自己有感情的幂恪已经死了。

    雷恩的顾虑没错,自己不会放弃,但蹲点这麽弱智的举动,狄耶罗还不屑去做,又不是狗仔队抢新闻,他知道幂恪在这里,听到了七姑,这些讯息已经足够他继续“纠缠”他了。

    并且,他的手,也确实需要紧急治疗。

    回到书房,雷恩拿著两杯威士忌,一杯递给好友,後者正在看著财经杂志。

    “你也未必太狠了点吧,他也没干什麽,你索听他把话说完啊,否则我的好奇心怎麽办?什麽叫违约?你们还签过合同?哎,你没看到,他的手肘已经肿起来了,你怎麽不索把他四肢弄断绑在身边算了?”

    幂恪放下书,冷冷地瞟了雷恩一眼,“你更年期发作?”

    “我还内分泌失调咧!”雷恩一屁股坐在幂恪对面的沙发上,“你说你,当我以为你也是有感情的时候,你亲眼目睹了JIMMY变成了一坨泥,没有半点反应,现在呢,更是直接拗断了狄耶罗的手臂,搞半天,那些情感都是浮云啊!”

    “你很吵。”

    “不吵就不是我了。”

    “……”

    “我总觉得,狄耶罗不会放弃,你准备怎麽对付他?”

    不是觉得,是肯定,如果这样就放弃了,他那麽多的任务都是怎麽做完的?幂恪心里多少为刚才的手下留情感到後悔,明明那一刻,五指已经捏住了那跟骨头,只要麽指用力,就能断成两截,但最终,在真正施力的一刻,麽指还是向上挪了一点,施力位子变了一些,才变成关节错位,而不是骨裂。

    抿了口酒,才注意到雷恩正期盼地看著自己。

    “和你没关系。”

    冷冷的五个字,果然让对方那张八卦的脸和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就在幂恪觉得雷恩又要说些没营养的话时,他突然抬头,认真地看过来,那双深紫色的眼眸,好像有魔力一样。

    “恪,他毁了你认为不会倒的D&S俱乐部,别让他再接近你的世界,到时候就真的不得不杀了他,你懂我的意思。”

    胡闹归胡闹,玩笑归玩笑,雷恩毕竟是最了解幂恪的人,就像连溟羽思柯都怀疑JIMMY是他在交的时候发作弄死的,雷恩不相信一样。狄耶罗的那一刀捅得有多深,雷恩也是知道的。

    如果最後变成不得不让幂恪亲手杀死狄耶罗来做结局,雷恩情愿他们不再有任何交集。

    天天和那些演员玩弄感情游戏,无论是访谈还是全方位分析电影或演员这种节目,雷恩做了十几年了,早就看透了什麽是虚假的,什麽是真实的。

    幂恪没说话,而是手上捧著的书,翻了一页,然後继续看。

    “我靠,兄弟我难得认真和你谈人生,你居然心思还在这本破杂志上!?”某话多的老兄暴走,屋外,听到主人声音表示兴奋的金毛,也立即吼了两声表示附和。

    在医院挂了急诊,拍了片子,纠正了骨头位子後,狄耶罗靠在墙上,用左手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你小子甩了我的人还好意思打电话过来?!”亚历山大隔了很久才接的电话,接起电话就热情地招呼了一声。

    “我要联系LEE。”

    “自己去找啊!”

    “你知道怎麽能联系到他。”

    “也许在任务中呢。”

    “我查过了。”现在属於空档期,没有任务,但也没有回本部报道。“亚历山大,给我他的联系方式。”

    TBC…

    .全部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