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深度催眠VS绝对服从 > 章节目录 41-45完4结

41-45完4结

    . .

    《追逐篇》41(情不自禁)

    41

    幂恪没有回答,只是看著狄耶罗,看到他的笑容收了起来,整张表情紧绷著,好像随时会脱力,却始终没有放开抚在幂恪脸庞的双手。

    “我之所以会告诉你这些。”幂恪的声音很轻,但却每一个字都砸在狄耶罗的心脏上,使他本能地想要伸手捂住耳朵,就好像知道他的下一句话是什麽,“是因为你想知道。”

    正因为你想知道,所以你才会找我,并且希望我告诉你。我只是完成你的愿望而已。

    灵魂仿佛要被吸进去,狄耶罗觉得呼吸变得困难,幂恪看著他的眼睛太认真。

    抚在幂恪脸上的手被用力拉了下来,按在幂恪自己的心脏上,而他本人也变得有些激动,“所以,现在不是我想怎麽样,而是你想怎麽样!”

    挣脱不开,被死死按住的手,连同整个人都被幂恪的强大气场怔住了。

    “现在我的秘密你全都知道了,你所坚信的正义正在猎捕我们,如果是郑毅的命令,你是不是会和上次一样,在我的身後狠狠赐我一刀?相信我,这次不会再有奇迹,我会彻底死在你的手上,不用牢狱,不用毒药,直接死亡,幂恪这个人永远消失。告诉我,你准备怎麽做!”

    手被用力按在他的心脏上,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加强了这种压迫,压得狄耶罗呼吸困难,就要窒息。

    用力推开幂恪,狄耶罗双手撑在桌上,大口呼吸著,脑子一片混乱。

    “我不知道!”拼命吼出的话,仿佛把全身的力量都用光了,头痛欲绝,如果可以,狄耶罗现在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地撞击自己的脑袋,可以用外在的疼痛来替代从内部蔓延开的痛楚。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酷刑,会比现在更让狄耶罗痛苦,为什麽,这种痛,是怎麽忽略怎麽忍耐都熬不过去的,一下一下从内部锤击著最脆弱的神经。

    看著狄耶罗如此痛苦的样子,幂恪呼出一口气,闭起眼睛,再缓慢睁开,之前的激动已经慢慢平息。没办法,他不忍心。

    “狄,我让人使你忘了这一切吧,忘了我这个人……”该怎麽做就怎麽做,不用再这麽痛苦,这样的痛苦,已经让幂恪觉得够了,从这个男人的心里,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

    “不!”不带有一丝动摇的断然拒绝,狄耶罗转身,恶狠狠地说,“要我忘了你,不如直接杀了我。”

    什麽东西断了,等幂恪回神的时候,自己已经如同一头野兽一样,压在了狄耶罗的身上,蹂躏著他的唇舌,那不是接吻,而是撕咬与侵占,恨不得把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狄耶罗也不甘示弱,在被猛力扑到的时候,双手就死死擒住了那个人的脖子,抬起头啃咬著他的嘴唇,舌头疯狂地纠缠在了一起,充溢了血腥味。

    这个吻,在最初就带著不顾一切的放纵,没有前面的原因,没有之後的结果,有的只是此时此刻,哪怕下一刻就要毁灭,脑中唯有一个强烈的欲望,那就是要和这个人结合在一起。

    肺部的氧气被用完,窒息的感觉直冲大脑,但却不舍得放开,反而越吻越紧,大脑皮层开始麻痹,窒息带来的快感更加催化著身体内奔腾的欲望。

    衣服被扯开,已经不知道谁扯得更狠,幂恪的手掌在狄耶罗的身上大力地抚著,窄腰,没有一丝赘的腰侧,手一旦粘上去,就仿佛怎麽都不愿离开,腹部有不夸张的腹肌,在稍微用力的时候就会显现出来,幂恪很早就承认了,这是他见鬼的最漂亮的身体,哪怕是他们这群基因优化过的人,也很难有这麽吸引他的体,那麽年轻,那麽富有弹,在看似柔弱的外表下,蕴含著无穷的力量。

    另一只手贪婪地抚著同样完美的口,早就挺立起来的尖在掌心摩擦,狄耶罗的闷哼声也喷在了幂恪的脖子上,那种好似火焰燃烧起来的劈啪声炸响,两人贴合在一起的下体难耐地扭动了起来。

    在幂恪准备动作之前,身下的人猛地用力一顶,幂恪整个人就躺在了地上,後背狠狠撞在地上,疼痛来不及蔓延至全身,翻身後在自己身上的狄耶罗就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脖子,尖锐的牙齿刺穿皮肤的刺痛,以及随之而来的热度,那小子在咬了一口之後就开始吸吮,时而会用舌头舔弄,幂恪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炸了。

    用力去扯开狄耶罗裤子的时候,他非常配合,或者说,他留恋在自己的脖子上本不愿意放开,幂恪觉得,自己左侧的脖子到锁骨这一块,已经被他啃咬得不成样子。怎麽从来不知道,这家夥还有这个嗜好,活脱脱就是一只小豹子。

    褪下狄耶罗的裤子後,幂恪也解开了自己的,两人的撞在一起,幂恪用双手包裹住,收紧。瞬间的疼痛,让狄耶罗一下子无力地瘫在幂恪的身上,剧烈喘气。

    手指还在收紧,两滚烫坚挺的非但没有疲软,顶端还留下了透明的体。狄耶罗闭著眼睛,靠在幂恪的口,放松地感受著他肆虐一般的揉捏,那种痛感是刺激,即便是蓝锐也不曾让他能那麽放松地信任对方。

    在紧绷到最後一刻,幂恪的手向上突然覆盖在了狄耶罗的顶端,早就已经在被扣紧的时候就感受著被延长的快感,突然在最敏感的部位直接刺激,狄耶罗呻吟出声,直起身体,浑身绷紧,闭著眼睛,汗水从他的额头流下,划过高挺的鼻尖,幂恪看著这样的狄耶罗,哪里还忍受得住。

    一个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冰冷的地面让狄耶罗微微皱眉,幂恪没漏过这个表情。

    想要站起身把他带到後面的房间,但狄耶罗却拉住了他,炙热的唇舌就封住了他的,并用双腿缠住了他,下体摩擦在一起,狄耶罗扭了下腰。本就是一触即发的状态,现在这一挑逗,幂恪青筋暴起。

    死死压下还在挑逗的狄耶罗,幂恪抬起上半身,用力深呼吸著。

    一口还没呼出来,人又被拉下,狄耶罗的舌像著了火一样,碰到哪里烧到哪里,幂恪最後的理智正在消失,他只能用那赤裸的,带著欲望的黑眸子,瞪著狄耶罗。

    後者却完全不畏惧他,对上他的眼眸,慢慢打开自己的身体,曲起膝盖,露出隐蔽的部位。

    不行了,连空气都仿佛洒满了酒,幂恪认输地俯下身,开始亲吻狄耶罗的耳朵,脖子,手顺著侧腰一路向下,在饱满的臀部揉捏了两把,才来到那紧闭的洞口。

    用了不小的力气,才顶入一点,连手指都进入地那麽困难。

    脖子的伤口再次被用力吸吮了一口,幂恪甚至可以感觉到一口血被吸了出来,他略微有些吃痛地停了手,看著嘴角流满了鲜血的狄耶罗,那眼神,是幂恪从来不曾见过的,那麽妖娆,又那麽坚定。

    “你要磨到什麽时候?”声音有些沙哑,很镇定,“进来,直接进来。”

    “太紧了,现在不行。”必须要做适当润滑,否则狄耶罗会伤得很重,幂恪皱眉。

    “只要你够硬,就能进得来,进来,幂恪。”

    狄耶罗说完,双手抱住自己曲起的膝盖,眼睛盯著幂恪,没有一个男人受得了这样的挑衅。幂恪的黑色眼眸深处,一团火焰熊熊燃烧起来,渐渐红光覆盖了整个眼瞳。

    腰被狠狠抓住,狄耶罗弯了下唇角,下一刻,被刺穿的剧痛,让他一口咬在了自己的下唇上。

    TBC…

    《追逐篇》42(久违的快感)

    42

    肌被撕裂,身体仿佛被活生生劈成了两半,剧烈的疼痛在那种敏感的部位,好似被放大了一百倍,超出了神所能承受的范围,狄耶罗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神智开始模糊,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随时可能昏迷过去。

    他是想要痛,在知道了一切之後,在幂恪逼他选择之後,他想要疼痛来刺激自己,来麻痹自己,同时,他也急不可耐地想要再次拥有这个男人,於是,不要温柔而又缓慢的进入,想要这种直接而激烈的方式。

    没想到,自己竟是那麽脆弱。

    在认识幂恪之前,狄耶罗的综合水平是特警中最厉害的,甚至他一直被作为王牌培养著,遇到危险的恐怕不能完成的任务,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那时的狄耶罗,是绝对自信的,所以在接D&S任务的时候,他甚至没有想过会失败,只想著一定会为哥哥报仇。

    不止如此,他的身体还是唯一一个通过十二级抗酷刑考验的,至今为止,这个记录还没有被打破,无论是神还是身体本身,各种酷刑被施加在身上,狄耶罗都熬了过来,在第十级的考验中,就是虐待,和调教师做的不同,是带著以施虐为主的目的,并非让你获得更多的快感,但狄耶罗也熬了过来。

    青曾经说自己是他见过最适合被调教的身体,并非偶尔,他经过太多的训练,早已经从内到外都坚韧了。

    但遇到幂恪之後,狄耶罗的世界被打破了,一切他以为的极限都不再是极限。

    现在,甚至差点昏过去,意识还在远离,狄耶罗怎麽可能允许,他强迫自己集中神,用力咬著下唇,但这种疼痛本比不上之前撕裂身体的剧痛。

    唇被温柔地吻住了,和之前狂暴的深吻不同,这是缠绵而富有安慰的吻,谢天谢地,要失去的意志再次找了回来。也让狄耶罗有了更多的感受,下体的粘稠,甚至流到大腿上的体绝对是血,看样子,确实伤得很重。

    幂恪自然也是发现了这点的,在受挑衅,不顾一切冲进他的身体後,他就後悔了,在入的瞬间,狄耶罗被撕开了,鲜血流淌了下来,但他不敢动,他的脸色一片苍白,瞳孔都放大了,咬著的下唇,同样血流成河地淌到了锁骨上。

    心痛,怎麽可能不痛,幂恪轻轻吻去他唇角的血,慢慢地吸吮著他的舌头,给他力量,终於,狄耶罗的脸色有点好转,眼睛也有了焦距。

    想要离开他的身体里,但才刚抬起一点身体,身下的人就像知道自己要做什麽一样,死死抱住自己。

    “吻我,幂恪。”狄耶罗吐出气息,所有的力气都用来阻止这个男人的离开。

    薄唇再次覆盖在自己的唇上,舌头探入,两条迫不及待的舌头终於纠缠在了一起,彼此挑逗,彼此追逐,侵占著彼此的空间。每一颗牙齿都被舔到,上颚被刺激时,身体情不自禁地轻颤,之前因为疼痛而软掉的,终於又开始膨胀。

    手指抚上身体,仿佛带电一样,从大腿的侧面一直抚到腰际,轻轻的刺痛,更是刺激著狄耶罗的欲望,尖被两手指夹住时,狄耶罗大声呻吟了出来,被啃咬的耳垂更引得他浑身颤抖。

    幂恪的手指拉扯著挺立起来的尖,甚至用指甲刮弄著,他的唇舌则贪婪地在昂起的脖子上吸吮出属於他的标记,另一只手则包裹住了再次全勃起的。手指向下,来回刺激著囊,掌心抚著身,手掌底部更是死死压在敏感的头上摩擦。

    浑身的敏感点都被同时刺激,如果可以,狄耶罗一定会如条离开了海水的鱼一样蹦跳起来,汗水流了下来,却不再是疼痛,他呻吟著,没有阻挡快感一波有一波刺激他的大脑。

    开始抽动的时候,并没有想象中的痛,当身体已经完全被挑起欲望,这点痛更多的是刺激而不是难以忍受,特别在幂恪快将他的玩出火的时候,他极度渴望更大的刺激,哪怕是捏住他的头,该死的,也比这种摩擦要直接得多。

    退出了大半,幂恪并没有急於再次探入,而是控制著自己,小幅度地来回入,这样能使狄耶罗的口适应并且放松,在那种被死咬著的感觉变轻了之後,幂恪才扭动了一下腰杆,朝著印象中的地方顶去。

    被碰触到前列腺的时候,狄耶罗本能地往上逃了一下,不用说,自然是被拉了回来,固定住,之後,每一次都顶在前列腺上,被催的感觉让狄耶罗原本就危在旦夕的剧烈颤抖起来,而幂恪更是直接就将自己顶在狄耶罗的前列腺上,不放开,还扭动了几下。

    呜啊──

    快感蔓延到顶端,即将喷而出的时候,却被踩了刹车,幂恪的双手死死捏住了狄耶罗的底部,阻止了他的喷。

    !想要挣脱出那只囚禁著自己的大手,但幂恪却将人死死压住,一只手绕过他的腰,将人抱紧固定在怀里,之前只是挑逗著自己後面的欲望终於咆哮著开始大力抽起来。

    在高潮的边缘挣扎,狄耶罗的双手死死扣著地板,可惜水门汀的地板本无法著力,但他还是用力扣著,仿佛这样可以减轻一下那种被快感活活磨死的感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狄耶罗在脑中狂叫,幂恪的每一下都得非常深,甚至是擦到了肠壁,而抽地速度又非常快,因为即将高潮的关系,狄耶罗的浑身肌都紧绷著,屁股更是夹得很紧,这种被延长的快感刺激,就如同窒息会带来快感一样危险。

    要爆炸了!

    用力抓住幂恪的肩膀,狄耶罗大吼一声,幂恪终於放开了压在他上的手,在松力的瞬间,喷而出。

    高潮瞬间,幂恪还深埋在他的体内,那种被碾压的刺激更是让他忍无可忍地再次抽起来,好在这个高潮够彻底,狄耶罗足足了好几下才放松下来,而幂恪在最後一个紧绷下,也闷哼一声,死死抓著他的腰,将头埋在他的侧颈,在了他的体内。

    滚烫的子出好远,狄耶罗感受著自己深处被侵占的感觉。

    高潮过後,狄耶罗连一手指都动不了了,幂恪也没有动,就这麽压在他的身上,亲吻著他的耳垂脖子。

    满足的感觉侵袭而来,狄耶罗的困意一下子就上来了,但他却死活不肯任这种感觉蔓延下去。被幂恪抱了起来,然後带到了一间超大的卧室。

    等全部清理完,穿上干净的衣服盖上被子的时候,狄耶罗已经是靠著坚强的毅力才没有闭上眼睛,幂恪蹲下身,轻吻了一下他的额头,想要起身的时候,被突然抱住了。

    狄耶罗什麽都没说,只是执拗地抱著他,很用力,仿佛下定什麽决心一般,幂恪也任他抱著,许久之後才拍拍他的手,想要将他的手放下。

    “你现在需要睡眠,什麽都不要想。”

    但狄耶罗只是皱著眉头,盯著他的眼睛,固执地没有一丝动摇,仿佛幂恪不满足他的要求,他就不会乖乖睡觉一般。

    对视了十几秒後,幂恪认输。“好吧,我们现在什麽都不要想。”

    脱了睡袍,幂恪也上了床,将狄耶罗抱在了怀里,而後者更是紧紧抱住了自己的腰,把头磕在他的肩窝里,闭起了眼睛。

    不过一分锺,幂恪就听到了狄耶罗均匀的呼吸。

    TBC…

    《追逐篇》43(过渡下……)

    43

    狄耶罗睡得很熟,那种身体上的疲惫不堪以及神上的放松,让他沈沈地睡过去了。一开始,幂恪陪他睡了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後就醒了,想要移动身体,却发现怀里的人死死扣著自己,丝毫没有要松手放人的架势。

    低头,在完全没有醒过来趋势的狄耶罗额头轻吻了一下,後者才终於放松了下来,幂恪趁机将他的手臂松开,并且塞了个枕头,让他继续抱著。

    出去找了点食物垫饥,幂恪打开与帝都的连接,从内部网络,拨通安提的联系方式,当那张冷峻地充满了杀气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时,幂恪微微皱了下眉头。

    不像其他人,要学会隐瞒自己的优秀,他们是一群在社会上不需要身份的人,充当著他们的保护者,其实,他们已经越来越偏激了,对他们而言,一切有威胁的都是敌人,没有其他感情。没见过有安提结婚的,也没见过有安提露出同情心的,他们是真正的杀人不眨眼的侩子手。

    於是,在见到那杀气的刹那,幂恪想到的是,如果狄耶罗碰到他们,绝对不会喜欢。

    “不能随便动手,我要知道他们知道多少,有多少人知道,给我一点时间,查清楚之後,再铲除。”幂恪淡淡地命令著,之前的屠杀令必须停止,否则打草惊蛇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全灭。

    凭郑毅以及杰瑞的做法,应该还没有掌握必须除去我们的证据,否则政府不会有那麽偷偷地方法,想要将我们弄死,杰瑞的人质事件太假,连狄耶罗也看出他想要杀害自己和修斯。而唯一动手的,只有针对瑞娜和……自己孩子的暗杀。

    是否以後政府会频繁地派出杀手对我们全体进行暗杀?这样的话,他们又知道我们多少的人?

    “幂恪,现在很危险。”在安娜那次事件之後,安提们的活动就变得非常活跃,他们不允许幂恪陷入危险,与其等待,不如先下手为强。

    “我会注意。”幂恪不想多说什麽,只是确认一下,他们的屠杀计划被停下了。

    “幂恪,如果你要留狄耶罗在身边,我会在三天内赶到你们的住处。”

    “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手。”这是安提的一种保护方式,当他觉得某个人有问题了,那从他无情的专业角度出发,会对那个不能确定的人做测试,以确保他们的人安全,如果测试结果为危险人物的话,他们会不惜余力斩草除。

    这和D&S俱乐部不同,後者毕竟只是幂恪的一个玩具,而他,已经输给过了对方一次。

    “这由不得你。”安提说完这句,掐断了联系,那张多少有些凶狠的脸,消失在了屏幕上。

    有些头痛地按著太阳,幂恪不喜欢安提来见狄耶罗,这是他的私事,尽管已经影响到了很多人,安娜和孩子的死,就是因为这个私事,但,他还是不喜欢别人来手他的事,特别是有关狄耶罗的。

    狄耶罗这一觉睡了足足十个小时,如果不是饿得整个人瘪了下去,他估计还能继续睡,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抱著幂恪,而他已经醒了,正在看著一本书。

    “醒了?想不想吃点东西?”

    没有回答,狄耶罗翻了个身,感觉每一块肌都在叫嚣,酸痛感令他没有安全感,此时此刻如果遇到危险,他只有眼睛一闭,任人宰割。除了酸痛感,下半身本一点感觉都没有,痛到麻痹了,fuck!

    “哪里不舒服?”看到狄耶罗痛苦地闭起了眼睛,幂恪凑了过去,却被突然环住了脖子,狄耶罗睁开眼睛,仔仔细细地检查他脖子上的伤口,那个被自己咬破,并吸吮了几口鲜血的伤口已经收口,并且只剩下淡淡的疤痕,估计明天一早就会连印迹都消失。

    这该死的区别。

    “幂恪,我觉得从科学上来说,下次你躺下让你,会比较合适。”你丫的恢复能力这麽好,被怎麽蹂躏估计第二天都能康复,继续来,不像自己,这和断了半条命似地。

    狄耶罗明显是在开玩笑,那弯起的唇角很诱人,幂恪直接吻了上去,极其缠绵的一吻,随後将他抱了起来,朝浴室走去,也许是睡著的时候仍然很不舒服,狄耶罗出了一身的汗。

    简单冲洗之後,狄耶罗乖乖地让幂恪帮他擦身穿衣服,再抱回床上,已经换了一床新的被子。躺下後,幂恪轻轻地打开狄耶罗的双腿,看著绝对糟糕的口,皱眉。

    这样子的伤,一般的人估计早就高烧不起了,而狄耶罗只是睡了十个小时,出了一身的汗,果然是锻炼过的人。

    用药膏涂抹在伤口上,只是表面的伤,已经很可怕了,里面恐怕会更吓人,但幂恪现在无法给他上里面的药,在最初的清理时,已经将里面清洗干净了,现在伤口渐渐收口,如果还要上药的话,势必会再次扯破伤口。

    “我觉得,可行。”幂恪没有抬

    猎艳天庭风流无弹窗

    头,继续手上抹药的动作,突然冒出一句话,狄耶罗压没明白他在说什麽,慢了两分锺後才愕然,猛地坐起来,再次扯到伤口,一阵龇牙咧嘴。

    身体再次被按下,幂恪继续抹药。

    “嘿,幂恪,你说真的?”狄耶罗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麽。幂恪的意思是,他愿意被自己上?!这样的幂恪,怎麽可能会愿意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

    幂恪仍然耐心地把药全部上完,才帮狄耶罗盖好被子,在盖被子的时候,迎上他期待的眼神,伸手弹了下他的额头。

    “如果你凭本事压得住我,我愿意被你上。”幂恪说得相当认真,狄耶罗也同样认真地看著他,在听清他的内容後,满脑子只剩下对他竖中指这一举动,这不禽兽麽,你丫什麽基因构成,是我能压得倒的麽。

    “!”愤愤吐出一个词,狄耶罗索闭起眼睛。

    感受到一只手抚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随後是额头上的轻吻,幂恪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我去给你端点吃的进来,吃完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面对。”

    之前的调情也好,温馨也罢,在这句之後,支离破碎。

    是的,他们还有很多东西要面对,显然没有时间谈情说爱。

    TBC…

    《追逐篇》44上(决定 上)

    44(上)

    “告诉我,你的想法。”幂恪收拾完了给狄耶罗吃的稀粥,给他倒了杯茶,坐在他的对面。

    狄耶罗吃饭的时候很安静,幂恪知道他在思考,这些是他逃避不了要去思考的东西,他必须要确定自己要走的路,他不能再犹豫不决,郑毅对他的施压绝对不比幂恪给的少。

    “我不知道。”狄耶罗抬起头,眼睛直直地望进幂恪的眼中,没有一丝闪烁。“我不能确定你们是对的,也许你们是无辜不幸的,但,不代表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

    甚至於,狄耶罗还能理解,为什麽政府要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样的实力,如果分散开来还好,但聚拢成了组织,或者说,如果连宇宙都能被征服,在星球间穿越,那一个小小的地球,如果有些什麽决定是他们不满意的,是否也会轻易被他们推翻?

    这已经不是杀人的问题了。而且为了保守他们的秘密,狄耶罗并不相信,他们没有杀害过无辜的人。

    “你认为,怎麽样做是对的?”

    幂恪的眼神很锐利,狄耶罗仿佛被看穿一般,本无法掩饰,是的,据理以及一直以来的处理方式,他认为他们应该被严格监视,以确保他们不会做出任何不利於国家的事情。但,幂恪是绝对不会认同这样的事情发生。

    於是,眼神最终还是错开了,狄耶罗低下眼眸,看著杯中的茶,用勺子搅了一下。

    “狄,其实没有那麽难。”幂恪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另一边,有一个书架,他停了下来,拿起一本书,背对著狄耶罗,“如果你接到的命令,是暗杀我,你能否下得了手?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算下手了,你杀得了我麽?如果成功,那无话可说,如果不成功,不管是哪个理由,你都不会再被信任。”

    无论过程如何曲折,方法如何不同,但结果都是一样的,你杀还是不杀,杀了是否能够成功,失败则和不杀的结局一样。

    “我下不了手。”不用到那一刻再做决定,狄耶罗知道,要他对幂恪下杀手,他是真的做不到。就算是D&S俱乐部,他也是因为能够确保他不死,才会做得那麽绝。那时的他,罪不至死,狄耶罗甚至想过要用自己的功勋去换取他的减刑。

    但,现在不同了。他理解政府的意思,一旦幂恪被抓,要麽永远被关在实验室接受各种非人的研究,最终惨死,要麽就是直截了当的死。

    “郑毅清楚你是我唯一的弱点,而他们需要一个斩杀我的理由。”就算是暗杀,也不是你想杀谁就能杀谁的,幂恪并不知道郑毅给狄耶罗看的资料是哪些,但可以确认的是,还不足以因此而对他下斩杀令。

    安娜他们会死,绝对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真正的原因修斯已经在查。

    郑毅现在告诉狄耶罗的东西,一定带有误导,并且希望狄耶罗能够接近自己,查到更多的东西。就和D&S俱乐部一样。他们想要利用自己对狄耶罗的留情,让他再次打入他们内部,然後再从背後给他一刀。

    喝了一口杯中的茶,狄耶罗是学过心理学的,也做过很多心理辅导,他清楚地知道,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发生的时候,自己会怎麽做,如果幂恪有了危险,自己是绝对会站在他的面前保护他的。

    那如果,他做了自己不能认同的事情,自己又会怎麽做?

    摇了摇头,狄耶罗悲哀地发现自己陷入了如果论,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自己,也开始为自己寻找理由。

    “我们要拿到那份资料,得到完全的自由。”不知何时,幂恪再次出现在狄耶罗的面前,他拿走他的茶,抓住他的肩膀,“狄,我们只是在完成自己的心愿,不会影响到任何人。”

    “拿到资料之後呢?像郑毅这种,你们会怎麽处理?”

    “让他们无法作为。”安缇不是只会抹杀,也会有各种方法让他们闭嘴,但前提是,必须掌握一切,有哪些是他们知道的,他们究竟有多少人。

    从杰瑞的激进做法看来,他们知道的不足以构成斩杀令,所以才会用这种龌龊的小动作,但也不难看出,能放任杰瑞这麽乱来的,那群知道他们的人,应该是不好对付的老狐狸们,就和郑毅一个档次的谋家。

    放在肩膀上的手慢慢向上,抚上了狄耶罗的脸庞,“我需要你的帮忙。”

    TBC…

    《追逐篇》44下(决定 下)

    44(下)

    政府所掌握的资料被隐藏地很好,如果不是这次展露给狄耶罗看的话,幂恪甚至不知道他们手上有这些照片,无论他们的智商有多高,身体素质有多好,毕竟他们最多的时候也才一百人不到,不可能真的对付得了机制完整的一个国家政府,更何况,这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

    无论多麽不想让狄耶罗陷入两难的境地,但郑毅已经推出了第一步,或者说,从狄耶罗和自己扯上关系之後,他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这是他必须要知道的。

    现在郑毅希望他能通过和自己的关系,打探到我们的内部消息,知道我们的具体人员,并且掌握一些足以危害社会的证据,作为必须消除的理由,派杀手将我们全部杀尽。

    同样,狄耶罗也是双向的,幂恪也是可以通过他,拿到郑毅手上知道的所有资料,并且打探到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是谁,哪个国家的,他们又属於什麽任务,多少人参与其中。

    不需要分析地很透彻,狄耶罗自然是明白这一切的,他紧皱著眉头,看著床单仿佛要灼烧出一个洞一样。

    他对郑毅是有怀疑的,但怀疑也好,不信任也好,这种情绪和背叛还是相差甚远的,如果幂恪是希望他背叛郑毅的话……不,就算反过来被郑毅不信任,彻底变成需要灭口的名单,他也不会做出出卖政府的事情。

    “让郑毅认为,你为了完成任务,潜伏在我这里。”幂恪的声音,一贯的陈述句,不带任何起伏,却比任何一个命令更深刻。

    狄耶罗感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不,他做不到。

    “你在这里,利用政府对你的信任,替我们拿到在政府档案室里的,我们需要的情报。”幂恪抬起狄耶罗的下巴,看到了他脸上的冷汗,以及惨白的脸色,那双眼眸闪烁著坚定不容动摇的光芒。

    是的,幂恪果然是了解他的。

    在狄耶罗出声之前,幂恪用唇封住了他的话,轻柔地亲吻了一下他的唇,没有深入,就放开了。但这个轻吻却打断了狄耶罗想要冲出口的拒绝,他愣住了,不解地看著幂恪。

    “答应我,狄,按照我刚才说的那样,让郑毅以为你在为他工作,如果这里有人想要试探你的话,告诉他们你是双重间谍。”幂恪将狄耶罗拥抱入怀,轻柔的怀抱,和他一贯的强势不同。在听完这句之後,狄耶罗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什……麽意思?”

    “呆在我的身边,真正地了解我,没有人能逼迫你做什麽,按照自己的判断去做,其他的,交给我。”幂恪知道自己还不够强大,没法这麽强硬地从郑毅手上把狄耶罗夺过来,也无法摆脱安缇对狄耶罗的监视,但这些他都会处理的,需要时间。

    所以,即使再不情愿,他还是希望狄耶罗能够帮他撒谎,只要一点时间,他会处理好的。只要让郑毅以为狄耶罗是在帮他所以才会呆在这里,而让安缇认为他是在帮我们,所以不能切断和政府的联系……

    这种谎言维持不了多久,当狄耶罗在双方都没有作为的时候,就会被揭穿,而幂恪相信,在被揭穿之前,他能处理好这一切。

    狄耶罗开始挣扎,想要挣脱幂恪的怀抱,但後者却收紧手臂,将他拥得更紧。

    “不!不需要!”狄耶罗的挣扎还在继续,“我会处理好的,就算真的没办法,我……”

    “狄耶罗,我现在只想把你留在身边,永远,在我的身边。”幂恪的声音有些焦急,他很少会表露出那麽明显的情绪,一向稳重,仿若什麽事情都在掌握中的镇定不在了,“除非你自己想要离开。”

    挣扎停止了,狄耶罗叹了口气,索松懈了力气,靠在幂恪的身上,声音带有些无奈,“我没有那麽软弱。”

    软弱到需要你这样的保护,狄耶罗不愿意接受。

    “不,”幂恪也放松了力气,同样将脑袋靠在了狄耶罗的肩膀上,“你怎麽可能软弱?你是可以眼睛都不眨就将我的羽翼斩断的人。”

    “……”狄耶罗突然意识到,也许这件事情,会被幂恪记著一辈子,永远记著,他对自己的感情被自己不留情地切断。

    “狄,现在,我要你的一个保证。”幂恪轻轻拉开两人的距离,让目光可以对视。“无论你的决定是什麽,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会问为什麽,不会干涉你,但,一定要告诉我。”

    如果当你认为我们确实不应该存在,抹杀也好,监视也好,永远成为实验品也好,只要这是你自己做出的判断,我都不会加以干涉,我会放你自由,让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哪怕是对付我。

    但,不允许欺骗,如果再来一次欺骗……

    手不自觉攀上幂恪的脸庞,狄耶罗看著幂恪没表情的脸,那双漆黑的眼眸太深邃,原本以为永远不会被看穿,此时却变得那麽清澈,能够轻易看出里面的软弱。

    “我答应你。”情不自禁地吻住了那双用力紧抿著的唇。

    TBC…

    《追逐篇》45(本篇完)

    45

    狄耶罗又休息了整整一天,才能从床上爬起来,体力严重透支,又只能喝点稀粥,哪里恢复得过来,但即便是稀粥,狄耶罗还是在第二天一早,坐在抽水马桶上骂幂恪全家,这简直比任何一个酷刑更难以忍受。

    伤口本来就没有完全愈合,再次崩开,那种痛,还真是刻骨铭心。摇了摇头,当时只想著让自己痛,真没想到日後的痛会更久。就好比很多冲动的伤害,施与受双方都会承受这个伤害很久很久。

    幂恪每天都很忙碌,不像狄耶罗,睡了吃,吃了睡,唯一的消遣就是电视,各国各电台的节目都能接受到,连朝鲜的都不例外,各国局势依旧这样不温不火,这个国家牵制那个国家,欧洲经济一片萧条。

    看著看著就会迷迷糊糊睡著。狄耶罗的身体状况并不好,在瑞娜的别墅与幂恪发生争执的时候就已经受伤骨折,之後在沙滩上躺了一整天,才被亚历山大拖回别墅治疗,伤经动骨也要一百天,才恢复了没多久,郑毅出现。

    之後就是一系列的奔波,直到现在,才彻彻底底放松神经,是的,狄耶罗对亚历山大的信任是没有任何依据的,只是凭直觉,因此被出卖也怪不了谁,毕竟选择相信他的是自己。但在他那边,狄耶罗哪里可能彻底松懈下来。

    当时脑中有太多的事情,幂恪的妻儿,他们的惨死,被郑毅出卖,成为幂恪的绊脚石,发狂的修斯……太多太多的东西,他不明白,也怎麽都理不清,想不明白。

    现在,虽然还有一场大仗在等著他,但起码一切都明朗化了,紧绷著的神经也终於放松了,连之後要面对的选择,在经过那场谈话之後,也不至於那麽痛苦。狄耶罗不会无作为地任幂恪保护,但,就如幂恪所说的,他要做的,首先是更了解他。

    这点,他们是有共识的。

    於是,彻底的放松下来,神不再强迫坚韧,身体的疲惫涌上,狄耶罗开始嗜睡,且伴随著低烧。就算可以下床,也没有必须要完成的训练或者任务,多半还是躺在床上看时事新闻。

    他们就这麽呆了一个星期左右,幂恪每天都在另一间房间里面忙碌著什麽,食物都是智能电脑准备的,输入想要吃的东西,就会有快捷的食物出现,比如浓汤,你选好口味,机器会自动稀释浓缩包,加热搅匀,倒入盘中。

    味道还不错,营养价值也高。

    晚上睡觉的时候,幂恪会回到狄耶罗的房内,睡在他的身旁,当然,每次狄耶罗都只是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他,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溟羽思柯出现的时候,狄耶罗正在看著一些幂恪他们的收藏品,通过帝都的电脑显示在屏幕上,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还带著大段的文字说明,蕴含著一个全新的文明。

    不可否认,真的很吸引人。

    但即便狄耶罗仿佛整个人都要跌进屏幕里,那边,一个全裸的女人突然从一扇门里走出来,没有一个人会不被吓一跳。

    将狄耶罗整个人的朝向拉回屏幕,幂恪脱下自己的外套,向溟羽思柯走去,披在她的身上。口述调高了房间的温度。

    “你当老娘我很闲麽?”溟羽思柯瞪了一眼幂恪,拉了一下幂恪的大衣,“你全告诉他了?”

    “嗯。”

    “那你就等死吧。”轻描淡写地说完这句,溟羽思柯熟门熟路地走进一间房间。幂恪没有跟上去,也没有向狄耶罗解释什麽,只是走到他的边上,继续陪他看外星文明。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溟羽思柯再次出现,已经换上了一身浅蓝色的大褂,手上拿著一份资料夹,一头红发显然刚被吹干,披撒在肩上,很有女人味。

    “来吧小子,让我看看你的身体状况有多糟,如果底子太差的话,可是会被活活拆卸下来的哦!”溟羽思柯嘴角挂著冷笑,拿著资料夹的手指了下一个方向,示意狄耶罗跟上,且没有什麽耐心。

    “走吧。”没有说去干嘛,幂恪对狄耶罗说了一句,就牵起他的手,朝溟羽思柯说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个类似医院检查室的房间,溟羽思柯指了下中间的大床,让狄耶罗躺上去,後者微微蹙眉,却还是走了过去。

    “回来。”衣摆被溟羽思柯抓了回来,并且很顺手地将他的外套脱了下来。“脱光再躺上去。”

    看了眼在旁边没有出声的幂恪,狄耶罗没有动。“这是什麽意思?”

    “检查身体,听说你一直在发低烧,身体不尽快调理好的话,等敌人来了,你就是累赘了。”溟羽思柯走到床边,“赶紧,脱光躺上去,另外我想测试一下,你的各项身体机能的数据,如果你同意的话。”

    “溟羽思柯。”幂恪出声。

    “听著,如果他的下半辈子健康想靠我的话,最好给我留个底,该死的,管我什麽事,生病上医院,你们这种身体,什麽细菌都会入侵,什麽抗生素都会有抗体,太容易这个绝症那个绝症,该怎麽死就怎麽死吧,上天注定的。”溟羽思柯有些暴躁,快速地开启床边的机器,狄耶罗已经脱光了躺在床上,身上的吻痕还没有消除,堂而皇之地在锁骨附近招摇著。

    曾经以为,幂恪是他们中最不懂得人情的一个,他对女人的绅士风度也好,对朋友的慷慨也罢,这些都是他高傲的表现,他的眼里本融不进其他人。

    可是现在呢?从溟羽思柯第一次为了狄耶罗赶到幂恪的住处时他就该料到的。

    之後没有人再说话,溟羽思柯对狄耶罗的身体做了全面的检查,一些医院里做过的常规检查,一些在特种部队时才会检测的东西,还有更多连他都不知道是什麽的检查,足足一个下午,最後,狄耶罗是在香薰的催眠下睡著了。

    “很好的身体条件,现在我相信,真的干架,也许雷恩还不是他的对手,谁让雷恩的好基因都长脸上了。”溟羽思柯看著数据,这是他见过的正常人中最适合格斗的身体,柔韧和爆发力都很够,再加上集中力出众,枪法准也不难理解,对军方来说,还真是一块宝。

    所以,他不是冲锋陷阵中的一个人,用於群体作战是一种浪费,他的单兵综合素质,果然是最适合当间谍的。

    “放心,劳累过度,再加骨折没有痊愈,还有一些隐晦的伤口,”溟羽思柯弯了下唇角,“等段时间就能全部恢复了。我建议,让他修养一个月。”

    “嗯。”重新调节了狄耶罗所睡的修养舱的温度和亮度,并在空气中加入了一些放松的气息,更多的营养颗粒会顺著空气进入他的体内。

    “你准备怎麽做?”

    没有听到回答,溟羽思柯有些不解地回头,恰好看到了幂恪对著狄耶罗微笑的表情,那种温柔如阳光一般温暖,不知为何,溟羽思柯也情不自禁地笑了。

    狄耶罗醒来时,是在一直睡的床上,他对此并没有印象,仿佛检查到一半,就渐渐睡著了。下床,看到对面沙发上放了一套衣服,还有一张条子。

    那是一套休闲运动服,纸条上是幂恪的字。让他穿好衣服到某个房间,并帮他带一份三明治。

    去厨房拿了两份三明治,走到幂恪所说的房间,狄耶罗有些迟疑地敲门,没有回应,他试著推了一下门,门没有锁,用力一推,就开了。

    走进房间,狄耶罗看著房内的一切,瞪大了眼睛。

    这是一间健身房,远处有一些健身器材,还有好多个沙袋,正中间则是一个格斗场,周围放著各种木制武器,而幂恪正站在一堆长棍面前,他赤裸著上身,下身穿著运动裤,身上都是细汗,金色的头发湿透了,从太阳流下了汗水。

    这是狄耶罗从来不曾见过的幂恪形象。

    “吃完饭。”幂恪用左手的护腕抹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走向狄耶罗,“我会开始训练你,正如溟羽思柯说的,你不想成为我的累赘的话,就努力追上我。”

    斗志是在一瞬间被点燃的,此时此刻,他们的立场,他们的敌人,他们的危险,都已经从脑中被狄耶罗屏蔽,有的,只是作为一个强者,对於另一个更强大的人的,本能地超越欲望。

    作为尖兵,他从来都是综合素质最出色的战士,这种想要努力战胜另一个人的想法,已经很久不曾有过了,但血仍在,他依旧渴望翻越一个高峰。

    追逐篇完.

    安缇的测试即将到来,郑毅对突然消失的鱼饵也不会不闻不问,这场无法判断对错的斗争即将上演,狄耶罗最终会选择哪一方,一切尽在《深度催眠VS绝对服从》完结篇,明天开始连载,太好了,终於就要完结了。

    .全部章节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