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1 部分

第 1 部分

    第一章  新的开始

    早上7点

    “绮绮,该起床了,今天是你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可别迟到了。”妈妈温柔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恩。。。”少女迷迷糊糊地答应著,禁不住瞌睡虫的诱惑,翻了个身又继续进入梦乡。

    “之轩,你上去看看你妹妹,她肯定还没起来。”知女莫若母的严女士指挥著她的大儿子。

    “恩。”淡淡应了声,连之轩放下手中的财经报,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微笑,瞬间柔化了稍嫌冷硬的俊美脸庞。修长的腿迈到二楼少女的闺房门口,轻轻敲了敲门,“小懒虫,快起床,等会大哥送你去学校。”没反应。连之轩有点无奈,伸手拧开房门,当他看到沐浴在阳光下的妹妹时,有一瞬间的失神。

    米白的埃及棉床单上躺著一个美丽的少女,墨黑的长发像上好的绸缎懒懒地散在肩头。在金色的阳光下,少女莹白的皮肤细腻得可以看到隐隐的血管,长而卷翘的睫毛遮住了漆黑明亮的凤眼,但连之轩知道这双眼睛睁开时有多麽流光溢彩。直挺的小俏鼻下是如同花瓣般粉嫩的唇,此刻粉嫩的唇瓣微张,仿佛在等待某人的亲吻。

    连之轩定了定心神,走到床边坐下,轻抚少女的脸颊柔声说:“绮儿,小懒虫,快起来,要迟到了。”

    “恩。。。大哥?”羽绮揉著眼睛,看清楚了身前的人。眼前的人是大她8岁的哥哥,大学毕业後拥有经济法律双学位的大哥和几个朋友合夥开了家公司,短短4年时间,该公司已经发展为本市的龙头企业之一。身型挺拔面容俊美的大哥平时是比较冷酷的,深沈的眼眸中偶尔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让对手不寒而栗。而此刻他正温柔地看著她,羽绮知道只有在面对自己时,大哥才会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傻瓜,发什麽呆,快起来换衣服,我在楼下等你,上学要迟到了。”说完用手揉了揉羽绮的头发,起身走出房间。

    羽绮迅速地起床刷牙洗脸,然後边打开衣柜换衣服,边扭头瞄了一眼床头的闹锺,“天呐,都7点20了,闹锺怎麽都不响!”不满地撅起嘴唇。

    “笨蛋,你自己没有调好时间吧!”一个清朗带著戏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啊!色狼,快出去!”羽绮惊慌地从衣柜里胡乱扯下一件衣服挡在光l的胸前,忘了自己下半身只著一条纯白的小裤裤,雪白纤细的腿一览无遗。

    “什麽色狼,我是你弟弟也,以前我们还一起洗澡呢!你身上哪一处我没看过!?”漂亮的少年露出邪邪的笑。

    “闭嘴,那时候我们才上幼稚园好不好!你快出去,我换好衣服就下来!”羽绮有点抓狂地说。这个可恶的家夥就是自己的弟弟,只比自己小一岁跟自己同一年级的弟弟,弟弟很漂亮很聪明,小时候特别可爱总是跟在她身後甜甜地喊姐姐。可是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他变了,脸上时常露出恶魔般的笑,还总是惹她逗她。如果他不对我使坏的话,我会更疼他羽绮闷闷地想。

    “好吧!我在楼下等你。”少年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又回过头,红豔的嘴唇勾起熟悉的坏笑:“姐,你的腿真美!”

    “啊”羽绮爆出今早的第二次尖叫。少年半眯著晶亮的眼眸,脸上挂著满足的微笑,走下楼去。

    羽绮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温文尔雅的医生爸爸,和一个美丽迷糊的舞蹈家妈妈,还有一个疼爱她的大哥,和老爱捉弄她的小弟。家庭的温暖和大家的宠爱没有使这个少女变得任性自私,而是更加聪慧善良。

    羽绮换好衣服走到楼下,爸爸已经上班去了,妈妈还在厨房忙活。她抓起餐桌上的三明治咬了一口,对连之轩说:“大哥,我们快走吧,我怕来不及。”

    “先喝杯牛奶!”大哥坚持道。

    羽绮咕噜咕噜喝完,又对著沙发上一直瞄著自己的小弟喊:“子悦快点!”

    “我可是在等你。”连子悦不紧不慢地说。羽绮今天穿著一条淡黄色蕾丝边的连衣裙,少女曼妙的身材让他移不开视线。

    “不要慌,还有半个小时,肯定来得及。”连之轩说著用手轻轻擦掉羽琪嘴边的奶滓,亲昵的举动让羽绮的脸微微有点发热,沙发上的少年看了眼神一暗。

    第二章  遇故人

    20分锺後,羽绮和子悦到达了t大。t大是本市最好的综合性大学,在全国排名前五。羽绮是今年以高分考上这里的,子悦更是被直接保送进来的。虽然子悦比羽绮小一岁,但是因为他从小就喜欢粘著姐姐,说什麽都要和姐姐一起上学,所以他们从幼稚园到高中都是同班,大学也是同一所学校的不同科系。

    “大哥,你去忙吧。下午我会和子悦搭公车回来。”羽绮对著连之轩微笑说。

    “恩。”连之轩也不多说什麽,深深看了连羽绮一眼,调转车头离开了。

    “姐,我先送你去教室” 连子悦不等羽绮反应就直接拿起她的书包在前面走著。羽绮看著前面少年颀长的背影,快步追上去。

    走进教室的时候,羽绮发现里面十分热闹,男生女生都在一起聊天,一点也没有刚见面的生疏。

    “哇,美人儿,绝对的美人儿!”一个英气十足的女声由远到近,话说完人已经站在羽绮面前,两只眼睛死死盯著她,只差没有流口水了。这下全班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门口,短暂的安静後大家又开始热火朝天地聊起来,只是有些男生不时把眼光瞟向羽绮这边。“我可以跟你做朋友吗?”梦洁兴奋地说。羽绮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梦洁开心得一把拉住她“那我们一起坐!”

    “同学们好!欢迎你们来到t大学习。。。。。。”指导员在讲台上滔滔不绝。梦洁和羽绮这对新认识的好朋友在下面咬起了耳朵。

    “羽绮,你知道吗?听说我们系有大人物要来哦!”梦洁神秘兮兮地说。

    “什麽大人物?”羽绮有点摸不著头脑。

    “听说是‘御‘的太子爷,他也来念我们系哟!真是太棒了!你知道‘御‘吗?据说是一个很大很厉害的组织哦,黑道白道都要敬他们几分,他们的势力遍部亚洲,最近几年更是深入到欧美。。。。。。”梦洁後面说了什麽羽绮已经听不进去了,因为她的思绪全被这个“御”的太子爷占据了,脑海深处的记忆翻江倒海向她涌来。

    三年前

    “臭子悦,也不等等我,天都黑了自己一个人回家好凄凉哦!”连羽绮边走边念到,她的宝贝弟弟连子悦因为和同学打球,所以先走了,留下要打扫教室的她独自回家。

    “哟!这个小美女怎麽自己一个人啊?要不要我们陪陪你啊?哈哈!”巷子里传来一个猥琐的声音。羽绮顿时十分後悔,不该为了抄近路回家而走这条小巷子。她瞄了一眼说话的小流氓,心里苦思著脱身的办法。眼看小流氓越走越近,还抬起手一副摸她脸蛋的样子,她吓得猛踢了他一脚,转身就跑。没跑几步就被小流氓抓住了右手。羽绮拼命挣扎著,用另一只手死命拍打著小流氓。“你干什麽!走开!”

    小流氓不顾身上的疼痛,狠狠地骂到:“妈的臭娘们,想不到还一身刺!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弄服帖了。”羽绮挣脱不开,大声叫到:“放开我,你这个臭流氓。”

    “我臭流氓?等会你就会哭著喊我好哥哥了,哈哈哈!”小流氓双眼闪著y光,盯著少女因挣扎而不断起伏的酥胸。羽绮快急哭了,如果子悦在身边一定不会让人这麽欺负她,心里把子悦骂了一百遍。

    “放开她!”随著一声厉喝,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羽绮面前。来人有一头浓密的黑发,飞扬的剑眉十分桀骜不逊,星目下是高挺的鼻子和紧抿的薄唇,一看就是个不会轻易妥协的人。

    “什。。什麽!?我凭什麽听。。听你的!”小流氓被来人的气势吓到,手松了松,但还是鼓足勇气顶了回去。

    “很好!看来你是欠教训!”男子不怒反笑,飞身一脚把小流氓踢了几米远,小流氓顿时陷入昏迷。那一脚的力度连带被小流氓拉住的羽绮也不小心跌倒在地。

    “啊” 羽绮小声惊呼。

    “shit!”看著跌倒在地的少女,男子心中一悸,懊恼地扒了扒头发说:“你白痴啊,我踢他你跟著凑什麽热闹!”说话声音很大,但是动作却很轻柔的把地上的羽绮扶起来。羽绮低著头撅著嘴,心想:你没看他拉著我啊!?但是她没有说出来,只是柔顺的任由男子将她扶起。“谢谢你救了我!”羽绮朝男子微笑著说,心里却想著:大笨牛,你害我跌得好疼。

    看著羽绮水漾的凤眸,纯美无邪的笑脸。男子脸上顿时起了可疑的红晕。

    “没。。没什麽。我又不是特意救你的,我只是讨厌这种事。你以後自己小心点啦!”男子粗声粗气地说。“喂!你叫什麽名字?”第一次,他有了想好好认识一个女生的冲动。

    “我叫连羽绮,你呢?”羽绮甜甜应道。

    “本少爷叫御风。。。”

    “少主,夫人有急事找您!”一个影子般的男人瞬间出现在连羽绮面前,恭敬的对著那名叫御风的男子说到。御风有点不快,这个该死的影打断了他和小羽绮的对话。

    “喂!本少爷现在有急事,让影送你回去。”羽绮来不及反对,那个霸道的男子就径自转身离开了,留下那个影子般的男人对她说:“小姐,请”没办法,她只好让那个影子护送回家了。

    “姐,你怎麽才回来,我正准备出去找你。”羽绮一进家门连子悦就匆匆迎上来。“你的手怎麽了?”他发现姐姐的右手腕上有淡淡的红痕。

    “没。。没事!不小心扭到了。哎呀,好饿哦!” 羽绮连忙转移话题,不想让他知道刚刚发生的事,反正她已经安全到家了,没必要再让他担心,自己以後多小心就是了。还好爸妈和大哥都不在,不然少不了又是一翻盘问。

    “是吗?”连子悦半信半疑。

    “是啦!我们快去吃饭吧!我快饿死了” 羽绮扬起笑脸,推著自己的弟弟。

    “要是有人欺负你,要告诉我哦!”连子悦不满的交代著。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羽绮拉起他的手走向餐桌。

    看著牵著自己的柔嫩小手,连子悦勾起一抹愉悦的笑。

    第三章  奇怪的子悦

    “羽绮,羽绮!你有没有在听啊?”梦洁用手肘碰了碰明显已经走神的少女。

    “啊,怎麽了?”羽绮回过神来,问身边的好友。

    “我就知道你没在听!”梦洁不雅地翻了个白眼。看著她的动作,羽绮不禁觉得好笑。梦洁其实长得很清秀,可是性格却十足的男仔头,一说话一做表情就破功,会让人觉得跟她梦幻纯洁的名字一点都不搭。

    会是他吗?那个3年前救了她的霸道男子。她记得他叫御风,他的部下也喊他少主。那麽梦洁说的“御”的太子爷会是他吗?想著想著,羽绮心中不免有了一丝期待。

    “砰!” 羽绮的思绪被前方一声巨响拉了回来,她抬头一看,呆住了。

    真的是他!那个3年前救他的火暴男子。如今他成长得更加挺拔坚毅,双目炯炯,剑眉飞扬,还是那样桀骜不逊,周身的气质更加张狂。他身穿一件抓皱的白色衬衫,只斜斜扣了几颗扣子,露出小麦色的光滑胸肌。他左手勾著搭在肩上的外套,闲闲的放下刚刚踢门的修长右腿。

    “啊,御风同学,欢迎你!快,快请进来。”刚才还在发表长篇演说的指导员迅速反应过来,边搓著手,边热情的招呼御风。

    御风看也没看他一眼,径自走到羽绮面前,咧开嘴笑出一口白牙道:“终於又见面了!”

    他又见到了那个让他心动的女孩,本以为那次分别後很快会再见。可是没想到母亲唤他回去是因为他的父亲在美国的一次交易谈判中受了重伤陷入深度昏迷,他和母亲必须马上过去照顾父亲和处理组织上的一些事情。这样一待就是3年,好不容易父亲终於完全康复了,在美国的事情也暂时告一段落,全家才一起回来。就因为这样,他和他的女孩分开了3年。看著越加清豔脱俗的连羽绮,御风的心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著。

    面对著御风火热的视线,羽绮不禁低下头脸微微发烫。讨厌!干嘛这样看著她。

    “做本少爷的女人吧!”御风大声宣告著。全班哗然,男生嫉妒地瞄著御风,心下懊恼自己怎麽没有这样的勇气。女生嫉妒地瞄著连羽绮,心想这麽帅气迷人的男子为什麽不多看自己一眼。梦洁傻傻的看著两人,嘴巴吃惊地张开忘了合上。

    “你。。你说什麽?”羽绮的脸越来越红了,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她有点手足无措。

    “哈哈,你脸这麽红是因为喜欢本少爷吧!”御风得意地挑了挑眉。

    “才不是呢!”羽绮急忙出声反驳。她才没有喜欢这个自大的男人!好吧,她承认因为3年前的事她对他有点好感,但只有一点点哦!她喜欢的是像大哥那样温柔深沈,无所不能的男人。

    听到心中女孩这样的回答,御风的脸色变了变,仍霸道地说;“反正你是属於本少爷我的!”说完潇洒地转身走出了教室。

    羽绮松了口气,面对像火焰一样耀眼霸道的男子,她还真的有点招架不住。

    放学後,连羽绮刚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一个颀长的背影。

    “子悦!”羽绮对著弟弟喊到。

    连子悦转过身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她熟悉的笑,而是默默的接过她手上的书包,一把拉起她向公车站走去。

    子悦怎麽了?怪怪的!平时见了她总是逗她,有时还会对她露出让她心跳加速的坏笑。今天怎麽都不做声。连羽绮边走边想。这样的子悦好陌生,有点像不笑的大哥,冷冷的。

    上了公车,因为是下班高峰,车上人很多。连子悦把羽绮紧紧护在胸前,不让她受到一点碰撞,有力的双臂为她支起一片不受打扰的空间。

    子悦。。。已经好高了呢!她的头顶只到他的下巴,鼻尖处是他身上好闻的青草味,让她觉得好安全。双手撑在弟弟的胸前保持平衡,眼睛正好看到他领口性感光洁的锁骨,她不好意思的低了低头。

    “呵。。姐姐,你害羞了?”连子悦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凑到羽绮耳旁轻轻地说。温热的风吹在耳朵上,她的身子不禁一颤。

    “呵呵。。。”她的反应取悦了他,他伸出一只手揽上她的纤腰,把她压向自己。

    “子悦,别这样。”羽绮不安地扭动著。

    “别动!”连子悦深吸一口气,警告地说。她圆润的酥胸正紧贴在他胸前,她还不知死活的胡乱扭动著。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正在慢慢变大。

    羽绮也敏感的感觉到搂著她的身躯渐渐变得火热,腰上更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抵著她。她的脸瞬间暴红,她当然知道那是什麽,於是便听话的不敢再乱动。

    过了一会,连子悦慢慢放开她。漆黑如墨的晶眸认真的对上羽绮说:“姐,你不可以喜欢上别人!”说完又紧紧搂住她。

    当他知道今天学校里有个该死的男人向她表白的时候,他十分生气又有一丝慌乱。他美好的姐姐,他一心守护的姐姐,他绝对不能让别人抢走!就算是姐弟又怎麽样,从小他就喜欢她爱她,他不能没有她!

    子悦今天真的很奇怪!可是。。。她居然不讨厌他的拥抱。

    两人各怀心事的一起回到了家里。连之轩看著他们紧紧牵在一起的手,脸上若有所思。

    第四章  初吻

    洗完澡後躺在床上,连羽绮回想著今天发生的事,待想到公车上的那一幕时,脸唰的一下红了。

    “在想什麽?”连之轩走了进来,盯著连羽绮脸上的红晕,眼里有一丝厉光闪过,快得让人无法捕捉。

    “没。。没什麽。大哥,这麽晚了有事吗?”连羽绮看著仅著睡袍的大哥,有些不自在。

    连之轩墨色的睡袍松垮地系在身上,任滑美结实的胸肌l露在外,好不诱人。

    看著俊美如神祗的大哥向她走近,羽绮慢慢坐起身来,微微有点发怔。大哥在她面前一直是温柔的,总是细心呵护著她,比忙碌的爸爸和迷糊的妈妈更尽责地照顾著她,疼爱著她。可是今晚的大哥好。。。妖冶!就像一朵罂粟花,散发著幽幽的致命的诱惑。

    “绮儿”丰润的嘴唇似轻唤似呢喃地吐出两个字。修长优雅的指尖划过她粉嫩的唇瓣,深如寒潭的眼眸定定地望著她。

    羽绮一颤,好象有什麽什麽东西从心底涌了出来。

    “别拒绝我“连之轩丰润的嘴唇覆了上来,话音消失在唇瓣间。轻轻舔弄著她粉嫩的唇,把柔嫩的唇瓣吸吮得嫣红晶亮。“绮儿乖,把嘴张开。”霸道的小舌抵住贝齿,连之轩轻轻诱哄著。

    “唔大哥,不行。。。啊!”不容少女拒绝,他用手捏了一下她的纤腰,在少女惊呼的同时,湿热的舌溜进少女口中,霸道地缠住丁香小舌,肆意地吸吮挑逗,彻底品尝她的甜美。

    “唔”羽绮用手推著连之轩的肩膀,想抵抗他的侵略。连之轩丝毫不为所动,火热的舌更加激狂地逗弄著她的丁香小舌,仿佛要吸尽她的香甜。她的抵抗渐渐柔弱,身子软了下来,任他抱在怀里。

    好半响,连之轩终於放开了她,看著她迷朦的凤眸,微肿的嫣唇,刚压下去的欲望又再次燃烧起来。他咬了咬牙说:“绮儿,别那样看著我,我怕我忍不住。”说罢又紧紧抱住她。

    被吻得晕头转向浑身无力的连羽绮回过神来,喃喃地问:“大哥,为什麽?”虽然她从小就喜欢大哥依赖大哥,可是大哥是亲人啊,怎麽可以这样吻她!震惊,羞恼,苦涩。。。种种情绪纷纷涌上心头,她默默的红了眼眶。

    连之轩没有做声,

    紫玉仙女帖吧

    只是更加拥紧了身前的少女。他要怎麽告诉她,他不想做她的大哥,他已经爱她好久好久了。她就像他的天使,他的空气,有她在的地方他才能尽情呼吸。想起幼时奶声奶气追著他喊哥哥的她;想起上小学了还赖著他讲床前故事的她;想起来初潮时惊慌失措哭著找他的她;想起在阳光下精灵般的她。。。如此美好的她,他怎麽能放手,他无法不爱她,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别哭,绮儿。这世上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你哭。”他温柔地吻去她的泪水,把她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薄毯,又吻了吻她的额头说:“快睡吧!”起身,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羽绮看著他孤傲的背影,突然觉得很难过,不知道是为失去的初吻,还是某个扰乱她心的人。

    今天实在发生太多事了,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御风的告白,子悦的拥抱,大哥的亲吻。。。。。啊!怎麽会这样,到底她该怎麽办?想著想著,她累得睡著了。

    半夜里,她做了个梦,梦里的妈妈对她说:“绮绮我的宝贝,你已经长大了,妈妈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其实你是妈妈死去好友的女儿,所以呢,你的大哥和弟弟都跟你没有血缘关系哦!”虽然因为妈妈的话而失落,但是她知道爸爸妈妈一直是很爱她的,在三个孩子当中最疼她。“没有血缘关系。。。那我可以喜欢大哥吗?”梦中的她怯怯地问。“傻丫头,当然可以,妈妈也希望你可以嫁给之轩,然後永远待在这个家啊!”妈妈温柔地拍拍她的手。

    永远待在这个家。。。真好!

    第五章  我只要你一个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咿呀咿呀哟”清晨闹锺响起,梦中的少女带著甜甜的笑慢慢睁开眼睛。

    “唔”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到对面穿衣镜里唇角带笑的自己,她呆住了。想到昨晚的梦。。。天呐!她怎麽会做那种梦,她怎麽可能不是妈妈亲生的。她一定是疯了,被大哥的吻弄疯了。大哥的吻。。。想到这里,她忽然害怕下楼,她怕看到大哥,她不知道该怎麽面对他。

    在房间里磨磨蹭蹭,看了看时间,不行!得下去了,迟到就不好了。连羽绮鼓起勇气慢慢走下楼。好险!大哥不在,她松了口气,但又忍不住出声询问:“妈妈,大哥呢?”

    “你大哥今早6点就搭飞机去香港谈生意了,下星期才回来。”连爸爸赶紧回答宝贝女儿的提问,他今天休息,不用去医院。

    连羽绮坐在餐桌旁,发现还少了个人,子悦呢?这家夥从昨天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今天一大早也不见人影。

    严女士看出了女儿的疑惑,主动告诉她:“子悦说今天系里有活动,他先走了。”

    连羽绮“哦”了一声,默默地吃著早餐。脑子里不断回想著昨天发生的事和那个奇怪的梦。“妈妈,我是你亲生的吗?”不知不觉竟然问出了口,屏息的等待著妈妈的回答。

    “这孩子说什麽傻话!你不是我亲生的难道是我捡的啊?你和你哥哥还有弟弟可都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来的。”妈妈有点不快又语带骄傲地说。

    是啊!真傻!她早就知道的,她怎麽可能不是妈妈亲生的。听到妈妈的话,她在安心之余又有了一丝莫名其妙的失望。真是莫名其妙啊,她怎麽会有这种情绪。苦笑著摇了摇头。

    “真是怪了,今天这一个两个的都怎麽了?你大哥早上出门的时候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好象一宿没睡,子悦去学校前也是心事重重的。你现在又这样闷闷不乐,还尽问我奇怪的问题。你们三个该不会是吵架了吧?”严女士哇哇地叫著。

    “妈妈!我们都这麽大了,怎麽可能会吵架!”连羽绮有点哭笑不得,妈妈也真能掰。

    不过,她跟大哥之间却是发生了比吵架更严重的事,吵架过後可以和好,可是她和大哥能回到从前什麽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吗?

    香港

    半岛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连之轩手拿一杯威士忌靠在窗边看著香港繁华的夜景,静静的想著心事。五天了,绮儿都没有主动跟他联系,给她打了两次电话她都关机,打电话回家妈妈又说她跟同学出去了。她是在躲她吗?希望是他多心了,他的绮儿不会这样对他的。他的绮儿。。。。。。

    “总裁,明天签约的资料和文件已经整理好了。”一个身形窈窕容貌秀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出声打断连之轩的沈思。看著窗边俊美冷酷的男人,她心里有些紧张。她是他大学的学妹,在大学时代她就已经爱上了他,完美的五官和模特般的身型本来就足以让人心动,再加上出色的头脑和过人的能力,还有那高贵冷漠的气质,一切一切都是那麽深深吸引著她。毕业後她通过层层考试面试进入他的公司成为他的秘书,她工作认真严谨,尽心尽力,就是为了他能多看她一眼。可惜。。。楚湘琴神色暗了暗,他对她总是冷冷的,不管她表现得多麽优秀,不管她对他多麽细心体贴,他始终对她没有任何不同。不过,在他身边三年,她从来没有看到他和哪个女人来往过密这也许是她唯一的安慰吧!这样表示他还没有心爱的女人,那她就还有机会。

    “总裁,这是您明天要穿的衣服,我已经帮您熨好了。”楚湘琴拿著一套深色的手工西装,轻轻把它挂在衣柜里。

    “恩,谢谢!”连之轩眼睛还是望著窗外,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眼前高贵优雅的男人,半张脸藏在y影里,看不到表情。不过就算看不到她也知道,他的脸上除了冷漠还是冷漠。忽然好想看看他温柔的样子,他会有那种表情吗?如果他能对她露出温柔的笑,那该有多好啊!

    “还有事吗?”感受到身後的视线,他转过身来,深不见底的黑眸瞄向她。

    “没。。没事!请您早。。早点休息!”楚湘琴慌乱地说。在他的黑眸瞄向她的那一瞬间,她几乎以为她的心事被他看穿了。他应该不知道她喜欢他的吧?她从来没对他表白过,也没有表现得太过热情,她害怕他拒绝她,就像拒绝每一个向他大胆示好的女人。

    “恩。”连之轩又转过身看向窗外的夜空。

    看著连之轩的背影,楚湘琴觉得今天的他特别深沈,好象有心事。不敢再多待,她匆匆走出房间。

    香港的夜空并不容易看到星星,但今天是个例外,连之轩看到了满天的星光,和城市缤纷的霓虹灯交相辉映。不过纵然如此,依然掩盖不了那一轮皎月的光辉。星星有很多,月亮只有一个绮儿,我只要你一个。

    第六章  火热的爱情

    又来了又来了,接连几天桌子上都有一束红豔豔的玫瑰,她看著就觉得恐怖!

    “御风!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送我花了啊!”她有点无奈地说。

    “本少爷要用火热的玫瑰来表达我们火热的爱情,你不喜欢吗?”男子认真地说。

    “我们没有爱情!我不喜欢玫瑰,你不要再送了。”有点抓狂。

    刚回到自己座位上,梦洁就一脸暧昧的凑过来:“哇哦!挺浪漫的嘛!反正你现在又没有男朋友,考虑看看嘛!他可是‘御’的太子爷哦!做他女朋友多拉风!”

    “你喜欢你去做好了啊,我可没想过。”有点懊恼。

    “别别别!我可没那个福气。何况他喜欢的人是你啊!”连忙澄清,见羽绮不做声,她又换了个话题。

    “今天是周末,我们放学後去逛街吧?”梦洁亲昵地挽著连羽绮说道。

    “好啊!”这几天脑子里太混乱了,她需要放松。

    两位少女坐车来到本市的商业区,走进一家大型百货公司。

    “羽绮快来,你试试这件!一定很好看!”梦洁把一件白色的衣服塞到连羽绮手中。

    还来不及看清楚样式,她就被推到了更衣间。

    换好衣服後,她看著镜子中的自己。镜中的少女如黑缎一般的长发披散在肩头,凤眸里流光溢彩,粉嫩的唇瓣微张,似乎有点惊讶。好看是好看,但是这样穿会不会太over了,她从来没穿过这样的衣服。

    “羽绮,你好了没啊?快点出来!”梦洁这个急性子在门口催了。

    有些不自在地走出更衣室。

    当梦洁看到连羽绮的时候,下巴差点掉了下来。

    她知道她很美,可是没想到她会美成这样,让她这个女生看了都有些心动。眼前的连羽绮身穿一件平口纯白的紧身连衣裙,两条宽肩带上缀满细细的水钻,裙长只到臀下一寸,露出她纤细莹白的匀称双腿。挺俏的酥胸和浑圆的臀部被紧紧裹在裙子里,突显出盈盈一握的柳腰。

    像天使又像魔女,纯真中带著一丝娇媚,性感又不失优雅。

    “羽绮,你穿这样真的太漂亮。我就知道一定很适合你。。。”梦洁衷心的赞美道。

    “该死的!谁让你穿成这个样子的!快去给本少爷换回来!”一声咆哮把梦洁和连羽绮吓了一跳。

    御风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眼睛恶狠恨地盯著梦洁。“是你让他穿这件衣服的?”

    “是。。。是又怎麽样?不好看吗?”梦洁被他盯得发毛,但还是勇敢的回了一句。明明就很好看,她对自己的审美观非常有自信。

    “一点都不好看!丑死了!”御风烦躁地说。其实他想说的是,她穿这样真是该死的好看,实在太美了,美得他想把他锁在怀里一辈子,不让任何人觊觎。天知道他刚才看到羽绮的时候有多麽失控,好想立刻把她压在身下吻遍她全身。

    “你这个没有思想的蠢货!这件衣服一点都不适合她!”御风又对著梦洁咆哮,凶恶的眼神仿佛想在她身上凿个d。

    “你太过分了!你凭什麽这样说!我要你道歉!”连羽绮有点生气,他怎麽可以这样随便侮辱人。

    看见心上人生气了,他连忙说:“那个,本少爷不是说你难看,是这件衣服难看。都怪那个蠢货自作聪明,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你还说!!!我要你向梦洁道歉,不然以後我再也不理你了!”连羽绮真的生气了,他怎麽这麽可恶。

    啥!?梦洁???那个蠢货???原来自作聪明的是他。心上人根本就不是生气他说自己,而是为朋友抱不平。

    “不,不用了啦!没关系的羽绮,我不介意!每个人欣赏水平不同嘛!”开玩笑!她才没胆子接受“御”的太子爷的道歉,也不想好友为她起争执。

    “一定要!是他说错话,他就要道歉!”连羽绮十分坚持。

    “本少爷从来不知道道歉两个字怎麽写!”他可是很有骨气的,绝对不向女人屈服。

    “你!”连羽绮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说完拉著梦洁转身就走。

    “别走!”御风急忙伸手拉住她。

    “我。。我道歉就是了!”大丈夫能屈能伸。

    “那个梦丝。。。”他考虑著该怎麽说才不伤面子。

    “不是梦丝!是梦洁!”连羽绮从来不知道她的忍耐力这麽好!

    “咳咳!那个梦洁,刚才本少爷是开玩笑的,你不会介意吧?”整句都没有“对不起”“抱歉”“不好意思”“请原谅”不错不错,他很满意。

    “当然,当然不会介意。”梦洁连忙摆摆手说。

    “这条裙子我要了,麻烦你帮我把我的衣服包起来。”

    “好的好的,没问题。”售货员开心地说,这位小姐穿这条裙子真好看。

    “我们回家吧!”连羽绮对梦洁说。

    “你。。你要穿这样回去?”御风有点著急。

    “是啊。”他要她换,她就偏不换,谁让他刚才那样骂梦洁。况且她相信梦洁与自己的眼光,偶尔换个装扮也不错,可以换一种心情。

    “你为什麽在这里?”刚刚一闹,她都忘了问他怎麽会出现在这里。

    “本少爷也想逛街啊!”他才不会告诉她,他是偷偷跟著她们来的。

    逛女装!?连羽绮狐疑地瞄了他一眼。想不到他居然有这种爱好!

    “走吧走吧!本少爷送你们回去。”怕被她看穿,他连忙说道。

    “不用你送啦!我们可以自己搭车回去。”她拒绝道。

    “羽绮,现在不好叫车,你又穿这麽漂亮,不能挤公车的。”梦洁中肯地说。

    “对啊!本少爷的车就在下面,顺路送你们回去好了。”只要是送她,都顺路!他绝对不能让外面的野男人看到她这麽迷人的身姿。

    连羽绮想了想,现在正是出租车司机交接班的时段,而自己穿这样也确实不方便搭公车,於是便点了点头。

    “太好了!我们走吧!”御风十分开心,3年前他因为突发事件没有送她回家,今天他一定不能错过。

    “很有趣的女孩!瑞木,你说是吗?”拐角处传来清润悠扬的男声。

    “是啊少爷!”他也很欣赏那个光彩夺目的少女呢!

    真希望能再见到她。

    第七章  新好男人

    一辆银灰色的高级跑车停在了连家的门前。

    “我到了,谢谢你。”连羽绮向御风道了谢便想下车。

    “等等。”御风伸长身子按住她准备开门的手。顿时车里的空间变得狭小,她不自在的往後挪了挪说:“还有什麽事?”

    看著在他面前一张一合的粉嫩唇瓣,他顺应了自己的心,闭上眼慢慢往前。。再往前。。。心!!地跳著───小羽绮,接受本少爷的定情之吻吧!

    终於碰到了。。。咦!?怎麽好像都是毛???他嗖地睁开眼睛,绝望的发现他亲到的根本就不是小羽绮的嫩唇,而是一只毛茸茸的小驴,那该死的笨驴还咧开大嘴露出两颗大板牙,好似在嘲笑他的呆傻。原来连羽绮发现了他的意图,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迅速用包包挡在面前,而他很不幸的,正好亲到她包包上的挂饰一只可爱的小毛驴。

    “呵呵,你喜欢这只小毛驴啊?那我送给你好了。”连羽绮一脸顽皮的笑,说完取下小毛驴,塞到他手中。见他还在发呆,她也没说什麽,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该死的!!!他充满感情的一吻。。。居然。。献给了。。一只笨驴!?此刻,御风周身的嚣张气焰仿佛被一阵凉风吹散,他呆呆地看著手中的小毛驴。忽然,他又眉开眼笑了,他就知道她是喜欢自己的,不然不会送他贴身小物。

    “哈哈哈!───”门外传来张狂的大笑,在玄关处换鞋的连羽绮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回来了!”连羽绮朝屋里喊道。

    听到姐姐的声音,连子悦从厨房里走出来说:“爸妈今天都不回来吃饭。。。”在看清楚了姐姐的装扮时,他眼里有一道光闪过。

    “好饿哦!我们今天吃什麽?”连羽绮挂著讨好的笑对著弟弟说。她真的不是个合格的姐姐,这几年如果爸妈有事不在,都是子悦做饭给她吃的。大哥做的饭虽然也很好吃,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不能按时回家,所以做饭的重任就落到了子悦的身上。因为她实在没有那个天赋───高中时有一次她想表现一下自己对弟弟的友爱,於是雄心勃勃地走进厨房,准备大显身手。结果只听见厨房里尖叫连连,不一会就浓烟四起。把大家都吓得严禁她再下厨,拒绝给她任何发挥“厨艺”的机会。

    “你先去洗手,饭马上就好。今天我做了洋葱炒牛r,酸辣土豆丝,清炒油麦菜───都是你爱吃的!”连子悦比女生还漂亮的脸蛋上漾起一抹宠溺的笑。

    “好好吃哦!子悦,你做的饭越来越好吃了!再这样下去我以後都离不开你了,怎麽办?”满足地放下碗筷,她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说道。

    看著连羽绮不经意的小动作,他眼神一暗,说道:“那我们就永远不分开!”

    “怎麽可能!等你交了女朋友就不会记得姐姐我咯!”连羽绮故作哀怨地说。

    “不会的!”不会有女朋友,他只喜欢她一个。

    “子悦,你这麽聪明,又长得这麽好看,还会做饭。一定很多女生喜欢你吧?!”不知道为什麽,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并没有那麽轻松。

    “不知道!那你呢?你喜欢这样的我吗?”红豔的唇又勾起她熟悉的坏笑。

    “什。。什麽啊!你是我弟弟,我当然喜欢你了啊!”她有点害怕,每次看到子悦这样的笑,就表示她要遭殃了,不知道他又想怎麽捉弄她。

    “宝贝们!妈妈回来了!───哇!绮绮今天真迷人,有妈妈当年的风采哦!”严女士心情很好。

    她圣诞节要带著学生去美国交流表演,他们表演的舞蹈是《维纳斯之恋》,而单纯的配乐并不能完整的表达这支舞的意境,於是他们经过商量决定请艺术中心的老板───毕业於英国皇家音乐学院的乔昕远帮忙谱曲填词,然後在高c部分,也就是整支舞的尾声,请人把它唱出来,用歌声作为结束。这个关键的演唱者她心里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那就是她的宝贝女儿。女儿有一把好嗓音,并且继承了她的音乐细胞,从3岁开始就学习声乐,舞蹈和钢琴,直到上了高中,因为繁重的学习任务,女儿才不得不暂时放下她的爱好。只要加以练习,她相信绮绮一定可以胜任。晚上她会好好跟女儿谈谈的,想著想著严女士开心地笑了。

    “哟!吃得挺好的嘛!看看这菜。。。不错不错!要妈妈帮忙洗碗吗?”严女士没什麽诚意地问道。因为连家人注重隐私,也不想养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娇纵习性,所以尽管家境殷实,也没有请固定的佣人,平时都是大家自给自足,只是每星期会有家政的人来帮忙大扫除,没办法,因为连家实在太大了。

    “不用了,我和姐姐一起洗就可以了。”连子悦说著便把连羽绮拉向厨房。

    “子悦,我来洗碗就好。”虽然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