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2 部分

第 2 部分

    “子悦,我来洗碗就好。”虽然不会做饭,但是洗碗她可拿手了。

    “恩。”连子悦转身按下了厨房的门锁。

    “干嘛锁门。。。啊!───”

    第八章  危险姐弟

    “干嘛锁门。。。啊!───”一个温热的胸膛从背後贴过来,双臂环住她的细腰。

    “姐姐,你知道吗?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想这麽做了。”连子悦把下巴搁在她纤巧的肩头,邪邪地说。口中吐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白皙的脖子上,让她忍不住微微一颤。

    “子悦,别这样,我。。我在洗碗。”她有些紧张,不知道弟弟想做什麽。

    “你洗啊,我又不会防碍你。”他温热的手慢慢向上移动,倏地包覆住她圆润丰满的酥胸,隔著单薄的衣料轻柔而又煽情地揉捏。

    “啊!───子悦你干什麽!我是你姐姐!”连羽绮大惊,手中的盘子差点滑落在地。

    “我就是要和你成为会做这种事的危险姐弟!”不等她有进一步的反抗,他右手牢牢固定在她腰际,红豔的唇直接吻上她颈侧,左手快速地拉下她一边衣服的肩带,露出一团挺俏的雪白。他的气息渐渐不稳,濡湿的舌滑向她的耳垂,轻轻啃咬著,左手抚上他渴望已久的雪白,肆意抓揉,并且不时用指尖刮弄著雪白顶上的红蕊。

    “唔───不要!。。。放开我。。。”小脸潮红,一阵陌生的酥麻的感觉袭来,连羽绮挣扎不开,不知所措的泪水直掉。子悦在干什麽。。。我是他姐姐啊,他怎麽能对我做这种事!什麽危险姐弟?!这样的子悦让她觉得好陌生,她第一次深刻感受到男女之间力量的差距!

    濡湿的舌尖在颈侧来回舔弄,麽指和食指捏住雪白上的红蕊轻轻捻动。她浑身无力地颤抖著。。。她快站不住了。。。 “啪!───”手中的盘子再也握不住了,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怎麽啦?怎麽啦?”严女士听到动静,朝厨房里问道。

    妈妈的声音使连羽绮惊醒,她羞恼地推开弟弟,充满雾气的凤眸生气地盯著他。

    “没事妈妈,我不小心手滑摔了个盘子。”连子悦边朗声安抚严女士,边温柔地替连羽绮拉好衣服,并轻轻拂去她脸上的泪珠。

    连羽绮挥开他的手,转身打开厨房门,低头冲上了三楼她的房间。

    “这孩子怎麽了?”严女士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不是在洗碗麽?

    “呵呵,姐姐说有点不舒服,想回房去休息。”连子悦随後走出来,脸上挂著乖宝宝的笑。

    不舒服?那改天再跟她讲演出的事好了。严女士心里琢磨著,然後继续看她的电视。

    连子悦抬头望向楼上,他晶亮的眼眸里透著一丝决心───姐姐,不管你怎麽想,我已经开始了!

    连羽绮一口气冲到房间里,“砰”的关上门。坐在床上,心跳久久不能平复。

    看著穿衣镜中的自己,双眼迷朦,两颊潮红,脖子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吻痕。

    “啊!───”她受不了地大叫。短短数天时间,大哥变得不像大哥,弟弟变得不像弟弟,这究竟是为什麽!!!她快要受不了了!以後她要怎麽面对他们?

    此刻她复杂的心情实在无法用言语表达,混乱的头脑更是理不出任何头绪。她苦闷地把小脸埋在手心里,期望自己只是做了个梦。梦醒後,大哥还是那个温柔的关心她疼爱她的大哥,弟弟还是那个聪明顽劣又不失可爱的弟弟。

    第九章  y谋

    把自己抛向身後柔软的大床,连羽绮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她不是那种忧郁哀愁的个性,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只是她暂时没有想到,她安慰著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乐观一直是她的优点。身下是柔软的埃及棉床单,对於寝具她一向有她的坚持。人生有3分之1的时间是用在床上,所以她喜欢把自己的床布置得舒适美观。连之轩深知妹妹的喜好,所以总是定期托人在全世界各地帮她搜罗上好的寝具,十分贴心。

    想到大哥,她的心不禁变得温暖。不需要说出口,大哥总是能知道她的一切需求,甚至比她自己还了解她,这样的大哥是很难让人不心动的,她从以前就立志要找一个跟大哥一样优秀的男子做她的男朋友。可惜,世界上只有一个连之轩,而这个连之轩是她的亲哥哥。想到那天晚上的吻,她脸上的温度有些升高,可是当想到他们的身份。。。她不禁轻叹了口气,心里有丝丝苦涩。

    香港

    “之轩,这次思威恶意哄抬价格,实在太可恶了。”说话的是连之轩的大学好友,也是他的得力助手之一高晟。高晟长著一张娃娃脸,此刻正挤眉弄眼的表达著他的不满,看起来有点滑稽。

    连之轩心情不太好,本来以为能很顺利的签约,然後他就可以回家看到他的绮儿。谁知半路杀出个思威公司,把竞价提高了两成,这样一来就根本没有多少利润可言了,他也不相信思威公司会做这种赔本生意。思威的老板刘思杨他认识,是个唯利是图的y险小人,前两年还因为涉嫌经融诈骗案被告,这件事虽然被刘思杨努力地压下来,但是在商场上有绝佳d察力和决断力的他早就知到了,而且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以刘思杨的个性和经营方式,吃官司是迟早的事。

    前两天他们准备签约时,对方代表───香港东丽集团的二儿子,由於想尽快获得父亲的认可,从而得到集团的继承权,急於表现的他轻易就相信了思威提出的价格,并瞒著父亲委婉的向他们表示,签约暂缓,想再多考虑几天。

    他并不担心这桩生意,因为东丽的贺老他之前就认识,贺老明察秋毫,只需要他一个电话,思威就绝对无法作怪。只是这样一来,回家的时间就往後推迟了,他的绮儿。。。他真的好想她。连之轩伸手轻抚照片中精灵般女子,眼神里散发著温柔的光。

    “叩叩───总裁。。。”楚湘琴一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连之轩───身上的冷峻气息仿佛有所减退,深邃的眼眸低垂著,散发著星星点点醉人的光。她曾千百次幻想过在他的脸上看到温柔的表情,可是当她真的看到时,她才发现自己宁愿永远也看不到,因为那醉人的眼神不是对著她的。那个人出现了吗?那个能让他露出那种表情的人。。。出现了吗?难道她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吗?这个想法让她好心痛!楚湘琴脸色白了白,仍故作镇定。

    一旁的高晟看著她刷白的脸色有些心疼,为她也为自己。他喜欢她3年了,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她的清秀娴雅,她的聪明能干无一不吸引著他,只可惜她的眼里永远只有连之轩!之轩。。。之轩跟她是绝对不可能的!多年的好友,他一直知道之轩心里住了个人,那个人就是。。。。。。

    连之轩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进钱包内层,然後贴身收好才抬起头看向进来的楚湘琴。他的动作又让楚湘琴的心里一刺痛。不行!她一定要做点什麽,这麽多年的爱恋,她不想让它付逐流水,她要为自己的爱情最後拼一次。

    “总裁,刚刚东丽的贺老板亲自来电说合约照旧,并且还提出降价5%作为耽误我们时间的赔偿。”楚湘琴定了定心神,努力不让自己的心情流露出来,她不想让他觉得她不专业。“签约时间初步定在下周一,总裁您觉得可以吗?”

    “恩,你去准备吧。”又迅速恢复冷漠的表情,仿佛刚才的温柔只是幻觉。

    “那我先出去了。”她转身走出房间。

    高晟目送著她的身影离开,直到房门被她合上。看著故作坚强的楚湘琴,他心里满是怜惜。

    “喜欢就去追,别让自己後悔。”连之轩淡淡地说。他也曾痛苦,也曾彷徨,也曾埋怨老天爷为什麽要让绮儿是他的妹妹。只是後来他想开了,是妹妹有什麽不好,他可以从小陪著她,照顾她,宠爱她。看著她长大,看著她一天天出落得更加美丽迷人,分享她的一切喜悦,悲伤。他拥有完整的她,在过去的十八年里,他在她的生命中扮演著举足轻重的角色,这是任何男人也比不上的。除了。。。。。。

    那小子的心事他早就知道,他不会让他得逞的,就算他们是亲兄弟!

    “什麽!?你说东丽拒绝了我们的合作计划?”一个尖细的声音高分贝地叫著。

    “是的老板。贺总已经亲自出面跟连之轩签约了。”张经理必恭必敬地回答。

    “这个该死的连之轩,老是坏我的事!”声音尖锐得有些刺耳。

    “报告老板,小姐回来了!”秘书小李在门口说道。

    刘思杨白得有些不健康的脸上露出一抹暧昧的笑。“来得正好!请小姐进来。”

    “干爹───,您找我有什麽事啊?”随著一声娇唤,一个烫著大波浪卷发,穿黑色紧身透视装,身材凹凸有致的尤物走了进来,带进一阵香风。

    “你们下去吧!”刘思杨摆摆手吩咐道。

    “雅云啊,干爹想请你帮个忙!”勉强称得上英俊的脸上浮现y险的神色。

    “干爹请说,雅云一定尽力。”刘雅云扬著媚笑走到刘思杨身边。

    “你去帮我接近一个人,他的名字叫连之轩。这次东丽的合作案被他拿到了,下个月永昌的新项目我势在必得。我要你去勾引他,拿到他的企划案。事成之後我不会亏待你的!”刘思杨对干女儿的“能力”非常有信心,她可是他百里挑一的酒店名花,迷惑男人的招数肯定不在话下。他当初就是看中了她的妩媚风s,才把她收为干女儿,专门帮他套取商业情报。

    “是,干爹!”刘雅云乖巧地回答道。

    是他!?那个短短几年就把一家小公司经营成本市数一数二的跨国上市公司的商场奇才?她记得他有一张俊美的脸,和高贵冷漠的气质。她对他很有兴趣!

    “啊!───干爹!”刘思杨一把扯过刘雅云坐在自己腿上。手绕到她胸前撕开她的衣服,撂高内衣,使劲揉捏她的丰满。

    “在那之前,先让我好好玩个够吧!”一手捏著她丰满顶端的果实,一手从内k的边缘探入,三指并拢狠狠c进她的幽谷。

    “啊!───干爹,我还要───”刘雅云疯狂地扭动著。

    “果真够y荡!”抬起她的臀,压向他早已硬挺的欲望。

    办公室里顿时回响著男女交h的撞击声。

    第十章  初次争风

    早上刚到学校,连羽绮就被桌子上的超大束百合吓到。这。。。这又是怎麽了?她无奈地看向御风,後者对她得意地挑挑眉,好象在说:这麽样!本少爷很浪漫吧!?

    她抓起那束花,走到御风面前有点无力地说:“御风你又想干什麽?我说了我不喜欢花,叫你不要再送了!”

    “这次不一样!上次是本少爷失策,像你这麽清丽出尘的美人儿,玫瑰怎麽配得上,那太俗豔。只有高雅纯洁的百合才是为你而生的花!”该死的!影好象是这样教他说的。这次要是再不能博小羽绮一笑,他回去就灭了他!连上次玫瑰的帐一起算!!!

    隐身在暗处保护御风的影觉得好象从哪有阵凉风吹过,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哟!───这麽漂亮的花都不喜欢,装什麽清高啊?”班上一个爱慕御风,早看连羽绮不顺眼的女生怪声怪气地说。想她郭美美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豔丽中不失妩媚,性感中又带著三分狂野。。。比那个连羽绮有味道多了,怎麽御风就是不看她!很有点不是滋味。

    “你喜欢的话送你好了。”连羽绮把花往郭美美怀里一塞,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御风,这些百合好漂亮啊!我好喜欢!”郭美美粘到御风身边,把丰满的身子往他手臂上蹭。

    “肥婆,你给本少爷滚开!”御风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掌把郭美美推了老远。她的腰很不凑巧地撞上了桌角,疼得说不出话来。心里更是被御风那一句“肥婆”打击得快要崩溃。

    “活该!”梦洁幸灾乐祸地说。

    连羽绮回头瞄了她一眼,没有作声。郭美美平时嚣张任性,老是仗著自己爸爸是副市长在学校横行霸道,欺负女同学。这下得到教训了吧───碰到个更嚣张的御风。她也不会同情她的。

    “喂!你为什麽不喜欢我送你的花?”御风双臂撑在连羽绮的课桌上,郁闷地问道。

    “我不喜欢捧著一堆生殖器,还要装做很开心的样子。”连羽绮在他的视下有点紧张,但还是鼓起勇气撅著嘴说出她的想法。花本来就是植物的生殖器嘛!

    御风听到她的回答,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啥!?生殖器???他的小羽绮居然这样说他送的花!他好伤心!哦不!是愤怒!!!他要回去修理该死的影,都是他出的鬼主意,说什麽女孩子没有不喜欢花的。可是。。。他的女孩就是个例外啊!

    暗处的影又强烈地感觉到一阵冷意。今天该不会要发生什麽不好的事吧?

    看著御风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她不禁“扑哧”笑了出来,换来他狠狠的一瞪。

    她想她真的要谢谢御风,在她为大哥和子悦的事而烦恼的时候,给她带来了欢乐。此时的他一点都不像黑帮的太子爷,看著他吃憋的样子,真的让她心情愉快呢!

    “姐姐───”带著点撒娇的语气。

    连羽绮一走出教室就看到双手c袋,背靠墙壁的连子悦。她故意视而不见,从他身旁走过。

    “姐,别生我气了───”一把拉住她的手。尾音拖得很长,带著求饶的意味。她都好几天没理他了,看来那天真的把她吓得不轻。

    看著弟弟漂亮的脸蛋上露出讨好和无辜的表情,她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每次,每次只要他一露出这样的,像被遗弃的小狗一样可怜的表情,她就再也生不起气来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就料准了她会心软,把她吃得死死的。唉!也罢,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气了这麽久,只是还不知道怎麽面对他。

    “只要你别再做出那天。。那天。。。”她想起那晚厨房发生的事,心跳有些加速,脸上更是红霞一片。

    “那天什麽?”故意逗她,她害羞的样子好美。

    “你!!!总之你答应我以後不再做那样的事,我就原谅你。”抬头又羞又怒地瞪他一眼,她咬咬牙急急地说道。

    “好吧。”他也不想把她得太紧,这几天她都不理他,害他好难过。况且他答应的是不再做那晚的事,可没说不做比那晚更过分的事!呵呵,姐姐,你跑不掉的。

    “你们在干什麽?放开她!”一个带著愤怒的男声从旁边传来。

    御风一出教室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拉著她的小羽绮,而且那男人还该死的漂亮得不象话。

    “你是谁?”他恶狠狠地盯著他的“情敌”。

    “我啊!───我是她很亲密的人。”连子悦故意说得很暧昧,还伸手揽住连羽绮的香肩。这个对姐姐有企图的危险份子,他要帮她扫除。

    “你找死!!!”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著,御风两步跨到连子悦面前,揪住他的衣领。抬起手就想给他致命一拳。

    “御风不要!他是我弟弟!”连羽绮惊呼,慌忙伸手阻拦。这御风的动作也太快了吧!

    “弟弟!?那他为什麽说是你很亲密的人?”御风放下拳头,但还是死死揪住连子悦的衣领,飞扬的剑眉微微蹙著,星目中透出一丝狐疑。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七岁前我们还一起洗澡,一起睡觉呢!这样还不够亲密吗?”连子悦痞痞地笑著说。他要让他知道姐姐是他的,他不用痴心妄想了。

    “是。。是吗?”又看向连羽绮,在得到肯定的眼神後,他松开了手。心里有丝嫉妒,为什麽他不能早点认识小羽绮。还好他们只是姐弟,他又松了口气。不然,这麽漂亮的男人放在他的小羽绮身边,他还真是不放心。虽然知道小羽绮是喜欢他的───在收到他们的定情小毛驴後他就一直这样肯定著,但他还是不能放松警惕。还有,这家夥的笑脸真的很讨厌。

    “没事的话我们先走啦!bye!”不等他再说什麽,连子悦揽著连羽绮潇洒地转身离去,留给御风一个可恶的微笑。

    该死的!这家夥的笑脸不止是讨厌,简直就是欠扁!御风捏住拳头恨恨地想。可惜他是小羽绮的弟弟,他又不能对他怎麽样。不甘的松开拳头,把愤怒的心情全部发泄到影的身上,咆哮的大吼:“影!───你给本少爷死出来!”

    第十一章  之轩归来

    回到家里,阵阵饭香扑鼻而来。严女士正在厨房大显身手,连爸爸在餐桌旁看报纸。这样的感觉真的很温馨,有家的味道。如果大哥也在就好了!

    “妈妈,大哥什麽时候才回来啊?他已经在香港待了好多天了。”她发现自己很想大哥,想到可以忽略那晚让她苦恼许久的吻。

    “你大哥已经回来了,和高晟还有一位秘书小姐在书房商量事情。”严女士高声回答道。高晟以前来过家里所以认识,那位秘书小姐她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

    听到大哥已经回了,连羽绮急忙奔向书房。没有敲门就直接冲了进去。她的出现让书房的几个人暂停了谈话。

    “大哥,你回来啦!”声音里明显透露著欣喜。

    “恩,绮儿,大哥有带礼物给你,一会去我房里拿。”连之轩在看到她进来的那一刻,深邃的眼眸里迸s出柔情的光,紧紧锁住眼前的人儿。天知道他有多想她!

    楚湘琴一楞,他似乎太过於宠溺妹妹了,哪有哥哥这样看妹妹的,那眼光中分明带著一丝炙热。看著眼前精灵般出尘的少女,墨黑的长发,水漾的凤眸,粉嫩的嘴唇───的确是个惹人喜爱的可人儿。希望是她多心了,毕竟他们是亲兄妹啊!

    “那今天我们就到这吧!我和湘琴先走了,

    超级教练sodu

    永昌的案子明天去公司再继续吧。”高晟了然地笑了笑说道。

    “高晟哥,好久不见了,留下来吃饭嘛!还有这位姐姐,也一起留下来,我妈妈做菜很好吃的!”连羽绮热情地邀请著。

    “不用了羽绮,谢谢你,我和高晟还有事。我是连总的秘书,我叫楚湘琴,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楚湘琴礼貌地笑著婉拒道。

    “湘琴姐,我也很高兴见到你!”连羽绮甜甜地说。

    “之轩,我们先走了,明天见。”高晟说完便和楚湘琴一起走了出去。

    顿时房间里只剩下连之轩和连羽绮两个人。连之轩的眸光仍旧锁定著眼前的少女,仿佛要望进她的灵魂。

    “哥,你。。你看什麽?”她的脸有点发热,那晚的吻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炽热的唇舌带领著她,丝毫不让她退缩,好象要将她融化。哎呀!她在乱想些什麽!

    看著眼前的少女时而娇羞,时而懊恼,连之轩的眸子柔得好似要滴出水来。他起身走到连羽绮身前,张开手臂轻轻地拥住她。

    “大。。大哥!”她有点不安。

    “绮儿,我好想你。”轻叹似的吐出一句。

    连羽绮所有的不安和慌乱奇迹般的被这一句话吹得烟消云散。

    大哥的怀抱好温暖!

    她静静的待在连之轩的怀抱中,感受著这一刻的温馨。

    连之轩拥著她,觉得自己的心满足中又带有一丝失落。他的绮儿,什麽时候才能回应他的爱?

    书房里的两人浑然不知,门外有双晶亮的黑眸一直注视著他们,眸里满是复杂不甘的情绪。

    在一顿气氛愉快的晚餐後,连之轩把从香港带回的礼物拿出来分给家人。

    给连爸爸的是一个最新款的手拿式按摩器。虽然连爸爸是一个权威的脑科医生,可是因为工作辛苦他常常会肩颈酸痛,有了按摩器他就可以在晚上洗澡後按摩一下,舒缓一天下来紧绷的神经。

    连爸爸拿到礼物後露出欣慰的表情。

    给严女士的是一双漂亮的舞鞋。作为一个全国知名的舞蹈家,严女士对鞋子的要求可是非常高的,而且她有收集舞鞋的爱好。看到儿子给她买来她喜欢已久可是一直没买到的限量款舞鞋时,她兴奋地上前猛拍儿子的肩膀。“真是我的好儿子,妈妈没白疼你!”

    连之轩露出一抹无奈的笑。又从身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连子悦。

    连子悦接过来看也不看就说:“谢谢大哥!”

    “子悦你怎麽不打开看看?我刚刚有偷瞄到是部新款数码摄像机也!你不喜欢吗?”连羽绮开心地说。对弟弟的反应感到很纳闷,子悦不是很喜欢3c产品的吗?

    “不用了,我很喜欢!”连子悦抬头对上连之轩的视线,两人眼里交换著旁人不懂的讯息。

    “绮绮你的礼物呢?”连爸爸注意到宝贝女儿还两手空空。

    “大哥说在他房里,我一会和他上去拿。”连羽绮期待地回答道。

    连子悦听到她的话,眼睛危险地眯起。这个笨姐姐!迟早被人吃干抹净都不知道!大哥。。要开始行动了吗?

    他不知道的是,连之轩早就已经夺去连羽绮的初吻了。

    “对了绮绮,妈妈有事跟你商量!”严女士放下心爱的舞鞋,拉著连羽绮坐到沙发上。

    “什麽事啊妈妈?”她看到妈妈这麽慎重认真的样子,有点好奇。

    “妈妈圣诞节要带学生去美国交流表演,我们的舞蹈是《维纳斯之恋》,为了更好的表现出这个舞蹈的精髓,我们想请一个人在最後的高c部分来演唱。这个人就是你!”严女士双眼发光地看著宝贝女儿。

    “我不行的妈妈,我都好久没有唱歌了,你们为什麽不请一个更专业的人呢?”连羽绮提出她的看法。

    “女儿,你行不行我还不清楚吗?你从小就学习声乐舞蹈和钢琴,加上你的嗓音干净清澈,妈妈相信你一定行!”严女士对女儿是非常有信心的。

    “对啊!姐姐,你唱歌很好听呢!”连子悦第一个支持。

    “我的宝贝女儿绝对可以胜任!因为继承了你妈妈的音乐细胞嘛!”千穿万穿马p不穿,连爸爸急忙表示。

    “绮儿,我相信你可以做到。”连之轩也深表赞同,绮儿的音乐天赋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这。。。那好吧!我试试看!”得到家人的支持,她顿时充满信心。

    维纳斯───那个古希腊代表爱与美的女神,她很有兴趣呢!

    “你还记得乔伯伯吧?他的儿子现在是我们艺术中心的老板,叫乔昕远。毕业於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在音乐方面的造诣不下於他的父亲哦!这次的歌曲我们就是请他谱曲填词的,下星期我带你去跟他见面,然後你们可以多交流,这样才可以更好的诠释这首歌曲。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指点你一下。”严女士安排著。

    连羽绮点点头。乔伯伯是妈妈的朋友,她当然记得,去年过年时他还来家里拜访过呢!他是妈妈以前念书时候的学长,主修声乐,後来又去英国深造,现在已经是响誉国内外的著名歌唱家了。而且听说以前还追过妈妈呢!不过他的儿子她倒是从来没见过,希望是个好相处的人吧!

    “那就这样决定了!跟你哥去看礼物吧!”严女士满意地笑了,然後开始打发著儿女。

    “走吧!绮儿。”连之轩温柔地看著她。

    沙发上,连子悦低著头,手指紧紧捏住盒子,指尖因为太用力而微微泛白。

    第十二章  有一点动心

    连之轩的房间是简洁的黑白灰三色构成的,布置得很有格调,但有些冰冷,跟他平时给人的感觉很像。

    他的温柔从来就只为一个人。

    “绮儿,把眼睛闭起来”连之轩如美酒般醉人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长而卷翘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样合起。片刻後,连羽绮觉得脖子上冰冰凉凉的。嗖地睁开眼睛,正对上连之轩幽深迷人的眼眸。

    “喜欢吗?”他轻推著她走到连身镜前。

    “好漂亮啊!我喜欢!谢谢大哥。”她看到颈间那一圈银白下面缀著串不规则的星星点点的碎钻,中间有一轮晶莹剔透的水晶弯月,正散发著璀璨的光。

    “这串项链叫‘独一无二’,代表你在我心中是独一无二的。”连之轩从後面环住她,缓缓说道。

    绮儿,你就是我心中独一无二的月亮。

    “大哥。。。别这样。”仿佛感觉到什麽,她轻轻挣开身後的环抱,有些不自在。

    她的动作让连之轩的眼神中透出一丝黯然。还是不可以吗?他还要等多久?他要怎样才能得到她的爱?

    看著眼前少女莹白的肌肤,水漾的凤眸,他著迷的伸出手。。。。。。

    “唔───”猛然吻上她粉嫩的唇瓣,趁她惊呼时滑溜的舌窜入口中,深切地吮吻著她。一手撑住她後脑,把她更加压向自己,一手轻抚她的脸颊,感受她的温度。灵巧的舌狂肆地搅弄著檀口中的柔软,缠住丁香小舌,深深地攫取她的香甜蜜津。

    “不。。。唔───”纤白的小手抵著他的胸,连羽绮觉得快不能呼吸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身体也因为他的吻渐渐变热,她忍不住喉咙里逸出一声轻吟。

    听到她抑制不住的轻吟,连之轩更加激狂地吻著她。抚在脸旁的手慢慢滑到颈间,略显粗糙的长指摩挲著她颈上细致的肌肤,换来她的轻颤。丰润的唇依依不舍的离开被吮得嫣红的嫩瓣,顺著牵连出的银丝向下细细密密地舔吻著,直到落在胸前。撑在脑後的手收回来锁住她的柳腰,他轻轻咬开她衣服胸前的系带,被纯白内衣包裹的浑圆挺立出现在他的面前。连之轩低吼一声,火热的唇舌印了上去。

    连羽绮在迷朦中感到胸前一凉,然後一个温热的软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胸房。

    “啊!───”

    大哥居然隔著胸衣轻咬她雪白顶端的红蕊。她一激灵,急忙推开大哥。双手抓住胸前的衣服,慌乱地看著大哥。

    连之轩被她推开,眼眸里还有著深沈的欲望,像一只没有餍足的豹。他闭了闭眼,再睁开,又恢复成往常的样子。

    “绮儿───”声音性感略带沙哑。

    连羽绮因为大哥的声音,本来就不稳的心跳又重重颠簸了一下。她觉得很懊恼!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自己却。。。却还因为大哥的吻而沈迷。复杂地看了连之轩一眼,她抓紧胸前的衣服,匆匆跑回自己的房间。

    连之轩因为她最後的一眼,感到些许的开怀。看来他的绮儿并不是对他完全无动於衷,她对他是有感觉的。丰润的唇不禁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

    连羽绮跑进房间,正要开灯。

    “啊!───”从旁边伸出一只有力的手,拉住她的手臂,把她按在墙上。

    “他碰你了?”声音有点抑郁。

    “子悦你做什麽!吓死我了!”她听出是弟弟的声音,使劲推开他,摸上墙壁的开关,房间瞬间变得明亮。

    看著子悦y沈的脸色,连羽绮有点害怕。第一次看到这样表情的子悦,平时他都是痞痞的坏坏的。

    连子悦晶亮的黑眸在看到她胸前的吻痕时顿时变得危险,红豔的唇紧抿著。

    发现弟弟的视线落在胸前,她慌忙地抓紧散开的衣服。

    “他可以,我就不行吗?”她脸上的春色刺痛了他的眼,那表情是他不曾见过的。一手勾起她尖细的下巴,红豔的嘴唇用力地吻上她,狂暴地辗转著。

    “我不知道你说什麽!唔───子悦不要!”她左右挣扎著想躲开他的吻。“你答应过我不再做这样的事的,你想反悔吗?”她急忙道。

    下巴上的手微顿了一下,然後压力消失了,连子悦慢慢从她唇瓣上移开。晶亮的黑眸里是压抑,是痛苦,是不甘。。。。。。

    过了一会,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说完又定定看了她一眼,然後走出房间。

    她眼里泛出的泪光让他心疼,他无法让自己再继续。他怕她会讨厌他,不理他。

    连羽绮见他听话的离开了,身子无力的靠著墙壁缓缓滑坐在地。

    第十三章  又来一位男主角

    华昕艺术中心是本市最顶尖的艺术中心,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很高的知名度。它的创办人乔奕书是国际知名的歌唱家,英国女皇伊丽莎白曾多次邀请他为皇家聚会献唱,还授予他荣誉爵位。华昕艺术中心的现任老板是他的儿子,所谓“虎父无犬子”,乔昕远还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念书时就已经小有名气了。他的声线清润悠扬,又擅长作曲。钢琴,小提琴,萨克斯风更是样样拿手。再加上他斯文俊秀的外表,优雅出尘的气质和才华洋溢的内蕴,使得不少经济公司出高价想签下他,可是他都以没有兴趣而拒绝了。

    毕业後,在全校女生女教师们的泪眼和不舍中,他毅然回到祖国,接手父亲的事业。短短6年时间,他把华昕艺术中心发扬光大,全世界很多喜爱音乐的学生都慕名而来。因为这里有最顶尖的艺术家,最好的场地设备和最强大的师资力量。华昕艺术中心就是这样一个半学院体制,半交流中心,把中西方艺术完美结合,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的文化艺术,让更多人喜爱音乐的地方。

    严女士就是这个艺术中心重金礼聘的舞蹈老师。因为与乔奕书是旧识,所以乔昕远对她尊敬之余又有一份亲切。

    “瑞木,你们家少爷在吗?”严女士带著连羽绮直接走到乔昕远办公室的门口,问著坐在外面办公的秘书。

    “啊,严阿姨,我们少爷在里面等您呢!咦───这位就是。。。。。。”瑞木黑白分明的眼珠转了一圈,然後露出喜悦的神色。这不就是那天和少爷碰到的那个有趣的女孩吗?难道严阿姨和少爷商定的人选就是她?那少爷见到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是我的宝贝女儿连羽绮。绮绮,他是瑞木,乔先生的秘书。”严女士为他们相互介绍。

    “你好!”连羽绮微笑著向他点点头。

    “好。。好!”瑞木被眼前女孩的夺目笑容迷得有点发怔。她真像个天使!

    “叩叩───少爷,严阿姨和连小姐来了!”回过神来,他迅速地帮她们通传。

    “请她们进来!”门里传出一个清润悠扬的声音。

    连羽绮被这声音吸引住了───如流水般清澈,如微风般醉人,如浮云般柔美,又如丝绸般华贵。仿佛不是在听他说话,而是在欣赏一首优美的诗。旋开办公室的门,她有点期待地慢慢踱进去。

    一抬头,她迷人的水漾凤眸撞上一双温柔含笑,仿佛可以包容万物的天空一样的清澈眼眸。

    刹那间,她仿佛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啊!温润如玉的俊秀脸庞,浑身散发出能稳定人心的气质,让人不知不觉想靠近。好象所有的烦恼在他面前都会烟消云散,只要对著他,听他讲话就会觉得愉快舒心。

    “昕远,这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最好的人选,也是我的女儿───连羽绮!”严女士的介绍打断了连羽绮的怔忪。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连羽绮收起思绪,扬起甜美的笑花对著乔昕远道。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羽绮,你可以喊我乔大哥或著昕远。”湖水一般清澈的眸子里划过一道波痕。原来是她!这真是个惊喜!上次在百货公司碰到她,真的让他记忆犹新呢!

    “乔大哥,以後请多指教了!”还是喊乔大哥比较好,喊昕远显得太亲密了。她快速分析著作出选择。

    “不敢当!这样吧!每个周末下午你来中心找我,我们可以交流一下。”温润的嗓音让她不自觉地点头答应了。

    这个人有种魔力!连羽绮心下暗讨。他让人无法拒绝,听著他徐徐的声音,她想都没想就不由自主地答应了。这种感觉有点可怕,她好象完全没有招架的力量。想到自己的反应,她不禁皱皱眉,嘟了嘟嘴。

    看到连羽绮不自觉的小动作,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眸里透出几许兴味,真是个有趣的人儿!

    “昕远,我的宝贝女儿就交给你咯!”严女士见两人好象相处得不错,十分开心。

    “妈───”连羽绮有点急,妈妈说的这是什麽话啊?什麽叫把她交给他了。。。不清不楚的!

    “呵呵,绮绮害羞了!她从小被她大哥弟弟守著护著,还没交过男朋友呢!昕远你可要对她好点哦!”昕远这孩子不错,人品长相家世能力都是万里挑一,如果能因为这次合作跟女儿发展出感情,也是美事一桩。想著想著严女士心里乐开了花,越看越觉得他们相配。

    “妈妈你说什麽呀!”见妈妈口无遮拦,毫不保留地出卖自己,她有点羞恼。

    “严阿姨,我会好好照顾羽绮的,请您放心!”乔昕远仍旧温柔地笑著,目光落到连羽绮身上时加深了几分。她真可爱!一点都不会隐藏心事。

    连羽绮听到他那样说,红著脸低下头。妈妈也真是的,演出是正事,怎麽又扯到她有没有男朋友的份儿上来了,妈妈的口气好象急於把她推销出去似的,多丢人啊!

    “那。。。那我们先告辞了!这个周末下午2点我会准时过来。”连羽绮快速说完,匆匆拉著严女士往门口走去。她想快点离开这个让她尴尬的地方。

    “恩,好的,我等你!”轻柔地答应著。乔昕远的目光一直追随著她的背影,直到门再次关上。

    “妈妈!你刚才干嘛那样说!你弄得我很尴尬知不知道!?”连羽绮拉著妈妈一走出华昕艺术中心,就迫不及待地“质问”她。

    “傻女儿,妈妈可是为你好!像乔昕远这麽优秀的男人,你不心动吗?”严女士一脸正经地说。

    “我。。。我没想那麽多啦!反正你以後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也不要把我和他凑在一起!”连羽绮口气略显急噪。

    “绮绮,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严女士突然认真地问道。

    “什。。。什麽!?才没有那回事!”听到妈妈的问话,她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像怕被人看穿心事似的急忙反驳。

    “没有的话正好可以考虑一下乔昕远啊,妈妈很欣赏他哦!而且妈妈觉得他好象对你也很有好感哦!”严女士喜滋滋地说著。

    坐在车里,连羽绮的心绪有些混乱,刚刚妈妈问她有没有喜欢的人时,她先是心里一慌,然後大哥的身影忽然出现在脑海里。怎麽会这样?转头看了开车的妈妈一眼,妈妈嘴角还有著掩不住的笑意,她心里更乱了。

    第十四章  不想让你知道

    回到家里,直到坐上餐桌,严女士仍保持著她的好心情。甚至连吃东西时,嘴角都还是弯弯向上翘著的。坐在她旁边的连爸爸也感染到爱妻的好心情,语带愉悦地问:“老婆,什麽事这麽开心啊?说来分享一下!”

    “老妈你找到第二春啦?”连子悦嬉皮笑脸地问道。

    “臭小子!你说什麽!”连爸爸摆起生气的脸谱,恶狠狠瞪了小儿子一眼。他可是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相信自己的娇妻爱他如同他爱她一样深。当年那麽多人爱慕她追求她,她还是选择了他,多麽让人感动啊。这臭小子一点都不明白父母的心,净瞎说!

    严女士也白了小儿子一眼。这是什麽话!有这样说自己母亲的吗?虽然她到现在仍不乏追求者,但她可是很专情的,只爱孩子他爸!

    “我开心当然是因为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那就是───我已经帮你姐姐物色到一个极好的男朋友人选!”严女士得意的对著连子悦宣布。

    “妈妈!你怎麽可以乱说!才不是呢!”连羽绮听到妈妈的震撼宣言,?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