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3 部分

第 3 部分

    “妈妈!你怎麽可以乱说!才不是呢!”连羽绮听到妈妈的震撼宣言,放下手中的筷子,急忙反驳。

    “不是吧!老妈,谁这麽倒霉被你看中?”连子悦仍是旧嬉皮笑脸的,可连羽绮就是感觉怪怪的,那红豔嘴唇勾起的弧度让她熟悉得心惊。

    “妈,绮儿还小。”一直没有做声的连之轩沈声说道,低垂的眼睑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想法。

    “什麽还小!她都已经十八岁了,还没交过一个男朋友!这次说什麽也不能让你们兄弟俩给搅黄了。”严女士忿忿地说。

    这两兄弟从小就以保护者的姿态打压著一切对连羽绮示好的雄性生物。记得小学三年纪有个胖胖的男生写了张小纸条给连羽绮,说要跟她做朋友,被连子悦知道了,当天就在胖男生的盒饭里放了条绿油油的毛毛虫,把他吓得大哭。事後连子悦还警告那个胖男生不要再靠近他的姐姐。初中时连家隔壁搬来新邻居,邻居的儿子有事没事总喜欢往连家跑,目的是接近娇俏可人的小羽绮,可在被连家大哥连续的冷洌眼神冰冻後,他只得忍痛放弃近攻,然後采取远距离战术,趁连家兄弟不在时爬上两家之间的院墙,偷偷跟小羽绮打招呼。後来连羽绮上了高中,隔壁邻居家突然某天全家都移民到加拿大,据说是破产了。那时候连之轩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个中的原由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我很欣赏乔昕远,我觉得他和绮绮很相配。你们再怎麽疼爱绮绮也要有个度,她是时候该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尽情享受青春了!”严女士态度坚决。

    “我也赞成你们妈妈的说法!绮绮是到可以谈恋爱的年龄了,以你们乔伯伯的为人,我想他儿子必定也十分出色。”连爸爸正色道,表明支持爱妻。

    “可是姐姐。。。。。。”连子悦咬著红豔的下唇想说点什麽,被激动的严女士打断。

    “没错没错!那乔昕远长得是一表人才,有才华有能力,待人接物又温文有礼,家里跟我们家也算是世交,关键是他对绮绮也很有好感呢!”

    “妈妈,没有。。。。。。”连羽绮想解释什麽,被同样激动的连爸爸打断。她低下头,不敢看大哥的表情。

    “我们宝贝女儿这麽优秀,姓乔的小子能不心动吗!?”连爸爸的语气也激昂起来,字里行间透出“吾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

    连之轩的眼眸越来越暗。

    “最好是他们能爱得死去活来,然後闪电结婚,再生个胖娃娃!你说这男的俊,女的俏,生的娃娃也一定好看!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严女士半眯著眼睛,仿佛那一家三口的幸福画面就在眼前。

    连子悦不自觉地握紧拳头。

    “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谈不谈恋爱是我自己的事,你们这样决定有没有问过我?我不喜欢!我不要!”连羽绮听著越来越离谱的谈话内容,终於忍不住失控的大叫,然後冲上楼梯。她此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她不要!她不要在大哥面前说这些!她不想让大哥听到这些。至於为什麽,此刻的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去发觉。

    连爸爸和严女士的笑容僵在脸上。他们好象是说过分了点,严女士心想。

    “我去看看她。”连之轩说完跟著走上楼梯。

    “女儿生气了。”连爸爸有点小心翼翼的说。

    “还不是拜你们两位所赐!”连子悦轻哼一句,目光转向大哥的背影,紧握的拳头始终没有松开。

    第十五章  对不起

    连羽绮冲回自己的房间,把身体重重摔向柔软的大床,任小脸埋在被单里。连之轩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少女纤细的身体微陷进床里,黑色发亮的长发披泄了一肩,遮挡住莹莹美背,白皙的小腿发出如玉的光泽。

    “绮儿───”连之轩走到床边坐下,轻轻唤著她。

    连羽绮还是一动不动,坚持当一只鸵鸟。

    连之轩看到妹妹一副想把自己闷死的样子,有些失笑。

    “绮儿,你想闷坏自己吗?”修长的手指抚上少女的纤腰,在那敏感的地方微微施力一点。

    “啊!───”超级怕痒的连羽绮立马翻身坐起,快速抬起头看了连之轩一眼,又马上低下。

    “绮儿,你为什麽生气?”连之轩凝视著眼前的少女,低声问道。

    “我。。。我没有!是妈妈乱说,我才不开心。”少女有些紧张,仍低垂著眼眸。

    “为什麽不敢看我?”连之轩微微提高了声调。

    “哪。。。哪有!”少女鼓起勇气与男子对视。

    连之轩深若寒潭的眼眸里透出星星点点的光,似柔情似蜜意,如同一张张开的巨网,紧紧缠绕著她,让她无法动弹,深深沈醉。

    在他眼中她看到了深情!

    深情!───连羽绮一惊,怎麽可能!?大哥怎麽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一定是她看错了。慌忙别过头,不敢再抬眼,怕自己又会陷入那深邃的眸中。

    “绮儿,不要逃避,就如同你看到的───我爱。。。。。。”柔嫩的小手慌乱地掩上丰润的唇,连羽绮害怕听到那个字,那会让她颤抖,让她不知所措。

    “你”字被堵在了嘴里,连之轩惩罚性的张开嘴唇,轻咬著柔嫩洁白的指尖,还不时用滑舌舔弄著。

    一阵酥麻感袭来,连羽绮迅速抽回自己覆在大哥唇上的手。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

    “啊!───”连羽绮突然被推倒在床上,连之轩的身躯随之覆上,双手撑在她脸颊的两侧,幽深的双眸定定地望住她。连羽绮被那样专注深情的眼神摄住,忘了反抗。一种奇异的温暖的感觉包围著她,大哥的眼神让她觉得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宝,甚至让她产生一种安全感和幸福感。

    我爱你───连之轩默默的凝视著她流光溢彩的凤眸,在心里说出他隐藏已久的心声。

    忽然,他低下头来精准地捕捉住她的粉唇。突然被吻住,连羽绮有点反应不及,小嘴微启正要说话,可滑溜的舌却趁机伸入檀口,舔吻逗弄唇内的每一寸敏感,激切地与丁香小舌纠缠,霸占她的呼吸,入侵她的唇舌,让她只能在他嘴里娇喘。

    “唔───”连羽绮的小手抵住连之轩坚实的胸膛,小脸涨红,快要无法呼吸。身体也因为连之轩的吻越来越热。

    连之轩因为她的娇吟抬起头来,眯起惑人的幽眸,看著粉嫩诱人的唇瓣变得湿润嫣红,还闪著一层薄薄的水光,像是在勾引著他。受不了地低吼一声,他又埋下头攻占她的粉颈。大掌抚上柳腰,从衣服的下摆探入,覆上高耸的酥胸,隔著内衣煽情地揉捏。

    “大哥不要。。。。。。”趁著连之轩离开她的嘴唇,连羽绮慌忙出声阻止。可连之轩的下一步行动,又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绮儿,你好美!”连之轩掀开她的衣服,手绕到背後解开内衣的扣子,推高酥胸的束缚,顿时两团雪白的饱满出现在他眼前,顶端的红蕊在他热切的视线下微微挺立。他著迷地低下头,颉取其中一颗红蕊,灵巧的舌尖拨弄著,并不时用牙轻咬著。大掌抚上另一团饱满,放肆地揉捏出各种形状。

    “唔───不。。。。。。”这样是不对的,连羽绮被身体的阵阵酥麻和热浪袭击得浑身发软,但她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小手无力地推著身上的男人,却抵抗不了下腹那暖暖的潮意,匀称白皙的腿不自觉的相互摩擦著。

    连之轩感觉到身下人儿的反应,抬起头魅惑一笑,皎洁的月光正好照上他的脸,为他俊美的轮廓镀上一层光晕。月下的大哥如同那晚般,妖冶之气尽显,慑人心魄。连羽绮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快要被吸走。

    不行,这样下去她会承受不住的,理智会全数崩溃的!原来一直以来她喜欢的人就是大哥,她会拿身边的男子跟大哥比较,她会愿意让大哥吻她,她会为梦到可以嫁给大哥而开心,会因为大哥的态度而烦恼。她会不想让大哥知道妈妈给她介绍男朋友的事,她会在乎大哥的所有看法。。。。。。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喜欢他啊!不再只是小时候的单纯依恋,而是更深刻的男女之情。这个认识让连羽绮感到震惊,他是她亲哥哥呀!如果她真的跟大哥发生了什麽,爸妈会多失望难过啊!连羽绮抵抗著心里因为大哥而产生的悸动,忽略自己内心的渴望。她用力咬了一下嘴唇,让自己清醒过来。

    “大哥,我们不能再继续了,这样是不对的!”她颤声说出来,双臂交错在胸前挡住一片春光。

    连之轩的眼神顿时变得危险,他沈声问:“你不喜欢我吗?”他以为她的种种反应都是代表著她也喜欢他的啊!

    “我。。。我只当你是我大哥!”咬咬牙,她说出言不由衷的话。

    连之轩幽深的眸子变得黯沈,他强压下内心的巨痛,勉强勾起嘴角,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温柔。“是这样吗?绮儿───”

    连羽绮闭上眼点点头,不敢看他受伤的眼神。那会让她心痛!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伤害你的,我实在无法过自己这关。

    看见她点头,连之轩周身仿佛被一层悲伤笼罩。他的天使,他的阳光,他的空气,他的月亮,他的绮儿───他就要失去她了吗?以後真的只能用对待妹妹的方式来对待她了吗?不!───他爱了她这麽久,爱得这麽深,如何能轻易改变!

    第十六章  心痛

    ───我只当你是我大哥!

    这句话像一个魔咒,定住了连之轩的身体,也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就这样双手撑在连羽绮头的两侧,目光深情又饱含痛苦地凝视著她。

    连羽绮快被这样的眼神融化了,她几乎就要改口告诉他:不是的大哥!我喜欢你啊!真的喜欢你!───不行,不可以。想想爸爸妈妈,连羽绮强迫自己硬起心肠。

    坐在楼下陪严女士看电视的连子悦频频抬头看时间。大哥已经上去半个小时了,怎麽还不下来。他有点著急。

    “子悦,你怎麽心不在焉的?有什麽事吗?”看著坐立难安的小儿子,严女士忍不住出声问道。

    “我想去看看姐姐!”不能再等了,他必须上去看看。说完他立刻起身朝楼上走去。

    “之轩在上面有什麽好担心的,你还怕他吃了你姐不成!?”严女士满脸的不以为然。

    对!我就是怕他会吃了笨蛋姐姐!连子悦在心中呐喊。脚下的速度加快。

    “姐───,我可以进来吗?”连子悦边敲门边故作轻松地问。

    弟弟的声音让连羽绮惊醒。是子悦!怎麽办?不能让他看到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她快速地拉好自己的衣服,惊慌不定的凤眸对上连之轩的。

    连之轩不为所动,高大强健的身躯仍旧覆在她的身上,目光深幽如古井。

    “姐,我进来咯!”得不到回应的连子悦心急地打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震惊,也让他恼怒。

    自己的大哥把自己的姐姐压在床上,两个人衣衫不整。但奇怪的是,房间里的气氛,暧昧之余又有一丝凝重。但连子悦管不了那麽多,上前推开连之轩,大声的质问他:“你对她做了什麽!?”

    “没有,子悦,什麽事都没有发生!”连羽绮慌忙自床上坐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但那一丝激情未褪的颤抖和话语里明显的维护还是让连子悦心里一紧。

    “我能做什麽?”连之轩不紧不慢地站起身,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自嘲地说。幽深的眸光被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让人看不清楚。但只是一瞬,他再抬起头看向连羽绮时,已经恢复了那个冷静自持的他。哥哥是吗?呵!他会努力做做看的。

    连子悦见姐姐端坐在床上,双颊还有未褪的嫣红。他不禁感到愤怒,没做什麽吗?笑话!但他还是强压下心头的不悦,勾起一抹笑对著连羽绮说:“姐姐,你的脸怎麽这麽红,天气很热吗?”

    “是。。。是呀!”连羽绮紧张得双手握紧床单,胡乱地应道。

    “好了,子悦,我们先出去,不要打扰绮儿休息。”纵然因为妹妹的话而心痛,但连之轩还是不忍她难堪,於是出声帮她解围。

    淡淡的语气让连羽绮松了一口气,她抬眼看向大哥。大哥好象又恢复了往日的表情,深沈的眼眸与她对视,但她却无法看到她熟悉的宠溺和温柔。这个发现让她呼吸一窒息,大哥他。。。要放弃她了吗?。。。好难过!可是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做一对正常的兄妹。对!这样也好,就这样吧!可是为什麽胸口会那麽闷!?

    连之轩用手搭在连子悦的肩头,半强硬的把他带离连羽绮的房间。

    连羽绮沈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连他们离开帮她关上房门都没有发觉。

    走廊上,刚出房间门的连子悦就一把甩开肩上的手臂,恨恨地盯著他的大哥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麽!?别说你是不小心绊倒正好摔在她的身上,我可不信!”

    “不就是你一直想做的事麽?”连之轩低沈的声线慢悠悠地吐出这句让连子悦抓狂的话。漆黑的鹰眸闪过一抹黯然,他直接越过弟弟走向楼梯口,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今晚的他需要一点酒。

    该死!连子悦一拳打向墙壁,晶亮的眼眸变得y沈。就算是大哥,我也绝不退让!

    看大儿子走下楼梯,迈向门口。被某电视剧感动得热泪盈眶的严女士哽咽地问道:

    “这。。。这麽晚了去哪啊?”

    “silence。”连之轩头也不回地说。

    silence是本市最顶尖的俱乐部,豪华舒适隐蔽又极具人性化,里面的公关都是超高质素的,是许多政商名流的最爱。silence采取严格的会员制,只有拥有高名望和地位的人才有资格加入。连之轩4年前在商场上初露头角,并得到商业奇才的美誉的时候就获得了silence的邀请,欢迎他入会。第一次去就跟silence的老板林木森一见如故成为好友。此後他总是固定每隔一段时间就去silence放松一下,和林木森聊几句。今晚他很想念silence的酒,他并不是十分好这杯中之物的人,只是此刻的他需要一些酒来麻痹自己,让他的心不再那麽痛。

    第十七章  夜的诱惑1

    连之轩坐在silence的吧台旁,点了一杯威士忌,默默地饮著。脑里还是不断回响著那句───我只当你是我大哥!深爱到灵魂里的女子给了他重重一击,他只是哥哥吗?猛地灌了一大口酒,辛辣的感觉从喉头一直延伸到胃里,稍稍冲淡了一些心痛。不错!就是要这样。他又灌了一口,一杯威士忌三两下就光了。

    “再来一杯!”连之轩对著bartender说。

    “怎麽?心情不好?”林木森见好友好象有心事,走过来关心道。

    “陪我喝一杯。”连之轩又叫了一杯威士忌递给林木森。

    林木森爽朗一笑,仰头干了这杯酒。

    林木森长相白净斯文,秀秀气气像个书生,脸上总挂著亲切的笑。谁也想不到他居然是silence的老板。俱乐部老板可不好做,特别是silence这种高级的俱乐部,需要有十分广的人脉和精明的手腕。因为需要同许多黑道白道政商名流们打交道,还要摆平一些因为得不到入会资格而闹事的人,并且要维持silence的优雅环境和格调,林木森的厉害可见一斑。这种看似无害的人,实则是最深藏不露的。

    连之轩抬头看了林木森一眼,又给自己和他叫了一杯威士忌。

    林木森也不多说什麽,就笑著陪他喝。这家夥该不会是失恋了吧?他的行为真像那些借酒消愁的失恋者。不过他不想说他也不会去问,陪他喝酒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老板,郑总请您去他的包厢,说是有事相商。”一位侍者走到林木森身边,恭敬地说。

    “你去忙吧!不用管我。”连之轩盯著杯子里琥珀色的y体,头也不抬地说著。

    “好吧!你随意。”林木森微笑著说,然後跟侍者一起离开了。

    连之轩叫来整瓶的威士忌,一杯又一杯地喝著。

    为什麽!?为什麽他喝了这麽多的酒还没醉?为什麽他看到什麽都会想起他的绮儿?那琥珀色的y体就像是绮儿情欲荡漾的迷朦双眼,那粉红色花瓣一样的嫩唇,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只能是哥哥吗?那以後要怎麽面对她?面对那个已经让他爱入骨髓的女子!他怕他忍不住会把她拥入怀里细细密密的呵护疼宠。可是她不需要不是吗?她只当他是大哥。。。只是大哥!

    当刘雅云走进silence的那一瞬间,就被吧台旁的那个伟岸身影所吸引。干爹刚才打电话告诉她,连之轩一个人在这里喝酒,要她赶紧行动。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因为连之轩并不常出现在这里。何况他今天看起来不太好,正是她发挥她女性温柔的时候。这个优秀冷漠的男子就算不是为任务,她也想好好接近呢!

    刘雅云平时常跟干爹刘思杨来silence,所以侍者一见到她就客气地招呼:“刘小姐,您一个人啊?”

    “恩。”傲慢地点点头,刘雅云不理会那位侍者,直接朝连之轩的方向走去。今晚的她可是有精心打扮的,一袭火红的低胸露背连身裙,长长的卷发随意披散在肩头,硕大的胸部快被挤出过低的领口。裙长只勉强遮住臀部,两条洁白的大腿仿佛在引诱男人犯罪,脚上踩著一双银色细带高跟鞋,脚指甲都细心的涂上了樱桃红的指甲油。而且她还在发梢喷上了i的envy me,随著身形的移动,香气四溢。

    连之轩;今晚一定要让你为我倾倒!

    连之轩默默地转著手里的杯子,想著绮儿的发,绮儿的眼,绮儿的鼻,绮儿的笑,绮儿唤他大哥时柔嫩的嗓音。。。。。。思绪被突然飘来的一阵香风打断,他略皱了一下好看的眉,并没有抬眼。

    游龙戏凤全文阅读

    “连总,真巧!在这碰到您。”刘雅云故作惊喜地打招呼。

    连之轩丝毫不被影响的继续把玩著手里的杯子,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任何人的声音。

    见连之轩仍低著头,刘雅云心急的上前一步,生怕他没看到自己似的又开始搭讪:“连总,我是刘雅云,我常听干爹刘思杨提起您,说您是难得一见的商场奇才。”她故意搬出干爹的名号,这下总该让他刮目相看了吧!她可不是一般籍籍无名的女子,干爹的生意做得也挺大,她也是见过世面的。

    刘思杨?原来是他!他会称赞他?呵呵!连之轩在心里冷笑,终於抬起头瞄了刘雅云一眼,深如寒潭的眼眸没有半分情绪。

    刘雅云在连之轩看向她的那一刻就醉了,她痴迷地望著他俊美的脸庞,那漆黑如墨的鹰眸带了三分醉意,给冷漠的他平添一丝魅惑。世界上居然有这麽迷人的男子,真的让她好心动。她迅速摆起自认为最性感的微笑,伸手把落到胸前的发丝撂到背後,露出她傲人的胸部。

    “连总,您一个人喝酒多寂寞呀!我来陪您吧!”娇媚的嗓音响起,刘雅云不由分说地坐到连之轩旁边,自发的给自己和连之轩一人倒了一杯威士忌。然後用涂满樱桃红甲油的手指端起酒杯,慢慢放到唇边,朱唇微启轻轻含住杯口边缘抿了一小口,留下一个红色的唇印。

    面对刘雅云毫不掩饰的引诱,连之轩只是低垂下眼睑。

    刘雅云对连之轩的反应不甚满意。不过据说他是一个十分冷漠自持的人,面对向他示好的女人都是不假辞色的。他没有直接叫她离开,是不是对她有意思?想到这里,刘雅云又有些得意了。

    连之轩沈默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连总好酒量!”刘雅云娇声称赞。

    “不过这样只喝酒太没意思了,我们做点有趣的事吧?”刘雅云的声音充满诱惑。

    “什麽?”低沈的声线传来。

    “啊?”刘雅云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要做有趣的事吗?”连之轩冷冷地说。

    “对。。。对啊!请跟我来。”刘雅云想不到自己这麽好运,连之轩轻易就上钩了。看来她的魅力真的无法挡啊!

    男人!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她暗暗心喜,此刻她的自信又上了一个台阶,走在前面带路的身形更加摇曳,美背若隐若现,她要彻底迷住他!

    第十八章  夜的诱惑2

    现在还不到silence的party time,所以耳边回响的还是庸懒抒情的蓝调音乐,暗金色的光打下来,给每个人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连之轩走在刘雅云身後,他俊美不凡的身姿吸引了众多怀春少女少妇爱慕的眼光和切切私语。

    “喂,你看!那不是连之轩吗?他好帅哦!”千金小姐a悄悄对著手帕交咬耳朵。

    “对哦!真的是他,他比杂志上更俊呢!”千金小姐b兴奋得猛点头。

    “据说他每隔一阵子才会来这里,我们今晚碰到他真是太好运了啦!”千金小姐a双手交握在胸前,作怀春少女状。

    “慢著慢著!他前面那个女人是谁?”千金小姐b发现了“情敌”。

    “咦!?那不是刘雅云那个s货吗?连之轩怎麽会和她在一起!?”千金小姐a生气地垛垛脚,目光带杀气地s向刘雅云。

    刘雅云接收到众多羡慕和怨恨交织的目光,更是趾高气扬。她带著连之轩走进干爹刘思杨事先定好的包厢,反手把门关上。包厢里顿时变得安静,再也听不到外面的音乐。silence的隔音设施可是很好的,而且每个包厢里都有独立的音响设备,可以自己播放喜爱的音乐。

    “连总,坐嘛!”刘雅云转身走向cd机,选了一首煽情的爵士乐播放。

    连之轩默不作声地走到沙发处落座。silence包厢里的沙发都特别大又柔软舒适,同时两个人躺进去都不会显得拥挤。

    “连总,我可以喊你之轩吗?”刘雅云抛了个媚眼。先从称呼来拉近关系吧!

    连之轩不置可否,拿起茶几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身体向後靠进沙发里,幽深的眸子看向她。

    刘雅云面对这样深沈锐利的目光,有些紧张,她偷偷咽了咽口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刘雅云,你什麽男人没见过啊!?这麽紧张做什麽!?不过眼前这位真的是男人中的极品,俊美的脸庞不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那麽完美,即使是坐著身形也是那麽挺拔,再加上他高贵冷漠的气质。天呐!她的心跳得好快!她不禁开始幻想他在床上的样子了。刘雅云!快点使出浑身解数,让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吧!

    想到这里,刘雅云暧昧一笑。身子随著音乐轻轻摆动起来,双手抚摩著自己的头,脸,然後划过微启的朱唇,向下延伸到脖子,肩头。在到达胸部时,她的动作忽然变得剧烈起来。十指丹蔻用力地抓住自己傲人的胸部,使劲地揉捏,白嫩硕大的胸部泛起红痕,过大的动作幅度使得顶端的红梅隐约可见。舌尖不甘寂寞地窜出檀口,挑逗地舔著自己的双唇,眼神扑朔迷离。

    连之轩看著在自己面前大跳豔舞的刘雅云,心绪没有一丝的起伏,仿佛在他面前的不过是一只搔首弄姿的母猴子。

    见连之轩没有露出自己所期盼的表情,刘雅云动作更加大胆。她摇摆著水蛇腰慢慢蹲下,起立,然後撂起自己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抬起一条腿踩上茶几,把仅著黑色蕾丝内k的下t暴露在连之轩面前,小手轻轻的在上面抚摩。

    连之轩突然勾起一抹笑,让第一次看见他笑的刘雅云激动不已。他就像一个邪魅的君王,而她,等待著他的临幸。

    刘雅云痴迷地走过去,弯下腰想要吻上那丰润的唇,被连之轩避开。她也不恼,就势跪在连之轩脚边,柔若无骨的小手攀上他结实的胸膛。见他没有推开她,便放肆地把手伸入连之轩的衬衣里,贪婪地摩挲著他平滑的胸肌。

    感觉到连之轩的心跳仍是平缓有力,体温也没有半点升高。刘雅云有点气馁,於是她直接把一只手放到连之轩的下t处,隔著裤子缓缓摩擦。另一只手拉过连之轩的大掌放到自己硕大的胸部上,y荡地说:“用力捏它!我喜欢!”

    连之轩不紧不慢地揉捏著,刘雅云还觉得不够,抬起手拉下自己的低领露出整个傲人的两团,让他可以直接握住她。然後伸手到下方,并拢两指c入自己的幽谷。

    “恩!───用力啊!”她激狂地扭动著下t,摩擦著连之轩男性的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

    “啊!───到了。。。。。。”刘雅云挺直上身,头往後仰,脑中有瞬间的空白。从极端的快乐中回过神来,她忽然发现手下的男性没有一丝反应。应该说在整个过程中,连之轩都是冷冷的,被动的,没有任何反应。可是他没有拒绝她啊?这是为什麽?

    “喝酒!”连之轩抽回自己的手,淡淡地说了这麽一句。漆黑的鹰眸闪过一丝嘲弄的光,快得让刘雅云无法察觉。

    喝酒!?自己卖力表演了半天,结果换来的是这两个字!?他不是该兽性大发地把她压在沙发上,狠狠爱她几回吗?这个连之轩到底在想什麽?刘雅云深受打击,娇豔的脸挎了下来。抬头看著连之轩完美的下颚,至少他没有赶她走,那她对於他来说就是特别的!?那她就还有机会!?她迅速振作精神,拉好自己的衣裙,努力挤出一个妩媚的笑,然後非常上道地端起酒杯说:“cheers!”

    在连之轩和连子悦离开後,连羽绮跑进浴室冲了个澡。当看到镜中自己胸前明显的吻痕时,她的脸又腾的一下红了,大哥真的让人很难抗拒。但当她想到大哥受伤的眼神时,心中又不禁觉得很痛。躺回柔软的大床上,她翻来覆去睡不著。眼前总是浮现大哥走前那淡淡的眼神,让她觉得心慌,觉得矛盾。她一方面想和大哥做回正常的兄妹,一方面又担心大哥不再像以前那样对她千般呵护,万般宠溺,更害怕他把这些宠爱全都给别的女生。

    在另一个房间里的连子悦同样好不到哪去!他脑海里不断出现大哥压在姐姐身上的那一幕,让他愤怒,姐姐嫣红的小脸和紧张维护的语气更是让他难过。难道。。。难道姐姐真的喜欢上了大哥吗?这个想法忽然出现在他的心头。不会的!不会的!他又快速否定掉。从小一起长大,姐姐的个性他十分清楚,姐姐不会接受大哥让爸妈伤心的。可是心头却还有著难掩的苦涩,如果姐姐因为爸妈的缘故而不接受大哥,那也不会接受他啊!

    “可恶!”红豔的嘴唇被洁白的牙死死咬住,仿佛要滴出血来。

    姐姐,我不会退缩的!我也不许你退缩!

    第十九章  得逞

    t大的学生食堂里,两个女生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上边吃饭边聊天。左边的女生看起来很清秀,动作却是十足的夸张,手舞足蹈的,还不时有米粒从她激动的口中飞喷出来。右边的女生看起来就文静优雅多了,她低垂著眼睑微弯嘴角,听著好友滔滔不绝的话语,不时很给面子地c上一句。

    “还有,羽绮我跟你讲,你不知道那郭美美她有多好笑。。。。。。。”

    “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坐这边吗?”一道软绵绵的女声传来。

    连羽绮抬头一看,一个长得好像兔宝宝的可爱女生怯怯地说,圆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散发著企求的光。

    “可以呀!”连羽绮朝她温柔一笑。

    这笑容鼓励了兔宝宝,兔宝宝挨著连羽绮坐下。“我叫孙思苗,是医学院大一的新生,我想跟你们做朋友。”声音越说越小。

    梦洁跟连羽绮对视一眼,都无法相信这麽娇小可爱又胆怯的女生是学医的。

    “你为什麽要跟我们做朋友啊?”梦洁大大咧咧地问。

    “因为。。。因为。。。。。。”她可以告诉她们她是因为有喜欢的人,才想要跟她们做朋友吗?

    “欢迎你加入我们!你跟我弟弟是一个学院的呢!”看著身边因为答不出话而紧张的兔宝宝,连羽绮很好心的帮她解围。t大的医学院可是很有名的,能考进去的各个都是精英。

    “谢谢!”孙思苗开心地笑了,露出两个小酒窝。

    “你长得真可爱!”梦洁控制不住的伸手掐了掐她的小脸蛋。惹来兔宝宝的惊呼,女生的友谊在此刻开始增长。

    傍晚,三个女生相携逛c场,晒晒月亮,散散步。

    “羽绮,你今晚真的住寝室啊?”梦洁觉得奇怪,平时羽绮都会回家的,这还是第一次听她说要住寝室。

    “羽绮你晚上都住家里吗?”孙思苗细声细气地问。

    “是啊!开学以来都没有住过寝室,我也想体验一下集体生活嘛!你不欢迎我吗?”其实她是不想回家面对家里那两位。唉!她怎麽还是最擅长当鸵鸟啊!?

    “欢迎!当然欢迎!我们还可以彻夜长谈!好开心哦!”梦洁有些兴奋了。

    “你还是饶了我吧!”连羽绮做出投降的表情。

    “好哇!你!───”梦洁装作生气的样子去捉她,连羽绮拉著孙思苗笑著跑开了。

    c场上响起少女银铃般的笑声。

    “哈!抓住你啦!”梦洁开心地说。

    “嘘!───”连羽绮伸出食指比了个静音的手势,然後朝c场旁的小树林里指了指。“有人!”她动了动口型,没有发出声音。

    树林里隐约传来人声。

    “我们去看看!”梦洁用气音说道。这树林这麽隐蔽,莫非是不甘寂寞的小情侣们在这里幽会!?那得去凑凑热闹,她梦洁就是惟恐天下不乱。

    於是,在梦洁的强烈“无声要求”下,三个女生轻手轻脚地走到一棵大树旁,蹲下偷听。

    “少主,美国那边又开始蠢蠢欲动了。rt的新首领不是个省油的灯。。。。。。”未说完的话被对面男子的一个手势打断。

    “是谁!?给本少爷出来!”霸道的声音十分耳熟。

    完了,是御风!连羽绮心里暗叫一声糟,正准备和好友们撤退。御风三步并两步地走过来。

    “看到你们了,还不快出来!”声音里含著浓浓的警告,隐隐带著一丝杀气。

    三个女生被他的气势震住,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你们。。。是你!?”借著月光,御风看到偷听他和影谈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心中的女孩。

    收起慑人的气势,双目炯炯地盯著连羽绮,口气惊讶却不失霸道地问:“你怎麽会在这里?”难道是来找他的?心中不免有了一丝期盼。抬起右手,後方的影瞬间消失。

    梦洁见御风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连羽绮身上,便丢给她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然後拉著孙思苗逃命去也。“御”的太子爷,她们可惹不起!羽绮,我在精神上支持你!

    无暇顾及落慌而逃的好友们,连羽绮被御风的眼神盯得有点发毛。夜晚的他真的是很像黑帮大少,比白日里多了一份危险的气息。他比3年前更加成熟英挺,一袭黑衣,黑发被风吹动露出桀骜不逊的眉目,和饱满的额头,一身张狂霸道的气焰仿佛可以焚烧所有人的意志。

    她就那样呆呆地站著,等回过神来,御风已经用手勾起了她尖尖的下巴。一只手撑著她身後的大树,把她困在了中间。

    “你。。。你靠这麽近做什麽!?”连羽绮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她还真有点怕他这个暴力份子。

    “你不是来找本少爷我的吗?”剑眉微挑,语带威胁,仿佛她要说半个不字,就要她好看。

    月光下的小羽绮分外柔美,凤目波光粼粼,小小嫩嫩的粉唇散发著无声的诱惑。他慢慢低下头说:“女人,我要吻你了。”

    口中吐出的热气喷洒在连羽绮面上,痒痒的。

    不等她有机会拒绝,御风火热的唇舌迅速覆上。舌尖霸气的划过她的唇瓣,描绘著小巧的唇型,然後强行钻入檀口,不甚熟练却热情地挑逗著她。

    连羽绮鼻尖满是御风的气息,她想推开他,可是被他牢牢锁住。直到两人胸口发闷,御风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连羽绮气喘吁吁地瞪著他,说不出话来。

    御风也大口地喘著气说:“怎───麽样?本少爷的吻技不错吧!?”他好得意,终於亲到了心中的女孩,小羽绮,你是本少爷的了。

    连羽绮背靠著大树,顿时觉得很无力。本来今晚住学校是为了逃避问题,可是没想到却又制造了一个新的问题。

    第二十章  谁放弃了谁

    “做我的女人吧!”御风第一次没有对连羽绮自称“本少爷”。星目散发著炽热执著的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被这样强烈的视线得无路可逃,连羽绮看著眼前英挺俊朗的男子。其实御风是个不错的人呢!抛开外表不说,他的个性爽朗直率,虽然有时候很霸道,但却有属於他的温柔。虽然身为黑帮少主,但却是个有原则善良的人,不然3年前也不会救她了。她该交个男朋友吗?也许哥哥在知道她有男朋友後就会放弃她了,这样她和哥哥就都能从痛苦的禁忌之恋中走出来了。想到哥哥,连羽绮心中又是一痛,她最喜欢的哥哥。。。他们是不可能的呀!可是这样对御风公平吗?她现在对他还只是朋友的喜欢。连羽绮迷茫了。

    “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後再给我答复。”御风以为连羽绮害羞,所以决定暂时先放过她,反正她是逃不掉的。

    “羽绮,你这两晚都翻来覆去的,是不是临时换了地方睡不著啊?”课间,梦洁关心地问著身旁的好友。

    “恩。。。恩,是有点!”连羽绮很感谢好友的关心,但是现在却无法告诉她事情的始末。这两天她都待在学校,没有回家,她有跟妈妈讲她想更好的适应下大学生活。大哥和子悦好象也知道她的鸵鸟心态,都很有默契的没有来打搅她。她是想让自己的心静一下,可是大哥受伤的眼神,子悦失落的眼神,御风执著的眼神。。。。。。一直在脑海里盘旋,让她不得安宁。

    “哇!劲爆消息───商场奇才,不近女色的连之轩交女朋友啦!”女同学a大声惊呼著。

    连羽绮心里一颤。哥哥。。。这麽快就交女朋友了?他已经放弃她了吗?───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可为什麽心里会这麽难过!?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并没有特自告诉同学们她就是连之轩的妹妹,只有跟她关系亲近的梦洁知道。

    “不是吧!?哪个女人这麽好运?”女同学b口气酸酸地问。

    “是啦是啦!千真万确!都被拍到了,你看!”女同学a把一本商业杂志摊到女同学b的桌子上。

    照片上连之轩和刘雅云并肩从一家法国菜餐厅出来,刘雅云脸上洋溢著幸福的微笑。

    “哇!───看来是真的了,这女人长得好狐媚,不过身材真正点。原来连大帅哥喜欢这种类型啊!看来我是没希望了。。。”女同学b失落地说。

    连羽绮竖著耳朵,把她们的对话一字不漏地听进去。心下越来越沈,这感觉好糟!比5年前知道大哥交了个女朋友更糟。那时候还是小孩心性,害怕大哥交了女朋友就没时间陪她玩了。现在她知道她开始嫉妒了,以一个女人的身份,嫉妒著那个不知名的大哥的女朋友。她似乎忘了自己的初衷。

    “喂,你还好吧?你大哥交女朋友了,你怎麽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你该不会有恋兄情节吧!?”梦洁用手肘碰了碰神游太空的连羽绮。

    “啊!?你说什麽?”连羽绮完全沈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旁人说什麽她根本没听见。

    “哈!看来我说对了!”梦洁沾沾自喜。

    “什麽说对了?”连羽绮对梦洁没头没脑的话无法理解。

    “没什麽!没什麽!等会放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