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4 部分

第 4 部分

    “哈!看来我说对了!”梦洁沾沾自喜。

    “什麽说对了?”连羽绮对梦洁没头没脑的话无法理解。

    “没什麽!没什麽!等会放学去逛逛吗?”梦洁摆摆手,迅速岔开话题。

    “不了,等会我想直接回家。”连羽绮的心思全在那个素昧谋面的“大哥的女朋友”身上了。

    “我就知道!”梦洁无奈地摇摇头。

    “我的宝贝女儿,你可回来了。我正准备让子悦去接你的,这小子一下午没课,净在家里晃悠。”严女士见女儿进门,激动的迎上去。

    “什麽事啊?妈妈。”连羽绮有些纳闷母亲突如其来的“热情”。

    “今天晚上你李叔叔家有个重大的慈善晚宴,邀请了市长和市长夫人,还有许多政商名流,医界权威之类的。我们待会先去,你哥哥随後会从公司直接过去。你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打扮,快点快点!”严女士催促著。

    “知道了!”连羽绮听话地走向楼梯。李明启是爸爸医院的院长,也是一位热心公益的慈善家,待人温和亲切。她和子悦都喊他李叔叔,因为他比爸爸要小几岁。而且李叔叔还是妈妈的舞迷,只要妈妈有演出,他都一定前去捧场献花。这次的慈善晚宴这麽有意义,连家当然要全家出动了。

    “姐姐,你好了没?老妈又在催了。”连子悦在门口敲著。

    “好了,就来!”话音刚落,连羽绮就开门走出来。她穿著一件裁剪简洁大方的银色及膝连衣裙,立领的设计在肩处挖空,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和半块滑嫩的美背。黑亮的发丝简单地束起,优雅中又带著青春的灵动。

    连子悦不觉已看入迷,姐姐啊!在对你渴望至极的我的面前展现你的美好,你可有所觉悟!?眼神一闪,低下头掩饰性地咳了一声说:“走吧!”

    第二十一章  宴会前奏

    kt办公大楼二十一层,一位妖娆的性感尤物对著总裁首席秘书楚湘琴傲慢地说:“你们总裁还在开会吗?我要去他办公室等他。”

    “总裁说了,请刘小姐在会客室稍等,他一会就出来。”楚湘琴对刘雅云露出职业化的微笑,然後起身准备带她去会客室。

    “你!───算了,会客室就会客室!这麽不知变通,等会我非向之轩告状不可!哼!”刘雅云气呼呼地说。还有半个月,那东西迟早有机会拿到的。

    楚湘琴强压下内心的难过与不满,尽量心平气和地说:“刘小姐,这边请───”

    一连几天,这位自称是总裁女朋友的刘雅云小姐总是来kt找连之轩,楼下的服务前台不敢招惹,但她得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能随便放人进入总裁的办公室,除非得到连之轩的允许。说到连之轩,楚湘琴心里一痛。他对刘雅云的自称不置可否,某种程度上甚至默许了她来找他,完全不像他对女人的一贯作风。看著他们出双入对,她好难过。难道刘雅云就是让连之轩温柔相待的女子吗?她就是照片上的人?不!她无法相信。这刘雅云隐隐透出一丝狐媚的气息,而且娇纵傲慢,她不相信连之轩会喜欢这样的人!那样完美的之轩。。。。。。

    “楚秘书,刘小姐来了吗?”连之轩低沈迷人的声线把楚湘琴从沈思中拉回来。

    “来了,刘小姐在会客室。”楚湘琴连忙回答。

    “恩。”连之轩转身走向会客室。

    “之轩───,你的秘书好过分,人家想去你办公室等你,她都不让!”刘雅云向连之轩娇声抱怨著。

    “好,下次你直接进去。”连之轩安抚地说道。

    “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之轩!人家知道今天要陪你去参加慈善晚宴,特自打扮得比较正式,你看我美吗?!”刘雅云像花蝴蝶一样开心的围著连之轩打转。

    “恩。”连之轩漆黑的眸子中闪过一丝高深莫测的光。“走吧!”

    “楚秘书,我和之轩先走了,bye!”刘雅云故意挽上连之轩的胳膊作亲密状,对著楚湘琴示威。这女人那点心思,长年在声色场所打滚的她怎麽会不清楚。有她刘雅云在,其他人想都别想!

    看著刘雅云像只骄傲的孔雀,楚湘琴满是心酸。以前都是她陪连之轩出席这种晚宴的,虽然不曾接近他的内心,但只要能够陪著他,她就心满意足了。可是现在,她连站在他身边的机会都没有了吗?

    “湘琴,晚上一起吃饭吧?”高晟从会议室走出来,看著楚湘琴一脸失落的表情有些心疼。

    “不,不用了,我想直接回家。”楚湘琴勉强打起精神。

    “不吃饭怎麽行!走,吃完饭我送你回去!”高晟不容她拒绝,直接拉著她走向电梯。回头看看吧!湘琴,我一直在等你。

    李家宴会厅

    “少廷,玉蓉你们来啦!───”李明启快步迎上来,周正的脸上满是温和的笑。

    “李叔叔好!”连羽绮和连子悦齐声道。

    “羽绮长得越来越漂亮了,像妈妈。子悦也是,比少廷你还要高了。”欣赏的眼光落在连羽绮身上,只一瞬又转向严玉蓉。

    “是啊!呵呵!”连爸爸与有荣焉。

    “明启,你不用特意招呼我们,我们随意的,你去忙吧!”严女士带著优雅的微笑说。

    “好的!市长和市长夫人来了,我去应酬一下,待会见。”李明启朝连少廷和严玉蓉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我和你们爸爸去那边聊天,你们俩随便转转吧!对了,羽绮,今晚乔昕远也会来哦!呵呵呵呵───”伴随著独特的笑声,严女士对著连羽绮眨了眨。

    “什麽啊!?干嘛特自告诉我这些。。。。。。啊!子悦你做什麽!?”原本搭在她肩头的手移到了腰上,子悦还坏心地捏了她一下。

    “没什麽!手滑。”连子悦头也不回地说道。

    “羽绮───你今晚真美!让我更加期待我们明天的。。。交流。”清润悠扬的男声从一旁传来,如清风般拂过人的心田,让闻者浑身舒畅。

    说曹c曹c到!连羽绮有点头皮发麻,但还是扬起甜美的微笑对乔昕远打招呼:“谢谢!乔大哥,你今晚也很迷人!明天我会准时拜访你的。”

    腰上又被捏了一下,她回头瞪了一眼弟弟。连子悦对她露出熟悉的恶魔般的坏笑。

    “乔大哥,我和姐姐先去跟叔叔伯伯们问好了,我们待会再聊!”说著,连子悦带著连羽绮朝宴会里厅走去。

    “有趣的姐弟。”乔昕远一手端著j尾酒酒杯,一手环抱於胸,了然一笑。

    宴会里厅一角,连羽绮有点不高兴地说:“子悦,你干嘛偷捏我,会痛耶!还有,这样就走开,很没礼貌的!”

    “他很迷人吗?”连子悦红豔的唇扬起醉人的弧度。

    “什。。。什麽!?”在弟弟的近下,连羽绮心跳加快有点无法招架。这子悦真是个祸害,没事笑成这样做什麽,连身为姐姐的她看了都会有些面红心跳呢!

    “姐姐,你在紧张吗?”连子悦低下头凑近连羽绮,邪邪地说。直挺的鼻子快要碰上她的。

    “子。。。子悦!你又捉弄我!”连羽绮推开弟弟,慌乱地向宴会外厅走去,没走几步,她忽然停住了,然後呆呆地看向外厅。

    第二十二章  心战

    连羽绮呆呆地看向外厅───

    一位身穿黑色低胸长礼服的美豔女人手挽著连之轩,徐徐朝里厅走来。俊男美女的组合总是能轻易吸引人的视线。

    刘雅云脸上挂著得意的媚笑,享受著男人垂涎的视线和女人嫉妒的目光。相形之下连之轩就显得低调得多,脸上没有什麽表情,只是那漆黑的鹰眸似乎闪过一道利光。

    侍者手托著盘子穿梭在宾客之间。连之轩修长的手指轻落,端起一杯j尾酒递到刘雅云面前,刘雅云受宠若惊,开心地接了下来,眉宇间更显风情。

    “贤侄,小女给你添麻烦了───”刘思杨看到他们的互动心下一喜,快步迎上去,白得有些不正常的脸上挂著虚伪的笑,就像戴了个面具。

    “干爹!───人家哪有!?”刘雅云娇嗔道。转头看向身边伟岸的男子,眼里满是爱意。

    “不会。”连之轩淡淡的回了两个字,朝刘思杨略一颔首,带著刘雅云离开了。

    “嚣张的家夥!───看你能嚣张到几时!”刘思杨的脸色转沈,眼里露出些狠唳。

    “姐姐,你发什麽呆啊!”连子悦见姐姐站著不动,便走上前询问。顺著姐姐的视线,他看到了有趣的一幕,红豔的唇笑得越发开怀。这下可是你自找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连之轩早在进来的那一刻就看到了连羽绮,虽然她和子悦站在里厅的角落,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看到她呆呆楞楞的样子,有点好笑又有些心疼,但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有条大鱼还没上钩。他定了定心神,带著刘雅云朝连羽绮的方向走来。

    看著大哥和他的女朋友越走越近,连羽绮不禁感到呼吸困难,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儿。传闻带给她的打击,远远不如亲眼见到时来得大。俊美冷酷的大哥和成熟美豔的女朋友,看起来是那麽相配,她好难过,好嫉妒。可是她又没有资格难过没有资格嫉妒,她只是妹妹啊!而且是她要求做回正常兄妹的,她不该有出耳反耳的想法。

    “大哥!”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连羽绮告诉自己要坚强,要作出一个正常的,妹妹该有的反应。

    故作坚强的小人儿让两个男子心里一紧。一个上前搂住她的肩膀,给她力量和依靠。一个只是眼神一柔,并没有别的动作。

    “大哥,这位小姐就是你的女朋友吧!?真的很迷人,跟你很相配。”连子悦挑高了眉毛,玩味地说道。看来传闻就只能是传闻,大哥看向她的眼神没有一丝柔情,是不会真的喜欢这只花蝴蝶的,想必定有隐情。姐姐这个笨蛋要伤心了,估计是当局者迷,还看不清楚状况呢!他可不会好心地帮他的“情敌”解释。

    “真的吗?我叫刘雅云,和之轩正在交往。”刘雅云迫不及待地回答。眼前的男子真漂亮,嘴巴也甜,可惜就是嫩了点。

    “刘小姐,你好。”连羽绮漾著甜笑礼貌的问好,心里却在哭泣。这样的场景曾数次在脑海里出现过,她最害怕的───但没想到这一天这麽快就来了。哥哥没有否认───她还在期望著什麽?期望哥哥告诉她,那女人不是他的女朋友!?他爱的只有她!?

    “哟!这位小美女是之轩你的妹妹啊?怎麽都没听你提过!?”刘雅云特意在“美女”前面加个“小”字,以显示她还不及她。这女孩太美丽,像个精灵,若不是连之轩的妹妹,她一定会把她列为最大的劲敌。

    “恩,她是我妹妹。”连之轩醉人的声音吐出淡淡的语句。一字一字落在连羽绮心头,让她颤抖,让她悲伤。她突然觉得好讽刺,之前她一直逃避,一直不敢承认自己的内心,直到这一刻,她才发觉她对大哥的感情已经不止是喜欢了,是爱───是包含了许多,比亲情爱情更甚的一种深刻感情。

    太晚了,大哥已经做出了选择。他放弃了她,那她也该成全他的幸福。

    连羽绮浑身隐隐散发著一种悲戚感,让两个男子的心也跟著隐隐作痛。

    “大哥,我和姐姐去花园透透气。”连子悦拥著连羽绮的手略一施力,带著她离开这个地方。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是姐姐确实是喜欢著大哥的。可惜大哥今日的举动让姐姐伤透了心,不管怎麽样,就算是内有隐情,让姐姐伤心就是不对。他的姐姐,他会好好守护的!大哥,谢谢你给了我这麽好的机会。

    连之轩看著他们离开并没有出声阻拦,只是眼神一闪。绮儿,你是爱我的对吗?不然你不会这麽难过。对不起绮儿,让你伤心了,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安定的因素还是放在我身边,才不会危及到你。

    李家的花园很大,正中央还有一座喷水池,连羽绮坐在池边抬起手,无意识地拨弄著池里的水,心绪混乱。月光洒在她的身上,给她周身镀上了一层金黄,就像是月下的迷路仙子。

    连子悦爱恋地看著姐姐皎月般的侧脸,长而卷翘的睫毛,小巧直挺的琼鼻,粉红柔嫩的唇瓣,白皙细致的脖颈,修长纤细的手臂。。。。。。他一步步靠近,然後在连羽绮身前慢慢半蹲下,轻轻抓住她拨水的小手,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细细的帮她擦干水珠。末了,他把连羽绮陶瓷般的小手紧紧握在手心。

    连子悦的一系列举动,连羽绮都看在眼里。她迷惑了───记忆中的弟弟都是像小狐狸一样聪明狡猾,喜爱捉弄她逗她的,从来不曾像今夜这般温柔。

    “姐姐,别再难过了,你还有我!”晶亮的眸子伴随著清朗的声音,认真地望著她。

    “子悦───”连羽绮没有精力去分析连子悦话里的含义,只是动容地看著他。再一次感觉到弟弟长大了,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了。

    月下,一个美丽的少女和一个漂亮的男子就这样默默的相望著。

    第二十三章  心远

    乔昕远温润如玉的面上挂著浅浅的笑,一袭白色正式礼服更是衬得他超凡脱俗,俊秀优雅,如潘安再世。好一个翩翩公子!他有礼的应对著上前攀谈的名流千金们,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他走向李家的後花园,打算欣赏一下今晚的月色,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放松放松。

    刚走进花园,乔昕远就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了───月下,一个精灵般的美丽少女坐在池边,眼神略带忧伤。她的身前半蹲著一个漂亮的男子,正温柔地拉著她的手,两个绝妙的人儿,就这样静静对视著。

    乔昕远抬头看了看皎洁的明月,再看了看如仙子般的连羽绮。月美,人更美啊!美好的事物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拥有,就算再大的阻碍,也抵挡不了前进的决心。是这样吗?最後看了一眼神情专注的漂亮男子,他笑了笑,转身朝花园一角走去。清澈的眼眸闪著一明一暗的光。

    “干爹,你找我来有什麽事?之轩找不到我会起疑的。”刘雅云娇媚的声音略带一丝紧张与不安。

    “之轩───叫得挺亲热啊!别以为找了个好码头就可以上岸了,你摆脱不了我的!我能把你捧成千金小姐,也能让你再做回千人压万人骑的妓女。”刘思杨一手搂过眼前的性感尤物,y沈地说道。

    “怎。。。怎麽会!我怎麽会舍得离开干爹,我这不都是为了帮干爹拿到企划案嘛!”刘雅云一惊,转而娇媚地用手指钩著刘思杨的衣领。

    “哼!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不要有不切合实际的幻想。还有,企划案的事要快点进行,这桩生意成了的话我们不光有2亿的收益,还可以借机打开北美市场。”刘思杨一手伸进刘雅云的衣领,用力揉捏著她硕大的胸脯,一边用尖细的声音交代著。

    “我已经得到连之轩的许可了,可以随意进出他的办公室,下次一定可以拿到。。。。。。啊!───干爹,你好坏!”刘雅云惊呼著,柔若无骨的小手抵上刘思杨的胸口,欲拒还迎。

    听到这里,乔昕远不禁皱了皱好看的眉,轻轻迈步离开。今晚的花园之行真是收获颇丰呢!连之轩,我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行动!

    “我坏!?你不就是喜欢我这样对你使坏麽!?”刘思杨一手从刘雅云的裙下探入,直达幽谷,用力攻击著。

    “啊!───干爹,人家还要。。。。。。”刘雅云春情大动,看著眼前的刘思杨,脑中已经把他幻化成俊美的连之轩。

    “小荡妇,是我厉害还是连之轩厉害?”刘思杨把硬挺的欲望埋入刘雅云体内,一边撞击著她一边问。

    “当。。。当然是干。。。干爹厉害啊!”刘雅云媚笑著,心里却在想:连之轩到现在都不肯碰我,到底是为什麽!?

    见身下的女人有点走神,刘思杨以更强的攻势耸弄著她。刘雅云被这连翻撞击刺激得无力再想其他,只能沈醉在欲望的旋涡里。

    “我刚刚看到那女人鬼鬼祟祟地进了後花园,你不想知道她去干什麽吗?”林木森端著酒杯,微笑著问向身旁的好友。

    “不想。”因为他早就知道她接近他的目的,之所以把她留在身边,是为了更好的掌握局势。不然刘思杨不知又要想出什麽别的办法,万一是从他的家人下手。。。。。。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眼神一利。如果他敢动他的绮儿,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麽有把握!?”林木森还是一脸笑意。好友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他就不担多的心了。朝连之轩举杯,两人目光中交换的是对彼此的信任和默契。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惊扰了少女的甜梦。她揉著睡眼惺忪的眼睛,摸索著声响发出的位置。

    “喂,羽绮啊!是我,思苗约我们下午去美术馆看画展,你会去吧!?”手机那边传来梦洁爽朗的声音。

    “看画展啊!好。。。啊!不行!我今天下午要去华昕艺术中心。”连羽绮迷迷糊糊的正要答应,突然脑海里灵光一闪,今天跟乔大哥有约。

    “这样啊!那只好我们俩去了。”梦洁失望地说。

    “别这样,你们玩得开心点。我们下周学校见!”连羽绮安抚道。

    “好吧!下周见!”梦洁说完便收线了。

    华昕艺术中心

    “绮绮,要妈妈陪你上去吗?”严女士眉开眼笑地问。

    “不用了,妈妈你去忙吧!”连羽绮知道妈妈的舞蹈教授课程一向安排得比较满,周末也很忙。

    “那好,晚点就让昕远送你回去。今天晚上妈妈有个聚会,这里不好叫车,你别让妈妈担心。”一席话说得在情在理,让连羽绮无法反驳,可是看著妈妈狡黠的眼睛,连羽绮还是觉得自己有上当了的嫌疑。

    “你好瑞木,我是连羽绮,跟乔昕远先生有约。”连羽绮礼貌地说道。

    盛开帖吧

    “啊,连小姐,少爷正在里面等您呢!”瑞木热情地说,秀气的脸上浮现一丝可疑的红晕。连小姐居然记得我的名字!好开心哦!她好美丽好可爱,又这麽有礼貌,我都不敢正视她了呢!瑞木心里暗暗想著。

    “好的,谢谢。”连羽绮朝瑞木露齿一笑,窈窕的身影消失在门边。

    瑞木一直傻傻地望著乔昕远办公室的门,不停回味著连羽绮的一字一句,和那使得百花失色的甜美笑容。少爷,连小姐真的很美好呢!你会喜欢上她吧?瑞木很喜欢呢!

    “羽绮,你来了。”清润悠扬的声音,仿佛还带了一丝柔意,瞬间抚平了连羽绮的紧张。

    “乔大哥,打搅了,请多指教!”连羽绮向乔昕远轻轻弯身鞠了个躬。

    “呵呵,羽绮不用这麽客气!”清澈的笑声仿佛三月的春雨滴落在荷塘里,好似也落进了连羽绮的心里。这人真的有魔力!连笑都是那麽优雅吸引人。

    “曲和词已经谱好了,我打算用小提琴来伴奏,因为小提琴音色悠远绵长,很适合严伯母舞蹈的主题。我先演奏一遍,你听听看有什麽你觉得不足的地方,然後我们再一起修改。”乔昕远朝连羽绮淡淡一笑,徐徐说道。

    连羽绮静静地听著。这首曲子开篇时优美缠绵,仿佛恋人在耳边私语;中篇时热烈激昂,仿佛爱情的火焰已经燃烧生命的全部;尾篇时忧伤凄美,仿佛只要爱得深沈,无色也有香。听著听著,她好象进入了维纳斯的梦,为她喜为她伤。抬头看向那已和音乐融为一体的俊秀男子,不觉一滴眼泪滑落眼眶。

    乔昕远看到连羽绮眼角的泪光,先是微微一怔,然後爱怜地走到她身边,轻轻用麽指拂去。“想不到羽绮也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啊!”

    “我。。。我不是!只是你的曲子写得太好了,演奏也很传神,让我忍不住。。。。。。”这麽完美的曲子,她还能给什麽建议,乔昕远果然是极有才华的。

    不过───连羽绮小脸一红,这动作未免也太亲昵了一点。

    第二十四章  君子如兰

    “可以请乔大哥再演奏一遍吗?”连羽绮出声打破这有些暧昧的气氛。

    “当然可以。”乔昕远转身拿琴,优雅地抬手,美丽的音符就这样倾泻而出。

    连羽绮怔怔地看著乔昕远的侧影,那麽修长秀雅,午後的阳光像点点碎金,披洒在他的发上眉梢。眼睑微垂,长长的睫毛和直挺鼻子给脸上带来一小块y影,这种光与影的交织使得他雅致得像一幅画,太不真实。

    优美缠绵的曲子从乔昕远纤长如同白玉的指间徐徐流淌出来,连羽绮忍不住跟著轻声哼唱。轻灵干净的声线和小提琴的悠远绵长的音色仿佛是最完美的配合,一曲终了,俩人似乎还沈浸在这美好的氛围里。

    “羽绮,你真的很有天分。只听两遍就能记住旋律,我想著曲谱你大概不需要了吧?”乔昕远望著连羽绮,清澈的眼眸里似有星火跳跃,清润的声音悠悠透出赞许。

    “哪有,乔大哥说笑了,都是因为曲子太优美,我才忍不住跟著一起哼唱,肯定有许多不足的地方,还得请乔大哥把曲谱给我,我回去好好练习。”被称为音乐界天才的乔昕远用这麽温柔认真的语调夸奖,连羽绮开心之余又有些不好意思,认真的解释道。

    “羽绮,你太谦虚了。来,我们先来试试声,刚刚听你的声音,跟这首曲子十分配合,但是可能你发声的位置不太对,所以略微显得有点中气不足。”乔昕远温和地说。

    “啊,可能是我太久没练习了,不好意思。”连羽绮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真是个精灵!初次见面时关心朋友正义的她,那晚月色下略带忧伤的她,因为音乐而善感的她,刚才俏皮可爱的她。。。。。。这麽美好的人儿,也难怪。。。。。。乔昕远的眼里闪过一缕深思。

    “怎麽了,乔大哥!?”见乔昕远只是看著自己,也不做声,连羽绮好奇地问。

    “没什麽,羽绮,我们开始练习发声吧!发声方式正确了,才能更好的演绎歌曲,诠释出所要表达的意境。首先,吸气,小腹向内收缩,也就是向丹田收缩,胸部和腰部向外扩展。”乔昕远轻声说著,纤长的手直接抚上了连羽绮的腹部。

    乔昕远的碰触差点让连羽绮深吸的一口气泻出来,感觉到他手掌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来,让她紧张得心扑通扑通乱跳。

    “呵呵,别紧张,我只是帮你准确地找到发声的位置。”乔昕远看出了连羽绮的紧张,柔柔出声安慰道。

    乔昕远的手一拿开,连羽绮就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这乔大哥的手也有魔力吗?怎麽被他碰过的地方就发热。。。。。。

    “发声时小腹要收紧,把气均匀的缓缓的外吐,用丹田的力量控制呼吸和发声。对!就是这样。”乔昕远看著连羽绮的动作点点头认可。

    “好了羽绮,今天你也累了,就到这里吧!回去後按刚才的发声技巧练习就可以了,曲谱你也带回家先熟悉一下歌词。”乔昕远说著便把谱子递给她。看著他伸过来的白净的手,连羽绮想到刚刚。。。。。。有点脸红。

    “哇!都五点了呢!时间过得真快!”连羽绮抬头看了看时间,快速转移思路,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了,跟乔大哥在一起练习的时间还真是好过呢!

    “是啊!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我送你回去吧!羽绮。”乔昕远淡笑著,清澈的目光就这样一瞬不瞬地落在连羽绮的面上。

    “恩。。。好的,谢谢乔大哥!”连羽绮在这样的目光下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真是的!又答应了!为什麽总是不能好好的拒绝乔大哥呢!?看到那样清澈的眼眸,听到那样温和的话语,真的是很难拒绝呢!连羽绮又习惯性地撅了撅嘴,懊恼自己不够坚定的意志。

    乔昕远见了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两人走到华昕艺术中心的大门口时,一个粉色的身影急急朝他们这边追来。

    “乔先生,乔先生。”那个粉色的身影急呼著。

    乔昕远和连羽绮停下脚步。

    来者是一位娇滴滴的小姐,一套粉红色的洋装,亚麻色的卷发用一个闪亮的发卡夹住上面一层,其它的垂在脖子两侧,耳环也是亮晶晶的。

    “那个,那个。。。。。。”张蔓有些紧张也有些害羞,这麽近距离的观察乔昕远还是第一次,他真的好俊秀好优雅哦!

    “张小姐有什麽话不妨直说。”柔和如风的声音轻轻安抚了听者的紧张情绪。

    “我。。。我想请你吃晚餐。”张蔓也顾不得有旁人在了,直接说出自己的心声。她来艺术中心学习就是为了接近乔昕远,可是他平日总是很忙,不常出现,这次好不容易碰到,她一定要约他,然後跟他表明心意。

    “很荣幸得到张小姐的邀请,可是我今晚有约了,真可惜呢!如果没什麽其他的事,我先告辞了。再见!”乔昕远面上是温和的笑,可是连羽绮发现那笑根本不及眼底。

    “羽绮,我们走吧!”乔昕远回过头来,轻声唤著走神的连羽绮。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眼神散发出些许柔光。

    乔昕远就像一朵君子兰,高贵优雅,清新出尘,看似对每个人都很温和,实则这种人最冷漠,他的心里有一扇门,旁人是很难靠近的。但是这种人一旦认定了目标,就会不顾一切去追逐去达成。一旦他爱上一个人,就是唯一的,执著的,一生,一辈子。

    第二十五章  准女婿

    “我到了,乔大哥,今天真的很谢谢你!”连羽绮站在车门边朝车里的乔昕远点头道谢。

    “啊!宝贝女儿,你可回来了!昕远,谢谢你送绮绮回来,你还没吃饭吧!?来!快进屋,留下来吃个晚饭!”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严女士一脸兴奋的像连珠炮似的直说,把连羽绮吓了一跳。

    “不用麻烦了伯母,这是我应该做的。”乔昕远一脸淡笑,礼貌的回应道。

    “要的要的!我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你一定要赏脸哦!”严女士激动地上前挤开连羽绮,扒著车窗,笑得一脸和蔼。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严伯母!”乔昕远点点头。

    “妈───你不是说今晚有聚会吗?怎麽会在这里!?”连羽绮有点头痛地问。

    “这个。。。聚会临时取消了,对!临时取消了,呵呵呵呵───”严女士摸摸头,想出了一个烂借口。绮绮一下车,她就打道回府,准备今天的晚餐。“准女婿”第一次上门,她一定要好好表现。

    连羽绮终於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错───她上当了!见妈妈还企图用尴尬的笑来掩饰,她实在是拿她没办法,只能无奈一笑。

    “姐,你回来了。”连子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连羽绮走进来,目光便一直追随著她。

    “恩。”连羽绮在玄关处换鞋。

    “你怎麽来了!?”连子悦看到随後进来的乔昕远时,嗖的从沙发上站起来。

    “臭小子!这麽没礼貌!叫乔大哥!你乔大哥今晚要在这里吃饭。”严女士立马出声维护“准女婿”。

    “乔───大哥!”连子悦红豔的唇不甘地吐出三个字,晶亮的眼眸直瞪著乔昕远。

    看来对他很有敌意呢!乔昕远脸上挂著温和的笑,让人如沐春风。“伯父伯母,打搅你们了。”

    “昕远啊!别这麽客气,你来了你严伯母不知道多高兴!”老婆大人的眼光真不错,这孩子长得一表人才,待人接物又这麽温文有礼,不错不错!连爸爸心里十分满意。

    连羽绮轻抬凤目,在家里环视了一圈,没有发现大哥的身影。

    连子悦发现了姐姐的视线,出言帮她解惑:“大哥和刘雅云约会去了。”

    “是啊,你大哥终於交女朋友了。”连爸爸也跟著说道。

    连羽绮听了心里一抽痛,大哥。。。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大哥了。

    乔昕远看著连羽绮脸上的神色,终於明白那晚她的忧伤是为了什麽了。原来是这样!真是感情特别好的兄妹姐弟啊!

    “昕远,坐啊!饭马上就好!”严女士热情地招呼著,然後欢快地走进厨房。

    连羽绮慢慢走到餐桌旁坐下,脑里还是不断回想著刚刚听到的关於大哥的消息。

    “姐,吃这个,你最喜欢的。”连子悦夹了一个水晶虾饺放到连羽绮碗里,晶亮的眸子略带警惕地看著乔昕远。

    乔昕远回他一个温和无害的微笑,手中的筷子伸向一盘糖醋里脊。

    连子悦快速地截断他,抢先夹住一块放入口中,边嚼边含糊不清地说:“真好吃!”

    乔昕远也不恼,依旧温文尔雅地笑著,换了另外一盘菜。

    严女士看不下去,用手敲了一下连子悦的头说:“臭小子,干嘛跟你乔大哥抢!又不是没有了,还有这麽大一盘。”

    “哎哟!”连子悦用手捂著头,哀怨地望著连羽绮,眼神散发著无辜的光。

    连羽绮被弟弟的表情逗笑了,亲手帮他夹了一块糖醋里脊,连子悦的脸上顿时y雨转晴,然後示威地看向乔昕远。

    乔昕远只是笑著低下头,并不和他计较。

    “昕远啊,多吃点,往後绮绮还要一直麻烦你。”严女士不停的往乔昕远碗里夹菜,都快堆成小山了。

    “伯母您别这麽说,和羽绮一起练习是一种享受,一点都不麻烦,她很有天赋!”清润悠扬的男声,让人食欲大增。乔昕远清澈的眼眸看向连羽绮,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欣赏之意。

    严女士的目光在乔昕远和宝贝女儿之间来回穿梭,越看越觉得登对。从昕远对绮绮的态度来看,肯定有戏!严女士和连爸爸相视一笑。

    连子悦不快地低垂著眼睑。乔昕远,我不会让你抢走姐姐的!走“岳母”路线是没用的!

    晚饭後,严女士把连羽绮和乔昕远推到前面的花园里,美其名曰饭後要散散步消化一下,实则是想让“小两口”多多培养感情。连子悦见了也要跟去,被严女士拖到了厨房。

    “妈!───干嘛老让姐姐跟乔昕。。。乔大哥在一起!?”屈服在母亲大人的y威下,连子悦只能用言语表达自己的不满。

    “小子!别去打扰你姐,不要妨碍他们谈情说爱!”严女士警告地说。

    “什麽跟什麽啊!姐姐又不喜欢他!”连子悦对於母亲的一头热十分无奈。

    “感情是需要培养的!我瞧著他们挺合适!”严女士非常相信自己的眼光。

    “可是,姐姐。。。。。。”连子悦急著说点什麽,被严女士打断。

    “你小子都这麽大了,还成天缠著你姐姐!该不会。。。。。。”严女士不怀好意地看著小儿子。

    “什。。。什麽!?妈妈你不要乱说,我只是担心姐姐。”连子悦好象被说中心事似的,漂亮的脸蛋微微有点发烧。

    “哇!我们儿子脸红了呢!真是难得啊!平时精得跟什麽似的,这会儿怎麽突然害羞起来了!?妈妈可什麽都没说,只是觉得你们姐弟俩───感情真好!呵呵呵呵───”严女士又发出独特的银铃般的笑声。

    呵呵!感情好吗!?真怕到时候我们的感情会好到让妈妈您吓一大跳呢!连子悦红豔的唇邪邪地勾起。

    第二十六章  夜袭

    花园里

    “不好意思,乔大哥,我妈她。。。。。。”连羽绮对於母亲的做法很无奈,不知道该怎麽开口。

    “没关系,羽绮,不需要在意。”清淡的声音仿佛有抚慰人心的力量。

    “我只是怕造成乔大哥的困扰。”连羽绮低著小脑袋闷闷地说。

    “怎麽会!羽绮,我很喜欢跟你在一起的感觉。”乔昕远停下脚步,转过身看著连羽绮头顶上可爱的发旋儿。

    “乔大哥。。。。。”听到这类似表白的话语,连羽绮抬起头,望进了一汪琥珀色像湖泊一样沈静的眼眸,那眸中没有一丝邪念。

    “怎麽了?这样看著我。”乔昕远温柔一笑,湖水般清澈的眼底也泛起波澜。

    “没。。。没什麽。”也许是自己多想了,连羽绮自嘲的低下头。大哥。。。你此时也和刘小姐。。。这般。。。花前月下。。。吗?大哥,我的心好象并没有想象中坚强,我没办法不去想你。

    “羽绮,你不适合这样的表情,你应该是快乐的,无忧的。”乔昕远抬起纤长的手,轻轻摸了摸连羽绮的头发。“有时候亲眼见到的不一定是事实,要用心去感受。”乔昕远相信眼前的人儿一定明白他在说什麽。

    “该死的,那家夥的手往哪儿放!!!”连家花园角落里的一棵大树後传出低声的咒骂。

    “少主,我们在这偷窥不太好吧!?”影凑过来,在御风耳边说著气音。

    “离我远点,痒死了!”御风一把推开影,搓著自己的耳朵,用更大声的气音吼回去。影委屈地闪到一边,他也是怕被发现了啊!

    御风燃火的星目死死盯著乔昕远放在连羽绮发上的那只手,仿佛要把他烧出一个窟窿。都已经三天了,他急於得到小羽绮的答复,所以忍不住偷偷跑来找她,可是没想到一进院子就看到一个讨厌的家夥和他的小羽绮在花园散步。几天不见,情敌就出现了吗?

    “他是华昕艺术中心的老板,父亲是著名的歌唱家,他也是乐界出名的天才音乐家。”影不敢再凑上前,保持一米的距离悄悄说道。

    “本少爷会不知道吗!?还要你多嘴!”御风瞪了影一眼。原来那家夥是搞音乐的,难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御风的逻辑里俊秀斯文=弱不禁风。不足为惧!不足为惧!小羽绮一定不会喜欢那样的男人,她喜欢的是像他这样的,够man。哇哈哈!───御风在心里得意得狂笑,脸上的表情更是张狂。

    一旁的影小生怕怕地看著御风。少主又陷入了自己的世界吗?真恐怖!

    突然,御风手腕上的通信表震动了一下,御风表情一正,与影交换了个眼色,双双消失在连家花园。

    “什麽事!?”御风压低声音问著前来报告的手下。

    “少主,我们得到可靠消息,rt的首领已经来到了中国,落脚点就是本市。”一个黑色的人影必恭必敬地说。

    “什麽!?那人还真是胆大,居然来到了我们的地盘。继续跟踪,有什麽动静立刻回报。”御风迅速交代著。

    “是!少主!”话音结束人影也不见了。

    “少主,rt首领这次突然到来恐怕目的不单纯,请您多加小心。”影低头向御风说道。

    “本少爷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麽花样!?先回总部。”小羽绮,本少爷改天再来要回答案。

    连之轩坐在silence角落的一处卡座,悠然地听著音乐喝著威士忌。纵然是在角落,也掩盖不了他的气势和风采,许多名流千金纷纷向这边行注目礼,大胆点的更是借故在他面前走来走去,企图引起他的注意。刘雅云本就因为连之轩的冷淡而郁闷,这会更是找著了发泄点,她一个个瞪回去,用凶狠的视线阻挡他人垂涎她的之轩。今天她说想去之轩家里拜访,可是被之轩带到了这里,整个晚上都没讲几句话,真的是闷死她了。

    “之轩,人家去一下洗手间。”刘雅云抛给连之轩一个诱惑的媚眼,转身故意把头发一甩,带出一阵香风。

    连之轩的眉头几不可察地皱了皱。

    “还要多久,我看你快受不了了吧!?”林木森趁著刘雅云离开的空挡笑著走到好友身旁坐下。

    “快了。”狐狸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

    “对了之轩,李家宴会上那个清灵迷人的小美女是你妹妹吧!?这麽娇俏的可人儿藏著干什麽,给我介绍?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