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5 部分

第 5 部分

    “快了。”狐狸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

    “对了之轩,李家宴会上那个清灵迷人的小美女是你妹妹吧!?这麽娇俏的可人儿藏著干什麽,给我介绍一下吧!我正好没有女朋友。”林木森一脸真挚,眼睛紧盯著连之轩,不错过他的一丝细微表情。

    “这个玩笑不好笑!”连之轩想也不想就马上拒绝,周身的冷漠气质更甚。

    “原来你妹妹就是你的死x啊!呵呵,就当我是开玩笑的好了。”林木森笑得像偷腥的猫。真是不够朋友,总把自己的事藏在心底,不刺激一下他是不行的。

    今天好累啊!连羽绮一回到房间就直接走进浴室,打算洗完澡就睡觉。当她换好睡衣,带著被热水冲得懒洋洋的身体躺到床上时,忽然感觉身旁有人。

    “啊!───”惊呼声被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捂住。

    “姐姐,是我。”薄被随著他的动作滑落下来,露出奶白色的光l胸膛。

    连羽绮借著月光看到了自己床上赤l著上半身的弟弟───子悦。

    第二十七章  不只是弟弟

    “你怎麽在这里!?”连羽绮抓下弟弟捂在她嘴上的手,吃惊地睁大眼睛望著他。

    “姐姐,你好香啊!”连子悦凑进,深吸了口气,一脸满足。

    “你。。。你干什麽!?”连羽绮因为弟弟的突然靠近感到些微不安。连子悦奶白色的胸膛散发著莹莹的光,胸前两颗红色小果实暴露在空气中,细瘦的腰身在薄被里若隐若现。连羽绮屏住呼吸,不敢直视。

    “姐姐,我要跟你一起睡!”连子悦红豔的唇勾起熟悉的弧度,让连羽绮心跳漏掉了一拍。又来了!又来了!每当他这样笑,就表示她要遭殃了。

    “这怎麽行!你快回你房间去。”连羽绮不敢看向连子悦脖子以下的部分,眼神飘忽著。

    “姐姐,我们以前不是经常一起睡吗!?”连子悦故作纳闷的样子,歪著头问道,眼神单纯又无辜。

    “那是小时候!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不能再一起睡了。”连羽绮认真的给弟弟讲著道理,希望他能打消这个念头。

    “姐姐你不喜欢我了吗!?”连子悦红豔的唇紧抿著,漂亮的小脸上满是失落。

    “怎。。。怎麽会!我怎麽会不喜欢你。。。。。。”你是我弟弟呀!连羽绮急忙安抚,忽略了那晶亮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喜欢就好,那我们快睡吧!”连子悦快速打断她,伸出手臂把连羽绮带著和自己一起躺下。

    “可是你还是不能睡在这里!”连羽绮垂死挣扎著。

    “我是你弟弟,姐姐你还怕我吃了你不成!?”连子悦挑起秀气的眉,作惊讶状,故意激她。

    “那倒不是。。。。。。”连羽绮还是觉得不妥。

    “不是就行了。那我们快睡吧!姐姐,晚安!”连子悦帮连羽绮和自己盖好薄被,然後面向连羽绮甜甜一笑。

    连羽绮的最後一丝犹豫也被这体贴的动作和天使般纯洁的笑打消了。她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了,今天实在太累了。

    连子悦看著姐姐恬静的睡颜,久久不能入睡。姐姐,今天听到你说喜欢我,我很开心,虽然我知道那也许只是对弟弟的喜欢,但我还是很开心。我也知道你喜欢的人是大哥,但请你看看我好吗?我也喜欢你好久好久了,从小就喜欢,我故意逗你捉弄你,只不过是想得到你的关心你的注意,你能好好看看我吗?妈妈说感情是需要培养的,可是我们从小在一起,我从小心里就只有你。为什麽你只喜欢大哥!?为什麽!?晶亮的眸子蒙上一层y霾,是我们的感情培养得不够吗?那我们就来多多培养一下吧!

    连子悦的手轻轻抚上连羽绮的胸口,隔著薄薄的睡衣握住一只浑圆,慢慢地旋转揉捏。熟睡中的连羽绮只是觉得胸前好象有什麽重物,无意识地挥手想赶走打扰她睡眠的东西,作乱的手被她挥开,连子悦直接把头埋入薄被里,红豔的唇隔著睡衣精准地覆上顶端的红蕊,细细吸弄舔咬。

    睡梦中的连羽绮觉得胸前一麻,身体越来越热,她不安地扭动著。连子悦抬起头,满意得看到被吸吮得半透明的睡衣下红蕊悄悄挺立,他又埋下头给予另一边同样的对待。

    “啊───”连羽绮被自己的呻吟声惊醒,只觉得胸口湿热,身体酸麻,体内仿佛有把火在烧,却一时没能反应出是发生了什麽事。

    连子悦见连羽绮睁开眼睛,凤眸里闪著朦胧的水光,那光好似一直照到了他的心底。他动情地吻上她的眼眸,玉鼻,粉颊。。。。。顺著内心的渴望,他温柔地轻轻吻著他最心爱的姐姐。

    连羽绮只觉得面上有温热的,软软的东西一直在碰触她,她先是闭了闭眼,然後嗖地睁开,脑子渐渐清晰。

    “子悦!?你怎麽───”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弟弟,连羽绮大惊,急忙要推开他。

    连子悦却紧紧箍住她的腰身,低下头深深吻住她。红豔的唇先是含住她的粉唇,轻轻舔弄,然後灵活的舌头像小蛇一样,撬开她的齿瓣,纠缠住她的丁香,极尽缠绵地摩挲。

    小舌被他轻轻含住吸吮,唇齿间敏感的触觉让连羽绮微微一颤,有些失神。她觉得浑身开始发软,双手无力地搭在连子悦光l的肩上。

    “恩───”连羽绮被自己不由自主的轻吟声吓了一跳。天呐!她在干什麽!?她怎麽能陶醉在弟弟的吻里。连羽绮开始挣扎,小脸左右移动想摆脱弟弟火热的唇舌。

    连子悦一手按住她的後脑,把她抵向自己,更加激烈地吮吻著她,仿佛要把她吞噬那般。

    连羽绮在这样强烈的激吻下几乎无法呼吸,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羽绮的鼻尖终於呼吸到了新鲜空气。连子悦放开她的唇,顺著尖细的下巴一直吻到胸前,在锁骨处坏心地轻咬了一下,顿时酥麻感传来,让连羽绮呼吸一紧。连子悦察觉到姐姐的反应,手大胆地从睡衣下摆伸入,直接罩上一方浑圆,放肆地揉搓。连羽绮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好似有一道激流汇聚在小腹,带来一丝酸楚。

    连子悦细瘦的腰身紧贴著连羽绮缓缓磨蹭,她分明感觉到有一个火热的硬物抵著她,让她浑身颤抖。

    连子悦的手顺著连羽绮的柳腰往下,来到她的神秘部位。隔著内k轻轻摩挲著。

    “啊!───不行!”连羽绮的理智稍稍回笼,连忙伸出小手阻拦。

    “嘘!───我只是想让姐姐快乐。”连子悦一手抓住连羽绮的手腕,低下头对准她的粉唇重重吻下去,存心让她无法反抗,另一只作乱的手加快动作,不一会就感觉到指间微湿。

    “恩───”呻吟声被连子悦封在嘴里,连羽绮只觉得一股陌生的情潮把她席卷,刹那间脑里一片空白,下面热热的好象有什麽东西涌出体外。

    “姐姐。。。姐姐。。。。。。”身下的人儿l露在外的肌肤散发出粉红色的光泽,连子悦不禁有些意乱情迷地轻唤著,炽热的唇覆上连羽绮的颈侧,一手伸到胸前解开她的睡衣。

    胸前一凉让连羽绮的理智悉数回笼,她惊慌地一推,连子悦措不及防被推到旁边。

    “子悦你───”连羽绮一手抓过薄被掩住胸前的春光,神色复杂地看著连子悦。“你是弟弟啊!”喃喃的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不是每个弟弟都会对姐姐做这种事的。”连子悦邪邪一笑,举起粘湿的手指。“姐姐你好自私,自己快乐完了就把我丢到一边。”

    连羽绮的小脸瞬间爆红,不知道该怎麽反驳。

    连子悦见她头低到快埋进被子里了,也不再逗弄她。强忍著欲望的疼痛笑著说:“亲爱的姐姐,你再睡会吧!我回房冲冷水澡了。”

    连羽绮一抬眼正好看到弟弟腹部下方高高的隆起,她快速地别过头去,脸上的红霞久久不褪。

    下半夜,连羽绮在床上辗转反侧,呼吸间仿佛还有子悦身上好闻的青草味。心绪混乱,子悦他。。。。。。

    第二十八章  拒绝

    rt是美国最大的帮派之一,它起源於意大利西西里岛,由黑手党之父维托?卡希奥?费尔罗於1900年带领“光荣社团”的弟兄们远渡重洋在美国新奥尔良正式创立,距今已有100多年的历史,其势力范围早已遍布全美。rt的全称是rebel troops ,意为判军。上世纪80年代初,rt的前任首领雷杰?卡希奥?费尔罗爱上了一名中国籍女子,两人结合後生下现任的rt首领。现任首领上任短短几年,因其邪唳诡谲的手段和雷厉风行的作风使rt的势力愈加强大。人们都尊称他为“唐”。

    现今的rt早已不单单是黑手党,而是进军欧美亚洲房地产,金融证券投资,空运船运,饭店酒家等许多领域的大帮派集团。rt的成员也隐匿在全球的各个角落。他们维持著黑道的秩序,但凡是与毒品有关的交易,他们是不会接的,而且还会严厉制裁。

    “调查得怎麽样了?”轻柔的语调带著丝邪魅,让人不由得呼吸一窒。

    “报告首领,我已经成功的接近了目标,并且取得了目标的信任。不过他们好象并不是首领想的那种关系。。。。。。。”电话里传来细细嫩嫩的声音。

    “哦!?有意思!你继续盯著他们,有什麽状况及时回报。”口气依旧轻柔,却让人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

    “是,首领。”

    “喂!上次问你的事,你考虑得怎麽样了!?都已经过了三天了,该给我答复了吧!?”校园一角,御风拦住放学准备回家的连羽绮,星目烁烁发光。

    “什。。。麽!?”连羽绮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问你───要不要做我的女人!?”御风双手握住连羽绮的肩膀,弯下腰与她平视。

    “我。。。。。。”这几天发生太多事情,她都把御风的问题给忘了。

    “你一定会答应的吧!?本少爷这麽英俊潇洒举世无双,你就不用害羞了,说出来,我接受你的心意。”御风的双手传递著火热的温度。

    “对不起御风,我喜欢的人不是你,我不能答应你。”连羽绮一脸歉意地看著御风,希望她的直白不会太打击他。她也不想他受伤,但她的境况已经够复杂了,先是大哥然後是子悦,还有爸妈极力撮合的乔大哥。。。。。。她实在没有信心能好好跟御风交往。就算勉强在一起,她喜欢的人不是他,他也不会快乐的。

    “什麽!?你说什麽!?”御风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双手不自觉用力,引得连羽绮轻声痛呼。

    “御风,请你冷静一点!我不能跟你交往,对不起!”连羽绮再次真诚地道歉。

    “怎麽会!?怎麽可能!?你不是喜欢我的吗?不然你也不会送我定情的小毛驴。。。。。。”御风的双手持续施力。

    “啊───好痛!那只小毛驴只是朋友之间的礼物,你不要误会!御风你是个很好的人,相信会有更好的女孩子与你匹配。。。。。。”连羽绮因为肩膀上的疼痛而簇起眉,但她还是尽力安抚开解著御风。

    “我不要!我不要别的女人,我只要你!───”御风见连羽绮表情痛苦,手像被烫到似的立马放开她的肩,一把把她搂入怀中紧紧抱住。

    “放开她!───”一声厉喝传来,转眼间连羽绮已经落入了来人的怀抱。

    “你是谁!?”御风瞪著来人俊美冷漠的脸庞,见他的手环在小羽绮的腰上,恨声问道。举起手臂上前两步便又想把小羽绮抢回来。

    “大哥───”连羽绮呆呆地看著连之轩。才几天,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麽久。她又回到了熟悉的怀抱,靠在大哥温暖坚实的胸膛上,连羽绮一时感触得想落泪。

    大哥!?御风举起的手又慢慢放下,来人是小羽绮的大哥吗?看著他修长挺拔的身躯,俊美冷漠的面容,这家夥的气势好强!看来比那漂亮的小子更难应付!

    “大哥!───”御风跟著连羽绮叫了一声。先拉进距离,搞好关系。

    连之轩的嘴角隐隐抽动了两下。

    御风的声音成功地打断了连羽绮的思绪,她目瞪口呆地看著御风。他喊大哥什麽!?

    “小羽绮的大哥就是我的大哥!我喜欢小羽绮,我不会放弃的!”冲著连之轩大声吼完,御风又深深看了连羽绮一眼,转身离开。他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

    少主好酷!隐身在不远处的影暗暗给自家少主打气。虽然那声“大哥”叫得有点蠢,但是少主的真心可鉴。少主,影永远支持你!

    “大哥,你怎麽来了?”想到这个怀抱已经不是她的专属了,连羽绮神色一黯,轻轻推开连之轩。

    “我来接你。那人是?”连之轩把连羽绮散落在脸颊旁的发丝轻轻挽到耳後。

    “只是朋友。”连之轩温柔的动作差点让连羽绮红了眼眶。大哥,请别对我这麽温柔,如果你已经决定放弃我,就不要再给我希望。我的心会痛!

    “绮儿,我。。。。。。”连之轩看著妹妹黯然的神色,心也跟著抽痛,他想解释些什麽,却被连羽绮出声打断。

    “哥───,我累了,我们回家吧!”连羽绮轻声说道。

    “好。”连之轩看著连羽绮微白的小脸,心知她现在什麽都不想听,他也不想勉强她。於是温柔得揽著她向停车场走去。

    第二十九章  狐狸尾巴

    kt办公大楼里,首席秘书楚湘琴正埋头认真工作著。忽然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响,她抬起头,看到打扮豔丽的刘雅云出现在面前。

    “我是来找你们总裁的。”刘雅云依旧傲慢地说,目光瞟向斜上方,根本不把楚湘琴放在眼里。

    “总裁还在开会。。。。。。”楚湘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刘雅云打断。

    “那我去他办公室等!之轩说了,我可以随意进出,你知道的吧?”刘雅云得意的朝楚湘琴抿嘴一笑。

    “是。。。是的。”楚湘琴脸色微白,总裁是有交代过。

    “那我进去啦!楚秘书,不用招待我,好好做事吧!”刘雅云脸上挂著胜利者的微笑。跟她斗!?哼,你还不是对手。

    刘雅云一进到连之轩的办公室,就马上跑到办公桌旁,快速翻找著有关永昌新项目的文件。她很小心,翻完後会一一地放回原位。可是,怎麽都没有!?刘雅云暗暗心急。

    对了,电脑!她急忙点开连之轩的电脑,仔细查找。有了!终於找到了!刘雅云心下一喜,赶快拿出事先准备好的u盘,c入电脑,把永昌的企划案拷了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刘小姐,我送咖啡进来。”

    是楚秘书!刘雅云一惊,连忙拔下u盘,塞进包里。

    楚湘琴一进来就看到刘雅云神色慌张地站在办公桌旁,不由得出声问道:“刘小姐,你在做什麽!?”

    “没什麽啊!我无聊随便看看。”刘雅云快速镇定下来。“啊!谢谢你的咖啡,不过我临时有事要先走了,你跟之轩说一声,我晚点再找他!”说完朝楚湘琴娇媚一笑,直径走了出去。

    楚湘琴放下手中的咖啡,走到办公桌处查看,文件没有少。电脑。。。电脑好象被动过!一定是这样的!楚湘琴越想越觉得刘雅云刚才的神色很可疑。不行,得赶快告诉总裁。

    连之轩独自坐在宽大的会议室里,手中抚著那张视若珍宝的照片,目光深远。会议已经结束,可他还不想离去。

    “总裁总裁───”楚湘琴忽然冲进来,连之轩目光一闪,快速把照片收进胸前的口袋。

    “什麽事?”连之轩淡淡地问。

    “总裁,刘小姐她。。。她有问题!”楚湘琴紧簇著眉毛。

    连之轩抬头,深幽的眸子看向她,并不做声。仿佛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她在总裁的办公桌前鬼鬼祟祟的,我一进去,她就借故走掉了。我怀疑她是商业间谍,来窃取我们公司机密的。刘小姐的父亲是思威的老板,思威也在跟我们争这次永昌的案子,她一定是帮她父亲来搞破坏的。总裁你相信我啊!”楚湘琴一口气说完,然後神色焦虑地看著连之轩。

    “知道了。”连之轩的眼里划过一道锐光,但声音仍是冷淡的,没有任何起伏。他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楚湘琴以为连之轩一心维护刘雅云,完全不相信她。她又心痛又焦急,他们这几年一起工作的情谊,难道半点都比不上那个刘雅云吗?她爱他啊,她不会害他的,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司为了他!他为什麽不相信她!?

    “之轩!───”楚湘琴一时激动冲过去从後面抱住了连之轩,喊出深藏在心里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

    “放开!”连之轩淡淡的声音里加了一丝冷意。

    “我不放!────之轩,我爱你!从大学开始我就一直爱著你,我做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为什麽你不相信我!?”楚湘琴大声吼道,第一次在连之轩面前袒露心意。她紧紧抱住他,仿佛一松手就再也碰触不到了。

    连之轩略一施力,挣开了楚湘琴的环抱。他转过身冷冷地看著她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楚秘书,别把心放在不该放的地方。”

    “什麽───”楚湘琴大受打击,泪流满面。“我不信!我不信。。。。。。”她在他身边几年了,从未见他和哪个女人来往过密,就连刘雅云她也不觉得连之轩是真的喜欢她,因为她没有看到连之轩对刘雅云露出那样温柔的表情。她失落的低下头,突然发现连之轩脚边有一张照片。她慢慢蹲下身,用颤抖的手捡起照片,一个巧笑倩兮的精灵般的女孩出现在她眼前。

    “你───”楚湘琴微微失声,她终於看到了连之轩藏在心底的女孩,原来真的是她。。。。。。

    连之轩轻轻从楚湘琴手里抽走照片,目光转柔,宝贝似的放入上

    青梅竹马有时尽笔趣阁

    衣的内袋,贴进心脏的地方。然後看也不再看她一眼,转身走出了会议室,留下楚湘琴一人哭坐在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湘琴感觉肩头一暖,一件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肩上。她泪眼朦胧地转过头,发现高晟正一脸怜惜地看著她。

    “你早就知道了!?”带著浓浓的鼻音,楚湘琴肯定般地问道。

    “恩。”高晟点点头。“他爱她已经很久了,他也很不容易,被这禁忌之恋折磨著。”

    “呜───”楚湘琴倒入高晟怀中,失声痛哭。她的初恋,今天彻底的结束了。

    “哭吧!把所有难过痛苦都留在今天,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高晟的娃娃脸上满是柔情,手下更是用力地抱紧怀中的女人。

    第三十章  魔魅男子1

    刘雅云拿到永昌的企划案後并没有直接去找干爹刘思杨,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握著好不容易到手的u盘,心却有了许多犹豫。这些天和连之轩的相处,她发现自己好象真的爱上了他。他那麽高大俊美,又那麽出色有能力,在他的英明决策领导下,kt集团早已超越许多老牌大公司,不仅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跨国上市公司,在亚洲欧美地区开设了多家分公司,而且据她所知,他还专门成立了一个保全集团,用於保护总公司和各地分公司的营运,并且在特殊情况下采用一些非常手段。这样一个有才有貌有势又不花心滥情的男人,简直可以称之为完美了,如果他对她不那麽冷淡的话。

    想起那晚连之轩邪魅的一笑,刘雅云突然有点面红心跳,想不到平时冷漠的他笑起来是那麽惑人。他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而她愿意臣服在他的脚下。如果。。。如果他能爱她的话,那她愿意为她背叛干爹!可是。。。跟他在一起的这些天,他都没有碰她,甚至连一个吻都吝啬给予,他真的有把她当作女朋友吗?想到这里,刘雅云拿起手机:“喂,之轩呀!晚点见个面好吗?我有重要的话要说!”她决定试探一下他,看看他到底对自己是不是真心的。

    “羽绮,晚上我们去silence吧!?”刚下课,梦洁就缠著好友笑得一脸讨好。

    “silence!?那里是会员制吧?我们又没有会员卡怎麽去?”连羽绮对於好友的提议感到好奇。silence的大名她已经听过很多次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去见识一下。

    “你放心啦!我和那里的老板很熟,跟著我去就行了!”梦洁得意地说。

    “那不如把思苗也叫上。”连羽绮早就想看看大哥会去的俱乐部是什麽样子。

    “好啊好啊!人多更好玩!”语毕,梦洁火速拿起手机:“喂!思苗,晚上我和羽绮要去silence,你也一起去嘛!”

    “对不起梦洁,今天晚上有报告要赶,不能和你们一起了。”软绵绵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那好吧!学习比较重要。”梦洁挂了电话,对著连羽绮一耸肩。“就我们俩去了!放心,不会有问题的。”说完梦洁亲热地揽上连羽绮的肩膀。

    “你找我出来有什麽事?”连之轩一手搁在方向盘上,深邃的眼眸直视著前方,头也不回地冷声问。

    “之轩,你干嘛老是对人家这麽冷淡。”刘雅云娇嗔道。

    “没事的话你就在这里下车。”连之轩漆黑的眸里闪过一丝不耐。

    “人家的安全带好象解不开了───”刘雅云娇滴滴地抱怨,一双美目直盯著连之轩如雕刻般完美的侧脸,一动不动。

    连之轩沈默了几分锺,为了尽快赶走这只苍蝇,他弯过身检查她的安全带───可这一幕却被人彻底的误会了。

    连羽绮和梦洁正边走边谈笑著,突然她脚下一顿。眼前的一幕让她的脑袋一嗡,霎时间眼前一片漆黑。她最爱的大哥。。。居然在车里吻一个女人。。。。。。

    “羽绮,你怎麽了?”梦洁见好友突然停下脚步,不解地问。

    “没。。。没事!”连羽绮拉著梦洁快步向前走。那女人好象就是那晚宴会上的刘雅云,大哥居然和她。。。。。。此刻她的心如同被无数支针扎著,一抽一抽的疼。

    “可是你的脸色好苍白。”梦洁有些担心。

    “我真的没事,我们快走吧!”连羽绮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微笑。她不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吗?大哥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大哥了啊!无论他吻谁,她都没有资格过问。脚下的步伐加快,她想赶快离开这个让她窒息的地方。

    “慢点───羽绮,我快跟不上了。”

    “之轩,我要你吻我!”刘雅云在连之轩靠过来的时候一手勾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地说。

    “走开!”连之轩毫不怜香惜玉的一把扯下她的手,声音里满是冷意。

    “连之轩!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有没有把我当作你的女朋友?”刘雅云握著被拽疼的手腕,大声的质问。

    连之轩回过头来,深如寒潭的眼眸直视著她,冷冷地说:“你对於我来说───什麽都不是。”

    “连之轩!算你狠!不要怪我没给过你机会!”刘雅云又惊又怒地叫道,踉跄地走下车用力甩上车门。

    连之轩也丝毫不浪费时间的马上把车开走了。刘雅云一个人在路边,眼里又是痛又是恨!

    silence

    “木木,我带朋友来啦!”梦洁一走进silence的大门,就高声呼唤著。

    “小洁,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人多的时候不要这样喊我!”林木森快速走过来,皮笑r不笑地说。

    梦洁朝他做了个鬼脸,林木森无奈地笑笑,眼里带著丝宠腻。

    “这位不是美丽的羽绮小姐吗?我是你大哥的好友,很荣幸你能来这里。”林木森发现梦洁身边是连之轩的宝贝妹妹时,马上朝她露出最完美的笑容。

    “你这个笑面虎,不准打羽绮的主意!”梦洁见林木森盯著好友看,马上跳出来阻挡。

    “小洁,你这样说我可是会伤心的,我只是对你的朋友表示欢迎罢了。”林木森一脸委屈。

    “羽绮,我们去那边,别理他!”梦洁瞪了林木森一眼,拉著连羽绮朝吧台走去。

    “羽绮,你喝喝看,这个叫sweet matini,很好喝的!”梦洁把一杯淡黄色的调酒推到好友面前。

    连羽绮轻抿了一口,冰冰凉凉的带著酸甜的味道,酒味并不浓。

    “好喝吧!?再来一杯!”梦洁又叫了一杯,一口气喝完。

    这时林木森走过来,拦下梦洁欲再叫一杯的手。“女孩子怎麽能这样灌酒呢!我今天要替你父母好好管教一下你!这酒度数不高,但还是有点後劲的,羽绮你少喝点。”说完朝连羽绮温和一笑。

    “我不要,放开我───你这个死木木───”梦洁挣扎著,还是被林木森拖了下去。

    连羽绮一个人坐在吧台边,想著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心头一痛。她默默吮饮著手中的酒,不一会儿一杯就见底了。

    “再给这位小姐来一杯!”耳边传来轻柔醉人的男声。

    连羽绮转头一看───好美的男人!

    第三十一章  魔魅男子2

    ───好美的男人!

    来者一头墨色长发,俊挺昂然的身躯,皮肤光洁如玉。深邃妖娆的五官仿佛是上帝最精心的杰作。玉立般的鼻梁高耸秀挺,薄厚适中的嘴唇不点而朱,微微翘著。美得不似人间男子,却无半点脂粉味。一双狭长的凤目正幽幽看著她,散发著魔魅的光,那眼珠居然是绿色的。

    郎豔独绝,世无其二。

    这男人浑身散发著危险神秘的气息,令人心颤又忍不住想要靠近。

    连羽绮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惊豔,但很快便神色如常,没有多在他身上停留,转回头来默默的小口小口地喝著酒。这个男人太危险,还是少惹为妙。

    唐翌如上好猫眼石般的眸子透出一抹兴味。她还是第一个没有被他的外表所迷惑的女子。他长腿一跨,在连羽绮身边坐下,点了一杯black velvet,一边品著酒一边玩味地看著她。

    连羽绮毫不在意他放肆的目光,她全心沈浸在自己的伤痛里,很快第二杯酒也见底了,她舔了舔嘴唇,这酒真好喝。

    看著连羽绮无心的动作,唐翌眼神一暗,发出一道诡光。

    “哇!───那个男人好俊啊!怎麽以前都没见过!”千金小姐a发现吧台旁有一个极美的男人,双目顿时发出无数桃心。

    “美而不娇,妖中带媚。好看又不显得女气,真是个极品啊!”千金小姐b赞叹道,一双眼睛死死粘在他的身上。

    千金小姐a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那男人浑身散发的邪魅气息让她趋之若鹜。

    “这位先生,我可以请你喝杯酒吗?”用最娇滴滴的声音,千金小姐a不遗余力的勾引著。

    唐翌回过头来,狭长的凤目似笑非笑地睨著她。在她想要再靠近一步时,碧绿的瞳孔猛地一收缩,发出诡异的冷光,让人不寒而栗。千金小姐a被那样冷邪鬼魅的目光吓到,双腿不自觉的边发抖边往後退。

    一旁的连羽绮压根没有感觉到身边的异动,因为两杯黄汤下肚,她已经有些醉了。

    她把下巴搁在手背上,睁著迷朦的凤眼看著空空的玻璃杯,上面浮现出她朝思暮想的大哥的样子。 “你!───可恶!为什麽你要吻她!为什麽!?”口气不悦又委屈。

    “我要你吻我!───”连羽绮突然转过头,借著酒意对著身旁的男子娇憨地命令道。

    唐翌俊眉一挑,还从来没有人敢命令他。不过他却一点都不恼。看著眼前红粉绯绯的俏佳人,眼波流转间清灵中又带著一丝娇媚,像仙子又像妖精,他碧绿的瞳孔颜色逐渐转深。

    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长臂一伸,把连羽绮搂贴在胸前,一手勾起她尖细的下巴,碧绿色的眸子紧紧盯著她粉嫩如花瓣的嘴唇,想著这唇品尝起来是否像看起来那样动人。嗖的他低下头,精准地压上她的唇,舌头直接攻城掠池。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的吻能让他觉得如此美好,唇齿间满是她清幽的馨甜,夹杂著淡淡的酒香,他不由地加深了这个吻,灵活的舌头更是猛烈地纠缠著她的丁香。

    不能呼吸了!连羽绮双手用力锤打他坚实的後背,示意他快点放手。

    唐翌察觉到她的不适,松开她的唇,勾起一抹邪肆的魅笑。“你太嫩了,连换气都不会!”

    “又。。。又没人教过我!”连羽绮大口喘著气。凤目带著一丝羞窘,瞪著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嘴巴真坏!还有,他的眼睛好象一个旋涡,让人不知不觉就沦陷了。混沌的脑袋蒙蒙中发出警告,她好象不该这样挑衅这个危险的男人。

    “那我现在开始教你吧!”轻柔的声音带著诱哄。唐翌再一次吻上连羽绮的嘴唇,这次他并没有马上深入,而是先是在唇瓣间轻轻舔弄,吮吸,然後才慢慢探入口中,卷起她的小舌温柔地抚弄,挑逗。。。。。。

    一道电流快速窜过体内,她浑身一颤,身子变得轻飘飘的,脑中一片空白,只能无力地倒在他怀里。

    “舌头跟著我动。。。。。。”

    “记得要换气。。。。。。”

    “对,就是这样,你真棒!”

    林木森把梦洁强制性送回家後,没想到一回silence就看到这样香豔刺激的一幕。一个极美的男人和一个精灵般的女孩深切地拥吻著。他微微呆楞了几秒锺,回过神发现俱乐部里不少人都在望著那一对壁人。他拿起手机, “喂,之轩,是我。你再不过来,你妹妹就要被人吃掉了。”说完嘴角饶有兴味的弯起。

    在唐翌的带领下,一阵阵快感袭来,连羽绮不得不攀住他的脖子,才能避免自己因为这太过激情的吻而软倒。

    半响,唐翌才缓缓放开她,勾魂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著她,那瞳孔已然变成了墨绿色。

    连羽绮靠在他怀里,慢慢平复著呼吸。头好晕,心也晕晕的。想不到自己居然这麽大胆,跟一个陌生男子在俱乐部热吻。

    突然,身子被人往後一拉,倒入一个熟悉的怀抱。连羽绮揉了揉眼睛。“大。。。哥!───呵呵,你怎麽来。。。来了。”

    连之轩俊美的脸庞隐隐散发著怒气。当他一进silence,看到绮儿依偎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小脸嫣红时,他的心不受控制地紧缩。愤怒,恐惧,疼惜。。。。。。种种情绪交错。他害怕绮儿离开他。他的绮儿,别人怎麽能碰!绮儿,你喝这麽多酒,不知道我会心疼吗!?锐利的鹰眸如冰刀般扫向那个魔魅的男子,唐翌也丝毫不惧的迎视他的目光。两人周身的气温降到了冰点,男人的战争一触即发。

    “好。。。难受。。。。。。”一道喃喃的女声打破了他们之间紧张的气氛。

    “乖!───我们马上回家。”幽深的黑眸瞬间溢满柔情,低声在她耳畔安抚著。

    连之轩横抱起连羽绮,冷冷看了唐翌一眼,转身离去。

    唐翌有趣地看著两人的互动,嘴角微翘,碧绿的瞳孔闪著精光。

    第三十二章  失控的夜

    已近午夜时分,连家上下静悄悄的,客厅却隐隐透著昏黄的灯光。

    连子悦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垂著眼睑,等待大哥把姐姐带回来。刚才大哥接电话时,他也在旁边,隐约听到一些。本来他也想跟去,但大哥一定不乐意,所以他一直坐在这等,只有看到姐姐,他才会安心。

    这时门口传来响动,他迅速站起身,望向玄关处。

    连之轩横抱著连羽绮走进来。他走向前想要接过来,被连之轩闪开了。

    看著大哥怀里的姐姐,俏脸嫣红,粉唇微肿,身上还飘来一丝酒气,他好看的眉轻轻簇起。再看向大哥微青的脸色,他晶亮的眸子一沈。

    “恩───”连羽绮像是不太舒服的低声呢喃著。

    连之轩瞥了弟弟一眼,直接越过他,把连羽绮抱上楼,轻轻放在她房间柔软舒适的大床上。

    “绮儿,来,把这个喝了,喝了就不难受了。”连之轩端来一杯解酒茶,扶起连羽绮,把杯子凑到她嘴边,轻声哄道。

    连羽绮无力地任由连之轩把解酒茶喂入口中,喝完後连之轩又慢慢扶她躺下。然後转身去浴室拿了条干净温热的湿毛巾,轻轻解开她胸前的衣扣,帮她擦拭著薄汗。

    手下是深爱女子滑美粉红的肌肤,连之轩强忍著逐渐升起的欲望,心无杂念的帮她换好了睡衣。扣上最後一颗纽扣时,他才轻抒了口气。

    “大哥。。。你。。。你坏!你不要我了。。。。。。”连羽绮忽然睁开迷朦的凤眼,委屈地说。

    连之轩听了心里一疼,连忙把她搂在怀里。“绮儿,大哥怎麽会不要你!”

    “你骗人!───你喜欢那个刘雅云,不喜欢我了。”眼圈发红,带著浓浓的鼻音,眼看就要落泪了。

    “绮儿别哭!”连之轩万分怜惜的轻抚她的眼角,摩挲著她柔嫩的脸颊。“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接近我是别有目的,而我也只是将计就计。”

    “真。。。真的吗?”连羽绮的头还是晕晕的,但听到大哥的解释,她又强打起了精神。大哥的手给她发热的脸上带来一阵凉意,好舒服!

    “恩,大哥不会骗你。我早想告诉你的,但你不给我机会。”连之轩充满柔情地凝视著连羽绮。“我只爱你一个,绮儿。”低沈醉人的声线吐露出心底最深处的情感。

    连羽绮呆呆地看著连之轩。这是梦吗?大哥跟她告白了。头好晕,这一定是梦。看著大哥深情的眼神,她发现自己又醉了。

    “这不是梦。我爱你,绮儿。”连之轩像是发觉了她心中所想,他俯下身子,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温柔一吻。

    “大哥。。。我。。。。。。”连羽绮似激动似欣喜,可是酒意和睡意袭来,她有些无法抵抗。她强撑著有些昏沈的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盯著连之轩,她不想这个美好的时光就这样结束。

    “睡吧!你累了,我会在这陪你。”看出她的勉强,连之轩出声安抚。

    听到大哥的许诺,连羽绮终於放心地闭上眼睛,带著甜笑进入梦乡。

    帮她盖好薄被,连之轩坐在她的床边,静静守著她。

    望著连羽绮恬静的睡颜,连之轩想到晚上在silence出现的那个神秘的男人,他的表情一寒。他会查出来的,那个该死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站起身,又深深看了一眼熟睡的连羽绮,转身走出房间。

    半夜,一道颀长的身影突然闪进连羽绮的房间。

    熟睡的连羽绮丝毫不觉有人在向她靠近。来人光l著上半身,晶亮的眸子在黑夜里闪著狡黠的光。他掀起薄被,从床尾钻进去。轻拉开连羽绮的角踝,置身於她纤细的双腿间,黑色的头颅正对她的神秘部位。

    他掀高连羽绮的睡衣,慢慢褪下她的白色底裤。眼前的景象让他眼色一暗。红豔的嘴唇不受控制地覆上,开始轻轻地舔弄。

    睡梦中的连羽绮只觉得身子越来越热,这种感觉让她不安地扭动著。

    连子悦感觉到姐姐的抗拒,唇舌加快了速度。

    “恩。。。。。。”连羽绮被这种浑身触电的感觉惊醒,眨了眨凤眸,还未完全清醒。

    不对劲!身下有什麽软软的温热的东西一直在作乱!

    “啊───”连羽绮终於知道是什麽不对劲了,有人在。。。在对她。。。。。。她尖叫著掀开薄被,赫然发现自己弟弟埋首在她的双腿间,对她做著羞人的动作,而她的内k早已褪到了脚踝。她被这个发现惊呆了,慌乱地挣扎著,用手推著连子悦的头。“子悦你。。。你干什麽!你怎麽能。。。。。。”

    连子悦用手固定?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