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 6 部分

第 6 部分

    。。。。。。”

    连子悦用手固定住她的腰,不顾她的反抗,唇下更是卖力。

    “啊───”一道电流直击大脑,造成瞬间的思维空白。连羽绮浑身酥软,推拒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连子悦抬起头,对著姐姐坏心一笑。红豔的嘴唇上附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光,这邪肆的模样让连羽绮心颤不已,脸也瞬间嫣红,凤眸回避著他火热的视线。

    连羽绮的反应取悦了他,他撑起颀长的身躯,把她的睡衣撩高至颈下,然後把头埋在她的胸前,火热的唇舌直接含住她的一颗红蕊,细细啃舔。

    “不行。。。子悦。。。你不能这样。。。。。。”连羽绮感觉到胸前一麻,理智回笼,她用力推著压在身上的弟弟。

    “我要帮你消毒!”连子悦忽地抬头,晶亮的眸子仿佛冒出火光,红豔的嘴唇吻住连羽绮的小嘴,灵活的舌先是把她粉嫩的唇瓣整个舔了一遍,然後才撬开她的贝齿,缠住她的丁香,玩耍嬉戏。。。。。。想著姐姐这美好的唇被其他男人尝过,他不由的加深了这个吻。

    “恩───”连羽绮在连子悦的热吻下,手上的力道逐渐减弱。

    连子悦听到姐姐的呻吟,更是无法把持,他快速拉下自己的束缚,把火热的欲望紧抵在姐姐身前。

    身下炽热的硬物让连羽绮一惊,她使劲推开连子悦的吻,气喘吁吁地说:“不行,你是我弟弟,不可以!”

    连子悦晶亮的眼眸闪过一丝y霾,瞬间消失。他勾起邪笑痞痞地说:“姐───,你的身体可不是这麽说的。”话音刚落,他已挺身进入了她。

    “啊───”身下的刺痛让连羽绮秀眉一皱,紧接著震惊,委屈,慌乱,迷茫的泪水借著这痛意涌出眼眶。

    “别哭,姐姐,我爱你,我也爱你啊!”强忍著想在她体内驰骋的欲望,连子悦心疼地吻去连羽绮的泪水。

    “你。。。你怎麽可以。。。。。。你是我弟弟啊!”连羽绮的心一痛。

    “我是你弟弟,也是爱你的男人!我跟大哥一样爱你,为什麽你可以接受他,就是不能接受我!?”像受伤的小兽,连子悦吼出心底的声音。身下再也忍不住,狠狠进入到连羽绮的最深处,仿佛要让她和他一起品尝这种痛。

    连羽绮被弟弟的话震慑住了。子悦。。。他。。。他爱她!?来不及细想,思绪被连子悦的动作打乱。“疼───”她微拧起眉尖。

    “很快就不疼了───”连子悦见她呼痛,不禁心里一柔。动情地吻上她的唇,一手抚上她胸前的柔软,一紧一松地揉捏,身下缓缓的有力的动著。

    渐渐的,痛楚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酥麻的陌生的强烈快感。连羽绮松开微拧的眉头,嘤咛声带著丝丝娇媚。听著姐姐动人的吟哦,感受著姐姐温暖紧窒的包覆,连子悦难以忍受的越发加快了身下的律动。

    “啊。。。不要了。。。。。。”热浪一波接一波的袭击著她,连羽绮觉得自己快要融化了。

    “不够!姐姐,还不够!”连子悦奶白色的身躯猛烈地动著,身下强烈的快感让他几乎疯狂。炽热的汗水滴落,与粉色娇躯上的薄汗融为一体。

    “啊───”在连子悦最後强有力的一击中,连羽绮忍不住向後仰。他们一起到达姐姐。

    整个房间萦绕著甜腻的气息。

    第三十三章  混乱的早晨

    我终於得到你了───姐姐。

    以後你不能再忽视我,不能再用弟弟的身份捆绑住我了。

    连子悦深深凝视著连羽绮,忍不住又把她往怀里搂了搂。

    连羽绮已经体力不支的沈沈睡去,连子悦望著靠在自己胸前的白玉小脸,满足地笑了,然後他也闭上眼睛,跟著她进入梦乡。

    次日清晨

    “绮儿,你起来了吗?”连之轩站在连羽绮房门口低声唤道,他想知道绮儿有没有好些,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昨夜她真的喝多了。

    连之轩的声音使床上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一抹黠光窜过,漂亮的少年又不动声色的闭上了眼睛。

    “绮儿,我进来了。”见妹妹没有动静,连之轩不免有些担心,他直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头脑一震,血气上涌,心仿佛被人重重捶了一下。

    洁白的大床上,两个美丽的人儿相拥而眠,一张薄被盖在他们身上,露出光l的肩头,可想而知,薄被下面是怎样的光景。

    “你这是在干什麽!?”连之轩的声音寒冷如冰。

    “如你所见啊!大哥!”连子悦红豔的嘴唇微弯,带著得逞的笑对连之轩说。

    两人的音量都很轻,仿佛事先讲好了的,都不忍惊扰到身边的少女。

    沈睡的连羽绮终於感觉到室内不同寻常的低气压,慢慢睁开眼睛。昨夜发生的事一幕幕像动画一样浮现在脑海里。发现自己还躺在弟弟的怀中,她轻呼一声坐起来,抬眼一看───大哥!?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

    大哥怎麽会突然出现!?他看到这样的自己会怎麽想?昨天虽然喝得很多,但是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她还记得临睡前大哥的深情眼神。好不容易他们才误会冰释,相互吐露心声,现在却让他看到这样难堪的画面。她实在没有勇气看向大哥的脸,於是转向身旁的子悦。她该是恨他的,他作为她的弟弟,却夺取了她的清白。可是看著子悦迎向她的坦荡坚定又满怀柔情的目光时,她却恨不起来了。想到自己昨晚在他身下还获得了那麽强烈的快感,不免神色羞愧中又夹杂了些许复杂。

    连之轩的目光扫过连羽绮因为坐起薄被滑落而l露在外的肌肤,上面星星点点的红痕让他觉得是那样刺目,床单上那一抹暗红如一把利刃,直c他的心脏。他闭了闭眼睛,强忍心中的剧痛。

    “连子悦,你知道你做了什麽!?”声音冰冷中带著无法掩饰的愤怒。

    “不就是你一直想做的麽?”连子悦挑衅地挑高了眉毛。这句话不久前大哥对他说过,现在他原封不动的回敬给他。

    连之轩双目一敛,浑身散发著冷冽的寒气,上前单手掐住连子悦的喉咙,深邃的黑眸里满是爆怒。

    “咳。。。咳。。。姐姐是我的了。”连子悦不怕死的继续说道。

    大哥,就算被你掐死我也不会後悔昨夜的事。

    “你───”连之轩漆黑如墨的瞳孔里卷起暴风雪,手下越收越紧。

    可恶!最深爱的女子被自己的弟弟占有了,他却无力阻止!他好恨自己,昨夜为什麽不一直呆在绮儿的房间,而是中途去调查那个该死的轻薄绮儿的男人───让这个家夥有机可乘!他早知道弟弟的心思,为什麽不多防范一些!?都是他的错,让绮儿受委屈了。

    “绮儿,大哥帮你教训他。”

    “大哥───,不要!你快掐死他了!”连羽绮看著弟弟越来越红的脸色,惊慌地喊著。虽然生气他欺负了自己,可是看到他难受得快要死去的脸,她的心也隐隐作痛。

    连之轩听闻,目光幽幽转向连羽绮,想从她焦急的眼眸中看出些什麽。

    终於,他缓缓松开手,身上强大的怒气也瞬间转凉。

    “只要是你想的,我都会做到。”

    纵然心中痛如刀割,他仍不忍对她说一句重话。绮儿也是喜欢子悦的吗?他分明在她眼中看到了。。。。。。

    这也难怪!子悦从小就喜欢跟在她p股後面,从小就和他一样爱她护她,虽然方式不同,可是对她的爱意却不少於他。绮儿在子悦面前也是充满活力和淘气的,和在他面前的乖巧灵动又是不同的。他该接受他吗?如果绮儿能接受,他当然也得接受。他不是曾预料过可能会有这麽一天吗?可是为什麽当真的发生的时候,心却痛得难以承受!?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撕开。原先期盼的两个人就这样一生一世,变成了三个人的纠缠。以他爱绮儿的心,他能够包容一切吗?───答案是肯定的!他不能没有绮儿,也不愿绮儿有任何的勉强,只要是绮儿所想,他都会办到,他舍不得她有一丝为难。

    再次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他又恢复成原来那个冷漠深沈的大哥。

    “绮儿,你身上一定很酸痛吧!大哥抱你去清洗一下!”低柔的语调和温柔的眼神只对连羽绮一个人,看向身边的连子悦时,目光寒了三分,示意他回自己的房间去。

    看著大哥y晴不定变换莫测的脸色最终回归平静,连子悦此刻也是感慨良多!大哥接受他了吗?以爱姐姐的心,承认他了吗?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大哥能接受他,让他一起守护姐姐。其实他并不想跟大哥反目,因为大哥虽然对自己比较冷淡,但是从小到大的关心却不会少,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大哥。而且他知道姐姐最爱的人始终是大哥!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下一酸,自己怎麽都比不上大哥在姐姐心中的地位吧!?可是他不能放手,如果能和大哥一起拥有姐姐,那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大哥会愿意吗?

    “大哥───我自己可以的!”连羽绮有些害羞,也有些心疼和愧疚。她伤害了大哥,大哥却一如既往的对她那麽温柔。

    “别逞强!”连之轩用薄被裹好连羽绮,然後打横抱起她走向浴室。

    望著大哥和姐姐,连子悦的眼神中带著羡慕,但他很快又勾起嘴角。起码姐姐再也抛不开他了,而且他相信姐姐对他也是有感觉的。这样想著,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好起来。

    看来他得好好跟大哥谈谈了!

    第三十四章  浴室温情

    连羽绮的浴室明净精巧,整个布置是由天蓝色和白色构成的,是她自己亲手设计,连之轩请人建造的。浴室的左边是一个圆形的大浴缸,可同时容纳2,3人,浴缸旁边是淋浴的位置。浴室中间是一个梳理台,右边的洗手间用半透明的玻璃隔开。

    连之轩把连羽绮放到梳理台前,转身去放浴缸的水,还细心的在水里加了几滴她平时爱用的蜂蜜柠檬草精油,然後才伸出手准备拉开裹著她的薄被。

    连羽绮看著大哥贴心的举动,不由得再次被感动。大哥总是知道她想要什麽,不用她说出来,就已经帮她全都做好了。就这样愣愣地看著大哥有条不紊的动作,直到大哥的手捏上她紧抓在胸前的被角。

    “大哥,我还是自己洗吧!”连羽绮实在不好意思让大哥帮她洗澡。她都多大了!?又不是小孩子。而且想也知道她身上。。。。。。她不想让大哥看到那些痕迹。

    “我来。”虽然是淡淡的一句,但是却包含著毋庸置疑的力度。

    连之轩轻轻拉开裹在连羽绮身上的薄被,少女莹白的胴体让他呼吸一窒,只是上面那星星点点的红印是那麽刺眼,他眼神微微变黯。

    连羽绮红著小脸,咬著下唇局促地站在原地,大哥的视线让她有些不安。

    “啊!”连之轩突然把她拦腰抱起,她小小惊呼了一声。

    迈著稳健的步伐,连之轩把她抱到浴缸边,轻轻放入水中。然後自己坐在浴缸的边沿,厚实的大掌不轻不重的在她颈後按捏著。

    呼───好舒服!温温的水,淡淡的香,还有大哥按摩的温柔有力的手掌。。。。。。连羽绮本来还有点不自在的,但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中她终於卸下了心防,安心的享受大哥的服务。

    连之轩看著连羽绮全神放松,凤眸微闭安静享受的模样,觉得自己再怎麽忍耐欲望也是值得的!深爱的人就在自己眼前,手下还可以触摸到她滑嫩的皮肤,自己却不能马上占有她,这种诱惑和折磨不是普通男人可以忍受的。

    连羽绮半躺在浴缸里,在这样舒服的环境里她并没有昏昏欲睡。而是不自觉的回想著昨晚发生的一切。想到子悦,她心情很复杂,但是又夹杂著一丝甜意───原来子悦爱她。那她呢?她也爱子悦吗?不,她爱的人是大哥,她很清楚!可是对於子悦,她又无法完全割舍,她不知道那种情绪是不是爱,但是她想她是喜欢子悦的。只是。。。这样伤害了大哥。大哥是一心一意在爱自己,自己却和子悦。。。。。。

    “大哥,对不起!”

    连之轩的手一顿,又继续按捏她的肩膀和手臂。

    “大哥,我爱的人是你!只是对子悦有点放不下,但我以後不会。。。。。。”她明显感觉到大哥的手僵了一下,这让她的心有些疼,也让她更愧疚,她著急地解释著。

    “绮儿,什麽都别说,只需要遵从你的心。大哥只想你开心,你没有什麽对不起我的。”连之轩出言打断她。能听到她亲口对他表达爱意,他已经十分高兴了。他也知道她此刻的心很愧疚,认为自己对不起他,但他真的可以包容的,因为他做的一切都只是希望她能随心所欲开心快乐的生活,他不要有任何事物束缚她。只要她最爱的人是他,他有什麽不能忍!?

    “大哥我。。。。。。”连羽绮还想说点什麽,却被连之轩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

    连之轩的手由身後慢慢地滑到她胸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轻抚过她胸前的两颗红蕊。

    连羽绮浑身一颤。也明白大哥的举动是让她转移注意力,不想她再责怪自己,心里顿时变得又暖又柔。

    连之轩站起身,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自己的衣服。连羽绮偏过头,不敢正眼看他。直到浴缸的水溢出一些,她被一个火热宽厚的胸膛拥入怀里,她才害羞又紧张地抬起视线。

    大哥的眼神好醉人,好象全世界只有她一人。随著连之轩的靠近,她柔顺地闭上眼睛。

    连之轩感受到她的心意,更是深情万分地吻上她的唇。灵活的舌挑开唇瓣,先是轻轻地舔弄著檀口的内壁,然後勾住小巧的丁香,深切地吸吮。厚实的大掌仿佛带电般游走在滑嫩的娇躯上,最後停留在神秘的谷口。

    连羽绮迷蒙轻吟,虽然她身上还有些酸痛,但并没有拒绝大哥的亲近。能跟心爱的人结合,是件多麽美好的事啊!

    连之轩修长的手指轻轻探入,一深一浅的动起来。嘴上更是狂肆地缠吻著,吸吮她口中的香甜蜜津。

    “恩───”连羽绮觉得小腹热热的,有一股暖流向下游走。连之轩听著她动情的吟哦,呼吸变得粗重,他加快了指尖的动作,不一会就感觉到怀里人儿的紧绷和轻颤,他愈发用力,终於连羽绮到达了姐姐,一些粘y也流泻了出来。连之轩满意的收回手,只是紧紧抱著她,努力平复急促的呼吸,强忍著欲望,并没有别的动作。

    连羽绮分明感受到抵在她腰腹间火热的硬挺,大哥却只是抱著她,把下巴埋在她的颈窝处,没有更进一步。

    “大哥,我可以的。”她知道大哥是心疼她初经人事,不舍得再次要她,但她愿意啊!她爱大哥!

    “傻瓜。”连之轩轻轻笑了,口中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脖子上,痒痒的。

    虽然身体因强烈的欲望而疼痛,但是他的心里很甜。绮儿愿意把自己完全交给他,他怎麽能不感动,怎麽能不更疼惜她。他根本就没打算在这里要她,她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住他的索取。他只想让她获得快乐就好。。。顺便抹去那人的痕迹。

    第一章  激情游戏

    “茳蓝,放学後也不一起逛逛吗?”穿著学生制服的清纯女生偏著头问向身旁正在整理书本的好友。

    “不了,今天还是早点回家,就快联考了,我想多看百万\小!说。”

    回答的女生名叫柳茳蓝,是圣安德私立学院高中部三年级的学生,旁边发问的是她同班同学兼好友苏云若。

    圣安德是一所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浓厚的私立名校,分高中部和大学部。每年全国都有许多豪门子弟和寒门菁英削尖了脑袋想进来,因为在这里不光有最优秀的师资力量,还有机会打入上流的交际圈,建立自己的人际关系网。从这里毕业的学生就意味著你的人生已经成功了一半。可是,圣安德私立学院的门槛非常高,想进入该学校学习不光要考察你自身的综合能力,还要参考家世背景,对於特别优秀的学生,也会给予破格录取,并且奖励丰厚的奖学金。

    柳家是有名的豪门世家,柳茳蓝和哥哥柳江南从小天资聪颖,所以很顺利就进入了圣安德。只不过一个是还在读高三,一个已经是大一的新鲜人了。

    柳茳蓝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父母都不在家──她和哥哥早就习惯了。柳父柳母管理那麽大的公司,经常加班开会,世界各地到处飞,上一次全家聚在一起吃饭好象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她无奈的耸耸肩,发现林嫂正在厨房忙活。林嫂是柳家的管家太太兼厨娘,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各地美食,为少爷和小姐做出精致可口的饭菜和点心。其实胖乎乎的林嫂倒更像他们的母亲,一直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著兄妹俩。

    “哥───我回来了───啊!───你在干什麽!?”柳茳蓝猛地推开哥哥柳江南的房间,发现他正在看一些少儿不宜的东西,不禁惊声尖叫。

    “啊!快点!───用力!哦!好厉害!───”超大的电视屏幕上正上演著限制级。一个丰r肥臀的妖娆女子光著身子对著镜头扒开自己的双腿,腿间一个粗黑的巨w正畅快地抽c著,还发出汲汲的水声。

    柳茳蓝看呆了,刹时满面通红,定在门口不知所措。

    “你───你怎麽不敲门!?”柳江南的俊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红晕,他急忙按掉电视的遥控开关,起身把妹妹拉进房里,反手甩上房门。

    “以前你从来没要我敲门啊!哥!───你大白天的怎麽看这种东西!?”柳

    艳香迷醉sodu

    茳蓝找回自己的理智,娇俏的脸蛋儿上红霞迟迟不褪。

    “谁说白天就不能看a片了?我这是为将来女朋友的幸福做准备!”柳江南迅速恢复镇定,两句话顶了回去。

    “哼!你就不要为你的好色找借口了!”柳茳蓝和大她一岁多的哥哥从小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好的时候天天腻在一起,不好的时候就互整斗嘴,但不管怎麽样闹腾,当有外力介入时,就算他们之前闹得再面红耳赤,也会把矛头一致对外。父母的常年不在家,让他们的感情比一般兄妹还要深厚许多。

    “食色性也!总比你这个不解风情,只知道游泳的丫头强!”柳茳蓝是学校游泳队的主力,她从小就喜欢游泳,喜欢在水里像鱼一样自由自在的感觉。

    “游泳可以强身键体,你看多了这种东西小心肾虚!”扁扁嘴,柳茳蓝一脸不屑。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到时候考不上大学部跑来找我哭!”柳江南挑了挑英气的剑眉,十足的挑衅状。

    “你!───自从跟小惠姐分手後就这副德行!真龌龊!”柳茳蓝气呼呼的大声喊道。这家夥是不是被甩受刺激了?说来也奇怪,跟小惠姐才见两次面,但是特别有好感,可能是因为小惠姐跟自己个性相仿,长相也有几分相似吧!云若都说她们俩看起来挺像姐妹的。

    “龌龊!?”柳江南在妹妹提到小惠的名字时,星眸闪了闪。“我让你见识一下什麽叫真正的龌龊!”他一手扯过妹妹,将她推倒在床上。

    “啊!哥!你做什麽!?”柳茳蓝被哥哥这样突然一扯一推,整个人在与大床的撞击中有几秒锺的晕眩。

    “做什麽?当然是做a做的事咯!妹妹”柳江南薄唇勾起一抹邪笑向著大床近。

    柳江南颀长的身子压住大床上的制服美少女,一手撑在少女身侧,一手从校服裙摆下窜入,抚上少女光洁细腻的大腿。

    “哥!───你疯了!我是你妹妹啊!快住手!”柳茳蓝被自己哥哥的动作吓了一跳,看著眼前突然放大的俊颜,她的心砰砰直跳。大腿上的手像烙铁一样,刺激著她的感官。

    “妹妹怎麽了?妹妹也是女人,还是跟我最亲的女人。”柳江南不为所动。

    “你!───”柳茳蓝一时语塞,羞愤的偏过头不再看他。心里却因为哥哥的话起了异样的波澜。

    “这里很饱满,还很有重量呢!”柳江南修长的双腿跪在妹妹身侧,拉高她的校服衬衫,双手隔著粉色的胸衣握住妹妹丰满的胸部。“我记得以前很平的,现在居然变这麽大了。”大手一撩,粉色的胸衣宣告失守,两团白嫩的丰盈弹跳著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顶端的红梅还未苏醒。“可爱的粉红色!”长指轻轻一刮,红梅渐渐挺立,引得身下的少女微微一颤。

    柳茳蓝开始挣扎起来,纤细的双臂努力推拒著身上的男人───自己的亲哥哥。“不要这样!”

    “哪样啊?”男人像是听不懂她的拒绝,俯下身子薄唇一张,把那颗微微挺立的红梅含入口中,用湿滑的舌细细挑逗,不时用牙轻咬。

    “恩好痒!”少女推拒的双臂渐渐无力,扭了扭娇躯,想摆脱这种陌生的酥麻感觉。

    “哪里痒?这里!?───还是这里?”男人放开口中已经傲然挺立的红梅,转头又把另一颗纳入口中,直到少女粉白饱满的胸脯上两颗红梅被吮得湿润晶亮,颤巍巍的立著。

    “哥───不要”柳茳蓝感觉体内像过电了一样,有锺难以言欲的快感在身体盘旋,仿佛有一道热流汇聚到下腹。

    “蓝,你这里已经湿了。”柳江南掀起妹妹的短裙,看到薄薄的白色内k中间有一块已经濡湿。他不由得探出手指在那块濡湿的中心上下撩拨,湿意越发明显。

    “恩───啊”少女不禁轻声呻吟。

    “隔著层布你都这麽敏感,那我直接碰呢?”男人话音未落手已经拉开眼前的阻碍,直接覆上少女的神秘幽谷。“小豆豆好象还躲在里面,旁边的花瓣又粉嫩又滑溜。。。”

    “你不要说”男人孟浪的言语让少女害羞又觉刺激。

    “好!我不说,我用做的!”柳江南伸出食指,突然c入妹妹的幽谷中。

    “好痛!”柳茳蓝蹙起秀眉,甬道一阵收缩,仿佛要把这个异物排挤出去。

    “嘶───你好紧!放松!一会就不痛了。”食指上传来的一阵又一阵的压力,让男人几乎要失控。他安抚的吻了吻妹妹的脸蛋儿,她好小,好紧,又好湿好滑。不敢想象自己埋在她体内的样子,那是多麽快慰又销魂啊!

    柳江南开始慢慢浅浅地抽送著食指,麽指也跟著揉捻花瓣中央的小豆豆。另一只手握住妹妹的雪白凝脂放肆揉捏,不时用指尖轻刮著顶端的红梅。在这样强烈的攻势下,柳茳蓝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她感觉体内好象有一股激流就要冲出体外,整个身体又酸又麻,却又舒服得不得了。柳江南见妹妹已然沈浸在欲望中,手更是加强力道,一边捏住小红梅用力捻搓,一边高速抽c著幽谷,发出潺潺的水声。

    “啊!───”柳茳蓝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娇躯无意识的颤抖著,被哥哥用手送上了生平第一个高c。

    第二章  禁忌之恋

    男子看著在自己手中变得更加粉嫩娇媚的少女,不禁有些怔忪。手指上传来磨人的挤压感,少女的甬道在短暂的高c後似乎还有些不规律的抽搐,并且一直蠕动著,仿佛想把他的手指整根吞进去。他慢慢抽出手指,少女轻颤了一下。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把带著鲜嫩花汁的手指伸到少女面前。“要尝尝自己的味道吗?”少女的脸更红了,哼了一声把头偏向一边,不知是怒是羞。“那我来尝尝吧!”男子把手指放入自己口中,故意吸出声响,引来少女羞恼的瞪视。“好甜!我还想吃更多。。。”说罢不怀好意的看著少女红豔湿润的谷口,在少女惊慌的视线中俯下身子,嘴巴一张,含住了满是蜜汁的花瓣。

    “啊───哥,不要,不要这样。”柳茳蓝慌了,自己最羞怯隐秘的部位竟然被哥哥这样对待,她伸出手想要阻拦,却被哥哥一把抓住。

    柳江南见妹妹还有力气反抗,更是加紧嘴上的攻势。先是温柔的吸吮著湿润的花瓣,然後探出舌头,轻轻舔弄著花瓣中央的细缝,直到寻到已经变大变饱满的小豆豆,才用舌尖快速在上面滑动,甚至还用牙齿浅浅的咬著。

    初尝情欲的少女哪经得起这般逗弄,酸软酥麻的感觉一阵强过一阵。她只能随著哥哥的动作发出甜腻的呻吟,身上已无半丝力气,连哥哥什麽时候放开她的手,她都不知道。

    柳茳蓝觉得自己快疯了,居然沈醉在哥哥的激情挑逗下,可是此刻大脑已经没办法想那麽多,快感如潮水般一波波朝她袭来,她的内心甚至渴望被更强烈的占有。

    恩───快了!就是那种感觉,她刚刚经历过的,只差一点点她就能再次攀上那极至快乐的颠峰。哥哥───快点!。。。为什麽不动了,讨厌!少女难耐的扭了扭腰,似乎在催促著什麽。男子哧的一笑,从少女腿间抬起头来,看著少女在欲望中挣扎,小脸嫣红,水亮的眼眸半眯著,粉唇微启,煞是撩人。男子漆黑的星目闪过一丝恶意的光。“想要吗?”

    “。。。要”少女在马上要到达姐姐的时候被人一下子卡住,觉得很是难受。听到哥哥的问话,下意识的回答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要什麽?”男子边问边握住少女胸前的饱满,煽情地揉捏。

    “要。。。要你。哥哥───”少女快急哭了,娇气的喊了一声哥哥。那语气里半是撒娇,半是乞求。其实她也不确定到底要什麽,只是好希望体内那巨大的空虚感能被瞬间填满。

    男子在听到妹妹那娇气的一声“哥哥”时就已经把持不住,看著妹妹明媚的大眼似乎隐含泪光,心中不禁升起丝丝怜爱。“我也要你。”我的蓝───心里默念著。与脸上的柔情不相符的是,男子坚定地挺身进入了妹妹的身体,硕大的分身突破阻碍,深深埋入妹妹的体内。

    “啊───好痛!”柳茳蓝秀气的眉毛簇在一起,粉嫩的嘴唇紧紧抿著。好痛啊!这个比手指不知道粗多少倍的东西捅得她好痛!她从小就最怕疼了。下身像被人撕裂了似的,眼泪终於忍不住流出了眼眶。

    柳江南看著妹妹皱成一团的小脸,心里也隐隐作痛。没想到做足了前戏,让她充分湿润了,还是免不了害她疼得落泪。埋在她体内的硕大被层层湿滑的软r紧紧束缚著,那略带疼痛的销魂快感,让他好想尽情在她身体里冲刺,可是又动弹不得。“放松点,你想绞断我吗?”他一手抓住妹妹胸前的饱满,低下头用舌尖勾挑著顶端的红梅,一手伸到两人的结合处,轻轻揉捏著充血的小豆豆。

    “哥───我。。。”身体的疼痛好象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快要燃烧她的火热。饱满的双峰肿胀酥麻,敏感的小豆豆一被碰触,体内深处迅速传来一阵酸麻感,让她有点害怕又有著莫名的渴望。

    看著妹妹已然放松的表情,他终於不再忍耐,开始在她体内缓缓抽送。

    “恩───”身体被填得满满的,这陌生又强烈的快感吞噬著她,让她无处可逃,只能在哥哥越来越快越来越强力的攻势下,发出细细的娇吟。

    身下少女雪白的肌肤因为动情已经变成了粉红色,薄薄的细汗附著在上,仿佛镀上了一层珠光,美得惊人。那轻簇的眉头,微微颤动的睫毛,急促的呼吸,无一不吸引著男子。

    “蓝蓝,别咬伤自己,大声叫出来没关系的。”男子滑溜的舌舔上妹妹嫣红的唇瓣,撬开她紧咬下唇的贝齿,爱怜的吸吮著。妹妹的味道还是那麽甜美,让他欲罢不能。一边想著一边身下却毫不松懈的撞击著。啊!好紧,真是要命!每次深入的时候好象被上好的丝绸温暖湿润的紧紧缠住,抽出来的时候又好象被无数张滑嫩的小嘴依依不舍地吸著,勾引著他下次更强更深的进入。

    窄臀不停的前後顶弄,撞击著花径深处。少女难耐的扭动让花壁更加紧缩,将他的硕大绞得死紧。“啊,小坏蛋,你想要哥哥的命吗?”背後一个冷颤,那强烈的快感从後腰蔓延到全身,男子忍不住咬上少女丰满的顶端,银牙细细啃噬著早已怒放的红梅。密集的抽c搅出许多花汁,两人的交h处湿漉漉的,也让男子的进出更加顺利。殷红的血丝混合著花汁慢慢流出,在洁白的床单上画出y糜的色彩。

    “哥───我。。。啊!───”她觉得自己就快不行了,身体随著一波波致命的快感而紧绷和颤抖。她忍不住张开小嘴,发出诱人的吟哦,暧昧的银丝顺著嘴角流淌而出。

    男子见了星目更是黑得深沈。他伸出舌头勾起妹妹嘴角来不及吞咽的银丝,又喂回到妹妹的檀口中,和她的丁香小舌抵死缠绵。身下更是不断地快速抽c,狠狠撞击著花径的最深处。

    “啊!───”柳茳蓝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呻吟声,在哥哥一个猛烈的撞击中,眼前闪过一道白光,极至的快感瞬间爆炸,她一下子昏了过去。

    “真是没用!这样就昏了。”身上的男子口里说著嘲弄的话,可眼里却包含著深刻的感情和怜惜。

    高c过後的花径一颤一颤的,让埋在其中的火龙差点就要爆发。他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感受妹妹体内的挤压和收缩,那要命的快感还在持续累积。他终於忍耐不住的低吼了一声,重重撞击了几十下,然後迅速抽出仍然坚挺的硕大分身,把炽热的种子洒在了妹妹白皙的胸脯上。

    第三章  一夜长大

    夜幕悄然降临,整个柳家大宅显得安静又有些清冷。

    一个俊俏耀眼的男子身著宽松的白衬衣坐在窗台边,衬衣只松松扣了三颗纽扣,露出男子精致又不失阳刚的锁骨,和隐隐可见的平滑的蜜色胸膛。男子一手斜撑著身子,一手闲适地搁在膝盖上,修长的腿随意的弓起一条。本是悠闲帅气的动作,却因为那腿间的y影而变得有些y糜───他居然没穿裤子。

    月光朦胧地照进来,床上的少女显得那麽不真实。男子漆黑的星目暗藏潮涌,一瞬不瞬的望著自己的妹妹。

    柳茳蓝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她的哥哥坐在窗台边,用那比星辰还美丽的眼睛望著她。她不由得心里一颤,随即又暗斥自己,想什麽呢!他是哥哥啊!可是想到刚刚他们发生的事,脸上一红,天呐!她居然跟哥哥做了情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怎麽办啊?她喜欢的是那个如月神般的男子啊!可她却还在哥哥身下获得了那极至的快乐,甚至还丢脸的昏了过去。

    看著妹妹瞬息万变的脸色,柳江南有些好笑。“在想什麽啊?我亲爱的───妹妹!”“妹妹”二字咬得特别重,好象在故意刺激她。

    “不要你管!”柳茳蓝的脑袋正一团糨糊,听到哥哥轻佻的声音毫不犹豫就顶了一句。然後抬起脑袋正准备再瞪他一眼。结果却指著柳江南大叫起来:“你。。。你!你怎麽不穿裤子!?”说罢羞愤的把头偏向一边,闭上的眼睛睫毛一颤一颤的。

    “哥哥我可是比你穿得多哦!”还是那麽欠扁的声音,却给她致命一击。

    “啊!───你这个色狼!”柳茳蓝抓狂了,尖叫著用薄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一双冒著火光的杏眸死死盯著柳江南的脸,仿佛想在他的脸上凿个d。

    柳江南也不跟她斗嘴了,起身走到床边坐下。

    “你要干什麽?”柳茳蓝很警惕地问。

    “我还能干什麽啊?我对粽子又没兴趣。过来吃点东西!”柳江南端起一碗香菇j丝粥,用勺子舀了一小勺,放在唇边吹了吹,递到妹妹嘴边。

    本来想反驳的话到了嘴边,又在哥哥温柔而专注的眼神中压了下去。她乖乖张开嘴,含住勺子,吞下那口美味的温度适中的j丝粥。哥哥这样的举动让她想起小时候,她生病了,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哥哥就是这样一口一口给她喂药,喂粥。想到这里,她不禁觉得心里好温暖。她有些害羞的低下头,不过这温馨的气氛马上就被打破了───她看到哥哥衬衣的下摆因为他的动作而卷起来,露出了些些乌黑的毛发。她的脸刷的一下红到脖子,瞬间暴走,闭上眼睛大喊。“你这个猥琐man。。。你快把衣服穿好啦!”

    “呵呵,好吧!那你自己先吃。”柳江南丝毫不在意的笑了笑,不再逗她,依她的话转身打开衣柜,拿出衣物然後进了浴室。

    她看哥哥好不容易离开,哪还有心思光著身子吃东西。匆匆捡起衣服穿好,然後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柳江南洗完澡穿好衣服出来,看到空空的房间也并不觉得惊讶。他早猜到妹妹不会乖乖听话,肯定是窝到自己房间想心事去了。瞟了眼桌上的碗,多少吃了一些。那今天就不再她了,发生了这件事,想她也需要时间调适吧!

    柳茳蓝的房间就在她哥哥的隔壁。不同於哥哥清爽的蓝色调,她的房间是温暖的橘黄色调。回到房间第一件事当然是洗澡,可是当她脱下衣服的时候,这才发现身上竟然是干净爽洁的,一点运动流汗後的粘腻感都没有。难道是哥哥帮她清理过了?不!不会的,他才没那麽好心呢!

    既然衣服都脱了,就再洗个澡吧!她边洗边回想下午发生的事,哥哥温热柔软的嘴唇,修长灵活的手指,平滑的肌肤,强健的身躯,和那带给她巨大欢乐的。。。。。。哎呀!她想到哪里去了!伸手拍了拍自己烧红的脸,她居然在哥哥身下获得了那麽大的满足和快感,甚至昏了过去。可恶!那家夥给她下了咒吗?她竟然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想他。

    换上干净的睡衣,柳茳蓝抱拢双膝坐在床上。夜风拂过白色的窗纱,倾洒在她身上,带给她一丝舒适的凉意,头脑好象也清晰了许多。

    “妹妹怎麽了?妹妹也是女人,还是跟我最亲的女人。”───哥哥的话一直回荡在耳边,让她的心不由得泛起阵阵涟漪。

    也许她并没有想象中那麽重视伦理。从小就是哥哥带著她长大,他在她17年的生命中扮演了太多重要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对於和哥哥发生的事,她想她不後悔。这种成为女人的第一课由哥哥来教导,也许对她来说是最好不过了的吧!那个人不是说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吗?现在她已经是个真正的女人了,他还会那麽温淡又疏离的对待她吗?

    第四章  暗潮汹涌

    “叔叔───不要!不。。。不要这样。。。”紫色的大床上,一个伟岸英挺的男人压在一个娇小的浑身赤l的女子身上。黝黑的大掌不顾女子柔弱的反抗,放肆地揉捏著两团丰满。硬冷的唇线微微勾起,充满磁性的嗓音低沈地说;“今天玩的是欲擒故纵吗?平日里浪得跟什麽一样,今天想扮演贞洁烈女了?可惜你这清纯的脸蛋怎麽也掩饰不了骨子里的s劲儿!”说罢,毫不留恋的起身,整理了下微乱的睡袍。

    “不要走───”床上的女子慌了,顾不得刚才的难堪,一把抱住床边的男人。灵活的小手穿过男人的睡袍,轻轻解开腰带,向下探去。

    在她碰到沈睡的火龙时,男人的鹰眸里闪过一道冷光,瞬间又恢复平静。

    女子抬头怯怯地瞄了一眼男人,见他没有表露出不悦,便大胆的挑逗起来。先是拉下裤子,然後用双手握住男人沈睡中仍显过大的分身,开始上下撸动。看到火龙慢慢在手中苏醒,那巨大的size让她春心一动,眼里流露出渴望,清纯的小脸也散发出y邪的光。她早就领教过,那巨大的火龙埋入体内时是多麽让人震撼又销魂。这个男人有权有势,又那麽英俊挺拔,她一定要好好把握。

    看著身前跪在床上卖?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