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良人多多+危险关系 > 章节目录 第第 9 部分

第第 9 部分

    谢谢贝比们的支持!爱你们!

    第十六章  初次心痛

    圣安德的图书馆设在大学部,也是整个k市藏书量最大,种类最多的图书馆。它坐落在梨园,旁边是美术学院。在它们周围是一片梨树,每到三四月份,空气里就会弥漫著淡淡的梨花香。

    柳茳蓝第一次遇见白吟修就是在梨花飘香的时候。

    那天,她和苏云若走出图书馆,看到白吟修从一片梨树中走来,是那麽风神秀异清俊温雅,略显单薄清冷的身姿,却给人一种坚韧、无法动摇的感觉。明明是那样温和的笑著看向你,却觉得你离他是那麽远。。。那麽远。。。。。。。

    那样矛盾,却又有著致命的吸引力,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走到一棵梨树下,优雅地支起画板,铺上画纸,然後拿出笔开始作画。整套动作流畅美好,让她和云若都看呆了。

    “你们来当我的模特吧!”清朗温润的嗓音,白吟修转头笑看著两个发呆的少女。

    苏云若扯了扯柳茳蓝的衣袖,小声说:“他喊我们过去。”

    “呵呵,我是这个学校的美术老师,我姓白。”白吟修见她们有些踌躇,再次出声解释。

    柳茳蓝此刻的心情完全不能用笔墨来形容,小心肝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不是对美男子没有免疫力,她的哥哥就是一个十分俊俏的男子,她从小到大也见过不少好看的男子。可是在她看来没有一个能像他这样吸引她,让她想接近。如今这个清雅到极至的男子居然在跟她讲话,还让她做他的模特。她迈著激动的步子向男子靠近,一旁的苏云若也紧跟著好友。

    “你们站在树下聊天就可以了,放松点。”温和的语气很能让人心安。

    柳茳蓝和苏云若相视一笑,就随意地聊起了高中的生活,自己的理想。柳茳蓝的理想是当一个出色的新闻工作者,苏云若的理想很简单,就是做个有钱人。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柳茳蓝好几次紧张地看向认真作画的白吟修,都在他淡淡的微笑下放松下来。

    终於,画完成了。

    柳茳蓝和苏云若欣喜地跑过去一看:

    在一片开满洁白花朵的梨树下,两个少女含笑而立,一个甜美的少女正伸手摘下另一个清纯少女头上掉落的花瓣。

    正个画面干净细腻,寓意深远,跟他的人一样雅致。柳茳蓝一看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两只大大的杏眼直勾勾瞅著画板,小嘴儿还因为太过惊叹而微张著。一旁的苏云若也是一脸的欣赏。

    “画得太好了!”柳茳蓝喃喃地说。

    “你喜欢就送你好了。”白吟修的语调很轻柔。

    “真的吗?谢谢!那我就收下了。”转头又问好友:“这幅画我想留著可以吗?”

    “好啊,我又没办法很好的保管它。”苏云若点头笑道。

    “辛苦你们了。”白吟修把画卷好交给柳茳蓝,向她们点点头就开始整理画具,准备离开。

    “白老师,我们以後可以来看你画画吗?”不知道为什麽,柳茳蓝很想再次看到他。

    “可以,我的画室就在美院一楼。”

    “太好了!白老师,我叫茳蓝,柳茳蓝。”

    “茳蓝吗?呵呵。。。。。。”白吟修轻声念出她的名字。

    “茳蓝?茳蓝?茳蓝!───”

    “呃!?”柳茳蓝一回神,看见一张放大的脸。“干什麽啊?云若,吓死我了。”她拍了拍惊喘不定的胸口。

    “我才要问你呢!从刚刚在图书馆就有点神不守舍,现在出来了居然边走路边发呆。你怎麽了?”苏云若有点担心地问。

    “我没什麽啦!可能最近复习太累了。”才会难以集中精神,不由自主就想到一些事。

    “恩,你最近复习的时间可能太长了,会疲劳是正常的,今天回家好好休息。”

    “谢谢你,云若。”面对好友的关心,柳茳蓝很是感动。

    白老师的事她并没有跟好友提起,花季的少女总有一个两个埋在心灵深处不愿与他人分享的秘密。自从去年春天见到白老师,她就一直有种莫名的悸动,老是会想到他,老是想见到他。从开始时懵懂的欣赏,到後来越来越深的迷恋,渐渐的她也明白那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锺情。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心了,可是白老师却对她始终如其他同学一般,没有丝毫不同。虽然温和,但却觉得无法靠近。前阵子她终於按耐不住,鼓起勇气跑去画室找他,打算向他告白。在她憋红小脸,欲言又止的时候。他轻轻摸上她的头,用温和到几近温柔的声音说:“你还只是个孩子。”

    刹那间,她仿佛被一桶冰水从上浇下,明明是温柔亲昵的举动,却让她感到刺骨的寒冷。

    第一次她尝到了心痛的滋味。

    白大boss终於出场了,虽然是用回忆的方式。後面他的戏份会增多,将和茳蓝还有另一个神秘女子有感情纠葛。

    第十七章  梦中袭击

    茳蓝联考的前一天,柳家难得的全家坐在一起吃晚饭。

    “小蓝,明天就要联考了,你准备得怎麽样了?”一家之主柳孟离在开饭前出声询问自己的女儿。母亲江烟也把目光集中在柳茳蓝身上,等待著她的回答。今天为了给女儿打气,她和老公可是特意推迟了一个重要的商务晚宴。

    “有把握吗?”江烟目带关切。平时他们因为工作的关系,是太疏忽对儿女的照顾了,但是她心里是关心他们爱他们的。

    “恩,该复习的我都复习到了,应该是没有问题。”柳茳蓝还是比较有自信的,她学习一向不错,最近又特别认真,所有课余时间都在复习。她真的很努力在为升上大学部做准备,她想离他更近一点。

    “爸、妈,妹妹最近很刻苦呢!我对她有信心,她一定能顺利通过考试。”柳江南笑著对双亲说。

    “那就好。”柳孟离在听到儿女的话後,也算是放心了不少。江烟也笑著点点头,这双儿女真是懂事,从小就没让他们c什麽心。

    “开饭吧!”女主人一声令下,佣人们鱼贯走出,在餐桌上摆上一盘盘精致的菜肴。

    晚饭後,柳父柳母赶去赴宴。

    柳茳蓝回到三楼的房间,洗了澡後坐在书桌前,准备再看一会儿书就休息。可是不知怎麽的,心就是静不下来。她闭上眼睛,脑中一会浮现物理公式,一会出现英语单词,一会又飘来白吟修的脸。。。。。。她可能最近真的是用脑过度了。

    “蓝,你在想什麽?”

    柳茳蓝被突然而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一看是自己的哥哥,有气无力地翻了个白眼。“没想什麽!”

    “没想什麽怎麽连我进来都不知道!? 你最近情绪有些不对劲哦!莫非是考前紧张综合症?”柳江南扬了扬眉毛。

    “不是啦!我才没有!。。。。。。你要干什麽?”柳茳蓝被哥哥一把从椅子上抱起来,她紧张地问道。

    柳江南把她抱到床上,让她趴卧著,自己也翻身上床跪在她身体两侧,只用身体一小部分的重量压在她的大腿上。

    这个动作让柳茳蓝有点害怕,她可以明显感受到哥哥身上传来的热力。不。。。不是吧!?她明天就要联考了,可没有这个心力陪他“做运动”!

    “哥───我明天要考试。。。。。。”她含蓄的出声提醒。

    “我知道啊!”柳江南轻轻揉按她的肩膀和背部,故意装作不知道妹妹的顾虑。

    “那你。。。你在做什麽。。。。。。”柳茳蓝其实被弄得很舒服,可她还是僵著身子,不敢放松享受。

    “我是看你最近精神紧张,压力过大,给你按摩舒缓一下!你想到哪去了!?”柳江南轻拍妹妹的小脑袋瓜。“放松一点!”他力道适中地揉压著她肩颈的x位。

    “唔───”柳茳蓝放下心来,在哥哥按到她最酸胀的地方时,还舒服地哼了出声。按著按著,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柳江南早在跨坐上妹妹柔软的身体时,下面就有些蠢蠢欲动。在触摸到她光洁细腻的皮肤,又听到她娇软的声音时,他的下t就完全不受控制的肿得老高。本来是单纯的按摩动作也慢慢走了样。火热的欲龙顶在妹妹的後腿心,不由自主的前後挪动。

    柳茳蓝因为连日的疲惫和哥哥温柔又不失力道的按摩,已经睡了过去。柳江南把她轻轻翻成侧躺的样子,自己紧贴在她身後。温热的大掌从睡衣下摆探进去,罩上妹妹的一方浑圆。

    呼───终於又摸到了!真是滑不溜丢,香软可口。妹妹那两团饱满的凝脂,让他爱不释手。他把玩著妹妹粉嫩的小r尖,一会儿揪揪这个,一会儿捏捏那个,直到它们变得挺立,才又张开手握住白滑的rr,揉捏成各种形状。

    “唔───”柳茳蓝似乎有点抗议自己的好眠被打搅。

    柳江南微微抬起妹妹细幼的大腿,把自己肿胀的欲龙c进了妹妹的双腿间,抵著花谷开始前後摩擦顶送。

    睡梦中的柳茳蓝觉得下面火热热的,有些不安地扭动著。

    “乖啊!蓝蓝别动,哥哥忍不住了,马上就好,马上就好。”一手轻抚著她的发丝,一边在她耳旁柔声安慰。

    与温柔的声音不符的是,他下t的抽送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大力。每一次顶送都故意贴著花瓣的中央,抵著前方的小豆豆。

    柳茳蓝觉得有人在很温柔地哄她入睡,可是又觉得身体像著了火一般。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发生了什麽事,可是连日来复习的疲累让她怎麽都睁不开眼,只能在半梦半醒间继续昏昏沈沈。

    “真是敏感!睡著了还有这麽多水。”柳江南看著自己被沾湿的下t,邪恶地说。妹妹的小裤已经被她流出的蜜汁打湿,花瓣的形状显现出来,包夹著他的欲龙,湿热的感觉好象在勾引著他不顾一切闯进去。

    哦!───真要命!他加快在妹妹腿心摩擦的速度,红彤彤的蘑菇头流著兴奋的口水,一次又一次隔著湿掉的小裤顶上变硬的小豆豆,还坏心的在上面研磨。

    “恩───”昏睡中的柳茳蓝小脸粉红,呼吸越来越急促。

    “恩啊───”柳江南终於闷哼著释放了自己,奶白的y体从妹妹腿间喷到了床单上。

    “今天就先放过你,等你考完了我一定会做到你下不了床!”

    ……

    这两天鲜网好象有点不稳定,几次都无法显示。… …

    第十八章  毕业典礼

    柳茳蓝的高中毕业典礼定在联考後的一周。

    “同学们,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你们已经在圣安德高中部学习了三年,这三年中你们学习文化知识,提高精神素养,强健体魄。。。。。。一周前你们更是经历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考验。无论最後结果如何,只要你们尽力了就值得赞扬。今天是你们毕业的日子。。。。。。”

    高中部教导主任在台上慷慨陈词。

    台下柳茳蓝和苏云若悄悄地咬耳朵:

    “茳蓝,今天你爸妈会来吗?”苏云若眼珠转了转,问一旁的好友。

    “他们去日本谈生意了,今天应该不会过来。”柳茳蓝语气中有一丝明显的失落。

    “啊!没关系啦!他们一向工作忙嘛!”苏云若连忙笑著挽上好友的胳膊。

    “恩,你妈妈会来吧?”她知道云若跟妈妈很亲,这样重要的场合,苏妈妈一定会来的。

    “对啊。她今天会提早关店过来。”苏云若语气中有著毫不掩饰的愉悦。

    “真好!”柳茳蓝语带羡慕。

    也许上天真的是公平的,给了她富裕的生活,作为交换,她就必须牺牲掉一些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就必须更懂事更独立。不过好在她还有个感情要好的哥哥。不知道今天哥哥会不会来───自从考完後就很少看到哥哥,爸妈不在他变得特别忙。今天的毕业典礼她也没有告诉他,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在这里,我衷心地祝福同学们前程似锦!接下来,有请我们学院的荣誉董事───薛庭骁,薛先生为大家讲话!”

    “哇───”惊叫声和掌声此起彼伏。

    “天呐!真的是薛庭骁吗?”

    “薛大当家居然会来!?”

    台下的同学们窃窃私语,全都不敢置信。那个k市的传奇,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怎麽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是薛叔叔耶!”柳茳蓝惊喜地对苏云若说。

    “是,是啊!没想到他是我们学校的校董。”苏云若顺著好友的话说。其实她先前已经打听到,薛庭骁每年都会往圣安德注入大笔资金,然後从大学毕业生中挑选优秀的人才加入他的集团。

    云若讲出了茳蓝的心声,她真的不知道原来薛叔叔是她们学校的校董。台下的小女生们看到冷酷刚毅的薛庭骁,无不欢呼雀跃,这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是身边的小男生们身上所没有的。男生们也被薛庭骁天生的王者霸气所征服,目光紧紧追随著他。

    薛庭骁从容地走上台前,冷峻的目光一扫,台下顿时鸦雀无声。随後他的目光直直看向某一处,渐渐转柔。无论在多少人群中,他总能一眼就看到他的女孩。

    “祝贺你毕业了!”他就这样望著柳茳蓝,低沈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淡淡地说。

    台下的学生们听到这样简短另类的发言,瞬间炸开了锅。

    “他在对谁说呀?”

    “天呐!好浪漫哦!”

    “我就说嘛!一向低调的薛大当家怎麽会突然出席这样的活动!”

    。。。。。。

    “好象是对著那边说的。”有人顺著薛庭骁的目光看向柳茳蓝所在的地方。

    “啊!他是在祝贺我吗?”柳茳蓝身前的怀春少女甲双手交握在胸前作梦幻状。

    “怎麽可能!明明是在对我说嘛!”柳茳蓝左边的怀春少女乙连忙反驳。

    一旁的苏云若自然清楚薛庭骁这话是对谁说的。薛庭骁一出现的时候她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以她对他有限的了解,她也知道他是一个很低调的人。突然出现在这里,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为了茳蓝。他终於忍不住要开始行动了吗?在这个特别的日子,给她特别的惊喜!?甚至为了不造成她的困扰,保留了名字,只是这样看著她,在所有师生的面前祝贺她。这样霸气又不失体贴的薛庭骁,她何曾见过?看著旁边似娇还嗔小脸通红的茳蓝,她第一次觉得她是那麽碍眼。

    柳茳蓝在薛庭骁虽然平静但却极富侵略性的目光下有些手足无措。薛叔叔在干什麽呀!?虽然很感谢他的祝贺,可是能不能不要这麽招摇,大家都在看这边呐!她不想成为这样的焦点。脸不受控制的红了,她虚瞪了薛庭骁一眼然後匆匆埋下头避开他幽深的眼眸,一直到他离开都没有再抬起来。

    薛庭骁也不在意,跟来时一样,带著四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助手快速离开。也带走了台下一片少女心。

    “呵呵。。。。。。非常感谢薛先生简短又特别的讲话。呵呵。。。。。。圣安德高中部xx级毕业典礼到此结束,接下来是自由活动时间,谢谢所有家长的莅临。”高中部教导主任不停用笑掩饰自己的尴尬,还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自由活动一开始,高中部的校园顿时变得很热闹。献花,合影。。。。。。柳茳蓝因为不错的人缘被同学们邀请合影了好几次。还有两个跟她家有生意往来的公司老板把本来准备送给自己子女的鲜花送给了她,并希望她回去在父母面前帮他们美言几句。柳茳蓝也不拒绝,礼貌地道谢後就接下了。还分了一束花给云若,两人的小脸在鲜花的映衬下更是显得娇嫩美丽。

    “小若───小若───”苏云若听到母亲的声音,回头一看,苏母正端著两杯奶茶从不远处走过来。本来还在微笑的嘴角,在看清母亲的装扮後沈了下来。

    谢谢 freefish01 贝比的礼物!我很惭愧 》_《

    真的很抱歉;前段时间没能及时更新。谢谢一直以来对我不离不弃的贝比们!

    接下来更新会比较稳定;请大家继续支持!谢谢!

    第十九章  自由活动

    苏母可能是刚从店里匆匆赶来的,穿著一件土黄色的短袖上衣和一条深色的棉布裤子,裤子上还有块水印,也不知道是不是端的奶茶不小心撒了上去。

    苏母脸上扬著笑,快步走过来,把奶茶递给柳茳蓝和苏云若。

    “小若,小蓝,我没什麽好带给你们的,就带了两杯店里的奶茶,还是冰的,快喝吧!这天儿有点热。对了,差点忘了最重要的───恭喜你们毕业了,以後就是大学生了。”苏母兴高采烈地说。

    “谢谢苏妈妈!”柳茳蓝把花移到左手,右手接过递来的奶茶。看著苏母额头上的汗,她心里很是感动,这杯热天里的爱心奶茶比什麽鲜花和礼物都贵重。

    “妈───你怎麽穿成这样?不是叫你穿我买给你的那套衣服吗?”苏云若无视苏母递过来的奶茶,语带不满。

    她为了今天的毕业典礼特自给妈妈买了一套连身洋装,昨天还嘱咐了又嘱咐她一定要穿,可她今天还是穿著平常工作的衣服,还端了两杯奶茶来,让她好没有面子。她觉得周围好象有无数视线在嘲笑她。

    “。。。那衣服太贵了,我怕穿著做事不方便。。。。。。”苏母小心翼翼地解释。

    “云若!我觉得苏妈妈这样穿很好啊,很年轻又有活力。”柳茳蓝赶忙打圆场,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云若。

    “哟───这位送奶茶的大婶是谁呀?”突然从旁边c来一道不友好的声音。说话者是他们的同班同学李梦堇,一直以来她就是看苏云若不顺眼,找到机会总要冷嘲热讽一翻。

    “我是小若的妈妈。”苏母略有些不自在的在裤腿上擦了擦空著的手。

    “哦!原来是苏云若的妈妈啊!苏云若,你怎麽还不接著,你妈手都端酸了。”李梦

    魔法工业帝国吧

    堇最看不来苏云若那一脸清纯怯懦的样子,可偏偏有男生就吃她那一套。就连她喜欢的人也。。。。。。真是可恶!

    苏云若垂下眼睑,掩去眼中羞恼的光,伸手接过奶茶。手大力得把奶茶杯都捏变形了,奶茶从杯口洒了出来。

    “你小心一点嘛!都洒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毕业典礼送奶茶的,苏云若你家可真有创意。。。。。。”李梦堇不依不饶的,看著苏云若变色的脸,她觉得特别痛快。

    “苏妈妈冲的奶茶很好喝,还可以降暑。你看你流那麽多汗,妆都花掉了。”柳茳蓝不耐地打断她。这女生有完没完啊,太不尊重人了。

    “啊!我的妆,我等会儿还有约会!”李梦堇花容失色地捂住自己的脸,转身向教学楼那边跑去。

    “小蓝啊,谢谢你。”苏母感激地看向柳茳蓝。

    “没什麽啦!我说的是事实,苏妈妈冲的奶茶最好喝了!”柳茳蓝甜甜地笑著说。

    “这孩子嘴像抹了蜜似的。。。。。。”苏母也笑了。

    “云若,你别不开心,李梦堇这人就是这麽无聊,你别放在心上。”柳茳蓝担心地看向从李梦堇出现就一直没有做声的好友。

    “恩,不会的,我没事。”苏云若勉强勾起一抹微笑。

    苏母掏出纸巾上前要帮她擦擦手,被苏云若闪开了。苏母的手尴尬的僵在那儿,略带受伤的眼神包容地看著自己的女儿。

    柳茳蓝皱眉看著好友的动作,心疼著苏妈妈。

    今天的云若真的很反常。

    自由活动时间一直从中午持续到下午,太阳从正空中已经移到了西边,给整个校园罩上橘红色的光。

    参加毕业典礼的同学和家长们已经离开得差不多了。柳茳蓝手抱鲜花走向教学楼一楼的洗手间,折腾了一天,她真的是有些累了,打算去洗洗手擦擦脸,整理一下自己。她前脚刚走进女洗手间,後脚就跟进来一个人,还悄悄把门上了锁。

    “谁!?”柳茳蓝听到动静,警觉地问。在看清来人後松了口气,“你怎麽会来!?”她记得自己没有告诉他今天参加毕业典礼啊!

    “呵呵,这麽紧张,不高兴看到哥哥吗?”柳江南一身正式的装扮,给阳光俊俏的他增添了几分成熟的感觉。

    “你不是很忙吗!?”柳茳蓝撅著嘴,其实心里是开心的,原来哥哥一直都知道的。

    “再忙也要参加我最亲爱的妹妹的高中毕业典礼呀!你看,我一开完会就赶过来了。”柳江南笑著向她眨了眨眼睛。

    “哼!看在你这麽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了。”柳茳蓝的小脑袋抬得高高的,做出骄傲的公主模样。

    “你不跟我计较,我可要跟你计较。”柳江南眼里闪烁著神秘的光彩。

    “什麽啦!?我有做什麽吗?”柳茳蓝觉得莫名其妙,哥哥那一脸算计的样子让她寒毛都竖起来了,她觉得自己得马上走,不然可能会有什麽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於是她挤出一抹讨好的笑对著柳江南说:“哥,你能来参加我的毕业典礼,我实在太开心了。不过这里毕竟是女用洗手间,不如我们出去再说吧!?”她边说就边朝门那儿移过去。

    才移到哥哥身边,准备绕过他出去,就被他一把抓住了胳膊。

    “小狐狸,想往哪儿跑啊?”这几天父母不在公司,他坐镇。每天从早忙到晚,看著妹妹那嫩嫩的小样儿,想吃没得吃,可憋死他了。今天他无论如何不能放过她!

    “呵呵。。。哥,我就是觉得这里味儿不好闻,我们还是出去吧───”随便找了个借口干笑著说完,就甩开柳江南的手,打算突破重围冲出去。还没跑两步就被柳江南拦腰抱起,一下子天旋地转。

    “啊!───”

    “你跑不掉了!”柳江南把妹妹抱到洗手台上,温热的薄唇随之压下。

    第二十章  吃干抹净

    柳江南圈住妹妹的小腰,让她贴紧自己。灵活的舌撬开微合的牙关长驱直入,在妹妹的檀口中翻云覆雨。一会儿纠缠著小巧的丁香,一会儿舔弄著敏感的内壁。

    “唔───”哥哥热切的深吻让她浑身都热了起来,心跳得好快。鼻间交换的气息让她觉得既亲密又害羞。

    柳江南渐渐不满足於亲吻,薄唇下滑,沿著妹妹漂亮的颈线一路轻啄,直到碰到妹妹校服前襟的衣扣。

    “真碍事!”他一把扯开柳茳蓝的衣襟,扣子一颗颗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啊───”没想到哥哥会这麽粗鲁,居然扯坏她的衣服。

    “反正再穿不著了,你喜欢的话哥哥改天赔给你。”柳江南安抚的又啄了啄她的小嘴儿,然後把头埋在她的胸口,隔著内衣轻咬她的小红梅。

    “。。。恩。。。那。。。我怎麽。。。回,回去啊?”胸前最敏感的部位被哥哥轻轻啃咬著,那感觉酥酥麻麻,撩人得很。

    “还有心思想这麽多,看来我要努力点了。”

    柳江南推高妹妹的内衣,直接把那已经挺立的粉嫩奶尖儿纳入口中,大力地吸吮著往後拉,然後“啵”的松开。如此这般左右两边轮番吸拉,玩得是津津有味。可苦了柳茳蓝,这样瘙痒中又带著一丝刺痛的感觉,让她全身轻颤如过电般。s处也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蜜汁,身体里好象有什麽东西想要破体而出。

    “恩───啊───”

    柳江南邪恶的手穿过妹妹的校服裙,摸上她的内k。

    “湿了。”

    得意地朝妹妹一笑,大手一刻不歇的伸进内k中直接摩挲著她的花瓣,还坏心地绕著她腿心的小豆豆打圈,并不时一轻一重地搓捻。嘴上也不闲著,把那被吸吮得水亮的奶尖儿含入口中细细啃弄,另一只手抚上一侧的饱满,一松一紧地揉捏著。

    “啊!”最敏感脆弱的地方被哥哥肆意地玩弄著,酸麻又舒服的感觉从那处透至全身,让她双腿虚软,就快要坐不住了。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她已经无法拒绝自己的哥哥了,不管他是真的想帮她还是只是想占有她,她都无法推开他,只能在他的身下慢慢融化。她真是个坏孩子,竟然贪恋起这欲望的滋味。

    “呀!───”

    柳江南一把把妹妹翻过来,让她趴在洗手台上。大手一勾,拉掉已经湿掉的小裤。顿时妹妹雪白圆翘的臀部就出现在他眼前。他的下身已经胀疼到不行了,看著妹妹白嫩的臀r和臀间那湿漉漉又红豔豔的花口,他简直快要爆炸了。快速地拉开裤子拉练,在内k上一拨,那肿胀粗大的欲龙就弹了出来,打在柳茳蓝的雪臀上。

    “蓝蓝,哥哥要进来咯!”一手扶著妹妹的小腰,一手握住坚挺的龙身,粗大的蘑菇头在柳茳蓝的花口浇著蜜汁上下滑动了几次,然後猛的一c。

    “唔───”两人都闷哼出声。

    进来了。。。。。。可能是因为姿势的关系,哥哥c得好深,都快顶到花心了。柳茳蓝敏感的感觉到体内的欲龙是那麽火热,把她填得满满的,这种饱胀的感觉让她有点晕眩。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花径,没想到引来柳江南的强烈反应。

    “你这个小坏蛋,现在就夹哥哥,想看哥哥出丑吗?恩。。。好紧。。。。。。”

    柳江南双手抓住妹妹的雪臀,粗长的欲龙推开重重紧缚的嫩r,开始用力的往里c,直到顶到她的花心。

    “啊!”脆弱的花心被狠狠撞了一下,好似撞到她的心里。柳茳蓝浑身一颤,轻声叫了出来。

    “很爽吗?那这样呢?”柳江南边问边慢慢退出妹妹紧致的花径,只在那径口轻c慢送,那磨人的动作和速度让柳茳蓝体内无比空虚,花蜜更是涓涓流出。

    “恩───哥快。。。快。。。。。。”柳茳蓝娇声央求著。她觉得下身好象被无数小虫子咬著似的,酸痒难耐,好想被哥哥大力的占有。

    “哦蓝蓝要我快点啊!好!那这样呢?───”说罢,他也不再忍耐,坚挺的欲龙使劲挥入,直抵花心,再快速撤出,然後再次狠狠c入。每次都整根抽出,整根c入,直直撞上她的花心,如此大开大合,狂轰乱炸,c得柳茳蓝是蜜汁横流,娇喘连连。

    “噗滋───噗滋───”

    两人交h的地方穿来羞人的水声,更是刺激了柳江南。他俯身贴在妹妹的背上,两手绕到她身前,握住两团饱满,跟随自己抽送的频率揉捏著。

    “啊───恩───啊───”

    柳茳蓝整个上半身已经趴在了洗手台上,雪白圆翘的小臀被撞得一弹一弹的。

    “想。。。想不想更爽一点?”柳江南快速地抽c著,火热的欲龙被妹妹夹得快要爆发了,额头布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喘息著问。

    他一手探到两人的结合处,揪住妹妹肿胀的小豆豆,大力的揉捻,身下更是猛烈地撞击。

    “恩啊───”柳茳蓝刹时眼前一片空白,那最灿烂的光已经将她包围。

    她双腿抽搐著再也站不住了,身子因为强烈的高c而酸软无力,慢慢下滑。柳江南两手一抬一抓稳住她的身子,按著妹妹的翘臀就开始做最後的冲刺。他飞快地进出著妹妹的花x,终於在最後狠狠的一击中释放了自己。

    “唔───”他闷哼著在妹妹体内做著小幅度的律动,把炽热的种子洒向她的花心。

    激情中的两人谁都没有发现,门外有个男人已经站了许久,脚边还有一束掉落的鲜花。

    虎年来啦!火辣辣的一章;愿大家新的一年红红火火;吃香喝辣。

    祝大家虎年行大运;全家幸福又安康!

    第二十一章  欲夜迷情

    “啊!───是楼少,楼少来了!”

    “楼少”

    楼渝还没走进“碧”,就有两个衣著性感的美女透过水晶门看到了他。她们娇呼一声就一左一右扑向他,豔丽的脸上还有一抹红晕。

    “楼少你好久没来了。susu好想你啊!───呀!好美的花!是送给我的吗?”个子稍高的susu望著楼渝手上的花,开心地问。

    “对啊,鲜花当然要赠美人了。”楼渝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奇异的光,把左手上的大束蝴蝶兰递了过去。

    “恩不嘛!楼少,你偏心!你把‘初恋’都送给她了,那我呢?”身材较丰满的欣儿撅著嘴抗议。蝴蝶兰的花语就是初恋,那个讨厌的susu居然能哄得楼少送花给她,可恶!

    “欣儿,乖!别不开心了,我把我整个人送你好不好啊?”说著便把欣儿揽入怀中,在她鼓起的小脸上重重亲了一下,换得欣儿是喜笑颜开。还示威似的朝旁边的susu飞去一眼。

    “恩楼少!人家也要嘛!”susu怀抱著鲜花,猛往楼渝身上蹭。

    “别急───我们进去慢慢来。。。。。。”楼渝勾起嘴角,张开双臂把两位美女都纳入怀中,拥著她们朝里走去。

    susu和欣儿脸上挂著骄傲的笑,还不停用眼神退前厅里想上前搭讪楼少的其他女侍应。他们穿过前厅,经过漫著昏黄灯光的正厅。沿途看到数个卡座上,有的一个男人身边坐著好几个女人,喝酒谈笑好不热闹;有的一男一女抱著亲吻,吻得是难分难舍;有的男人直接把一个女人压在身下,不停耸动著,一看就知道是在做什麽!这里是“碧”,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只要你有足够的钱,“碧”就可以给你提供任何你需要的服务。

    “王总,你好坏呀!你只能用桌上的道具碰我,不能直接用手的啦!”一个身穿紧身连衣热裤的女侍应娇声推拒著某男人的咸猪手。

    “这样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男人y笑著从桌上挑了只震动棒,把开关推到最强位置,然後放在女侍应的胸前,摩擦著她的酥胸,不一会她就激凸了───原来没穿内衣的。

    “恩好麻哦!”

    另一边,一个袒胸露r的女侍应背坐在一个看不清楚脸的男人身上,不停上下套弄。嘴里还喊著:“啊!啊───好爽啊!快点。。。快───”

    “小y妇,你倒很会享受。给我把腰扭起来!”说罢“啪啪”两下打在她的p股上。

    “哦!───啊啊───”

    。。。。。。

    这里提倡解放自我,许多男人就是喜欢在大厅里,在众人的面前与女人肆意调情交欢寻找刺激。这里每位女侍应都是精挑细选的美人儿,有狂野奔放型,妖娆冶豔型,清纯无辜型,温柔娴雅型,性感火辣型。。。。。。总之什麽类型的女人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碧”找不到的女人。而且这里极安全隐蔽,维护每位客人的利益,保障他们的隐私,只要出了大门,就与这里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有天在路上遇见某个曾经欢好过的女侍应,她们也不会主动上前攀谈。

    这里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

    楼渝丝毫不被周边的火热戏码影响,一直保持著邪魅的微笑,带著两个老相好进了里间的一个vip房。

    这个房间的灯光是紫色的,不同於大厅的昏黄,给人一种煽情迷离的感觉。

    楼渝拥著susu坐在沙发上,对面是一个小型舞台,中间还有根钢管。此时欣儿正在台上,手抓钢管随著音乐摆出各种性感挑逗的姿势。

    “楼大设计师,你觉得人家今天的打扮好看吗?”susu靠在楼渝怀里,把抱著的大捧蝴蝶兰放在身边的沙发上,仰著美豔的小脸问道。

    “好看!”看著susu闪烁著希冀的眼眸,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

    “楼少那人家呢!?”台上的欣儿不依了,起立蹲下故意露出r沟。

    “唔───肩带拉低点。。。对!再低点。。。。。。这样就很好了。”

    “恩楼少你好坏呀!”欣儿在楼渝的指引下衣服越拉越低,茹晕都露了出来,半个茹房白晃晃的暴露在外。她嘴里说著害羞的话,可表情一点都没有不自在。她的媚眼直勾勾望著楼渝,纤纤玉手抚上自己丰满的酥胸,在嫣红的茹晕上轻轻刮弄。

    楼渝半眯著桃花眼,嘴角还是那抹玩世不恭的笑。一旁的susu不甘心注意力全被欣儿夺走。她抬起头在楼渝耳边吹了口香风,还伸出小手隔著衬衣在他胸前划著圈儿。

    台上的欣儿已经衣衫尽褪,露出乌黑毛发微掩著的下t。她一脚踏在钢管上,手拿一根king size的按摩棒,在x口摩擦了几下後慢慢c入自己的花x。

    “恩───啊───楼少───我要。。。我要。。。。。。”欣儿一边卖力抽c著自己的下t,一边对著楼渝y叫。

    这边的susu也没闲著,她只著黑色的性感内衣,坐在楼渝怀里,拱起自己的胸部让他亲吻。

    楼渝的桃花眼黑得纯粹,还散发著迷离的光。他一手翻起susu的内衣,把她已经硬如石子的r首含入口中,舌头在上面快速地撩拨。

    “唔───”

    “啊!”susu惊呼一声,已被楼渝转身压向沙发,那束美丽的蝴蝶兰就被她压在身下。恍惚中她有种错觉,仿佛在楼渝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痛。

    …

    谢谢 错失的爱,wen4321,lyloveaj,cdx88520,夜清幽11,自由角落 贝比送我的新年礼物哦!谢谢大家的支持和投票!

    第二十二章  纵情欢爱

    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一躺一趴著两个赤l的美女。她们唇齿相接,胸脯相贴,红肿发硬的r首相互摩擦,随著身後男人的耸动不断发出y声豔语。

    两人的x口微张,四片花瓣紧紧包覆著一条粗大紫红的欲龙,此时那欲龙正一前一後快速摩擦揉碾著,每一次前c都能顶到两人肿胀的花蒂。

    “唔好。。。好嘛啊!───楼少你的大家夥碾死我了。。。。。。”躺在下面的susu松开和欣儿交缠的口舌,大声喘气y叫著。

    “恩───顶到了。。。顶到了。。。。。。啊───”趴在susu上面的欣儿忽然仰起头浑身一阵阵颤抖,显然是到了高c。

    “我也。。。我也。。。啊───”

    刹时间花汁漫溢,把紫红色的粗大欲龙弄著湿淋不堪。

    “咕啾”

    “啊───”

    楼渝猛的一下c入了susu的花x,直捣花心。susu惊叫一声,半是快慰半是满足。楼渝也不等她适应就开始快速地抽c起来。待c了几百下後,花x已是汁y横流,“唧唧”作响。而那susu则是两眼微翻,脸红气喘,嘴巴也合不上,唾y从嘴角流下,口里无意识的低喃著,白滑的r体软如烂泥。

    楼渝轻嗤一声,抽出自己的欲龙,双手掌住欣儿的圆臀,湿亮的紫龙斜倾向上,又狠狠灌进欣儿的体内,开始新一轮的狂c猛送。

    虽然身体在肆意逞欢,可是心里的空d和疼痛好象愈发明显了。他今天是特地来祝贺小茳蓝的,因为下午还有一位客人,所以他来晚了。当他到圣安德的时候正好远远看到柳江南兄妹一前一後的朝教学楼走去。他出於好奇就跟在了後面───他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让他发现他们兄妹。。。。。。一想到这里,心下更是一阵钝痛。

    他算是看著茳蓝长大的,看著她从小就跟在她哥哥身後p颠p颠的,圆圆的小脸,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有时候看到她和江南斗嘴,那红扑扑气鼓鼓的小脸煞是可爱,大大的杏眼更是充满灵气,让他也忍不住的想捉弄她,跟她拌嘴斗气。这一捉弄就是十几年,还把自己的心给慢慢赔了进去。今天他去买花,下意识就买了蝴蝶兰,打算送给茳蓝。可谁知道。。。。。。

    要他放弃吗?───他做不到!

    沙发上美丽的蝴蝶兰已经因为他们三人的剧烈动作纷纷凋落,飘零一地。楼渝眼神一暗,随即却又重燃火光。兄妹情深又如何,最终小茳蓝的归属绝对不会是她的哥哥。

    而他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