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

_分节阅读_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儿时并不陌生的声音,她的母亲,就是在黑道寻仇的时候被枪打死了。

    方家即将破产的消息一定被人传了出去,所以,方家过去得罪的黑道人马立刻来寻仇了。

    方媛媛心中骇然,更用力地往山上奔去。

    迎面仓促地奔过一道人影,浑身是血,十分狼狈,方媛媛大惊,“三哥!”

    立刻过去扶着方维,家里真的出事了,爹地和两位哥哥呢?

    “笨蛋,你这个时侯回来做什么,快走!”方维见到妹妹,嘶声厉吼,不由分说地拉着她隐入一旁的森林中。

    他身上中了三枪,都在手臂上,拼着一口气跑出来,眼睛猩红,夹着狂风暴雨般的恨意。

    雨水冲刷了他们的足迹,冲淡了血迹,追杀的人,并未发现他们的行踪。

    黑林中,方维强硬地拉着方媛媛,在拼命地奔跑。

    “三哥,他们是什么人?爹地呢,大哥,二哥呢?怎么没看见他们?”不详的预感在心里顿升,方媛媛察觉到方维身上强烈的恨意。

    难道说……

    方维转身,重重地甩开方媛媛的手,额上青筋偾起,猛然一拳重重地捶在一颗树木上,骨骼咯咯作响,鲜血登时流出。

    英俊高大的男子,一头重重地撞在粗壮的树干上,方媛媛惊呼,慌忙奔了过去,“三哥,你在做什么呢?”

    问话间,她的眼泪,已经流下……

    方维倏尔软倒身子,强硬的男子,眼泪滚了下来,眼睛血红,“爹地,大哥,二哥……是我无能,没能察觉到萧绝的诡计,是我害死你们。”

    一道闷雷在天际响起,轰隆隆,白刃般的闪电,在密林中,反射出方媛媛,如雪般的脸……

    身子也软倒在地,一下子坐在泥泞的土地上,雨水唰唰地流,全身血液冻结成冰。

    她爹地死了,她两个哥哥也死了……

    这个认知,几乎击垮了方媛媛,在她刚刚失去一段她最珍惜的婚姻之刻,又接着失去三名重如生命的亲人。

    太多的绝望,一起涌上,方媛媛瞳眸睁到极限,猛然喷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媛媛,媛媛……”方维大惊,悲伤的声音如受了伤的野兽般,在密林中,久久盘旋不去。

    正文 第四章 真相 2

    方媛媛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

    四周一片洁白,病房中,一个人都没有,荒凉而孤寂,忆起昏迷前的一幕,绝望如潮水,淹没了她。

    她再也见不到爹地和哥哥们了。

    三哥呢?

    方媛媛立刻坐起身来,顿感下身一阵刺痛,她闷哼一声,蓦然睁大了眼睛,一手按在腹部,那是……

    此刻,门开了,萧绝走了进来。

    俊美无涛的脸,冷酷,寒澈,毫无表情。

    冷冷地道:“孩子,我已经让医生拿掉了。”

    轰然一声倒塌,方媛媛的世界,已经支离破碎,而萧绝,再在她的伤口上捅了一刀。

    雪上加霜。

    恨意从方媛媛的眼中溢出,她怒吼,“萧绝,你凭什么拿掉我的孩子,我们离婚了,那是我的孩子,你会遭天打雷劈的!”

    萧绝冷冷地笑,声音低哑,充满了嘲讽,“就凭你,也配有我的孩子?”

    “萧绝,你……你不得好死!”

    “方维也真够大胆,敢送你来医院,外头悬赏一千万,要你和方维的人头,方大小姐还是小心你自己的项上人头吧,就凭你是方家的女儿,就永远不会是我萧绝孩子的母亲,你不配!”萧绝说罢,拂袖离开。

    方媛媛狠狠地瞪着萧绝离开的方向,紧紧地咬着唇,挺直了背脊,她不会倒下,绝不会。

    短短一天,安稳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再不是娇娇女。

    三哥怕她出意外,送她来医院,却不料,送羊入虎口,萧绝想要找一个人,比翻书还容易,阴差阳错,让她失去了孩子。

    没关系……

    无所谓了……

    现在,她最主要是养好身体,找到三哥,她要报仇,一定要找到凶手,把害得他们一家家破人亡的凶手,千刀万剐。

    本是柔弱的女人,一秒之间,成长了。

    拥有了最坚毅不屈的灵魂。

    媛媛很聪慧,在医院养了一个礼拜,还没有什么动静,她就知道,有人在暗中保护她。

    不是为了保护她的命,而是把她当成诱饵,想要借由她,找到方维,斩草除根。

    而这个人,最有可能,就是萧绝。

    方媛媛清醒了,不再对他存有幻想,想起方维曾经的低吼,自责,心中疑团越重。

    她一定要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本就是黑道出身,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方家几个孩子很小就练武,都有一身不错的本领。娇柔的方媛媛,同样也是,只是她不喜欢杀戮,不喜欢打斗而已。

    萧绝一定认为,她是一位乖乖女,这些年眼中只有萧绝,在他眼里,方媛媛就是个卑微,没有主见,软弱的女人,所以,想当然地认为,方媛媛出院后,一定会去找方维。

    只要跟着他,就会找到方维。

    等到手下汇报说方媛媛失踪了,他才知道,原来,萧绝,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而这个看似微小的疏忽,却成了致命的错误。

    正文 第五章 婚礼 1

    商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自从方家一夜之间被人灭门之后,萧绝迅速掌控了方式企业,短短一个月,把方氏变成了萧氏,手段快速,果断,风行雷厉,很快的,方氏在商场上成了历史。

    当人们偶尔提起,只得一阵唏嘘,不胜感慨。

    曾经是商场的龙头老大,黑白两道都要让其三分,最终还是被萧绝给吞并了。

    萧绝,成了商场的霸主,一个神话。

    被人捧得尊贵如帝王,他的帝国,已经覆盖了半个地球。

    转眼之间,半年过去了。

    一个消息让全世界未婚少女开始疯狂地嫉妒,崩溃。

    拥有傲人外表,富可敌国,成了全世界少女梦中情人的萧绝,即将迎娶A国某政要议员的女儿。

    商与官的结合,萧绝此后更是所向无敌,为所欲为。

    在商界就是他的天下,再无人管束,权力一时膨胀到最高峰。

    方家遗址。

    半年前被人烧毁的方家遗址,已然是一片废墟,这片山头都是方家的产业,自然不会有闲杂人等贸然上山。

    死寂的山上,热闹了起来。

    二十几个人,黑衣劲装,墨镜,从密林走出,上山。

    为首的两人,正是黑道悬赏高达五千万的方维和方媛媛。

    二十几个人,屹立在原是方家花园的废墟中,四周一片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里,葬送了方家的家主,还有两位铁血男儿。

    他们的英魂,还围绕不去。

    由方维和方媛媛带头,众人肃穆地向方家权力中心,拜了三拜。

    这通常是黑道上,出任务的时候,传统仪式。

    方维一脸铁血,半年过去,男子的眼,变得更深邃,更锐利,也更沉稳了。

    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下山该做什么,还有谁不明白?”低沉的声音,像是一首悲壮的歌曲。

    “没有!”众兄弟齐声应道。

    方媛媛的眼睛,冷得没有一丝温度,淡淡道:“三哥,在行动之前,留十分钟给我。”

    “为什么?”

    方媛媛冷笑,唇角都是冰冷的嘲讽,“萧绝结婚,我得去恭贺一声,不是吗?”

    婚礼办得很热闹,整个教堂布置得美轮美奂。

    这场超世纪的婚礼,所费不菲,萧绝看似很重视对方。

    “新郎萧绝,你是否愿意娶杜敏小姐为妻,无论生老病死,无论贫穷贵贱,你都会爱护她,珍惜她,不离不弃吗?”牧师庄严的声音缓缓地在教堂中响起。

    “我……”

    愿意两字还未出口,只听得砰的一声,教堂的门,轰然而开……

    众亲友纷纷扭头,看向门口。

    方媛媛背着光,光线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朦胧的芳香光晕。众人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见一道纤细娇柔的身影,缓缓地走进教堂。

    萧绝的眼危险地眯起来,看向那道缓缓走近的娇柔身影,有一瞬间,竟然认不出她是谁。

    方媛媛黑色劲装,宽大的黑色外套,包裹出窈窕玲珑的身段,面容清丽,冰冷如霜。

    “是你?”

    正文 第六章 婚礼 2

    士别一日当刮目相看,此话说得一点都不假。

    凡是认识方媛媛的人,第一眼很难认出眼前气质冰冷,姿态高雅沉稳的女人就是半年前毫不起眼,娇弱的方媛媛。

    踩着半寸高的高跟鞋,方媛媛缓缓地走近萧绝,她眼里只有他,那是目标。

    她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放纵而肆意,冰冷的脸上带着藐视天下的嘲讽笑容,让萧绝有种错觉。

    她真的是方媛媛?

    萧绝冷酷的神色微微恍惚了下,邪魅的眼睛,有一点茫然。

    刚认识方媛媛时,她是高中生,典型的温室花朵,娇柔,脆弱,处处要人保护。

    怀着恶毒和报复的目的,他娶了她。

    不管多晚回家,都有一盏温暖的灯在等着他,不管他脸色如何冰冷,她都是笑意盈盈,温柔乖顺。

    对爱情,很执着,对他,倾尽一切。

    三年,没有过一句怨言,也没有向方家抱怨过一句。

    如阳光般,包容着他。

    那个女孩,美好得像一块玉,是难得的珍宝。

    他曾经动摇过,那颗不受控制,蠢蠢欲动的心,被她吸引,受她蛊惑,强烈地想要霸占她的一切,锁着她,一生一世。

    可是,她是方家女儿。

    一想到这,那些蠢蠢欲动,都被他打入无底深渊,让自己更加无情地对待她。

    而如今站在他面前的方媛媛,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寒澈,孤傲,尊贵得高不可攀。

    那个温柔浅笑的女孩去哪儿了?

    萧绝发现,被他打入深渊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