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6

_分节阅读_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绝的眼底。

    萧绝已经的手,突然打不下去。

    这样的眼光,竟然让他的心蓦然一抽。

    不禁恼羞成怒,狠狠地扯过流苏,狠毒地低语,“好一张伶牙俐齿,好,好,好!”

    他兀然俯首,狠狠地吻住流苏的唇,狠狠地啃咬,眼中阴鸷又冷酷。

    流苏微怔,张口欲说什么,灵活的舌头已经窜入她的檀口中,狠狠地吸吮,夹着怒气和惩罚的吻霸道强悍得想要吞噬流苏的灵魂。

    萧绝并不理解自己为何如此的冲动,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舌头已经卷住她的,疯狂地吸吮她的甜蜜,掠夺她的呼吸,她的灵魂。

    没想到,她的滋味竟如此的甜美。

    他扣紧她的腰,渴求般地啃咬,甜美的滋味竟让他舍不得放开。

    流苏挣扎起来,脸上的不逊和羞愤更是激发男人体内的兽性,勾起他疯狂的渴求。

    后腰被人紧紧地拽住,狠狠地压下他已经奋亢的下体,流苏心里羞愤交加,可耻的是,她竟然觉得有股快感在体内冲击,她一定是疯了。

    越是有人靠近,她越是想要……

    她怎么能被药物控制,不能……

    这不是她,流苏狠狠地推开萧绝,苍白的唇被吸吮得红肿,脸蛋潮红,眼光羞愤。

    寒风透过门窗吹了进来,萧绝眼光阴鸷地锁着流苏,这个女人,竟然让他失控了,突然想起什么,他冰冷地笑了。

    眼光扫向那熏香,给自己找个合理的解释。

    一定是魅香的原因,他进来一段时间,也嗅了不少,是媚药的影响。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方流苏,敢顶撞本王,你会后悔莫及的!”萧绝残忍地道,扫了那三名乞丐一眼,很满意地看到流苏眼中闪过的恐惧。

    他就不相信,他制不住这个女人。

    她一个人在房里坐了那么久,早就吸进去不少魅香,哼,他倒要看看,她能银荡到什么程度。

    看着贞洁烈女变成荡妇,这感觉还真不赖,萧绝残忍地想着。

    “方流苏,这就是为方锦绣准备的洞房花烛,既然你来了,那么,你就代替她享受吧!”萧绝声音冷如冰霜。

    流苏拧眉,看见那三个猥琐的男子步步向她紧逼,不禁害怕得后退。

    他们的眼光,像是要吞了她,很放肆。

    萧绝抱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被逼出困境,冷冷地看戏。

    “你们别过来!”流苏是怕的,声音都有些抖了,就算再怎么淡然脱俗,遇上这种事,哪能淡然对之。

    那三人不说话,只是狞笑着,吸入魅香,又几年不碰过女人的他们,身体早就勃发,此刻恨不得狠狠地把流苏扑倒,放肆地蹂躏。

    他们也确实这么做了,狠狠地把流苏扑倒在床上。

    腥臭的味道蔓延,男子肮脏的手,肮脏的唇在她身体上肆意游走。

    嫁衣被狠狠死撕破了。

    艳红的颜色控诉着它的凄美。

    流苏挣扎,她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感觉。

    那手,狠狠地抓着胸前的柔软,大力地蹂躏,有两只手,放肆地抚摸上她的大腿。

    四肢都被禁锢,雪白的中衣又被撕开,露出雪白的肌肤,还有荷色的肚兜。

    一滴眼泪,无声无息地滑入云鬓……

    屈辱之感排山倒海涌来,把她淹没……

    正文 第十六章 大婚 4

    萧绝冷眼看着已经呈现半裸的流苏,看见她摇晃中落下的那滴泪,邪魅的眸,微微一眯。|

    方流苏……

    这个背影酷似柳雪瑶的女人……

    不管多么像,她也不是瑶儿。

    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那三名男子见她不再挣扎,放松了警戒,更肆意地蹂躏,眼看就解下她的肚兜……

    萧绝拳头不知不觉握紧……

    倏然听到一身惨叫,一名乞丐跌下床,胳膊被人刺伤,那两名也惊恐地跳起来。

    流苏缓缓地坐起来,用破碎的衣裳遮住外露的春光,一支带血的簪子,顶在咽喉间。

    她清澈而淡漠,如雪山之水,饶是在此狼狈的局面下,亦不见一点慌乱,澄澈淡然的眼光却有百折不挠的勇气和毅力。

    萧绝眼色一寒,露出辛辣的讥讽,“一条贱命,你以为可以威胁本王,愚蠢的女人!”

    流苏澄澈的眼光看着萧绝,微微一笑,绽放出妖娆的魅力。

    微微用力,尖锐的利器刺入她细嫩的脖颈,鲜花登时流溢,那三名男子色变,连连后退,不敢再放肆。

    流苏的表情,是那样的无所谓,那样的淡然,又是那样的义无反顾。

    羞辱的新婚之夜,尊严早就被人狠狠地践踏。

    迟钝的痛,在心里缓缓地蔓延,她决不允许自己最后的自尊被自己糟蹋了。

    流苏脸色惨白,衣不蔽体,眼神却坚定而疏远,有一种即使你把全天下最美好的东西捧在面前也毫不心动的淡漠。

    “你可以试一试,这是不是威胁。”流苏淡然道。

    她身体晃了晃,站得有些勉强了,眼前有些发黑。刚刚那阵羞辱,四肢胸脯被人凌辱的感觉,让她几欲作呕。

    萧绝神色一冷,危险的眸子紧盯着那玉簪,血腥之气升腾,“出去!”

    谁也不动,萧绝的眼睛紧紧地瞪着流苏的簪子,好像一疏忽,那簪子就会狠狠地要了流苏的命。

    “出去!别让本王说第三遍!”萧绝冷酷的声音已经带着浓烈杀气。

    那三名男子这才反应过来,撞撞跌跌地出了门,还不忘了关紧。

    “方流苏,你当真不怕死吗?”

    正文 第十七章 大婚 5

    “死……呵呵,当然怕……”流苏有点佩服自己,眼前都昏花了,却有力气应付这位邪魅冷酷的王爷。

    她只是微微晃了一下,又勉强站住。

    流苏吸进太多的媚香,即使她再怎么咬牙忍住,体内充斥的和热潮也阻止不了,可她不愿意让萧绝看出来。

    萧绝脸色阴沉,她脸上潮红和苍白两种色彩交错,吸多了魅香的红,失血过多的白,红肿的脸颊,破裂的唇角。

    清清秀秀的一张容颜狼狈不堪,红白交错,却让人有一种呵怜的心疼。

    破碎的衣裳遮不住单薄的身子,娇弱得令人酸楚,心碎。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如此反抗过他的威严,挑衅他的底线,方流苏,这个娇柔的女人,却狠狠地甩了他好几巴掌。

    愤怒、错愣、不解、疑惑……还有更多说不清的莫名情绪,让这位历来呼风唤雨的王爷脸色越加难看起来。

    他讨厌这种受人影响的感觉。

    这场复仇的婚姻,是他开始的,必须由他控制。

    屋里已经是一片狼藉,萧绝的怒气却缓缓褪去,口齿之间却缓缓咬着三个字……

    方流苏……方流苏……

    流苏慢慢地把玉簪放下,抹了抹脖子,还好,刺得不深,伤口也不大,血留得也不多,唇边掀起自嘲的弧度,人,怎么会不怕死呢?

    “若是不怕死,刚刚就该狠心刺穿才对,王爷,您说是吗?”

    萧绝脸色一沉,缓缓地逼近流苏,残忍地捏着她的脖子,捏在那伤口上,本来不疼的,此刻却是火辣辣的痛。

    “方流苏,若是你有个意外,本王就下追杀令,天涯海角追杀方锦绣,对方家赶尽杀绝。”

    流苏看着他,一脸淡然。

    许久,才轻声道:“你该恨的人是我,她是因我而死,让我代替姐姐。”

    萧绝放肆地捏着流苏的脖颈,流苏的脸,渐渐变得苍白,呼吸也变得珍贵起来,她飘然地笑了,疏淡的笑,是那般的美,却那般的苍凉。

    恨意蒙蔽眼睛,冷声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只要你放过我姐姐,我,无所谓!”

    “你是方锦绣的手中宝,让你生不如死,的确比让方锦绣生不如死来得痛快。”

    流苏微微一笑,“无所谓……”

    这笑容,很柔,很淡,如风,如水。

    看在萧绝的眼里,却感觉窒息般的疼痛。

    这三个字,淡然,恬静,却如一块石头,压在冷酷的男子心上。

    什么样的环境,养出这样的人儿,坚韧、清雅、淡漠、澄澈……

    方流苏,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女子。

    倏然,流苏晕了过去……

    萧绝下意识伸手扶住她,冷冷地看着怀中狼狈的容颜,……

    吵醒流苏的是体内一股空虚的骚动,还有身上被人肆虐的疼痛,有一双粗糙的手,透过伸进她的衣裳,抓住她的柔软,狠狠地凌虐,毫不怜惜。

    像是有一块巨石压在心口,闷得透不过气来。

    流苏不安的扭动身体,想要摆脱这股骚动,可体内燥热的空虚让她更加渴望,恐慌。

    掌控不住的感觉让她很不安。

    蓦然锁骨上传来一阵疼痛……

    流苏倏地睁开眼睛,大吃一惊,“你……”

    正文 第十八章 大婚 6

    苍白的唇才开启,就被人狠狠地攫住,柔软湿热的唇在她香唇上吸吮,把她剩下的话音全部吞噬。|

    流苏怔怔地看着身上的男子,有一种悲哀在心田中流动。

    身上的男人,总会让她觉得莫名其妙的心痛,莫名其妙的悲伤。

    空白的记忆中,似乎有过他的痕迹。

    明明,他的手段是如此的残酷,可是,她,却那么的心疼他。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萧绝似乎很享受,动作轻缓起来,轻佻慢捻,想要挑起她感官的享受,以一种放肆羞辱的姿态,在她身上游走。

    身无寸缕,处子之香在罗帐内蔓延。

    很暧昧,又很孤寂。

    萧绝的唇舌,激烈地寻找着她温软的香舌,吸吮挑逗够了,轻轻咬了一口,流苏秀眉一蹙,嫩白的手,撑开两人紧贴的身子。

    触手的滚烫让她本来艳红的脸,越发红了。

    “怎么?王妃难道忘了,今晚是我们的</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