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8

_分节阅读_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淡淡地蹙眉,摸了摸额头,果然,这时候让紫灵去熬药也太折腾人了。

    夜已经太深了,她起身,倒茶自饮,等到天亮吧,希望夜里能好过一些。

    不知道今天,萧绝会不会过来,流苏蹙眉,想起昨晚,心里一阵战栗,那种失去一切的灼热疼痛记忆犹新,一回想就让她升起恐惧。

    那个恶魔般的男人……那双邪魅的眼睛……都让她心底恐惧。

    那孤寂的背影,却让她心酸。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眼睛发红,身子单薄,纤细的背影看上去,孤单凄凉,十分的无奈和孤独。

    蓦然,纱窗一动,一道黑影闪进屋里,流苏睁大眼睛,恐惧地后退几步,并未像寻常女子般大吼大叫。

    那黑影渐渐关好窗,缓缓地转过身来,流苏檀口微张,“云大哥,怎么是你?”

    来人眉清目秀,生得十分俊秀,眉宇间凝聚着一股桀骜不驯,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很大气的风度。

    云烈怒视着流苏,一步一步地走近,身体里岩浆般的怒气和心疼如潮水般,淹没了他,几乎丧失理智。

    流苏第一次看见如此模样的云烈,害怕得后退了几步,身体抵在墙壁上,退无可退,脸色苍白起来,“云……云大哥……”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竟会是你!”云烈低声嘶吼着,咆哮得如受了伤的野兽,他的眼睛,露出了痛苦的绝望。

    流苏一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慌张地想要逃开这种悲哀的气流,却被云烈猛然抱进怀里。

    “苏苏,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怎么能,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是你嫁人?”云烈抱着流苏,紧紧地压在胸口,心被人撕碎,七零八落,痛得窒息,语气沉痛,悲伤,还有愤怒和不甘,太多的情绪让这位顶天立地的男儿手都在颤抖。

    云烈是京城巨富,几乎垄断了京城布匹绸缎买卖,和方家生意上有来往,两年前结识方家姐妹,三人一见如故,感情笃厚。

    锦绣大婚那天,是流苏命人找来云烈,打昏了她,让云烈带她出城,逃到安全的地方,为了让他安心,她撒了谎,说是会让丫鬟代嫁,云烈深信不疑,回来之后去找流苏,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那一刻,晴天霹雳也不过是如此。

    愤怒,悲伤,绝望……他爱了两年的女子,本想等到年底向方家提亲,正式娶流苏过门,没想到,她却嫁给了萧绝,那个残酷邪魅的魔鬼王爷。

    “苏苏……”

    “云大哥,你……”流苏推开他,云烈却抱紧,几乎勒断她的腰,流苏难受得蹙起眉来,头越发沉重起来。

    “苏苏,我带你走,好不好,我们离开京城,我知道,你是不愿意嫁的,是不是伯父伯母他们逼你的?是不是?我带你走,不要留在这种吃人的地方。”云烈声音悲伤,充满了对她的心疼。

    娇柔的流苏,就像枝头一朵寒梅,清冷而孤傲,有一颗坚强又脆弱的心。而那位魔鬼王爷,却是催花毒手,流苏一定会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他疼宠了两年,恋慕了两年的女子,怎么可以把她放在这样的恶魔身边。

    流苏心里有些明白了,云烈喜欢她。

    其实并不是很难发现,只是她不想去深究,这副身体,自小病弱,还不知道能活几年,怎么可以误人误己,锦绣曾经无意中透露过,云烈喜欢她,而她只是淡淡地笑,说他只是把她当成妹妹。

    “云大哥,对不起,我骗了你,可是我不能走,我走了,萧绝不会放过姐姐,也不会放过方家。”流苏看着云烈血红的眼,淡淡地说道。

    “那你呢,你怎么办?一辈子都留在这种地方吗?让他折磨吗?”

    “他答应过我。”

    “他是什么人,他说的话能信吗?苏苏,别傻了,他只是骗你的,苏苏,锦绣要是知道了,她会恨不得马上冲过来的,她那么疼爱你,会让你留在这样的地方吗?”云烈心疼地道,不止是锦绣,连他,都疼得喘不过气来。

    悲伤的气氛在屋里不断地蔓延,如墨滴入清水,不断地扩散,这种悲伤,无药可治。

    “不要让我姐姐知道,云大哥,求求你,瞒着她,姐姐不能有事。”她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锦绣,不能让锦绣出事,不然一切都毫无意义。

    云烈眼中都是绝望,还有一层隐藏住的悲哀,捧着流苏的脸,凝视着她,沉痛问道:“你就担心锦绣,苏苏,你可想过我?我怎么办?我……我爱你啊!”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深情

    云烈眼神痛苦绝望,却情深似海,初识流苏的时候,她还小,云烈却已经迷失了一颗心,有段时间天天往方家跑,想要见她的心在隐忍中发狂,感情在激烈地燃烧,那段日子,只要看着她,就是不说话,他都会开心一整天。

    每个人都认为,云大少爷喜欢国色天香的方锦绣,双方父母也乐观其成,只有云烈自己知道,他爱上的,是清冷淡然的方流苏。

    两年,不算短的时间,他早就不可自拔,在耐心等待她长大的日子里,是充满甜蜜的。

    他知道流苏性情淡漠,不会轻易动心,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会有人抢走她。

    他也知道,流苏身边除了锦绣就是他,只要他有足够的耐心,一定会打动他,流苏最后一定会属于他。

    这么确信着,等待的日子才不会彷徨,才会甜蜜如斯,甘之如饴。

    可现在,她却嫁人了,嫁给她不爱的男人,而且那个男人对她恨之入骨。

    他怎么甘心,怎么舍得。

    从不出口的爱,原来竟是如此的容易。

    流苏眼睛微红,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这些年,她又不是木头人,只是给不起,所以一直不愿意深想,若即若离,自己恐怕才是最残忍的人,淡淡道:“云大哥,你年少有为,又才高八斗,日后一定会遇到和你相知相爱的女人,是流苏没福气,你把我忘记吧。”

    “苏苏……”云烈俊秀的脸庞扭曲,痛苦地低喃着撕裂他心的名字,“我爱你,我爱你,我从两年前就放下感情,怎么忘记?你教教我,要怎么样才能把你忘记?”

    流苏黯然,情字伤人。

    连云烈这样洒脱不羁的人也逃不过情网。

    究竟情字,有什么魔力,能让人哀伤、甜蜜、绝望、幸福,她不懂,真的不懂。

    缓缓地拉开云烈紧扣着她腰间的手,一根手指一个手指地拉开,心中微微有些痛。

    毕竟是曾经给过她温暖,给过她欢笑的人。

    她此生,等到的欢乐,并不多。

    所以,还是很珍惜。

    “云大哥,你是那么洒脱的人,傲视群伦,不该执迷于苏苏,我,不值得!”流苏唇边勾起苦涩的笑容。

    大娘和爹都说,她是扫把星,不祥之人。

    “苏苏,你怎么这样说,你是我见过最美好的女子,没有人能比得上你,跟我走吧,云大哥会让你幸福快乐一辈子的,苏苏,就算是成全我的梦,好不好?”云烈轻声道,悲伤的眼光带着祈求。

    在流苏面前,他怎么洒脱得起来?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女子。

    娇柔的少女清雅如菊,冷清如梅,漠然的眼睛蒙上一层淡淡的哀伤,幸福和快乐,离她是如此的遥远,她已经不奢望了。

    没有希望,才不会有失望。

    “云大哥,我只是把你当成邻家哥哥。”流苏坦然地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

    云烈如咽了黄连般,流苏真的好狠心,在他伤痕累累的心上又刺了一刀,但是,却不影响他的感情,“苏苏,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不在乎,什么都不在乎,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爱上我的,我会给你幸福的。”

    “云大哥……”

    啪啪啪……一声接着一声低沉的掌声从门扉那儿传来,飘在微冷空气中的邪魅之声听起来是那样的阴狠,还有嘲讽。

    “真是感人肺腑的一段表白!”

    萧绝走了进来,一步一步,如践踏在别人的心上,缓慢优雅得如一只等待捕猎的豹子。他一身紫色的锦袍,优雅尊贵,天生的王者威严,压迫得连空气都沉重起来。

    这样的男人,是所有生物都无法忽视的。

    邪魅、冷酷、残忍,正如百姓描述般,像个魔鬼。

    流苏心头害怕起来,此刻是深夜,云烈私闯王妃闺房,此等罪名,恐怕……

    小脸顿时发白了,连高温升起的红都压了下去。

    她被说成私通无所谓,可不能连累云烈,她已经很对不起他了,不能让萧绝对云烈下手。

    云烈一扫脸上的悲伤,眼光变得凌厉如刀,如冰刃射向萧绝,毫不畏惧。

    流苏默默地叹了口气,福身行礼,“见过王爷!”

    萧绝勾起残忍至极的笑容,“我的王妃,这是怎么回事?”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祈求 1

    流苏脸色惨白,单薄的身体在春寒中坚强地挺立,手,不知不觉地握紧,这个邪魅的魔鬼,他想做什么?

    云烈并不害怕,见流苏小脸发白,心疼极了,拉过她护在身后,“你想做什么?”

    萧绝神色一冷,倨傲地看着云烈,如君临天下般,冰冷而尊贵。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的脸,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冷酷。

    “云大少爷,这话应该是本王问你,三更半夜闯入本王府中,又和王妃搂搂抱抱,本王还想问问,你们在做什么?”

    云烈一怔,见流苏的脸色越发苍白,心中愧疚起来,他是不怕萧绝,可苏苏她……

    萧绝冷声嘲讽,“无话可说了?王妃,你就这么银荡吗?新婚第二天就在房中和男人幽会,就这么缺男人,还是说,本王不能满足你?”

    “萧绝你欺人太甚,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苏苏?”云烈气得脸色涨红,恨不得冲上去撕了萧绝,这般恶毒的话,对一个女子而言,是多大的羞辱。

    名节,是女子最重要的东西,最值得用生命捍卫。

    流苏面色如雪,静静地站在旁边,一语不发,脸上一片淡然,对萧绝的话,置若罔闻。

    萧绝冷笑,“苏苏?叫得可真亲密,云大公子,三更半夜,孤男寡女,不是通奸是什么?新嫁娘第二天就勾搭上旧情人,本王真娶了个好王妃,如此银荡。”

    “萧绝你血口喷人!”云烈气得猩红双眸,额头上青筋暴跳,恨恨地盯着萧绝,若是眼神能杀人,萧绝已经被他碎尸了。

    转头见流苏淡漠的脸,心中更疼到极致,是他太过大意,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人,萧绝如此憎恨方家姐妹,一定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

    苏苏她,一定会名声扫地,成为人人鄙夷的荡妇,一想到这,云烈的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捶了一拳。

    流苏淡然地笑了,对着云烈摇摇头,道:“云大哥,你别担心我,夜深了,你走吧!”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