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9

_分节阅读_9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萧绝对她的羞辱,当着云烈的面,她是有些在意的。

    她也知道,萧绝是故意的。

    这个男人,一向如此的残忍。

    如今,她只盼着,萧绝能高抬贵手,放过云烈一马。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祈求 2

    “苏苏,我不走,这个恶魔一定不会放过你,我带你走,这里困不住我的,苏苏,别留在这里让她羞辱,和云大哥走吧!”云烈抓着流苏的手,急急地道。

    流苏粲然一笑,摇摇头,看得云烈心酸不已,这娇弱的身躯,埋葬了多少情绪,又隐藏了多少伤痛,到了此刻,为什么还能如此淡然以对。

    萧绝瞳眸一暗。

    就像是相爱至深的情侣,恋恋不舍地道别,而流苏少见笑容的脸,笑得那么恬静,甜美。

    他心中不悦到了极点,再怎么说,流苏也是他的王妃,虽然他不爱她,却见不到她对别人好,就是一种,我不要,也不会给你的极端变态心理。

    他面无表情,语气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真感人的画面,云大公子,你眼光真是差到极点,怎么看上流苏这种货色,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人死板不算,连在床上也像条死鱼,你究竟看上她什么了?”

    云烈眼赤欲裂,低吼起来,“我杀了你!”

    说罢就冲上去,要找萧绝拼命,他怎么可以这么羞辱苏苏,怎么可以,哪有一个女人受得了这种不堪的侮辱,他一定要杀了萧绝。

    流苏拉着云烈的手臂,脸色苍白如纸,单薄的身子在昏黄的灯光中,摇摇欲坠,像是风一吹就要散的模样,孤单得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云大哥,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你别介入,若是为我好,你快走吧!”流苏蹙眉,急急地道。

    “苏苏,他就是这么对你的吗?无辜的你,为什么要承受他的怨气,他简直就是个神经病,这么无情地羞辱一个女人,他根本就是垃圾,苏苏,我……”

    萧绝眼光一暗,危险地眯起眼睛,云烈的辱骂,激起他心底最暴戾的因子,嗜血的残酷蠢蠢欲动。

    “云大哥!”流苏轻斥,眉角掠上轻愁,“算是苏苏求你了,快走吧!”

    萧绝阴寒地笑了两声,那笑容,阴狠得让人毛骨悚然,“走?哪那么容易?败坏了本王王妃的名节就想走,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流苏静静地看着萧绝,清雅如菊,一片淡漠,“王爷,我和云大哥清清白白,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不要辱了他的名声。”

    萧绝面容酷寒,邪魅的大眸犀利如刀,“我的王妃,你自身难保,还有心顾着别人,本王当真是佩服啊,清清白白,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出去,谁相信你们是清白的?别人只会说,你们是奸夫淫妇。”

    “萧绝你……”云烈气红了双眸,萧绝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流苏,他心中心疼极了,也恨极了他,恨不得抽他筋,扒他的皮。

    流苏微微冷笑,“不知王爷你要如何,才会放过云大哥?”

    正文 第二十四章 羞辱 1

    流苏微微冷笑,“不知王爷你要如何,才会放过云大哥?”

    她沉静地看着萧绝,唇边的笑容,有点凄,有点嘲讽,萧绝的怒,对她毫不影响,但,若是连累了云烈,她会心有不忍。

    萧绝邪魅的眼闪过犀利,把玩着拇指上的戒指,“我要如何?自然是送官法办,云大公子勾引萧王妃,这罪名,可不轻,圣天的律法中,此罪可诛。”

    流苏和云烈皆浑身一震,特别是流苏,单薄的身子摇摇欲坠,愤怒地瞪着萧绝,骂道:“你这个恶魔,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圣天是你萧家天下,你说了算,就是死,我问心无愧。”

    萧绝眼光阴鸷,神情凌厉,“方流苏,好一个问心无愧,我说过会让你生不如死,怎么这么简单地让你去死呢?”

    他恶毒地说,“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萧王妃是人尽可夫的荡妇,出门连三岁孩子都会辱骂,慢慢的,将你凌迟,这才是本王的方法,而云烈,哼,本王铁定是送官法办,你说得对,萧家天下,本王说什么,就是什么。”

    云烈愤怒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脸色唰白,“你无耻!”

    萧绝眼光危险地眯起,凌厉地扫向云烈,“辱骂王族,罪加一等!”

    流苏静静地看着萧绝,上前了几步,声音沉静如水,清雅的身影站在高大的萧绝面前,显得那么弱小,任他鱼肉,“王爷要如何,才肯放了云大哥?”

    萧绝犀利的眼光在流苏脸上巡视,挑起她的下颚,强悍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让流苏不禁打了个寒颤,暧昧,勾起她最不堪的回忆。

    “他对你就这么重要?嗯?”他邪魅地勾起流苏的青丝,暧昧地嗅着,眼睛紧紧地盯着流苏,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听到彼此沉静的心跳声。

    流苏不习惯这样的亲密,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萧绝眼中阴鸷,狠狠地勾着流苏的腰,娇柔的身子狠狠地撞在他的胸膛,萧绝残佞地笑了,“若是王妃能取悦了本王,本王说不定可以网开一面。”

    流苏面色一白,羞辱的感觉如海潮般淹没了她,娇小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凝眸,静静地对着他的眼,轻声问道:“王爷,你非要如此吗?”

    萧绝被她透彻的眼光看得有片刻的闪神,清雅的脸庞,澄澈的眼神,竟让他闪过淡淡的恻隐之心。

    这太不寻常了。

    这个女人,不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情绪,他绝不允许。

    “怎么?你不是要本王放过他吗?只要取悦了本王,一切好说。”萧绝勾起流苏的下巴,冷薄的唇在流苏毫无血色的唇上印上一吻,笑容残佞。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羞辱 2

    云烈看得心疼不已,萧绝如此不遗余力地羞辱流苏,他简直不敢相信,流苏继续留在王府,要承受什么样的痛苦。

    “苏苏,别求他!”云烈冲上去,一把拉过流苏,见她脸色苍白如纸,心中莫名一酸,这个傻瓜。

    “萧绝,是男人你冲着我来,我不惧你一分一毫,羞辱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你自私狭隘,残忍无情,根本就不配流苏,不配当一个男人。”云烈出言骂道,手指笔直地指着萧绝的鼻子。

    萧绝眯起眼睛,凌厉的视线如寒刀般,像要穿透云烈,“不知死活!”

    云烈面色冷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就不相信,你能一手遮天,罔顾律法。”

    “律法?”萧绝唇角讥嘲,掠过残忍的笑,“本王就是律法,还顾什么律法?”

    “你……”云烈气得脸色涨红。

    流苏闻言脸色越发苍白,眼中溢满了浓浓的悲哀,疏淡的眉宇间浮现抹不去的倦意,萧绝这是执意要羞辱她,如此憎恨,如此手段,何必呢?

    当着云烈的面取悦他,像个妓女,抛弃所有尊严,这种事,方流苏是死也做不出来。

    以死明志,更是蠢上加蠢。

    流苏越过云烈,静静地走到他面前,一片淡然,缓缓地跪下,娇柔的女子卑微地匍匐在地上,清晰地道:“求王爷,高抬贵手。”

    萧绝和云烈都吃了一惊,特别是萧绝,眼光复杂,一股强烈的风暴在眼中酝酿,大有风雨欲来的可怕之感。

    她,竟然为了那个男人,下跪求他?

    这样的方流苏,让萧绝大为恼怒,险些一拳打过去。

    “苏苏,你在干什么?起来!”云烈心疼地想要扶起她,他认识流苏两年,他眼里的流苏,虽然有一副病弱的身体,却有一颗孤傲的心,对什么都清清淡淡,毫不在乎,好似天下所有美好的东西摆在她眼前也是风云不惊。

    她病弱,却坚强,她清冷,却高傲。

    苏富贵和苏夫人不管对她如何虐待,谩骂,流苏始终都是风轻云淡,从未妥协过,并未在他们面前露出一丝一毫的软弱。

    这样的流苏,却跪在一个残忍冷酷,她所厌恶的人面前,摆出卑微的姿态,任他糟蹋,那种酸楚,如蚂蚁啃咬般,让云烈几欲失控。

    “苏苏,起来,我马上带你走,云大哥什么都不在乎,你别求他,快起来。”

    “云大哥,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云家。”轻柔如风的一句话,如惊雷,砸得云烈呆愣了。

    他的身后,还有云家,不是他一个人,他的任性,会毁了云家。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羞辱 3

    “你为了他,求本王?”萧绝的声音冷澈如雪山吹过的寒风,冷得人直打冷颤。

    流苏垂眸,磕头,面无表情,一字一字,缓缓地重复,“是,求王爷,高抬贵手。”

    房间里陷入死寂,冷风从纱窗漏了进来,流苏浑身一阵冰冷。

    真的好冷好冷……

    春才刚刚开始,她已经感受到冬的严寒。

    能暖和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萧绝一脸寒戾,嗜血的冲动在血管中不断地流窜,跳跃,除了血,无法平息的愤怒,让他差点失去理智。

    方流苏……

    少女卑微的姿态,祈求的语气,跪在地上,尊严随他践踏,这是他的目的,不是吗?

    为什么却感觉不到一点喜悦,反而是无以伦比的愤怒。

    愤怒得恨不得一剑杀了云烈。

    “求王爷,高抬贵手!”第三次,流苏缓缓地道,声音低哑,她体力的能支撑的力量越来越少,趴在地上,已经无力起身,灼热的额头抵着冰凉的低,冷和热的交替,好舒服,舍不得起来,也无力起来。

    而这一幕,看到萧绝和云烈眼里,却是截然不同的,少女那般卑微,低哑的嗓音,像是在哭,娇柔的背脊,可怜得让人想要狠狠地抱进怀里,肆意怜爱。

    云烈眼眶微红,从不落泪的洒脱男子鼻尖酸楚,苏苏,苏苏,这样的你,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坚强的你,却为了我这样卑微地祈求,低声哭泣,怎么放得下。

    谁来教教我,怎么放下这段感情。

    三个人,三种晦暗难言的心思,澎湃着汹涌的海潮,足以淹没所有。

    两人男人的眼光,都凝视着地上匍匐的娇弱少女,一怒,一怜。

    许久,萧绝冷声道:“云烈,看在王妃如此诚恳的态度上,本王放你一马,下不为例,否则,我灭你云家满门!”

    他决不允许,这个男人再出现在方流苏面前,那明显的爱意,明显的怜惜,看得人刺眼,他不要的女人,别人也别想染指。

    云烈眼光一沉,俊秀的脸庞一片怒气,他明白,今天是带不走流苏了,但是,他不会放弃,绝不会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在这里受苦受罪。

    “若是苏苏有个三长两短,我云烈拼上全家性命,必诛杀你。”云烈沉声道,声音清亮而坚定,这样毒辣</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