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3

_分节阅读_1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谁准你在府中动用私刑的?”

    秀荷委屈地嘟起嘴巴,走近萧绝,撒娇道:“王爷,都是那个臭丫头,她把妾身身边的小红狠狠地打了一顿,又和妾身顶嘴,妾身被一个小小的侍女欺负,一时气不过,才命人教训她的。”

    萧绝邪魅的眼睛扫了中庭遍体鳞伤的两个女人,看着秀荷的眼光闪过一丝厌恶,林云儿红着眼睛,轻声道:“妾身劝过秀荷姐姐,可是……”

    “云儿,不关你的事。”萧绝眼光掠过柔情,逝去她眼睑下的泪,动作轻柔,看得秀荷心中妒火重生,怨毒地看着林云儿。

    萧绝冷冷地扫了一眼,声音寒澈,“教训也教训够了,把人放了,以后王府中,不许滥用私刑,你们最好都记住。”

    “是,妾身知道了!”秀荷不甘愿地道,命人放人。

    萧绝拉起林云儿的手,柔声道:“我们会雪梅阁,本王有礼物送你!”

    “真的?”林云儿一脸喜悦,乖巧地依偎着萧绝,“多谢王爷,王爷对妾身真好。”

    “走吧!”萧绝拥着她转身就走,也不理会秀荷在身后不满的呼叫。

    “王妃……王妃,你怎么样了?王妃,你别吓紫灵啊……”紫灵一得自由,也不顾自己背上的伤痕,惨白着脸,扶着已经陷入半昏迷的流苏,着急地低喃,触手都是血,流苏脸色惨白如纸,紫灵泪如雨下,疼如刀割。

    已经走到门口的萧绝,浑身一僵,倏然转过身来。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残暴

    萧绝内力浑厚,紫灵的话虽小,他却听得一清二楚。

    “王爷,怎么了?”林云儿感觉到他身上发出一股惊恐的气息,顺着他的眼光,柔声问道。

    萧绝迅速甩下林云儿,以一种让人骇然的速度奔至中庭,果真是……她。

    流苏紧闭着眼睛,脸色如雪,薄唇血色全无,香汗淋漓,湿濡的长发散在脸颊边,看上去命悬一线,萧绝迅速蹲下身子,抱过流苏,翻身,眸光倏然一暗。

    背上鞭痕交错,血迹斑斑,衣服全部被抽破了,鲜血染红她整个背部。

    紫灵捂着嘴巴,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下。

    “来人,快叫大夫,快!”萧绝失声大吼,他甚至发现,他的手,在颤抖。

    流苏恍惚间抓着他的手,像是浮游在海上,终于抓着一根救命稻草,紧紧地,依赖地抓着。

    娇柔的手上沾满了鲜血,力道很大,声音颤抖,“你……救救……救救紫灵……”

    流苏眼光祈求,带着三分哀伤忧郁,贪恋着手心的暖度,傻傻地看着这副陌生得熟悉的俊颜,心酸,又安心。

    萧绝的心脏被人狠狠字戳了一下,莫名地疼痛。他心疼地看着这副娇容,倏尔大怒。

    “你这个蠢女人!”

    历来风云不变色萧王发怒了,众人都吓得瑟瑟发抖,也都不解,为什么王爷会对一个侍女受伤如此暴怒。

    萧绝冷酷的脸,紧紧绷着,一手夺过林嬷嬷手中的长鞭,愤怒地甩了她一鞭,林嬷嬷疼得在地上打滚,哀嚎。

    秀荷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当萧绝森冷的眼光看向她时,浑身发颤,露出惊恐。

    “王爷,妾身只是教训那个女人,是她自己扑上来的,不关妾身的事。”秀荷惊恐地摇头,声音颤抖,从神情就看出来,萧绝在暴戾的边缘徘徊,而这怒气,就是因为那个被伤得遍体鳞伤的女人。

    萧绝面容冷厉,眸光森冷,冷酷的线条坚毅如刀刻一般,他犹豫了半个月都舍不得下手去伤害的女人,竟然被人打得惨不忍睹,而他的向来无情冰冷的心,一阵又一阵,陌生地抽痛,扯痛他的灵魂。

    他眼光一寒,手扬起,长鞭破空,狠狠地抽在秀荷美艳的脸上,血痕划过她白皙的脸蛋,无情地破坏了原来的美感。

    “啊……”秀荷尖叫一声,惊恐地张大眼睛,瘫软在地上,林云儿和如玉骇然地捂着嘴巴,其他侍女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都被萧绝如阎罗的模样给骇住了。

    “来人啊,秀夫人鞭打王妃,罪不可赦,撵出王府!还有那个老贱妇,鞭打三十,撵出去。”萧绝无情地下令,转身抱起已经昏迷过去的流苏,大步流星地走出雪梨院。

    正文 第三十九章 嫉妒

    雪梨院一片混乱,两名侍卫硬拖着秀荷,不顾她撕心裂肺的嘶吼,无情地拖出雪梨院。而另外一名侍卫拿起长鞭,命人绑着哀嚎的林嬷嬷,狠狠地抽打,林嬷嬷疼得大喊大叫。

    旁边的侍女们都吓得魂不守舍,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刚刚被打的那位,是……王妃?天啊,这是怎么回事?”如玉震惊不已。

    “秀荷姐姐真悲哀,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王爷撵出府去,好可怜。”林云儿口气惋惜,纯真的脸闪过一丝怨毒。

    “云儿,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定是王妃用苦肉计引起王爷的注意,她为了荣华富贵,都能代替姐姐出嫁,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就是可惜的秀荷姐姐。”林云儿纯真的眼,溢满了浓浓的鄙夷和……妒忌。

    王爷竟然那么紧张她,为了帮她出气,不仅命人打林嬷嬷,还赶走了秀荷,看来这位王妃在他心目中,非常重要。那么冷静理智的一个人,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大发脾气,他还能信誓旦旦地说恨她吗?

    若这样叫恨,显然是她阅历不够,不明白,恨人还有这种表现的。

    不行,王爷是她的,他对她柔情蜜意,那么温柔,那么体贴,他是爱着她的,决不能让别的女人抢走。

    “云儿,王爷吩咐过,不许谈王妃的事,我们还是安分点,别惹事,王妃刚刚为了护着她的侍女不惜承受鞭打,她不像传言中那样。”如玉柔柔地说道,她看得出,王爷很重视王妃。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把她丢在梧桐苑不闻不问。

    林云儿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暗忖,不用她出手,秀荷就消失了,如玉性子柔和,又懦弱,没多久一定失宠,对她构不成威胁。

    她最大的敌人,就是传言中银荡不堪的王妃。

    为了迎合他,她努力装得乖顺清纯,善良可人,她想尽办法抓住他的心,怎么能让别人夺走他。

    她一定会把她赶走,那个女人,让她有危机感,萧绝是那么有魅力的男人,有钱有势,又有一副好相貌,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岂是那种平凡的女人能配得起,她要独占他。

    “玉姐姐,也许是云儿多心了。,我们还是小心她为好,秀荷姐姐就是个例子。”林云儿心有余悸地道,娇柔得令人心怜,让人想要呵护。

    如玉默默地点点头。

    林云儿垂头,美丽的眼闪过一丝诡异的寒芒,她一定要想办法,让王爷厌恶她,恨她入骨,然后在慢慢地除去她。

    只要她死了,以王爷对她百依百顺的宠爱,王妃之位一定手到擒来,林云儿阴毒地暗忖。

    正文 第四十章 迷情

    流苏当晚就发起高烧,秀致的眉头拧成漂亮的川字,脸颊血色全无,惨白的唇溢出难耐的呻吟。

    “痛……”微启的唇,连连低呼,优雅修长的睫毛,一颤一颤,轻如蝶翼,沾染着晶莹的泪珠,孱弱地让人心疼。

    她身无寸缕地趴着,头发湿濡,紧紧地贴在脸颊边,不停地呻吟。

    虽然上了药,伤痕累累的背部还是火辣辣地疼。为了避免衣服触到伤口,流苏并没有穿衣服,只是披着一层薄纱,轻柔地贴在她姣好的身段上,引人遐想。

    萧绝看着床上几乎全裸的少女,神色晦涩,他明明恨她,恨方家姐妹,想要狠狠地折磨她。

    他脑海里曾想过无数种能折磨她的方式,每一种都能让她生不如死。

    可当她鲜血淋漓地躺在他怀里,小手抓着他,命悬一线时,他的心却隐隐生疼,疼痛而烦躁。

    他都感到好笑,他想要折磨她,自己却躲了她半个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为什么对他这么特别。

    每次想起她,他也会想起柳雪瑶,会莫名其妙的愧疚。

    好几次,梦里徘徊着娇柔熟悉的背影,他都分不清,到底是柳雪瑶还是方流苏。

    这张脸,不漂亮,顶多只能算是清雅,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到底她有什么魔力,能让他心生不舍。

    难道真的因为她的背影和雪瑶相似么?

    “绝……好痛……媛媛好痛……”流苏半昏半醒,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喃喃低语,呼唤出她心底最深的依恋。

    “绝,媛媛好痛……你在哪里……”晶莹的眼泪一颗接着一颗滴落,不停地呼唤着记忆中的名字。

    萧绝震惊地看着床上的流苏,眼光倏然一寒,她竟然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她难道忘了她已经是他的王妃了吗?

    “方流苏,那个男人是谁?说!”萧绝脸色黑沉,扳过她的脸,愤怒地责问,竟敢当着他的面叫着别的男人,她真不知死活,听口气,这个男人和她关系匪浅。

    他可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流苏口中的绝,喊的是他。

    流苏泪流满面,分不清是背上的火烧般的痛,还是梦境中深浓的悲伤,只觉得酸楚凄凉,天大地大,好似所有人都抛弃了她。

    她的亲人,宠溺她的爹地,哥哥,都是因为他而死,他是凶手,而她却深刻地爱着那个男人。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男人。

    梦境中的女人,和她长着一张相同的脸,忧郁的眼睛,孤寂的背影。

    “方流苏,那个男人是谁?”萧绝狠声问道,即使是他不要的女人,也容不得她心中有别的男人。这就是大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

    “萧绝,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流苏双眸紧闭,泪水直流,声音低哑而绝望,这个梦,如深渊,黑不见底,她看不见晨曦,看不见爱,只看见恨,还有绝望。

    萧绝被这句话,愣住了……

    本来钳着她下巴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脸色寒澈,亦多了淡淡的木然。

    我觉得大半夜更新是一件让人崩溃的事,无比怨念,索性两更了,我有够勤奋吧,嘿嘿!!

    正文 第四十一章 梦呓

    分不清心中的酸涩为了哪桩,萧绝只觉得怒气一直在挑战极限,叫别的男人名字充满思念和眷恋,毫不掩饰她的爱恋,而说恨他的时候,是那般坚决,那么强烈。

    真真实实地让人感觉到她的爱恨情仇。

    她爱那个男人,而她恨他。

    这个念头不断地在脑海中盘旋,闪过一遍又一遍,每次都让他血管中的鲜红燥热,又冷却,两种极端的温度在碰撞,在纠缠。

    就像他内心深处的情感挣扎。

    “方流苏,你凭什么恨我,你凭什么?”萧绝忍无可忍地咆哮,俊颜扭曲,额上青筋暴跳,咬牙切齿地揪起她的青丝,逼得她不得不仰起头来,身上的薄被滑</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