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5

_分节阅读_15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敏儿,你打盆水让我净身,我想去看看紫灵。”

    敏儿点点头,很快就帮流苏打理好一切,给她背部上药的时候,狠狠地又把那个属狗的王爷骂了一顿,听得流苏哭笑不得。

    刚整理好一切,就有一侍女捧着一碗药走近来,神色冰冷,态度也不见有多恭敬,“王妃,王爷吩咐过,王妃醒后,把药喝了。”

    流苏的淡淡地瞥了一眼那碗黑色的液体,一言不发,端起来,一饮而尽,侍女眼光闪过一抹讶异,也不多说什么,行礼福身,很快就离开。

    “小姐,那是什么药?”敏儿见流苏神态淡然中带着一股哀伤,担忧地问道。

    流苏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是补身的药!”

    敏儿不信,王爷才不会这么好心,流苏轻轻地拍着她的手,笑道:“敏儿,我们去看紫灵!”

    俗话说,久病成医,流苏嗅着药味就知道,那是一碗避孕药……

    她真傻,怎么会以为萧绝有可能对她有一分怜惜呢?梦就是个梦,见不得阳光。

    这样……其实也好!

    只是,为何心里如此悲伤呢?

    二更了,二更了哈!!

    正文 第四十五 侧妃

    “王妃……”紫灵撑起身子,想要起来行礼,流苏赶紧按着,眼中都是担忧,“紫灵,还好吗?伤口还疼不疼?”

    紫灵眼泪滑落,憋在心里的内疚让她难受极了,拉着流苏的袖子哭着,“王妃,对不起你,都是奴婢太冲动,连累了王妃,奴婢该死……”

    流苏温柔地拉着紫灵的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浅笑道:“紫灵,不关你的事,别哭了,我说过,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奴婢,又不听话了。”

    “奴……我……”

    “什么都别想,好好养伤要紧,胡思乱想,身体怎么会好得快呢?这件事,没有人会怪你。”

    紫灵感动得咬着下唇,心中暗暗发誓,她今后一定会更努力地伺候王妃,一定会对王妃忠心耿耿,因为她的命,是王妃舍身换来的。

    “我有敏儿照顾,这几天你好好歇息,什么都不要担心,知道吗?”流苏柔和地交代。

    紫灵点点头,流苏一笑,这时敏儿进来,“小姐,云侧妃和玉夫人来了。”

    敏儿扶着流苏回到花厅,林月儿和如玉立刻起身行礼。

    “云儿拜见王妃!”

    “如玉见过王妃!”

    流苏脸色是一贯的淡然,眉宇疏离,“两位不必多礼,请坐!”

    林云儿和如玉身边都带着两名侍女,众人都好奇地看着这位闻名不曾见面的王妃。

    她不施脂粉,素脸朝天,雪白的长裙轻柔摇曳,背影娇柔,灵气逼人,一头长发如瀑布般披散而下,仅仅用一条粉色的丝巾扎着,没有多余的头饰,淳朴透着秀丽。光看背影,犹如汇聚天下之灵气。

    她神态淡然,静如处子,五官并不特别漂亮,却有一双沉静透彻的眼睛,给清秀的脸增色不少。

    如玉心中暗暗称奇,传言中的王妃银荡不堪,她起初认为王妃一定长得艳丽妖娆,性子放荡。在雪梨院仓促一眼,并未看清楚,今日仔细一看,是个灵秀逼人的少女,她周身围绕着一股让人宁静祥和的味道。

    和她心目中的形象,完全不符。

    林云儿暗暗嫉妒,流苏行为举止优雅大度,自有一番大家闺秀的风范。

    出身低下是她心中永远的痛,就算如今贵为萧王侧妃,也学不了她自然而然的气度。

    “你们有事吗?”流苏坐着,酸软的身子往后微微靠着,拧拧眉心的倦意,打起精神应付她们。

    敏儿在一旁守着,警戒地盯着她们,深怕她们欺负了她的小姐。

    林云儿露出纯真的笑容,“我们进府时间比较晚,不懂得规矩,早应该来拜见王妃姐姐,如今来晚了,还希望王妃姐姐别和我们计较。”

    左一口王妃姐姐,右一口王妃姐姐,叫得十分亲热。流苏比她要小两岁呢,敏儿一嗤,不以为然,十分不喜欢林云儿,好似故意和流苏套近乎。

    流苏一脸淡然,并没有什么表情,只需一眼,她就知道萧绝为什么会喜欢她们。特别是林云儿那张脸,有七八分和柳雪瑶相似,她的确升不起好感来。

    “你客气了,没什么好计较的,来拜见只是一个形式,可有可无,不必特意。”

    谁都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又何必装糊涂呢?若不是萧绝昨天的出格表现,她们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而她,也不喜欢有人来打搅她的清净。

    林云儿一脸喜悦,“如玉姐姐,我就说嘛,王妃姐姐一定是好相处的人,不会和我们计较,你看,我说对了吧?”

    如玉唇角一扯,嗯了一声,柔声问道:“王妃身上的伤好点吗?”

    流苏心中苦笑,她哪有时间养伤啊,对萧绝昨晚的行径深为不解,她伤得如此之重,他竟然还……

    “多谢如玉关心,已经好多了。”流苏沉静道,凝眸,对敏儿露出微笑,“敏儿,给侧妃和玉夫人上茶。”

    敏儿看了她们一眼,点点头,应声出去了。

    “王妃姐姐好多了就好,妹妹昨天担心整夜都没睡着。”林云儿掩面,语气很伤感,满满的担忧。

    流苏垂眸,唇角掠过了然的笑意,“多谢关心。”

    如玉见流苏态度不冷不热,心中不是什么滋味,她本就不应该答应林云儿一起来的,自讨没趣。

    林云儿从袖子中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轻移莲步,笑意盈盈地走到流苏面前,纯真地笑道:“王妃姐姐,这是活肤生肌的雪莲膏,在伤口上抹一抹,疤痕就会不见了,就像没受过伤一样。”

    我要收藏,我要推荐……伸着小手,可怜巴巴地瞅着你们……怨念ing

    正文 第四十六章 演戏

    流苏眼光讶异,淡淡地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瓷瓶,微微一笑,温婉地拒绝,“无功不受禄,此等贵重之物,侧妃还是收藏妥了,流苏谢过你的好意。”

    林云儿笑容一僵,她知道她背上伤痕有多么严重,女孩子有哪个不在意身上有丑陋的疤痕,她怎么会不动心呢?

    “王妃姐姐,云儿只是想尽绵薄之力。”林云儿黛眉染愁,一脸委屈。

    流苏淡然一笑,“你的好意,流苏心领了,背上的伤,并无大碍!”

    她不习惯接受别人的东西,除了她和她关系亲密的人。

    “王妃是不是嫌弃云儿出身低,用的东西也低俗?”林云儿泫泫欲泣,抓着流苏的手,慌忙地解释,“王妃姐姐别误会,这盒药膏是王爷从宫里带回给云儿的,很有效果,不会辱没王妃的。”

    流苏眼光微冷,挣脱她的手,心中泛起淡淡的酸涩,淡然道:“云侧妃误会了,流苏只是不习惯接受别人之物。”

    这话说得谦卑低微,可言下之意呢,是无心还是有意,在炫耀着萧绝对她的宠爱么?

    这副纯真的容颜,卑微的姿态,会有那种心思?

    流苏看不透,也不想去探究,有柳雪瑶的例子在先,她对林云儿自然而然很疏离,一点也不想和她有所牵扯。

    如玉见状走了过来,诚挚地道:“王妃,云儿也是一片好意,您就别推辞吧,她从早上一直念叨着您背上的伤,很关心您呢。”

    流苏看看如玉,又看看林云儿,有力却疏离地道:“流苏多谢两位关心,不过流苏的伤真的不碍事,你们若是没有什么事,请回吧,我想休息了。”

    “王妃……”

    “王妃姐姐果真是嫌弃云儿!”林云儿咬着下唇,红了眼睛,像是受尽了委屈。

    流苏微微蹙眉,略有不耐烦,“云侧妃你在说什么呢?我哪里说过嫌弃你?你是习惯了想当然地认为所有事情都必须围着你心思转,还是你习惯了冤枉别人?”

    林云儿错愣地抬眸,只见流苏眉宇如凝结了一层冰霜,她一时慌了手脚,呐呐地解释,“不是……王妃姐姐,云儿没有那么意思,你别误会……云儿……云儿只是担心你而已。”

    如玉沉默地站在一边,对这一切都看不明白了,不管是林云儿,还是方流苏。

    “想必梧桐苑的茶,两位也今天是不能喝了,请回吧,我真的要休息。”被萧绝折腾了一夜,她身心俱疲,因为担心紫灵,才勉强起身探望,天知道,她有多想上床休息。

    如玉见她眉间倦色深浓,拉着林云儿的衣袖,柔声道:“云儿,我们回去吧,王妃看起来很累,让她休息吧!”

    云儿咬着下唇,红着眼睛,心中却怨极了流苏,她放低身姿,她却不领情,别提她心中有多恨了。

    说她累,是在炫耀么?谁不知道昨天王爷在她房里过夜,都伤成这样还能勾引王爷,当真银荡成性。

    云儿妒忌地想着……

    “奴婢参见王爷!”敏儿微高的声音飘进花厅,流苏脸色一潮,眼光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

    一更了哈,下一更中午12点左右,呵呵,动动你们的芊芊玉手哈!!

    正文 第四十七章 质问

    “你们在做什么?”冷酷的声音飘入花厅,卷起一股寒风,屋外春暖,室内寒冬。

    三人同时起身,柔顺地行礼,流苏因为腿脚酸软,动作略有点迟缓,敏儿奉茶进来,眼明手快,过去扶着她。

    萧绝细细地打量着她,昨晚激烈的情事,他以为她会睡到晚上,看来她体力比他想象中的好。

    流苏淡淡地拧拧眉,他来做什么?想起昨晚,现在面对萧绝,让她有一种尴尬和不适。

    “伤口好点没有?”萧绝冷声问道,声音是一贯的毫无感情,仿佛她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

    流苏沉静答道:“多谢王爷挂念,妾身好多了。”

    如例行公事般的问答。

    萧绝眼光晦涩,昨晚那个热情似火的流苏如泡沫般,阳光出来,就破碎,再也见不着她温柔热情的模样。

    是因为他不是她爱的人吗?所以对谁都冷清如霜。

    他甚至怀疑,她是否记得昨晚她是如何在身上承欢的妖娆样子,不会只是当做一场春梦吧?

    流苏被他晦涩的眼光看着头皮发麻,不得已抬起眸看去,撞入他冷酷的眼中,心口微颤,想起她昨晚出格的行为,脸颊一热,慌忙垂下头,遮掩眼中的羞赧。

    “王爷若是无事,妾身可否退下?”流苏掩去眼中内容,抬眸,疏冷地问着萧绝。

    萧绝眼光一寒,不悦顿起。

    刚想要质问就发现她眼下淡淡的青黛,眉宇间都是倦色,看起来十分疲惫,飙升的怒火如淋一头冰水,瞬间熄灭。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