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6

_分节阅读_1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她的模样,冷清孱弱,宛若即将枯萎的花朵。

    当下冷冷地点头,流苏唇角扯出一道僵硬的笑,敏儿扶起她,转身就往内堂走去。

    “云儿,你怎么了?”萧绝这才发现自从进屋,云儿一直垂着头,不似往常那般柔顺地偎依在身旁,讶异地抬起她的下巴,倏尔声音一寒,“方流苏,你站住!”

    二更鸟…………我继续努力哈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强硬

    流苏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转身,敏儿害怕得抓着她的手,有些颤抖。

    王爷的声音阴冷骇人,室内温度徒然下降几度,好可怕!

    “这是怎么回事?”萧绝魅眸扫向流苏,厉声问道,浑身散发出寒戾的怒气。

    林云儿从刚刚一直憋着哭声,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杏眸红肿,泪流满面,委屈地咬着下唇,一副受虐的小媳妇模样。

    流苏面无表情,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眼光疏离又坦然,反声问道:“我也想问问,云侧妃,这是怎么回事?”

    林云儿颤抖着身子,抓着萧绝的袖子,一脸紧张,哭音浓重,“王爷别误会,妾身没事,妾身没事……”

    萧绝怜惜地搂着林云儿,心疼地看着她狼狈的脸,柔声道:“云儿别怕,有什么委屈,说出来,本王给你做主!”

    林云儿摇头,柔顺地偎着萧绝强健的胸膛,泪如雨下,咬唇不语,压抑的哭音听得人心肠都碎了。

    萧绝柔声哄着,“云儿,没事,受了什么委屈?说出来,不管是谁欺负你,本王都决不饶她!”

    萧绝说罢,冷冷地扫了一眼流苏,警告之味深浓。

    流苏静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今天的萧绝,倒是让她开了眼界,从认识至今,她从未见过他有此柔情的一面。明明是同一张脸,却仿若戴错了面具。

    原来,萧绝也可以如此温柔,原来他的眼光并不是一味的酷寒,也有可以带着柔情的怜惜。

    “王爷,妾身没事……没事……我们回去了好不好?妾身想要雪梅阁了……”林云儿声音软软的,一副息事宁人的柔顺样子。

    垂下的眼眸遮住她眼底得意的光芒……这种似是而非的嫁祸手段陷害手段真是高杆,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瞄准了萧绝和方流苏之间微妙的气氛。

    如玉在一旁欲言又止,她简直是大开眼界,错愕极了。

    萧绝见状,厉眸扫向流苏,认定了是她欺负纯真可人的林云儿,又见林云儿哭得压抑,当下决定先安抚林云儿,再找方流苏算账。

    “站住!”见他怜惜地拥着林云儿要走,流苏淡淡地喝止。

    萧绝拥着林云儿转过身来,冷酷一哼,“不知王妃有何指教?”

    他重重地强调了王妃两字。

    流苏眼波坦然而透彻,平静地看向他怀中的露出紧张的林云儿,声音如雪山顶峰刮过的春风,清亮地问道:“云侧妃,你还没回答王爷和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写文忘了时间了,不好意思哈,一更了,二更中午

    正文 第四十九章 交错

    流苏凡事看得平淡,一双澄澈的眼睛如看透世间冷暖,并未执着于什么。

    她什么都不在乎,自然也不会在乎萧绝是如何看她。

    她只是不喜欢这种被人陷害的感觉,很糟糕。

    她淡然,并不代表她好欺负。

    林云儿咬唇,想不到流苏不畏萧绝的威严,竟然打破沙锅问到底,得意的眼光转为怨毒。

    想不到,她比她想象中要难缠。

    “方流苏,你这是什么意思?”萧绝揽着林云儿,责问,“云儿都哭成这样,你还计较什么?她都能识大体,宁愿息事宁人,你是什么回事?”

    流苏唇角勾起一抹很凉的讽刺弧度,让敏儿扶着,艰难地迈步,站在萧绝和林云儿面前,冷笑着问道:“王爷此言差矣,云侧妃好心来梧桐苑探望妾身,妾身感激不尽,只是妾身不明白,她被谁欺负了,哭得这么凄惨?这里是梧桐苑,妾身是主人,总得查个明白,否则落人口实,说妾身无容人之量。王爷就算再偏袒,也想把事情弄明白,不是吗?”

    如玉闻言,暗暗惊奇,对着萧绝的怒气,她不畏不惧,说话有条有理,又让人无法反驳,好生厉害,当下对流苏刮目相看。

    萧绝冰冷地凝视着流苏透彻的眼光,流苏回他淡淡的讥诮,像是在讽刺他沉迷女色,是非不分。

    他脸色一沉,柔和地拍着林云儿的肩膀,放软了声音,问道:“云儿,到底怎么了,说个明白,别哭了,本王会心疼。”

    林云儿垂着头,遮去她眼中的怨怒,把那瓷瓶拿出来,声带着哭音道:“王爷……妾身也是一片好意,王妃姐姐伤得那么重,妾身想把这瓶药给她,治好她背上的疤痕……可是王妃姐姐可能嫌弃妾身出身低,不肯用妾身的东西……妾身想起过去,一时伤感,所以……”

    “玉夫人,你和云侧妃一起来,从头到尾都在场,我是否有说话这种话?”流苏听罢,突然问如玉。

    如玉见三人的眼光都看着她,犹豫了下,她所说的话,就决定了……

    “说实话!”萧绝倏然厉喝。

    如玉吓了一跳,急声道:“王爷息怒,王妃说她不习惯拿别人的东西,并没有说过嫌弃侧妃之类的话。”

    “事情清楚了!”流苏对如玉淡淡一笑,坦然地看着萧绝和林云儿,道:“云侧妃,你是好意,流苏心领了。没人规定,你的好意,我一定要接受。”

    “我……”林云儿呼吸一窒,脸色难看。

    萧绝眼光复杂地看着流苏,她眉宇间倦意中透出一抹淡淡的失望,还有一种遗世的讥诮,他心口一拧,但是,王爷有王爷的骄傲,让他道歉,是绝不可能的事。

    流苏也不在意他是如何想,事情弄清楚了,她也可以休息了。

    “王妃姐姐,对不起……是云儿的错,没适时解释清楚,害得你和王爷翻脸,对不起……我……”林云儿唱作俱佳地上前,想要抓住流苏的手道歉。

    流苏手一抽,避开她的碰触,淡淡地道:“你还没那么重的分量,值得我和谁翻脸。事情清楚就好,你们可以走了,我想休息。”

    林云儿脸色一僵,被她讽刺得十分尴尬,更显得她的自作多情。

    流苏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声音带着一种很凉的讥诮,“你们……呵呵……真相配!”

    萧绝身子倏然僵硬,眼光狠戾,流苏并未回头,缓缓地走入内堂,走出他的视线。

    时空交错,那一夜灯火阑珊,她也是这样走出萧绝的视线,接而走出他的生命。

    正文 第五十章 萧寒

    晴天碧蓝,万里无云,苍穹仿如一面巨大的纯蓝镜子。

    梧桐苑茶花娇艳,满园飘香,梧桐树下,流苏在躺椅上午休,暖和的阳光透过茂密的叶子,只有零星之光在她白嫩的脸上跳跃,沉静宁和的脸仿若一朵含苞待放的睡莲。

    纯白朴素的纱裙,袖口绣着几朵雪梅,简单大方,纯净如雪。浅浅的呼吸,吐气如兰,胸口微微起伏,微开的领口,露出几寸娇嫩的肌肤,引人遐想。

    一道颀长的身影缓缓地走近沉睡中的流苏,挑眉,颇有兴致地研究她的睡脸,抱着胸,环视这座小巧雅致的庭院一眼,闪过一丝赞许,邪魅的眸光最终锁在流苏的脸上,像是欣赏着什么。

    片刻,蹲下身子,薄唇勾起一抹邪气的笑,邪佞的手指无礼地在脸上滑过,嗯,好柔腻的肌肤,比想象中更细致嫩滑,摸起来真舒服。他挑逗式地勾起她的发丝,放在鼻下嗅了嗅,闭眼,一脸享受。

    真香……

    流苏睡梦中感觉到一股放肆的眼光直盯在她身上,略微蹙眉,睁开眼睛,撞入一双邪魅带笑的眼睛。那人放肆的眼光正在她身上审判式地搜寻,像是掂量着一件物品般。

    流苏心里一惊,直起身子,不紧不慢地把自己的发丝从他手指上抽回,见他一身贵气的装束,淡然道:“这里是王府偏院,不是客人该来的地方,您请回。”

    萧寒吹了声口哨,邪笑道:“小弟萧寒,久闻七嫂大名,特地来拜见。”

    流苏淡淡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子,他和萧绝是同年兄弟,长相有四分相似,特别是一双邪魅的大眼,最是相像。然,萧绝气质冷硬如铁,邪魅的大眼常年酷寒如冰,如一把未出鞘的古剑,掩藏所有的锋利。萧寒则不然,他俊美潇洒,邪魅的眸光总是带着一股风流放肆的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玩世不恭的风流味,看得出是放荡不羁的一个男人。

    “原来是九王,妾身有礼了!”流苏站起来,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就以他刚刚过分的行径,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七嫂不必多礼!”萧寒抱着胸,优雅的手抚着下巴,神色魅惑,又带着三分不解,喃喃低语,“怎么会差这么多呢?”

    “九王说什么?”流苏不理解他在说什么。

    “哦……我是说,七嫂和传言中,差好多啊!”

    流苏淡淡一笑,明白他在撒谎,也不戳破。然,见萧寒在她身上的眼光太过放肆,像是把她裸地扒光,当下不悦地蹙眉,“九王若是没事,可否离开梧桐苑?”

    萧寒邪魅一笑,“七嫂何必如此生疏呢?七嫂真懂得伤小弟的心,小弟还是好心好意地来看望七嫂呢。”

    “我竟不知道九王有此空闲时间来看自家嫂嫂,深感荣幸之极,你有话,何不摊开来说?”

    “七嫂真是聪颖过人,倒是小弟的不是了。”萧寒微微上前一步,危险气息胁迫着流苏,他眸光戏谑,“听说七哥为了你,把秀荷给赶走了,对么?”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暧昧

    萧寒靠得很近,邪笑带着几分逼人的危险,近距离,可以看清他唇角若隐若现的邪佞笑容。

    流苏微微退了一步,他又紧逼一步,“九王,你想做什么?”

    “七嫂你说呢?”他邪气的手指在她脸颊上刮过,啧啧地回味着如丝绸般的美好感觉。

    流苏脸色微变,暗中着急,九王的风流之名,天下皆知,可为什么偏偏为难她?流苏暗暗祈祷,紫灵和敏儿能赶紧回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梧桐苑,请你自重!”流苏呵斥,一脸倔强。

    肆意妄为是他们萧家人的专利,不愧是兄弟,都如此蛮不讲理,霸道如斯。

    萧寒手指绕着她滑溜的青丝,欣赏着她眼里的着急,又逼近一步,两人的身体几乎紧紧地贴在一起,萧寒手中微微用力,扯疼流苏的头皮,她不仅痛呼出声。

    “七嫂还没有回答我小弟的问题。”

    “你不觉得你问错人了吗?如果你想为秀荷讨回公道,你找萧绝理论。”流苏冷清地道。

    “七嫂误会了,此三女虽是小弟好意献给七哥的,但,她们与小弟无非深</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