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17

_分节阅读_17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厚交情,只不过,小弟好奇……。”萧寒邪气一笑,把流苏逼得退无可退,把她锁在梧桐树和他的臂弯之间,两人此刻的姿势看起来暧昧极了,“本来以为七哥会好好地折腾你一顿,不过看来,你在王府过的还不错,有人也不必担心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流苏脸色一变,急声问道。

    “来,亲一下,我就告诉你!”萧寒邪笑,眼光挑逗,一脸很期待的样子。

    流苏气结,用力地推着面前的肉墙,“你放开我!”

    萧寒拽着她的小手,用力一扯,流苏狠狠地撞上他的胸膛,娇柔的身子荡漾着一阵淡雅的药香,惑人心智。他一脸邪笑,眼光放肆无礼,却十分的澄澈。

    着急中的流苏并未发现这点,用力地挣扎起来,却徒劳无功,脸颊涨得微红。

    “七嫂不愧是最有名的荡妇,懂得怎么勾引男人,你不知道女人在男人怀里,是不能乱动的么?还是说,七哥不能满足你,所以来勾引小弟,有那么急么?”萧寒邪气地摸了一把她娇嫩的下巴,胸膛有意地撞着流苏娇柔的胸口。

    流苏羞怒交加,干脆放弃了挣扎,冷然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萧寒眼光邪佞,蛊惑的笑容足以让少女面红心跳,等不及跳上他的床,他缓缓地凑近流苏,强烈的男子气息充斥在她口鼻之间,流苏淡淡地隆起眉心。

    “我想看看,你是否是个合格的大夫。”萧寒话中有话,转而邪笑,眼光往后飘了一下,挑起她的下巴,魅惑地摇头,啧啧道:“你和方锦绣,还真差好多,不管是相貌,还是性子!”

    流苏错愕地睁大眼睛,“你说什么,我姐姐在……唔……”

    萧寒倏然吻上她的唇,只是轻微地贴着,魅眸带着一丝恶意的笑,流苏愣住,忘了挣扎,他到底在做什么?

    两人的搂抱的姿态,看起来极度暧昧。

    倏尔,院口传开一声酷寒至极的厉喝,“你们在做什么?”

    文 第五十二章 反抗

    是萧绝的声音,流苏一惊,匆忙推开萧寒,暗暗喊糟,竟然被萧寒算计了。

    萧寒潇洒摊手,后退两步,流苏冷然地等着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他们无冤无仇,萧寒做什么陷害她?流苏百思不得其解。

    “萧寒,你最好能有个好点的解释!”萧绝酷寒着声音,厉眸扫向两人,眼光阴沉。

    萧寒放肆地邪笑,挑眉问流苏,“七嫂,我该怎么说呢?”

    言语间的暧昧和放荡明白地弥散着偷情的气息,有些特意地挑战萧绝的底线,眸光诡异之极。

    果真,萧绝一听,脸色难看至极,危险的眼光如刀锋扫向流苏。她竟然敢……

    流苏抿唇,淡然地看着萧寒,“九王什么都别说,流苏就感激不尽。”

    萧寒哈哈一笑,耸耸肩膀,双手一摊,表情无辜至极,眨着眼睛,魅惑笑道:“七哥,七嫂不让我说,不好意思,你也知道,我这人就是诚信度特别高。”

    他有脸说萧绝还没耳听,萧寒若是有那么一丁点诚信度,母猪都可以爬树了。

    “萧寒,你不要挑战我的耐性!”萧绝厉眸一扫,关节咯吱作响,警告之味深浓。

    萧寒魅惑一笑,向流苏抛去一记为难的眼神,无比哀怨地道:“七哥,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七嫂有事找我帮忙而已。”

    流苏一脸坦然,静静地萧寒,此人演戏乃当世高手,非我辈之人可比,当真惟妙惟肖,不去当戏子,倒是可惜。

    “九王,你真乃戏中高手,流苏甚是佩服。”流苏淡淡笑问。

    萧寒哎了一声,叹息道:“七嫂推卸责任的手段真是高明,小弟也佩服!罢了罢了,这是你们夫妻的事,小弟就不插手了。”

    他说罢,无视萧绝想要杀人的表情,轻悠悠地往院门走去,脚步轻快得不得了,倏尔转身,吹了一声口哨,向流苏调皮地眨眼,声音十分愉快,“七嫂,你姐姐的名字真好听,方锦绣……锦绣……金玉锦绣,轻絮流苏,哈哈,有意思。”

    流苏脸色一白,如霜如雪,看着他潇洒离开的背影,身子微微轻颤了下……

    “萧寒是什么意思?”萧绝逼近流苏,声音寒澈,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逃离他么?他就这么让她不可忍受么?竟然不惜诱惑萧寒。

    “妾身不明白王爷在所指何事。”

    “你不要给我装糊涂!”萧绝厉喝,危险的光掠过眼底,薄唇无情地轻启,“为了找你姐姐,竟然不惜色诱萧寒,方流苏,你是饥不可耐,还是不择手段?”

    一想起刚刚他们亲密的模样,萧绝心底仿若一把火在燃烧,那一幕刺眼极了。

    流苏脸色如霜,心头难堪,也升起一股火气,“萧绝,血口喷人是你惯性行为,对吧?伤人自尊,毁人尊贵,也是你的习性,对吗?”

    萧绝脸色一寒,一手拽住她的手腕,冷声道:“你是说本王冤枉你?”

    流苏无视腕上传来的剧痛,淡淡地蹙眉,雅致的脸露出三分讥诮,有点冷,有点凄,“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从一开始到现在,我眼里的萧绝,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能举出反驳我的例子吗?”

    “也是,你是王孙贵族,我是平民百姓,被你这么冤枉,是我活该,我都认了,难道还不许我心里有想法么?”

    萧绝下巴紧绷,脸部线条益发冰冷如铁,扣着流苏的手,力度缓缓加重,几欲捏碎她的骨头,“方流苏,你真倒是伶牙俐齿,若是别的事,本王可以信你,可是方锦绣,哼!为了她,你宁愿舍弃所爱之人嫁给我,还有什么做不出?你明知道,在这王府,你孤助无援,所以色诱萧寒帮你,你以为本王会被你三言两语哄骗过去么?”

    “你在说什么?”

    二更了哈,动动乃们的芊芊玉手,偶要收藏,偶要推荐哦!!嘿嘿,送红包也来者不拒……幽灵飘过……

    正文 第五十三章 贱人

    萧绝想起缠绵之际她不停唤着的名字,冷酷的脸如蒙上一层寒雪,眼神晦涩阴狠,一想起她竟然把他当成别的男人的替身,他就想把他们碎尸万段。

    堂堂的萧王还没有受过如此羞辱。

    若是别的女人如此,他早就把她丢进圈人塔,任人糟蹋,可偏偏此女是方流苏……

    “怎么?本王说的还明白么?”

    流苏叹息,她和萧绝真的有代沟,不然为何和他讲话,她会如此疲惫,“王爷,随你怎么想吧,话都让你说完了,我也无话可说,既然你都认定事实便是如此,那就一直这么认定下去吧!”

    “你还嘴硬!”萧绝脸色如霜,寒音如冰,“三番四次顶嘴,你当真以为本王不能拿你怎么样?”

    “王爷何必如此,你是如此高高在上,你说过,你就是律法,既然如此,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流苏只有顺从的命。”流苏恬静地笑道,笑容仿若三月清风拂过柳絮,轻柔灵秀。

    “顺从?”萧绝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由始至终,他都没看出来,她哪里顺从了,方流苏柔弱,却不软弱,她看似顺从,却处处忤逆,说话绵里藏针,这是顺从,拿敢情是他此生阅历尚浅。

    “好一个顺从,本王大开眼界,方流苏,你为何要找方锦绣?”萧绝冷声问道。

    流苏淡淡一笑,“王爷此话问得好笑,锦绣是我姐姐,我找她,天经地义。”

    “然后呢?找到之后就急迫地逃离本王,是吗?”萧绝态度越发冷静。

    “王爷,你都如此肯定,我还能说什么?”

    手腕上的剧痛又加了一分,萧绝态度霸道强硬,音色狠绝,“你别作梦了,本王是不会放你离开,就是囚着你,你也别想逃离我身边,我要你为瑶儿赎罪一辈子。”

    流苏心头泛起淡淡的酸涩,柳雪瑶,柳雪瑶,这三个字,会如梦靥般跟着她一辈子么?

    她前世,一定欠了她很多钱。

    “那我们就彼此折磨吧!”流苏淡淡地笑道,“每次看见我,你就会想起柳雪瑶,你也不会太好过。”

    萧绝脸色一沉,“就算是彼此折磨,本王也不会放你们双宿双飞!”

    萧绝没发现,他的语气妒忌得想要抓奸在场的丈夫,酸得不得了。

    如此强硬扣着流苏,本意早就模糊,只是他不愿意多想,这个女人对他,究竟有什么意义,每次多想一分,就会觉得愧对柳雪瑶三分。

    只好用恨,掩饰他所有的感觉。

    流苏觉得萧绝的话真有语病,她和她姐姐,怎么用的上双宿双飞这样的字眼呢?

    兴许是他恼怒得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吧。

    “你离萧寒远一点,若是让本王再看见你刚刚放浪的丑样子,本王就拧断你的手!”

    流苏冷笑,被他鄙夷的口气激得失去理智,顿生反骨,“王爷难道忘记了么?流苏是天下闻名的荡妇!”

    “你……”萧绝气极,扬起巴掌,狠狠地打了下去,“贱人!”

    流苏被他打得眼前发黑,五个指印清晰地印上白皙的脸颊,踉跄几欲摔倒,流苏隐忍地咬牙,眼光澄澈地看着萧绝,微微笑道:“把自己的妻子视为女皇,自己就是君主,把自己的妻子视为贱婢,自己就是奴仆,流苏是贱人,那王爷你,是什么?”

    萧绝第一次,被人堵得哑口无言……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出府

    自那天萧绝狼狈而逃之后,再也没有踏入梧桐苑。

    流苏日子又恢复以前的宁静,有敏儿和紫灵作伴,日子过得很舒心。

    不同的是,如玉倒是每天都来给她请安,态度温和恭谨,偶尔会停留片刻,和流苏闲聊,尝一尝敏儿和紫灵的好手艺。

    流苏对她很有好感,有时候聊到兴趣上,还能会心地浅笑。

    “小姐,怎么办,背上的伤疤去不掉。”

    流苏拉拢着衣裳,把腰带系好,洒脱笑道:“穿着衣服挡着谁看得见呢,没关系的。”

    敏儿不满了,原本完美无瑕的背上布满一条又一条的粉色伤痕,破坏美感,她家小姐皎洁白皙的肌肤……她以前是多么用心地在保养着呢。

    流苏浅笑道:“敏儿,脸蛋都皱成苦瓜了,你要庆幸,我的伤不在脸上,那才叫糟糕呢。”

    “小姐偶尔也要多疼惜自己,要是大小姐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流苏微微一怔,唇角溢出淡淡的笑,略显哀愁,“姐姐在哪儿呢?”

    想起萧寒的话,她缓缓地蹙眉,眼里掠过一道深思,他到底是怎么知道那句话的。金玉锦绣,轻絮流苏,这八个字,是有一次大娘带着锦绣上相国寺祈福,锦绣不顾大娘的阻扰,强硬拉着她一起去。

    在半山腰,大娘拉着锦绣兴冲冲地算命,而算命先生却看了她们姐妹一眼,给了这八字评价。

    锦绣是金玉之命,她是轻絮之命,所有人都这么认为。毕竟流苏在锦绣光环下活了一辈子,世人都看到锦绣无双之貌,哪会有</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