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0

_分节阅读_20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知音,有你的吹奏,它的伴舞。”

    “桃花……”白衣公子伸出一手,粉色的花瓣落在洁白的手心,十分美,且和谐,流苏从未看过如此好看的手,手指修长洁白,骨骼纤细,灵秀逼人,比大家闺秀的手还要漂亮。但是,他的手,坚韧且有力,如握着横扫千军的力量,隐约的霸气从手心漫溢,给人一种深沉的压迫。

    “你觉得桃花美吗?”白衣公子问道。

    流苏一怔,美吗?她其实不太喜欢桃花,一直觉得桃花过于妖艳,过于招摇。能和桃花联系在一起的词,似乎都带着一种暧昧的贬义。她喜欢梨花的娇柔,喜欢菊花的清雅,喜欢梅花的孤静,唯独不喜桃花。

    白衣公子似能看透她的心思般,手心一动,粉色的花瓣散在清风中,“其实,桃花,是最寂寞的花。”

    人们都说桃花是最喜热闹的花,殊不知,喜欢热闹,却因为寂寞,因为寂寞,所以喜欢热闹。浏览最新章节请到

    而热闹,更衬得它的寂寞。

    漫天粉红飞雪飘落,满树凄凉怒放,谁人欣赏,谁人欢乐,又是谁人在凄绝地吟唱。

    流苏心中一窒,突然感觉白衣胜雪的公子身边溢出孤寂的气流,浓郁得令人哀伤。

    “今日所见,我希望姑娘当作南柯一梦!”白衣公子温润如风的声音暗含着冰冷的警告。

    流苏点点头,她不是多嘴之人,“公子请放心,不会有一字泄露出去!”

    此时,韩叔回来,一身干净,“公子,清理干净了!”

    白衣公子只是淡淡地点头,韩叔见状,对流苏道:“姑娘,请离开吧!”

    流苏抿唇,如此秀丽的环境,清雅灵气,却有一种难言的孤傲和冰冷,恐怕,再难找到此等特别的住所了吧。

    白衣公子半遮眼睑,把玩中手心的金线,并未有挽留的意思,流苏只得转身离开,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衣公子沉静如水,头并未抬起,淡然道:“萍水相逢,莫问名姓,南柯一梦,凡尘过隙,全忘了吧!”

    流苏闻言,微微叹息,也不执意相询,转身洒脱离开!

    待她离开,韩叔方道:“公子,刚刚那批黑衣人要杀那位姑娘,竟冒充冰月宫的人!”

    “都清理了么?”

    “是!”

    “这些年冒充冰月宫的人不在少数,多半是招摇撞骗!韩叔,竹林的机关毁了么?为何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能轻易进入小楼?”白衣公子淡淡问道。

    “老奴检查过了,并未变动,这位姑娘能进来,实在费解,公子,她会不会……”

    白衣公子举手,淡淡道:“这事无需再提了,事情办得如何?”

    “办妥了!”

    白衣公子点头,推动轮椅,缓缓地进了小楼,韩叔紧随其后。

    正文 第六十一章 担忧

    流苏沿着小道慢慢地走着,净挑着人烟罕见的街道走着,以她在城中的臭名,出现在百姓前面,只会自取其辱。

    那位清贵绝尘的白衣公子是谁?

    不良于行,清贵无暇,此般灵秀人物,她从未耳闻过。

    不想了,他已告诫过她,当成南柯一梦,那她就当说真的做了一场梦吧,如此男子,也是梦中才会出现吧?

    流苏淡淡一笑,舒了一口气,不禁想到这次的刺杀,那四名黑衣人显然是冲着她来的,究竟是谁想要她的命?

    她十分不解,流苏认识的人不多,唯一得罪过的人就是萧绝,可萧绝没必要杀她,他只想慢慢地折磨她,那谁会要她的命呢?

    能请得起杀手的人,应该不简单,更何况是冰月宫的杀手。

    冰月宫,最近几年崛起的神秘组织,势力渗透在京城各个角落,无人能得知,它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冰月宫的阎罗令,是所有人都畏惧的一块令牌,在猎杀重要人士之时,冰月宫会提前三天发出阎罗令,夺其性命。市井有这样的传言,冰月宫的人想要你三更死,你就活不过五更。

    下手无情,鬼魅无踪。

    今日之事实在是透着诡异,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她会遭人刺杀。

    流苏边走边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回王府大门,门口一排军队正要出发,萧绝手下的一名手下正指挥着他们准备。有人眼尖看见流苏,喊了一声,“是王妃,王妃回来了!”

    “属下孟林叩见王妃!”俊秀的将军下跪请安,流苏淡淡道:“孟将军不必多礼!”

    孟林起身,见她平安无事,也放下心来,“王妃,你在巷口遇到刺杀,没事吧?王爷担心极了,亲自派带人去搜查了。”

    “是吗?”流苏疲惫一笑,萧绝会担心她?也许吧!“我没事,你们别忙活了。”

    待她进府,孟林方对一位士兵道:“快,去通知王爷,王妃回府了!”

    敏儿、紫灵、如玉她们都等在中庭,见流苏回来,都奔了上去,敏儿眼睛红得和兔子一样,“小姐,小姐你没事,太好了,担心死我了。”

    “王妃,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是啊,太好了,谢天谢地,幸好没出什么事情,不然我万死难辞其咎!”如玉内疚地说道。

    流苏知道她因带她出府而自责,拉过她的手,安抚道:“如玉,你别自责,我很好,一点事也没有。”

    如玉自责得红起眼睛,“流苏……谢谢你……谢谢你没怪我!”

    王府门前一阵骚动,一匹黑马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奔跑,萧绝脸色如冰,在巷口看见三名黑衣人的死尸,却不见流苏的身影。心情焦虑担忧,突如其来的恐惧填满心中,萧绝惊骇地发现,他是如此地在意方流苏的生死。

    当他听见属下报告王妃已经回府,安然无恙,提在嗓门的心重重落下。

    然,看见她毫发无伤,依旧清雅地笑,却说不出一句关怀的话。

    他的神色,冷如最坚硬的冰,眼神晦涩,一步一步走近她。

    心被一只魔爪拽住,尚未得到解放,他的挣扎,他的反抗,越来越薄弱。

    “参见王爷!”众人纷纷行礼,流苏淡淡福身,转而起来。

    “这是这么回事,谁要杀你?”

    流苏福身行礼,道,“妾身不知!”

    二更了,二更了哈!!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悟彻

    萧绝神色一冷,倏然抓过她手腕,往后院拖去!

    “你做什么啊?”流苏挣扎,萧绝抓得越发紧了,回头朝想要追上来的敏儿和紫灵冷喝,“不许跟过来!”

    王府后院,小湖旁,萧绝狠狠地甩开她的手,“你是怎么逃离他们的追杀的?”

    “有人刚好经过,救了妾身。”流苏淡然地道,想起她面对城民的羞辱,被指责为荡妇那幕,眼里多了一层冷漠。

    萧绝,她果真是不能对他有丝毫的遐想,一个男人,能如此残酷地对待一个女人,除了恨,还有什么呢?

    他的心,随着柳雪瑶而死,谁也唤不回,又何必徒惹伤感。

    “谁救你?”

    “不知,人家施恩不图报,妾身也没有办法。”

    冷漠平淡语气让萧绝怒火上升,厉喝:“你都得罪了些什么人?为什么人家恨得要派杀手要你的命?”

    流苏神色一黯,笑容有些凄绝,“王爷,流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能得罪谁?若说谁恨我,恐怕莫过于王爷。”

    “胡扯!”萧绝冷哼……他恨她么?是啊,很恨,却没有要她命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本王派人杀你?”

    “妾身没这样说!”流苏淡淡地回答,她明白,不可能是萧绝,却也想不通,是谁会要她命。

    “本王恨你没错,却没有想过让你死!”

    流苏凄然一笑,清澈的眼光变得悲哀,“妾身是否要感激王爷的不杀之恩呢?你不杀我,是为了更活生生地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对么?我今天算是领略到王爷你狠绝的手段,受教不少。”

    “你在说什么?”萧绝俊美无匹的脸布满阴霾,拧眉,口气不悦。

    他开始这么想没错,想要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可现在……现在……

    流苏惨笑道:“你装什么糊涂呢?你知道我今天被城民们围堵的滋味么?被骂成淫妇,贱人,却找不到话来为自己辩驳,只能忍受她们的指责。总算明白,言语伤人于无形,萧绝,若是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击垮我那就大错特错。我不是那么在乎别人怎么想我的人,他们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什么人言可畏,我不怕!我只在乎我在乎的人是怎么想我,其它人,关我何事?不过不得不承认,你这招很厉害,若是寻常女人,恐怕已经羞愤得投湖自尽了吧?”

    萧绝脸色沉沉的,磨牙,冷笑道:“洞房花烛你不是说,来恨你么?本王不是在听你的话,在恨你么?你有什么愤怒?”

    “不错,王爷你说的不错,的确是我说过的话,那么你就继续吧!”流苏叹息,淡然道,眼光往旁边一瞥,连湖水都感觉如此的凉薄。

    为何她,总是这么傻?

    他们要这样彼此折磨,到何时?

    自己当初的想法,似乎是太简单了些。

    “我真恨不得扭断你的脖子!”萧绝脸色露出一瞬间的痛苦,眼光阴戾地锁在流苏的透彻的眼中,扭曲的俊脸似乎压抑着什么,倏然甩袖而去。

    流苏淡然一笑,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为何她觉得,他高大挺拔的背影,有些孤寂,好像沉浮在浩瀚大海中的孤舟。又有些沉重,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她对他,到底还存着什么想法,自己对一切事物并非太过执着,为何偏偏对萧绝如此偏执?

    发生这么多,还能存有一线希望,又是什么在支撑着她?

    在他眼里,她不过是间接害死他心爱女人的人,是不堪,为了目的可以出卖自己的女人。

    他不信任她,而且鄙夷她,难道还不明白么?

    是奢望吧?

    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相信。

    在地狱和人间游历徘徊!

    错过光明,是否只能一生待在黑暗中。

    正文 第六十三章 怀疑

    梧桐苑的茶花开得越来越迷人,流苏每天都仔细地照料着,把花瓣收集,制成花茶,或者磨成粉末,添在糕点中。

    日子过得充实而宁静,流苏感觉十分满足。

    敏儿找过云烈,云烈说锦绣在凤城,他已经劝住她,也派人在凤城照顾着,让她不要担心。

    知道锦绣的下落,流苏心中也安定了好多,九王的话虽然奇怪,却也不</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