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1

_分节阅读_21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再往心里去,云烈是不会欺骗她的。

    萧绝最近一个月都没有踏进梧桐苑,好似忘却了方流苏这个人,一直独宠林云儿,如玉眉宇间总有些淡淡的失落,流苏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得拍拍她的手,什么也不多说。

    爱上萧绝,注定落得一身悲伤,被萧绝爱上,定是世间最幸福的女人。那个男人爱恨,都在两个极端。

    如玉眼中的疲惫,是如此的明显,流苏只得暗暗叹息。

    她过得比如玉轻松,并不会伤春悲秋,兴许是心里平静的原因,潜伏在深处的梦魔也不再重现。

    抚弄花花草草,闲来和敏儿紫灵研究食谱,教紫灵下棋,教敏儿识字,安宁平和,不怨恨,不嫉妒,也不悲伤,风轻云淡。浏览最新章节请到

    “又输,敏儿你太笨了,王妃都让你半壁江山你也输得这么凄惨。”紫灵看着石桌上的一盘残棋,掩嘴咯咯地笑。

    敏儿耍赖地把所有棋子都弄乱,嘟着嘴巴,不满地反抗,“你还笑我,你和王妃对弈,也不也一直输吗?”

    紫灵用眼角瞅她,口气颇为不屑,“你跟着王妃那么长时间,还没有我学几天来得厉害,还好意思说!”

    “臭紫灵,你敢消遣我,看我不打死你!”敏儿孩子心性比较重,一听就唰站起来,张牙舞爪地朝紫灵扑去。

    紫灵笑着躲闪,很聪明地利用流苏当挡箭牌,滑溜得和泥鳅一样,气得敏儿呱呱大叫。

    流苏淡淡笑着,收拾好一桌的残棋,看着嬉闹的她们,摇摇头。

    如玉眼光略带一点哀愁,看着唇角带笑的流苏,轻声问道:“流苏,你真的这般不在意么?”

    流苏玩着手里的棋子,微微笑道:“如玉,如果你真的爱萧绝,你就努力地争取,倘若结果不是你要的,那就万事随缘吧。”

    如玉轻咬下唇,语气有一些不甘,“我和云儿秀荷一起进府,长得也不比云儿差,为何王爷偏偏独宠云儿,却对我不冷不热?”

    “云儿她比较幸运。”流苏淡淡地道,顺手倒了一杯茶,放在如玉面前,“如玉你放宽心,日子就会过得舒服点。”

    流苏想起柳雪瑶的脸,除了幸运,她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如玉。

    “说得容易,做起来难,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此般洒脱。”如玉忧伤地道,微微叹息,转而道:“对了,上次你被刺,事情查得如何?是谁干的?”

    “谁做的已经不重要,我平安无事,王爷彻查也好,不查也罢,已经过去了,没必要追究。”

    “王爷都没提过么?”

    流苏摇摇头,他们一个月都没见过,怎么有机会提呢,不过听紫灵说,他还在查,到现在还是没什么头绪。

    如玉咬牙,犹豫片刻,放轻了声音,说道:“流苏,其实我早就怀疑一件事,只是找不到证据,不知道该不该说。”

    “何事?”

    正文 第六十四章 身孕

    “就那天在街头,云儿在二楼刚刚提过你是萧王妃,我们立即就下楼,照理说,消息应该不会传得那么快,可我们下楼的时候,外面就聚集一推人,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一定是有人事先安排好的,那个人……应该是云儿。”如玉轻声道。

    笑闹中的紫灵和敏儿也听到,静了下来,敏儿一脸愤愤,“玉夫人,你是说,侧妃安排人羞辱小姐,趁机杀小姐?”

    如玉还没答话,流苏就淡淡呵斥,“敏儿,无凭无据的事,即使心里怀疑也别出来,隔墙有耳,被人听见,我们反而会被污蔑。   ”

    “是!”敏儿不甘不愿地应着,心里对侧妃的不满有多了一层,敢欺负她家小姐,就是她的仇人。

    紫灵也拉着她的袖子,“是啊,王爷还在查,我们也多嘴,若不是,岂不被人反咬一口。”

    “我也是怀疑,又没有证据,所以压在心里一个月没说,王爷是何人啊,一件简单的刺杀能查那么久,我实在不安,害怕王爷存心袒护才说的。 ”如玉懊恼着脸。

    流苏一愣,是啊,以萧绝的能力,查一件刺杀案如此之久,是真的无证据,还是存心袒护?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云儿,只是自己已经平安无事,也懒得去追究,倒是没有想过是否萧绝有意隐瞒了。

    “倘若真是如此,又能如何?”流苏宁静一笑,“人心都是长偏的,他要袒护,我也无奈,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追究了。”

    敏儿撇嘴,她家小姐什么都要,就是那种什么都不计较的性子不好。

    难道真的让她一辈子就在梧桐苑孤寂终老么?敏儿想想就心疼,她娇柔的小姐,为何这般命苦。

    如玉见流苏无心计较,也就不说什么了,微微叹息,“如今云儿盛宠在身,府中见风使舵的下人都殷勤地往雪梅阁跑,显然已经把她当成女主人,流苏,好歹你也是正妻,若是她真的怀孕,诞下小王爷,你的地位也会不保了。”

    流苏眼光一闪,抿唇道:“如玉,这府中,又有几个把我当成王妃呢?空有虚名而已,这位子,本也不是我想要的,她想要,拿去便是,我无所谓。”

    “流苏,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我说的是真心话,也许,云儿能让萧绝的心重新活过来也说不定,毕竟他现在如此地宠爱她,到那时,或许,他能好心点,放我自由。”流苏淡淡笑道,这王府,她迟早要离开,若是萧绝能自动放她离开,最好不过。

    如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流苏的淡泊,真是很少见,王爷那么优秀,那么有魅力,她难道一点都不动心么?

    流苏眉目如水,清秀文静,淡淡的药香让人感觉温暖舒服,有一种凝神静心的力量。

    是药香的影响,还是人的力量,她都模糊了。

    “玉夫人,玉夫人,有大事了……”如玉身边的侍女慌慌张张地奔进来,喘着气,“侧妃,侧妃……侧妃有孕了!”

    正文 第六十五章 炫耀

    这个消息如惊雷般,在梧桐苑中闷响,流苏有片刻的恍神,很快却恢复了淡静。

    如玉和紫灵她们倒是半晌没回过神来,如玉刚刚才说到有孕的事,消息马上就传来,这也太准时了些。

    “你……你确定么?”

    侍女点点头,“奴婢在厨房的时候听见雪梅阁的侍女在讨论的,说大夫早上已经确定了,正在给她熬药安胎。”

    “流苏……”如玉神色更哀伤了些。

    流苏神色宁静,一派淡然,“如玉,万事随缘,勉强不来,你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

    如玉见她依旧如此冷清淡静,只得叹息,正在说话间,春桃就扶着林云儿走进梧桐苑,流苏和如玉对视一眼,都了解到一个讯息。

    这么快就来炫耀了?

    林云儿穿着一袭鹅黄色的衣裙,尽显其娇柔之态,脸蛋荡漾着一层红润,眉开眼笑,眼角隐约带着一丝得意的炫耀。

    一旁的春桃更是狗仗人势,简直是用头顶看人了。

    “云儿拜见王妃!”林云儿柔柔弱弱地扶着自己的后腰,挺着肚子,笑得好生甜蜜。

    流苏淡淡地瞥了她平坦的肚子一眼,不觉有点好笑,如此平坦,却摆出这种阵势,好似有七八月身子一般,即便是炫耀,也无需此般刻意吧?

    “侧妃,您现在有孕在身,王爷都说了免去一切虚礼,可别出意外才好。”春桃扬高声音,声音藏不住的得意,眼角扫向流苏等人。

    不就是怀孕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敏儿不屑地想着,是母鸡都会下蛋。

    “礼数还是不能少的。”林云儿柔柔地笑道,纯真的脸有些腼腆。

    主仆人一搭一唱,流苏静静地看着,等到她们的戏实在不知道怎么演下去,她才淡淡问道:“侧妃有了身子,该静心养胎才对,怎么来梧桐苑了呢?”

    林云儿掩口一笑,装模作样地摸着自己的肚子,好似里头就是一金蛋,脸颊有些羞涩道:“本来该静养的,可云儿觉得该去还愿,所以想来问问王妃姐姐。”

    “还愿?”

    “是啊,多亏了王爷月前陪云儿去相国寺祈愿,王妃不是说过,祈愿,心诚则灵么?想必菩萨是被王爷和云儿真情感动,麟儿方会降临。云儿想,既然菩萨如此眷顾,如今心愿得偿,定要去还愿,让菩萨知道云儿的诚心。”林云儿娇柔地说道,语气中把萧绝的宠爱显露无疑。

    如玉脸色淡淡地蒙了一层冰,淡淡地瞥开眼光,不想去看她这副做作的脸。

    流苏脸色一派淡然,点头道:“是该去还愿,此事王爷和你去便是,问我做什么?”

    林云儿见流苏脸色不变,心底有些不悦,为何她会如此不动于衷,是装?还是真的不在意?

    她不相信,一想起萧绝……她咬咬牙,萧绝是她的,不管如何,萧绝是她的,如今她又了孩子,无论如何她不会让流苏抢走他。

    她会让她亲眼看看他们是如何恩爱,让她对萧绝彻底死心。

    “王妃姐姐,相国寺的主持说,还愿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去比较好,菩萨会被我们的诚意感动,说不定王妃姐姐和如玉姐姐不久也能听到好消息,到时候王府就热闹了,你们说是不是?”林云儿柔柔地道,眼里藏不住的得意,还有恶意。

    一更了哈,下午7点有两更,偶努力!!

    正文 第六十六章 淡然

    如玉被她气得脸色发白,又因为她有身子不好发作,而流苏,眉宇冷清如旧,脸色淡然,她的话,对她好似并无影响,她也无意和她争宠。

    她的话,说得合情合理,找不到诟病,可谁不知道,萧绝专宠于她,已经很久没有去如玉房里。而萧绝和她一直便是若即若离,恨她入骨,同房的第二天,还有一碗避孕药。她会怀上孩子?

    林云儿的话,无疑就是在炫耀萧绝对她的宠爱,讽刺她们的失宠。

    真是煞费苦心了。

    流苏刚刚想要说话,敏儿早就忍不住了,欺负她家小姐,就是欺负她,“侧妃不就是怀孕了嘛,有什么好炫耀,好骄傲的。 ”

    口气之间的不屑和鄙夷表露无疑,毕竟还是孩子心性,此话一出,林云儿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旁的春桃怒瞪,大喝,“大胆,侧妃有了王爷的骨肉,你竟然辱骂她,这就是对王爷的不敬,来人,把她拖下去,杖打二十!”

    身后的侍女闻言便冲上来,流苏不紧不慢地端起一杯茶,淡淡地轻茗一口,冷清地扫向她们,“在我梧桐苑,谁敢动手动脚?”

    不怒而威的气势从骨子里透出来,侍女们面面相觑,停下脚步,这位王妃弱柳扶风,淡静冷漠,几乎没什么脾气,然而,有时候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压迫人的力量,让人不敢不敬。

    “云侧妃,王府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新规矩,一个奴才也可以在主子面前如此放肆,毫无规矩,还能指手画脚下命令?敏儿是我的大房丫头,比她的身份还要高一等,她是以什么身份在下命令?云侧妃,你身边的侍女好似缺管教呀。更多精彩尽在- </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