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2

_分节阅读_22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流苏淡淡地看了春桃一眼,刚刚还狗仗人势的她不禁背脊生凉,肩膀缩了缩。

    林云儿眼光怨毒,倏然一巴掌刮向春桃,怒喝:“大胆的奴才,敢在王妃面前不敬,还不快道歉!”

    清晰的指痕印上她的脸颊,春桃委屈地捂着脸,呐呐,“侧妃……”

    “道歉!”

    流苏饮茶,淡淡的烟雾在她脸上蒙上一层薄纱,看不出喜怒,春桃不甘地跪地,“对不起,王妃,是春桃错了,春桃领罚,请王妃恕罪!”

    “恕罪倒不敢,你是谁的奴婢,自然是谁管教,起来吧!”她淡淡地放下茶杯。

    林云儿冷笑地看着敏儿,敏儿还挑衅地回她不逊的眼光,气得她大怒,却拼命地忍着,问道:“王妃,春桃无礼,云儿一会儿回去,自然会管教,那敏儿呢?她也出言不逊,王妃难道要纵容么?”

    敏儿露出惶恐的表情,“侧妃您真会冤枉人,奴婢说您没什么好炫耀,没什么好骄傲,哪是出言不逊了?”

    林云儿努力挤出一抹笑容,“哦,那敏儿你是什么意思?”

    “本来就是这样啊,母鸡都会下蛋,只要是女人,都会生孩子,有什么好炫耀,好骄傲的?难道奴婢说的不对吗?以前隔壁的王大妈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林大婶一连生了七个儿子,奴婢的姑妈老来还生了一对双胞胎表弟呢,人家说,女人年轻的时候生孩子很容易,老了生孩子很难得呢?可奴婢看她们也没有四处炫耀,表现得那么骄傲啊!所以奴婢才那么说的啊,侧妃,奴婢说得不对吗?哪里不对?”敏儿用很无辜,很清纯的眼光看着她,一根食指含在双唇间,很纯良地反问。

    如玉扑哧一笑,咳了几声,用手绢挡着唇角。流苏唇角抽了抽,好像又渴了,端起茶杯,又饮了一口,掩饰她的笑意,紫灵垂着头,肩膀一耸一耸的。

    林云儿气得脸色发黑,沉得吓人,还找不出一句话来反驳,生生吃了一个哑巴亏,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她身后的那些侍女,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一院子的人,表情各异,扭曲得十分精彩。

    谬论瞎掰成真理,让人无处反驳,连流苏都佩服敏儿的才思敏捷。

    林云儿沉默了很久,很久,胸口不停地喘气,最后还是决定忍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终有一天让她们主仆好看。

    “王妃姐姐,云儿说的还愿一事,不知道王妃意下如何?”

    流苏还没回答,一道冷酷的声音就插入,“去,所有人都去,明天动身!”

    二更了哈,二更了,呵呵,大家鼓掌下!!

    正文 第六十七章 顺从

    林云儿一见萧绝来了,脸色顿时一喜,一扫脸上的阴沉,眉开眼笑地迎了上去。

    “云儿,你有了身子,怎么不在雪梅阁静养,到处跑做什么?”萧绝不悦地隆起眉心,口气却掩不住的宠爱,怜惜地揽着她娇柔的身子,捧着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如玉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流苏,见她神情冷清,是平日一贯的模样,心口酸楚。

    为何她就做不到她的洒脱呢?

    是因为她爱萧绝,比她要深吗?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势必要承受揪心的痛苦么?

    “今早不是说了还愿的事么?云儿过来问问王妃姐姐的意思。浏览最新章节请到”林云儿温柔地回答,神情可人柔顺。

    萧绝温柔地扶着她的发丝,云儿果真和雪儿一样,善良纯真,他很欣慰,心中对她的疼惜不禁又多了一分。

    “这事本王说就好,不是让你乖乖地养胎么,怎么不听话,嗯?”萧绝温柔一勾她俏鼻,宠溺之情不言而喻。

    林云儿一脸幸福地偎依进他胸膛里,萧绝抬起眸光,已是往常的寒冷,沉声道:“你们两都准备准备,明天上相国寺住三天,诚心还愿。”

    如玉根本就想去,去看他们秀恩爱么?她怕她吃不下饭。

    流苏一派淡然,福身道:“妾身遵命!”

    如玉见流苏点头答应了,也只好点头,温顺地应是。

    萧绝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声,眼光若无其事地扫过流苏,眸色一暗,似有些隐晦的怨怼。

    她看起来还是那么淡漠,清冷疏离,一点也没有变化。

    脸色还红润了些,不似一月前那么苍白,看来过得不错。

    离开他,过得不错,哼!一想到这点,心中就堵了一口气,脸上却还是冰冷如霜,没有表现出来。

    怜惜地拥着林云儿便走。

    “有什么想吃的吩咐厨房一声便可,要好好地养好身子。”

    “是,妾身会好好养好身子,给王爷生个大胖儿子。”

    两人走远了,还听到萧绝温柔的嘱咐还有林云儿带着幸福的声音。

    敏儿哼了一声,十分不满,日后真给她生个儿子,她家小姐的日子就难过了。

    流苏坐了下来,吩咐道:“敏儿,紫灵,你们准备去吧!”

    敏儿紫灵下去收拾了,而如玉叹了口气,也带着桃红下去收拾。

    她走到小花圃边,舀起水,细细地灌溉她的小宝贝们,“有三天不能照顾你们了,可别太想我呀。”

    也许,她该考虑着离开了吧?

    萧绝有了云儿,也能弥补他心里的缺憾,他的恨会越来越淡,她的存在已经可有可无,在这里孤老终生,她还没来得及看够大好河山呢?

    流苏淡淡地笑着,神色安详,如一朵雏菊,淡雅芳香。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若离 1

    第二天,萧绝便带着所有家眷,上相国寺还愿。

    王爷门前停了几辆马车,为首的马车特别贵气华丽,十分宽敞,是供萧王出行的代步工具。

    身后停着两辆略小点的马车,气派虽及不上前面,却也不失华丽。

    萧绝温柔地扶着林云儿出门,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里的甜蜜,怎么也掩不住,脸颊红润,娇柔中透出少妇独有的风情,纯真又带着成熟,成熟却不失纯净,十分的迷人。

    流苏和如玉向萧绝见礼后,便往后面的马车走,林云儿娇柔地出声唤住流苏,向流苏福身后,带着纯真的笑意道:“王妃姐姐,您是王府的女主人,云儿和如玉姐姐坐后面那辆马车,您和王爷坐前面才是,这是规矩。”

    流苏微微一愣,若不是知道她的真面目,或许她真的会被她此刻诚恳的表情所动,只见她淡然一笑,疏离道:“云儿妹妹有身子,跟在王爷身边也好有个照应,我和如玉坐后面便是。”

    让她和萧绝共处一室,她会很不自在,那么狭隘的空间,萧绝身上的强烈的压迫会让她窒息。她和他,除了仇恨,已没什么好说了,何必两看两相厌呢?平静的心,还是一直平静下去,走的时候,才能更加洒脱,不留悲喜。

    且林云儿现在有孕在身,是萧绝的掌中宝,他又怎么会安心让自己的珍宝离开视线,却看一个自己恨绝的女人,换做她也是不愿意的呀,何必增添自己的难堪和烦恼。

    林云儿笑拉着流苏的手,笑得温柔而大度,在萧绝面前表情的纯良淑德,“王妃姐姐说的是哪儿的话,云儿也不敢坏了规矩,而且才一月的身子,没什么大碍。”

    说罢朝萧绝福身,“王爷,不要担心云儿,也别为了云儿坏了规矩,会让云儿难做人的,孩子还小,很乖的!”

    说得还真是好听,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得合情合理,一副弱者的姿态,讨人欢心又得人心。而流苏一听就明白,云儿在说,王妃的位置,是她大度才让她坐着的。王爷宠爱的人是她云儿,她流苏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

    流苏心头冷笑,此女的演戏天分虽不及萧寒的登峰造极,却也日益精湛,虚伪得近似真诚了。

    萧绝也没说什么,流苏的疏离和迫不及待想要摆脱他的口气让他反骨顿生,她不愿意,他偏要,看她往哪儿逃?

    柔情地抚顺林云儿的秀发,对她的识大度和善良很满意,宠爱之情又加了一分,温柔地嘱咐,“若是有什么不适,一定要随时告诉本王,知道么?”

    “是,妾身遵命!”林云儿笑答着,在众人面前,柔柔地在萧绝脸颊印上甜蜜一吻,便带着春桃往后面走。

    这是她习惯性的动作,萧绝也没多想,纯享受着美人小儿女的娇态,唇角带着一丝宠溺的笑,看着林云儿坐进马车,他才放心地收回视线,看向流苏之时,已经恢复平常的冷酷,寒声讽刺道:“愣着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本王抱你上车?”

    事成定局,流苏也懒得去反驳,淡然地越过他,率先上了前面的马车。

    萧绝看着她冷清的背影,眼光布满阴霾,她连看他都觉得嫌弃了么?哼!心中极为不舒服,有一种不甘心,还有酸酸的滋味。

    流苏心里爱着别人这件事,始终是他心里的刺,时常冒出头来,刺痛心脏……为何此般的介意?也许,每个男人都忍受不了妻子爱着别人吧,这是男人们的自尊在作祟,无关爱情,怜惜。

    他们可以左拥右抱,三妻四妾,却决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爱着别人,身体纯洁,心出轨,也是一种背叛。

    所以,才会如此介意和愤怒吧,晦涩的种子已经在心底生了根,发了芽,不知不觉中,越来越难以忽视,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

    正文 第六十九章 若离 2

    后面的马车上,春桃放轻了声音,竖起拇指,“侧妃,高招!”

    林云儿故作高雅地端坐着,笑容甜蜜,扶着她平坦的腹部,道:“我们不急于一时半会儿,让她得意两天也没什么,等我腹中的小王爷出生后,王妃的位子自然是我的,到时候我倒要看看方流苏还能清高到哪儿去?”

    春桃点头,附和道:“侧妃英明,在王爷面前表现出贤良淑德的一面,也证明了您的优良品质,有容人之量,有资格坐那个位置。 合适地表现出柔弱的一面,王爷会对侧妃越来越疼爱的。”

    林云儿点点头,这点她自然知道,也擅于利用她的优势,“对了,春桃,让你查问的事查得如何,那个雪儿是谁?”

    春桃见她突然问起,有点支支唔唔,怕是伤了她心一般,不敢说,林云儿俏脸一寒,“说!”

    “侧妃别动怒,您身子要紧,那个叫雪儿的构不成您的威胁,她已经死了。 ”春桃压低了声音。

    林云儿震惊,“怎么回事?快点说!”

    春桃只得把她听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她进府比较晚,萧绝又下令府中的侍女侍卫不许嚼舌根,这件事她费了一番周折才打听到,她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林云儿的脸色,发现她的脸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如覆了一层厚厚的冰。

    宽大的马车里头装饰得很舒适,极为气派,和房间简直无异。

    宽敞的暖榻,一袭绛红的锦被,梨木桌子,堆着一桌公文,还有软垫,四桌挂着各色的流苏和琉璃,看起来很华美,精致。角落有两个香炉点着让人凝神静心</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