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3

_分节阅读_23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的檀香,暖香袭人心自舒。

    流苏坐在靠近窗口的软垫上,有意和萧绝保持距离,努力忽视狭小空间里强烈的男子气息,还有深沉的压迫。

    萧绝自上了马车后,就一直沉着脸,没出声,抓起公文就认真批阅起来,只听见翻阅的纸张声音,沙沙,在车厢中,寂寞地响起,就像是秋天,在暮色中响起的钟声。

    静谧,在沉寂中爆发……

    流苏心头紧绷的弦微微松了松,唇角苦笑,想来,他是不想和她说话,他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

    世间上有一种距离很揪心,明明近在咫尺,却相对无言。

    流苏缓缓地看向窗外,心头轻松下来,很快沉迷在秀丽的风景中。

    温静的眼神溢满对自然美景的欣赏和憧憬,真希望有一天,她也能翱翔在秀丽的山水间。

    赏垂柳,行扁舟,笑看人生,一世风流。

    这才是她向来的生活,而非囚在王府角落,孤寂悲凉一生。

    看着景色,短暂地放松自己享受清扬的风,芳香的自由味道,唇角都带上淡淡的笑容。

    倏然,马车颠簸了下,本来倚着窗柩的流苏头狠狠地撞上梨木,痛得她轻呼一声,“啊……”

    萧绝冷冷地抬起头来,寒声道:“过来!”

    今天有二更哈……7点的时候,加油加油去!!

    正文 第七十章 情潮

    “我没事!”流苏淡淡地回答。

    抚抚撞痛的额头,忍不住擦了擦,可爱地嘟起红润的唇,愤愤的表情,有了十五六岁少女该有的娇俏,一瞬间,迷惑了对面男人的眼光。

    印象中的方流苏总是淡然冷漠的模样,对一切都风轻云淡,有一颗坚强柔韧的心。

    除了那天她发烧失态外,他从未见过她露出小儿女般娇柔的表情,那张脸,好似完美的面具,不曾为谁所动,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冷静得多。

    她把这个年纪该有的娇气柔软都尘封在心底最沉的角落,把心遗失在她爱的那个男人身上。从未有过这样生动的表情,让萧绝一颗心,不受控制地跳跃,任心悸的力量包围着他。

    如此生动的流苏,让萧绝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过来!”他又重复一遍,声音有着低哑的轻颤。

    “王爷,妾身没事!”流苏又恢复了往常的冷清,疏离地应对,刚刚那股娇气好似昙花一现般。

    萧绝眼光一寒,可恶,她又恢复了这副没表情的死样子,简直是可恨,面对他,又让她如此的难受么?

    “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萧绝啪一声把公文摔在桌子上,俊美的脸蒙上一层霜,声音冷峻,态度强硬。

    流苏不解,他莫名其妙又在生什么气?她又没做错什么?正在思索间,萧绝已经言出必行,以一种骇人的速度坐到她旁边,强悍的男儿气息扑面而来,流苏不习惯这样的亲密,身子微微缩缩,想要往里头缩,却发现,她背已经顶在窗口。

    萧绝伸出一手,把身形娇小的她困在胸膛和窗柩之间,身子有大半的力量压在她身上,周边溢出一团浓重的暧昧,隐而不露,朦胧迷人。

    错乱的心跳,在暧昧中绽放芬芳。

    “你很怕我?”萧绝冷声问道,把她圈在怀里,带着淡淡药香的身子,娇柔而温馨,抱着她,感觉非常的舒服,有那么片刻,他想就这么抱着一辈子,好像也不错。

    “王爷又没有三头六臂,妾身怎么会怕?”流苏淡然应道。

    萧绝冷哼,显然不相信她的口是心非,眼光看着她额头被撞的那块地方,虽然没有肿起来,却红红的。

    一时忍不住逗逗她的念头,凉薄的唇,温柔如水地贴上微热的肌肤,他的唇,很凉,她撞伤的地方,微热,两种不同的温度交错,两人同时一震。

    暖香四溢,娇软在怀,让人一阵意乱情迷。

    流苏不漂亮,却玲珑剔透,清雅如菊,身上总是带着一股让人安定的味道。缓缓滑动着,动人心弦,仿若带着一层淡淡的面纱,让人忍不住探究。对她着迷,着魔,违背了的初愿。

    流苏心脏一阵蹦蹦乱跳,面对萧绝的残忍,她可以淡然以对,面对萧绝的暴戾,她可以风轻云淡,面对萧绝的冤枉,她可以冷静反驳,可谁来告诉她,面对柔情似水的萧绝,她该怎么办?

    这副面貌,从未对她展现过,流苏一时措手不及,是特意,是挑逗,还是温情?流苏透彻的眼光仿若要溺毙在他深邃如海的眼波中,心悸的感觉,溢满血管每一处,在微微呐喊,似乎想要弃械投诚。

    暖情的暧昧,如最清香的玫瑰,沾着雨露,两颗冰冷的心,在不经意间,微微摩擦出零星的火花。

    “啊……”流苏还未反应过来,萧绝反身,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稳稳地坐在他腿上,带着的唇,如找到最可口的猎物,带着一种急切的渴望,急速扑下,吞咽她所有的呼吸,想要禁锢她的灵魂,摧毁她的翅膀,永远绑在身边。

    二更了哈,二更了哈,嘻嘻……

    正文 第七十一章 不逊

    激烈地吸吮着香软的小舌,粗糙湿润的舌尖扫遍她每一寸甜蜜的领土,摇旗呐喊,攻城略地。

    萧绝贪婪地吞咽着香甜的津液,心悸包围着心脏,摒弃仇恨,忘却初衷,忘了她心里还有别人,忘了这个月来特意的疏离,只顾着掠夺久违的芳香。

    忍着去看她的,隐忍着对她的渴求,只想要坚持他最初的报复,让她终身过得凄惨,然,最终赔上的,是他的一颗心,萧绝已有了一种无可奈何的觉悟,却刻意不去想,不去挖掘,在想念微微冒头之刻,又一次把它打入心底。

    刻意的疏离,她的舒适,更让他不甘,凭什么他在地狱里挣扎,她却袖手旁观,过得悠闲。

    凭什么他夜里辗转难眠,她却静如三月湖水。

    他忍了整整一个月,已是他的极限,她已是他的女人,为何想要她,还要忍?

    他的吻法,激烈得想要把她整个人都吞进腹中,连呼吸都吝啬给予。大手伸进她的衣襟,略显粗暴地蹂躏着香软的浑圆。

    流苏被他突如其来的情潮逼迫得透不过气,只觉得胸腹的空气全部被这个男人卷走,她只得拼命地想要挣脱他强悍的舌尖,去呼吸清香的空气,她快要窒息了。

    她的挣扎,更加催化他的热情,激发男子天生的掌控欲,想要把她狠狠地压在身下,尽情地抚摸,灵肉结合的悸动让他深深着迷,不可自拔。

    带着惩罚味道的舌尖微微咬了她一口,惩罚她的不专心,他的表情,如被缠绕了几百年不得释放的魔鬼,凶猛、强悍地掠夺着渴望已久的祭品。

    流苏潮红着脸,喉咙间溢出一声难受的呻吟,她真的快要窒息了,封住所有呼吸的唇舌怎么也不放过她。流苏推不开,越是挣扎,他越是激烈,衣衫半褪,半隐半露的神秘风情更惹火魅惑,让萧绝完全被控制。

    流苏狠狠地咬了他舌尖一口,血液的味道在彼此口中充斥,残忍的味道,如最强烈的催化剂,让萧绝越发沉迷,疯狂掠夺。淡淡的血液流溢在唇边,近乎残忍的暧昧,流苏狠狠心,又重重地咬了一口,趁着萧绝略微停顿的空间,猛然推开他,一手撑在软垫上,贪婪地呼吸新鲜的空气。

    从未知道,空气的味道,如此的美好。

    绫罗半露香肩现,秀颜红潮漫天暖,流苏粗喘着气,微微拍着胸口,只觉得一凉,才惊觉,她的衣衫被他褪到半腰,绑在颈后的肚兜带子松开,斜斜地挂在腰上,娇柔的胸口,印着男人清晰的手印,一片巨大的青紫,流苏倒吸一口气,迅速地拉起衣裙,遮住她寸缕不裹的上半身,带着指控意味的眼睛愤愤地看向萧绝。

    萧绝摊摊手,擦去唇边的血迹,微红的眼睛,情潮尚未褪去,俊美的面容邪魅得勾人心弦,成熟男人的魅力举手投足间展现无疑,十分惹人心动。

    “你怎么这么不经事?”萧绝低哑的嗓音带着三分难得的笑意,虽然是责怪,却掩不住他的好心情,她嫁给他的时候就是完璧之身,如此青涩,连接个吻都不会,忍到岔气,证明她的经验不足,只有他一个男人,这个想法让他心头愉悦不已。

    床上的男人分为两类,其一是喜欢床上经验丰富的女人,能把他伺候得身心舒畅,给他源源不断的女人。其二是喜欢毫无经验,青涩无比的女人,这样可满足其大男人变态的贞洁观和对处女情结的执着,亦可满足他控制她,调教她并享受其过程的变态。

    萧绝显然归于第二种。

    正文 第七十二章 距离

    流苏微微整理她凌乱的衣裳,吹着风,让混沌的脑子清晰,不在如浆糊般黏糊。 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对萧绝的指控很不满,她是不经事,那又如何?

    “妾身自是比不上王爷的身经百战。”流苏淡然地说道,以飞快的速度整理好她的衣服,一点也没有继续的意思。

    显然,萧绝很有继续的意味,靠近流苏,又把她抱回怀里,唇角愉快地上扬,埋头在她馨香的脖颈上,灼热的呼吸让流苏肌肤又变得粉红,一阵颤栗,萧绝是情场高手,自然很明显就感受到了。流苏在上想和他对抗,显然太嫩了点,他懂得怎么挑动女人最深的渴望,贞洁烈妇都敌不过萧王有意的挑逗,更别说刚懂人事的流苏。

    秀丽洁白的脸蛋,抑制不住上涌的红晕,流苏咬牙,忍着那股难堪的骚动。

    萧绝如最优雅的猎人,慢慢地围捕他的猎物,不似刚刚那般凶猛激烈,抱着她的腰的手,隔着衣服,恶意地抚摸,变得缓慢而悠闲。

    “好酸啊,王妃,你早膳都用什么?还留着一股酸气呢?”萧绝煞有其事地把头压在她娇嫩的肩膀上,绣着肌肤发出的香气,还在脖子上,轻啄一口。

    流苏的肌肤浮起细细的疙瘩,不管逃往哪个方向就逃脱不了他的禁锢,逃不开这股灼热的气息。

    “王爷说笑了,妾身没闻到。”流苏努力让声音平稳。

    “是吗?”萧绝蹙眉,表情有些困惑,又凑近了一分,温热的鼻息轻拂粉颊,又红了两分,“为何闻到?王妃再细细闻闻?”

    “妾身……啊……”她才刚开口,萧绝就张口含着她娇嫩的耳垂,颇具涩情地舔吻着,流苏低呼,手劲太小,推不开他高大的身子,无奈地任耳垂落入魔口中,被他柔情抚弄,倏然轻咬一口,流苏顿感浑身一颤,整个身子热得想要烧起来,体内的火,让她倍感尴尬和难堪。

    “王爷,请你放手,妾身累了,想要休息了。”流苏声音有些低颤,对萧绝的手段,她根本就阻挡不了,身体控制不了反应,陌生的让她陷入一种困兽的挣扎中,只想远远地逃开。

    “流苏,你就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我,就这么讨厌待在我身边吗?”萧绝问道,都没自觉道自己语气有点幽怨。

    药香暖和,带着静心的魅力,让他舒服地靠着,一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

    流苏心中一颤,笑容苦涩,她不知道他此刻是以什么心情在面对他,也不想去思考他语气中的真假。突如其</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