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6

_分节阅读_26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萧绝此刻就像是闹别扭的孩子的一样,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他到底发什么神经?

    “为什么?”

    “哪有为什么?妻子伺候丈夫沐浴是天经地义的,你还敢问为什么?你嫁给我之后,身为妻子,尽了什么责任?真要的答案,那我告诉你,我高兴,我乐意,行了不?”萧绝带着恶意的笑,不冷不热地嘲讽。

    “我不会伺候人!”流苏淡然道。

    “那就从今天开始学!”萧绝寒声道,眼光和冰一样,哼了哼,冷酷地道:“赶紧给我去澡堂,晚了一步,我就拧断你身边两丫头的手!”

    说罢,大步流星地朝澡堂的方向而去,流苏咬着红润的下唇,把那条红线放在枕头底下,恨恨地跟在萧绝后面。

    算他狠!

    敏儿和紫灵是她的软肋,她不可能不顾她们,萧绝这人冷酷无情,绝对说到做到。

    她真不明白,为何他如此难缠起来。

    正文 第八十章 戏弄

    相国寺的澡房并不如王府华丽,比较简陋,小小的澡房中,一个大浴桶,两扇屏风,并无多余华丽的装饰。

    烟雾缭绕,热水的蒸汽把这个房间都笼罩在朦胧的烟雾中,进来就感觉到热气扑面。流苏手脚无措地站着,心中紧张不已。衣袖下的手不着痕迹地握着,忍着想要逃跑的冲动。

    萧绝邪魅的大眸冷冷地盯着她无助的样子,顿感有趣,总是一种冷冷淡淡无趣的面,看着就讨厌,又不是出殡。

    “站着做什么,过来伺候!”萧绝声音毫无温度,斜睨着她。

    流苏咬着水润的唇,缓缓地走近他,略有些熟悉的龙诞香让她脸颊有些发热。浏览最新章节请到萧绝两手张开,一副君临天下的霸主模样,让流苏倍感压迫,额上渗出几滴热汗。

    “宽衣!”他面无表情地命令,有些得意地看她脸色娇嫩的色彩,这样的流苏看起来娇俏得不可方物,他差点就低头一亲芳泽,那种冲动越来越清晰,让小腹隐约如火烧般。

    流苏脸上越发燥热,火辣辣的,她瞪了萧绝一眼,颤抖地伸出手,帮他宽衣解带,娇柔的手不可避免地碰触到萧绝赤铜色的肌肤,一阵酥麻在彼此的脚底升起,一直窜到头皮,萧绝眸色顿时一暗,隐忍着徒然升起的渴望。

    只是青涩的碰触,她总能迅速挑起他的,而他,每一次,对她的渴望,都是如此的急切,他此刻想要狠狠地把她压倒,肆虐着记忆中姣好的肌肤,想要狠狠地闯进温暖的泽地,宣誓着他的主权,把她狠狠地揉进身体里,再也不分开。

    感受到他热烫的视线,流苏心跳漏了一拍,别过脸去,不想去看他优美健壮的体魄。

    萧绝的身材很好,常年的锻炼,线条坚硬又不失优美,肩宽腰窄,小腹平坦坚硬,健美得让人面红耳赤。

    “继续!”萧绝的声音暗哑,隐忍着的流窜。

    流苏脸一热,他只剩下一条亵裤了,他就不能自己来吗?

    “剩下的你自己脱!”流苏眼光别开,不看他健美的体魄,落在身后的浴桶上,没想到脸上更热,像是要滴出血了。

    “王妃,不会伺候人就要学,你想让本王穿着亵裤沐浴么?”

    他一定是故意的,流苏愤愤地抬起眼,想要发火,却看见一双忍着的暗红眸子,他的眼睛,像是看见了最精美的甜点,想要把她吞进去。含着的眼睛,有一种超然的蛊惑魅力,如同亚当勾引夏娃初尝禁果时的魅惑。

    流苏心率失速,急速地跳动,心头慌慌的,强烈的男子气息笼罩鼻尖,挥之不去,她想要逃跑的冲动。

    萧绝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一手拽着她的纤细的手臂,用力一扯,流苏狠狠地撞进他怀里,娇柔的手顿时碰上他的胸膛,像是触摸到一团火一般,流苏惊得迅速把手拿开,略有点惊慌地抬眸,气息不稳,“你……”

    萧绝满意地看着怀抱中女人的艳色的脸蛋,还有浮动在空气中的暧昧,都让他心情愉快,他微微垂头,魅惑地在流苏耳边吹拂一口热气,让她浑身一颤,声音挑衅着带着蛊惑,“王妃,怕了么?想要逃跑?”

    “谁说的!”没经过大脑的反驳冲口而出,流苏懊恼地想要咬断自己的舌头。

    萧绝愉悦地笑了,胸膛在震荡,像是有一股灼热的力量溢出,流苏觉得心都要跳出嗓门,她轻咬水润的唇,双手搭在他的裤带上,微微蹲下,闭上眼睛,把亵裤扯下来……

    正文 第八十一章 发病

    水雾升腾,萧绝坐在浴桶里,邪魅的大眸雾霭朦胧。浏览最新章节请到水漫在胸口,双臂舒服地搭在浴桶边缘,像一位帝王般,享受着身后人儿的服务。

    流苏愤愤拿着刷子用力刷,想要把他刷下一层皮,身前的萧绝唇边勾起一抹愉快的笑意,眼光也没有平时的冷酷,反而多了一点柔情,表情十分享受。

    “上面一点……再上面一点……”

    流苏叹息,咬着水唇,手下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刷得萧绝后背一片通红。

    “你把我的背当成马背来刷吗?”萧绝轻笑出言,虽然力道不大,不过他不满她的态度,简直是泄愤嘛,这个看似清冷却十分倔强的丫头。

    “王爷怎么把自己和牲口比呢?”他连牲口都不如!流苏淡然地道,她身子本来就娇弱,此刻的热气蒸得她有些昏眩,呼吸有点困难,像是要窒息般。

    “我怎么听听见你的腹诽?”

    “王爷又不是妾身肚子里的蛔虫,如何得知妾身的想法?”

    “这么说就是有了?”萧绝挑眉,刚刚还觉得她冷冷淡淡的模样极为碍眼,此刻却犯贱似的爱极了她淡凉的口气,男人啊,就是多变。

    “没有!”流苏淡淡道。

    “方流苏,用手,刷子我不习惯!”

    流苏拿着刷子的手微微一停,淡然的脸掠过诧异,“你说什么?”

    “用手洗!”萧绝若无其事地重复,表情有点期待,那双细嫩的手,那该多舒服啊,刚这样想着,下腹又如火烧般,身子坚硬胀痛起来。

    流苏眉目闪过一片倦色,无奈地叹息,放下刷子,略微犹豫,娇嫩的手便碰触到他发出灼热气息的肌肤,细细地揉擦。

    灼人的温度,从他的肌肤穿透她的掌心,一直升腾到脸颊,酥麻的感觉让彼此的手尖多在颤抖。

    蒸汽熏得她呼吸越发困难,手脚酸软,本来热汗淋漓的额头,冒出冷汗,心口虚浮,那种不舒服越发强烈了。

    这几天睡得不好,再加上澡房封闭,空间狭小,空气不流通,她的旧疾发作了,冷汗阵阵……

    而萧绝却有蚀骨般的感受。

    娇嫩的手,像是爱抚般,给他无以伦比的快感,萧绝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低哑性感的声音,让流苏脸色更红酡。

    月色醉人?

    还是夜色醉人?

    又或许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用力点!”萧绝声音低沉暗哑,有蛊惑的魅力,像是要勾人犯罪般。

    “方流苏,你怎么就会擦一个地方,到前面来!”

    到前面去?他……

    流苏困难地深呼吸,脸色发白,淡淡蹙起眉,道:“王爷,妾身有些不舒服,能否……”

    “方流苏,伺候本王一回会要你命么?推三阻四的,小心你身边那两个丫头的手!”萧绝冷酷的声音像是毒蛇一眼,钻进流苏的心头。

    流苏是真的有些不舒服,感觉鼻尖下的空气越来越薄弱,心口闷疼着,流苏倏然捂着胸口,软软地倒在萧绝背上。

    “方流苏,你在做什么?”萧绝疑惑地回头,却不想看见她气如浮丝地趴在他肩头,脸色大变,“方流苏,你怎么了?”

    流苏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中,她浑身不停地抽搐,呼吸困难而急促,紧闭的双眸,睫毛颤抖,脸色发白,唇色如风雨中枯萎的花瓣,孱弱得让人疼惜。

    萧绝倏然从浴桶里出来,急忙抓过外袍,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穿戴完毕,抱着流苏匆忙回房

    正文 第八十二章 狼狈

    敏儿一见萧绝匆匆忙忙地抱着流苏进来,紫灵敏儿都惊恐地张大眼睛。敏儿眼泪哗啦一下直流,萧绝怒喝一声,“哭什么哭,快去请大夫!”

    萧绝冷酷的眼睛布满担忧,低头不断地安抚着不停抽搐的流苏,她颤抖的手捂着心口,倏然不停地咳嗽,小小的身子卷成一团。脸色白得吓人,呼吸非常的急促,巴掌大的脸,都是冷汗……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睫毛上有少许晶莹的泪珠。

    “敏儿……”无意识的低喃……

    受尽折磨的模样看得萧绝心口狠狠一拧,如有一把刀扎在心口。

    “药……药,小姐的药……”敏儿扑过去,也不顾主仆之分,一下子推开紧紧抱着流苏的萧绝,在流苏的腰间摸索,小手不停地颤抖。

    “你在做什么?紫灵,愣着做什么,去请大夫!”萧绝厉喝,紫灵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现在在山上,她也不知道去哪儿请大夫啊?

    敏儿很快摸索出一瓶药,脸色一喜,赶紧倒出一粒,很快送进流苏嘴里,“紫灵,茶,茶……”

    紫灵很快捧过一杯茶,送进流苏嘴里,让她咽下那颗药丸,才片刻,她抽搐的现象就好了,敏儿又慌忙跑到窗边,把窗户打开,清冷的空气一下子扑面而来,一扫屋里的沉闷。

    “小姐,怎么样?还疼么?”

    流苏脸色发白,捂着胸口微微咳嗽,已没有刚刚那般剧烈的恐怖状,虚弱地摇摇头,“给我倒杯茶!”

    紫灵很快就倒茶过来,流苏手还有些发颤,萧绝见状接过去,放在她唇边,流苏抬眸静静地看他,兴许是因为他的关系害得她病发,萧绝被她淡静的眼光看的有些愧疚,不禁恼羞成怒,冷喝:“看什么看,不是要喝茶吗?”

    流苏也不逞强,张口,一饮而尽。

    “怎么回事?”

    流苏风轻云淡一笑,道:“没什么大碍,是旧疾。”

    “什么样的旧疾?”萧绝打破砂锅问到底,他承认,刚刚她不停抽搐,受尽病痛的折磨的样子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流苏虽然娇柔,弱柳扶风的样子,容易生病,却没见过她那般苦痛的样子,她瞒了他什么?

    那个样子,看得刺眼,看得他……心疼。

    好像随时会离开他身边一样,萧绝承认,他刚刚心底有淡淡的恐惧……

    “气喘!”流苏淡淡道,萧绝若是质疑要问,她也瞒不过,索性就是说了,“妾身是早产儿,先天不足,自出娘胎便有此病,只要仔细调养,便不会有生命之忧!”

    敏儿不满地看着流苏,却收到她淡淡的警告,只要难过地垂着头,小姐明明在说谎,当年的神医明明说过,她也许活不过十八的!一想起这件事,她就为她难过,为什么小姐的命如此苦。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