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第一版主小说网 > 仙侠修真 > 瑾年绝恋醉流苏(全文+番外). > 章节目录 _分节阅读_28

_分节阅读_28

    [ 欢迎光临 新第三书包网,www.shubaol.com ]

    ”

    南瑾沉静道:“江湖术士之言岂能尽信,你的病,因为常年有灵药压制,所以这些年并不严重,日后仔细调理,活命是没有问题的。更多精彩尽在- ”

    流苏心中一喜,像是沙漠里因为干渴频临死亡的旅人,突然看到绿洲,看到水源一般。眼眸都亮了起来,她一直以为……原来,自己也是此般在乎生命。

    南瑾心中微微一动,那抹清雅得夺目的笑容,如阳光一般,温暖人的心房。让人眼前炫目,他有瞬间的恍惚,感觉眼前百花失色,终于理解什么叫一笑倾人城。发自内心的笑,他看到感动,看到惊喜,看到了希望。 尖细的脸,清澈的眼睛,那一刻,深深印上心尖,留下一抹淡淡的痕迹。

    “我没想到,我一直以为……是真的么?”

    南瑾点头,唇角柔化一分,眼光像是洞悉一切般,温和叮咛道:“是真的,自己身体要多爱惜。”

    流苏诧异,转而一笑,感觉昨晚的郁气一舒而尽,“我会的!”

    “南瑾,你好像什么都知道,像是什么都掌握在手中一样,好神奇,你是怎么办到的?”

    南瑾温和一笑,眼中的犀利好似从未在她面前流露过,“我不是什么都知道,只是心比别人多一窍,学的东西比别人略多一些罢了。至少,我有一件事不知道。”

    “什么事?”

    南瑾眼里露出饶有趣味来,“你的名字!”

    流苏一怔,转而浅笑,“苏苏,我叫苏苏!”

    方流苏,天下银荡之女,赫赫有名,虽然她洒脱之人,却不想在此刻说出她的名字,好不容易交到一个知心朋友,她想要珍惜。

    “苏苏,好名字!”南瑾赞道。

    “谢谢!”

    流苏不自觉地道谢,带着淡淡的笑,提议道:“我推你到处走走,好不好?”

    南瑾心中一暖,冷清的眼光像是温泉般,暖了,半垂的眸间,那点朱砂敛尽繁华,妖娆迷离,瞬间风情万种,清贵无暇的白衣公子淡淡颔首,“好!”

    短短的一字,已是某种程度的接纳,这把轮椅,除了韩叔外,无人能碰触。不是对人的防备,而是天生的疏离淡漠,不想于人有任何牵扯。

    能让流苏碰,意义非凡啊!

    流苏倒是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心情愉快地推着他,在一片桃花烂漫中,缓缓而行,时而笑语连天,融洽,祥和。

    不远处看着的韩叔,惊愣得张大嘴巴,憨厚的脸上都是不可置信。

    他的公子,竟然能笑得如此恬静温和,一点也没有平时的疏离淡漠,眼光温和如三月春风,也没有常年的凌厉和冰冷。

    今天又两更哦,下午5点,请大家多多支持,呵呵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期待

    风南瑾和流苏成了知己之交,无话不谈,流苏整整一天都推着他,在桃花林中散步。 南瑾见多识广,多才多艺,一言一行都带着雍容的姿态和淡漠的清冷,和流苏兴致相投,话题也聊得多,从风花雪月到琴棋书画,他都能有一番不同的见解。

    “你的萧是谁教的呢?”南瑾一曲吹罢,流苏支着头感慨说道:“我真想拜他为师呢。”

    南瑾淡淡一笑,抿唇,声音如三月湖水,温润和沐,“倒是可惜,我是自学成才!”

    “真的?”流苏诧异地抬眸,口气有赞叹,“再有天赋的孩子在学艺的时候都要有人指点方能成才,你箫声堪称天下无匹,竟然是自学的,太令人惊叹了。 ”

    南瑾笑得有些腼腆,像是课堂上被老师称赞的孩子般,但是,说谦虚又说不上,他眉目如水,淡然道:“过奖了,箫声和卖油翁滴油穿钱孔是一个道理,多练,多学自然就熟能生巧。”

    “熟能生巧,却不会如此有灵气!”流苏笑着。

    灵气?他怎么不觉得呢?他倒是觉得她生得灵气十足呢,灵秀得如花间精灵一般,却又如此沉静坚韧。

    “真可惜,明天就要下山了,不然可以让你教我吹箫。”流苏口气都是惋惜,把他推到一颗巨大的桃花树下,她绕道他旁边,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休息。更多精彩尽在-

    “有缘千里来相会,倘若我们真的有缘,会再次相遇的!”南瑾带着淡淡的笑,掩藏凌厉的眼光充满了温和,和山涧的清泉一般,灵秀而柔和。

    他此生和人缘浅,第一次相遇是巧合,第二次相遇是偶遇,他们之间还有第三次相遇么?若真有,他真的会相信,他们之间,的确有缘,到时候……

    漫天花雨飘落,他白衣胜雪,她清秀如玉,一静坐轮椅之上,沉静如水,一坐在石头上,笑靥如花。

    此情,此景!

    如梦!

    如幻!

    像一幅浑然天成的水墨画。

    “若是下次再相遇,你可要教我学箫!”流苏愉快地开口,日后谁也料不到如何,她也不想太勉强,谁知道会不会见面,但是,带着一种期待,总是让人心情愉快。

    南瑾见她眼眸明亮如阳光,温文点头,应声道:“好!”

    流苏倏然伸手,弯曲尾指,轻轻放在他面前,南瑾不解,流苏浅笑,“约定啊,万一南瑾你反悔了,那就是小狗!”

    南瑾轻笑出声,难得见她如此甜美的模样,心情也跟着愉快起来,常年潜伏在心里的阴暗被阳光照开,铺洒一片温暖。

    “我不会反悔!”他坚定地道。

    流苏摇头,“南瑾聪慧飘渺不似凡尘中人,流苏总以为是你桃花花精所变,万一春季一过,南瑾就是消失可怎么办,当然要做个约定。”

    南瑾唇角抿起,眼光看向桃花烂熳中皓白的小手,眼光带着少许的认真和执着,微微伸手,勾住她的小指……

    她的手很暖,他的手很凉,在落英缤纷中,定下一种谁也说不明的盟约。

    “苏苏……”南瑾欲言又止,话到舌尖终究又咽回去了,下次吧,他淡淡地对自己说。

    “你想说什么?”

    “下次吧,下次相遇的时候,我就告诉你!”南瑾眼光略有深意。

    流苏点点头,对下次的相遇,隐约有些期待了。

    那啥,那啥,二更了哈!!曾经催更的童鞋,晓晓明天满足,呵呵!!

    第3卷 以缘为名,以爱为始 第八十九章

    “小姐……小姐……”敏儿的声音远远地飘来,打断两人浅浅笑语,流苏站起来,喊道:“敏儿 ,我在这!”

    敏儿小跑过来,小脸红扑扑的,捂着胸口不断地喘气,“小姐,你散个心怎么散得这么远啊?”

    流苏淡淡一笑,“什么事?”

    “说是要准备,午膳后下山了。”敏儿蹙着眉,有些不满的样子,瞧见一旁的风南瑾,讶异地睁大眼睛,清不白禁冲口而出,“好漂亮耶!”

    流苏眼角一跳,敏儿这丫头向来心直口陕,如此无礼,真泊目犯了南瑾。她慌忙偏头看过,见南瑾并无不悦,这才放心,扯一下敏儿的袖子,示意她别失礼,称赞一个男人漂亮,那是一种侮辱。

    “小姐,你拉我做什么,他长得真的好漂亮啊.你看看那朱砂,哇……敏儿兴奋

    得有些得意忘形了,若是秀丽女子眉间点着一抹朱砂艳丽非凡,让人有惊艳的感觉。没想到

    男子也生得如此漂亮,像一尊完美的白玉雕像,特别是那鲜艳欲滴的朱砂,添了无限风清,又多了灵秀

    真的好漂亮,敏儿双眼放光。

    “敏儿!”流苏清斥,这丫头真的越来越没规没矩了,她绝对不承认这是她养出来的喜鹊。

    敏儿见流苏肃颜,兴奋的笑脸一僵,摸摸发丝,哦了一声,乖乖地站到一旁,不过眼神还是不断地住南瑾那儿飘去,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啊.好想摸一摸。

    “无碍!”南瑾温和笑笑,若是寻常人敢这么说话,他金线早就飞出,管她是男人还是女人,定要他命不可,不过流苏的人自然是要看面子的。

    流苏感激微笑,遗憾道:“本来以为还能多聊处一个晚上的,看来不行了,一会儿我们就下山。

    南瑾浅笑,眉间朱砂莹光潋滟,娇艳欲滴,口气潇洒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缘聚缘散,乃寻常之事。”

    流苏点点头,“苏苏就此别过了,南瑾,你多多保重!”

    南瑾半敛眉目,微微领首,“彼此彼此!”

    流苏一笑,转身和敏儿离开,方走两步,就被南瑾唤住,他坐在金色的轮椅上,

    眉目如画,静如处子,身上并未有离别的伤感,只有温温浅浅的微笑,像是寻常朋友叮咛般,

    淡淡道: “苏苏,心放宽些,爱借身子,下次希望看见脸色红润的苏苏!”

    仿若一道暖流滑过心尖,暖得让人眷恋,流苏浅笑,事实上,她多希望,南瑾站起来,这应该是他最大的希望。如此冠绝天下的南瑾,有无双的外貌,无双的才能,上天却给他一副残缺的身体,若是他能站起来,该多好,如此惊才绝艳的他,不该承受此等痛苦.

    “你也是,多多保重!”南瑾,我一定会再遇到你的,一定会!

    流苏和敏儿走过姻缘桥,漫漫地消失在南瑾的眼中,白衣胜雪的翩翩公子,温润

    的眼里,悄悄地流出淡然的眷恋。

    那一刻,第一次感受到,离别的伤感,淡淡的隐痛,在心底如墨滴入情水般,微微晕开……

    苏苏……

    喊着她的名字,似乎感觉到心脏漏跳了一拍。

    这么多年,第一次发觉,白己的心脏,还是跳动的地方,原来,自己还活着,心里,

    还有柔软的地方。

    原来,心动的感觉,是如此的甜美.

    林云儿今儿个散步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脚,虽然没有摔倒,却动了胎气,下腹有

    些坠痛,还少许血迹。脸色苍白如纸,不停地哭位。看似滑胎之像,主持方丈略懂医术,为她诊脉判断过,孕妇在怀孕期间下体有少量出血是正常现象。可萧绝还是非常担心,又怜惜林云儿的辛苦,还愿一事只能中途喊停,提早一天下山。

    流苏听罢并没有有什么情绪起伏,和如玉一起去看看她,宽慰了几句,林云儿因为差点滑胎的原因,态度有些恶劣,萧绝去准备回城的事,不在房里,对流苏和如玉的探望,她总觉得她们俩巴不得她快点流产,一定是来幸灾乐祸,脸色变得阴晴不定,对了流苏和如玉发了好大脾气。刚好萧绝回来,立刻假装柔弱地偎依到萧绝怀里,凄凄惨惨地哭位,此情景,人家一看,一定又是流苏和如玉来欺负她了。

    对萧绝冷酷责怪的眼神,流苏已经习以为常了,根本就不为他所动,所幸的是,他顾着安抚林云儿,没时间责罚她们。

    出了门,如玉一肚子怨言,流苏拍拍她的手,让她别计较了。如玉一笑,神色真有些幸灾乐祸,说道:“若是她的肚子真没了,王爷罚我三十棍</dd>

    [ 新第三书包网手机版域名:m.shubaol.com ]

本站所有小说都是转载而来,所有章节都是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